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博物馆 之我的妻子苏吟雪 (17-18) 作者:bloodsun

【白马博物馆】之我的妻子苏吟雪 (17-18)

作者:bloodsun2020年9月15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17章 将计就计

不知过了多久,整个世界忽然沉寂了,时间仿佛停止了,墙上的大屏也不知是何时自动关闭的,没了任何动静。

“啧、啧、啧……”可耻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清晰,卢晓艳还在继续舔舐我的下体,我却沉浸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消沉情绪中——妻子那最后一刻崩溃的样子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啊——!天宇——!呜呜……”那仿佛来自灵魂的呼唤,如泣如诉,始终在耳畔回荡,不断刺痛着我的神经。可是灵巧的舌头一直不依不饶地抵在龟头下方舔弄,所有的情绪都在下体不断积聚、膨胀,很快竟又可耻地硬了。

“不,晓艳…不能再!……”这时卢晓艳张开小嘴把整个龟头都含进了嘴里,我不由浑身一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本能地用手抵住她的脑门,想要阻止她进一步的动作。不料卢晓艳趁机起身抓住我的一根手指,按在她腰带的一个机关上面,原本勒住下体的贞操带瞬间从中间断开,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竟扶着肉棒猛地坐了上来。

“啊——天宇哥!”卢晓艳从喉咙里溢出一道甜美的呻吟。

感受着下体被整个吞没,四周的软肉紧紧包夹上来,温热的腔壁有节律地收缩,一股股强烈的电流从下体向四肢扩散,令人无法抗拒,只是被套弄了几下,整个身心都颤抖起来了。

坚强的意志终于被柔软地吞噬殆尽了,我一把抱住跨坐在身上的娇躯,把她反身压在身下,挺动下身狠狠地撞击起来,“啪啪啪!”房间里顿时响起肉体的撞击和女人高亢的呻吟。

我无法理解自己当时的心态,只是一个劲儿地横冲直撞,仿佛想要贯穿这一切。最后时刻,我发出“啊”的一声怒吼,压抑在心底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口,精液和泪水同时迸发而出!

“啊!天宇哥!肏我!”卢晓艳此时终于露出了白马一号的本来面目,趁着我喷射的瞬间,阴道有力地收缩起来,湿滑的穴肉紧紧地抱住我的阴茎,快速地上下摩擦套弄。

巨大的刺激让我彻底失控了,痛苦而幸福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改造过的下体展现出惊人的耐久力和敏感度,竟然可以长时间保持在高潮的状态,一下下地在肉穴里抽动着喷射。已经快2分钟了,阴茎依旧有力地、抽动着向肉穴中不断喷射冲刷。

紧接着是一股更为强烈的尿意,那是一种失禁的感觉,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和畅快。嗤——大量的液体从我们的结合部位的缝隙中喷溅而出,绵长而又强烈,“啊——!”我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长啸,两个人终于都到达了顶峰。

良久,当我从失神的迷乱中清醒过来,才发现卢晓艳已经静静地端坐在一旁,略显凌乱的秀发被捋到耳后,微红的俏脸上带着些许羞涩,屋子里重新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晓艳我……”心中有许多话语不知应该如何表达,感受着身下湿漉漉的“战场”,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一时间心里苦涩万分。

“天宇哥……你不用难过,也不用自责,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你最好还是选择配合吧。”卢晓艳十分了解我的心意,她压低声音,向我递过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猛然醒悟,他们可以轻易地把我弄死,再救回来戏弄,敌人显然是空前强大的。所以晓艳其实是在保护我?我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举动将会极大地影响到吟雪的命运,只要稍有不慎,随时都可能会让吟雪跌入万劫不复的处境。

“好,我选择配合,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他们才会满意?”我意识到自己和吟雪已经被设计在一个可怕的圈套中了,定然在这里无法问出他们真实的计划,还不如将计就计,干脆先顺从了他们,至于后果——馆长既然说了不会强迫吟雪,至少她暂时是安全的。可是吟雪真的会主动沉沦吗? ……此时我的内心深处竟生出一丝期待,想知道如果顺其自然,结局究竟会是怎样。

“真的吗,天宇哥,你真的要选择妥协了吗?”卢晓艳疑惑地看着我。

“是的。”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天宇哥,我真怕你会想不开干出傻事来……”卢晓艳由衷地说,然后再次向我眨了眨眼,继续道:“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太着急,先听我安排吧!”“我先去给你弄点吃的吧。”卢晓艳也不再迟疑,起身从床头柜上端起那个盘子径直向门外走了出去。

