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 (0-17)作者:古鱼

【合欢】 作者:古鱼——代发 2020/1/6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006

朋友写的小说,他没有帐号,于是让我代发,以后会持续更新。 至于我的作品,以后有空会更新,现在真的没时间,抱歉了。 我这朋友风格和我差不多,都是喜好绿帽,熟女。 你们也可以当我写的,呵呵。 本文,他已经写了很多,年前会陆续放出,希望大家支持。

----------------------------------------------------------- 前两天发了个序章,本想试一下水,可惜字数不满3000,被版主无情锁贴,也是无奈啊。

这一次两章连发,让大伙过足瘾。我那朋友也是个不负责的,他草草写过,里面错别字多,语句错处也多,还有肉戏,也有些不到位,我只能重新来过,第一章万字被我浓缩很多。真想问他一句,“兄弟到底是你写书还是我在写?”调侃一下,呵呵。

可能太赶稿了吧,有错漏之处,也不为奇怪。这本书写了不少章节,总体来说,还是可看的,肉戏非常,非常多,可以说应接不暇,每一章都有肉戏,还请大家备好纸巾哦。

本书男性不设主要角色,夏婉月肯定是女主,至于男性主要角色,你们可认为是合欢老魔,李守信,夏飞龙,周名扬……

我和朋友不喜欢写悲剧,更不喜欢写黑暗文,这点大家放心。生活本就如此艰难,又何必让大伙添堵。

我这个人有点懒,没有人催迫,做事情能拖则拖,所以“我的江湖”等一干小说更新有些慢,但确实也没时间。我朋友则比我好多了,雷厉风行的性格,说干说干。不敢保证天天发文,但一周一两章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还请大家支持,觉得此文还可以,就不要吝啬红心和评论,这样他才更有动力更新。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请大家欣赏此文吧。 -----------------------------------------------------------

序章——别离

青阳山,云深飘渺,白云深处不知有人家。而此刻,山上却人影绰绰,众人脸上满是忧伤之情。

一潇洒若仙,长身玉立的男子,他双眼垂泪,望着眼前的清丽佳人,哽咽地说道:“师姐,是师弟没用……唉!”长长叹息一声,有无奈,但更多的却是痛苦。还有三日啊,他就和师姐成亲了,可是苍天却戏弄了他,他有多爱她,那么心就有多痛。

一个月前,师傅率领青阳军出塞,在白马驿中伏,被十万北胡骑兵团团围困。

噩耗一出,惊动青阳派,男子李守信四处求援,能解此难的,唯有同为天夏六军的其他五军。天夏六军,为西州镇守军,其中青阳军是其中一支,为青阳派掌握。

昆仑派掌控其中两军,合欢宗掌控一支,剩下的就是独门独户了。

李守信四处求神拜佛,却收效甚微,解救青阳军,本就不是轻而易举之事,更何况还有别派更希望青阳派没落。这不,昆仑派已经开始落井下石了,他们以青阳派不听军令为由,要求裁撤青阳军和青阳派西州镇守名号。李守信也是被搞得焦头烂额,最后实在没辙,求到了合欢宗门上。

青阳派自诩名门正宗,门人弟子从来不齿合欢宗所为。合欢宗本是塞外门派,门人中有不少是胡人和蛮人,早在三十年前,合欢宗进献美人入宫,不想却得夏帝恩宠。于是一纸诏令下来,举派从塞外迁入西州,更获得西州三大镇守门派资格以及天夏六军,其中一军的统领权。此派以阴阳双修为根基,门中男弟子淫邪,女弟子骚浪,西州这一大片地域,青楼妓院十家就有九家是合欢宗开的。其中女弟子人数更是远超男弟子,在门中男子地位在女子之上,而男子以胡人,蛮人为主,夏人屈指可数。在此派中,女弟子有出世一说,何谓出世?即女子功法小成后,需到妓院为妓一段时间。合欢功法,有养颜驻容一说,因此这些出世女子,无不是天姿国色,并且深谙淫技,更是骚浪无比,于是合欢妓院成为西州一大招牌。却也把西州搞得乌烟瘴气,试想如此丽色风情,世间男子哪能抵抗,不管富翁穷汉都趋之若鹜,也因此搞得家庭破碎,夫妻反目。

