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的故事 (第三部)(11)作者:方鸿渐

【春的故事】(第三部) 作者:方鸿渐 2019年6月首发于禁忌书屋,转载请说明。

说明:电影《肖申克的救赎》自1994年上映以来,和《教父》一直争夺IMDB(互联网电影资料库)第一的位置,而近些年来,这部电影更是蝉联影史第一。有时候,很多人都会问,为什么该片能够被这么多人认可?它究竟向我们传达了什么?一个方面,传达的是人类生存最重要的一个要素:自由;另外一个方面,就是Andy在片尾给Red的信中说到的:“希望是好事,也许是人间至善,而美好的事永不消逝。”《春的故事》(第三部)试图再现《肖申克救赎》的片尾,呈现一段简单的道理:善,永远都是有回报的。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第十一章 迟来的秋

马副院长升任院长后没多久,就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这呼吸科主任当了这么久,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也干了这么久,是不是考虑挪一挪啊?”

我琢磨了一会儿说,“院长大人,你看看,我这么喜欢我的专业,做个什么行政职务不是浪费吗?”

“哈哈,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离开你的那些护士实习生还有那个小胡啊,专业倒是其次的,不过要注意保持安全距离啊。”马院长如今真是成了货真价实的一把手院长,说话的时候带了上位者的姿势出来了。”

“对对,领导说的是。”我赶紧躬身回答。

“得了,我俩不要来这一套。这样,先给你解决院长助理,仍然兼任呼吸科主任,把行政级别提上去,然后再考虑其他事,咋样?”

其实,哪个做领导的不需要有给自己抬轿子的呢?乾隆重用宰相刘罗锅,也得找个贴心的和珅啊,否则整天看着和你一板一眼公事公办的下属,领导也难受的。马院长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我的院长助理问题,这也是举贤不避亲,也应了那句朝中无人莫做官的古语,尽管我这个科主任才干了不到2年。

人逢喜事精神爽,坐在办公室我琢磨着想怎么庆祝一下。想了想,给波打了个电话,就是那个证券公司科技部老总。“兄弟,把你那个院长同学叫上,咱俩今天聚一下,我这有点喜事分享啊。”波的同学是我们这座城市一个大学的艺术学院的院长,国家一级声乐演员,和波是中学同学,他们俩估计上高中就是郎有情妾有意,只不过后来阴差阳错两人成平行线了。不过现在在同一座城市里生活,一个声名远扬,一个财气冲天,俩个也算是旗鼓相当,有没有覆水再收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好事啊?”波电话里也忍不住好奇,最近扫黑除恶,娱乐场所基本都关门了,我俩也好久没见。

“男人的好事不就是这三样,升官发财死老婆,我赶上头一样了,升了个小官。”

“好呢,这个得好好庆祝,权力是男人的春药,你这老婆在国外陪读,你在国内可是枯木逢春啊,也不知道那些小姑娘又要遭殃了!对了,我把我那个同学叫上啊,咱们晚上吃完饭,让她给你表演2首,为你庆贺一下。”

“出场费我没有。”我打趣说。

“我出面还要出场费?你这不是小瞧我和她的关系吗,我和她可是青梅竹马呢。”

“我看不但是青梅竹马,估计早就是狼狈为奸了!”我哈哈一笑。

“呸---”波挂了电话。

刚安排好晚上的约会,胡和春推门进来了。

“哎呀,大美女进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我笑着瞅着俩美女。一个胡人风范,一个古典名媛;一个已正式升任营销部总经理,一个是医药代表,暗地里则是握有6000万的金主呢。

“主任您客气了。”胡在我的办公室一向都是恭恭敬敬的。说完她扭头看了看春,春会意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是这样的,这次项目我们稀里糊涂地中标了,但这一切肯定都是主任您的关照。我和春都是您的人,当着春的面,我得把我俩对你的谢意表达清楚,是不是?”

