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妇肖林的日常 (23-26) 作者:wuxin117818296

.

【家庭主妇肖林的日常】

作者:wuxin1178182962020-8-12发表于SIS

第二十三章:不期而遇的意外

没有找到王子龙,肖林回到养生馆。

“林姐,今天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呢?”服务员叶子走了过来,坐在肖林身边问。

“哦,没什么,逛街累了。叶子,给我安排做个 SPA。”肖林决定不想了,放松一下。

第二天一早,等到老公走了之后,肖林一骨碌爬了起来,今天她的心情不太好,任何男人都不想见,便打电话约了好友许雅芸出门。

许雅芸是一家画廊的老板娘,老公是一个知名的陶艺家,不过现在两人已经离婚了。肖林也是在婚后才与她相识,最终成为了好朋友。说是好朋友,无非就是谈论时尚和平时打发寂寞时间的一个伴儿,两个人谈不上知心,更不是什么深交的好友。

不过这个许雅芸因为也算是一个艺术家,拥有着艺术家的风流和豪放,经常跟肖林讲述与某个男人的某些艳遇,听的她是面红耳赤。

与许雅芸疯狂的采购了一番,弥补了这几天没有购物缺失的最新流行信息,肖林再次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当初没有认识王子龙时的情景,可是那种完全顾家的心却早已经丧失了。

“肖林,最近你都忙什么呢?怎么消失了这么多日子?害我想要出门逛街都找不到人。”许雅芸有些不满的抱怨着。

“没什么,你最近怎么样?又遇到什么风流才子了没有?”肖林搅动着桌上的咖啡,打趣的问许雅芸。

“是啊是啊,我正要告诉你呢。前几天我在宴会上认识了一个颇有风度的男人,是一个画家,听说最近在准备画展,想要找个画廊展示作品,这不朋友就介绍给了我么。这个男人简直帅呆了,不过他好像对我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许雅芸说到最后,有些失望,看着面前的咖啡不是那么热衷于喝下去。

“哦?你竟然也有碰到铁板的时候?你不是常说你是熟男杀手么?怎么这次栽了?”肖林有些好笑的问道,对这个画家有些感兴趣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连许雅芸这样的大美女都震不住。

“有机会你来画廊,我介绍你们认识。到时候你就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男人了。”许雅芸完全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肖林看到她满眼里都是春色。

肖林微笑的看着许雅芸那副发春的模样,却一点都无法将笑容映进眼里。昨天的那件事情一直困扰着她,就好像在肖林的心里落地生根发芽,再也回不去那块完整的土地了。

肖林与许雅芸又闲聊了一会儿,许雅芸的话题一直都围绕在那个浪漫画家的身上。

肖林越来越觉得生活的无趣,自己除了逛街购物便只能守在家里。想起许雅芸那丰富多彩的生活,她就羡慕得紧。

肖林有心叫许雅芸带自己见识见识那些有很多人的宴会,也很想体会一下许雅芸口中的那种被众多男人众星捧月的感觉,当然,她不会叫许雅芸知道自己的想法的。

在这个世界上的秘密,就是没有秘密;要么就是将秘密开玩笑一样的讲出来,成为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肖林决定,将自己埋藏在心里一年多的秘密告诉给这个朋友,这样一来,女人这个永远的弱势群体,便会得到大家的同情,那么日后她的事情东窗事发的时候,她便顺理成章的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到时候……

肖林不知道,她的这个决定最终害她走错了很多的路,等待着她的前方究竟是什么呢?

第二十四章:拒绝邀请

今天的肖林再次将许雅芸找了出来,随意的逛了一圈,两个女人就在咖啡厅里坐下了。

肖林将自己老公阳痿不举的事情告诉给了许雅芸,许雅芸开始有些震惊,可是随后便挑一挑那修的很好看的眉毛,说了一句:“原本以为你跟你老公是圈子里最幸福的一对儿,没有想到那么好的男人竟然是个性无能,那你岂不是夜夜守活寡。唉!身边的人都这么不幸,包括我,这真是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啊!那你准备怎么办?离婚?”

