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 (1)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

【风花雪月】 【逆命 第二部】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2020/9/8发表于:sis

大家好,【逆命】又与各位见面了,(应该有半年了吧?)这一章其实写的很不容易,前两个月就写了不少,后面又修改过一次,如果不是有两三个看的上我这书的朋友支持(催更),这书我已经放弃了,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劲写。

这其中原因挺多的,一方面是我发现我写的绿文,公车文反而得到更多的反响、支持,虽然这可能是因为写的那几篇是很多人以前天天盼着后续的,但也不得不让我怀疑我并不适合写纯爱啊,哈哈。当然,我也知道自己那渣渣文笔很菜就是了。

突然说这些不是为了卖惨求红心、回复啊,千万不要误会。

别问为什么改了书名,问就是不知道,好了,不说废话了,看文吧,这是【逆命】第二部,将就着看,随缘更新。

*** *** *** ***

第一章

自从宋可心住进慕言家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时间,沉沦在慕言年轻精力旺盛身下的她,今天下午去医院检查出自己怀孕时,宋可心心里充满了羞涩,怀上一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的种,这让宋可心在医生向她交代注意事项时都一直走神,脸儿也一直红扑扑的。

宋可心没想到自己真的会再次怀上孩子,不过想到这一个月来,只要慕雪梅不在家,慕言就把自己抱上床,把自己压在身下疯狂奸淫的画面,每次还都没做避孕措施,想不怀孕也难。

想到慕言那根坏东西,宋可心的呼吸一下有些急促,眼里也升起一抹春意,不过想到还在医院,宋可心悄悄捏了下自己的手,暗骂道:“臭家伙,让人家丢死人了……”

不过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开心却是证明着宋可心的心情极好。

拿到检查报告后,宋可心脸上升起一片红晕,又羞又喜的抚摸着还看不出什么的肚子,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被小男人搞大了肚子,宋可心除了羞涩外,她还感觉自己的双腿之间又有点湿润了。

摸着还不明显的肚子出了医院,坐进车里,宋可心想了想决定回去就告诉慕言,这两个月里慕雪梅对她已经起了疑心了,因为平时的她一点也没有孕妇该有的反应哪些,这让慕雪梅一度想找慕言了解一下情况,不过好在的是,慕雪梅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别的原因,一直没问过慕言。

其实慕雪梅不是不好意思,而是确实有着其他原因,一方面是信任儿子,一方面是宋可心对自己做的那些事,一方面是赵玲玲最近天天哄她开心,所以暂时就把这些事情压在心里,不然早就找慕言谈话了。

宋可心心情很好,开着车慢慢向慕言家里驶去,想到慕言此刻可能在跟女儿逛街,或是做些在她身上做过的事,宋可心不自在的夹紧了双腿,慕言对自己很好,基本不会对自己隐瞒什么,加上自己跟他透露过不介意女儿也被他收下后,就连跟女儿进展到了那一步,都会告诉自己。

一开始宋可心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不过后来一次在床上,慕言把头埋在自己双腿之间,用嘴亲吻,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小穴时,宋可心忽然想到女儿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刺激,想到慕言白天可能亲过女儿的小嘴,甚至两人还激情地湿吻,晚上却舔着自己的小穴,宋可心便直接在慕言的嘴上达到了高潮。

自从那天以后,宋可心非但心里没有不舒服,反而更加期待慕言跟女儿的关系能够更加深入,甚至是把自己和女儿都摆在一张床上……

想到这些这么羞人的东西,宋可心暗自呸了一声,心道:我真的像小老公说的一样,越来越骚了……都怪他,要不是这臭家伙老是说喜欢自己对他发骚的样子,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

看着镜子里脸蛋红扑扑的自己,宋可心哼哼道:“也不知道这坏家伙现在在干什么。”

宋可心口中的坏家伙现在正陪着温柔逛街,不知道是不是被宋可心激发了什么兴趣,还是男人的通病,如今的慕言在跟温柔相处时,除了愧疚外,更多的则是刺激感,想想昨晚还跟身边之人的母亲在床上大战,今天就牵着她女儿的小手在柔情蜜意的约会,这是多么的刺激啊。

“慕言,你在想什么呢?要不我们去看电影吧?”

