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61) 作者:王苗壮

.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作者:王苗壮2020/8/2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六十一)

孟买,一座炎热的都市。我们一出机场,迎面扑来一股热浪。接驾的小吴已经等在那里了。

小吴是我们猎豹帮文总的手下,长年打点印度的生意,算是半个印度通。见到我打过招呼,一张晒得黝黑和当地人没什么两样的脸露出笑容,伸手来帮我拿行李,当他看到跟在我背后的魏贞时,不禁目瞪口呆。

魏贞穿着一身翻领无袖的白色百褶连衣裙,露出两条藕一般白嫩的玉臂,纤细而不失丰腴。不过读者朋友们也知道,让小吴目瞪口呆是另外的部位——N罩杯的超肥硕乳饱满无比,快要被撑裂的衣服像面对洪水的堤坝,勉强抵挡住汹涌的乳浪,却掩不住油光光、白花花的乳肉从V字翻领中溢出,在中央形成一线深邃无比又紧致无间的乳沟。

魏贞看到小吴的反应,俏脸羞得通红,小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手忙脚乱地带我们上了一辆比亚迪。

车行驶在孟买市区,我从车窗往外看,到处是混乱无序又不乏生机勃勃的景象。经过一条闹市的窄街时,车忽然停了下来。

我贴在车窗上,看到前方闹哄哄的,一群印度人敲锣打鼓的,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小吴说:“他们在过神牛呢。印度人最崇拜神圣的母牛,车遇到牛都要让的。”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一头披红挂彩的母牛经过。等到牛和人群走掉了,车才重新上路。

印度的路真不好开,约莫走了一个小时,我们才来到下榻的宾馆。宾馆倒是十分奢华,办好入住手续,小吴提着行李带我们到了顶楼的五星级套间。房间非常宽敞,足足有一百五十平米,大床上披着印度风格的刺金彩绣,极尽富丽堂皇。朝南的落地窗可以望到孟买港的大海。窗前的玻璃台上放着一个冰桶,里面插着一瓶高档酒。

小吴告退后,我一屁股坐在玻璃台旁的沙发上,魏贞温驯地跪在我旁边。

我笑道:“掀起来。”

魏贞乖巧地掀起衣服,冒着香汗的油滋滋的大白奶带着惊人的气势弹了出来。令人热血沸腾的是,茁壮的乳峰顶端,魏贞的奶头被X形交叉的创可贴封印起来。我伸手撕开创可贴,露出两粒勃起的熟褐色奶头。

我好整以暇地把手伸到魏贞的大屁股上,轻轻抚摸,魏贞恬不知耻地浪哼一声,忽然之间,魏贞的奶头一颤,竟自动喷出两道奶水!

我当然知道原因:飞机上积了那么长时间的奶水早已把她的大骚奶胀满,此时用咯吱窝轻轻一夹都能喷奶,不过我还是笑骂了一句:“真他妈骚啊!”张嘴叼住了魏贞的一只奶头,浓稠温暖的奶水涌进嘴里,满口都是奶香。

我的手也不闲着,用冰夹夹了几块冰放进威士忌杯里,另一只手捉住魏贞的另一座乳峰,对准杯口,虎口用力,魏贞的奶头向上一翘,奶眼一张,奶水激射而出,洒进了杯子里。

魏贞的大骚奶被我又吸又挤,浑身发抖,气喘吁吁地求饶:“啊……啊……慢点……轻点……啊!!!”

我恶作剧似地狠狠一咬奶头,捏住乳峰的手也像老虎钳一样使劲儿用力,魏贞的奶水喷的更欢了,两条丰腴肉感的大白腿辛苦地绞紧。我嘴一张,大肥奶像只弹簧一样弹了回去,这时威士忌杯里的奶水也满了,我松开了手,拍了拍魏贞的大屁股,笑道:“让我看看你骚成啥样了。”

魏贞羞得呜咽一声:“坏蛋!”站起身来,背对着我,撅起招牌大屁股,把裙子往上一撩,露出圆滚滚、油光光的大白桃臀,恬不知耻地把私处暴露在我的面前。

魏贞的骚穴色泽鲜嫩依旧,但经过我的不懈耕耘,屄都肥得拱起来了,显得淫糜不堪。这只妙穴是被我生生操肥的,鸡巴插进去时那种重门叠户的层次感、那种熟屄特有的肥滑感、那种多汁、那种蠕动,都是何惠的蝴蝶穴和何蕊的馒头屄没法比的。

此时这只小骚穴早已水光闪闪,不断沁出淫露,我伸手用食指的指背轻轻刮弄魏贞湿淋淋的耻缝,笑道:“你看你的屄,肥的不像话,比天天卖屄接客的老婊子的屄还肥,他妈的都拱起来了,碰都没碰就骚的流水,你说你贱不贱啊。”

魏贞被我的手指刮得哼哼不停:“讨厌……还不是你作践的……啊……人家想要……”

我笑道:“想要什么?”