卢晓艳的离开让房间变得更加安静,也让我再次陷入了沉思,很显然这是一个针对我和妻子的圈套,那麽卢晓艳究竟是哪一边的呢?还有石小军那个改造过的阴茎显然也是博物馆的杰作,就今天我亲自体验的感觉来说,这个可怕的东西竟然可以让男人的性欲和耐久力达到空前的高度,久病初愈的我尚且可以如此威猛,那麽今天吟雪和石小军……想到刚才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下体竟然再次蠢蠢欲动起来,我使劲摇了摇头,努力打断自己的杂念,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酸麻的肌肉让我感到身体异常沉重。我小心地走下铁床,蹒跚地来到那面可以播放大屏的墙边,摸索了片刻,终于在墙角找到一个凸起的小开关,对着它用力按了下去。

画面亮了起来,并没有出现家中监控的画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熟悉的黑色的主页面,“白马博物馆”五个金色大字,加上那熟悉的登录框,让我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推测:这里的一切果然都是有人在幕后操控着的!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卢晓艳托着那个盘子又回来了,里面依旧盛放着牛奶和面包。

“你怎么……”卢晓艳看着墙上的大屏,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也好,既然你已经表示愿意配合,那麽也该给你个VIP帐号了。”说完后,她温柔地把我扶到床边坐下,再把牛奶和面包递到我的手中,然后转身从床头柜里摸出一个键盘飞鼠,对着大屏幕熟练地操控起来,只见她在登陆名那里填上了“陆大警官”,然后在密码框输入了我的生日,一回车,网页顺利解锁,网页上出现“陆大警官,欢迎你进入白马博物馆,请确认你今天是否需要兑换视频。”然后下面依旧是三个选项:第一个是“出售视频”,第二个是“购买视频”,第三个是“白马论坛”“这是……”想到卢晓艳是白马一号的身份,也就没再多问。可能是之前失水过多的原因,竟然很想吃东西,顾不上太多,一口喝掉那杯牛奶,再拿起一片面包啃了起来。

“想了解更多的话你就逛逛白马论坛吧!”卢晓艳把那个飞鼠递到我手中,美丽的大眼睛向我传递着异样的信息。我正纳闷,忽然感觉她把飞鼠放在我手心里时手指有意无意地按了一下我的手背。我下意识看向手中的飞鼠遥控器,忽然发现手心里的飞鼠下面露出一个小纸条的一角,于是我立刻握紧那个飞鼠,向她说了声“谢谢”。

“那我暂时先走了,有需要可以随时呼叫我……那个是内线呼叫开关。”卢晓艳有些脸红地指了指床头上的一个粉红色按钮,然后默默地向门口退了出去,走时隐约听到她发出一声低微的叹息。

我没有多作迟疑,巧妙地把那个牛奶杯子作为掩饰,悄悄把手心的纸条摊开并把有字的一面贴在玻璃杯外,这样从外面只能看到我整只手抓着杯子,实际上我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字条上的留言。为了不会引起监视者的注意,我故意一手抓着杯子,一手拿着飞鼠遥控器点来点去。眼睛不经意地瞄向手中的杯子。

虽然字体很小,但是我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的内容:“出门左拐隔壁第三个门,今夜12点,绝对要准时!”我心中了然,巧妙地变换了一下手形,把那张纸条在手心里变成了一个很小的纸团,隐匿在指缝间。做完这一切,我假装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顺势用手拍了拍嘴巴,就这样把那个小纸球吞下肚中,敌人太过强大,我必须十分小心。

于是我重新躺到床上,才发现下体的桎梏还在,并且能感受到微弱的电流,敏感的龟头又开始蠢蠢欲动——贞操带不知何时竟然自动归位了。但是此时身心俱疲的我已经无暇关注这个问题了,才刚躺下不一会儿竟然就沉沉睡了过去。

至今想来,也许是那杯牛奶的原因,亦或是自己真的累了,否则任我的心再大,也绝不应该在那种情况下睡着的。睡觉本没有错,错就错在睡觉会让人错过时间,而时间一旦错过就再也不能重来。倘若时间可以重来,那生命还会珍贵吗?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即使是多年以后让我有机会窥探到生命的奥义,仍无法参透时间的意义,就像我们永远无法参透宇宙的意义一样……第18章 顺利逃脱“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快滚出去!”耳畔再次传来熟悉的女声,熟悉的场景慢慢呈现在眼前,依然是那张熟悉的床、熟悉的摆设,墙上是我和妻子的婚纱照,在我的内心产生一股思念的情愫,让我感到安慰和祥和——那是家的感觉……可就在此时,一个轻佻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祥和。“可是苏老师,你看它又肿得老大了呢!您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内射一次吧,我觉得只有射在里面它才能安分一些”“不要!吟雪!”我在噩梦中惊醒,因为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忘了自己的处境。盯着床头柜上那部特质手机一闪一闪地震动了好久,我才伸手过去按下了接听键,却不料那头“啪”地一下果断挂掉了。

