我的冷艳总裁妈妈 (第七章) 作者:惊堂木

,

【我的冷艳总裁妈妈】

作者:惊堂木2020/9/7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七章

脚,一只穿着肤色长筒丝袜的玉脚,它肥瘦均匀、美妙天成,一翘一踝都显得那么白净细嫩、纤美多姿;而那一颗颗并排包裹在丝袜尖端上的诱人脚趾更是透着一股销魂,就犹如莹苞待放的珍珠一样,饱满如玉、肤如凝脂。

这只具有诱惑力与杀伤力的丝袜美足无异于是韵味最浓的性器官,不由得让正躺沙发上的王波看得心惊动魄!而他那根被毛巾覆盖住的大肉棒也不由得为之跃跃欲试!如果王波可以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那他一定情愿被这只美妙的丝足踩死。

而这时的欧阳菲菲却再一次陷入了两难的困境,尽管这个丝袜女神不愿意为王波上药,但毕竟她欠了王波很大的人情。她此刻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迟疑的看着王波,看着那根勃起在毛巾里面的肉棒,心情羞耻且又纠结,迟迟不愿抬起她那只骄傲不逊的冰冷丝足。

“欧阳总,你要是实在不愿意用丝袜帮我上药的话,那就算了吧,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瘫痪在沙发上的王波见欧阳菲菲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又见那只耷在沙发下的裹丝玉足纹丝不动,便又耍起了激将法,故意对着这位丝袜女神说道。

而随后的欧阳菲菲却也是一愣,明明是自己不情愿替王波上药,怎么反而王波还显得那么为难呢?这不得不让欧阳菲菲有了一种更加亏欠王波的错觉,便只能心不由衷的对着王波回道。

“没…我也没什么不愿意的,但…但你要把眼睛闭上才行。”

“呵呵,明白明白。”

听见这位高冷的丝袜女神终于有了妥协之意,狡猾的王波便激动的闭上了双眼,不过这精彩的一幕王波又岂能轻易放过?虽然他看似闭上了双眼,但却还是微微的眯开了一丝眼缝,清晰的窥视着欧阳菲菲的举动,清晰的窥视着那只诱人丝足。

而这时坐在沙发边上的欧阳菲菲也缓缓弯下腰来,怀着忐忑与羞耻的心情将大白腿上的长筒丝袜慢慢褪去,将整条丝袜一点点的卷回到脚腕处后,又轻轻抬起那只羞臊的玉足,绷起脚弓,踮起脚尖,将脚上的丝袜摘了下来。

尽管这脱袜的动作只用了几秒钟而已,但却在王波那双眯睁的眼睛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抬腿翘足的动作真是既迷人又典雅,在脚趾与丝袜脱离的一瞬间暴露出了浓郁的气息,直看得王波倒抽了一口凉气,简直美的令他窒息!

但迫于无奈的欧阳菲菲却始终心有余悸,她拿着手里的丝袜翻来覆去,一想到自己这宝贵的丝袜竟然要套在那根令她感到可耻的肉棒上,便不由得感到一阵揪心!左思右虑之下还是不敢轻易动手,这倒是让躺在沙发上的王波有些焦急的问道。

“欧阳总?好了吗?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

王波此刻再次提醒着欧阳菲菲,可现在说不行还管什么用?那手中的丝袜在不停纠结着欧阳菲菲的内心,而那高高勃起在毛巾下的肉棒也正不停的示意着欧阳菲菲的眼神,这不得不逼着欧阳菲菲在羞耻与人情直接作出一个理性的抉择。

‘就当是帮他治病吧,也算是还了他这个人情。’

欧阳菲菲此时暗暗落下了决定,只要能早日将这个男人治疗康复,那就能早日远离这些不堪羞耻,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将丝袜套在了手上,然后又将这柔软的丝袜玉手慢慢伸进了那欲盖弥彰的毛巾里。

“呀啊!”

然而这件可耻的事情又谈何容易呢?当欧阳菲菲抱着坚定且理性的态度,将一根丝袜玉指轻轻碰触到那坚硬的肉茎上时,她瞬间又本能的将手指缩了回去!那仅指一碰的硬度实在是太过惊险,太过羞耻了,吓得欧阳菲菲不禁失声尖叫了起来。

“嗯?怎么了欧阳总?”

