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爱情故事 (1) 作者:XCDX

作者:XCDX2020/09/13发表于:SexInSex,书屋是否首发:是字数:7,914 字

******************************

原著:SilkStockingLover原文: Mom-son:Love Story

******************************

从我儿子十八岁生日后的某天开始,我意识到我想跟他做爱。

我知道……我知道……这简直是错到离谱,既恶心又变态……一开始我就是对自己这么说的。

为了说明我的这种奇怪的性饥渴,那要先说说我的儿子,Paul。他简直跟他父亲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我的丈夫Darren,在Paul三岁的时候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Paul有着跟他爸爸一样的金色短发,一样的灿烂的微笑。

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们的样貌特征很相似,可是当他从一个青春期的少年长大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之后,神态体貌的就更像是复刻出来的一样。

尽管如此,我也从没想过要跟他做爱,直到有一天偶然闯入他的房间,发现他正坐在电脑前撸动着阴茎。或许我可以狡辩说,我渴求的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而仅仅是想要一根肉棒来填充那早已尘封结网的蜜穴。但事实上,他那年轻英俊的脸庞,宛如旧人的嗓音,还有那根完全相同的肉棒,这些画面拼合到一起,让我彻底明白了,我想要的就是他……我仿佛重回十八九岁的年龄,刚开始跟Darren约会的那段时光……更甚之,感觉跟我平生最爱的人的婚姻也被复活了一样。

我为没有敲门就闯进他房间而再三抱歉,显然Paul跟我一样地尴尬。然而,那天晚上我脑子里不停的回放着这次短暂的遭遇。开始我还对之前不小心看到的那个情景有些发窘……不过当我躺到床上后,脑子就开始跟我作对了。每次闭上眼刚要睡着,儿子那根完全勃起的大肉棒就出现在脑海中。我吓的立刻坐起身,摇晃着脑袋,想把这种背德的念头甩出去……可刚躺下闭上眼睛,同样的情景又再次出现……简直是陷入了背伦版的《土拨鼠之日》。终于,我被折磨的精疲力尽昏睡了过去。不用说,那晚根本就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早上,Paul跟我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当然,你根本没法抹去记忆,两人之间出现了难以名状的尴尬气氛。

经过了一个多月,尽管我不停地跟自己说这完全是错的……我身体里被漠视许久的欲望却尖叫着说,这当然可以。我开始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小穴里的跳弹就是Paul的肉棒正在肏我。我一边含着假阳具一边幻想着吸吮的是Paul的大鸡巴。

每当我看到Paul,我好像看到了Darren。

每当我跟Paul交谈,我好像听到了Darren。

一切都变得那么病态却令人沉迷,很快这种思绪就吞噬了我所有的思想和梦境。

仿佛回到了十几岁的少女时代,我开始不经意地引诱着儿子,就像多年前诱惑他的父亲那样。

虽然我不再像当年在啦啦队时那么苗条,可这些年身材保持的依然很好。我当然可以再减掉几磅,但谁不能呢?曾经漆黑如夜的长发已经有点灰白,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想过要染发。一直以来我都是有点肉嘟嘟的,有着跟我父亲一样的大骨架,因此我也有着一对完全天然的38D+的大奶子和肥大的屁股。与丰乳肥臀相反,我那两条又长又细的美腿,经常同时吸引着胸控和腿控们盯着我目不转睛的窥视。

这些年来,我的确跟几个男人约会过,有两个甚至可能进一步发展,可他们都不是Darren。因此在进入实质阶段之前,我总是找借口结束掉这种关系。如今我终于意识到,心中那个完美的男人就在同一个屋檐下……现在是时候让梦想实现了。

我在家开始穿短裙,紧身衬衣还有高跟鞋……这些通常是外出约会的装扮。尽管儿子的确注意到了我露出深深的乳沟,可我也发现即便他对我有性趣,但因为太过害羞而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尤其我还是他的妈妈。

因此在第一次看过他的肉棒的六个星期后的某天晚餐时分,我决定问他一些问题来试探一下他的态度。

饭桌上,我从普通的闲聊开始,“今天学到了什么呀?”

