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不复返的梦 (37-38) 作者:a-mu

.

【青春是不复返的梦】

作者:作者: a-mu2020/09/08发表于:SIS

第37章

次日,一觉睡到9点才醒来,起床洗漱我妈让我先吃了点早饭,让我等着她做午饭,我看到桌上一个新的饭盒,知道这是我妈才给我买的,我吃完早饭,找了个水杯准备带去,中午吃完饭我就出发去麦当劳了。

到了店里,刘经理见我到了,把我喊进办公室,给我介绍了副店长,副店是个女的叫李月认识了后,刘经理告诉我,下午到晚上是副店当班,一切听她的安排,他下班了。

我问副店,今天需要做什么?

副店告诉我今天还是负责外场的卫生,和徐乐乐一起。

我有些懵逼,徐乐乐?是谁啊?

我也没多问,就去员工休息室换衣服了,推门发现反锁住了。

我敲敲门:里面有人吗?

里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有人,你等下哦。”

我:哦,好的。

等了几分钟,门打开了。

我看到门里这个女孩的时候,我都愣了一下。心里只冒出一个想法,我靠,真漂亮啊。精致的五官,标准的瓜子脸,168的身高,身材凹凸有致。扎着一个马尾辫。

那女孩见到我后,笑了一下,然后说到:呀,你是新来的吧?我刚听同事说了,我们这里来了个帅气的小弟弟,就是你吧,你好,我叫徐乐乐。

我:啊,啊,你好,我,我,我叫睿祺。

徐乐乐:哈哈,你好,今天我们两人一起在外场哦,你去换衣服吧,快点哦,我先拖外面的地,你拖里面的。

我:哦,好的。

我让开身,给徐乐乐让路,徐乐乐笑着侧身走出门,就往工具室去了,徐乐乐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我嗅嗅鼻子,真好闻。推开门进门换衣服。换衣服时候,我突然想起波哥昨天和我说的那话,今天能见到店里最漂亮的一个美女,应该就是徐乐乐吧……换好衣服,赶紧取出拖把去拖地了。

等我把,店里的地拖完后,我回到休息室,去拿杯子喝水,打开门,看到徐乐乐也在。

我:啊,乐乐姐,你在啊。

徐乐乐:嗯,我进来歇会,你怎么也进来了啊?外场不就是没有人了啊?

我:我进来喝口水就出去。

徐乐乐:哦哦,那你快点啊,我歇一会就出去,你先顶着点啊,要是副店问起来,你就说我去洗拖把了。

我:噢,好。

喝完水我就赶紧回到外场,拿着擦桌子的工具,转悠了一圈,把2桌的顾客吃完的东西收拾干净。

这时候,徐乐乐也出来了,看到我把外面都收拾干净了,对我笑了笑,转身又不知道干嘛去了,我一个人站在外场发呆,也不知道做什么,就傻傻的站在门口。

没一会,一个同事过来喊我。哎,新来的,你叫睿祺吧?

我:嗯是啊,哥,什么事啊?

那人:哈哈,我叫李勇,那个,宋波喊你去后门抽烟,我顶你一会。

我:哦哦,谢谢勇哥啊,谢谢。

我解下工具递给李勇,李勇接过后,顶了我的岗位,我赶紧走向后门。

到了后门,看到波哥正在等我,手上还拿着一个纸杯。

看到我后,递给了我,我一看,大半杯的可乐。我有些诧异。

波哥掏出烟递给我:喝吧,今天我在后厨当班的,给你打了杯可乐,天这么热,喝吧。

我:谢谢波哥,波哥你真够意思。

宋波:我靠,一杯可乐,谢什么啊,等你进后厨,吃的喝的都有,很多东西,卖不出去的,过期了,都是我们吃了。

我:啊?还有这样的啊?

宋波:你还没过完整的培训,所以你不知道,没事,后面哥几个带着你,你慢慢的就熟悉了。

我喝了口可乐,憨憨的对着波哥笑了笑,嘿嘿,妈的,还是可乐好喝。

抽着烟,宋波又问我:哎,你见着徐乐乐了吧?

我:嗯,见到了啊,今天我和她在外场当班。

宋波: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我:嗯,是的啊,挺好看的。

宋波:我当时来这个店里看到她的时候,我都看傻了,这妞这么漂亮,现在居然在一起上班了,呵呵呵。

我:波哥,你喜欢她?

宋波:废话,谁不喜欢美女啊。

我:那你就追她呗。

宋波:不急,容我慢慢来。

我:呵呵,你还要制定战术呢。

宋波:哈哈,你呢,有女朋友吗?

我:有啊。

宋波:我靠,你有女朋友啊,我靠,你才多大啊?

我:这不是很正常吗!

宋波:你们小孩现在真早熟。

我:你也大不了我几岁啊。

宋波笑了笑:我在你这个岁数,只知道学习,呵呵,妈的,时代进步的真快啊。

这时候,后门开了,副店走了出来。

我一看是副店,赶紧丢了烟。

我:副店。

李月看了我一眼:抽完烟了啊,赶紧回岗位吧。

我:嗯,好。

说完我就推门回店里,只听李月对宋波说:“宋波,你下班了吧?还不走啊?”

宋波:这就走啊,和睿祺抽支烟就走,走了哈,副店拜拜。

我回到岗位,看到徐乐乐也在,正和李勇说着话呢。

我:勇哥,谢谢啊,我回来了。

李勇解下工具还给我,然后小声的对我嘟囔一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懵逼的看着他。

站在门口,看看门外,看看徐乐乐,低头看看她的腿和小脚,她穿的是一双黑色平底皮鞋,能看到脚背露出,一双黑色的丝袜。

我估算着,徐乐乐的脚应该是37码的样子,我正在低头想着呢,徐乐乐说话了。

徐乐乐:哎,睿祺,你多大了啊?

我:啊,我17了!

徐乐乐:啊,17?看起来不像啊。你怎么进店里兼职的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店里比较缺人吧。

徐乐乐:你干嘛来兼职啊?

