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的英雄大会 (1) 作者:美色无边

【黄蓉的英雄大会】

作者:美色无边2020/8/17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1)

黄蓉自从和郭靖结婚后便一直陪他守在襄阳,两人新婚燕尔,自然是如胶似漆,每到夜晚两个人便脱光了衣服在床上办事!

大床上,黄蓉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郭靖正趴在她身上努力的工作着,一只不太粗壮的鸡巴正使劲的在黄蓉的骚屄中抽插着。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郭靖总是很快就完事了,弄的黄蓉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这天傍晚黄蓉找借口在襄阳城中找来郎中给郭靖检查,结果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郭靖以前被杨康在腰上捅了一刀,对身体可能会有影响。

黄蓉看着郎中耐人寻味的目光,心中有了杀心:“来人!送客!”

待郎中离开后,黄蓉找了个借口出了院子,四下里见无人便跳出了院子。

她一路穿房越脊,紧紧的盯着那郎中,待那郎中走到一无人处时,黄蓉跳下去拦住了去路。

郎中吓了一跳:“郭夫人,你干什么?”黄蓉冷笑道:“你方才的话并未明说,现在我要听实话!你若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着话手中出现一把锋利的匕首。

“郭……郭夫人,你要干什么!”郎中吓坏了!

“我要听实话!”

“唉!郭夫人,郭大侠腰中受伤本就伤了肾,再加上他所学武功有些太阴损了,如若是别的也无所谓,偏就对肾的损伤最大,所以今后夫人想要有孕,着实不易!不过凡事也不是绝对,我那里有先祖留下的几部医书,我准备回去研习一下,或许能找到方法!”

“好!我随你前去一观!”黄蓉并不相信他。

郎中无奈带她回了药铺,进屋后从屋里拿出几本药书,黄蓉这才信了!

“好!我暂且信你,不过不可对人言!否则……”黄蓉晃了晃手中的匕首。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不过小人有一请求,不知黄帮主可愿意!”

“什么请求!”

“黄帮主和郭大侠行房后不可清洗,须来我这里!”

“你要干什么!”

“小的想看一下郭大侠的精水!”

“为什么?”

“夫人有所不知,每个男子的精水有极大不同,若是郭大侠精水有问题,即使二位天天行房,夫人也不可能怀孕!”

“可是我如何取来与先生看!”

“这就要郭夫人自已想办法了!”

黄蓉脸一红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她却不知道郎中在她转身后立刻变了一副面容,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屁股,口中轻声说道:“好漂亮的身段,过几日看我的手段,保证你在我身下求饶!好了!我也该回去准备了!”

入夜了,黄蓉穿着贴身内衣站在窗前陷入了沉思,她生着一张精致的瓜子小脸,眉黛如画,丹凤眼,眼角微微上翘,睫毛又长又密,眼波流转间暗藏万种风情,琼鼻秀挺,两颊粉红,樱唇小嘴,肌肤水嫩润滑,吹弹可破,端的是万中无一的美人胚子。

以身材来说,黄蓉雪颈修长,肩如刀削,腰似束素,美背光洁如玉,酥胸饱满浑圆,高耸傲挺,只手难握,好似两座巍峨的雪山耸立于胸前,小腹却又平坦柔滑,圆圆的肚脐像是一颗宝石镶嵌在白璧无瑕的胴体上。

盈盈一握的柳腰下,双腿笔直匀称,圆润修长,浑圆的大腿间隐藏着那神秘的玉女花溪,微微凸起的淡粉色阴丘上长满了黑色的毛发。

两瓣淡褐色的花唇肥腻诱人,仿佛蚌壳一般噏动着,微微张开一条细缝,露出那汁水充盈、淫光渍渍的粉嫩蜜裂,一粒米粒大小的粉嫩花蒂于蜜缝顶端悄悄探出头来,仿佛红宝石一般夺目。