他还是跟以往一样回答道,“没什么。”十来岁的年轻人通常用来应付父母的惯用答案。

“那我为什么还要给你付学费呢?”我特意逗他。

结果他的回答让我目瞪口呆当场石化,“为了让我能学到哈姆雷特跟她母亲有过不伦的关系吧。”

我有点喘不上气。儿子直接了当地切入到我计划半分钟后才会提起的话题。他也知道我的感受?知道我的渴望?难道他也想要我,就像我想要他一样吗?

我自我解嘲地说道,“很显然,你这《哈姆雷特》的寓意,跟我上学时学到的可不一样。”

Paul继续说道,“不是,《哈姆雷特》讲的还是关于宗教、复仇和如何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但是当你深入解读莎士比亚的这部作品,字里行间都清楚的表明,哈姆雷特和他的母亲发生过性关系。”

我又一次被儿子的话给噎住了,这次是想要搞清他脑子里哪来的这种乱伦的想法,于是我又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按照莎士比亚的说法,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就必须跟你的母亲睡觉?”

这句话一出口,我才意识到刚才问了儿子一个多么前卫的问题。

他的脸腾得红了,结结巴巴的说,“我可没说,是莎士比亚说的……”

“那你认同这个说法吗?”我问道,真想听到他的回答……他涨得通红的脸颊真可爱……我的小穴都湿透了。我等了很长时间让他慢慢消化我和他之间发生乱伦的想法,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就是莎士比亚关于乱伦的观点。”

“根据Walker女士的论述,在莎士比亚那个年代,乱伦关系在贵族和贫民阶层都很普遍,所以作家在创作中提及这些也很正常。”他答道。

我再次改变了一下策略,想试探一下他自己的兴趣,“如果乱伦曾经普遍出现,那 Walker女士是否说过,从什么时候开始乱伦才变得不合礼法的呢?”

Paul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简短讨论就能说清的。她只是提到大学里有些教授对戏剧的潜台词有着深入的研究,哈姆雷特跟他母亲可能有过乱伦的关系。”

“我明白了,”我微笑着说,又给了他一点更微妙的提示,“有意思的是,生命总是循环往复。”

Paul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记不清《哈姆雷特》的情节了,不过我还记得那里面有一段关于生死轮回的台词,”我耸耸肩,然后撒娇邀宠般的补充道,“不过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哦,妈妈,你才刚四十岁,”他反驳道。

“可感觉好像都五十多了……”我深深叹了口气。

“妈!你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他争辩道,眼神都不敢跟我接触。我让他感到不舒服了吗?还是我让他感到兴奋了?

“谢谢你,儿子”我说着站起身,走过他身旁,弯下腰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我丰腴的胸脯紧贴着他,让我身上的香水味萦绕着他。我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你可真贴心,就像你爸爸一样。”

回到我的座位上坐下,我发现他脸红的发紫,整个人都被我刚才的举动搞的手足无措。

晚餐剩下的时间我们聊的都是关于他即将到来的高中毕业典礼,他在图书馆的暑假短期工,还有即将到来大学生活……尽管我不住的发问,可我都不记清他回答了什么。我只顾着思考这样一个事实:乱伦的种子已经种下,现在我必须精心培育,让它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如今我已经完全被我儿子迷住了,被乱伦的想法给迷住了,我开始研究乱伦是否曾经很普遍,在当今社会的现状又是如何。

随着阅读的越来越深入,就越能看清跟儿子建立亲密关系的利与弊。

我了解到:纵观人类历史,乱伦在不同的群体中曾经非常普遍,特别是农民阶层,乡野村夫还有贫困人群中。我也了解到贵族和富人同样也参与其中,还有一些以家庭淫乱为乐的秘密社团存在。

表亲间的乱伦至今都非常普遍,甚至美国几乎一半的州都允许直系表亲结婚(有意思的是这些州里还有不少禁止同性婚姻)。

数据还表明,几乎每个人都认识一些参与过乱伦关系的人,无论是直系的血亲兄弟姐妹间、父母与子女间、祖父母和孙子孙女间,还有叔叔姨妈和侄子侄女之间,等等等等,诸如此类。我甚至很想知道我认识的人里,谁会参与到乱伦关系中。