春坐在旁边,微笑着看着我。我知道,6000万的融资租赁的事她没告诉胡。春是一个比较内敛不张扬的女孩子,就是因为社会阅历浅才做了未婚妈妈,如今在胡的带领下,已渐渐显露出成熟的气势来。

“主任,这个项目里我们的报价其实是高于公司内定的底价的,公司给出了800万的佣金,我留200万,春留200万,给您400万。这是我和春一起商量的。”胡看了看春,春在旁边点点头。“我知道主任您对钱看的不重,但这次你一定要收下,也算是我和春,主要是春想报答您对她的知遇之恩。”

我倒没觉得吃惊,没有我,胡这个项目肯定拿不下,只不过没想到俩个美女这么大方地给了我一半的佣金。如今握有近3000万的融资租赁收入,我也不太在意这200万,不过这也好歹是她俩的一片心意。

“哎呀,咱们什么关系啊,谈钱伤感情的。”我打哈哈的说。

“再说了-------”我故意停顿了一会儿,“你俩都以身相许了----”我装着色眯眯,我这佣金就算是给你俩的彩礼吧。”

“主任,你可是有家室的,我也是有先生的,彩礼只能给春的。”胡倒是反应挺快。

春听了似乎蛮受用的,竟然睁着一双大眼看着我。

“别逗了,我这只是彩礼,又不是想和你俩结婚。再说,我们还要那个虚的衔头吗?”

三个人说话越来越没有正行,要不是我晚上有事,都想把她俩在办公室就地给正法了。不过,春面子薄,估计不会同意的。

最后定下来,我的400万就暂时转到春的名下,等到我需要的时候再说。现在春对我那是百般顺从万般依赖的,做我的账房先生还是值得信赖的。

晚上在城市名人酒店4楼的法国餐厅,这家的法国菜做得非常好,服务员都是来自法国的金发碧眼的姑娘。精美的菜肴,秀丽的姑娘,把法国美食文化演绎的淋漓尽致。可惜菜单上的法语一个字都不认识,每次点菜都得和服务员交流半天。我进了包间,忙乎了半天才把菜点完,除了前菜、主菜、甜点、水果,反正是程序复杂至极。不过,就我喜欢的菜来说,法式焗蜗牛、鹅肝、松露、鱼子酱,再加上牛排,基本都是每次必点的。

刚点完菜,波就进了包间,后面跟着他的院长同学杨晓静,再后面竟然是秋媛媛。杨晓静我见过几次,著名的女高音;秋媛媛则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只不过没想到今天在这遇见她。

我认识秋媛媛的时候她大学毕业没多久。当时,我们院为了庆祝建院50周年,搞了一次大型红歌合唱比赛。我当时委托一个同学找到了她,她那时南艺声乐专业毕业没多久,来帮我们排练合唱。我记得我们当时排练了两首歌,一首是《江山》,一首是《到吴起镇》。秋那时扎着马尾巴,瓜子脸,丹凤眼,圆领的T桖衬托出胸部饱满,牛仔裤显露出细腿丰臀,让我印象深刻。秋是我找来的唱歌指导老师,科里那些蠢蠢欲动的男医生没怎么敢对她下手,秋对我则是显得格外亲近。秋不仅是漂亮吸引我,关键是在培训指导课上,秋显示出与年龄不相符合的职业成熟感,让我惊讶。我对职业精神有种偏执狂一样的喜好,尤其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私下里讲话还有点羞涩,但一站上讲台讲到专业的时候,气息、音准、节奏、吐字,再给大家示范出来的惊人的专业歌手素质,让我近乎着迷。我们这些学医的,要说对咽喉、肺部的构造那是烂熟于心,但同样的生理构造,在我们发出的气息和声音和秋相比差的十万八千里,不得不令人称奇,也使得我对秋从一开始就有点不能自拔。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关键是在这位漂亮的老师指导下,我们的合唱最后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事后我给了秋除了正常上课的指导费之外又加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庆祝晚宴上,大家喝的都很high,在大家的怂恿之下,我和秋喝了一个大大的交杯酒。喝酒过程中,秋挺拔的胸部将我的胸部搁得生疼,不是胸部,应该是心搁得生疼。秋当时应该感觉明显,不过酒后的兴奋掩盖了她内心的不安和稍许的尴尬。