温柔那张还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有着丝丝红晕,这不是害羞,也不是热的,而是身为老师却跟自己的学生有了不一般的关系,还有这种在街上牵着对方手,生怕有认识自己的学生发现的刺激,紧张,秘密曝光的兴奋感。

温柔觉得自己也变得奇奇怪怪了,这近两个月时间,宋可心不在身边让她没有可以倾述的对象,虽然有慕言陪着,但是这种事肯定不能告诉慕言的吧,要是慕言让以为自己很奇怪那多糟糕呀。

察觉到身边的小绵羊的手儿有点湿,慕言也没多想,只当温柔是走的累了,闻言也是点点头道:“好,陪柔柔看电影去。”

明明比慕言要年长,但是每次被称呼小名,温柔都没有丝毫抵抗力,更是有一种心都化了的感觉,低着头轻轻地“嗯”了一声,被慕言握住的小手伸展了一下,成了跟慕言十指相扣的姿势,心中不禁更加甜蜜。

到了电影院,慕言让温柔去选片,自己则是去买了些爆米花之类的零食,回来后温柔已经选好了,是一部爱情片,慕言没有看过的。

这会的电影院里人并不多,慕言在坐下后,看着刚要落坐的温柔心里忽然一动,将手上拿着的零食放下,一把揽过温柔的柳腰,在温柔的一声轻呼声中,把她抱进怀里,按在自己腿上。

“呀……”

虽然温柔的声音不是很响,但是在寂静的空间里还是显得很突兀的,一下就让周围的一些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当看见是对情侣时,都是会心一笑。

察觉到众多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温柔的脸蛋一下就绯红如血,又羞又恼地举起粉拳捶打着慕言的胸膛嗔道:“诶,快放开我啦,都是人呢!”

见温柔脸蛋通红,慕言有意逗弄道:“叫声老公听听,不然柔柔你就坐我腿上吧。”

温柔闻言更是脸红心跳加速,想挣扎开慕言的束缚,却因为慕言的手一下滑到臀部而浑身一颤,尽管温柔今天穿的是长裤,但是那种羞耻的感觉却始终没有从她的身上赶走,生怕慕言让自己在电影院里出丑,只能声若蚊蝇般的说道:“老公……”

说完不待慕言做出反应,自己先用双手捂住了脸蛋,温柔觉得自己都要羞死了。

虽然声音很小,不过慕言还是听见了那两个字,亲了一口温柔的秀发后,倒是没有继续作弄温柔,将温柔从自己身上 放下后,扶着温柔坐在自己旁边,再强势地将温柔的手儿握住,说道:“好了,看电影吧,乖柔柔。”

尽管温柔羞涩难当,但是感受着慕言手心里传递过来的温度,温柔的心里也暖暖的,轻轻地嗯了一声,美眸投向了电影上。

……

一部电影接近两个小时终于落下尾声,期间慕言并没有挑逗温柔,毕竟他没有那种将自己女人暴露在公共场合寻求刺激的癖好,自己的女人,只有自己才能看!

“柔柔你真能吃,一桶爆米花几乎全都进了你的小肚子,来,让老公摸摸有没变大。”

这两个小时,慕言没怎么看电影内容,几乎全程都在给温柔喂爆米花,而心神被电影所吸引的温柔也是慕言的手一送过来,便张开小嘴等待着,不知不觉中,一大桶爆米花便进了温柔的肚子里。

听见慕言的话,温柔脸蛋红扑扑的娇嗔道:“都怪你,一直往人家嘴里塞!”

慕言刮了下温柔的琼鼻道:“谁让我家柔柔嗷嗷待哺的小模样那么可爱呢!”

温柔心中甜的不行,不过嘴上却反驳道:“你讨厌,你才嗷嗷待哺,才不是你家的呢!”

“嗯?是不是要老公再教训教训小柔柔了?小柔柔看来是忘了那个了呀?”

此刻慕言和温柔已经到了停车的地方,周围也刚好没有其他人,温柔看着慕言脸上的坏笑,还有那只挥动着的手掌,那天的记忆再次泛上脑海,不禁浑身一紧,双腿有些发软,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迅速变红!

太羞耻了,一想到那天所发生的事,温柔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见慕言向着自己靠近,温柔吓得啊呀一声惊呼,手忙脚乱地打开车门坐上车,慕言脸上挂着笑,看着温柔的举动并没有做些什么,直到温柔发动车子迅速离开,空气中只留下温柔的两声又娇又媚的回声:“大坏蛋,大变态,人家不理你了!”慕言才低声自言自语道:“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吃了这只小绵羊呢?”

