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爱人 (第二章)

旅行

回到家,老公抱着我说“老婆,你真能干。”我说“是吗?有什么奖励?”“老婆大人想要什么?尽管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两张从这里去芝加哥的火车票。”“又来了,花一个星期在火车上,既浪费时间,又无聊,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做这些华而不实的事情。”

“你问人家想要什么的!”“咱换一个实在点的不行吗?买个包给你?”“我又不是小三,买那劳什子给我有什么用?”老公怔了怔,“什幺小三?”“我说我不是小三,哎呀,算了,不买算了,其他的我也不想要!”“好好好,咱买还不成吗?圣诞节去!还可以在路上看雪,怎么样?”我高兴地扑到老公身上,在他脸上印一个大大的口红印。搂着他的脖子说“谢谢老公,爱死你了!”老公翻身把我压到床上,在我耳边吹气“那还不好好伺候老公?”“好!”我立刻爬起身,就往浴室跑。“你刚才不是洗过了吗?怎么又洗?”“刚才在外面折腾好一会儿了,又脏了啊。”“不用洗了,快过来!”“不行!多脏啊,怎么做?我洗完了,你去洗!”

我进了卧室,一顿紧忙活,以我平时最快的速度洗完后,就喊“老公该你了!”却没人回答,出来一看,这家伙竟然已经睡着了。其实我也没有太失望,知道老公累了,这些天公司里的事,都是24小时随叫随到。我帮老公轻轻地解开领带,退下西装和袜子。帮他擦了把脸,盖上被子睡了。

我躺下,想着今天聚会上的事,那句没头没脑的“一个年轻气盛,一个丰乳肥臀”引得自己不禁一阵好笑。是啊,我们都还年轻。不过从大一初尝禁果到现在,我们已经快二十年了。哪还有什么激情。老公再帅,我再性感,也会审美疲劳了。夫妻间那档子事,不是没有,也不是非有不可。我们更多的是互相依赖的亲情。

不过身体却是被撩拨得,有些燥热不安,难以入眠。我悄悄打开自己经常光顾的网站,关键字,永远都是“大叔”。找到一个身材壮实的大叔男主,看他勾引邻居家的少妇,我退下内裤,在肉缝上来回拨弄,片中两人你情我愿地在楼梯间进行活塞运动时,我就将手指,伸进自己的洞洞里,想象着大叔的棒棒此时正在里面抽插着,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我呼吸困难地张开嘴,仿佛,现在是自己的舌头正在与大叔的纠缠。我在这急促窒息的状态下,无声地达到了高潮。

眼看国庆马上就要到了,想问问老公行程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可他每次都是捂着盖着的,仿佛这成了他和他老板娘之间的秘密。也罢,反正我带着儿子,妖精要是安排了太出格的事,我就拿儿子当挡箭牌。可好巧不巧,我小姨带着儿子从纽约过来看我妈。我儿子和他这位小表舅就差一岁,这两个臭小子到了一块,你就甭想把他俩个分开,定好了和老板一起去玩,也不敢放他老人家鸽子。于是我妈和小姨就主动提出帮忙照看我儿,让我俩放心去玩。老公倒是很开心,可我一下感觉这次旅行有点惊悚,没了儿子这块挡箭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我预感这次肯定会有事情发生。

星期六,一大早,我和老公就颠颠地到徐总家集合。”哇,真是大house啊?比咱家得大一倍!这个区得多少$$”我艳羡不已地问老公。”自己Zillow 上查,瞧你那拜金女的样,他一个VP, 来美国这么多年,这算什么?咱们将来肯定比他们强!”老公不屑地说。”嗯嗯,看好你哦,老公。”

这个时候,徐总和妖精,还有拎包的阿姨从房子里面出来,我和老公立马下车。徐总指了指旁边停着的,七人座Mercedes. GLS 说”咱们开这车去,这车大,大家坐起来舒服。我来开。””我来吧,徐总”老公赶忙说。”我喜欢开车旅行,你坐我旁边。让女同志们坐后面吧”妖精立马招呼我”小林,快,把你们的东西都搬过来,车停我家行了。”

老总发话了,不敢不从。我们把行李搬上 徐总家的车,我拎着零食饮料和妖精坐到了后面。妖精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的薯片,辣条,牛肉干...”我说,美人,这些都是垃圾食品,你不怕发胖吗?对皮肤也不好。”说着,掐了掐我胳膊上的肉,无奈地说“哎,真是吹弹可破肤胜雪,一掐都能掐出水儿来。”说着又狠狠掐了一把”疼!”我控诉道。”哎,年轻才是王道。”我没理她。

