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 (7-8) 作者:尽迟

.

【女友】

作者:a123465b2020.9.7发布于第一会所

因为某些原因,我修改下名字

(七)

关掉视频,我拿着手机靠在床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钟表滴滴答答工作的声音,

每一声嘀嗒都和我心碎的声音重合在一起,那一分钟我心碎了60次。

时钟的指针已经4。30了,马上到了小雨下班的时间,而且手机的电量也已经提示不足了。

再待下去就要被发现了。

我低头记了一下聊天记录的位置,已经看到第100多页,她们两人聊了有一千多页。这仅仅看了还不到1/ 10。

如若我把手机拿走去质问小雨,她会怎么拆招。她会觉得我变态入室吗。

而且她也可能说只是网友聊天,并没有发生什么。

会这样说么,还是会哭着认错求我原谅呢。

我心中下定决心。如若小雨真的给我带了绿帽子,我要去纪委举报她。

想到这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俩虽然订婚归根到底目前只是男女朋友,我去纪委怎么举报?该怎么说呢?

我心里越想越憋屈,我在情场这么多年,从没失过手。这一次还能让你这个小妮子给我栽跟头!

我要查出她的真实证据,把聊天记录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在她单位分发!让她把工作也丢了!!

我处理了一下手机使用的痕迹,把东西都回归原处。随后关上门离开。

就在我关门的时候我听到电梯门开了,里面有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走了出来。

" 不行……我今晚得去买点东西,我对象要过生日了。" " 不了。真不去了……" 我听到声音传出赶紧跑到了走廊的另一段,躲在一个拐角后。

过生日?确实,我还有半个月就要过生日了,她这么早就要准备吗,再者小雨这是给谁打电话呢,这么难拒绝,不想去就不去呗。

小雨打着电话并没有注意到我藏在拐角,幸亏我出来的早要不这可被她抓个正着。

" 好吧,几点啊张局?" 说完就进了家门。

乖乖啊这个孙万龙我还没查出来,张局又来了。是因为孙万龙这个事导致我太敏感了吗,我为什么突然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想上小雨。

草!我嘴里啐了一声默默地下楼了。

刚到楼下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小雨打来的" 喂?怎么了" 我没好气的开了这个电话粥的头" 干嘛这么冷淡。一下午也不理我" " 没怎么。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 切,没怎么态度这么差。哥哥晚上我要出去吃个饭,可能要到很晚。你能去接我吗?" " 我好累……" " 去接我嘛接我嘛接我嘛接我嘛……" 小雨成为了一个复读机哔哔哔哔哔没完没了" 我真挺累的小雨,我" " 接我嘛接我嘛接我嘛……" " ……好吧,晚上几点啊" “哈哈哈哈!我赢了!”

终于我还是拗不过她,小雨,也太可爱了吧!我脑子里的想法非常矛盾,我舍不得离开她,是我把她从灰姑娘养成了白天鹅,我为什么要放手?但是想到她可能真的出轨了,我又非常的窝火,想整得她从此抬不起头。我的内心,太矛盾了。

晚上的酒局,小雨喝醉了。张局扶着小雨下了楼,我在道过谢之后,把小雨扔进了副驾驶。

今晚的酒局是张局招待市局领导,张局带了小雨以及副局长。至于为什么带小雨,听后来小雨说,原因是倍儿有面,也不知道她这是不是自吹。而且张局夸小雨能干,是新生一代的娇娇者,所以张局看好小雨,并在这样的重要场合,带她去涨涨经验,也顺便让市局领导对小雨有个印象。

我开着车辆漫无目的的穿梭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路边的街灯为还在打拼的人们照亮回家路,大厦外斑斓的霓虹灯照的人眼花缭乱。年轻时我曾以为我的桀骜能成为我不向这个这个世界认输的资本,可现在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它的名字叫生活啊,它有着自己的脾气,而我能做的仅仅是顺着她的脾气,慢慢的,慢慢的,小心的生存。毕业之时,我曾暗暗下决心,不管牺牲多少,我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城市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今天我做到了这一点,我有房,有车,有工作,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女友。

可是,此刻在副驾驶熟睡的她还是从前的她吗。

小雨在躺副驾驶座头靠着玻璃,我把车停到路边,拿出了她的手机。没有找到异常的地方,只有张局发的一条消息:回家报平安,我顺势回了一句:“张局,我是小陈,小雨平安到家”

放下手机,我拍了拍小雨。

“嗯……”小雨像个懒床的孩子,不情愿的呻吟着,慵懒的睁开眼。

“小雨,醒醒”

小雨睁开双眼,惺忪的看着我。

“方宇,我们这是在哪?我……我有点恶心”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小雨也淘气的崛起嘴。

“小雨,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啊,哥哥”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的秘密?”我开门见山的直接问她,但是小雨没有一丝丝的犹豫。

“没有瞒着你的,咱们不是说好了,不论发生什么都坦诚地告诉对方吗,我怎么会瞒着你。”

“真没有?”