----------------------------------------------------------------------------------------------------------

李守信非常不齿合欢所为,更是深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可想,他也不会向合欢求援。

本以为合欢宗会拒绝求援,却不想合欢宗上下对他到来很是热情,甚至连太上长老“合欢老魔”出关亲自接见他。合欢老魔出生蛮族,三十年前进献美女弟子于夏帝,甚得帝心,合欢宗因此翻身,从西方苦寒之地搬迁到天华物美的西州,因此他深受举派爱戴,在合欢宗一言九鼎。此人以过百岁,加入合欢宗已是年过四十,本来修炼者到此年龄不会有什么成就,但他却天赋异禀,身具黑龙血脉,更有难得一见三大阳物之一的“独角龙王。”因此他修炼合欢功法一日千里,区区十来年,就把合欢宗三大无上功法之一的“阴阳极乐功”修得大成。此人本是蛮族下等人,天生卑贱,为人更是龌龊,自他掌权合欢宗,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双修伴侣,就连女弟子出世为妓,也是他的决定。开始对他有怨言的人甚多,他不吝打压,等之后他做成了举派迁入西州之事,就再也没有不敬之言了。但先前被他打压,逐出门派的子弟,却是有冤没处申诉。至于男性门人以胡蛮为主,更是让西州各派深深忌惮。

李守信第一次见到这名合欢宗的传奇人物,丑陋的肥脸,长满了老人斑,一双淫邪猥琐的绿豆眼,稀疏半白的长发,油腻非常,吊天眉,短鼻,鼻孔外翻,长长的鼻毛外露,香肠大嘴,一口大黄牙,额下如针刺般的半白短须,看上去很峥嵘。

此人虽年过百岁,但和普通老人不同,他身体雄壮无比,那半露的胸,肌肉微微抖动,两只粗腿落在地上,稳如泰山,一眼望去,就知道他充满着力量。

谈议下去,合欢老魔提出条件,要求他师姐“夏婉月”加入合欢,并且拜他为师。

李守信怎么也想不到老魔会提出此等要求,也不明白老魔何时见过师姐。但老魔理由很充分,他认定夏婉月是天生媚体,紫凤血脉,最是适合修炼合欢宗的三大无上功法“媚情决”。如果青阳派不出事,他也不会讨要,但现在却正合适。

李守信怎会答应让未婚妻子拜入老魔门下,说什么也不答应。

老魔也不为难他,只是取出一封信让他带给师姐夏婉月。

其实老魔是认识夏婉月的,在夏都见过,惊为天人,但那时地位不同,他也不敢强娶。如今落难凤凰却飞入青阳派,就让他惦记上了。

有几次,他悄悄外出,远远观察这天仙美人,当这佳人和刘守信站在一起,就如一对神仙眷侣,更是让他妒忌万分。以他变态性格,恨不得立时拆散这对情侣,终于机会被等到了。

而他的那封信,更是能投夏婉月所好,相信美人会投入他的门下。

果然不出老魔所料,夏美人听到老魔要求就已经意动了,那封信更是压垮她的稻草。青阳派对她有大恩,当年母女落难,得青阳派解救,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只是苦了师弟。

青阳山外,夏美人泪流满面,高贵清冷的面容上,满是哀伤之情,看着爱人自怨自责,看着八岁大的女儿嚎啕大哭,她心里满是苦楚,却不为外人道。

此去合欢,相隔两边,与恋人,女儿相别,却不知再相见时,是否物事人非。

夏婉月眼泪如断线风筝一样,忍不住洒落下来。

守信,勿等我,有合适女子,你就娶了吧。师姐再回来,也是不洁之人……

不……合欢老魔发下心魔誓言,不会强迫师姐做不愿之事。我会等你的,师姐,守信此生非你不娶。

一场离别,几人欢喜几人愁,看着仙姿玉立的师姐加入合欢队伍,李守信感觉心中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他紧紧抱着夏婉月的女儿,却是无尽的自责。