“不,没…没什么。”

可这时装模作样的王波却又故意问道,这顿时又欧阳菲菲感到有些自欺欺人了起来,便又故作镇定的将手伸回进了毛巾里面,而这一次她的动作也更加小心,同时也更加缓慢了起来。

“喔哇……”

那裹着丝袜的香柔玉手正慢慢滑过着王波的睾丸,瞬间便让王波爽的发出了一声感叹。而与此同时的欧阳菲菲也顿时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就感觉那两颗硕大的睾丸正蠕动在她的手心,而那潮热的且又蠕动的手感也令欧阳菲菲此时心惊动魄!便连连倒抽了两口凉气之后,又一点一点的顺着睾丸向上摸去,直到抚摸在了那根粗大坚挺的肉茎上时,她才又浑身发抖的僵持住了。

王波的阴茎实在是太粗太大了,这让只接触过丈夫的欧阳菲菲感到了一丝疑惑?她迟迟不敢撸动这根粗大阴茎,还以为自己是不是握错了别的什么东西?然而肉棒的尺度与温度却又清晰可见的提醒着这位丝袜女神,这导致随后的欧阳菲菲不由得又尴尬了起来。

“嗯?又怎么了欧阳总?”

“我…我要该怎么给你上药?”

“抹在上面就行了呀?”

“可是毛巾…毛巾还盖着呢。”

首尾不得兼顾的欧阳菲菲此时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原本遮羞的毛巾却成了一道多事的障碍,只能尴尬的在毛巾下面握住王波的肉棒,想要赶紧上药了事却又无从下手,倒是王波此时发出了一声可笑的感叹。

“呵呵呵,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用毛巾盖着,来吧欧阳总,把毛巾拿开吧,早点弄完早点没事,你也就不用这么尴尬了。”

王波此时倒把这条毛巾说的风轻云淡,可这条遮羞的毛巾却在欧阳菲菲的心里又成了一道难以跨越的天险,她犹豫了再三再四也不敢轻易将这条毛巾揭开,可也不能总这么握着王波的肉棒不撒手,便只好一边宽慰着自己是在给王波治病,一边又羞耻的将这条毛巾慢慢揭开。

然而刚一揭开毛巾,就见王波那根蓬勃的大肉棒便顿时矗立在自己的手中!这瞬间的一幕骤然让欧阳菲菲看的触目惊心!万没想到这根被自己握在手里阴茎居然是那么的粗大坚挺,不由得让欧阳菲菲由衷的发出了一阵惊疑?

“啊…好大!”

“嗯?欧阳总?你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你别看我。”

欧阳菲菲此时羞的满面通红!她急忙说了一声后,便不敢再正眼去瞧那根粗大的肉棒了。而这时的王波又却惬意的闭上了双眼,挺着他胯下的大肉棒,偷偷一乐的准备享受丝袜女神的手淫服务。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东西?简直比正国的大多了……’

欧阳菲菲不知是怎么了?总是不由自主的将王波的肉棒与丈夫的肉棒相比较,可心中暗比一番之后又觉得两棒之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丈夫的肉棒虽然也是坚挺,却不如王波的肉棒威猛挺拔:那紧绷浑圆的龟头散发着坚硬的光泽,那硬硕粗黑的肉茎正爆起着条条青筋!

眼前这根大阴茎的姿态,无论是尺度还是硬度,都要让自己丈夫的肉棒为之折服,这也确实让欧阳菲菲大开了眼界,但她现在也确实是骑虎难下了,手里握着这根逐渐膨胀的肉棒,心中不免再次纠结了一番,最后竟鬼使神差的对着王波问道。

“王波,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把丝袜套在我的鸡巴上,然后用药水慢慢涂抹。”

“什么?你让我把丝袜套在你的……”

套丝,套丝?把自己刚刚从脚上脱下来的丝袜套在这个男人的阴茎上?这个羞耻的问题实在是让欧阳菲菲感到束手无策,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答应王波,更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将那存有自己玉足余温的丝袜套上去。然而这时的王波却不以为然,反而故意对着欧阳菲菲问道。

“怎么?这有什么呀?反正套跟不套不都一个意思吗?我是觉得套上去反而更妥当一些,你认为呢?欧阳总?”