“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你是不是想多了哥哥。”

“没事就好,我看你这么优秀,害怕失去你啊小雨。所以才会多想”我能怎样回答,我只能说谎去应和她。

小雨听后,把头伸过来咬住了我的耳朵,她咬的很用力,我疼的一把推开了她。

“舒服吗哥哥,是不是很舒服?”说完她一把搂住我,两片嘴唇在我脸上胡乱的亲,从眼睛到下巴,小雨发情似的狂吻起来。

咬耳朵会舒服?我以前怎么不知道,难道是孙万龙教你的,想到这里我突然很恼火。

我右手摁住小雨的头把她死死摁倒在副驾驶,左手伸手放倒了副驾驶的座位。伸过头去,冲着小雨的耳垂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嗯……额……”面对我粗鲁的行为,小雨颤抖了一下,随后双手扣住我的头,发出了呻吟声。

“哥,哥哥咱们在这做吧”

“小骚货。我送你回去,去你家干你。”

“不,我就要在这,在这干我。我都湿透了”

小雨穿了一件polo裙,我顺手伸进裙底,食指和拇指把碍事的内裤拽开,中指顺势插入她的蜜穴,比起小雨尖叫似的呻吟声,更让我吃惊的是阴道已经满是泥泞。紧紧的阴道里,淫水不住的往外流。

没有多余的思考,我把副驾驶座靠倒最后,翻过去把小雨摁在座位上。脱下裤子掏出鸡巴没有任何前戏就直接插入。

小雨已经湿的淫水流的到处都是,我掀起小雨的polo裙,用后入的姿势干了起来。

说是后入式,其实是小雨半趴在座椅上。我压在她的肥臀上。她硕大的臀部被我挤变了形,像一个熟透了的蜜桃,裂开了口,露出了她最深处的核仁——菊花。

我鸡巴每一次从小雨的温暖小穴中拔出,都会用蘑菇头的顶端刮出一些淫水,淫水不同于尿液,它没有那么顺滑,所以在拉出时它会形成丝状,伸长到一定长度才会断开流落到地上。可是不等淫水掉落,我就又卯足劲狠狠的顶进去。小雨也会啊的一声配合我。

“哥哥,哥哥,啊啊,好舒服,亲啊,亲亲……”

小雨慢慢的仰起头,我在后面的动作让她说话断断续续,她一头的秀发也一晃一晃盖住美丽的脸颊……

看到她这个样,我不知为何突然又想起孙万龙。

“亲,亲亲,亲个屁亲!!”说完右手抓着她的头发顶在了座椅靠背上,我咬着牙,下身频率更快的抽插小雨。

小雨叫声更大了,幸亏我把车停靠了小胡同里,要不然小雨这一声一声的尖叫,早就让人发现了。

妈的小贱货,出轨,还出轨,还和领导出去吃饭,你看我不让你身败名裂。

“啊啊啊”小雨享受的已经不再是呻吟,而是一声一声的尖叫,好似我顶穿了她一样。

“哥,哥哥啊啊啊!!!”

“要不行了么,这么快就不行了吗!”我生气的凶着小雨。

“哥……哥哥。啊啊啊……我啊啊……”

“你怎么了,说!”

啪啪啪啪声充斥着整个车厢

“我,我怀孕了,啊啊啊”

“什,什么???”听到小雨这么说,我犹如惊天霹雳,快感全无,瞬间一软射进了小雨的体内。

一股暖流冲进小雨的阴道,滋润着她肉壁的每一个细胞。受到这种洗礼,小雨颤抖着大屁股,牙齿咬着下嘴唇,喘着粗气。过了一会说道:“我说我,怀,孕,了。两……两个多月没来大姨妈,所以我测了一下。结果是怀孕了”

我恢复了理智,爬回到驾驶座上。思绪万千,这本来还想着捉奸,可谈了多年的女友却在这时候怀孕了。

我转头看着小雨,她还没有从高潮的余温中清醒过来,还是撅着屁股趴在座椅上,精液慢慢的流了出来。头发披散盖住了她的脸,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哥哥,你没什么要说的吗?”小雨问我“什么时候?上次我喝醉了在你家那次?你没有买药吗,我忘了买你也没有买吗?!”

“反正我们都订婚了,怀孕了早点结婚不也顺理成章吗”小雨有些生气,她慢慢爬起身来,说话提高了分贝。

“谁的?”

想想最近的经历,我对小雨已经丧失了信任,我到现在一直隐忍找证据,就是想在结婚前查个水落石出。

可现在小雨突然对我说她怀孕了,我生气的又问了一句:“谁的?”

“什么谁的?”

小雨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住了,右手抚顺了一下头发,把披在脸上的头发重新梳回脑后。美丽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我说孩子谁的?”

“你有病吧,问我孩子是谁的。不是你的是谁的!”小雨也因为我的一句话炸了锅,冲我嘶吼。

“我有病?你他么别没数了!我这么问你,你就真觉得我什么也不知道?!!!”