肖林拿起吸管喝了一口橙汁,漫不经心的说:“我不会傻到离婚的。这有什么啊,实在不行就学你,培养几个听话的男人,大家各取所需呗。”

“对!说的好!女人就该这么活着,什么为了老公要死要活的,都是脑子有病呢!这样吧,我晚上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男人。既温柔,又帅气。”许雅芸的眼里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肖林只是盯着面前的饮料发呆,简单的回了一句好啊。

第一次,肖林邀请许雅芸到自己家里做客,这个房子除了她和老公的直系亲属,还没有任何人来过。

“你家挺不错的嘛,不过这么大你一个人收拾得过来吗?”许雅芸随意的在房子里到处看着。

“平时也没有太多家务,就是擦擦灰什么的,大的清理都在固定时间请保洁公司的。”肖林从厨房端出两杯饮料,放在了客厅沙发前面的茶几上。

“快去换衣服吧,晚上我带你去钓男人。”许雅芸坐下后暧昧的对肖林说道。

肖林看着许雅芸意有所指的暗示着她,却忽然产生了一种胆怯的心里。

肖林想起许雅芸跟自己讲过许多艳遇,虽然没有具体说跟这些男人们做了什么事,可是这么大岁数的她,这些男女情爱的事情自然也是明了的。

肖林出轨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可是她要是真跟许雅芸去了那个什么地方,认识了其他的男人,可就是另外一件事了。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传了出去会不会成为朋友的把柄,要是有一天传到她老公的耳朵里,那她不敢想象。

“我看还是算了,我就是那么一说,还能真去啊。我可不像你孤家寡人一个,再怎么说我也得恪守老婆的本分不是。”肖林看着许雅芸微笑的说。

许雅芸撇撇嘴,“你还真是一个好老婆,我说你真傻,女人不自己快活着,想谁给你快乐?算了算了,你这个死脑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转过来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要是有兴趣了随时告诉我。”许雅芸说完,像是顿时失去兴趣一样的起身告辞了。

肖林知道她有些生自己气了,赶紧陪着笑脸说下次一定去,许雅芸也没怎么搭理她,就那么走了。

许雅芸走了之后,肖林轻蔑的看了一眼大门,转身收拾茶几上的杯子,将许雅芸没怎么碰过的饮料倒进了下水道里。

其实肖林的心里十分想去许雅芸说的那个地方见识见识,可是她现在还不能表露出来,因为她还没有将许雅芸当做知心的朋友,她需要再多观察观察。

一想到许雅芸这样风骚的女人一定与很多男人有染,肖林就觉得心里对她有一种厌恶。可是却也有一种不知名的羡慕。

肖林没忘记许雅芸对她说的那个什么好地方,心里一直好奇着想要去看看。可是最近的许雅芸对她不冷不热的,找了她几次也没有出来。

第二十五章:撞车

肖林想起前几日许雅芸拒绝自己的邀请,肖林便决定亲自到许雅芸的画廊去看看。人都亲自来相约了,许雅芸总不能冷着脸子再生气了吧?

只是肖林没有想到,车子还没有开到许雅芸的画廊,在一个路口就与一辆也刚好要转弯的车子撞上了,肖林因为冲劲儿额头撞上了方向盘,随即痛的捂着头呻吟着。

过了没一会儿,就听见有人敲着车窗,肖林抬眼朝窗子外面瞄了一眼,随即摇下车窗,看到了一张略带抱歉,很英俊的男人的脸。

窗外的男人有着一头微卷的曲发,眉毛很浓,眼睛不是很大,可是有着大大的双眼皮和深邃的眼窝,因为男人微弯下身子,肖林看到男人的睫毛很长。最有特点的就是男人脸上的胡子,从鼻子下面一直沿着嘴角的两端,与下巴上的胡子连成一个好看的四方形状。从外表看来,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位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帅气,性感,迷人。

这个男人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因为天气炎热领口打开了两个扣子,他的下身是一条灰色的西裤,整体来看就是一个很讲究很整洁的男人。

