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凰榜 (第八章) 作者:业大牛逼

.

【九凰榜】

作者:业大牛逼2020年9月15日 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八章:干云天机

握住楚凰兀自抽搐的小脚,常麟回想起过往种种,心头涌起无尽的满足。想起第一次见到楚凰师姐英气的身影就是在演武台上凭借精湛的腿法杀得一众同辈毫无招架之力,常麟自己更是被那双穿着火红长靴的长腿迷的魂牵梦绕,无数次意淫幻想自己可以脱靴把玩这双夺魂的极品美脚。前几次吃到楚凰的豆腐也是迫于诸多限制不能恣意畅玩,可从今夜开始,这对性感的红靴美足将任由自己品尝享受了!

想到着里握着楚凰长靴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常麟缓缓将楚凰的脚抬起,隔着薄薄的靴布在自己脸上摩挲着,靴布细腻的材质上传递出楚凰小脚的柔软,常麟一边闭眼享受着,一边用手握住楚凰的靴跟,轻轻地将长靴褪下,耳边听着靴布与光滑肌肤摩擦的沙沙声。

随着“扑”的一声,楚凰的一只长靴离脚而去,只手可握的美足落在了常麟的手上,只见雪白的罗袜已被汗水浸透,贴在了楚凰的脚上,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先前还颇为淡定的常麟瞬间如同嗅到美味的野狗一般,忘情地将自己的脸贴到楚凰弯弯的足弓上,贪婪地深吸着少女的足汗清香,比起高寒美足的雪白柔软,楚凰的最大特点就是美足带着醉人的香气。昏迷中的楚凰可能是感觉到了有人在自己脚底兴风作浪,黛眉微簇间双脚又是一阵抽搐挣脱了常麟的魔爪,柔软的脚底连踩带踢的招呼到了常麟脸上,随后又一动不动了。

常麟也是一惊,旋即又抓起了楚凰瘫在床位的白袜脚,自言自语道“都被干晕了小脚还不老实,看我怎么惩罚你!”说罢便揪住袜尖,一把脱掉了楚凰右脚上的罗袜,伸出食指在楚凰足心软肉处上下刮动起来,挠得楚凰五个珍珠般的足趾随着常麟的节奏微微抽动着,再看楚凰的俏脸上,英气的柳眉微皱,嘴角稍稍勾起,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再踹我啊,还调不调皮啦?”常麟一边调笑着一边又对着楚凰足底连挠了数十下。似是还没尽兴,常麟又一口将楚凰前半脚掌都含入口中,舌头游走于足掌于足心凹陷之间,竟只觉得口中品尝到一阵香甜。“嗯……我的脚…”常麟如野狗般的疯狂舔舐也惹得楚凰有了些许反应,红唇微启间轻轻呢喃着什么。

见楚凰有了一些反应,常麟立马改变了姿势,将楚凰修长的娇躯横抱与自己怀中,让她的俏脸贴在自己肩膀上,常麟一手挽住楚凰的香肩,一手还在揉捏把玩楚凰的裸足,低头就能将脸埋入楚凰如云的秀发中,享受少女的香味,一边在少女耳边轻声道“凰儿,我爱你…”

“嗯…………”似乎是听到了常麟的轻唤,楚凰嘤咛了一声幽幽醒来,像小猫咪一般轻轻用鼻尖蹭着常麟的脖子,一副小女儿的样子,和平时威武霸道的楚凰师姐完全判若两人。看着楚凰如此温顺可爱,常麟眼中柔情更盛,用手轻轻抚摸着楚凰的青丝,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这幸福的时刻。

可没过过久,不安分的常麟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坏点子,俯首在楚凰的耳边低声了几句,惹得楚凰本就微带潮红的小脸一阵涨红。“你…你…臭流氓!”羞愤的楚凰在常麟的怀里挣扎了起来,粉拳不停的落在常麟的胸口,只不过这轻柔力度看起来更像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常麟一边紧了紧怀中的楚凰,一边一脸坏笑地忽悠道“就试一试嘛,又不会少块肉…”,听此楚凰又是没好气的白了常麟一眼,吞吞吐吐地驳斥道“你…你那个东西…那么粗…我…我怎么含得下嘛……再说这也太羞人了!不理你了!”