小雨被我这句话怔到了,她犹豫了一下,随后提高了音量和我吵起来。我确定,小雨心虚了,她眼睛瞄了一眼左上方,接着快速的瞪着我,然后和我争吵。虽然只有这么一个小动作,可能也只有1秒钟。

但是我确定,我问到点上了。随后我们在车里激烈的吵了起来。我没有提及孙万龙的事情,只是说了小雨和张局的问题。

对于孙万龙和张局,他俩都是我怀疑的对象。就目前我看到的证据来说,孙万龙确实是和小雨不清不白,但是两个人现在仅限于网络,而张局也只是我的推测。为了不打草惊蛇,对于孙万龙的事儿我只能闭口不提。

而对于张局的事小雨当然是矢口否认,哭哭闹闹的喊着要去把孩子打掉。

那一晚,小雨哭了整整几个小时。我把她送回家后,她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她太累了,我也太累了。

接下来几天里我们两个通知了双方的父母,因为孩子的存在,小雨的肚子也一天天的变大,她最近其实并不是发福了,而是因为怀孕肚子慢慢的大起来。再等到原定于半年后的婚礼日期,小雨那时候都接近临盆了。

所以我们决定把结婚的日期提前,近期就开始准备相关事宜。

我的心情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我爱小雨,我也想和她结婚,和她度过一生。但是我还没查清楚她背后藏起来的秘密,草草结婚我岂不头上绿的发油。最近我也是双线忙碌,在工作的空闲之余还要准备婚礼的事情,还要等待机会,等小雨不在家的时候再次看看她和孙万龙的聊天记录。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结婚的日子定到了下个月。可就在这时候,故事发生了转机。我的机会来了!

小雨的单位要选举派出一个人外出锻炼,张局在工作大会上推荐了小雨,小雨曾在提拔副科长之前去北京锻炼了3个月,而这次,这个名额又“幸运的”落在了她小雨的头上。

张局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今年年底就要退居二线,官场人走茶凉是常态。所以张局尽最大努力在自己退位之前,再帮助小雨一把。

如果小雨接受这次锻炼,那么她就要去天津的基层交流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的婚礼则要顺理成章的再往后推一个半月。

如果她不接受,暂且不说结婚的事情。这次浪费了张局的一片苦心,不知道下次这样的机会还要等多久,也可能直到小雨退休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方宇,我不想去天津,我想赶紧和你结婚。”

“去吧,一个半月不就回来了。回来再结婚也不迟”

“我不想去……我”

小雨说着说着哭哭嗒嗒了起来,我能明白小雨的担忧。我最近对她的态度,和我怀疑的东西她再清楚不过了。

假如她真有什么瞒着我的,夜长梦多,每拖一天,她那藏起来的秘密就多一丝被我发现的可能。

小雨和我恋爱多年,也老大不小了,她把最美的几年都给了我,假如因为她的过错被我发现而与我分手,可能也会落下一个“被人操够了”的“美誉”。最关键的是,小雨对我的感情并不是虚假的,她担心的是夜长梦多,所以急迫的想和我结婚。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着,但是当我后来知道了真相以后,我才觉得我那时根本不了解小雨,不了解女人。这个故事我后面再讲。

“宝贝,你去吧,锻炼把机会难得,你回来以后提干,咱家日子就更好过,多滋润啊!”我搂着哭泣的小雨,安慰她道。其实我心里的小算盘是,她走了我可以继续调查这件事。

“哥哥,那我每周都要回来找你。”

“回来干嘛,多折腾啊,你是去基层工作,我估计工作也很忙,你可能没那么多时间。而且这样你一个月工资可能都不够买机票的啊。”

这小妮儿怎么这么不愿意去天津。我还纳闷了,男女想法差距就这么大吗,男人都是事业为主,女人都是家庭为主?

“那……那……那你一个月得去天津找我一次,我带你逛逛大城市。”小雨仰着头看着我,大眼睛里的泪花不住往下滴。我伸手摸着她已经变大的肚子,说等你回来咱们抱孩子。小雨紧紧的抱住了我。

隔天,小雨就坐上飞机离开了。我没有送她,她坐单位的专车去了机场。

我一整天的工作都心不在焉,盯着表,盼着下班。甚至没等到下班时间,就早早开车跑向了小雨家。

带着我准备好的全套装备:小雨家的备用钥匙,笔记本电脑,苹果数据线。我要把她手机的内容都备份下来。

她的秘密抽屉里,小雨的旧手机还在,只不过已经没电关机了,我把它充上电以后开始盘点情况。

安全套的数量没有少,日记没有新写,情趣内衣没有多也没有少。终于盼到手机开机了,我熟练的输入密码,登陆app,翻回上次看到的聊天记录……

.