从后面看过去,最惹人注目的便是那雪白肥腻的香臀,圆滚滚,肉乎乎,白嫩嫩,软绵绵,好似一个鲜嫩多汁的水蜜桃,令人垂涎三尺,深邃的臀沟间嫩菊悄悄绽放。

她的身后不远,郭靖刚刚换了衣服上床,“蓉儿!”随着郭靖的一声呼唤,黄蓉转身回到了床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黄蓉已经被郭靖剥光了衣服,郭靖没有做多少前戏便将自己不太粗壮的鸡巴捣入了黄蓉的骚屄,只抽插了百十来下郭靖身子一抖便倒在了黄蓉身上。

黄蓉并没有多少感觉,她轻轻的推了一下郭靖,郭靖一翻身便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她躺在那里半天做了决定,她回过头看郭靖已经睡熟,然后轻轻的起身,忽然想起郎中说的话,她想了一下随手取过床头放的茶杯,将杯中的水倒掉后,她将茶杯放在了骚屄下面。

骚屄里的精液流进了杯子里,黄蓉起身换了一身黑色紧身衣,然后拿着茶杯穿房越脊直奔郎中的住处而去。

她来到郎中的住处从屋顶跳了下来,“谁?”屋里传来郎中的声音。

“是我!”

听见是黄蓉的声音,郎中从屋里走了出来,“郭夫人,不知深夜至此有何贵干!”郎中一边问着一边偷偷的用眼睛打量着黄蓉。

黄蓉当做没看见,她伸手将茶杯递了过去:“你不是要看一下我夫君的精水吗?我带来了!”

郎中见递过来的茶杯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指望一下就能见到黄蓉的身子。

他伸手接过去开口了:“夫人随我来!”二人进到屋内,郎中掌上灯然后将茶杯拿到灯下一看,好半天他摇摇头:“郭大侠的精水果然有问题!”

“什么问题!”

“哦!郭大侠的精水像是水一样,这样的精水夫人根本不可能受孕!”

“什么!你胡说,难道其他男人的精水不是这样吗?”

“这……夫人,待我取出我的精水与夫人看看,夫人便明白了!夫人请少待!”郎中说着话将屋子正中供着祖师爷的已经快烧完的几支香取了下来,随手又换上了几支香。

“夫人坐在这里少待!我去去便回!不过夫人一会儿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紧张!待我出来再给夫人解释!”

黄蓉点点头:“好!你尽管去,我等你便是!”

郎中笑了笑转身进了屋子,黄蓉转身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只听里面先是两个人小声说着话,然后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便又是一阵寂静,过了一会又听得一两声女人微弱的呻吟声,并伴随着一阵若有若无的喘息,若是在以前黄蓉听到这种声音,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现在这种声音对黄蓉来说并不陌生,女人一般在动情之后便会发出此声。

黄蓉的脸上一红,暗道:“这狗贼莫非在房内和她夫人做……做那种事不成……”

她不想听,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她越听越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心底里升起了一种难以明状的酥痒,她终于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偷偷地起身从房门的缝隙里向内张望。

这一望立时让她脸红到了耳边,只见里边的一张大床上,一个半老徐娘正全身赤裸蜷着腿半跪于床上,她的上半身被同样赤身裸体的郎中紧紧搂住,他正轮流吸吮着那女人的两颗莹润的乳房,吃的是啧啧有声。

“这狗贼……这狗贼怎么还象个孩子似的,怎么还吸食女人的乳房?乳房不是喂小孩时才有用吗?”黄蓉心里想着,连忙转身移开了眼睛,她只觉得自己的两个脸颊有些发烫,她的心跳随着屋内的声音加快了起来。

屋子里的喘息呻吟声越来越粗,在外面的黄蓉也越来越坐立不安,她再次透过缝隙往屋内瞧去,屋内发生的一幕让她顿时目瞪口呆,脸腾地像红透子的大萍果一般,只见那半老徐娘红艳着双颊仰躺于床上,脸上是一幅沉醉的模样,她的下半身已经被郎中高高的抬起,整个身体呈半圈曲状,两条大长腿被郎中大大的分开,而那郎中的嘴正起劲的含着她两腿正中间那条裂缝,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吸食着,时不时用舌尖由下而上地舔扫,而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那半老徐娘发出了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呻吟。

“这狗贼到底……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又吸食起女人的那……那里来了,他也不怕脏么?再说!他不是要我看精水的吗?怎么又干起了这个!”黄蓉震惊到的同时只觉得一阵恶心反胃,她连忙转身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呼嘘着,一股疑惑涌上心头:“为什么会这样,这女人分明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为什么女人被男人舔那里会那么舒服呢?我如果也被他……会不会……唉呀我在想什么,羞死人了!”