王波这番话到也有些道理,这不免让曾经高冷的丝袜女神一度混乱了起来,反正现在事已至此也没时间在胡思乱想了,便抱尽快解决这场羞耻治疗的想法,将手里的丝袜慢慢套裹在了这根粗大的肉棒上,随后又拿出药水战战兢兢的在这根丝滑的肉棒上涂抹了起来。

“哦…喔唔……”

当这条残留着玉足体温的柔软丝袜犹如安全套一般的套裹在王波的龟头上时,这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不禁还是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阵惬意的呻吟。

而此时欧阳菲菲的心里却简直是无法言喻,她现在真不知道是该纠结还是该矛盾?可她又不得不继续用她那芊芊玉指来回拨弄着王波的肉棒,将药水一点点的抚摸在那颗被丝袜包裹着的炙热龟头上,一点点的涂抹在那根被丝袜包裹着的肉茎上。

而丝袜与玉指交合的快感也给王波带来了无与伦比的享受,这种享受简直堪比足交,那丝滑触感是如此的轻柔娇媚,那女神的玉指又是如此的美妙多娇,牵动着自己的肉根,揉动着自己的龟头,无需两三个来回,就让王波那根粗大的肉棒产生了一阵想要射精的冲动。

“呼…呜呼…欧阳总,你弄的我好舒服啊。”

“你…你胡说什么呀?”

“额呵呵,对不起,可是…可是真的好舒服啊。”

“你再胡说我就不弄了。”

“啊别别别!实在是抱歉,唉…我就是…我就是有些感慨,我这穷小子半辈子都没有享过福,可没想到今天会让欧阳总你这样的大美女来帮我上药,唉……我这心里……”

不愿过早射精的王波忽然演技在线,他一边安抚着自己的射精欲望,一边又安抚着丝袜女神的心情,装作一副难过的样子,就仿佛自己过了半辈子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一样,既感动又感悟的倒出了一番谎言,这不由得弄得欧阳菲菲有些心里不是滋味了起来。

“王波,总听你说自己命不好,你的出生很苦吗?”

欧阳菲菲此时听见王波这番话后,她那尴尬心情不禁有些转移了起来,情绪也相对正常了起来,便一边用手撸动着王波的丝袜肉棒,一边又忍不住的想要打听打听王波的身世。

而这时的王波哪还有这心思?他那膨胀在丝袜里的肉棒已经是箭在弦上,憋得他不亦乐乎,可嘴巴上却又不得不继续编着瞎话,继续安抚着欧阳菲菲,继续糊弄着这位丝袜女神,好让她继续帮自己手淫。

“额…额是啊,我是个孤儿,从小就流落社会上,后来被一个好心的军属收留,让我当了几年兵……额唔…额…喔啊……”

原本想要圆谎的王波此时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因为欧阳女神的手法逐渐平稳了起来,也逐渐更为顺滑了起来,她不再显得那么紧张,一上一下的撸动着王波的肉茎,那轻盈的玉指勾勒着王波的肉棒,再加上那性感的丝袜与那刚刚脱离玉足的温度,着实让王波爽得有些怀疑人生。

而这时的欧阳菲菲也渐渐产生了一丝迷茫,她耳朵里听着王波那悲惨的身世,眼睛里看着王波那根触动在自己手里的肉棒,心中感受到的已经不再是那么的羞耻,而是一种让她无法承认的悸动,也不由得随着这种悸动,而渐渐主动的抚慰起了这根粗大的肉棒,渐渐加快撸动的速度,仿佛想要渴求着什么东西出来一样?

而此时此刻的王波也是有些忍耐不住了,他那两颗膨胀的睾丸已经紧缩在了一起,而憋胀的大龟头也变得岌岌可危,同时整根被丝袜包裹着的肉茎也犹如即将要喷射的火箭一般,在欧阳菲菲那芊芊玉指的摧动之下,准备要喷射出一股灼热的精液!

“咚咚咚…咚咚咚……”

“呀啊??”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那原本安静的家门竟然响起了敲门声,这顿时让欧阳菲菲感到一惊!误以为是自己的老公回来了,便急忙将手中的丝袜肉棒松开,一脸慌张的站起了身来。

而同时的王波也不免惶恐了起来,他那根即将发射的大肉棒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熄火了,心中真是既扫兴又失望,可又不敢贸然轻举妄动,只能心有余悸的对着欧阳菲菲问道。

“欧阳总?谁在敲门啊?”

“不知道,可…可能是我老公回来了吧。”

“啊?”

“你…你赶紧把裤子穿上呀。”

“额…额可、可我这……”

“咚…咚咚!”