“是谁?”我疑惑地看了看前方的大屏幕,发现屏幕下方的时间显示24:05,才猛然想起卢晓艳留的字条。

“糟糕,竟然睡过了!”我腾地一下从床上跃起,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朝门外走去。

此时我才注意到这里的环境,依旧是完全封闭式的建筑,门外是一条类似于医院公共走廊,通过这个走廊可以到达外面的各个房间,每个房间依然都是房门紧闭的,不同的是,从这个走廊的长度来看,这个建筑的规模比之前那白马训练营要大很多。

很快,我便找到了左边隔壁的第三个门。这是一个乍看很普通的木门,当我仔细端详的时候才发现这木质看起来有一种很古朴的感觉,仿佛历尽了沧桑。没有门牌,只在木门的右上角镶嵌了一个铜牌,上面刻了四个字“天机通道”。正当我在考虑要不要敲门的时候,木门忽然开了,里面一道红色的身影带着一股特有的香风,没等我反应,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拽了进去。

“你怎么才来,都说了绝对要准时的!”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卢晓艳穿上了那套红色的性感“女超人”装,脸上带着几分嗔怪和焦急。

“我……”我刚想解释,卢晓艳却一下捂住了我的嘴巴,同时低头看了看腕表,表情严肃道“总之,计划就是要把吟雪培养成为白马皇后!相信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吧——没时间了,院长的守卫要来了,快走!”说话间,卢晓艳已经把我拉进房间的最里面,这里的光线虽然很暗,但我还是能辨别出来,最里面居然有个类似安全通道模样的出口。

我自知事关重大,也没敢再多作迟疑,讯速跨步出去。

“怎么才来,快走!”才刚走了两步,迎面冲过来一个黑影,动作很快,没等我反映过来就一把抓着我向外拽去。

“你是凯子!你怎么……”来人我太熟悉了,尽管环境很黑,他的声音也压得很低,我还是可以迅速辨别出他的身份,忍不住一阵惊喜——是的,虽说赵凯之前背叛了我,但我相信他一定是有苦衷的,多年的热血兄弟,之前心里面更多的还是担心,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并且是来接应我的,顿时安心许多。不过似乎赵凯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也顾不上和我说话,只是使劲把我往外拽。

走了大约几十米的样子,我似乎感到有些眩晕,眼前忽然有亮光了,一阵冷风吹来,竟然这么容易就到了外面。此时我才恍然,难怪之前在白马训练营找不到出口,原来是在某个房间设计了暗道。

忽然发现地上有动静,才发现这出口的门边躺着两个黑衣人,似乎已经被打伤了,躺在那里已经神志不清,赵凯视若无睹,拽着我径直走了出去,很明显,这两个应该是被他制服的守卫。

一辆熟悉的北京吉普就停靠在路边,那是赵凯的坐骑,我一眼便认出来了。“陆哥,快上来!”赵凯见我愣神的样子,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感受到危险的气氛,我迅速跳进了副驾驶座。没等我坐稳,汽车“轰”的一下就蹿了出去。直至开出50米以外,我才下意识回头,此时后面人影攒动,数十道手电朝我们的方向射来。

赵凯猛地一打方向,“唧——”车子在道路尽头的作了个漂移急转弯,然后他再次使劲踩下油门,车子像脱了缰的野马般一路狂奔而去。

分钟后,车子进入高速公路闸口,赵凯回头看了看后面,脸色才稍稍松弛了一些,这时才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我,说道:“陆哥,刚才因为你出来得晚了一些,院长的守卫发现了,所以一会儿我把你放到附近服务站,你想办法找个车回去,注意不要报警。”说完他从衣兜里取出一打现金放在我手上,然后继续狠踩油门,一路狂奔。

“凯子……现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吗?”虽然现在从囚笼里脱身了,但是不知为何,完全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一脸严肃的赵凯让我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

“陆哥,晓艳没有和你说吗?”赵凯反而一脸疑惑地询问道。

“哦,没有,怪我睡过了,她应该是没来得及说……”我这才想起之前卢晓艳好不容易给我递了个纸条,告诉我时间,可是我竟然迟到了。

“凯子,晓艳她其实……”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我和卢晓艳缠绵拥抱的画面,一时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留下深深的负罪感。