正在黄蓉在那里羞臊不安的时候,忽然屋内传出女人“啊”的一声惨叫,并不断地叫着:“好痛!好痛!你的鸡巴太大了!啊……”

紧接着屋内传出郎中淫邪的声音:“好了!我知道你刚开始受不了,我每次干女人她们都会有些痛,不过过一会就好了,我保证你一会会舒服得连神仙也不想做,只要你尝过这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之后才会明白,为什么天上的仙女也要忍不住思凡,下到人间来找男人操她,因为你们女人天生就是让我们男人操的!哈哈哈!”

果然过了没多久,女人痛苦的呻吟声渐渐减弱,那种惬意享受的呻吟又再度响起,并逐步发展成啊哦,啊哦的娇啼,不久屋内又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

黄蓉忍不住又转身往屋内瞧去,只见郎中已经分开了女人的两条大腿,粗长的阳具已经插入女人的骚穴中旋进旋出,他那布满了青筋的棒身上沾满了女人骚屄里的淫液,在烛光的照射下闪着黝黑的光亮,显得是狰狞凶狠却又威风八面。

“难道刚才这狗贼所作的一切都是男女行房的一部分么?为什么靖哥哥从来不会做这些?为什么靖哥哥不能让我象现在的女人一样发出那种声音?那女人看上去好舒服呀!”

屋内的春色使她暂时忘记了偷窥的不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焦燥口干舌燥,她的心里好象一团火烧着,只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些空虚瘙痒,里面似乎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屋子里淫糜的场景剌激得她呼吸开始有些不匀,她的酥胸不断的起伏,两条腿已经有些发软快站立不住了。

过度的剌激使得黄蓉有些喘不过气来,一颗心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承受不了这种剌激的她猛地转过身来急促地喘息,以平稳激动的情绪,只是她没有看到那郎中在她转身之后回过头来看着这里笑了笑。

里面男女的交合声音越来越激烈,“噼啪、噼啪”的肉体撞击声传了出来、“啊哦、啊哦”的淫叫声也不断地传出屋外,两种声音不断的剌激着黄蓉的耳膜神经,黄蓉连忙捂住耳朵向旁边移动几步,一副不堪其扰的样子。

忽然屋子里传来几声男人的闷哼声,肉体的撞击声变得更加密集起来,女人的淫叫声也忽然变得更加高亢,随之在她发出几声“啊啊啊”连续不断的淫叫声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只剩下女子交合后舒爽惬意的轻微淫呻。

不一会儿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郎中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黄蓉后他微微一笑:“夫人少待!”

说着话他回过头冲着屋内喊了一声:“云娘,出来吧!”

女人赤身裸体的从屋内走了出来,黄蓉吃了一惊:“这……”郎中笑了笑:“夫人莫大惊小怪!”说着话他回头对妇人说道:“云娘,让夫人看一下我的精水!”

妇人妩媚的看了他一眼,伸出右手又张开了嘴,黄蓉吃惊的看到妇人从口中吐出一滩东西放在手里。

黄蓉看过去吃了一惊:“这……这是什么?”

郎中看着黄蓉笑了:“郭夫人,你难道不知道这便是我的精水吗?”

“你胡说什么?男人的精水难道不该是水嘛!”黄蓉有些不信!

“郭夫人,我怎么可能骗你呢!若是你不信,那我只能让你好好看一下了!”

说着话他一伸手将裤子脱了下来,黄蓉吃了一惊,郎中双腿间一支粗壮的大鸡巴正冲着她频频点头。

“你干什么?”黄蓉将头侧了过去,郎中却并未看她而是冲着妇人笑道:“丽娘,还需麻烦你帮我吸出来!”

中年妇人白了他一眼,然后来到他身前跪了下来,她伸手抓住郎中的大鸡巴,张开嘴一口吃了进去。

黄蓉吃了一惊:“你们这是干什么?”