此时屋内的场面只能用尴尬与慌乱来形容,而那屋外的敲门声却迫在眉睫,这让紧张的欧阳菲菲也没有别的选择,赶忙将那张毛巾又盖在了王波的胯下,然后扶起王波的身子将他靠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又赶紧整理了一下她那慌乱的身姿,随后便故作狰狞的将家门打开。

“诶?黄…黄师傅?怎么会是你??”

可之后的一幕却又大大出乎了欧阳菲菲的意料,只见门外站着的那个男人并非是自己的老公,而是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与一个灰头土脸的少年。

“欧阳女士,我真是没脸来你家,可我又实在是不得不来啊。”

“额?黄师傅?到底什么事啊?”

来者正是保安黄利勇跟他的儿子黄明,此时欧阳菲菲见黄利勇一脸羞愧难当,不免又好奇的问道。而随后就见黄利勇竟一把将他身后的黄明拽了过来,然后又一脚将小明踢跪在了欧阳菲菲的面前。

“畜生!给欧阳女士跪下!”

“哎?黄师傅?你…你这是干嘛呀?”

黄利勇的这个突然举动不免让欧阳菲菲感到一惊!她低头看着那个已然跪倒在自己脚下的黄明,便赶紧一边对着黄利勇问道,一边又伸手想将小明扶起来。可这的黄利勇却万般痛心的对着欧阳菲菲说道。

“欧阳女士,我真是对不起您,我家这个小畜生实在是太过分了,他为了看黄片而打了您家的公子,这…这我这个当父亲的责任。”

欧阳菲菲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黄利勇此次前来是为了给自己儿子道歉的,这不免让欧阳菲菲虚惊一场,便赶紧一边将跪倒在地小明搀扶起来,一边又对着愤愤不平的黄利勇劝道。

“哎呀黄师傅,孩子还小,难免会做错事,你又何必大动肝火呢?”

“不行!这个小畜生我今天必须好好教育教育他才行,要不然他日后肯定是个流氓!”

黄利勇说着便举手想要打小明,而这时的欧阳菲菲也赶忙阻拦,护住小明便让他走进了里屋,可随后站在门外的黄利勇却更加显得怒火中烧了!跟着也便一起追打进了欧阳菲菲的家中。

“畜生!你还敢跑!?”

“呀啊!?黄师傅!黄师傅!你…你别打孩子啊!”

慌乱之下,就见这一父一子竟然在欧阳菲菲的家中上演起了一出追逐的闹剧,这不禁让此时的欧阳菲菲只能继续好心相劝,而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王波也是一脸懵逼?压根不知道这父子俩到底是上演的哪一出戏?见小明吓得钻进了卫生间后,王波便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对着黄利勇说道。

“哎哎哎!哎我说这位师傅!你消消火行吗?这毕竟是在人家家里啊。”

“嗯???”

本想追进卫生间里的黄利勇,此时不由得停下了追逐的脚步,他也是一脸奇怪的看着王波,见这个男人正坐在一张沙发上,又见这个男人的胯下还盖着一条膨胀起来的毛巾,便不由得愣了愣神后,又十分歉意的对着欧阳菲菲问道。

“欧阳女士,抱歉抱歉,我…我真是被这个臭小子给气糊涂了,不知道您家里还有客人。”

“额他…他是…”

而这时的欧阳菲菲也不免尴尬了起来,她也没有想到黄利勇会冒然追进自己的家中?现在他们三人六目相对,弄得欧阳菲菲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感觉整个客厅里的气氛也骤然显得有些凝固了起来。

可就在这尴尬之际,老黄的眼神却又不免细心观察了起来,见此时的欧阳菲菲居然是一脸的变颜变色,而她那两只修长的大美腿也是一条赤裸一条丝裹,而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则是腿脚绑着绷带,横看竖看也不像是什么客人,并且这个男人的裤裆下还盖着一条勃起的毛巾,这左右互相一推理,不由得让老黄察觉出了一丝端倪?便走进了卫生间里,准备将小明拉到了欧阳菲菲的面前。

“臭小子!你还敢跑到人家卫生间里?你这臭小子真跟我丢人,你给出来!给我……”

然而正当老黄一边拉着小明,一边准备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卫生间的某个角落里正隐藏着一个摄像头,这顿时便让老黄拨开了刚才的迷雾,看来那个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也是一个同道中人。

其实老黄今天之所以会拉着儿子登门道歉,主要还是想顺手牵羊一条欧阳菲菲的丝袜,可没想到他却在丝袜女神的家中发现了意外的惊喜?这真是让老黄不禁感到心中一震!但眼下这出苦情戏他必须还要做足。

“畜生!还不快给欧阳阿姨道歉!!”