说着重重一捏魏贞的阴核,魏贞猝不及防,肉山巨臀往上一拱,颤声道:“想要你的大鸡巴……想要你的大鸡巴杵进来,把我的骚逼捣烂……”

我听她说的无耻,鸡巴硬成了铁棍,恨不得就地把这头骚奶牛正法。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我拍了拍魏贞汗津津的大白屁股,笑道:“待会还有正事要办,你给我吹一吹,我们就去洗澡。”

魏贞乖巧地跪在我的胯间,掏出我臭烘烘的大鸡巴就吹了起来。我把手中的冰镇人奶喝了,就和魏贞进了浴室。

热水从花洒中喷下,淋在一对身材完美的男女裸体上。男人足足有一米九高,脸虽然算不上英俊,但冷酷和玩世不恭混合的气质使他充满了奇特的魅力,肩阔腰劲,肤色是健康的黝黑,浑身上下都是壮实的肌肉,胯下那根18厘米的粗壮凶器更是骇人,紫红色的龟头几乎有鸭蛋大小,女人身高一米六八,俏脸美艳绝伦,气质柔弱而温顺,一身雪脂嫩肉白的发亮,仿佛能掐出水来,和男人的黝黑肌肉形成强烈的对比。她的脸蛋、香肩、纤腰、四肢都很细巧玲珑,却长着只有在色情漫画里才能看得到的超现实爆乳巨臀,更夸张的是,在她饱满无比的臀球上,竟被残忍地用烙铁烙了一个“徐”字。女人的纤手抚在男人健壮的胸肌上,俏脸上洋溢着迷醉的神色,不禁把头靠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

十五分钟后,我和魏贞来到了宾馆楼下,小吴又来接我们了。美乳大赛要后天才开始,所以我准备四处去玩玩。魏贞穿着黄色的小背心,被过于巨大的奶子顶成了抹胸,露出雪白平坦的小香脐,下身则穿着一条牛仔热裤,两条勾人的丰腴长腿毕露无遗,在阳光下闪着油光,脚下则勾着凉鞋。小吴不敢多看,带我们上了车。

车开到河边的一处幽静的洋房,一个印度老仆人带我们来到后花园。这里和外面仿佛是两个世界,热浪被凉风代替,体感上至少下降了十度,到处是美丽的鲜花和青葱的树木,中心的喷泉里水声叮咚,靠河的地方没有栅栏,一群水鸟正在河上歇息。

这座洋房是文总的产业,他让小吴带我们来参观。小吴也是很知情识趣的人,当即就告退了。

鸟语花香之中,很快就混进了奇怪的声音。一棵树的枝丫上竟挂着一条黑色丁字裤和一件大得可以做旗子的黑色蕾丝胸罩。树下,赤裸着一身浪肉的魏贞扶着树干,恬不知耻地撅着大屁股,被我从后面猛干,比椰子还大的油光硕乳荡起阵阵乳浪,奶水撒的到处都是。

俗话说:“屁股宽过肩,快活赛神仙。”后入魏贞巨臀的快活是难以想象的。我嘴里叼着烟,往下俯视,魏贞的葫芦形身材一览无余,从香汗淋漓的纤腰到鬼斧神工的巨臀,美得惊心动魄。我的大鸡巴在泥泞的肥熟穴中开垦,鸭蛋般的龟头记记顶到花心,结实的腹肌啪啪打起阵阵雪白的臀浪,抖得臀球上的“徐”字烙印仿佛活了过来。我天天花三个小时运动健身,补充大量营养,牛肉、生蚝、生鸡蛋……当然也少不了魏贞的人奶,造就了运动员般发达的身材和野兽般旺盛的精力,经常把魏贞操到下不了床,彻底征服了这头骚奶牛。

魏贞憋了一天,可被我操爽了,恬不知耻地发出淫浪的呻吟,回荡在幽静的花园里。我胯下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伸出巨掌狠狠抽了几记屁光,魏贞发出高亢的浪叫,香臀乱摇,膣道狂卷,吐出一道道热汁,我一手一个,抓住魏贞丰腴的臀球,腰胯使劲儿发力,直接把魏贞顶到了天上,魏贞一身长鸣,如遭电击,肥滑多汁的层层门户仿佛多时关闭似的狠狠裹住了我的鸡巴,热汁止不住地浇在我正撞击花心的龟头上,我再也忍耐不住,在她的肥屄里放了酣畅淋漓的一炮。

我在一张木凳上坐下,魏贞夹着一屄热精,跪在我的胯间,用小嘴清理的我的鸡巴。温润的红唇香舌很快让我重振雄风,

我拍了拍魏贞的脑袋,让她站起来。魏贞以为我要再干一轮,转过身来,恬不知耻地朝我摇了摇屁股。我站起身来,把裤子拉链拉好,魏贞已经扶着树干翘起了巨大的蜜桃臀。

忽然,花园中响起脚步声,魏贞顿时慌了手脚,伸手要去拿挂在树枝上的丁字裤和胸罩,却被我一把搂住腰,笑道:“慌什么?”魏贞颤声说:“有人来了……”想要挣脱我的手臂。我哈哈一笑,这时,从树丛后走出两个人。

