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眠之:深夜 (下) 作者:timo86

【花未眠之:深夜】

作者:timo862020年9月14日 发表于第一会所

.(下)

当读懂到舅妈心意的那一刻,我的人生充满了希望。

这几日来积蓄的抑郁和颓废,在顷刻间一扫而空。萎靡身躯顿时充满了活力和蓬勃的朝气,黑暗中,我仿佛看到了黎明前,旭日东升的那一缕温煦曙光!

“舅妈,你不会溜走吧?”舅妈的话我十分很相信,不过还是得问一下,万一我去洗手,她突然跑了,我可怎么办?多问一句,主要是给自己加加底气,答案显然呼之欲出。

舅妈深邃的美眸泛着笑意,没说话。盯了我半晌,突然轻笑了一声,淡淡地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一定啊。”

“……”我的心中顿时万马奔腾,小脸瞬间垮了下来,难看至极。

舅妈瞧见我这模样,一双漆黑美眸里的笑意更浓了,伸手捏了捏我的脸颊。“去吧,你要打算在这站上一晚上,我也不介意。”有些好笑地道又捏了捏我的脸蛋。

可能是舅妈往日的光辉太过耀眼,也可能是我憋了几年的欲望太过压抑。这时,我居然因为被舅妈捏了下脸,亢奋地勃起了,粗壮的肉棍瞬间撑顶到了裤裆!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频现:“扒光舅妈,就地正法!”

她身上那一身轻如蝉翼的睡衣,绝对抵挡不了我如猛兽般汹涌的进攻,我可以肆意撕碎她遮羞的轻薄外衣,然后掏出粗壮的肉棒耀武扬威,一下一下狠狠鞭策在惊慌失措中的舅妈!

“好,好,我马上回来,等,等我一下……”咽着口水,结结巴巴吐出一句。

哎,我是个胆小鬼,我是没勇气撕碎舅妈的外衣!要知道,当我撕碎舅妈外衣的那一刻,也等于无情撕裂了几家人之间浓郁的亲情,更别提捏破她那进退两难的柔心。舅妈会生气,惊慌失措中滋生的怒火,可能会混着日后冷面舅舅的狂怒,更甚着,涕泗横流的我会迎来亲邻之间的讥讽和嘲笑,这一击来自灵魂的痛击,绝对是我幼小的心灵无法承受的……

“要慢,要稳,要沉住气……”三字真言在这一刻,我悟的更深了!“沉,沉住气……当燃起欲望的那一刻,贤惠女人也终究只是个女人,不管她平日有多理智、多端庄,当粗壮肉棒进攻的那一刻,床上眼泛雾气神色迷离的她绝对比我更渴望……”

“骗进房间,骗上床,骗她的柔心,还要骗她的身子……”

目光灼热地扫了一眼舅妈曲线玲珑的身材后,我飞一般的冲进了卫生间,两秒后,我又飞一般的冲了出来。舅妈满是不可思议,呆愣着被我拉进了房间,锁上了门。

“呼呼……”

此时,锁门的房间内就我和舅妈两人。孤男寡女,显然我已经能预见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了。深夜无声对望间,只剩彼此微微起伏的心跳,暧昧也开始四处蔓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氛围笼罩而下。

“舅妈,去床上吧?”平稳呼吸后,我厚着脸皮说出这句不要脸的话,小脸顿时有些臊红。

舅妈惊愕之余,神情呆呆的不知道在哭还是在笑,楞了几秒后,抬手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薄怒道:“我发现,你现在对我说话是越来越没分寸了啊,我突然很想凑你。”

“我也想揍我自己……”我说话的声音很轻,赔着笑脸连连称是,一边极度不要脸地将舅妈拉到了床边,用眼神微微示意了下:“舅妈,躺下睡吗,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脱衣服。”

舅妈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下,忽然美眸一凝:“停,我发现你好像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总让我感觉怪怪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紧蹙纤长黛眉盯着我,半晌后突然对我说道:“好了,到此为止,我后悔了!”