我:家里情况不太好,不想给家里添负担。

徐乐乐:你还挺懂事的吗。

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呗。

徐乐乐:呵呵,看你的样子也不像穷人家的。

我:呵呵,姐,你还在读大学吗?

徐乐乐:是啊,大一,这不是暑假出来先体验一下社会的工作状态吗。

我:哦,你在什么大学啊?

徐乐乐:师范大学。

我:那就是以后做老师咯?

徐乐乐:不是啊,我念的不是教师专业,我学的美术。

我:哦哦,我不太懂。

徐乐乐:你就暑假2个月兼职完了就不再来了吧?

我:嗯,是的,要上学呢。

徐乐乐:你在哪里上学?

我:XX中专。

徐乐乐:啊,你读的中专啊,那以后只能上大专咯。

我:我还没想过呢。

徐乐乐:你怎么能不想呢,你要提前规划你自己的人生啊。

我:我从没想过这些。

徐乐乐:哎……你就是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嘿嘿,是吧。

这时候,我见到,有一桌顾客吃完了,我赶忙去收拾。

收拾完后,我又站回到门口,还没和徐乐乐说话呢,副店喊我了。

李月:睿祺。

我:哎,什么事?

李月:你去把外场的地拖一下,外面脏了。

我:哦好。

我:乐乐姐,我去拖地了哦。

徐乐乐:嗯,好,你去吧,拖完找地方歇会,外面太阳那么大,真是的,这会让你去拖地。

我笑了笑,转身去工具房拿拖把拖地去了。

时间过的挺快的,忙来忙去,忙到了晚上8点,晚高峰用餐时间结束后,店里的顾客才少了些,副店李月调整了一下当班的人员,让我们轮流吃饭休息一会。我这组,徐乐乐先去吃饭,我和李勇负责外场,徐乐乐吃了有半小时,才来换我去吃饭,我已经很饿了,10分钟把饭全吃完了,吃完饭,我走到后门去抽烟,发现副店李月也在,我没想到她也抽烟。我挺惊讶的。

我:啊,副店你在啊,你也抽烟的啊!

李月:嗯,是啊,你怎么吃的这么快?

我:啊,饿了呗,就吃的快了。

李月:吃饭别这么急,对胃不好。

我点上烟:嗯嗯,我下次注意哈。

李月:怎么样,对工作适应吗?

我:适应啊。

李月:嗯,那就好,过些日子,我找人教你炸薯条,没事的时候,跟着他们学学就会了。

我:嗯,好。

李月:抽完烟,别急着回外场,回休息室坐会,再出去工作,才吃晚饭,要坐会的,知道了吗。

我:嗯嗯,谢谢副店提醒,知道了。

李月:别总喊我副店,叫月姐,我比你大几岁。

我:哎,月姐,嘿嘿。

李月:你傻笑什么啊,呵呵,我回去了哦。

我:嗯,好,月姐慢走。

李月看着我,笑了一下,就回去了。

我有些意外,这家店里的人都挺好相处的,领导都挺好的,真不错。我抽完烟,回到休息室坐了一会,才回到外场继续工作。

一直忙到11点闭店,大家一起打扫完卫生,11点40才下班,我看了下时间,有些懵逼,妈的,这个点没公交车回家了啊……

走出店外,大家互相告别,我傻傻的走向车站,想看下有什么晚班车能坐,走出没几步,就有人叫我,我回头一看,是徐乐乐和李月推着自行车在我身后。

我:啊,是你们啊。

李月:嗯,你怎么回家啊?

我:坐公交车啊,但是好像没有车了,我想去看下,有什么晚班车。

徐乐乐:你家住哪里?

我:住XXX路。

李月:和我同路啊,我住XX路那。

徐乐乐:你别去看了,这会没车了,你怎么不骑自行车来啊,这样晚班回家方便些。

我:我不知道啊,哈哈,没事,我就走回家呗。

李月:别走了,喏,你骑我的车带着我,到了你家后,我再骑回家。

我:啊。

徐乐乐:是啊,这样也好,嘻嘻,我先走了哦,我和你们不同路,拜拜。

我:拜拜。

李月:路上注意安全哦,拜拜。

徐乐乐骑车走了后,李月把车推给我:走吧,还愣着干嘛。

我:哦哦,好。

骑着车载着李月,往我家的方向骑去。

李月:我重不重?

我:啊,不重。

李月:你骑慢点啊。

我:哦哦哦,好。

我:月姐,我想问你个事。

李月:你问啊。

我:为什么我这个年龄能进店兼职啊,按道理,你们不应该接受我这个岁数的啊。

李月:呵呵,因为我们缺人啊,我们这家店位置有点偏,所以来兼职的人不多,也就是放假的时候,才有学生来兼职,平时很少的。

我:哦,这样的啊。

李月:是啊,你就好好的干,后面我会教你其他的东西,对你以后有帮助的。

我:好啊,谢谢月姐。对了月姐,你在这上了多久的班了?

李月:嗯……算上大学兼职的话,有3年多了。

我:哦,那时间挺久的了。你怎么大学毕业后,还是在这上班啊?

李月:大学毕业了工作也不好找啊,找不到合适的,麦当劳这里也缺人,正好我有经验,他们答应给我一个副店的职位,我干嘛不来,多好啊。

我:嗯,也是哦。

李月:哎哎哎,你停下。

我:啊,怎么了?

我停下车,不解的回头看向李月。

李月:哈,这摊子今天还在,走,姐请你吃夜宵。

我:啊?夜宵?我扭头看去,才看到,路边有个馄饨摊。

李月把我带到摊位前。

李月:老板,2碗馄饨。

李月付了钱后,坐下和我等着馄饨。

李月:吃完再回去,洗个澡睡觉,可舒服了。

我:啊,哈哈,谢谢月姐。

李月:客气什么啊,你回去后就休息,明天你是10点的班,可别迟到哦,明天我和老刘都在店里,明天要是不忙,我就给你做个培训。

我:嗯嗯,好。

没一会馄饨端了上来,热乎乎的馄饨吃完,我冒了一身的汗。

继续骑车,路上李月坐在后座上,扶着我的腰和我聊着天,好一会,我骑到我家门口了。

我:月姐,我到了。

李月:嗯,那好,我回去了,拜拜。

我:谢谢月姐,拜拜。

李月跨上自行车,走了。

回到家,我妈还在客厅看着电视等我。

我:妈,我回来了。

我妈:这么晚啊,你怎么回来的?