(八)

登录app后,再次把聊天记录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

自打裸聊后,小雨再次对孙万龙冷淡起来,甚至有时候不回他的消息。但是那种不需要动手,

仅仅视频就高潮的快感和羞耻感是小雨不能忘掉,不能否认的。出轨这件事只有0和无数次。再怎么装冷漠的小雨,

也无法在江湖老手的面前一直处于冰山状态。何况她的内心还向往那种快感呢。

果然,没几天,小雨就在孙万龙的软磨硬泡下败下阵来。

在那之后孙万龙几乎每天睡觉前都问小雨要裸照福利,开始小雨还半推半就,

可是后来就慢慢的就不再怎么抵抗了。但是好在小雨只给孙万龙看胸,不给她看别处,

这也算是给我的慰藉吧。

她们两人往来图片记录中有几十页的照片,第一页放眼看去白花花的全是奶子,

小雨穿着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内衣,一夜一夜的发给孙万龙。回想这段日子,小雨的确经常去买内衣。

看来这件事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小雨。白天的小雨是乖乖女,是公职人员。到了晚上又是她的另一面,

她像一个咿咿呀呀的婴儿刚刚学会走路,对这个新世界充满好奇,她在孙万龙的引导下不断尝试新的东西,

可是却在这条道路上越陷越深……我往下划着这些照片,小雨发着各式各样的大奶照,

而且发照片的日期间隔越来越近,中间偶尔夹杂着几张幺鸡哥的入珠鸡巴照片。

我点开了他发来的第一张鸡巴照片,定位到聊天内容

孙:咋样,大吗,和你对象比谁的大?

他们俩这是聊到什么内容了,还要和我比较,难道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强心里吗。

虽然我对自己的也比较自信,但是和这根鸡巴比起来,还是没有任何胜算。

小雨:你给我发这个干嘛,我又没说要看。

孙:你看我鸡巴了我也得看看你的屄,我的和你对象谁的大。

小雨:你能不能别什么巴什么的叫,这两个字好脏……

孙:咋了,适应不了啊?你说一声试试,尝试没有做过的事可爽了,我的鸡巴和你对象谁的大?

小雨:可惜我不想尝试!

小雨一直在逃避孙万龙问的问题。可能这是给自己留面子吧,就像男人找了个丑老婆不好意思对外说一样。

孙:你怎么在逃避问题啊妹儿,到底谁的大,我已经问了三遍了。

小雨:你的大行了吧!大小有啥关系,我对象的就够我用的了!

孙: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没试过别的尺寸的,你是不是就尝过这一个男人,诚实告诉叔叔。

小雨:你!……你怎么知道的。

孙:我可是老司机了,妹妹要不要我带带你啊。我保准你爽上天。

小雨:不必了~ 叔叔,我对象就能让我上天了。

孙:你对象也是老司机吗?他给你口射过吗?

小雨:口射?是什么意思……我给他口吗?

孙:不是吧老妹,我的意思是他给你口,他没有给你口喷过吗?

小雨:没有……他没给我口过。

这么想来,我确实没有给小雨口过,不单是小雨。我从没有给任何女的口过,

因为我一直觉得女人的淫水有一股我不喜欢的味道,并不是不干净的味道,而是天生的味道。

就像精液有一股臭咸鱼味儿一样。小雨曾经要求我帮她口或者69但是我都拒绝了,

所以都是小雨单方面的为我服务罢了。

孙:哈哈哈哈哈哈

小雨: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孙:我笑你啊,你这也说自己爽上天了啊?妹妹你可能都没有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啊!

小雨:你懂,你知道做女人的快乐!你怎么知道我不爽,我每次都能高潮。还有一次都断片了!

小雨显得有些生气,虽然平时小雨对我没有这么强势的一面,但是对于舔狗孙万龙还是表现得非常强势啊,

果然女人总是有两面,你能看到的往往只是她的一面。

孙:好好~ 你爽过。你打过桩吗?你对象打桩能坚持多久。

小雨: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专业的术语,我不知道什么是打桩。

这时候孙万龙不知道从哪找了张动图,图中女人上半身躺在床上,屁股高高的撅着,

而男人双手抓着女人的两条大腿,把腿抬起,男方呈半蹲着的姿势,鸡巴竖着的向下狠狠的砸进女人的体内。

孙:就是这样的姿势,每一次都能捅到底,和打桩机一样。你对象能坚持多久

小雨:……我没试过这个姿势……

孙:走过后门吗,开始可能很排斥,适应了非常爽,也像上天一样。

小雨:没有!

孙:那试过…………

…………

………

小雨: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小雨不耐烦的回复着,我虽然在做爱方面不是菜鸟,可是孙万龙说的这几个姿势我还真没有尝试过,

小雨欲望强,而且很听话。如果我提出需求,她一定会满足,包括走后门。

但我总认为我普通的推车都可以把小雨推断片,所以完全没有必要玩花样,也没有费心思去和小雨开发新姿势。

反倒现在面对孙万龙问的这几个问题,我有了危机感,我也了解到为了女友花心思是多么应该的!