说完,舅妈站起了身,拍拍尘土就打算走人。

“啊?”我被舅妈反复无常的雷人举动,雷的外焦里嫩,心中顿时有一万只草泥马崩腾。“几个意思啊?舅妈她这是几个意思啊……”

我有些呆了,但舅妈却没有任何停顿,站起身后径直走向了门口。

如果在平日我也许只能让步了,可今天已经是舅舅出差的第六天,明天他就会回来,我真的没有时间了。从此刻舅妈的态度和神情来看,似乎在一瞬间突然对我有了很大戒心,这让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也许,今夜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机会,未来任何渺小的机会,可能都不会再有了!

初夏窗外的艳花像是我埋藏多年的炙热欲望,在这个深夜悄然盛开。百花争艳不下,美的万紫千红、绚丽多姿,但却只有一朵最为抢眼……好残酷的现实,和我一样,成者为王败者寇!

“舅妈……”我抢先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堵在门口不让她离开。“你怎么,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啊?”我苦下小脸央求着舅妈,希望她能转转心念,发发慈悲。

舅妈俏脸平静,左右拉了拉我,想让我挪出一条路:“别胡闹了早点睡,我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

“你赖皮啊,我们说好了呀,对不对……”

“赖皮?没有啊,我可从始至终都没答应过你什么啊。”

“不会吧,”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答应过什么,我勒个去!“可,可就算这样,你也不能耍赖呀,舅妈,就当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你是我最最最敬爱的舅妈呀……”

没想到舅妈这会儿像是铁了心,任我说什么都没用,软硬不吃,并且还语重心长地教育我:“如果知道敬爱的话,你就该早点睡了。以前吧,看你哭着小脸苦苦哀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纵容了你,算我错了,但现在你长大了,也该知道一些事了,有的事有可为有不可为。我再纵容你,就等于害了你,让开吧别挡着我了……”

“不是纵容,不是害啊,那,那是爱呀,舅妈疼我爱我的……”

“爱什么爱啊,小屁孩……喂,你又哭啊?”舅妈长叹了一声,抿着红唇摇了摇头,:“就算这样,我也没办法答应你啊。”

“答应我啦,答应我啦……”

舅妈摇了摇头神情坚定,拒绝的非常干脆,没有商量的余地。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知道基本已经是凉凉,我特么此刻处境极其尴尬。

“这算个什么事儿?”我面如死灰,固执地守着门口一步不让,和舅妈互瞪着。局面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早点睡吧,再不睡等会儿天就亮了。”舅妈走不出房间,只好瞪了我一眼轻声道:“你能不能听话一些,等会儿我要生气了。”

如果没有劝这一句,我可能会和她僵持到第二天。但被这么一劝,直接就劝出了事。是啊,天亮!……不,这不是天亮,而是我的末日,是我和舅妈牵扯多年的终止句号,也是我冲破处男的句号!

多年夙愿破灭,舅妈会逐渐恢复那种温雅高贵的气质,到时候我只能在其身后默默仰望,且再无出头之日,这……让我怎么甘心,我怎么甘心!!!

说什么我今天也要把处男破了,我要捅破那层看不见的薄膜!

牙一咬,心一横,发了狠!什么要慢,要稳,要沉住气……什么狗屁三字经,全让我抛在了脑后,战死境地无退路,只有奋勇向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搏了!”

舅妈在低声诉说着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凭借着一股狠劲,硬抱住她往后倒退推倒在了床上,然后狠狠地压在了她柔若无骨的娇躯上。

舅妈被我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坏了,压低着声音诧异道:“你做什么?”

我已经完全红了眼,犹如一头脱缰野兽,伸出双手捏住了舅妈娇柔纤手,和她十指紧扣,一边发了疯似得,四处亲吻着她光洁滑嫩的玉颈,和那白皙无瑕的俏丽侧脸。

“你找死啊,放开我,我真的要揍……”舅妈的话还没说完,诱人的红唇就被我一口吻住了。

我的小舌蛮横地撞进舅妈口中,贪婪地吮吸着里面的甘浆蜜露,同时舌尖疯了似得胡乱碰撞,不断追逐撩逗着舅妈的香舌,舅妈娇嫩的小香舌躲无可躲,被迫和我的小舌纠缠到了一起。

这种时候,我不可能再去亲奶子,或者摸奶子,我只能抓紧机会,选择一步到位!