“……阿姨,对不起,我不该打方凡。”

欧阳菲菲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道歉不道歉的了,她现在只想快点让这对父子离开自己的家中,在看了一眼那个可怜巴巴的小明之后,便又对着黄利勇说道。

“额,黄师傅,我看孩子也挺诚恳的,这事就算了吧。”

“欧阳女士,都说子不孝父之过,可您却网开一面,这真是让我……”

“黄师傅,什么也别说了,你心意我收下了,你还是带孩子回去吧。”

见欧阳菲菲已经下了逐客令,此时的黄利勇也不好再说什么,他低头看了一眼欧阳菲菲那两条半裸半露的丝袜美腿,又抬头瞟了一眼那个坐在沙发的王波,便暂且对着欧阳菲菲说道。

“好好,那我就不打扰您了,不过也请您放心,我回去后肯定会好好教育这臭小子的。”

“黄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回去也别打孩子,好好说说就行了。”

“哎…哎…我明白,我明白。”

经过一番闹剧之后,黄利勇总算是带着小明离开了欧阳菲菲的家中,而随后关上房门的欧阳菲菲也是五味杂陈,她一方面感觉这次A片事件牵扯的事情太多,一方面又担心黄利勇是否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然而正在她心有余悸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王波却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哎呀…哎呀…欧阳总,你看这事闹的。”

“嗯?王波你??”

欧阳菲菲转身看向王波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个男人竟然活动起了他那残废的双手?这不禁让欧阳菲菲一脸震惊了起来!

而此时的王波也是骤然一愣!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此时的自己竟然粗心大意了起来?竟然在下意识的情况下随便活动了自己的双手,这真是让他大意失荆州,想要后悔都来不及了。

“额我…我……”

“你的手可以动了?”

“啊?额…额呵呵呵,是吗??”

“王波?你该不会?你该不会是装的吧?”

恍然大悟的欧阳菲菲终于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片刻之余就见她那一脸莫名的表情又变得羞愤不已了起来!便迈着她那两条半裸半丝的修长美腿,怒气冲冲的走到了王波的面前,然后一把将他那缠裹着绷带的双臂抬了起来!

“哎呦!欧阳总?你干嘛呀?”

“你还骗我??你的手根本没事!!”

恶心!愤怒!欧阳菲菲仿佛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她感觉自己被这个狡猾的男人戏耍的团团转,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无知的笨蛋!便一怒之下又将这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拉了起来!

“你给我起来!”

“哎哎?欧阳总?哎你……”

“…好啊王波,你的腿也没事!”

“额我…我这……”

翻案了,这回彻底翻案了,当王波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然欧阳菲菲拉起在了原地,而他那两条之前还无法站立的双腿,也着着实实的站在了欧阳菲菲的面前。

“下流…下作!!”

“不是!欧阳总!你…你听我解释!”

“滚!给我滚!!”

如果要不是因为黄家父子突然前来捣乱,那王波也不至于会粗心大意的暴露了自己的伪装,这无异于是让他前功尽弃,一败涂地。如果要不是因为蒙在鼓里的欧阳菲菲间接性的给他手淫,那欧阳菲菲也不至于会这么的大动干戈。然而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如果呢?

“欧阳总!欧阳总!你听我说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得?我的腿脚就这么好了,也许…也许是你给刚才给我抹的药水发挥了作用吧。”

“你还想骗我?你这个色狼!流氓!你给我滚出去!”

是的,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多的如果,但这个世界却有着意外的巧合。就在欧阳菲菲一脸怒火的想要将王波赶出家门的时候,放学回来的小方凡却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便不明真相的跑到了门口,对着母亲赶忙问道。

“妈?这到底是怎么了?干嘛要把王叔叔赶走啊??”