孙:妹妹,你的性爱之路才刚开始,你应该体会更多才对。这样你就会发现,作为女人是多么快乐。

小雨:……

孙:对了,你会给你对象发裸照吗?

小雨:偶尔会发……

孙:全身照还是你发你这对大奶

小雨:我只发胸部的照片……

孙:为什么不发屄的照片啊?

小雨:真恶心,换个字别说这个字!

孙:哦哦,为甚么不发逼的照片啊?

小雨:你这还真的是换了个字啊……我本来觉得我们俩玩的花样挺多了,

但是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尝试过;而且我觉得我的……我的那个什么长得不好看……

孙:你真的需要个人帮帮你,你对象是白瞎了。守着你这么个宝不开窍。

你的逼为啥不好看?是黑木耳啊?

小雨:你才是黑木耳,我的是粉色的好吗!

孙:那你为什么说不好看?你对象说的?

小雨:我对象没说过……我的……我的那里,长得……长得……旁边的肉长很多,显得很胖。

孙:肉多?很胖?你说的是逼还是逼两侧外面的肉?

小雨:都……都挺多肉的。

孙:是不是屄看起来很丰满,是不是长得有点像馒头????

孙万龙说起来明显很兴奋,我从来没有在意过小雨的这些细节,她也从来没有和我交流过这个。

我回想一下,小雨的下面确实是比较丰满一些,这些丰满的肉起到了很好的肉垫作用,每一次的肉体撞击都能得到缓冲,

不至于让我碰撞到骨头而产生通感。孙万龙这么一问,难道小雨就是所谓的馒头屄?

我这个多年男友光顾着上了,却从来没仔细观察。

小雨:有点像。就算穿着内裤,内裤最下面腹股沟的区域都会被撑起来。我觉得很丑,

所以我不给我对象看,就算我们睡觉我也不想开灯。

孙: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啊妹儿!!

小雨:你干什么啊!笑话人吗!

孙:妹儿,你拍个照给我看看。穿着内裤拍就行,你这可不是什么丑逼,你这是传说中的极品馒头逼啊!

果然,小雨描述的就是孙万龙此刻感到惊喜的原因。

小雨:啥?馒头……馒头……

小雨重复了两句还是没有把bi这个发出音,这和小雨的人设也有关系,小雨这个人本来就不会说脏话,

她在生活中更像是一个女书生,和我吵架也顶多说个讨厌滚之类的。她这么文质彬彬,

相比之下我还有些粗俗,和孙万龙比更别说了。孙万龙就是个大老粗。

孙:你拍一个我看看,我确定一下!快点!

小雨:我……

孙:快点啊!你不想了解一下你自己吗,再说了我又不认识你,你怕啥!

小雨:……就只一张照片

孙:好好好就一张,赶紧的吧。

过了大约五六分钟,小雨发来了照片。

照片里小雨站在试衣镜前,上半身没有穿内衣,应该是刚刚为了拍照脱下内衣,还没来得及换上。

两颗白皙的大水球吊在胸前,水球上的两个粉葡萄早已经站起来,白皙的皮肤反射着屋内的灯光,

有些发亮,让人想抓在手里狠狠的揉捏。小雨下半身穿着一条简单的粉色高腰棉质内裤,内裤没有任何图案,

是简约款的,这条少女内裤使小雨显得非常纯洁。内裤上端提到肚脐,即便是高腰,隐约也能看到小雨的腹肌,这都是日夜健身的结果。

而内裤的最底端,紧紧的扣在小雨三角区外,丰满的两块腹股沟肉把内裤充实起来。原本内裤应该是较为松缓,

但是因为小雨的这两块肉比较丰满,把内裤撑了起来,而且往下凸出了一点点距离。小雨非常在意下半身很丰满这件事,

但是她不明白的是丰满的逼肉对男人有多大的诱惑,因为干起来没有痛感,所以耐操就成了馒头逼的代言词。

最致命的是,鼓起的小山丘中间有一条细细的小水沟,这到小水沟此刻已经渐渐的充满了溪水,把内裤也打湿了点点印记。

形成对比的是小雨的两条大腿并不肥胖,但是也不瘦弱,因为长期深蹲等锻炼的原因,大腿有些肌肉。

恰到好处的是这些肌肉并不浮夸而显得太健壮,反倒是形成了一种“有肉感”的效果。

孙:卧槽跑不了了老妹,虽然我没法确认,你这就是馒头逼!极品啊!一百个里也就有一个!

小雨:你不是说能确认吗,怎么又说没法确认了!