我一只手迅速脱掉自己的裤子,踹踹两脚将裤子踹到了地上。然后立马将手伸到胯下,扶了扶早已昂首挺胸的粗壮肉棒,暴露在空气中直挺挺的肉棒,此刻狰狞无比地对准了美丽的舅妈,蓄势待发准备随时向她发起进攻。

裤子脱完了,我开始顺着舅妈滑嫩的美腿往上摸,精准地抓住了她那条小巧的内裤,开始往下脱,舅妈立刻紧张地挪出一只手拉住了内裤,来阻止我的下一步动作。

但此刻,我显然已经丧去了理智,想着怎么尽快脱掉她的内裤。一只手不够,另一只手也立马加入了战斗,在相互拉扯中,只听见“滋啦”一声,舅妈小巧的内裤因为用力过猛,居然被硬生生撕裂成了两半。

随着轻轻地一声“撕拉”,破损的内裤滑落到一侧,撩人地悬挂在舅妈的一条修长美腿上,我的心脏在这一刻都骤停了。舅妈小蝴蝶般粉嫩的蜜穴顿时失去了遮掩,一览无遗地暴露了出来,粉粉嫩嫩饱满诱人,慌乱之下急忙伸手去挡却也已经晚了,场面激情四射淫秽至极。

舅妈又惊又气,精致的俏脸上满是羞怒,估计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而我在匆匆一瞥间,已经将舅妈粉嫩蜜穴的模样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中,这是何等的鬼斧神工,舅妈的蜜穴和我网上看到小穴时的感受完全不同,它是实实在在给了我一种视觉冲击……嫩,太嫩了,又美又嫩。

两瓣可爱如小蝴蝶般的粉嫩阴唇间,有着一条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诱人蜜缝,娇嫩嫣红的迷人色泽在舅妈雪白娇躯的映衬下,宛如一朵盛开在白茫雪地里的鲜艳娇花,说不出的娇艳粉嫩,我激动地浑身颤栗,忍不住就要吻上去。

“啪!”清脆响亮,狠狠一巴掌准确的落在我脸上,舅妈神色愤怒地瞪着我,一言不发。四目相对而无声,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了。

我停下了动作,舅妈也停下了动作,就这样互望着。

也许,舅妈觉得这一巴掌足以将我打醒,也觉得足够让我冷静冷静。可事情显然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期,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我不仅没有因为这一巴掌而心生退意选择放弃,反而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舅妈,得罪了。”我有些歉意的低声道了一句:“我知道,你往后肯定会打死我,我……我认。”

一瞬间,似乎听出了我话中的别样味道,舅妈神情大变,俏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骇,奋力想挣脱我的手离开:“别乱来!我真的会发火,啊……”

在舅妈推搡时,我已经猛地低下头,一口吻在了她挣扎而疏于防范的神秘处,开始对蜜穴贪婪地吮吸起来,小舌头在娇嫩阴唇上胡乱游走,时不时闯进还微闭唇门的温热蜜穴内,舔吮着舅妈阴道里的嫩肉。

可能是觉得脏,也可能是觉得太过难堪,舅妈从来没让舅舅舔过她的蜜穴,这是第一次有男人的嘴零距离接触她的下体,她俏脸上的神情从最初的惊骇、愤怒再到慌乱、不知所措,最后在我努力地舔吮下,舅妈娇躯一颤,居然发出了一声低闷呻吟。

趁着她短暂失神的片刻,我抓住机会向前轻扑在了她丰满的娇躯上,膝盖顺势顶开了两条修长美腿,一手绕过玉背从后抱住了舅妈的香肩,稳定爱爱雅姿,一手扶正肉棒,对准了被我舔弄后微微张开的粉嫩蜜穴。

我双目赤红,稚嫩小脸有些凶横模样,用尽全身力气挺腰向前,猛地一送!