见楚凰百般不愿,常麟本想作罢了,可这瞬间常麟又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在天琅城附近和高寒的香艳一夜,那时他催动麟纹,高寒便深陷情欲任他摆布了。想到这里,常麟不免心头一热,运功将精气汇至双瞳,催动起麟纹。本来还在常麟怀里闭目赌气的楚凰居然感觉右足足底一热,旋即又蔓延全身,仿佛这个身子都烧着了一般,忍不住地在常麟怀里扭动起来。“嗯……我……我好热……好难受……”只见楚凰痴痴地望着常麟,美眸之中尽是迷离,红唇微张,吐气如兰,热热的香气直扑在常麟脸上。

成了!情况和高寒那时一摸一样!常麟的看着怀中无力扭动的楚凰心中大喜,握住楚凰尖圆得当的下巴坏笑得“小凰儿,我的小乖乖,用你的小嘴含住我的大肉棒好不好啊?”听此,楚凰迷离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挣扎,无助的摇摇头又点点头,“点头就是答应啦!来!张嘴轻轻含住它”猴急的常麟一边加速麟纹的催动,一边将楚凰的小脑袋压至跨间,让楚凰跪趴在自己跨下,粗壮通红的肉棒直挺挺地顶在了楚凰一侧的俏脸上,上面布满了青筋,显得狰狞无比。

迫于麟纹的功效,楚凰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灼热难忍,迷迷糊糊之间竟轻启双唇,听话乖巧地用小嘴含住了常麟同样火热的龙根。常麟直觉得火热的下身被一个潮湿柔软的空间包裹了起来,再加上强势高傲的楚凰师姐竟真的为自己口了!特别是想到楚凰师姐平日里对同龄的男弟子都不屑一顾,更别说此刻竟在自己跨下用小嘴服务自己。常麟低头欣赏楚凰第一次帮男人口交的难耐表情,更多的刺激是心里上的异样兴奋感。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差点在一瞬间就让常麟精关失守。强忍住暴射的冲动,常麟哆哆嗦嗦地双手扶住楚凰的后脑,将自己的阳物深深捅入楚凰的喉间抽插起来。楚凰只穿着一只长靴的双脚顿时紧绷了起来,无助地颤抖着,胸前的一对玉乳先后摇摆着,一双美眸微微上翻,不停地溢出眼泪,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哀叫声。

见此情形常麟一方面出于对楚凰的心疼,另一方面这场面也确实香艳难忍,常麟肉棒最后一阵膨胀,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楚凰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任凭常麟的精液射进她的喉咙,甚至因为常麟喷薄的过于凶猛,有精液都从楚凰的鼻子中喷出,可怜了两腿之间的楚凰也因为深喉的窒息感再度两眼翻白晕了过去,如母狗一般高撅着翘臀,螓首无力的垂在床上,一头如云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脸上,小嘴微张间还流出丝丝精液,显得分外淫靡。而刚结束处男生涯的常麟经过两次发泄此时也是分外疲惫,一把搂过瘫倒在床上的楚凰,紧紧的拥在怀里后也是酣然入睡了……

“嗯……怎么今天的晨光有些令人生寒啊……”迷迷糊糊的常麟惺忪地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照在脸上的光竟透着一丝锋利,他揉揉眼睛定神一看,一把锋利的赤红宝剑正架在自己脖间,这可吓得常麟够呛,他谨慎的将目光扫向床边,赫然是羞愤难忍的楚凰正玉面含煞的盯着他。常麟缓缓咽了一下口水,嘴角微微抽搐“这…楚凰师姐您这是要谋害亲夫啊……”常麟声音干涩的说道。“住口!你这淫魔!昨晚……昨晚最后居然让我做这种事!我……我杀了你!”楚凰红着小脸娇斥道,手中的宝剑更是又向前将了些许。见此常麟干脆瘫软在床上装死道“好了,能与楚凰师姐一起共度良宵我也是死而无憾了,能死在师姐剑下我也算圆满了,师姐动手吧。”