孙:你光给我看内裤,我能确认吗。你要不脱下内裤给我看看,你脱了内裤我肯定能确认。

小雨:刚才明明说只要看内裤就行,现在又变卦了!你快去做梦吧,我不会脱的。

孙:小雨,我问问你现在的感受。

小雨:叔叔你好奇怪,为什么总是问我感受。

孙:你体质敏感,确实很容易高潮,你对象也可以让你肉体上达到高潮。但是你对象走错了路,

肉体高潮是满足不了你的。你还需要心里高潮。

看到孙万龙此刻连懵加骗的在哄小雨,我感到非常不爽。比比歪歪这些没用的在图什么,

不就为了让小雨脱下那层内裤吗,草。我心里不住的咒骂着,毕竟看到他贬低我,让我很恼火。

小雨:心里高潮是啥意思,你怎么弄的这么神叨啊。

孙:你得直面这个问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思想都解放了,性都满足不了何谈生活。

小雨:哟,叔叔,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有哲学呢。

孙:你想不想体验一下那种双重高潮,体验过了你就再也忘不了。

小雨:怎么体验啊,你说说看。

小雨对世间的未知充满了好奇,她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掉入了孙万龙的陷阱,而我当时对这一切的发生,

却无能为力,甚至是浑然不知!

孙:不论怎么样你都要想,咱俩毕竟是谁也不认识谁,你坦诚一点面对自己。

小雨:叔叔,你突然变得好认真啊。

孙:我说你坦诚面对自己,听到了吗!

小雨:那么凶干嘛!我听到了!

孙万龙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他可以在一瞬间扭转两人的心里地位,原本小雨还是高高在上,

到现在又成了命令的语气。孙万龙对小雨心里的拿捏已经非常有度,我看着这里不禁有些心酸。

他对小雨费的心思,可能比我还要多,毕竟我和小雨之间,小雨总是那个付出者。

孙:我们第一次裸聊,我让你甩奶那一次,你是不是高潮了。

雨:是……

孙:和平时高潮有什么不一样?

雨:感觉很紧张很羞愧,像是在……在偷偷的高潮……不能让人发现……

孙:但是越想隐藏起来越忍不住,越忍不住越想隐藏起来?

雨:差不多吧……

孙:与和对象操逼比哪个爽

雨:……别用这个词

孙:我问你哪个爽!你扯什么话题!

雨:哦……凶什么嘛……这两种不一个爽法,一个光身体,另一个心更刺激一些。

但是相比还是和我对象……和我对象做爱更舒服。

孙:那是因为你没有放开自己,而且你上次只是视频就高潮了,你还什么也没做。

你要是能完全放开自己,你现在可能都不愿意和你对象再操逼了,因为你会觉得那就是在浪费时间!!

雨:不可能!

孙:什么?

雨:没什么……

孙:你愿意试试吗,想体验一下这种上天的感觉吗?我可以教教你。

孙万龙终于开口了,酝酿了这么长时间了,终于开口说想调教小雨了!!

这个傻逼撩妹确实有一手,但是让我伤心的不只是孙万龙的这些套路,而是小雨发来的消息

“我……试试的话也行”

孙:你戴上口罩,带上帽子。带好了你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发视频邀请。

孙万龙显得是如此绅士,考虑着小雨的感受。他深深的知道小雨害怕露脸,

所以视频前反而主动告诉她,让她乔庄打扮一下。而女孩子也总是被男人在小地方的关心所打动,

流氓有文化,真是太可怕了。

不一会,小雨就打扮好了,两人打开了视频,我顺着视频存放的路径点开了这一段视频。

视频里小雨坐在椅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孙万龙那边依旧是露着他自豪的纹身。

“叔叔好~ ”

小雨俏皮的打着招呼,还挥了挥手。看得出来她并不是不害羞,而是想缓解一下气氛。

孙万龙认真的讲述着她不了解的道理,小雨像个无知的孩子被他牵着鼻子走,甚至孙万龙凶她,

她也只能乖乖听着。小雨想用她独有的方式,打破这个局势,重新拿回心里高低。

“今晚别叫我叔叔。”孙万龙也不甘示弱,冷着个脸,并没有了舔狗该有的样子。

“那我该叫你什么?叫弟弟吗?”

“今晚听我的,叫我主人。”

“凭什么,这个称呼让我想起了网络上的完成主人的任务这个梗,不不不,我开不了口,”

小雨很果断地就拒绝了孙万龙的要求。

“差不多吧,就是这个梗。当然你完成任务会有奖励的哦。”孙万龙说话的语气明显温柔多了,

而且带着语气词。他主动缓解比较紧张的气氛,果真是局势的掌控者,局势要缓要急都由他一人控制,

小雨虽然偶尔耍耍小脾气,但是终究只能是被动一方。不过孙万龙也是够恶心的,还“奖励的哦”,

你一大老爷们说话哦哦哦的真是让人唾弃!我打心底里辱骂孙万龙,真是让人恶心!

可没小雨反而对这个类似冒险rpg游戏的机制颇为感兴趣。

“奖励?什么奖励啊?获得经验值吗?”说完了小雨哈哈笑起来,此刻的她甚至都觉得视频对面有点中二的大叔有点可爱。

“当然是获得经验值,让你更了解自己,更有经验去体会新世界的大门”

“我才不信呢。”

“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想想你对象,你们吵架谁帮你出谋划策把他拿下的。当然除了经验值还有奖励哦”

“什么奖励?”小雨在视频里只露出两个大眼,她的眼里写满了问号。

“这个奖励要分任务难度,你每天可以领取一次,任务难度低可以得到200,中等难度300,高级难度500。这个奖励怎么样?”