给温柔发了一个短信,叮嘱她回家后给自己报平安后,慕言也打车往自己家里赶了,家里可是还有个大美妇在等着自己汇报情况呢。

在慕言回家时,去医院检查的宋可心也早已经回到了家里,第二次怀孕,可能还是这辈子最后一次怀孕,宋可心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焦虑的,特别是孩子的父亲还是一个比自己小一般的小男人,这份压力多多少少还是让宋可心感到了紧张。

不过宋可心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心理素质还是非常高的,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甚至还在猜想着等慕言回来后,告诉他要当爸爸时,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想念一个人的时光过的很快,在宋可心想着未来的日子时,慕言便回到了家里,打开门看见坐在沙发上,正想着什么而出神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宋可心后,慕言悄悄走到她的身后,伸出手捂住宋可心的双眼,捏着嗓子道:“美妞,猜猜大爷我是谁?”

在慕言贴近自己身后时,宋可心就闻到了女儿温柔喜欢用的一款香水的味道,还有朝夕相处两个月,无比熟悉的小男人的味道,所以在双眼被捂住后,宋可心倒是没有受到惊吓,反而是配合着慕言,故意娇滴滴的媚声道:“你是谁,不要伤害我,我有老公哒。”

慕言一听就知道宋可心已经猜到了是自己,而且母亲慕雪梅并不在家,所以才故意配合自己演戏呢,于是便继续说道:“你老公难道还有我厉害?叫他出来比划两下,看我一只手吊打他!”

平日里两人也不是没有玩过角色扮演,此刻见慕言还要玩下去,宋可心也干脆陪着慕言继续演了,被捂住双眼的她张开小嘴就喊道:“老公,老公,有人想欺负我,你快出来呀!”

“嘿嘿,美妞,你老公不敢出来呀,我看你还是跟大爷吧!”

慕言说着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宋可心的胸口,隔着衣服握住了一枚饱满肥硕的大奶轻轻揉了一下。

“唔……不要摸了……慕言……”

宋可心如今的身子可谓敏感至极,此刻被慕言碰了下酥胸,便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身体,时机,地点也不合适,宋可心可不想被勾起火而搞的自己难受。

慕言闻言也停了下来,这个时间,母亲慕雪梅也差不多该回来了,自然是不适合跟宋可心闹的太过,不舍地捏了一把弹手的大奶,慕言坐在宋可心的旁边,一只手伸到宋可心背后,将其揽在自己怀里说道:“大宝贝,下午顺利吗?”

宋可心顺势靠在慕言的肩上,柔声道:“嗯,很顺利,而且还有个好消息,想知道吗?”

慕言用手把玩着宋可心乌黑的秀发,随口说道:“什么好消息?难道宝贝你有了?”

被慕言一下猜出,宋可心一下羞的不行,不过还是柔柔的说道:“嗯……你这个坏蛋要当爸爸了……”

“哦,我要当爸爸了啊……”

慕言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后,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双手按着宋可心的肩膀,神色激动的问道:“什么?当爸爸?!大宝贝你真的有了?!”

宋可心被慕言逼问的羞的不行,低下绯红的脸蛋,轻轻地“嗯”了一声,又嗔道:“坏蛋,人家要羞死了!”

两世为人,慕言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将为人父的心情,既有激动,又有这慌乱,手足无措了一会,才重新坐在沙发上,将娇羞无限的宋可心抱在怀里,兴奋的亲了宋可心好几口,说道:“大宝贝,我爱死你了!”

宋可心有观察慕言的神色,一开始见慕言有些慌乱她心里还有些担心,担心慕言会承受不了这份责任,不过见慕言脸上更多的是喜悦,宋可心便松了一口气,羞红的脸上被亲了好几口,听着慕言那充满爱意的甜言蜜语,心里又羞又喜,青葱玉指点了下慕言的额头,娇嗔道:“人家为了你脸都丢光了,你这个坏蛋可不能负了人家!”

慕言捉过宋可心的葱白如玉的手指,放在嘴边轻轻一吻道:“负了谁也不会负了我的大宝贝。”

宋可心心里美美的,不过却没有放过慕言,问出了一个最为致命的问题:“哼哼,说的好听,那我问你,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

慕言一阵无语,见宋可心一幅不依不饶的模样,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笑道:“我两个一起救,右手抱住我的大宝贝,左手抱住我妈,把你们俩一起救上来。”

宋可心没想到慕言这么狡猾,娇嗔一声道:“你当你是超人呢,还右手我,左手你妈,不行,一次只能救一个!”