“额没…没什么……”

“妈妈,你不要赶走王叔叔好吗?他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儿子的突然到来,让一脸羞怒的欧阳菲菲不知该说什么了,她也不可能告诉儿子这段羞耻的经历,反而又变颜变色的迟疑起来。而此时的王波却犹如看见了救星一般,赶忙来了一招顺坡下驴,尽管之后他成功的化解了这场危机,但却始终无法化解那位耿耿于怀的丝袜女神……

夜晚,闺房里的欧阳菲菲正独自躺在那张空旷的大床上,没有了丈夫的陪伴,她不免显得有些孤独与失落,而她那两条性感的丝袜美腿也不免透着一种羞辱与委屈,委屈的让她无法向自己的儿子解释,羞辱的让她无法驱赶那个正躺在门外客厅沙发上的男子。

是的,尽管欧阳菲菲已经识破这个王波的奸计,但她却没有办法将这个男人赶走,一是为了儿子的恩情,二是为了那可耻的经历,这不禁让欧阳菲菲辗转反侧,再次感到了左右为难,再次感到了困惑与纠结。

(欧阳总?你睡了吗?)

枕边的手机里忽然传来了一条王波的短信,但欧阳菲菲却并没有回复,她根本不想再去搭理这个道貌岸然的男子,只是心烦意乱的又将手机盖在了枕边下,准备关灯入睡。然而随后她的手里却又再次传来了王波的短信。

(欧阳总,关于今天的事情我也不知该跟你说什么好?不过我还是想要跟你解释一下,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歹毒的恶意,只是有些痴心妄想罢了,我知道我不应该欺骗你,可我就是忍不住的想要亲近你,我喜欢你,真的!我真的喜欢你!为此我不惜运用一些下作的手段,我也不求你的原谅,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爱上了你,不过你也不用为难,我明天便会离开你,离开这个城市,我之所以今晚还死皮赖脸的赖在你家里,也只是为了多看你一眼而已。)

王波这条短信写的既简明又生动,但在欧阳菲菲看来也不过是一番狡辩罢了,她不想再理会这个男人,不想再被短信打扰,只是看了一眼这条短信之后,便冷冷的将手机关机,然后熄掉了台灯,什么也不想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奇怪,欧阳菲菲越是想要忘却,就越是在她的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这必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那不平静的思想在不停干扰着她的思绪,干扰着她那两条想要入睡的丝袜美腿。

王波,王波……躺在床上的欧阳菲菲不知道是怎么了?她总是不自觉的回想起王波,回想起这个令她讨厌又反感的男人。

肉棒,肉棒……而那两条翻来覆去的丝袜美腿也莫名其妙的颤抖了起来,就好像那根被她腿上丝袜缠绕过的大肉棒又矗立在了她的眼前。

丝袜,丝袜……自己腿上的丝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耻?为什么总是挥着不去?为什么总是恋恋不忘?那不堪入目的回忆为什么总是缠绕在她心头?

一向高冷的丝袜女神,在此时此刻不由得产生了一阵怀疑?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错乱了?是不是因为最近的琐事而导致的精神迷乱?怎么会因为一个小人物而让自己方寸大乱呢?怎么会因为一根粗大的肉棒而令自己彻夜难眠呢?是的,欧阳菲菲怎么也解释不通自己此时的心情,她明明知道这是一起道德绑架,但就是无法从内心中释怀。

其实这也并不能怪欧阳菲菲,即便她是一个高冷如雪的女神,但她却依然还是一个女人而已,王波的苦情身世让她潜移默化的产生了一丝怜悯,王波的救子之恩也让她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种亏欠,而王波的粗大肉棒又让她那冰冷的内心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融化。这三者其谋的效应,最终不得不让这个高冷的女神感到失去理性。

而事实上,这也确实由不得欧阳菲菲,因为人类自古就有一种原始的生殖崇拜,无论人类现今的文明再这么发达,但人类本身也只是一种动物罢了。当欧阳菲菲第一眼见到王波的大肉棒时,她的潜意识里便已经激发出了原始的动物本能,这也是为什么欧阳菲菲当时会轻易的相信王波的谎话,轻易的会把自己的丝袜套在王波的大肉棒上。

不过人类与动物还是有着本能的区别,而那羞耻之心便是区别的本身,它纠缠在欧阳菲菲的脑海深处,提醒着欧阳菲菲的贞洁与操守,但可惜却无法提醒欧阳菲菲那茫然的两条丝袜美腿,因为意外总是发生在觉悟之后……

第二天的夜晚,始终无法受到欧阳菲菲原谅的王波,又再一次遇到了一场令他惊喜的意外,而究其原因竟是恰好的一场有关大刚集团的公司会议。

“欧阳总,我……”

“你什么都别说了,这是你最后的一班岗,会议结束后,就请你离开吧。”