看到徐总和老公在前面好像聊着公司的事,我就打开一包薯片,一边吃,一边看风景。这时妖精的鬼抓子又伸过来,抢我的薯片吃。”我以为您怕胖,不吃呢,来,我再给您打一包。”“不要,我就喜欢和你分着吃。”妖精撒娇道。我忍住一身鸡皮疙瘩,说”好啊,徐太太。””叫姐!””啊?哦……””妹子,我们认识小齐也有段时间了,怎么他一直都不带你出来?”“我不太喜欢social。”“哦……antisocial 阿?你和人交往门槛很高啊?“”哪有?””不过对付你这样的,也简单,就两个字...”“哪两个?”“主动!你这样的人,只要过了那道门槛,后面基本没什么屏障,你啊,会对人掏心掏肺,直到...”我等着她下面的话,可她却忽然停住了。话锋一转”看你这胸,有D吧?”我差点没把嘴里的薯片,吐到老公的后脑勺上。徐总和老公在前面说话,应该没听到吧,不过我明显感到车子晃了一下。“你这细腰丰臀的,欲望一定很强吧?小齐...””来来来,徐姐,尝尝这辣条。””人家姓赵!哈哈哈哈哈”是啊,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大嘴巴。

这样闹着闹着,车子慢了下来驶离高速公路,开进了一个小镇。我看了看Google map, 原来到了Capitola。这两年这个小镇的七彩度假屋成了网红,大家都喜欢到这里拍照打卡。徐总停下车,对大家说”下来松松筋骨吧,女同志们也要拍拍照片啦。”我和老公拿出了单板相机,跑到七彩屋前互拍了起来。徐总也在给妖精用手机拍照。没过一会儿,妖精就跑到我这里来,搂着我拍姐妹照。又拉着老公给她自己拍,估计是觉得单板拍出的效果比较好。我就让给她,自己走到海边,脱掉鞋子,踩在沙滩上。

海风吹来,湿湿的,吻过肩上的皮肤,带走都市的烦恼。“小林”徐总从后面走过来“嗯,徐总””这里的风景很美啊。”“是啊”“再年轻几岁,真想和那些年轻人一样,在这里冲浪...”“您现在也很年轻啊?”“哈哈!是吗?”“当然了!”“嗯…小林啊,芷馨她,性格比较活泼,有什么话说的不合适的,你可别介意啊…”“没,没有,徐总,我怎么会介意呢,我觉得徐太太挺可爱的,很真实。”“嗯,好,那就好。来,小林,你往前走,我给你拍几张吧?”“好啊!”我向前走着“跑起来!” 徐总在后面喊,我一手扶着帽子一手提着鞋子,自由地跑了起来,海风把裙子撩起吹向后面,可谁管它呢,我享受着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在身后注视的目光,”琳琳!”我回头看去,徐总在后面记下了这一刻。

离开海边,大家都有些饿了。我们找了一家海景餐厅,坐下来一起吃点东西。我和老公各点了一大杯冷饮。妖精和徐总点了红酒。徐总举杯“很久没这么开心了,来大家庆祝一下。”清脆的碰杯声。“这段时间,小齐跟着我满世界的跑,确实辛苦了”徐总拍着老公的肩膀说。“不辛苦不辛苦,徐总”老公连忙说。“多亏有琳琳帮我照看这个家,我才能专注于事业。”老公感激地看向我,我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这就对了,在家里啊,琳琳就是你的老总,可是不能得罪哦...”“那我呢?”妖精不服气,”老婆大人发话,在下言听计从。”“哈哈,喝多了吧你!”妖精嗔怪。

吃饱后,妖精因为徐总喝了酒,不让他开车,自己又要坐到前面,因为后面的行程她和老公最清楚。于是徐总跟我坐到了后面。因为刚才和他有了一些交流,也不再怕他。徐总坐在我旁边,看了看我那些零食,”这个牛肉干看起来挺不错的,能给我一些吗?”“当然了,就是给大家买的。”我连忙弯下腰,提起一袋牛肉干,打开,递给他。”你很会照顾人啊,小林””啊?有吗?”“嗯,要不要看看我刚才给你拍的照片?”“好啊!”徐总拿出手机,翻着照片,我发现他居然在没征求我同意之前,就拍了好几张我的照片。不过照片拍得。真得是好美...比老公用单反拍得还好看。我情不自禁地说”徐总把我拍得真好看啊!”“是天生丽质!”照片停留在最后我跑着回头那一张“你长得真像她...”“谁?”“我们的大女儿...”“我明显感觉到,坐在前面的妖精,身子僵了一下。我觉得气氛不太对,就没再追问下去。“那,徐总把我的照片传给我吧,这是我的微信...”