我:有个同事,正好和我顺路,我骑她的车回来的,她再骑车回家。

我妈:哦哦哦,公交车是不是晚上没有了啊?

我:是啊。

我妈:那我明天去给你买个自行车吧。

我:不要,买车又得花钱。

我妈:不买车,你夜班怎么回家?

我:买了,也就骑2个月,何必呢!别买了。

我妈:哎,好吧。

我:妈,赶紧休息吧,不早了。明天我10点钟的班,我洗澡睡觉了。

我妈:嗯嗯,好,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啊。

我:好。

我妈回房去了,我把饭盒放进厨房,回房拿衣服洗澡,洗完澡,抽了支烟,歇息了一会,睡觉。

早上我妈把我叫醒,吃早饭,我妈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今天我午饭,出发,工作!

9点45分到了店里,换好衣服,开始工作,一直忙到下午1点钟时候,才休息,开始吃午饭。

徐乐乐坐在我身边,捧着饭盒撇了我一眼。

徐乐乐:你吃这么多?

我:嗯?啊,是啊,我吃的多。

徐乐乐:这么能吃,还不胖。

我:我运动量大啊。

徐乐乐:看到出来,每天就看你忙个不停的,也不见你像其他人还偷个懒。

我:嘿嘿,我这不是才来吗,多做多学。

徐乐乐:那你多做些,我好偷懒,嘿嘿。

我:哈哈,乐乐姐,这还不是小事情吗。

徐乐乐:嗯,真是个好弟弟。

这是,李月推门进了休息室。

李月:睿祺,吃完饭,你休息40分钟,我让小宋顶在外场了,徐乐乐你休息30分钟后去外场。

徐乐乐:啊,为什么睿祺比我多10分钟啊?

李月:因为他上午干的活最多。

徐乐乐:哦……

李月:睿祺,休息完后,你来找我,下午我教你炸薯条。

我:啊。哦好。

李月说完打开门又出去了。

徐乐乐:哼,你小子,还比我多休息10分钟。

我:乐乐姐,这不是差不多吗。

徐乐乐:什么差不多,10分钟哎。

徐乐乐摆出一副臭臭的脸。

我……尼玛,女人啊……

我:我……我吃好了,乐乐姐,我去抽烟了哦,你慢慢吃。

在后门,点上一支烟,喝了一口水。呼,女人怎么都喜欢斤斤计较一些有的没的小事情啊……无语了。

休息时间又不是我订的。冲我臭脸干嘛。

我一个人蹲在后门抽烟,虽然天很热,但是图个清静,也算舒服。

过了好一会,后门被推开,是波哥。

宋波:哎,睿祺,有人找你。

我:啊?谁啊?

宋波:一个小妹妹。

我:啊?小妹妹?

宋波:她在餐区那,你去吧。

我:哦哦,好的,谢谢波哥。

我心里嘀咕着,是谁啊。

走到餐区才发现,是周雨萌。这丫头,居然自己跑来找我了,我真挺意外的。

周雨萌坐在那,面冲着我,甜甜的笑着,眼里充满了爱意,那笑容甜的腻人。

我坐在她对面憨憨的一笑:呀,雨萌,你怎么跑来了啊。

周雨萌:我来看你啊。

我:你吃了吗?

周雨萌:吃过了,你呢。

我:我吃过了,刚在后门休息呢。

周雨萌:好几天都没见了,你不想我呀。

我:想啊,但是我现在天天要打工啊,没时间陪你玩了。

周雨萌:嗯,你就没休息天吗?

我:我还不知道呢,我也没问。

周雨萌:你这打的什么工啊,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休息。

我:我没在意,嘿嘿,我回头看下哈。

周雨萌:你现在就去啊。

我:啊?

周雨萌:去啊,快点。

我:哦哦哦,好。

我到办公室看我排班表,李月不解的看着我。

李月:怎么了?

我:啊,月姐,我在看我哪天休息。

李月看了一眼:你下周三休息啊。

我:哦哦哦,好的,哦,看到了。

李月:15分钟后,你来后厨找我。

我:好的。

我回去找周雨萌,坐下后发现,周雨萌面前摆着一个大纸杯,插着一根吸管。

我:咦?这什么啊?

周雨萌:奶昔啊。

我:怎么这么大的杯子啊?店里没见卖过这么大杯的奶昔啊!

周雨萌:喏,那个哥哥送给我喝的。

我顺着周雨萌的眼睛,扭头看到了波哥。

我:波哥给你的?

周雨萌:嗯,他送来给我喝的,说是免费的。

我:……

周雨萌:你什么时候休息啊?

我:下周三。

周雨萌:嗯,那我们下周三去看电影吧。

我:行啊。

周雨萌:嗯,那好,上午10点,老地方见面。

我:嗯,好。

周雨萌:你现在在店里都做什么啊?

我:喏,拖外场的地和外场餐区的清洁。

周雨萌:那不是很辛苦啊!

我:还好吧,都是比较简单的事情。

和周雨萌聊了一会天后,我看了下时间,快到我休息结束的时间了。

我:雨萌,我休息时间到了,我要去后厨培训炸薯条了。

周雨萌:嗯嗯,那好,我回家了哦,我们周三见。

我:嗯,好,拜拜。

周雨萌突然小声的说:老公,我爱你,拜拜。

我:嗯嗯,拜拜。

周雨萌:哼,你都不说爱我。

我:上班的地方啊。

周雨萌:饶了你,走了。

我:你路上慢点啊。

周雨萌挥挥手:拜拜。

看着周雨萌走了后,我转身准备去后厨,波哥挡在我面前。

宋波:你同学,可以啊,挺漂亮的啊。

我:谢谢波哥的奶昔。

宋波:客气啥啊,哎,你这同学叫什么名字啊?