几多风雨几多愁,夏婉月入合欢,从此天下动荡不休。为大业,为复仇,翻云覆雨,春帐起波涛,英雄爱美人,忘江山,只为红颜笑,红袖添香,春色浓,却为几人道。

第一章——艳妇迷情

十年弹指轻挥间,两两相盼,情难忘,相见无多,颜易改,爱永存。

再相见,物是人非?不如春阁暖,芙蓉帐中起波浪。

红尘销魂,可抵相思苦?含棒弄箫,花蕊洞开,不如再唱首后庭花。

方叹息,相思苦,不如及时行乐。

她叹息一声,拢起紫色轻纱,揽住那熟透了的身子。寒风透窗吹过,青丝飘洒三千丈,露夜寒秋,天干燥冷,却冷不了她那勃发春情。

老东西又闭关有一段时日了,却把她孤零零地抛弃在冷宫中。她低声抱怨:“杀千刀的老不死,放着一个活色生香的她,去闭关,练劳什子神功?却不知外间有多少男子,只要她勾勾小指头,就会像野狗一样扑上来。”

“合欢宗也不是只有他一个带把的,前些日子玲珑带过来那对孪生兄弟就很不错。虽然与老东西相差甚远,但技巧还是不错的,那温柔手段与老东西的粗鄙,简直是两种体验。”想到此处,她下体不禁传来一阵温热。

瞬间她就羞红了半边脸,真是月下桃花涩涩开。对镜自顾,一副熟透了的身子,跃然眼前,十年前,那长身玉立的仙姿早已改变。她抚摸着象牙般雪白光滑的修长玉腿,向上移动到浑圆硕大的臀部,用力地抓了一把,感受那弹性,再到只掌可握的细腰,又向上掂了掂两颗硕峰的分量,最后双手停到美丽的锁骨处。

顾盼自怜,这身子无一处不美,所谓的前凸后翘,奶大臀肥,又有哪个女人做到她这般极致?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这份完美只出现在她身上,再加上那雪白光滑的肌肤,高贵清冷的气质,就是女人中的极品了。明亮的大眼睛中,有一丝忧愁,令人怜惜,但仔细品味,却有种烟视媚行的感觉。她一本正经,高贵寡淡中,却透出一股骚浪味道。巨大的反差,竟然出现同一个人身上,简直不可思议。估计没哪个男人会拒绝这个尤物,她就像一本精彩异常的书,勾动人去翻阅,去求索……

曾经的长身玉立,青冷高贵的青阳仙子夏婉月,已然消失,现在她已是合欢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蝴蝶夫人。修炼了合欢宗三大无上功法之一的媚情决,再加上被男人们开发过度的身子,这让和之前差别很大。再与熟人相见后,大概也是物是人非了吧?骨子里掩饰不住的风尘味,熟透的身子,眼神里荡漾出的骚浪风情,和之前仙姿楚楚的夏婉月,那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老魔说得没错,她这种身怀媚体的女人,只要被男人破了阴关,就再也离不男人,天生就是做荡妇的料。在老魔的独眼龙王操弄下,那种欲仙欲死的销魂滋味,让她深深迷恋,也只有老魔每次能干破她的阴关,让她潮吹不止,这时候她会哭泣求饶,同时不知羞耻地,叫出那些让人不齿的粗鄙之语。老魔经历过无数女人,也只有她夏婉月,才能让他深深迷恋,更是把她收为禁脔。她私处纹下的彩蝶,这是禁脔的标志,老魔戏称她为“蝴蝶夫人”。却不想被她把这戏称沿用下去,当然不是在合欢宗。不管怎样,她心中那点廉耻心没消失,也不想让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人知道。