楚凰见常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是又气又笑,小嘴一撇只能收起宝剑道“走吧,父亲要见你…”常麟听此瞬间活了过来,一屁股滚下了床,激动道“岳父大人这是要给咱俩定亲了吗?”楚凰轻哼一声答道“臭不要脸,才不是呢,俯耳过来…”常麟听此屁颠屁颠地跑到楚凰身边,刚准备俯首倾听,只觉下身传来断子绝孙的剧痛,只见楚凰一膝顶在常麟的命根子上,常麟瞬间整个人如同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哼!快点起来跟上!”

楚凰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留下一个俏皮的笑容便转身离去了,只留下一个生无可恋的常麟瘫倒在地上抽搐……

一路上,常麟看到九凰宗的执法队在各个庭院中进进出出,想必也是宗主在凰试之后清理内奸的手笔。片刻过后,九凰宗的主楼内常麟颤颤巍巍地站着,双腿不自然地摆动着,旁边的楚凰负手而立,而前方坐着的两人,一位身型佝偻,仿佛睡着了一般,苍老的样子哪怕下一秒就咽气了也不奇怪,此人赫然是常老,而常老旁边的中年男子,一头冲冠怒发,黝黑中参杂丝丝金红,棱角分明的轮廓透露出不同常人的硬朗,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也与楚凰有三分相像,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气势宛若九天上的火凤,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不用说,此人自然是九凰宗的宗主,楚凰的父亲——楚天。

只见楚天缓缓起身,向常麟走来,强大的气场哪怕不是刻意显露也让常麟感觉到了明显的压迫感。楚天看了一眼常麟不住颤抖的双腿,关系道“常麟,我知道你伤好没痊愈就找你来此实属唐突,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想还是尽快进行下一步比较妥当……”常麟一听,心中乐开了花,这很明显是要给我和楚凰师姐定亲的节奏啊,师姐也真是的,还害羞嘴硬呢,这不是连常老都叫来了?想到这里,常麟不由开口道“但请宗主放心!我常麟一定负责到底!”楚天见状也是有些一头雾水,自己还没解释其中缘由,怎么这孩子就如此坚定?难度这就是冥冥之中火麒麟的感知吗?真了不起!楚天一边内心暗自赞叹一边对常麟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即刻前往天机阁,去见少阁主,此人亦是当今九凰榜第八——白凌雪,我让凰儿护送你!”

“好嘞!我这就…嗯?天机阁?为什么要去天机阁?”常麟一脸茫然道,四目相对,楚天也是一愣,刚刚不是还一副一往无前的样子,怎么现在又这幅德行?一旁的楚凰只能连连扶额,在场的可就这一个明白人知道两边都会错了意。“咳咳…还是让我来解释一下其中缘由…”短暂的尴尬后楚天干咳了两声,开始缓缓解释道“当年我应朝廷的旨意,征讨伽罗凤族…那时我不明真相,直到在那片树林里遇到了5岁的天机阁少阁主,她向我说明了一切……”

常麟一边听着,一边讶异于楚天接下来讲的大部分内容竟与自己梦中伽罗老祖所讲的内容基本一致,并且这个5岁的天机阁少阁主预言了火麒麟会在九凰宗降世,届时希望楚天能护送火麒麟到天机阁与这位神秘的少阁主会面……

“经过这些年的苦心经营,我也多少探听到了朝廷背后有龙族后人的影子…这个分裂我凤族的罪魁祸首,只有火麒麟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而天机阁,会给予你指引……”说完楚天长舒一口气继续道“本来按约定我应亲自护送你前往…可因为凰试上的变故,我和宗内的高手都必须留下来对宗内进行清洗…而且凰儿身手也值得信赖,便让凰儿护送你前往吧……”