“噗嗤”一声,滚烫的肉棒撞开柔嫩蜜唇,捅入了舅妈的身体,狠狠刮过阴道里蠕动的娇嫩肉壁。

肉棒瞬间进入了一个又紧凑、又温热地方,不留一丝缝隙。粗壮肉棒撞进娇躯内的那一刻,舅妈精致的脸颊都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曲线玲珑的娇躯都微微向上弓了起来。

“啊……”

“啊……”

随着两声闷哼,卧室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我感觉到舅妈的指尖都快掐进我的手臂。而与此同时,我的肉棒被舅妈满是褶皱的嫩肉紧裹,蠕动着,吮吸着……我浑身颤栗着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动就忍不住射出来。而舅妈却也一动未动,愣愣地望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应该要说点什么,来缓解下此刻心悸的氛围:“舅……”

“啪!”狠狠一巴掌打了过来,声音大的让我感到震耳欲聋。

“呃……啪!”又是一巴掌无情落下,连打人都没学会的舅妈,显然是被我激怒,失去了往日的娴雅和冷静。

“我……”

“啪!……”响亮的巴掌接二连三,像雨点般疯狂砸下,只在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脸都被打肿了。

我迎头痛挨着舅妈的巴掌,心里却是色心大起,抗着揍伸出两手,握住舅妈的两条雪白玉腿,固定姿势,然后疯狂地挺腰抽动了起来。

我和舅妈互不相让,她进攻的是我的脸,而我进攻的却是她娇嫩的蜜穴。两人在床上打的难解难分,亲吻、拍打、抽插、撕咬……最终边打边缠抱在了一起。

很显然,和舅妈的这场床上战役,我占据了绝对优势,在我一番猛烈的狂攻下,舅妈迷人红唇中隐约发出了一声低柔娇喘,并且温热的蜜穴内开始有丝丝爱液流出,逐渐有些肆意横流的味道了。

可就算这般爱液泉涌,舅妈依旧打我未停,一下下扇的我脸顿时都快失去了知觉。

“疼,疼死又舒服死……极乐至死……”我尽情地享受着舅妈带给我的酥麻感。

抽插了大概百余下,一股酥麻紧咬的强烈快感,从我骨子里蔓延直全身,顷刻我浑身就颤抖不止,强烈的射精快感直冲心头。

“太紧了,太温热了……这就是舅妈的极品淫穴啊!”内心发出了一声狂吼。

我双目血红宛如猛兽,死盯着在我身下面色潮红娇艳欲滴的舅妈,我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了。

猛地扛起舅妈两条的雪白玉腿放在了肩上,整个人压到在她身上,一下下拼尽全力,疯狂地冲撞着舅妈娇嫩蜜穴的最深处。舅妈曲线优美的香肩颤抖不止,大口大口的喘着兰气。

“嘎吱嘎吱……”由于幅度过大,床都开始有些微微作响,我又奋力抽插了几十下,实在忍不住了,猛地抱起舅妈让她坐在了我的身上,双手用力向下压,挺腰猛地将肉棒插入了舅妈阴道的最深处。

随后浑身一阵颤粟,“突突突……”炽热的子孙根带着我多年的欲望,一股脑儿全射进了舅妈体内。

“哼……”被我精液灌穴的舅妈也一阵颤抖,娇躯软绵的趴倒在我身上,躲藏在睡衣下的两座高耸的丰满酥胸,也随着口中急喘不停起伏。

滚烫的爱液从舅妈的蜜穴内,顺着肉棒向外溢出,我将手伸到舅妈挺翘的屁股下摸了摸,黏黏热热的,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自豪和骄傲……舅妈现在身体里,全都是我的精液,一个侄子的精液。

“好,好舒服……这就是极品熟妇的滋味,端庄贤惠舅妈的滋味……难怪古代……”当我想的出神时,一股熟悉的掌风突然一下落到了我的脸上。

这满腔怒火的一巴掌差点把我的耳朵打成耳鸣,脑袋瓜顿时一阵嗡嗡的。

等我稍稍从失鸣状态中回过来时,舅妈正怒不可遏地瞪着我,从她那火光四溢的愤怒眼眸中,我感觉自己将要被焚烧化为灰烬。

“舅妈,那个我……”

“你给我闭嘴!”舅妈还在喘着粗气,咬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森冷的字:“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你等着瞧吧。”

舅妈冷冷地宣判着她接下来的决定,从她的神情和语气看来,显然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无期、监狱、下半生?!

卧槽,我的人生,完了……

我像是丢了魂一般,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本来考虑的方向是舅妈生怒气,然后我果断低头认错好好哄哄,这事基本就算过了,没想到她会要我坐牢……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我六神无主脑中一片空白,舅妈一把推开了我,然后愤怒地抓住了我还勃起的坚硬肉棒,小手用力怒道:“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屁孩……你,你敢对我,对我做……”

“我、我……”脸上冷汗直流,心虚恐慌笼罩而下,我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我禽兽,我、我不是人,我有罪……”

“无耻!”