郎中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开口了:“郭夫人,男女之事本就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女人为了让男人舒服什么事都可以干的,她现在不过是用嘴帮我将精水吸出来而已!夫人少待!”

丽娘吐出口中的龟头,伸长了舌头沿着郎中的阴茎往根部舔着,她用舌头轻舔着郎中的阴囊,等到郎中的阴囊被她的唾液湿润了后。她又将郎中的睾丸轻轻的含入口中,而在含着睾丸的同时,她又用手指按住郎中阴囊与肛门的中间的会阴处,轻轻的按摩着。

为了增加郎中的快感,丽娘又用舌头快速地轻拍打着郎中的阴茎,然后又慢慢的舔回到龟头,这时郎中的阳具在她的舔弄下已经挺立。她继续用她的舌头刺激着掌柜,舌尖划过龟头的上下,在他的阴茎周围温柔地轻舔着。

当丽娘的舌头掠过郎中龟头下部接缝的软沟处时,i郎中舒服的叫了一声,一旁的黄蓉此时满脸通红,她扭过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丽娘舔得非常的卖力,她知道郎中是故意这样做的,他就是想让黄蓉也躺在他的身下,任他随意玩弄!

丽娘不断变化她舌头的力度,在郎中的阴茎上下游走,不时回到他最敏感的部位给他快感。然后她用嘴含住阴茎,用最合适的松紧度含住,然后开始卖力的上下套弄,并时不时用舌头对龟头加以刺激。

丽娘尽力张大嘴巴,让郎中的阴茎最深地进入她的嘴里,她用唇稳稳地含住阴茎,然后慢慢地一边蠕动阴茎下的舌头,一边将其吐出。她重复着这一动作,让郎中舒服地享受她的口舌服务。

一旁的黄蓉此时不知不觉间在二人淫声的诱惑下转过了头,她死死的盯着丽娘红唇中进出的阴茎!

丽娘抬眼看了看她,然后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同时用手轻摸着郎中的两个睾丸。

她吐出阴茎再用舌尖往阴茎根部舔去,让整个阴茎在她脸上摩擦,从根部再往下舔到他皱皱的阴囊皮上,然后用手抬起阴茎,把一个睾丸整个吞入嘴里裹弄,再吐出换另一个睾丸。

丽娘再次将郎中的阴茎整个吞入嘴里,用舌头不断刺激,慢慢吐出来,再快速含入,用舌尖挑逗一阵他那敏感的软沟。

黄蓉的腿有些软,她觉得自己的两个乳房有些痒,恨不得有人抓在手里揉捏,下面的小穴也有些痒,黄蓉已经觉得出水了!

“郭夫人,不想尝尝味道如何吗!”

郎中的话让黄蓉猛然惊醒:“你……你胡说什么!”

郎中哈哈一笑:“郭夫人莫怕,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丽娘,你快点,让郭夫人看看我的精水!”

丽娘一听加快了速度,大鸡巴在她口中快速的进出着,郎中也配合着挺动了腰身,很快,他低吼一声,快速的在丽娘的口中抽插了几下,然后向前使劲的顶住,身子不住的抖着:“射……射了!郭夫人,我射了!”

丽娘向后退了退,大鸡巴从她口中退了出来,一道粘液连接着诱人的红唇和已经软下来的大鸡巴!

黄蓉的脸有些红,身子也微微有些痒,下面的小穴她已经感觉有水渗了出来!

丽娘冲着黄蓉张口嘴,一团粘糊糊的东西出现在口舌之间,“郭夫人可看仔细了!这便是男人的精水!是否和你夫君的一样!”

黄蓉看过去果然和刚才见的一样,“哼!我怎么知道别人的是不是和你一样!”

丽娘看了黄蓉一眼然后将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黄蓉吃惊的看着她:“你……你竟然吃下去了!”

丽娘看了她一眼:“郭夫人,你可不知道,男人的精液那可是好东西,抹在脸上可以美容,吃进肚子里也可以让我们的身体更娇嫩!既然郭夫人不相信别的男人精水与我的是一样的,你大可以去找找看!”