虽然人数不算很多,但在二十岁出头的受访者中, 10%的人会在匿名调查问卷里透露,自己曾经跟兄弟姐妹发生过自愿的性行为。

此外,在情色文学网站Literotica上,搜索最多的小说种类就是乱伦小说。而在互联网上,阅读最多的色情故事就是母子乱伦。甚至还有一系列的禁忌影片,虚构的情节中包含很多乱伦题材。再进一步说,乱伦是最被忽视或者说最少提及的禁忌话题,尽管它一直存在于人类历史中,存在于神话、小说和戏剧等文学作品中。

许多研究也证明,人们通常会被跟自己长的很相似的人所吸引,因此家庭成员之间经常会发生相互的性吸引,但由于社会规则导致我们忽略了这种感觉。(尽管 Paul长得很像他的父亲,可他的眼睛和颧骨却跟我一模一样。)

最后,一种被称为‘基因性吸引’的理论解释了,存在血缘关系的人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会有极高的概率发生乱伦关系。研究表明,有一半的人在第一次见到自己有血缘的亲属时就产生了性吸引,近四分之一的人最终会发生性关系。随着离婚率、一夜情、收养和胚胎捐赠的上升,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在完成这个让人着迷的研究课题之后,我的小穴也开始渴望着爱抚和关注了,于是我打开Literotica网站,搜索乱伦小说,简直不敢相信,有关乱伦的故事真是浩如烟海。

有兄妹之间的,姨甥姑侄之间的,父女之间的,还有母子之间的。甚至还有一些类似母女之间同性关系的乱伦小说。我重新用‘母子’作为关键词搜索了一下,然后开始阅读。尽管是虚构的故事,可我还是把自己代入了进去,想象着那个妈妈就是我,那个儿子就是Paul。读了几篇文章之后,我迎来了一个强烈的性高潮。

第二天,我继续上网,在一个发生过乱伦关系的人经常聚集的论坛中阅读帖子。最后,看到了一条让我激动不已的帖子:

我是在儿子十八岁生日后跟他发生性关系的。当他从少年成长为男人时,我几乎无法相信他有多像他已故的父亲。当他穿着晚礼服参加毕业舞会时,我知道我想要他。我研究过乱伦性行为的道德问题,在网上跟那些和儿子发生过性关系的妈妈们聊过,最终我决定在他十九岁生日那天,送给他一份许多男孩都梦寐以求的珍贵礼物……他的妈妈。从那时起,我们就成为了爱人。尽管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但我们像一对已婚夫妇一样生活在一起。—— Kennedy

她的故事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因为我能感受到完全相同的情绪。我点开她的名字,很激动地发现我能给她发电子邮件。

很好奇的想知道关于她更多的故事,我写给她这样一封邮件:

Kennedy ,希望没有冒犯到你,但是读过关于你和你儿子亲密关系的那个简短的帖子之后,我希望能从你这得到一些建议。我也想和自己儿子做爱。我也失去了自己的丈夫。我也从儿子的声音容貌、行为举止中看到了丈夫的影子。如何才能真正跨过那条线,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吗?——一位热切的母亲。

点击了发送键,在去上班之前,我忍不住又回到Literotica网站继续阅读更多的母子小说。

经过在医院里漫长的一天工作,回到家已经差不多晚上十点钟了,(忘记说了,我是一名护士),我踢掉鞋子,走到Paul的房间,想看看他今天过的如何。

敲门之前,我解开了几颗衬衫的纽扣,轻声问道,“我能进来吗?”

“当然,”他说。

我走进屋子发现他正躺在床上读一本书。“今天怎么样,宝贝?”