已经憋了好几天,没行房了,此刻她浑身燥热,心里一阵空虚,下体更是瘙痒难耐。

“这功法真是害人,每天都需要阴阳调和,哪怕贞洁烈女修炼此功法,也会变成淫娃荡妇。”夏婉月叹息一声,欲情膨胀,真是空虚难耐,直需一根粗棒儿插到那瘙痒处。寻思着,实在不行,就到琼花馆走一趟,真不知道又便宜了哪些嫖客?只是可惜是些俗人,精元稀少,也不知道需要几人才能满足?至于合欢宗的那些男弟子,还是少碰为妙,毕竟她已经是合欢宗宗主,不比从前,现在总要保持着一门之主的矜持。

她正想入非非,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一定是玲珑这个小妮子,也只有她才会这样火急火燎的。

推开门,玲珑就扑上前来,抱住她的胳膊,同时娇声叫道:“师叔,有两个好消息,你想听哪个?”

这小妮子没大没小的,一点都没有上下尊卑的自觉感,看着她那娇憨小脸,夏婉月又不忍责备,只能无奈叹息一声。

“既然都是好消息,哪有先后之分?一一道来吧!”

“师叔,总是这样不知情趣,好没意思。算了,算了,都讲了吧。”玲珑嘟着嘴,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

“第一个消息嘛,弟子比较喜欢。师弟得胜归来了,拓地三百里,斩蛮族首级万颗,厉害呐。”

玲珑话讲完,就盯着夏婉月猛看,好奇神情不言而语。

夏婉月被她看得浑身发毛,疑惑道:“怎么了?”

玲珑哼哼道:“师弟立下那么大功劳,也不见你欢喜……”

“小妮子,原来是为飞龙儿鸣不平,哈哈……”夏婉月不禁失笑出声。

她抚着玲珑的秀发,继续说道:“此次出征西蛮,本就是和昆仑联合,以昆仑为主,飞龙儿是我义子,他有多大才能,难道我这个做娘的不知道?冲锋陷阵,斩将杀敌,飞龙儿或可物尽其用,但两军对垒,决策取胜,他不是那块料,显是昆仑周郎所为。”

忽然她声音突然低沉下来,玲珑隐约听见,“风流倜傥,气盖山河,昆仑周名扬果是人杰,若为……”说到此处,声音就断了。

玲珑不以为意,她只想为师弟夏飞龙争辩几句,见夏婉月还是那副古井无波的表情,不觉有些气恼。她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换个了话题。

“前些时日,弟子献上的孪生兄弟,师叔可还满意?”

终于夏婉月那平静的面容有了一丝动容。“还好……还好吧。”

“怎么个好法,师叔可愿道给弟子听?也让弟子也尝尝那销魂滋味。”

夏婉月羞红着脸,被玲珑提起这段风流旧事,那日的缠绵仿佛又回到眼前,不禁春情涌动,屄芯子一热,一股激流涌出,沿着雪白玉腿流下。

玲珑低着头,看着夏婉月那超短裙下半露的雪白硕臀,微微有一丝嫉妒,又在不经意间,看到那浪水沿着雪白的大腿根部流下,不由得鄙夷地冷笑。

夏婉月竟想不到,此前的一段风流韵事,也能让她春情涌动,高潮泄精,几日禁欲的后果,竟让她如此饥渴。媚情决需得阴阳调和,否则积累越深,性欲越旺盛。她知道这种情况,可惜老魔闭关了,她又拉不下脸,找门人弟子交合,至于琼花馆这种青楼妓馆,她也去过几次,每次都以花魁身份接客,可来者大多是些凡夫俗子,阳精稀少,没有几轮下来,根本解不了渴。

剧烈地高潮,让她大腿肌肉微微抖动,为了站稳些,她悄悄地分开了双腿。

在玲珑的角度,看上去一目了然,她本娇小,头埋在夏婉月胳膊上,只微微向前,就把这春光看得一目了然。随着夏婉月大腿肌肉抖动,让玲珑震撼不已,这种力量,这股骚劲,她是万万不如的。再仔细看去,那左大腿根部,竟然有一只彩蝶探出小半个身子。这就是古氏兄弟说的那个彩蝶纹身?真是不知廉耻,就算下贱婊子,也不会在自己私处纹上这玩意。呸,她本来就是个婊子,下贱到妓院接客的骚货。飞龙师弟竟然暗恋这种贱货,真是岂有此理?她心里骂得痛快,却不想如果不是夏婉月执掌合欢后,废除女弟子必须为妓的禁令,她哪有资格在这里嘲讽别人?