肖林一只手还捂着额头,看到窗外的男人似乎一脸的抱歉,焦急的询问她有没有怎么样,并一再的说着对不起。

肖林没有回答男人的问话,将手从额头上拿下来,抬起头朝后照镜望了一眼,只见自己额头的肌肤上只有稍稍的红肿,并没有什么大碍,便对男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小姐,不好意思,因为是转角所以我没有看到你开车过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报修之后的账单请邮寄给我吧。”男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肖林,肖林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叫做肖翔鹏,职位是某公司的创意设计师。

这个叫做肖翔鹏的男人再次朝肖林微笑致意了一下,便风度翩翩的朝自己的车子走去,路上的时候还打了一通电话。

肖林这才想起自己车子的损毁程度,匆忙跳下车看了一眼,还好,只是保险杠掉了下来,其他的部位似乎每多大事情。

肖林站在原地看着那位性感的帅哥,此时他正在车子前面徘徊着,他的车子显然坏的比肖林的严重,车前盖几乎都撞的翻了起来。

肖林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很有风度,还没有等到警察来认定是不是他的错误,他竟然就主动提出要给自己赔偿了。

看到自己的车子没有大碍,肖林拾起地上的保险杠丢在了后备箱里,便再次上了车子,缓缓启动朝许雅芸发廊的继续开走了。

经过这个男人车子的时候,肖林见到男人抬起深邃的眼睛朝自己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垂头丧气的瞅着自己的车,一脸的无奈。

肖林也很想帮助他,可是却也无能为力。算了,看在这个男人这么绅士的份上,修车的费用就不用他掏了。这本来就是双方的责任,肖林也不想占他的便宜。

来到许雅芸画廊的时候,许雅芸正在无聊的坐着修剪指甲,看到肖林的到来似乎有些意外,随即露出笑容说:“哟,今天可是稀客啊,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怎么跑这么远来看我了?”

许雅芸嘴上虽然说的苛刻,可是脸上却是有些惊喜的,一看她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不会耍什么心机。

“你还说呢,约你几次都不出现,我只好亲自来赔罪了。”肖林笑着接过许雅芸递来的白开水,坐在沙发上与她调侃了起来。

许雅芸看着肖林撇嘴笑着,似乎将几日来的尴尬气氛瞬间冲淡了。

“哎呀,你来的真不巧,想要给你介绍的那位画家刚刚离开。我们定了下星期开始在我这里举办画展,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哦,我帮你们介绍。”许雅芸一提到这个画家就十分的兴奋,肖林看到她的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花儿。

“还没拿下人家呢?”肖林喝了一口水问道。

“是啊,对我的暗示就是不感冒啊,我都快投怀送抱了,这男人就是不上道。唉!”许雅芸抱怨着,肖林笑了起来。

“难得听到你踢到铁板的时候,还真是叫人期待呢。”

肖林说完打量起许雅芸的画廊,周围的墙壁上面展示了不少知名的不知名的画家的绘画,有风景的、有人物的,可是只有一张画吸引了她的眼球。

画布上是一个裸体的女人,一丝不挂的坐在某个树林里,神情暧昧又迷人。画画之人将女人的面部表情刻画的很细腻,肖林甚至从女人的脸上看到了那丝爱慕,似乎还带着一点悲伤。

“这幅画是谁画的?”肖林指着不远处的这幅画问许雅芸。

“你也喜欢这幅画?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位画家画的,怎么样?很美吧?”许雅芸也随着肖林一起观赏起这幅画来,越看越是喜欢。

“你是说画画的时候这个女人就是裸体的?”肖林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有什么啊?你要是见到了他本人,别说是裸体叫他画画了,就是他想要做些任何事情,女人恐怕都会心甘情愿的。”许雅芸一脸骄傲的说。

“如果他愿意给我画这么一幅画的话,叫我扒层皮我都愿意。”