“陆哥,啥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赵凯打断了我的话题,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然后转过头去自言自语道:“其实晓艳的心里一直有你……”“虽然……其实她也是被设计的……”说着,我的声音也越来越低,这样的解释显得苍白无力,很明显,赵凯是能够进去博物馆网站的,凭他的技术,定然知道的不会比我少,也许我和卢晓艳在里面的一举一动早就通过某个地方被他看到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加愧疚,因为我知道凯子有多爱他的晓艳,绝不亚于我对吟雪的爱,而我偏偏又是凯子最亲密的战友,是兄弟,是手足,如果让凯子亲眼看到我和晓艳……他究竟能不能够承受得住,我不敢去想,也无法面对。

就这样,我们俩均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我是因为愧疚,而赵凯,我只能看到他严峻的侧脸,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他都知道?是什么都知道了,还是只是卢晓艳是一号白马的事?

“陆哥……”终于,赵凯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严肃地说:“没时间了,服务区就在前面,我们必须分开走,我知道的比你多,所以这次你要听我的,等下你下车在服务区随便找个老百姓的车离开这里,记住,不要报警!直接回家,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回家看到嫂子,否则的话你和嫂子将万劫不复!”我注意到赵凯似乎还在向后张望,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机。“可是凯子,你呢?”我注视着赵凯,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答案。这时,车子开始减速了,驶入服务区的入口。

“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的……不要轻易相信博物馆里看到的一切,也不要急于调查馆长,那个人过于可怕。暂时你和吟雪都会是安全的,毕竟他的原则是不强迫……最后为了避免你做傻事,我再次提醒你,千万不要报警,就当是为了晓艳,我求你。”说完,赵凯解开我的安全带,推了我一把。

我狐疑地从车上下来,看了看手中的钞票,忍不住问道:“那我该怎么……什么时候可以联系你?”“回去后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正常上下班,保护好嫂子,我会去找你的。”说完,赵凯猛地踩下油门,车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见状,我也不敢怠慢,只知道这是一个离家一百公里左右的服务区,倒不是怕后面有人追来,主要是听赵凯那句“今天必须到家看到嫂子”,所以二话不说,我找到一个刚从加油站出来的车子,敲了敲车窗,然后说明来意,并把那一打钞票全部放到司机手里。司机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厚厚的钞票,顿时对我露出一个尊敬的笑脸,示意我上车。

就这样,在我的指引下,那人驾车在高速上一路飞驰,只过了大约四、五十分钟的时候就把我送到了住处。

我住的小区是接近市中心的一个老小区,是结婚的时候搬进来的,为了买这个楼盘,可算是花了我不少心血。其实这里除了出行方便之外也就没什么了,当初只是希望能让吟雪幸福——因为印象中漂亮女人一般都会比较向往繁华的都市,虽然吟雪显然不是那种拜金的女子,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总想把最好的留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以不惜重金买下了这个楼盘,而且还专门选了最贵的中心位置。小区周边是那种普通的小高层,但中心位置只有几栋,是那种三层的别墅式的房型,当然并不是别墅,凭我当时的经济实力是买不起别墅的。房子是那种轴对称结构设计的,楼道在正中间位置,每一幢分别住着六户人家,每一层是门对门的两户,在这里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嗅着小区花圃里熟悉的花香,我下意识朝着楼上看去,在昏暗的月光下一眼就找到了三楼自家的阳台,依稀还能看到卧室落地窗帘上透出的一点灯光,吟雪怕黑,以往她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开着床头灯睡的。

一阵晚风吹来,纱质的窗帘像夜色中舞蹈的少女般轻轻摇曳,想像着日夜思念的美丽妻子就在这窗帘背后安然入睡的样子,我的眼睛再度湿润了。并未意识到经历此次逆境后自己正发生着变化——感性且脆弱了。

正愣着神,忽然看到窗帘后似乎有人影,一晃,随即又消失了。

“有人?还没睡吗……”我心里忽然一个咯噔,这才想起家里还住着一个石小军,就在不久前,我还观看了一场现场直播!心情顿时变得灰暗起来。其实我内心里始终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多少对真相还抱着一丝希望——因为那个所谓的白马博物馆擅长各种高科技,所以通过视频技术伪造一些视频应该并不难,再加上赵凯离开时的那句“不要轻易相信博物馆里看到的一切”,仿佛让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刻拽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可是白马博物馆是专门对良家女子下手的组织,他们有绝对实力可以征服一般的贞洁烈女,卢晓艳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那麽如女神般的妻子就能幸免吗?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刑警队长,若不是亲眼看到作案现场,我是不会轻易下结论的,心里迫切想去确认,当即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