我:同学?这是我女朋友。

宋波:啊?我操,你女朋友!我靠!

我:波哥,回头说,我去炸薯条了。

宋波:哦,好,回头抽烟再聊。

到了后厨,李月已经在等着我了,见我来了,开始教我炸薯条,不难,挺简单的机械化操作根据操作流程就行,炸了2个小时候,李月见我也比较熟练了,便让我去休息,我回到休息室,推开门就见到徐乐乐,坐在椅子上,一只鞋脱在地上,穿着黑色短丝袜的脚搁在另一条腿上,皱着眉头在揉着。

我:乐乐姐,你这是怎么了?

徐乐乐:我刚扭着了。

我:啊……

徐乐乐:疼死我了。

我:我看看。

我蹲下身,看了下徐乐乐的脚,还好,扭的不算太重。

我:乐乐姐,你等着,我去取点冰块来。

我去饮料机那,用杯子装了一杯冰块,然后回到休息室。

我:乐乐姐,我给你冰敷一下。

徐乐乐:嗯嗯,好。

我:乐乐姐,你把袜子脱了。

徐乐乐,伸手就把丝袜脱了下来,搁在一旁,我看着,乐乐姐的37码的脚,脚趾洁白,没有涂抹指甲油,指甲白晶晶的,很是好看,我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

蹲下身,把杯子贴在徐乐乐的脚踝处,刚放上去,徐乐乐的脚就躲开了。

徐乐乐:呀,好冰。

我:乐乐姐,你忍一下啊,不然怎么止疼。

我伸手就抓住了徐乐乐的小脚,唔,这手感,好爽啊,好多天没碰过女人了,这一下摸到了才认识几天徐乐乐的脚,让我瞬间有些兴奋,我压制着内心的兴奋,把杯子贴在脚踝处。

徐乐乐:啊,太冰了。

我:10秒,我就松开,然后再冰几次,就好。

我抓着徐乐乐的脚,反复给她冰敷了几次后,徐乐乐疼痛的感觉也降低了。

我:乐乐姐,我去和经理说下。

徐乐乐:嗯,好。你松开我的脚啊,我穿袜子。

我:哦哦,对不起。

我赶忙松开了手,起身就出了门。

出了门,把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没啥味道,但是依旧让我有些兴奋。

找到,刘经理。

我:经理,徐乐乐刚把脚崴了。

刘经理:啊?什么,脚崴了?严重吗?

我:还好,不严重,我刚给她冰敷了一下。

刘经理:嗯,那个,你告诉她,她先休息吧,我找人顶她的工作,我过会去看下,你去找李月说下。

我:嗯嗯,好的。

我又找到了李月,说清了徐乐乐崴脚的情况。李月带着我又去休息室。

李月:徐乐乐,脚崴了啊,给我看下。

徐乐乐:月姐,还好,不过可疼了。

李月看了下徐乐乐的脚。

李月:还好,不算太厉害,这样,你休息吧,再2小时,你也要下班了,就歇着吧。

徐乐乐:嗯,谢谢月姐。

李月回头看向我:睿祺,你就多辛苦下。

我:嗯,好。那我出去做事了。

李月:好。

我又看了看,徐乐乐的脚,转身出了门。

在外场做事的时候,我脑海里一直想着徐乐乐的脚,好些日子没碰女人了,突然小小的刺激,让我变得有些躁动。

拿着拖把低头拖着地,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宋波。

我:干嘛啊,吓我一跳。

宋波:我靠,这都吓着了。哎,听说徐乐乐崴脚了?

我:是啊。

宋波:哦,我过会去看看。

我:人在休息室呢。

宋波:嗯,知道。

我:知道,你还问我?

宋波:我知道她在休息室,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崴了。

我:哦,这意思啊。

宋波:哎,说说你女朋友啊,你们一个班的?

我心里有些嘀咕,我和另一个男人说我的女人,这感觉真奇怪。

我:一个班的啊。

宋波:你们才多大啊,就谈恋爱了,我在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只知道学习。

我:那你现在呢,有女朋友了吗?

宋波:没有……

我:我靠,不是吧。

宋波:哎,哪能和你们比啊。

我:这有什么可比的,加油,波哥。

宋波:呵呵,我去看看徐乐乐。

我:嗯,你去吧。

宋波去休息室看徐乐乐了,我一个人在外场又把地拖了一遍,店里这时候也没有顾客,我找了一个同事帮我顶一会,我走到后门去抽烟。

烟抽完,回店里干了近一个小时,也到下班的点了,回到休息室,徐乐乐已经换好了衣服。

我:乐乐姐,你脚怎么样了?

徐乐乐:好多了,就是还有些疼。

我:你骑车来的吗?

徐乐乐:是啊。

我:你这脚,没法骑车了吧。

徐乐乐:不知道呢,过会试下。

我:这样吧,我骑你的车,送你回家,然后我再回家。

徐乐乐愣了一下

我:别犹豫了,就这么说定了,我换个衣服,你等我一下。

徐乐乐:哦哦,好,我去外面等你。

徐乐乐缓缓的走出休息室,坐在外面等我。

我换好衣服,整理好饭盒,出门打卡下班。

出了休息室,李月也在,正和徐乐乐说着话,让她明天不用来,休息一天。

我和李月打了个招呼,扶着徐乐乐,走出店外,骑上自行车,载着徐乐乐,往她家去了。

徐乐乐指着路,她家不算太远,没一会就到了。

车停好

我:乐乐姐,你家住几楼?