肖林用极其夸张的不信任表情看了一眼许雅芸,许雅芸则一脸爱信不信的表情挑眉瞟了她一眼。肖林再次对这个许雅芸嘴里的画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等到画展开幕的时候,她发誓一定要过来看看,结识一下许雅芸口中的这个叫女人疯狂的男人。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许雅云便将画廊丢给手下的店员照看,请肖林到附近的餐厅吃午饭去了。

从吃饭开始,两个人的话题就一直围绕着那个温柔的画家,许雅芸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在聚会上认识他的时候是什么情景,以及后来自己是怎样的暗示挑逗他,还有画家好像少根筋一样的坐怀不乱令许雅芸极其愤怒的事情。听的肖林是暗暗称奇。

在许雅芸这里耗了半个下午的时间,肖林才想起自己的车子需要去修理,便告辞开车来到了修车厂。

检查了一下车子并没有其他损毁,但是也到了需要保养的时候了。肖林只好将车子暂时丢在了修车厂,约好几天之后过来取。

回家的时候肖林只好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看着车窗外行色匆匆的人潮,肖林却想起今天碰到的那个男人来。

肖翔鹏,呵呵。这个男人的造型应该不是本地人吧?口音也不像。不知为何肖林竟然挥之不去这个男人的身影,一想起男人在嘴边的胡须,肖林就有一种很性感的感觉。

如果被这样的男人亲吻,胡须碰触肌肤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肖林竟然觉得有些羞涩,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东西啊?

肖林将头瞥向了窗外,可是脑子里却一直回响着今天这个男人站在自己车窗外的情景,那深邃的眼窝,那长长的睫毛,还有那性感的胡须,礼貌性的说辞。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记得这样牢靠,就连王子龙似乎都不曾这样过。

第二十六章:酒吧

一想起王子龙,肖林心里有些惦念,再次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那端仍然显示关机。肖林奇怪,他究竟在忙什么?

还是没有王子龙的消息,肖林越来越对王子龙起了疑心,怀疑他背着自己有什么事情。去王子龙的店铺找了几次,但是似乎真的不在的样子,肖林便也只能等。

肖林刚回家没有多久,老公打来电话说晚上要应酬,不能回来吃晚餐。

她拨通了许雅芸的电话,许雅芸说她此刻正准备去与朋友们聚会,享受男人们的甜言蜜语,便顺便询问肖林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肖林顿时心痒痒起来,许雅芸叫肖林现在在家里收拾一下,她马上就开车来接她,便挂断了电话。

肖林不清楚是一个怎样的宴会,但是还是精心的打扮起来。她挑选了一件白色的礼服,配上首饰和包包,头发简单的挽起,略施薄妆,令自己看起来大方又得体。

她将自己最诱人的锁骨完全暴露了出来,不知为何,虽然肖林没有那个心思,可是却仍旧被许雅芸第一次跟自己提到这样地点时的暧昧神情所感染,不自觉的就想要将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呈现出来。

哼,既然去了,为什么不做场中最美丽的女人呢?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众星捧月?肖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露出不一样的神情,微笑的,严肃的,妩媚的,最终她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吸引人的表情,牢记在心。

坐上许雅芸的车子,许雅芸看着肖林打扮得如此漂亮,嫉妒的撅着嘴巴叫嚷着:“唉!什么人靠衣装啊,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好不好?这样打扮起来,我立刻就被比下去了啦!”

肖林心里很是得意,可是嘴巴里面却一再谦虚的说着“哪有”,并夸赞许雅芸那条透视裙极其的惹眼的火辣,与自己这种端庄贤淑的打扮比较起来,她的才更能吸引男人的视线,许雅芸这才“扑哧”一声笑,心情大好的启动了车子。

肖林与许雅芸闲扯着无聊的话题,知道一会儿要去的地方实在不宜谈论那件事情,她也不知道到那里需要坐多久的车,她坐在副驾驶上一直掂量着要如何启齿叫许雅芸帮忙,眼看着车子驶得飞快,逐渐从繁华的市区一路开向了郊区的时候,肖林这才下定决心赶紧提出要求。

“雅芸啊,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不是在市区里面么?”肖林心底有些好奇。

“嘿嘿,跟着我走就对了。”许雅芸神秘一笑,就是不告诉她方向。

车子飞快的行驶着,肖林看到窗外的高楼逐渐都被低矮的房屋取代,心底更加疑惑起来,她们这究竟是要去哪里?