本就羞红着脸的夏婉月,在春潮过后,脸色更红了,那白皙的漂亮脸蛋如蒸熟了的螃蟹。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连忙回答刚才的问题。

“玲珑,那对兄弟惯会磨人,你自己领教一下,就知道了,又何必问师叔呢?”

玲珑暗暗耻笑,心中更是鄙夷,连双龙戏珠都做过了,真是贱。不过这骚货,习惯了那老东西的大鸡巴,古氏兄弟也唯有双龙入洞才能让她满足,也是情有可原。

收起冷嘲表情,玲珑立刻又变成那副乖巧模样,变脸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弟子,还真想试试看呢!先不提这等羞人之事了,还有个好消息,师叔听了一定高兴。”

“哦?那你还卖关子,还不快快道来?”

“太上长老出关了,师叔高兴吧?”

“是吗?他出关,与我又有何干?”夏婉月仍是那风淡云轻的样子,可眉角跃然而出的喜色,却怎样都掩饰不住。

玲珑虽是鄙视她心口不一,可也是有眼力劲的,于是便告退下去。

夏婉月等她退下后,便急不可耐打扮自己,画眉涂口红,把自己扮成浓妆艳抹的样子,再配上一套低俗半裸装,以轻纱披之……

她对镜自顾,见自己一副浓郁的风尘气息,不禁羞然。但老魔就喜欢她这种装扮,身份高贵的她打扮得像个妓女一样,这样更能满足他那龌龊变态的心思。

“也不知道他今夜会怎样羞辱折磨我?”夏婉月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期待。

……

玲珑并没有走远,她和一男子站在高台上,看着夏婉月出了闺阁,走向老魔居住之所。

夏婉月的装扮,让男子眼前一亮,浓妆艳抹之下并没有掩盖夏婉月的气质。

而那情趣着装,更是勾人魂魄。

一抹精致的月白肚兜,狭小异常,仅裹住硕大酥胸的下半,其中半边硕乳裸露在外面,雪白异常。下半身一套中分素裙,走动时,整根雪白长腿露了出来,步子迈得大些,能清晰看见她没穿内裤,就连暗红色的屄穴,也能隐约可见,左大腿内侧那鲜艳的蝴蝶,更是晃人眼睛。

玲珑心中暗骂:“贱货,婊子,穿这么骚,出去卖呀?刚才还一副正经模样,老娘一走,这骚货就原形毕露了。呸……,真不知道飞龙师弟喜欢她什么?哪个男人娶上她,那祖宗坟头可要长满绿草啰。”

回头看去,见男子痴迷异常地望着夏婉月,玲珑嫉意大起,她故意挡住男子的视线,这时男子才清醒过来。

玲珑吃味地说道:“飞龙师弟,她可是你干娘,你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闭嘴,我的事不要你管。”夏飞龙恼怒地回了一句。说完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玲珑气得直跺脚,可是看着他那猿身玉立的背影,不禁一股甜蜜的爱意涌上心头。

在合欢宗真武殿外,夏飞龙已经站了好几个时辰了,几次用神识探去,都被禁制挡了回来。

“他们已经交合了四个时辰了,还没完吗?”想到自己那高贵,清雅若仙的义母被一个又老又丑的糟老头肏弄,夏飞龙不由来地一阵心痛。

再次用神识探去,却忽然发现禁制打开了。眼前的景象,让他心酸愤恨。

夏婉月躺在一张大床上,浑身青紫痕迹,暗红色的屄蕊大开,黄白色浓精缓缓流出。不仅嫩白的硕乳,雪白的肥臀,有抓咬扇打的痕迹,就连那白皙精致的脸庞,也有几道手指印。可见这老魔不仅抓咬夏婉月的硕乳,扇打她的肥臀,就连耳光也来了几个。