徐乐乐:3楼。

我:我扶着你上楼吧。

徐乐乐:嗯,麻烦你了。

我:没事。

徐乐乐一只手扶着我,一步一步慢慢的爬着台阶,确实有些费力呢,我和徐乐乐靠的比较近,闻着她身上的味道,让我很舒服,偶尔的身体接触,让我下面有了一些反应。

3层楼,爬了近8分钟才到,徐乐乐摸出钥匙打开家门。

我:乐乐姐,你慢点啊,我回家了哦。

徐乐乐:谢谢你啊。

我:客气什么啊,再见啊。

徐乐乐:再见。

下了楼,我缓了一口气,妈的,突然好想做爱啊,我想了想,咦,不知道,茹茹在做什么呢,打个电话问问她。

我走到街上找了个公用电话,拨通茹茹的手机。

手机接通后

茹茹:喂,哪位?

我:是我,茹茹。

茹茹:睿祺啊。

我:你这会在干嘛呢?

茹茹:在店里呢。

我:你晚上方便吗?能去你家吗?

茹茹:方便啊。

我:嗯,那好,晚上去你家。

茹茹:你这会在哪里?

我:才下班啊。

茹茹:那你来店里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去买菜,晚上我做饭给你吃。

我:嗯,好,那你在店里等我。

茹茹:好。

挂了电话,我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我妈:喂,你好。

我:妈,是我。

我妈:儿啊,怎么了啊?

我:我下班了,我晚上不回家吃饭哦,同学约我。

我妈:嗯,那好,你身上带钱了吗?

我:带的。

我妈:嗯,那早点回来哦。

我:好。

挂了电话,坐上公交车,往茹茹店出发。

到了茹茹店,推开门,我愣了一下。

上次那个叫晓君的女人在店里,坐在沙发上和茹茹说着话呢。

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就扭头看向我这了。

晓君愣了一下,接着就是:呀,小弟弟来了啊。

我……小弟弟?……

茹茹:你来了啊,快进来。

我:晓君姐好,茹茹姐好。

晓君拍拍身边的沙发:弟弟,来坐,坐我旁边。

我看着晓君,有些发憷。茹茹看出我对晓君有些尴尬,便站起身。

茹茹:你别理她,你坐吧台去,我和她坐。

说着就站起身,坐到了晓君身边,我走到吧台坐下。

晓君:呀,你干嘛呀,你坐过来干嘛啊,真是的。

茹茹:怎么,我店里,我想坐哪里,就坐哪里。

晓君:怎么,你弟弟坐我身边,你吃醋啊。

茹茹:哼,就不让你得逞。

两个女人,嘴上你来我往的,互不相让,我坐在吧台边,看着她们打嘴炮,看着看着,就看到了,这2个女人的脚上。

茹茹在店里穿着的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肉色的丝袜,米色短裙,一件红色吊带。

晓君穿的是一件白色短袖,紧身牛仔裤,脚上是透明的高跟凉拖,光着脚没穿袜子,红色的指甲油,翘着腿,说话的时候,腿一颠一颠的,36码的脚勾着凉拖晃来晃去,晃的我心猿意马。

她们两人逗了好一会嘴,才停下来。

晓君冲着我:弟弟,晚上姐请你吃饭去啊,去不去?

我:啊,不了,晚上我和我姐有事。

晓君:你们俩?什么事?

茹茹:你管我们姐弟俩什么事呢。

晓君:干嘛啊,带着我呗。

茹茹:带你干嘛。

晓君:带上我一起玩呗。

晓君这话说的,让我听了后,心里不自觉的意淫出一个画面,茹茹和晓君一起在我身下,舔弄着我的肉棒……

茹茹:行啊,今晚我和我弟弟一起回他家吃饭,你一起呗,正好见见他父母,认个门,方便你以后常去。

晓君:啊,你去他家啊,我不去了。

茹茹:别客气啊,去啊。

晓君:我开玩笑,哈哈,我才不去呢。

茹茹正要再说话的时候,店门“呼”的一下就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人,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我定睛一看,我操……这不我德哥吗。

我:德哥!!!

茹茹:你来干嘛?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德哥憨憨一笑,居然又退出去了,敲了个门才进来。

我他妈一头黑线,我操,这是店啊,又不是茹茹姐家里,你敲个什么门啊,尼玛,智商呢?我的哥。

德哥又进来后,憨憨一笑。

德哥:嘿嘿,茹茹,你在店里啊,那个晚上有空吗?

茹茹:没空,你来就这事?我晚上没空,你走吧。

德哥:别啊,真没空?

茹茹:真没空。

德哥:哦哦哦,那,明天呢?

茹茹:明天也没有。

德哥:后天呢?

茹茹:你烦不烦,明天,后天,以后都没有。

德哥:别啊,这就没意思了啊。

茹茹:什么有意思没意思,你烦不烦。

德哥:好好好,我不烦你我不烦你。

说着就走到我身边,一把搂住我,低声对我说。

德哥:你小子,怎么在这?

我:我下班路过,来看看我姐啊。

德哥:走,出去说。

德哥拖着我就走出店门。

晓君坐在沙发上都看傻了。

德哥把我拖到门外,掏出烟递给我。

德哥:妈的,刚才我被茹茹凶的事,你可别往外说啊。

我:操,我像你个大嘴巴呢,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德哥:哎哟,我操,行,要是有其他人知道了,有你好看的。

我:呵呵,你别光威胁我,你没看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吗?

德哥:啊?我操,我忘了,里面还坐着一个妞呢。

我:那你进去和她说啊,让她给你守住嘴。

德哥:我操,我操,大意了。

我:你瞅你这副智障的样子,太丢人了。

德哥:妈的,刚才没在意啊,尼玛的,丢死人了。

我:呵呵,没事,我帮你和她说吧。

德哥:哈哈,还是师哥好。

我:操,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怎么见到我姐,你就软了,你洗澡的时候,不是很威风的吗。

德哥一把捂住我的嘴,紧张的看向店里。

德哥:我操,你他妈能不能别在这说洗澡的事情,傻逼啊。

我:你紧张什么,松开我。

德哥放开我,我推开他。

我:你最近在干什么?

德哥:做生意啊。

我:怎么样?

德哥:妈的,宗哥和你爸,元气大伤,原来合作的,现在几乎都不买我们的帐了,操,上面生意不好做,我们下面人跟着也不好做,按宗哥的话,就是,走着瞧,这次正好见见人心。

我:我还小,现在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但是需要我的时候,你一定要和我说,知道了吗?