这种问题是无解的,虽然百行孝为先,但是慕言也不是一个傻乎乎的男人,而且与女人争论无疑是一个愚蠢的行为,慕言干脆用上了君子动口不动手这招,在宋可心的惊呼声中,用嘴堵上了宋可心的红唇,在宋可心欲拒还迎的挣扎中,舌头突破美妇的贝齿,捕捉到那条又软又滑的香舌,吸吮着对方的香津玉液。

宋可心也只是挣扎了几下,便陶醉在慕言的温柔的湿吻中,香舌主动地缠上慕言的舌头,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一时间升起了旖旎的气息。

不过宋可心很快就推开了慕言,红着脸抹了下被舔的湿润润的红唇嗔了慕言一眼,像个闹脾气的小女友一般抬起粉拳给了慕言几下后,便起身说道:“就知道欺负我,我饿了,我要吃你做的饭。”

“好嘞,老公马上去给我的大宝贝做饭去!”

对方已经是自己孩子的妈,慕言自然是顺着宋可心的心,起身敬了一个军礼,逗的宋可心又抛了一个白眼,便去厨房里准备午餐了。

宋可心也径直回了房,她现在是跟慕雪梅一起睡,用慕雪梅的话来说便是我儿子还小,得看住这只老狐狸精,别把我儿子年纪轻轻搞的身子垮了,当然了,表面上慕雪梅用的理由是宋可心既然怀孕了,那就应该好好养身体,不能做那种事。

宋可心对于跟慕雪梅同住一屋,同睡一床并没有什么意见,相反她还有些巴不得如此,虽然宋可心更想每天能看着自己的小情郎入睡,再睁开眼就能看见自己的小情郎,但是宋可心想到之前的母子扮演里,慕言那激动的反应,不由的对一些事充满了期待。

慕言在厨房准备午餐的时候,慕雪梅也从那家半死不活却又支撑着她们母子这些年经济来源的店里赶回了家里,本来按照慕言的意思,如今生活并没有什么压力的情况下,慕言是建议慕雪梅把店关了或者卖了的,不过慕雪梅没同意,除了这家店拥有的回忆太多外,也是因为如今这家店已经成了她和干女儿赵玲玲的一个小窝。

慕雪梅也迷茫过,以前为了供儿子上学,供母子俩的生活,才坚持着,现在儿子已经会赚钱了,而且人生的第一桶金就超过了自己这辈子的全部,让她时不时会对自己产生矛盾,自己以后该做什么,不过想到宋可心肚子里的孩子,慕雪梅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那就是给儿子带小孩,想到那未出生的孩子,她越发期待了。

只是期待之余,慕雪梅对于这两个月来,宋可心的一系列反应下又有些怀疑,怀疑宋可心是不是真的怀孕了,还是这狐狸精诱拐自己的儿子哄骗自己,慕雪梅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再观察一阵子,要是还看不出宋可心有怀孕的迹象,就带着她去医院检查!

要是真的是骗自己的,慕雪梅一定会把之前的话实现,打断这个白养十多年的狗腿子。

而对于赵玲玲这个可怜丫头,慕雪梅是很喜欢的,而且也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儿媳妇人选,可惜不争气的儿子被一只老狐狸精勾了魂,还把对方弄出了一条人命,有过被抛弃经历的她,也实在不想自己的儿子跟那个男人一样无情,不想宋可心成了另一个自己。

回到家里,慕雪梅听见厨房里传来的声音,便知道是慕言在做饭了,换好鞋后,慕雪梅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套着围裙正在切菜的慕言,走了进来说道:“妈帮你吧。”

慕言从慕雪梅进屋的时候发出的声响就知道自己的妈回来了,只是没有大呼小叫的去喊,此刻见慕雪梅要来给自己帮忙,赶紧说道:“妈,你回来了,不用,妈你坐着休息一会,我自己能搞定。”

儿子还是很贴心的,除了找了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女人外,慕雪梅对慕言就没有失望伤心过,不过慕雪梅想到也有段时间没有和儿子好好聊聊了,干脆就直接撸起袖子一边清洗青菜,一边问道:“儿子,妈问你个事,她住进咱们家里也2个月了,怎么妈一点没看出她像个怀孕的人?”

“哎呀,妈,都说了你去休息一会嘛,可心是真的怀孕了,今天上午去医院做的检查,胎儿很健康呢。”

慕言暗道幸好宋可心是真的怀上了,不然要是妈不依不饶带着宋可心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自己和宋可心联合起来欺骗她,那得对自己多失望啊。

“……”

慕雪梅沉默了一下,洗着菜的手也顿了一下,接着才有些平静又有些质疑道:“真的?男孩女孩知道吗?”