小雨眼里的问号此时更多了:“你说的200,300的是什么?是RMB吗?”

孙万龙在视频里也坐直了身子,喝了一口茶说道:“不是rmb是什么。

难道是美元吗?妹子你太贪了吧?”孙万龙明知故问的调侃着小雨。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任务奖励是钱?”小雨始终是不能相信,孙万龙会因为这个事儿而给钱。

小雨听说过主人的任务这么回事,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任务还会有奖励的。当然这个手段也是孙万龙的高明之处。

“我骗你干哈?我像那种人?”说完了孙万龙还冷笑一声,看来是个相当有财力自信的人。

可能几百元钱对于一个靠工资吃饭的公职人员是个不小的外快数目,而对于孙万龙这种江湖人士,

他们来钱路子广,可能消费一晚上的金额就够小雨完成一个月的高级任务了。

“我有点不太相信,再说了……我看到网络上那些主人的任务,都太变态了,我做不来那种的……

我做不了的……”小雨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在思考,不管孙万龙刚才的提议是否真有其意思,

但是小雨此时此刻的表现把她内心暴露无遗:她把任务的事当真了,并且认真权衡了这件事。孙万龙当然也看出了这点,他乘胜追击说道:

“小雨,这个你放心就行了,很变态的要求我不会提,如果真的超过你的承受范围你拒绝就行。”

“我……”小雨低下头支吾着。

“奖励是小事,只是觉得小雨你晚上总陪着我聊天,还给我福利帮我排遣生活,你嫂子工作在老家,

我们几个月才见一次,我自己在这边混也挺孤单。再说了,我不也觉得你在你对象手里浪费了啊,

想帮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一面啊”

孙万龙用歪理不断地击打小雨的那已摇摇欲坠的心门,他站在小雨心门外,每说一句话,都是狠狠拍打一下,

那扇心门已经破烂不堪,稍微使使劲,便能打破残门,让小雨打开内心,孙万龙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

若有所思的吐了一个圆圈在空中。

“你真觉得我还有另一面的自己?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就挺享受了呢……”

小雨的关注重点完全在孙万龙所坚信的内容:他坚信自己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一面才是真正的自己,才是自己的天堂。

“草,你咋就不信呢。这样吧,今晚你先领取个任务看看能不能接受。咱试试。接受不了咱就完犊子,不捣鼓了,咋样?”

“嗯……好吧,那就先试一下。”

“太好了!”说完了孙万龙双手击掌,咧开嘴哈哈大笑。这一拍手反倒把手里的烟灰抖到了裤子上,

烫的他啊的一声叫出来。

小雨看到这一幕捂着嘴哈哈的弯着腰笑着。小雨抹了一下笑出来的眼泪说,“开始吧。”

“开始啥开始,你这样咋开始。你得说,主人我领取一下今天的任务。”孙万龙已经完全进入角色,

他瞧着二郎腿,又点了一根烟。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你这不赖账吗?我还没开始,你就先布置了任务。”

“都是这样子的,赶紧的吧小雨,别耽误时间了。都几点了!还睡不睡觉了”

小雨坐在座位上,气的说不出话来,双手握拳,盯着手机。

扭捏了半天说:“主……主人,我……我领取一下今天的任务!!!!”

视频的那头孙万龙早笑得开了花,他倚着靠背说“今天领取什么难度的啊?一天就一次,小雨你可想好了啊。”

“简单的!”小雨没好气的说着。

“哟,还挺倔,给我一个月我就给你顺过这个毛病来。”孙万龙这句话像是对小雨下了宣战书,

他势必一月之内拿下小雨。

随后他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的说:“简单的任务嘛……嗯……”

“这样把小雨,我给你布置的第一个简单任务是,你蹲在地上学一声狗叫。”

“嗨,这也太简单了吧!到时候你可别赖账”这个学狗叫可难不倒小雨,小雨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

我们在一起时,小雨光黏着我围着我转,有时我觉得她很乱人就会没好气的对她说“你是舔狗吗”,

每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小雨总会学两声狗叫:汪汪!如若是在家里,没有旁人时,她甚至都会半蹲下来,

学叫两声。她这搞笑的行为总是能把我逗乐,本来还挺生气,看到她这个样子,火气自然而然就消了。

小雨随后就要蹲下,可是蹲到一半时候,她突然停住了,缓缓又站了起来。原来小雨只穿了一条内裤,

那条粉色内裤中间沟壑印记若隐若现,她要是再像往常以M型腿型的姿势蹲下去,

那不就是敞开大腿让孙万龙观看吗。想到这里,她有些犹豫,可是也因为想到这里,小雨的内裤慢慢有了水印。

“赶紧的啊,怎么停下了”孙万龙催促着小雨,他满脸淫笑,很明显看出了小雨顾及的。“是不是想赖皮不敢了啊!”