德哥看看我,笑了:嘿嘿,知道了,妈的,快了,再过几年,你也能出来混社会了。

我:呵呵,是吧。哎,对了,你洗浴中心还开着吗?

德哥:退股了,把钱抽出来了,宗哥让我们把资金集拢,好去做大事。

我:哦,这样也好,免得你没事去祸害自己员工。

德哥:操,这是什么话啊,等我们熬过来,老子要自己开一个全市最大的洗浴中心。

德哥这话才落地,茹茹就开门出来了。

茹茹:你怎么还没走?

德哥:啊,我……我和我弟弟说话呢。

茹茹:说完了吗?说完就赶紧走。

德哥:不是,茹茹,你别总对我这样啊。

茹茹:茹茹是你叫的吗,叫我全名,别叫我茹茹,搞的像什么样呢。

德哥:怎么,这也不能叫啊。

茹茹:不能,就不能。

我一看,茹茹和德哥刚上了,尼玛头大。

茹茹转身看向我。

茹茹:你回店里去,外面热。

我:啊,哦,好。那个德哥,我回店里去了哦,拜拜。

德哥:哦,拜拜。那个拜托了哦,德哥对我使了个颜色,我懂他意思,就是让我去找晓君,我说个屁,人家都不认识你,她和谁说去啊,尼玛无语。

转身回到店里,就听茹茹在外面狂喷德哥,德哥一个屁都不敢放。

晓君见我回来了,对我笑了笑

晓君:弟弟,刚才那是什么人啊?

我:我哥,来找茹茹姐的。

晓君:长的凶神恶煞的,嘻嘻,他喜欢茹茹?

我:是的。

晓君:哈哈,真好玩,给茹茹冲的,屁都不敢放。

这时候,晓君把一只鞋脱了,光脚翘着正好对着我。

我看的有些燥热,想找水喝。我在吧台上看了一下,也没喝水的杯子。

晓君:弟弟,你在找什么啊?

我:我口渴想喝水。

晓君:好像没水哎,哎呀,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渴了。

我:我出去买水吧,你喝什么?

晓君:嗯……我喝雪碧,要冰的。

我:哦,好。

晓君:哎,我给你钱,你去买。

我:不用,我有钱。

我起身就想出去买水,这时候晓君突然站起来。

晓君:哎,你等下,我和你一起去。

晓君站起来一瞬间,一下猛了,人歪了一下,就要跌到。

晓君:啊!

我上前一步,就楼上了她,把她扶正站好。

晓君:哎呀,吓死我了,弟弟你好厉害啊,好有力啊。

我……

尼玛,晓君身子好软啊,身上也好香,我操,今天这是怎么了……弄的我好躁动啊。

我自己暗暗的压了下呼吸。

我:晓君姐,你就坐着吧,我去买水。

我不等晓君再说什么,我松开她,就往外走。

出了门发现茹茹还在对着德哥咆哮,德哥一脸傻憨憨的对着茹茹笑,我鄙视的看了德哥一眼,到了小超市买了4瓶水,回到店门口递给茹茹和德哥一瓶,也不多说什么就回到店中,把雪碧打开,递给晓君,晓君笑眯眯接过雪碧,美滋滋的喝了一口。

“啊,好爽啊!”

听了她这一声,我水含在嘴里还没咽下去就打了个寒颤,我靠,这娘们声音有点销魂啊……

看着晓君的美足,喝着可乐,心里的躁动却无法压制,呼,好难受啊,这感觉。

还好,没一会,茹茹回来了。

茹茹:气死我了,怎么说都说不通,这笨猪!

我:姐,德哥,这不是不会说话吗,他的意思表达不出来。

茹茹: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闲的,没事还往我这里跑,好了,走吧,晓君你还不走?

晓君:干嘛呀,赶我走干嘛啊。

茹茹:我和我弟弟要回去吃饭了。

晓君:急什么啊。

茹茹:什么急什么,你不走?我可把你关店里哦。

晓君:哎呀,真是的,好好好,走吧。

关上店门,晓君对我笑了笑:弟弟,有空,姐请你吃饭哈。

我:啊……

茹茹:别理她,整天发骚,走吧,回家去。

茹茹拉着我就走,晓君对着茹茹挤出一个鬼脸,哈,这晓君还是有些可爱的哈。

我:晓君姐,拜拜。

晓君:嗯,拜拜咯,你注意点啊,别给你姐吃了。

茹茹:要死啊,又乱说!

晓君:哈哈哈哈,拜拜咯。

晓君说着就走了,我看了看茹茹姐,茹茹姐气呼呼的看着晓君的背影。

茹茹:晚上想吃什么?

我:吃肉。

茹茹笑了:好,小问题,走吧。

. 第38章

茹茹家中,我和茹茹面对面坐着吃饭,茹茹穿着肉丝的一只小脚,从桌下伸出,轻轻的踩在我的裆部,小脚的热度让我鸡巴很是舒服。

我:吃个饭,你都要弄它啊。

茹茹:我喜欢,好些日子没见到它了,想它了呗。

我:那吃完饭,给你慢慢玩呗,啊,轻点,你用力干嘛呀。

茹茹:让你废话,老娘就喜欢玩,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

我:……好好好,随你。哎,今天排骨烧的真好吃。

茹茹:那你多吃点。

鸡儿梆硬的状态下,我把一盘排骨全给吃了,心满意足。

站在厨房里抽烟,茹茹把碗洗了。

我:家里有什么喝的吗?

茹茹:有,冰红茶。

茹茹打开冰箱拿了一个纸包的冰红茶出来,吸管插上递给我。

我喝着冰红茶,茹茹隔着裤子,摸上了我鸡巴。

我:茹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饥渴啊?

茹茹:我想要大鸡巴。

我:我靠,你今天怎么这么骚啊?