天慢慢黑了下来,车子驶入酒店的停车场。这是一间主题酒店,每个房间都有个噱头。据说有110个不同主题的房间。妖精和徐总选了爱巢,我们选了Caveman.把东西放下,吃了晚餐,大家都换上了泳衣来泡温泉。我和老公到的时候,那对夫妻已经在里面了,妖精举着一杯鸡尾酒,笑眯眯地看着我俩,我心理抱怨”你瞅啥?””啧啧,这一对肉球,快到姐这来。”我红着脸,下去,来到妖精身边,妖精的鬼抓子刚要伸过来,就被警告的眼神吓得停在了半空。”哼!敢戳我的咪咪,我就咬你。”妖精惋惜地放下手“你们租了那个山洞,今晚是不是要释放野性,大战三百回合啊?”“你和姐夫不是也租了爱的小巢,今晚姐姐也要好好享受了吧?”妖精掩口坏笑,撩了一波水到我身上,我也反攻过去撩她,对面两个男人兴趣昂然地观赏着。这时,妖精手中的鸡尾酒,打翻撒到了我身上,红色的液体,从乳峰滑下,流到中间的事业线,汇成小溪。我不知道徐总有没有注意到,不过我感觉他的喉结好像动了一下...

其实哪有精力大战啊,我和老公回到房间就倚偎在一起睡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被通知去hiking. 据说这里有一条著名的徒步路线。大家开始时还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后来通过一条小溪时,路不好走,可是老公和妖精就像两只身手敏捷的兔子一样,很快就跑到前面去了。倒是徐总,慢下来,扶着我,帮我走过了最难走的路。前面那两个人蹦蹦跳跳地,我对徐总说“怎么我感觉我们不是出来徒歩的,而是出来溜娃!”“哈哈,他们两个性格都比较活泼。”

我们一起又走了一会儿,那两个人已经跑得没影了。我就打电话给老公,可是山里没有信号,我真的有些生气了。徐总说”小林,要是累了,我们就先坐下来休息一下。””我们最好还是追上他们吧?””好,那你把背包给我吧。”徐总帮我减掉负重,又伸出手来”来,拉住我,会轻松一些。”我抓住徐总的手,继续向前追赶那两个家伙。追了好久,还是不见踪影。”我放弃了,徐总。我们回去吧。”徐总点头说”好吧,我们还是回去等他们吧。”

我和徐总悻悻地回到酒店,心理咒骂着那两只没心没肺的兔子,我来到我和老公的山洞。却发现,老公的鞋就在门口,旁边还有一双是妖精的。从半开的房门望过去,我看到老公坐在床边,头向后仰,一副享受的表情,那是,那是有人蹲在下面在帮他口交,那个人,那个人就是妖精。我脑袋一片空白,就想冲进去撕了那对狗男女。忽然,后面一双大手把我抱住,抱到另外一个房间,那是妖精她们的爱巢。

我推着抱着我的人,用力地捶他。一个高大的身躯,紧紧地拥着我。把我的头按在胸前,爱抚着我的长发”安静,安静下来,琳琳。”我从愤怒,变成泣不成声。徐总把我拦腰抱起,放到床上。帮我拉上被子,然后,刚要离开,我拉住他的手,”你去哪?别扔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去倒杯水给你,别怕,我哪都不去。”

一会儿,他回来,扶我起来,让我靠在他怀里,给了我一颗泰诺,让我连同水一起喝下。接过我手里的杯子,他让我枕着他的胳膊,躺下。我继续把头埋在他怀里抽泣。他,继续抹着我的头发,轻声说”不哭了,琳琳,不哭了,你这样,我好心疼。”我张开泪眼看向他,”你不生气吗?她们那样?““都已经发生了,我更关心的是你”

我搂着他,仿佛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的稻草。我感到他的脸越来越近,看得清他唇边的已经有些泛白的胡茬,我闭上了眼睛,那唇印了上来。他是个接吻的高手,不疾不徐,蜻蜓点水地吻了我的唇,我的鼻尖,眉心和眼睛。舌尖沿着我的的唇边画圈,最后撬开我的唇齿,长驱直入。我开始呜咽起来,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好想他再深入些,这些天若有似无产生的情愫,我承认他是吸引我的,反正另外两个人,已经背叛了我们,何不将这欲望释放出来。我回应着他,舌尖舔上他的,他吸住我的舌头,又松开,反复吮着。扶着我头发的手,慢慢伸到背后,解开了我胸罩的扣子,再向前,伸进衣服里揉捏了起来。大拇指,摩擦着我的乳尖,好痒。我不由加紧了双腿。