“额…好的。”

临时召开的一场会议让欧阳菲菲不得不再次用上王波,而开车之后二人也是基本一路无话。不过这一次的王波却要比之前更为正经,即便欧阳菲菲就在坐在他的身边,即便这个丝袜女神正穿着一条崭新的水晶肤色丝袜,即便她那双丝袜美腿是那么的诱人心魄,但王波却不再去窥视那近在咫尺的美景,而是抱着一脸忧伤与愧疚的神情,默默握着方向盘,默默看着前方的道路,可嘴里却又情不自禁的说道。

“送你到公司后,我就去火车站了,车子就给你停在公司下,以后你要开车的时候,还要多加小心啊。”

欧阳菲菲并没有搭理王波的真情告别,不过她此时的心情却是矛盾的,除非有奇迹发生在眼前发生,否则就是天荒地老她也不会原谅这个男人。

“哎!!小心车!!!”

“咚碰!!!!!”

然而,奇迹还就真的发生了,只不过发生的比较惨烈,比较突然!

一辆飞驰而过的小货车直接撞到了欧阳菲菲的车尾,将这辆行驶在偏僻小道上的轿车瞬间撞翻进了水沟里!不过好在车上的欧阳菲菲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惊慌失措的她却已吓的脸色苍白,因为那个坐在主驾驶上的王波正头破血流的倒在一旁。

“王波?王波??你怎么样?你…啊呀!救命啊!来人啊!哎呀!这怎么办呢?王波?王波??”

欧阳菲菲一边摇晃着昏迷中的王波,一边努力向着车外喊去,然而这条偏僻的小路上却没有半个人影,眼看着王波头上的鲜血正缓缓冒出,这真是让欧阳菲菲又惊又恐!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将王波架在自己的肩胸前,奋力的想要摇醒他。

“王波!王波你醒醒啊!你…你醒醒啊!”

“额…额喔…欧阳总……”

“啊王波,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歪倒在欧阳菲菲胸前的王波此时慢慢睁开眼睛,并迷离的看了眼这个惊慌失措的女神之后,便忏悔的流出了一行内疚的热泪。

“报应…报应啊,这就是我的报应,我…我昨天不应该那么鬼迷心窍……”

“别说了王波,我…我还是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不,不…你让我说完。”

原本想要拨打求助电话的欧阳菲菲此时又被王波拦了下来,而这时的王波也是抱着一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态度,对着欧阳菲菲缓缓道来。

“我不行了……估计这一关是过不去,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我不希望你原谅我……只是希望…希望你能够不要这么愁眉苦脸,因为…因为我不想看你为了我而感到难过。”

“行了王波,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呀啊!?你…你流了好多血!”

“不用…不用管它了,我最后…最后还有一个请求。”

“啊?你还有什么请求呀?”

“我恳请你…恳求我的女神…求求你……给我一个吻别的祝福吧。”

“什?什么??”

欧阳菲菲此时听完这句话后,真是不知该回答?她扶着王波那倒在她胸前的脑袋,用手护着那脑袋上的血渍,心情既矛盾又动容,可却迟迟又无法答应王波这个请求。

“看来…看来这最后的请求是不能答应了?罢了罢了…这就是我的报应……”

“哎?王波?王波??你别…哎呀,好好好,我亲你一下就是了,你可千万不要睡过去。”

为难中的欧阳菲菲见王波此时奄奄一息,便只好本着善意的态度,将她那轻柔的嘴唇准备吻在了王波的额头上。然而谁知就在此时,王波却突然抬起头来!对着欧阳菲菲那两片性感的薄唇狠狠的深吻了起来!

“唔呜!王波你!?唔…唔不…唔不要……”

这一吻来的太过突然,直接吻的欧阳菲菲措嘴不及!那两片温柔的嫩唇被王波的嘴巴死死嵌住,一条粗暴的舌头直接顶开了她的唇齿,深深的钻进了她那羞乱的小口中,随后又狂乱的搅拌着她的香舌,压制着她的声音,用双手死死搂住她那纤细的腰身与臂膀,仿佛想要绑架她的意志,仿佛想要融化着她的意识。

而与此同时,欧阳菲菲的家中却又潜入了一名不速之客,他身穿保安制服,肩带着一个工具包,蹑手蹑脚的走向了欧阳菲菲的房间,并在这无人的香房中留下了一抹全新的阴谋与歹毒的诡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