茹茹:你看,你摸,人家下面好多水啊。

我手往下一探,伸进短裙,隔着丝袜感觉到茹茹阴部热乎乎的,手指往上一顶,确实是有些潮湿。

茹茹:啊,别顶。

我用手指又略微用力的揉了下,茹茹居然淫叫了起来。

茹茹:啊,别揉,啊,好爽,老公,我要,我要大鸡巴呢。

我:骚茹茹,还没洗澡呢。

茹茹:那去啊,走走走,洗澡去。

我:就不能歇会吗?

茹茹:我等不及了,我受不了了。

茹茹急匆匆的把我拽进了浴室。

在浴室里,我一边脱衣服一边嘲笑着茹茹。

我:骚茹茹,你今天是怎么了,骚成这样啊!

茹茹:排卵期到了,可难受了,一整天下面都是湿湿的。

我:怪不得呢,这么骚,哈哈哈。

打开热水龙头,放出水温适宜的水,我们两人拥吻在一起,茹茹的唇让我沉醉,温柔的舌在我口腔中,贪婪的索取。

“嗯,老公,啊,下面好涨啊!”

我的手,一直揉搓的着茹茹那颗敏感的小豆豆,手上湿乎乎的,直接将手指塞入了茹茹的口中,茹茹将她的骚骚的液体全舔了,我看着她这副骚情的模样,心里爽的很。

我“蹲下,给我把鸡巴洗干净!”

茹茹用手接上沐浴乳,蹲下专心的给我的清洗起来,在她小手揉搓清洗之下,我的鸡巴迅速的硬了起来。

冲洗干净后,我挺着硬邦邦的鸡巴站在地上,茹茹拿着大浴巾给我把身上的水擦干,然后她把自己也擦了一遍,她走到马桶旁,抽出2张纸,一脚踩在马桶上,伸手去擦她阴部。

我:哎,你干嘛?

茹茹:擦下下面啊,湿乎乎的一直没干,用纸擦下啊。

我:别擦。

茹茹:啊?

我:嘿嘿,擦了就太可惜了。

说完,我就蹲下身,降低姿势,像一条小狗一样,跪在茹茹跨下,抬头就舔上了茹茹的阴部。

双手扶着茹茹的细腰,舌头大范围的在茹茹阴部上来回的舔弄,茹茹被我这一舔,敏感的她,全是颤抖了一下,嘴里跟着就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茹茹:唔!啊!要死了啊,啊,好爽,啊,老公好棒啊,啊用力,哦,哦,舒服!

我卖力的舔弄着茹茹的阴部,鼻尖,嘴唇周围都沾满了茹茹的淫液,茹茹的阴道里也在不停分泌着大量的液体,舌头都已经能搅动出声音发出了。这声音真的很淫荡啊……

茹茹,扶着我的头,阴部对着我的嘴,不自觉的扭动了起来。

茹茹:啊,啊,用力啊,哦哦,要死了,啊啊,来了,快啊,啊啊啊啊……

这才几分钟,茹茹就来了一次高潮,茹茹闭着眼睛颤抖着,我搂着她的腰,站了起来,俯身含住了她的一只乳头,右手探下去,继续轻轻揉弄着她的阴部,茹茹舒服的发出娇声。几十秒后,茹茹睁开眼,轻拍了我一下。

茹茹:老公,放开我吧。

我抬起头,搂着她。

我:茹茹老婆,你今天的奶头红的很艳啊!

茹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乳头。

茹茹:嗯,是哦。

我摸上茹茹的乳房,捏弄着乳头。

我:老婆,你真骚啊。你看我鸡巴硬的不行了。

茹茹伸手就摸上了我的鸡巴,套弄了起来。

我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

我转身坐在了马桶上,茹茹乖巧的就蹲在我面前。

手套弄着我的鸡巴,脸侧在一旁,舔起了我的大腿内侧。然后舔上我的蛋蛋,再接着就张开她的小嘴,含上了我的鸡巴。

我:啊,舒服,哦,老婆,啊,爽。

我抚摸着茹茹的秀发,享受着她的口交。

啊,好爽,我舒服的仰起头,入眼之处,正好看到了沐浴乳,突然想起,上次手指抹上沐浴乳插茹茹小菊花的事,上次没有成功,今天正好再试一次,看看今天能不能和茹茹肛交。

茹茹这会在卖力的讨好着我的鸡巴,压根不知道我已经又开始打了她小菊花的心思,龟头这时候明显的感受到茹茹深喉带来的刺激感,我心里直呼爽啊,啊,不知道鸡巴插进菊花里是什么感觉……

我轻拍了下茹茹的背:让我站起来。

茹茹吐出我的鸡巴,抬头媚眼含春的望着我,我对她一笑。

我:去,站在洗手台前,撅起屁股。

茹茹听话的站在台前,背对着我,撅起了屁股。

我伸手取了一点沐浴乳在手指上,然后蹲下身,舌尖探入茹茹的阴道里搅弄着,然后把沐浴乳抹在茹茹的菊花上。

茹茹屁股一颤。

茹茹:你干嘛呀,啊,不要。

茹茹感觉到我在弄她的菊花,想起身阻止我。我怎么会让她起身呢,我赶紧站起身,按住了她,扶着鸡巴就顶在了她的阴道口上,轻轻往前一刺,龟头挤了进去。

茹茹一声闷哼:嗯,啊。瞬间失去了抵抗力,这小骚货今天本就是排卵期,下面一直湿乎乎,渴望鸡巴我鸡巴的插入,现在终于被插了,身体一下被满足了,心理的愉悦感也开始提升,欲望又开始燃烧起来。

我双手扶着茹茹的屁股,开始抽插起来。

“唔,好舒服啊,茹茹的阴道结构,弹性,大量的淫水,插起来,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次次到底的抽插,屁股被我撞的啪啪直响,茹茹扶着台面,看着镜中我们两人交合的场面,看着她的玉乳晃动,嘴里一直发出销魂的浪叫。

感受着茹茹阴道的收缩,我开始将她菊花周围的沐浴乳涂抹均匀,然后试着将食指轻轻的插入,轻轻的,一点点的,就这样食指的第一节插入了一半进去。

茹茹:啊,你要死了啊,又弄我的屁眼,啊,拿出来啊,不要吗!