夏飞龙心疼无比,就感觉自己最珍爱之物让别人给践踏,但不一会,眼前的情景更是让他心酸。

只见夏婉月挣扎着,来到床下,跪爬膝行到老魔胯下。老魔大马金刀坐着,两根粗毛大腿敞开着,那根“独角龙王”高高挺立,粗长的模样,就像他的第三条腿。那上面沾满了交合的淫液,黏糊糊的,甚是恶心。

夏婉月却不已为诩,她双膝跪在老魔双腿之间,讨好地用雪白硕乳摩擦着老魔那两颗长满杂毛的卵蛋,大眼睛骚媚地直视老魔,眼神中能浪出水来。

接着她埋下臻首,伸出香舌开始清理老魔下身。先从龟头开始,灵活扫弄纠缠,舌尖伸进棱沟,一点一点卷舔,再含住龟头,轻轻吸吮,把精管中残留的腥臭精液吸进嘴里再吞下,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带艰涩,可见每次交合后,老魔都会要她清理,否则也不会如此熟练。那娇艳红唇与丑陋黑色大鸡巴,形成极大反差,那是美与丑的两种极致。

灵活的香舌沿着粗黑的棒身席卷而下,舔干净卵蛋,再吸入口中,轻咬几下,老魔舒爽得青筋凸起。

待夏婉月吐出卵蛋,夏飞龙本以为这场淫戏结束了。却想不到,更令他大跌眼睛的情景出现了。

夏婉月抬起臻首讨好地看着老魔,随即充满风情地媚笑一下,待老魔赞赏地点点头,夏婉月又接着动作起来。

她伸出纤细玉手,抬起老魔两根大粗腿挂到春椅的扶手上。这样老魔那黑大屁股,就直接向上侧起了。

夏飞龙满脸疑惑,“她不会给老魔舔腚眼吧?”眼前那黑大屁股上面坑坑洼洼的,像是生过痔疮,更不要说那深黑色股沟,远远看上去,就知道是何等的骚臭肮脏?

“不要啊,不要……娘,你不要这样啊……”夏飞龙内心在不停的呼唤,心多跳到嗓子眼了。

可是事与愿违,夏婉月还是用力掰开了那深黑色股沟,臻首靠上,整个脸埋了进去。然后就是一阵吸吮,舔弄声,淫靡异常。

老魔舒爽得哼唧直叫,但夏飞龙的心却痛得流血。

足足舔弄了盏茶时间才结束……

老魔关上了禁制,意味深长看了看殿外,嘴角露出一丝淫笑。

夏婉月光着雪白的身子埋在老魔雄壮的胸脯上,羞红的俏脸上荡漾着满足。

也只有老魔才能满足她旺盛的性欲。

带着一丝疑惑,她媚声问道:“爷,刚才为何打开禁制?”

老魔捏了一下她的雪白硕乳,才淫笑道:“刚才飞龙儿在殿外苦站了大半夜,爷不忍他失望,才打开了禁制,让他瞧瞧,他的干娘有多骚浪。哈哈哈……”

“你……,那刚才他全看见了?”

“嘿嘿,那当然,包括你舔老子屁眼,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你……太过分了。”夏婉月表情立变,她惘然欲泣,泪珠子在眼睛中滚动。

老魔最见不得她这幅模样,于是连忙抱住她,安慰道:“宝贝儿,别生气了。

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有这样为我好的吗?你让奴家以后怎么见人?”

老魔不以为然,他捏着美人的硕臀,感受那滑嫩的手感和弹性,然后贱笑道:“你这骚货,还矫情起来了,宫中有几人,不知道你那点破事?老子闭关时,你和那对孪生兄弟肏屄,还被他们两根鸡巴同时插进骚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还有去青楼接客,从早操到晚,我也明白得很。“

夏婉月有些惊讶,随即仔细一想,就明白了。“是不是玲珑告诉你的?”