“真的,检查报告就在客厅里放着呢,待会妈你可以看看,男孩女孩还看不出,估计还要过段时间才能知道吧。”

“哦,那待会妈看看。”

慕雪梅也说不清自己现在的心情,这么年轻当了奶奶,虽然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但是想到孙儿的妈妈年龄比自己还长5岁,她心里就总是感觉有根刺一样,要是玲玲那丫头的话该有多好啊。

“唉……”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慕雪梅干脆先不想这个让她头疼的事了。

慕言大概能猜到慕雪梅为什么叹气,只能安慰道:“妈,不管怎么样,您肯定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

听着儿子充满真诚的话,慕雪梅调整了一下心情,笑骂道:“现在妈相信你,但是就怕你到时候嫌弃妈碍手碍脚,恨不得把妈丢一边去。”

慕言已经经历过一次母子的生离死别,这辈子重活一世,最重要的人便是自己的母亲,闻言不由有些气恼的说道:“妈!儿子怎么可能抛弃您呢,抛弃谁我也不会抛弃自己的妈妈呀,那是为人子能做出来的事吗?”

慕雪梅自然不知道慕言心里想着什么,她只以为儿子是将自己的玩笑话当真,急着证明自己,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不是那种狼心狗肺之人,但是慕雪梅突然就想逗逗自己的儿子,便似笑非笑的说道:“哦?那乖儿子你抛弃那只狐狸精,妈就相信你怎么样?”

慕言闻言一阵语塞,此刻他已经反应过来慕雪梅就是在逗着自己,不由的有些尴尬的说道:“妈……可心肚子里怀着你的孙儿呢,难道你要儿子做一个抛妻弃子的男人吗?而且一家人的能不能不要老叫她狐狸精啊。”

“哟,说两句就心疼了呀?唉,我这当妈的呀,已经快没地位咯!”

听着慕雪梅的阴阳怪气,慕言只得放下手里的活,从慕雪梅身后抱了上去,已经比慕雪梅高一个头的慕言把头埋在慕雪梅的雪颈上,柔声细语道:“妈,您永远是儿子心里的第一位,儿子只是想妈能跟可心好好相处,你们都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虽然可心年纪是大了一点,但是这两个月妈您也看见了,可心没有那些小脾气,处处都尊敬您,除了不会做家务外,哪方面比别人差不是?”

被儿子突然从身后抱住自己,说话间喷出的热气吹在自己的脖子上,慕雪梅有些恍惚,她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亲密的跟一个男性贴的这么紧密,虽然慕言是她的儿子,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但是依旧让她有些不适应这种亲密,而儿子的一番话也听的慕雪梅浑身不得劲,宋可心处处尊敬自己?这简直就是笑话,只有跟宋可心每晚睡在一起的她,才知道宋可心的本性有多邪恶,不然她也不会一口一个狐狸精的称呼对方。

只是有些事,慕雪梅也不可能跟儿子说,只能一直憋在心里,更何况那个该死的狐狸精还无耻的捉住了自己的把柄。

“好了好了,别抱着妈了,多大的人了,你自己做饭吧,妈去休息一会。”

想到那些不可说的事情,慕雪梅挣脱了慕言的拥抱,洗了下手便离开了厨房。

慕言见慕雪梅终于放过了自己,不禁松了一口气,想起之前联合宋可心欺骗母亲的事,不由的有些愧疚,在心底默默的发誓要对母亲更好之后,便继续做饭了。

而慕雪梅离开厨房后,本来想回房间躺一会,不过转而又想到宋可心此刻多半也在卧室里,干脆调转方向去了客厅,坐在了宋可心搬进来后换的沙发上,高级的沙发坐下去有一种被拥抱的感觉,让此刻的慕雪梅感觉有些微妙。

揉了揉眉心,慕雪梅美眸扫过茶几,看见一张折好的A4纸,想到刚刚慕言说宋可心今天去医院做过检查,便伸手将纸拿了过来,一看果然是一份怀孕报告,刚有些开心自己有孙子的同时,又想到宋可心可能会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由的心情又有些糟糕。

慕雪梅越想越气,自己安分守己过了十多年,结果被这个骚狐狸精捉住了自己的把柄,慕雪梅便起身气势汹汹地踩着拖鞋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打开门发现宋可心不在这里,便转身走到了慕言的房门外,推开门见宋可心正抱着一本书,坐在一张沙发椅上时,便走了进来把房门一关,骂道:“你倒是会享受,也不知道帮忙干些家务活,天天就等着我儿子侍候你?”