当车子在一排低矮残破的房屋前停下的时候,肖林顿时错愕起来,回头看着许雅芸,眼中的疑问很明显。

许雅芸却略有深意的笑着,并不说话,示意肖林下车。

这一片荒凉的地界儿,竟然是许雅芸这种高档圈子的聚会场所?太不可思议了。不是应该在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别墅里面才对吗?

“别惊讶了,快跟我进去吧。”许雅芸看到肖林一副上当受骗的表情,顿时觉得好笑,赶紧拉起她的胳膊,将她朝一间民房前面走去。

“你确定你没走错地方么?这里有你的朋友?你不是给我卖了我还帮你数钱呢吧?”肖林真的有这种错觉,并不是平白的打趣。

“咯咯咯,是啊是啊,老板在里面等着你呢,姑娘快跟我进去。”许雅芸笑得花枝乱颤的。

人都到了这里,总不能就这样无功而返,更何况她也没开车子来,只能硬着头皮迈进那看起来残破不堪的大门,穿过一间漆黑的屋子,然后就看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地下楼梯间,赫然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肖林看着楼梯间墙壁上的灯,显然不是一个乡下地方可以享受的东西,看起来就是极其的精致,这才稍稍感觉到或许从这里开始,才是那些有钱人的地带。

许雅芸挑眉微笑的看着肖林,示意她没有错,就是下面,随后拉着她小心的走下了楼梯。

肖林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就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紧紧掐着手中的包包,眼珠子不停的左右乱瞄着。楼梯大概只有一层的样子,左右墙壁上贴着各种尺度大胆的男女缠绵的画,令肖林看到之后面红耳赤。

“雅芸,这里怎么看起来这么淫邪呢?”肖林不自觉的悄声问许雅芸。

“哪啊,这些都是摆设,你跟我进去看看,大家都很文明的。”许雅芸一副受不了肖林大惊小怪的样子。

肖林不再说话,也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一会儿一定闭紧嘴巴,以免搞出笑话来。

终于下到楼梯最下面了,推开面前的那扇门,肖林彻底惊呆了。门后简直就是别有洞天,与外面的荒凉寂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摆设都极其的奢华,天棚上是水晶的吊灯,四周有几张桌子,还有舞池和一个硕大的吧台。这里面不算吵闹,但是人潮汹涌,每个人面上都微笑着,有的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举杯交谈着,还有的一男一女耳鬓厮磨着坐在角落里暧昧的浅笑着。当肖林和许雅芸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两个,因为所有人都有热衷的节目。

“啊,我的朋友们在那里,我们过去。”许雅芸环视了一周,忽然发现到不远处的几个人,兴奋的拉起肖林便朝那方走去。肖林顺着许雅芸刚刚所指的方向,看到那里有几个身材很挺拔的男人和两个穿着很妖艳暴露的女人。灯光不是很明亮,肖林看不清楚他们的相貌。

“嗨!我来啦,今天我带了我的一个朋友来。”许雅芸还没等到近前,便出声打着招呼。离得近了,肖林这才看到这几个男人的长相都很英俊。

“嗨,雅芸来啦。”几个男人看到许雅芸走过来都露出暧昧的微笑,目光却没有过多的停留在许雅芸的身上,一直好奇的盯着许雅芸身后的肖林。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肖林,肖林,这个是杰森,这个是韩毅,这个是乔司。”许雅芸挨个介绍着男人,肖林却记的不是很清楚。

“嗨,雅芸的朋友都是美女啊,真是令人兴奋。要来点儿酒么?”叫做乔司的男人走到肖林的身边,递给她一杯红酒,肖林微笑的接了过来,点头致意。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