魏贞看到这两个人,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这两个人竟然是我的得力助手黄毛和花臂。魏贞在乡下惨遭酷刑折磨,对他们俩恐惧到了极点,丰满迷人的娇躯不住颤抖。黄毛和花臂放下手中沉甸甸的大箱子,对我恭敬地喊道:“强哥!”我笑道:“魏姐,咱们也打个招呼。”搂腰的手掂起魏贞的一枚肥熟赛瓜的乳峰,轻轻一捏,熟褐色的奶头向上一翘,奶眼张开,射出一道晶莹的奶水。

热带的阳光被幽静的庭院过滤,十分地舒爽怡人。我悠闲地喝着管家送来的冰镇柠檬水,欣赏着眼前淫糜的场景:魏贞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被迫撅起光溜溜的大白屁股,脸上满是泪水,活像一头等待屠宰的奶牛。黄毛和花臂看到魏贞丰臀上的“徐”字烙印,直呼牛逼。

我吐出吸管,把柠檬水放下,走到魏贞面前。黄毛从箱子里拿出一只浣肠注射器,花臂则拿出一只陶罐。黄毛从河里打了一桶水,花臂打开陶罐,把里面的粉末倒进水桶里。

魏贞惊恐地看着倾泻的灰白色粉末,不知道我又要用什么古怪的东西折磨她。我笑道:“魏姐,你猜猜看这是什么?”

魏贞嗫嚅:“我……我不知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魏姐,你回家乡时带了什么?”

魏贞想了想,说道:“我……我带了以前老公的骨灰。”

我笑道:“其实你老公的骨灰被掉了包,你带回家乡的只是一些石灰粉,”我指了指陶罐,“这里的才是你老公的骨灰。”

魏贞忽然明白我要干什么,失声道:“我不要……”挣扎着要起身,却被我一脚踩住香背。

我笑道:“魏姐,现在要把你老公的骨灰送进你的屁眼里。你老公活着没干过你的屁眼,死了后让他尝尝你屁眼的滋味。”

魏贞痛哭道:“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做这么下流的事!”

我呵呵一笑,黄毛已经把骨灰水抽进注射器里,走到魏贞身后,塞进了魏贞的屁眼。

在美肉熟母凄惨的哭声中,何献礼的骨灰流进他老婆的屁眼。魏贞的肚子很快被灌圆。我笑道:“魏姐,老公钻进你肚子的滋味如何?”

魏贞呜呜哭泣,我松开脚,踢了踢她的大奶子,笑道:“魏姐,死掉以后葬在老婆肚子里的,你老公是第一个。”

我忽然起了兴致,拉开裤裆拉链,把鸡巴塞进魏贞樱唇里,抓住她的头发干起她的小嘴来。于是魏贞一边忍受着老公骨灰塞满肚子的羞耻便意,一边被主人的大鸡巴在小嘴里横冲直撞,浑身香汗淋漓。

过了大约五分钟,我拔出鸡巴,伸脚在魏贞肚子上重重一踢。魏贞双眼泛白,野兽般嚎叫一声,三声屁响过后,把她老公喷洒在印度的河流里,完成了异国他乡的葬礼。

魏贞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哭。黄毛和花臂清理好现场,又用云香酒灌了一遍她的屁眼。魏贞香汗淋漓的肉体在阳光照射下,仿佛涂了一层油,看起来诱人到了极点,激发了我更暴虐的欲望。

稍作休息后,我让黄毛用手铐把魏贞反铐起来。魏贞知道自己的一身美肉又要遭受残忍的虐待,嘤嘤啜泣。

花臂从箱子里拿出一只打气筒一样的东西,我笑道:“今天试试空气浣肠。”

花臂把打气筒的口子塞进魏贞的屁眼,在魏贞的哀求声中打起气来。很快,魏贞的肚子涨到了极限。黄毛把魏贞翻了个身,让她仰天躺着。魏贞的肚子和两只大奶子形成三只恐怖的巨大肉球。

我伸出脚,在魏贞的大肚子上一踩,只听“噗”的一声巨响,河上的水鸟被夸张的屁声惊吓,扑啦啦张开翅膀飞走了。

魏贞刷的流下两道泪水,屁声却令黄毛和花臂哈哈大笑。我脚继续加码,滑稽的屁声又响起了,仿佛一架予取予求的手风琴。就这样直到魏贞的肚子平下去了,我又让花臂把魏贞的肚子用空气灌成圆球,继续恣意踩踏,庭院里回荡着猥亵的屁声、弱女子的呜咽和男人的笑声。直到我玩的尽兴了,这才收手。

晚上回到宾馆,受尽委屈的魏贞在我怀里哭泣,我自然又少不了一顿哄骗。不过这头笨奶牛已经完全爱上了我,很快就把她哄得破涕为笑。

第二天一早,躺在柔软大床上的我被胯下的快感唤醒,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座雄伟的肉山巨臀,正在恬不知耻地摇晃着。我用鸡巴想想都知道,这是魏贞在给我69口交。魏贞的肥屄兴奋地张开,仿佛一张馋嘴,正在吐出淫液,可见她对我的爱意。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