“呵呵,看来你也不糊涂,这小丫头心思野得很。如果飞龙儿身边尽是玲珑这般人,再加上他年轻气盛,迟早会心思野了。所以我才让他看这出淫戏,让他明白,自己的干娘才是女人中女人,别的女人都是狗尾巴草,不值一提。”

“哼,你变态,把自己女人给别的男人看,甚至给你戴绿帽,你尽然还得意。”

夏婉月嘟着嘴,不依握着小拳头锤打他。

老魔哈哈大笑,他就喜欢这个女人的各种小儿女姿态,人前仙子,床上骚浪,再加上各种小女人的个性,真是让他爱煞不已。

“玲珑断不能留在飞龙身边,这小妮子心机深沉。如果不是老爷的变态嗜好,那奴家可里外不是人了。”夏婉月想想玲珑那娇憨的模样,心中有丝后怕。

“你是宗主,此事不必问我。”

“是,老爷。”

夏婉月又把云鬓埋进老魔的怀里,柔顺的青丝洒落在他的胸口,清香怡人,随着美人动作,那青丝在胸口蠕动,痒痒地,分外动人。美人两条雪白的大长腿紧紧缠住他的黑毛粗腿,屄户紧紧贴在腿根外侧,温热异常。雪白大腿内侧那只艳蝶,此时看上去分外妖娆。

老魔叹息一声,迷死人的妖精。他正想动作,好好再操弄一番这个妖精,却不想被夏婉月按了下去。

“老爷,此次飞龙儿联合昆仑出兵西蛮,大获全胜,你可知道?”

“这我知道啊,难道你另有所指?”老魔有些意外。

夏婉月娇声道:“当然,西洲三杰,唯有周名扬才是人中龙凤。”

老魔调侃道:“那你的老相好,难道不算?”

“老爷,奴家说正事呢?”夏婉月羞红着脸,不依地锤打着老魔。“如果周名扬是我合欢门人,该有多好。”

老魔嘿嘿笑道:“那要看你手段了,周名扬可不比那些色鬼,被你随便勾引几下,就乖乖效忠。他近期就要成婚,听说未婚妻是蜀州名门峨眉派的子弟,被称为峨眉女神。”

“峨眉……”,夏婉月脸色瞬间就变了,原本骚浪的媚眼,已然冰寒若霜。

老魔了解她的心事,不以为意。

“关于周名扬,此事先放在一边。现在要把冯国忠拉到我们这边。现在天夏六军,昆仑已掌其二,而且破虏军统帅魏超群,也有意投靠昆仑,他的次子魏虎已然拜在昆仑门下。”

“是啊,此事不急,但周名扬此人,奴家势在必得。”

“呦,你这骚货就这么中意昆仑周郎?看来他有艳福啰。”

“老爷,又在调侃奴家了,不管怎么样,奴家这身浪肉还是属于老爷的,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夏婉月嗲声说道,声音骚媚入骨,真能把人魂儿勾了。

“臭婊子,骚屄又痒了,看爷不肏死你这贱货。”老魔大吼一声,再也无法忍耐。

“来啊,肏死贱妾算了。”

紧接着,就是一阵激烈地啪啪声,还有女人那骚浪入骨的叫床声……

“啊…啊…啊,肏死…奴家了,好粗,好硬…嗯…嗯…嗯…饶了奴吧,快被刺穿了…啊…啊啊啊……”

啪啪啪…咕唧…咕唧…声音越来越响,肏穴声,扇臀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是何等的淫靡?何等的动人?

“臭婊子…,爽不爽…,肏死你这个骚货…,老子不仅是你男人…,还是你的亲爹。”

“啊啊啊……,好爹爹,亲爹爹,我的好人儿,你好厉害……奴家爽死了…

…嗯……又要泄了,啊,好爹爹……你好会肏屄,女儿的骚屄要被肏烂了…

…,求求你……亲爹爹,射给女儿吧,让奴家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淫声浪语不断,只是大战还未到尽时。

********************************************************************************************

正所谓,夜寒秋风,佳人罗衫解,殿中酣战千百回,含棒吹箫花蕊开。

少年郎,慕佳人,见春宫,意难平,只把奸夫恨。

浴火浓,战火燃,春阁淫浪风声起,艳妇迷情指江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