听了这么久,常麟也是云里雾里,但他起码明白了两件事,第一,这个神秘的天机阁少阁主五岁就知道了和伽罗老祖一样的历史,这让常麟也对此人产生了兴趣。第二,此行有楚凰相伴,能与楚凰一道外出他常麟可是一万个愿意。所以在短暂的思考后,常麟向楚天和常老行礼道别后便与楚凰离去,准备前往天机阁了。

待楚凰和常麟离去之后,楚天缓缓转过身来对常老说道“常叔,您大伤在身,又何必亲自至此呢?”常老张了张干涩的嘴唇缓缓道“宗主啊…外面风起云涌…老夫感觉到自己的命数要到头了…常麟这小子是我带大的…见一面少一面咯……”楚天剑眉微皱道“常叔,如今二公主麾下力量也未必怕了大皇子背后的龙族…”只见常老干笑了两声道“当年伤我和老宗主之人……可不像龙族的人啊……”

话说这天机阁位于神洲西方的干云岭深处,鲜有世人知道其位置,但天机阁却通晓天下之事,以白鸽为媒介贩卖情报,其自身不偏向任何一方势力,是超然的存在。从位于南方的九凰宗前往干云岭路途对于修为强劲的楚凰和觉醒了火麒麟血脉的常麟来说也就是四、五日的路程,可这一路上可苦了常麟,不仅一路上做牛做马,还以为之前的恶劣表现被楚凰惩罚禁止上床,常麟也不敢硬来,只怕楚凰到时候真怒了他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几天看得见吃不着的日子别提有多憋屈了,半夜只得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打坐苦修,不过常麟也惊喜的发现在与楚凰交欢后自己的修为实力又更上了一层,不仅体现在体力的层面,同时常麟已经可以自主的进入火麒麟状态,只是一次只能维持25下心跳就要回归正常状态休息起码一个时辰,瞳术也有所精进,现在的常麟对麟纹已经有了感知的能力,包括感知位置、身体的情况等……

五日时光一闪而过,干云岭深处云雾缭绕,一处长长的玉石阶梯前有三人正争论着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上去,天机阁什么时候不让人进出了?”楚凰忿忿不平地质问道,前方一仙童打扮的人深鞠一躬答道“阁主说了,今日除了常少侠,谁也不能入阁,楚小姐,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楚凰见状也没什么办法,只得对常麟说“那你快去快回吧,我在此候着。”

仙童又是深鞠一躬便走上玉石阶梯为常麟引路,要说这阶梯也是蜿蜒曲折,分叉无数,要没人引路,还真难以分辨路线,走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一座高约数十丈的白玉楼阁伫立在了常麟面前,通体反射着摄人心魄的寒光,四周环绕着百年的古木,前面带路的仙童也是停下了脚步,示意常麟进入其中,常麟也不犹豫,大步跨入其中,只见里面空空荡荡,唯有一年轻女子端坐于一玉案前,雪白的衣裙映衬同样雪白的肌肤,用白纱掩住面部,细节随看不清但依稀可以看出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顺滑银白的头发长垂于腰间被一个玉环束住,全身透出空灵圣洁的气质,哪怕让坐拥楚凰高寒这样美人的常麟都忍不住微微侧目。

见常麟到来,白凌雪缓缓起身向常麟走来,这时常麟才看到白凌雪脚上未穿鞋子,确是穿着一种从未见过的白色丝质长袜,长袜一直延续到大腿根部,虽为丝质却也看不见少女的肌肤。还在常麟望着白凌雪的白丝长腿发呆,幻想着高寒和楚凰穿上这样的袜子供自己淫玩的时候,少女已经走到了常麟面前,微微躬身道“凌雪见过常少侠。我们长话短说,我需要和你做个交易…”

冰凉空灵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把还在想入非非的常麟拉回了现实,心想,这个小妞也太干脆利落了吧?不等常麟多想,白凌雪继续道“我可以给予你一个大机缘,而你需要半月之后回来帮我一个忙…”说着白凌雪递给常麟一个巴掌大的锦囊说道“你的机缘就在其中,切记不可被他人夺去…”