后来,我偶尔也约秋吃吃饭,然后一起K歌,每次K歌总是让我兴奋不已,无论是流行歌曲,还是民歌,抑或是英文歌,秋总是能驾驭自如,甚至能飙到High C甚至D,让我刮目相看。可惜秋那时正在热恋之中,我也是事业刚刚起步,刚当上呼吸科副主任,忙的不可开交,我和秋仅限于吃吃饭,唱唱歌,拉拉手,未有进一步发展。再后来,秋为了评副教授需要发表论文时找到我,我找人给她在一本著名的艺术杂志上发表了,不过花了不少钱。秋甚是感动主动请我吃了一顿饭,在送她回家的时候,我在车里忍不住吻了她。当我想要更多的时候,秋坚决地制止了我说,这么多年,她只和她老公亲热过,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保守的人,和我接吻已是她能接受的除她老公之外其他男人最极限的身体接触了,她的心里总有一道坎过不去。我后来没有勉强她,只是在和她接吻的时候,搁着胸罩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揉弄了几下,这是我迄今为止和秋最亲密的身体接触。其实我知道,女人之所以没被你褪下衣服,不是她心里的那道坎,其实是你给出的筹码还不够高。只要你给出的筹码足够高,就一定能越过那道坎。那些所谓的一流二流的明星都是这样。我一直期待着这样的一个能够开出更高筹码的机会。

我和波握了握手,很绅士般和静轻轻了拥抱了一下,然后再和秋握了握手,有外人在场,她一定不会和我拥抱的。

倒酒、上菜,大家热聊起来。

没等波和她同学介绍,我倒是主动说了起来,真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秋。波和静吃了一惊,说你俩早就认识?我就把我们当初如何认识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只不过忽略了后来我俩的交往,最后不忘补充一句,秋不仅漂亮,歌也唱的好,而且是我遇到的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中歌唱的最好的,我非常喜欢。不过,我这含糊其辞的喜欢,让波心里倒是清楚了不少,知道我这喜欢更多指的是喜欢秋这个人,而不是歌;关键是喜欢只是透露出我的单相情愿,秋并没有完全如我意般的喜欢我。

明白了这一点,晚上的吃饭主要围绕着秋展开。大家喝着酒,闲聊着。波就主动说:“杨院长,秋媛媛怎么到你们院里来了?”这就是我心中额疑问。杨院长说:“秋工作几年后考了我的研究生,我看她专业素质极佳,形象很好,人品也不错,毕业之后我就让她留在我们院做老师了。”怪不得我听秋说她后来读研究生,花了不少钱,仅找导师的考前辅导课就花了三万,然后去香港比赛又花了不少,她做老师四五年赚的钱基本都花完了。看来,杨院长喜欢秋还是有道理的,秋蛮会做人的,知道怎么孝敬老师。

“哎呀,那得请杨院长好好栽培秋同学了,也不枉我这么喜欢她。一起干杯,今天我请客,大家不醉不归。”我毫不掩饰对秋的喜欢。大家一起干杯,秋的脸上红晕顿起,不是酒估计是心里的秘密好像被人知道了一样。对一个已婚的女人来说当着领导的面,被一个男人直言说喜欢估计还是头一次。不过,鉴于我俩以前的暧昧关系,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悄悄的白了我一眼,我立即用脚在桌子下面轻踢了她一下。

“那是一定的。秋去年在香港举办的“紫荆花”杯声乐比赛中获得了金奖,又发表了一些有质量的论文,马上就要评副教授了。不错,不错的,很有发展前途的。”坐在我左手边的杨院长倒是不吝赞美之词。

我知道秋是一个很求上进的人,读研究生,讨院长喜欢,还不就是希望在学院里早点评上教授出人头地呢?做个教师,薪水本来就不高,再不能早点评上教授,只不过学校里竞争激烈,评职称要论资排辈,且每年的名额有限,估计比较难。我赶紧对右手边的秋说,“院长这么欣赏你,你赶紧敬个满杯啊?趁热打铁,把今年的职称搞掂啊。”说完,又给秋的杯子里多加了一些红酒,足足有4两多。