我自然不会搭理她,我继续一点一点缓缓的往里插入,鸡巴抵在茹茹阴道的深处,小幅度快节奏的抽插,我知道茹茹是最受不了这样的抽插,果然,没几下,茹茹阴道的深处就开始蠕动的厉害了起来,她也没力气再来阻拦我玩她菊花的事。

没费什么力气,食指的第一节就完全插入了茹茹的菊花,唔,茹茹的菊花好有弹性啊,夹的手指紧紧的,龟头也开始感受到茹茹阴道里紧致的包裹。

我:啊,骚货老婆,爽不爽,啊,夹的我好爽啊,干死你,干死你这个小骚货。

我鸡巴被茹茹夹的超硬,茹茹也爽的不行,拼命的扭动着屁股,想获得更多的快感,她这一晃动,反而让插在她菊花里的食指更往里探入了,我被这刺激的快感弄的欲火怒燃,手上开始用力,将一根食指竟完全的插入了茹茹的菊花里。

茹茹猛的抬头一叫:啊……

阴道猛的开始收缩起来,茹茹的高潮来了,我挺着腰胯快速的前后抽动,食指插在茹茹的菊花里一进一出的抽弄起来,茹茹被我刺激的双腿不停颤抖,阴道疯一样的收缩,披着头发,晃着脑袋浪叫着,叫些什么,我也听不懂,我只感觉到,茹茹的高潮来的很强烈,让我爽的也要上天了。

忽然,感觉脚上被水花溅湿,我低头一看,我操,茹茹居然尿了……

茹茹抖着双腿,微微弯曲,尿液滴滴哒哒的不自禁的尿了下来,看得出茹茹极力的想控制不尿,可是她自己根本无法控制住。

操,茹茹老婆居然被玩的尿了,哈哈哈哈……

我爽的直笑。

我:你这个骚货,居然被操尿了!

茹茹咬着嘴唇,眼里含着一丝幽怨的看向镜子里的我,我停下的抽插的动作,鸡巴留在在茹茹阴道中,食指依旧在茹茹菊花里轻轻的转动着,感受着茹茹菊花的弹性。

茹茹,好不容易停止了尿尿。

茹茹:臭弟弟,还不松开我!

我:哈哈,你个小骚货,刚才爽成这样,这会就不要我继续操你了吗!

茹茹:你混蛋,还不把你手指从我那里拔出来!

我:怎么?不爽吗,你爽过了,我还没爽呢!

茹茹:啊,你干嘛啊,不要弄了啊!

我压根不理会茹茹的抵抗,我按着茹茹的腰身,抽出鸡巴,鸡巴从茹茹阴道里抽出了一滩淫水,我心里暗笑,这个骚货,阴道里居然被我堵着这么多的水,哈哈,我要操你的小菊花咯!

我扶着鸡巴,龟头抵在茹茹的菊花口上,茹茹知道我想做什么了。

茹茹:不要,不要,好老公,不要啊,别插我屁眼,不要,我怕!

我:别紧张,试试看,试试看,我想要你的菊花,给我,给我,老婆,听话,别动,我轻轻的进去。

茹茹:求你了,别插我屁眼,求你了!

我欲火烧身,压根听不见茹茹的求饶,茹茹暗粉色的菊花口,白色的沐浴液已经被我手指弄进去不少,鸡巴带着淫水混杂着沐浴液,我按着鸡巴用力的往菊花口一送,小半个龟头塞入了进去,只见茹茹的菊花被龟头挤的膨胀开了一圈,如同花朵绽放开了一样,我看的心里大爽,茹茹则是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特别是臀部的肌肉,完全的紧了起来,我嘴里说着“放松,放松,别紧张”

然后依旧微微发力,把鸡巴往里捅,又是稍一用力,整个龟头挤入了菊花中。

茹茹:啊!好涨,啊,你他妈的变态,啊,臭弟弟,啊,别动,好涨,受不了了!

我:好爽,好紧啊,茹茹你的菊花插进去,让我好舒服啊!

茹茹:啊,你别插我了,你拔出来把,太涨了,我受不了了!

我:听话,好老婆,别动,让我慢慢的。

我弯下腰,左手揉着茹茹的乳房,右手揉着她的阴蒂,亲吻着她的背部,鸡巴缓缓的往菊花里前进,一点一点,龟头上传来的感觉很是奇妙,里面是一条直长的通道,有不规则的皱褶环绕着,很是舒服,这种皱褶的感觉很有韧性。

我开始试着一前一后的抽插起来,龟头上得到的刺激异常强烈。

我:啊,老婆的菊花原来是这么的美妙啊,好舒服啊。

茹茹:呜呜呜,啊,我要被你干死了,啊,好涨啊,啊,我要死了!

我直起身,看着自己的鸡巴在茹茹的菊花里进进出出,菊花被我蹂躏的完全盛放,我右手两根手指挖入茹茹的阴道里抠弄着她的那个小疙瘩,此时的茹茹,又开始变得骚浪了起来,嘴里又开始发出悦耳的淫声浪语,我鸡巴变的火热,抽插没几分钟就有了超强的射精欲望。

“啊,要射了,啊……”

我猛的一吼,龟头猛的一涨,精液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全部射入了茹茹的菊花深处,茹茹跟着我的高潮,也开始颤抖起来,阴道猛的一缩,里面一股水猛然喷出,撒了一地……

躺在床上一只手臂搂着茹茹另一只手揉着茹茹的酥胸。

茹茹:你爽了吧,身上的洞都给你干过了!疼死我了!

我:好老婆,你的小菊花干起来真舒服!

茹茹:去你的,就这一次,以后别再想了,我现在都感觉涨涨的,难受死了。

我:嘿嘿……

茹茹:你就装傻吧!

我:茹茹老婆,我鸡巴又硬了,你看。

我牵着茹茹的手摸向了我的下体,茹茹小手抓着我的肉棒,给了我一个白眼,转身就趴在了我的身上,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棒。

啊,好爽……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