宋可心早就听见慕雪梅回来的声音,这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倒也不意外,面对慕雪梅的刁难,宋可心微微一笑,合上书笑道:“慕言心疼我呀,他那里舍得我做家务呀,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

慕雪梅被宋可心这一怼,差点没气的吐血,加上平时被宋可心骚扰的原因,抬起手指着宋可心,指头有些颤抖,怒声道:“你这个狐狸精,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哎呀,人家那里敢嘛,你可是我妈呢,来,妈你坐下消消气。”

见气到了慕雪梅,宋可心心里暗笑一声,起身过来把慕雪梅的手牵住,带着慕雪梅坐到了床上,一只手轻轻的放在慕雪梅的背上抚摸着,娇声道:“妈消消气,我就是开开玩笑嘛,我对你多尊敬你还不知道嘛?”

“你对我尊敬?你对我做的那件事是在尊敬我?仗着自己怀了我儿子的种,天天气我就算了,还,还骚扰我,你你……唔唔……”

慕雪梅越说越气,说到后面已经气的说话都开始颤抖,但是却被宋可心突然吻了上来,把她的嘴堵住,宋可心的舌头还一直往自己嘴里钻,让她浑身像被电了一下,嘴却慢慢的在宋可心的攻势下张开,两人的舌头触碰到了一块,慕雪梅的身体再次一颤。

不过慕雪梅马上清醒过来,自己此刻又遭到宋可心的戏弄,想推开宋可心又怕弄伤了她,只能气恼地向后一躺,躲开了宋可心,手足并用的往后退,拉开了一些距离后,才用手抹着湿润的嘴唇,脸上带着红晕,羞恼地说道:“你又骚扰我,你这个变态,变态!”

慕雪梅不敢大声说话,房子的隔音并不是太好,她不敢想象慕言发现后,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待她,所以从一开始跟宋可心同床睡觉后的一周后,慕雪梅只能选择一边忍受宋可心这个疯女人,一边在儿子面前扮演一个好妈妈,好婆婆。

“嘻嘻,妈,媳妇这是跟你亲近一下嘛,再说了,那次你不是舒服的直哼哼。”

宋可心脸上升起一抹兴奋,凑近慕雪梅耳边轻声道:“妈,要不要打个赌,你现在要是没湿,以后我就不调戏你了怎么样?”

慕雪梅怎么可能答应这种赌约,自己事自己知,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宋可心骚扰几下,下面羞人的部位就会溢出令她羞涩不已的液体,现在也不例外,慕雪梅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内裤都湿了,贴在身上难受的很。

“你走开!我要去帮慕言做饭了。”

慕雪梅匆匆推开宋可心贴在自己眼前的脑袋,下了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不过出了房间后,慕雪梅却不是去厨房,而是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反锁后脱下裤子,再将内裤脱下,看着中间那块湿了的部位,慕雪梅不禁羞愧难当,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一时间愣了一下。

“为什么会这样……”

“不,都是这该死的狐狸精害的我!”

慕雪梅心中愤愤不平,正要拿出干净的内裤换上,被反锁的门却被打开,吓得慕雪梅尖叫一声,急忙向后撅着屁股,双手掩住胯下,慌慌张张的说道:“你,你,你进来干什么?给我出去!”

一脸娇笑的宋可心走了进来,看着吓得向后撅着屁股,捂住双腿之间的慕雪梅媚笑道:“哎呀,妈你怎么大白天不穿裤子呀?这露着那么白的大屁股,就不怕慕言看见呐?”

宋可心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慕雪梅,不说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光是看着慕雪梅在自己面前露出又揍自己又不能揍的憋屈表情,宋可心就能开心一整天,所以只要逮着机会,宋可心便会狠狠调戏一番慕雪梅。

“关门啊!”

见宋可心站在门边却不关门,慕雪梅急得汗都冒出来了,要是被慕言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慕雪梅都不知道如何跟儿子相处了,而且儿子会怎么看待自己?

“嘻嘻,大白天关门干嘛呀?这里又没有别人,你说对吗?妈。”

宋可心嘴上这么说,不过却也把门给关上了,现在还不是让慕言知道的时候,知道的太早,或许会吓到小男人?

关上门后,宋可心脸上带着微笑走向慕雪梅,让光着屁股的慕雪梅不断后退,很快就退无可退的贴在床头柜上,而宋可心也走到了慕雪梅的面前,向慕雪梅伸出了一只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