“你别用激将法!谁说我不敢的!”小雨那股要强的精神本应是她的铠甲,可是在孙万龙手里,那恰恰成了她的软肋。

小雨猛地一下蹲在地上,但是腿型不是呈现M型,而是紧紧闭在一起,以亚洲蹲的姿势蹲下了。她刚要开口叫,

孙万龙着急的在视频那头大喊:

“哎哎哎??你这是干哈,你家狗这样蹲?能学的像点吗?劈开腿啊。”

“……”

一阵沉默。

“哎,我不能再劝你小雨,你得自己战胜你自己,才能面向新世界,你要是连这个都接受不了那就算了。我也不能为难你。”

“……我”

小雨再一次的犹豫着,随后她身体微微下沉,双手攥拳,慢慢的张开了她的双腿,把自己的私处面向了镜头。

那内裤上的沟痕早已经泥泞不堪,水渍一直往下延伸着,虽然看不到身后,但是看这个水量应该一直湿到了屁股。

肥嘟嘟的腹股沟高高的隆起,有几根调皮的阴毛从内裤的边缘跑了出来,在小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格外显眼。

小雨蹲下后,很小声的学了一句“汪”

“听。不。见。大。点。声。”

小雨提高了分贝,“汪”

“还是太小了,大点声啊!”

“……”

“快点小雨,就差一步了。”

“汪!!”小雨仅仅闭上了眼,大声叫了出来。随后无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阴部湿了一大片。小雨低着头,默不作声。

“小雨很好!你迈出了第一步。你觉得这个任务难么?”随后孙万龙拿出另一部手机说,“你支付宝账号多少?”

“这个任务很难!!!”小雨蹲坐在地上,把头埋进了双臂里。

“你感觉怎么样?”

“……”

“感觉怎么样,怎么不说话,诚实的回答我”

“我觉得……很刺激……”

“怎么总是很刺激,小雨你是不是文化造诣不行啊,每次问你都是很刺激。还是我问你答吧。

虽然很刺激,但是你觉得满足吗?”孙万龙对着小雨提出了心灵拷问

“……不……不满足。”

“你口中的这个不满足,是对这次任务难度不满足,还是内心和身体上没有得到满足。

我要真实感受。”

要是小雨回答对前者不满足,那么就是说明她想要改变自己并且还可以接受孙万龙对她的改造,

日后势必还要在接取更高级别的任务,去进一步了解自己是否真的有M潜质。要是后者的不满足,

那小雨就真的存在孙万龙口中的另一面,直接确认了小雨的M体质是真实存在的。

“小雨,回答我。到底是哪里不满足”

“我……我觉得……都不满足。”

小雨慢慢抬起头,看着屏幕。她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随后她慢慢起身说:“我要冷静一下。我先睡觉了。”

接着关掉了视频。他们俩的这第二次视频就到此结束。小雨她自己没有注意到她正慢慢陷入泥沼。

她天真的以为视频完了任务就结束了,但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孙万龙把每一次的调教视频,

每一次的裸照,甚至他调教的经历都记录保存下来,分享给了他的跟班小弟。这些成为孙万龙吹牛逼的本钱,

相反对于他这个跟班来说,小雨的这些素材成了每晚度过的手枪素材。当然,孙万龙的这件龌龊事,

小雨完全不知情。如若不是她帮助我,我可能至死都不清楚。至于那个她是谁,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说。

看完这个视频后,我把手机摔倒床上,拿起自己电话拨通了小雨的号码。

几声嘟嘟后,小雨可爱甜美的声音从话筒另一端传来

“喂,怎么了,哥哥?”

“你在干嘛?!”我生气的吼出来,这一声吓到了小雨。她接着有些哭腔委屈的问我:“怎么了,你干嘛这个语气。”

“你说我干嘛!?你自己不知道吗?”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为了小雨这么生气,之前吵架时我从不曾这样。

“陈方宇。你先别生气,冷静点。我忙完手上这点事情就给你回电话。”小雨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再拨打过去,她便拒接,发来短信说一会就回复我。看来她此刻应该有同事在身边不方便接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暴躁的坐在床上等她的电话。我大脑里疯狂的组织着我找到的线索,

可是总觉得缺一样关键的信息。归根到底,小雨只能算是网络撩骚,甚至是文爱。这个能算出轨吗,

可能精神出轨都算不上,肉体就更别说了。

怒火让我失去了理智,此刻我既然想报复她,我就应该做到一击必杀。我带着电脑来是为了什么的,

不就是为了把证据搜集齐全,把证据打印出来装订成册让她无话可说吗。想到这里,

我对刚刚的失智行为有些懊恼,自己太冲动了,这样难免打草惊蛇。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小雨的电话打来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