“是、是啊……”

“你想死。”

“我、我……”

“你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团糟,从八岁那年开始!”

“我、我……”

“当初,我就该把你从楼上丢下去,让你自生自灭!”

“……”

我心里乱成了一锅粥,舅妈不断批评的话都听不清了,整个人变得魂不守舍,只能不停地嘟囔着向舅妈认错,祈祷她的原谅。

显然舅妈并不打算原谅我,而且可能还想再打我一顿。她狠狠将我推倒在床上,用着腾升着愤怒火焰的美眸怒瞪着我。

坐牢肯定是逃不过了,那一顿打又算的了什么,呵呵,最好,打死我吧……我闭上了眼,自暴自弃,等待着挨一顿毒打的准备。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待的凶残巴掌还没有落下,我疑惑着正准备睁开眼时,忽然感觉自己的粗壮肉棒,猛地进入了一个温热湿润的地方,随后一具柔软滑嫩的娇躯压了上来。

“如果你敢睁眼,我就把你从二楼扔下去。”舅妈趴到我耳畔,柔声警告了一句。过了片刻,见我没有睁眼,舅妈便开始轻轻摇动着身子,摩擦着我的下体。

“我……”

“闭上嘴。”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我懵了,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清楚的感受到舅妈炽热湿润的蜜穴,正紧箍着我的肉棒,同时我也察觉到舅妈在我身上,正轻轻的摆动着美臀。

“拉拉,我真恨不得杀了你!”期间,我似乎听见舅妈这么说了一句,随后便被微弱的低柔呻吟掩盖了。

舅妈在主动像我求爱?被欲望控制,还是太愤怒,不甘?我、我这算是劫后余生了?

我紧闭着眼,无数个大写的问号在脑中浮现……

这一夜,我又射了两次,而舅妈泻了三次,不,大概是四次……

我全程闭着眼,一直到后来都没敢睁开……

……

清晨醒来时,舅妈并不在。窗外一束束温煦暖阳洒进,忽然有种感觉,昨夜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缥缈虚幻的那样不真实……

“盈盈,你妈妈呢?”出了卧室,正巧遇到洗漱完的妹妹,我便开口问道。

“一大早出门啦,哥哥,你找她有事呀?”说完后,盈盈忽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咧嘴好奇道:“你的脸怎么啦,好红哦,像只大红苹果,嘻嘻。”

“啊?”我呆住了,下意识摸着脸颊,有些微微的疼痛,神情有些不自然:“哦哦哦,是昨天太阳太大,估计晒伤了。”

“咦,更红了,更红了呢……”

我尴尬一笑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卫生间,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脸,我顿时也吓了一跳,本来白皙的稚嫩脸颊此刻显得有些浮肿,上面隐约还能瞧见几个浅浅的掌印……

“幸亏没其他人看到。”我嘟囔了一句,刚讲完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按这伤肿程度,没有几天估计消不下去,不妙啊。

我心头焦急,翻看着梳妆台上舅妈的化妆品,想找点粉底、面霜之类的来掩盖一下。“不行,这根本没什么效果嘛。”努力了一番后,才发现徒劳无用,淡色粉底盖不住脸上的浮肿和掌印。

“剩一计,带口罩!”我胡乱洗了一把脸,急匆匆地出了小区直奔小镇。

万民大药房在新七大道的南边,我到的时候七点多似乎刚开门,药店里只有稀稀朗朗的几个人。我买完口罩出了药店,抬头间正好扫见街对面的舅妈,她穿着淡雅的白色衬衫和一袭黑色的休闲长裤,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优雅干练。

舅妈拿着一瓶矿泉水,往樱桃小口中灌了一口,似乎像是在咽什么东西,随后将还剩下大半瓶的矿泉水丢入了垃圾桶,做完这一切,转身缓缓消失在了人群中。

“舅妈,在干什么?”目送着舅妈的曼妙背影,我的心突然一阵砰砰乱跳。

……

(未完)

既然短篇叫《深夜》,不写长了,理由比较简单,就俩字: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