秋立马为难起来,这么多酒一口喝下去还是有点吃不消的。对面的波可是知道我的心思的,再加油添醋的一把,“小秋老师,杨院长可是我的中学同学,勇哥也是我的好兄弟,你这杯喝了,我替杨院长做主的。”

秋这下扛不住了,举起酒杯说:“院长,我敬你。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肯定和鼓励,我一定继续努力的。”说完没等院长回话一口气喝下了大半杯的红酒。

杨院长那是过来之人,哪有不明白我和波的心思的。不过,似乎立即答应秋有点不甘,毕竟副教授还是蛮值钱的,尤其是对秋这样年轻的老师。杨院长赶紧说,哎呀,秋不要喝那么多了,你还年轻,评上教授那是迟早的事。

这话说的委婉,其实是告诉秋今年她没指望了。

我这是闻弦歌知雅意的人,今天铁了心想帮助秋,顺便也借此机会把秋喝多一些。俗话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嘛。当然,加上副教授的筹码机会肯定更大一些的。

我看到秋似乎有点尴尬,刚才举起杯笑容满面的样子似乎一下子消失殆尽。我这时又举起杯说:“院长,这样,今年你无论如何给秋一个名额,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先干一杯,敬你!”说完一饮而尽,秋在我的旁边觉得有点为难,低声说,“主任,不要为难院长,她一直对我挺照顾的。”

对面的波听到这里,哈哈一笑,说:“今晚的菜很好吃,酒也好喝,而且美色当头,秀色可餐啊。来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大家一起干杯,品尝起著名的鸡肝牛排。

波这时好像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对了,此前听你说你们院为了招收一些更优秀的学生,以不断提升学院名气,希望给学生提供一些奖学金,这事落实了没?”

一听这话我明白了,春把此次在我们项目的事告诉了波,波在点拨我花钱办事呢。

“别提这事, 我和校长请示了几次,校长说学校经费紧张,让我们院自己解决。你说,我们哪弄钱去。”杨院长一提这事满口埋怨。

这时,该我表态了,“要不,院长,你看看,我一直想为咱们秋美女做点事,要不我来给你们院设定一个奖励基金,奖励那些优秀的报考你们院的学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对那些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再给点助学金。”

“别,别,那得花多少钱啊。”院长没表态,秋倒是赶紧拒绝了,这钱是因为她而出的。

“钱倒是不多,每年我们计划奖励10个学生,每个学生2万,这样就很有吸引力了。”院长倒是精明,这机会不要白不要。

“这样,我给你们院捐款200万,每年投资10%的收益用来做奖学金或助学金,由秋作为基金办公室的秘书长,院长大人就做基金主席。怎么样?”我大笔一挥出了200万。

“我和秋一起感谢你。”这下子秋也没办法,只好无助地看着我,为了她我一下子花了200万,这让她挺过意不去。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个200万即使我不捐,我也不能拿。不过,还是和院长一起端起杯,一饮而尽。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捐了200万,今年秋的副教授得评上,明年让她开始带研究生,你看行不?”这么赤裸裸的为一个女孩子出头,估计院长以前也没遇到过。

“没问题,这个奖学和助学基金就是因为秋才得来的,也算是秋为我们院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评个副教授没问题,即使评个教授也不为过,院里的学术委员会的工作我来做,你放心。”院长办事真爽快。

我不得不感叹如今金钱对校园的侵蚀。不过也没办法,整个社会都是这样,一切向钱看,钱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职称教授论文课题等等概莫能外。

我立即给春打了个电话,为了安全起见以西门子的名义捐献设立一个200万的奖学金,马上办理,院长在旁边听了眉开眼笑,倒是秋有点愁眉苦脸,这一大笔钱可是因她而设的。她不知道的是,另外还有200万在等着她呢。

一顿饭,不但解决了学院的奖学基金的来源,更解决了秋的职称、带研究生的资格,可算是让秋的事业跃上了新的台阶。

酒足饭饱,大家兴趣盎然,来到7楼的KTV继续high。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19_06_14 2:10:23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jackcheng2019 加上 5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