常麟沉吟半刻,接过锦囊把玩了一下道“东西我先收下了,可你怎么知道半个月后我还愿意回来帮忙呢?”听此白凌雪竟微微一笑,美人一笑,冰雪皆融,星月皆羞,把常麟也给看呆了。

白凌雪缓缓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似是在等待着什么,旋即一阵风起,一片绿叶从玉门外被吹进大殿,缓缓落在白凌雪的掌心,“命数早有天定,就如这片绿叶一般……”常麟看着白凌雪绝美的笑颜,恍惚间竟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悲凉…但下一瞬,常麟眉头一皱,飞快地冲出了大殿…白凌雪见常麟匆匆冲出大殿也不惊讶,刚一转身只见自己的玉案上坐着一位和自己六七分像的美妇,她幽幽一叹说道“雪儿,你终究是泄露了天机,每个人的命数早就已经注定了,无论你怎么做,终究是……”“够了!”不等美妇说完此前还淡泊空明的白凌雪竟面露愠色娇呵道。“我从来,都不信命……”

常麟飞速地冲下玉石台阶,半柱香的路程不出片刻便赶到了与楚凰相约的地方,楚凰见常麟出来也是迎了上去,关心道“怎么样?还顺利吗?”常麟眼神微凝,答道“很顺利,天机阁的阁主给了我这个。”说罢便掏出锦囊递给楚凰。楚凰见状刚想将锦囊接过,谁知常麟迅猛将锦囊收至腰间,同时瞬间进入火麒麟状态,一掌打向楚凰的小腹,红色的气浪携雷霆万钧之势瞬间重创了楚凰,将其打飞数十丈远,甚至在地上都留下一道长长的焦痕。

只见“楚凰”艰难地爬起身,艰涩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楚凰!”常麟冷哼一声并未搭理,心道自己刚刚在大殿之上便感应到楚凰的麟纹发生了移动,而眼前的“楚凰”身上毫无麟纹的感应,因此断定她是假的并不难。

见常麟并不搭理自己,“楚凰”冷笑一声道“不过东西拿到就行,后会有期!”只见她手中赫然拿着常麟刚刚收至腰间的锦囊,先前一瞬的机会竟都被她夺了过来!旋即“楚凰”往地上猛掷一个弹丸激起一阵白烟,白烟过后,人影皆无,不过常麟也没有心思追赶,毕竟再大的机缘在他看来都没有楚凰的安危重要。转头便开始感应楚凰所在………

于此同时不远处,两个黑衣男子信步走在河边,其中一人肩上还扛着一个长长的麻袋,麻袋口露出一双金红的绣凤长靴,正随着男子的步伐无力的晃动着…

忽然扛着麻袋的黑衣男子扭头对他的同伙说道“嘿!兄弟,这小妞可是当今九凰榜排名第三的楚凰!你就不想玩玩吗?”听此另一黑衣男子为难道“可是阎霜大人吩咐过,不许动她一根寒毛啊…”

扛着楚凰的男子听此直接给了同伴一巴掌说道“阎霜大人确实吩咐过,但我可告诉你,这等货色如果不是阎霜大人善于掩藏气息偷袭,再辅以阎霜大人的秘药,哪怕正面交锋阎霜大人都绝非敌手,更别说我们这辈子可能有机会玩到这样的极品,你说!我们就摸摸这小娘皮的奶子,玩玩她的骚靴骚脚,谁能知道呢?”

同伙听完望着楚凰麻袋口一晃一晃的靴脚,那每一下可都晃到自己心肝上了啊!旋即咽了咽口水道“搞了!搞了!来来来,把她放下来!”

两人猴急的将麻袋放下,看着梦寐以求的极品靴脚就在眼前,两人都缓缓将手逼近了楚凰静静躺在地上的美足,可下一瞬,一道凌厉的寒气贯风而至,直接将二人的双手冻成了四个冰球,两个黑衣男子满脸惊恐地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人,一马,一枪………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