黄蓉身子抖了抖,今天她见的让她有些受不了!她看了郎中一眼转身便走,出了屋便纵身飞上房顶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哈哈!宝贝,今天谢谢你了!”郎中笑了起来,“哼!你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连郭大侠的妻子你都敢碰!”

“哈哈,你生气了!女人嘛,生下来不就是让我们男人操的吗?再说,郭夫人这么漂亮,那个男人不想将她扒光衣服压在身下好好操弄!既然郭大侠不行,那我当然可以帮一下他呀!”

“哼!”丽娘白了他一眼不说话了!郎中笑了:“好了!答应你的草药我会给你,再多送几付给你!不过!我现在又有了感觉,你再让我好好操操!”

黄蓉趁着夜色回到了府中,靖哥哥已经睡下了,这几天的劳累军中已有了起色,但士兵们不是自己的终归不是办法,烦闷的他回来后倒头就睡,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娇妻即将迈出危险的第一步!

黄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浮现出郎中大鸡巴在丽娘口中不断进出的场景。

她实在睡不着,索性换了一身夜行衣跳上了房顶,她穿房越脊漫无目的的走着。

远处传来打更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更夫走了过来,更声停止时,男人忽然左右看了一下,然后转身进了一条巷子。

黄蓉起了疑心,她立刻赶了过去,进巷子拐了个弯,墙头上的黄蓉差点没掉下来!

此时月光正好照在此处,黄蓉在墙上看的清楚,更夫此时已经下身赤裸,右手快速的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巴,他的鸡巴不太粗,但有六寸多长,而且看上去要比郭靖的硬多了!

“操……操死你……操死你个小婊子……操……”更夫一边套弄一边低声说着话,“操……郭夫人……舒服吗……老子操死你……”

“什么!”

黄蓉怒了,这个低贱的更夫竟然在意淫自己,真是太可恶了!

她正想飞下去一剑将其刺死,更夫此时又开口了:“小婊子……你知道吗……现在襄阳城每个男人都想将你压在身下好好操你……啊……”随着一声低喝,男人射出了精液,精液打在墙上,然后向下流去。

黄蓉此时内心起了波澜,自己竟然成了全襄阳城男人们都想干的女人,这太不可思议了!

更夫发泄完了提起裤子出了巷子,迎面正好碰上了一队巡逻的士兵,“哟,李三,又进去想着郭夫人打手去了吗?”士兵们哄笑了起来。

“去!一边去,你们不是也一样吗?”更夫笑骂着转身走了。

“不行了!这一说起郭夫人,我鸡巴痒了,我也去打一发!”有士兵说着转身进了巷子。

“我也去!”

“我也去!”

一队士兵呼拉拉全进了巷子,趴在墙上的黄蓉此时吃惊的看着十几名士兵,一边口中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用手快速套弄自己的鸡巴!

黄蓉觉得自己的身体抖了一下,一股热流从她下身流出,自己竟然泄身了!

士兵们射出了自己的精液然后转身出了巷子走了,黄蓉爬在那里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太刺激了!十几支大鸡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四下里看了一下见无人便从墙上跳了下来,她来到士兵们射精的地方,仔细看过去吃了一惊,墙上有无数的精液,大部分已经干了,只有十几道看上去是新的。

这些精液果然像郎中说的,都像是鼻涕一样糊在墙上,黄蓉脑子一热蹲了下去,一股清香进入了她的鼻子。

怎么可能,这精液竟然这样好闻,黄蓉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鼻子,清香的味道让她身子一抖,觉得自己的两个奶子开始痒了起来。

她挨个的闻了过去,这些精液中有的好闻,有的腥臭难闻,这些味道不断的刺激着黄蓉的神经。

她需要发泄,那怕靖哥哥的肉棒不太中用,但她也想用一下!黄蓉稳住心神,跳上墙飞快的回了府,但让她失望的是靖哥哥留下一个字条回了军营!

黄蓉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涌出郎中和士兵们的大鸡巴,朦朦胧胧中黄蓉觉得自己的身下正有十几支大鸡巴轮流出入自己的骚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