他放开我的唇,拉起我的上衣,一口含住了我的一只乳房,他的手继续向下,伸进短裙,退下了我的内裤,将我的一条腿抬起,架在他的腰间,手从两腿之间来到两股之间。中指沿着肉缝轻轻划过。”琳琳,你好湿啊。”“不要啊,徐总。”“叫爸爸!”这么乱伦的叫法,我叫不出口。徐总的手指在我的阴道口打转,“琳琳,这里痒吗?想不想爸爸伸进去?”我搂着他的头,羞于启齿。“来,爸爸,伸进琳琳里面,帮你止痒” 他手指好长,几乎可以摸到花心了。拇指按住我的阴蒂,中指进出我的阴道。”琳琳喜欢爸爸吗?喜欢爸爸 这样摸你吗?”“喜,喜欢...”“爸爸帮琳琳舔小妹妹好不好?”“不好,还没洗澡。”“听话...宝贝...哦...”徐总将我大腿向上举起,再向两边分开。

我知道自己下面已经是湿乎乎的一片,很不堪。我不想他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挣扎着不让他亲。不过被他稳稳地按住,动弹不得。

湿滑的舌头从下向上舔过,我忍不住混身颤抖起来。一下子,又流了好多出来。“琳琳好多水啊!爸爸喜欢,看着爸爸舔你!”我听话地睁开眼睛,看到徐总卷起了舌头插向我的阴道。”爸爸,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床了。他将我的臀部抬起,加快进出阴道的速度。“宝贝儿,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这样舔你了。把你按在沙发上,扒了你的内裤,就在你老公面前这样吃你下面。好爽!”“好!女儿每天都给你这样吃,让那对狗男女看着!”其实我们现在不也在做着不要脸的事,管它呢!他们行差踏错在先。

徐总满意地放下我的臀部,嘴上还沾着我的液体。吻上我的嘴,“小骚货,自己尝尝你的水有多骚!”我吸住徐总的舌头,呜咽着说“女儿好想要!”我一边说着一边去解他的裤子。“这么欲求不满啊?宝贝儿,看来齐郑喂不饱你啊?”我不管他说什么,拉下他的裤子。“爸爸,你?””怎么了?宝贝”“你也湿了”那条狰狞的蟒蛇,青筋凸起,口里吐出晶莹的液体。”你太刺激了宝贝,爸爸也快忍不住了。”我一口含下去,将他的吸入口中。”“慢点宝贝,这样爸爸会受不了”,我把他的坚硬温柔地握在手中,舌尖在那顶着露珠的蘑菇边缘打转。再沿着立柱向下,扫过他每寸只在情人面前展现的肉欲。他身上有种很特别的檀香味道,特别是这里味道更浓,让人着迷。

我贪恋地继续向下,到了他柔软的地方,那里也有些许白色的毛发,轻轻吸住一颗,我看向他,他倒吸一口气,然后急促地呼吸着。喜欢看他这失控的反应,想到他是老公的顶头上司,却在我面前露出最隐私的部位,被我玩弄,心中产生莫名的优越感。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有天赋的,不间断的刺激他最敏感的部位,果然,总裁熬不住了,低吼着翻身将我压在他身下,”小骚货,我可不想就这么射了。今天老子要把你的小骚逼灌得满满的”

脏话的刺激,让我的阴道内一阵痉挛,这时他那暴怒的巨龙,一下子贯穿了我的身体。有一秒钟,我竟有窒息的感觉,睁大了眼睛,迷茫地看着他。”呼吸,宝贝,”他低头吻了下来,喃喃地说。”你怎么这么紧啊?夹死爸爸了……”“爸爸....,我快被你插透了””就是要操死你这个小骚货”说着,那巨龙急速地抽插着我的下体,毫不留情。我听到阴道内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仿佛他每次进入我时都有爱液被挤了出来,黏在我们身体之间。我张着嘴,大口的呼着气,想要叫,可是喉咙紧到叫不出声。

我从没感受过这种性爱方式,在徐总之前,我也只有老公齐郑一个男人。和老公的第一次,更多的是紧张、不知所措,还有就是初尝禁果的丝丝疼痛。可今天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第一次,是对异性种种欲望的极大满足。我忽然明白,性爱是可以没有爱的参与的。那是对异性的好奇,征服欲,占有欲,交织一起的欲望,编成的网,把两个不相干的人罩在一起,组成了只有这两个人的小宇宙。说实在的,即使此时行星撞了地球,我也不在乎,我也不要把身体和眼前的这个人分开。“宝贝...”他把我从床上抱起,我坐在他怀里,虚脱般的搂着他的脖子,徐总把头埋在我的胸口,来回啄食着我两边的乳头。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从不知道,可以有男人这样地要我。谢谢你”“啊...”又被狠狠地插了几下。他坏笑着抬起头“现在可以叫出来了?爽吗?宝贝?”我轻轻地咬他的耳垂表示回应....

一夜酣畅淋漓的纠缠,他说到做到,把我灌满了三次。

我问他这是多久没做过了,存了这么多,他说,很久很久了....

贴主:琳琳小尹于2020_09_16 17:57:10编辑 贴主:琳琳小尹于2020_09_16 18:06:57编辑 贴主:琳琳小尹于2020_09_16 19:14:00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