“引人致胜,”他有些挖苦的答道,抬头看着我。

“这是高考的词汇吗?”我开着玩笑,走向他床头。

“我不这么认为,”他耸耸肩,当我走过去时,感觉他在注视着我的腿。

“你在读什么呢?”我问道,坐过去坐在她床边。

“《星运之错》(The Fault Of Our Stars)”他答道,“我需要在下个月电影上映之前读完这本书。”

(译者注:https://www.imdb.com/title/tt2582846/)

“不错,”我说。靠过去亲了他脸颊一下,“今天真是有点累,我去洗个澡。”

“好的,妈妈,”他点点头,脸颊又泛起红晕。很明显我的吻要么让他感到兴奋,要么就是尴尬。我真想知道到底是哪一种情况。

我站起身走向门口,突然停步转身,发现他还是在偷瞄我的双腿。很好奇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于是假装叹了口气,“该死的裤袜,”我走回他床边,一只脚搭在床沿,弯腰整理了一下趾尖处的丝袜。

尽管当我看向他时,他赶紧收回目光继续看书,不过很明显,他刚才一直在仔细欣赏我的腿。我猜他应该是个腿控,而Darren是胸控,他会花好几个小时玩弄我的乳房,甚至喜欢在奶子上面涂很多润滑剂进行乳交。尽管他在有时会射在我小穴里面,有时会射嘴里,但更多时候是在双乳中间完成最后的喷射。

重新站起身,走出去,再次在房门口停下脚步,我转过身,他又一次把灼灼的目光快速躲闪开。我带着一丝性感的暗示道,“晚安,亲爱的。”

“晚、晚安,妈妈,”他磕巴了一下。

离开他的房间,我突然意识到两件事:

第一:他是个腿控;

第二:我让他感到性奋了。

这个新发现让我非常激动,跑去冲了个澡,顺便抚慰了自己一番,就像平时一样,打开强力喷头,心里想着 Paul在肏着我。

在我自己的房间,只穿了件睡袍,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想看看是否有Kennedy的回信。当点开她的回复那一刻,激动地我后背都起了鸡皮疙瘩。

嗨,谢谢你发来电子邮件。我还记得当时处在跟你相同的处境。

我的那些复杂的情绪。

我是他的母亲,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乱伦是错误的。

我会下地狱的。

但是,我越否认自己的情感(自身的感觉还会出错吗?),我就越禁不住幻想着儿子。

我就这么坚持了几个月,自我摧毁着如今跟这个好男人的关系……他不仅仅是我的儿子。

最后,我决定要冒这个险,从此开始了我一生中最热爱,最愉悦,得到了最大性满足的亲密关系,而且这也包含着我对丈夫全心全意的爱。

性应该发生在最爱最关心的人之间。尽管社会上会对此不满(尽管乱伦曾经非常普遍),事实上你自己的血肉至亲,不论是儿子女儿,妈妈爸爸,叔叔阿姨,侄子侄女或者其他血亲关系,才是最贴近你心灵的人,因此也是最值得保持亲密关系的人。

总之,不要为自己的感受而感到羞耻,我说过你内心真实的感受是不会错的(不要管社会上会怎么说);另外,当我们决定以爱人身份共同生活后,我们搬去了另外一个州,在那里没人知道我们是亲生母子。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跟我交流。

Kennedy,Yahoo昵称‘妈妈加一等于快乐’

(我知道这有点蠢,可我当时觉得这个昵称可真幽默)

我仔细读了这封电邮整整三遍,脑子乱糟糟的,于是决定明天早上再回复。合上电脑上床睡觉……我很想知道Paul对我的感觉跟我对他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 *** ***

第二天清早,我回复了她的邮件:

Kennedy,非常感谢你回信中对我的鼓励。

对自己儿子有性欲需求让我非常有负罪感,虽然我在网上读到的东西让这种负罪感稍稍减轻了些,不过作为跟你有着相似经历的女人(我丈夫在儿子 3岁时就过世了),读过你的邮件之后,我感觉真的轻松了好多。

我的问题是,你如何从一开始彼此的渴望,过渡到最终跟儿子发生性关系的?

我希望这个问题不会太过隐私。如果是的话,我很抱歉冒昧提出这个问题。

——Courtney

这次我大方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再为自己的感觉而感到羞愧。

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在电话里跟妈妈聊了一会儿,然后出门上班。把关于乱伦的念头都抛在脑后,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

晚上下班回到家,还是精疲力尽。我又想去看看Paul,这次他在房间里面玩网络游戏,没有听到我的敲门声。

走进屋之后,我吓了他一跳,因为他脑袋上带着耳机。“妈!你吓我一大跳~”

“我想我应该让你知道我回家了~”我说着走到床边,脱掉鞋子。

他放下手头的游戏,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就当这是对我的恭维吧~于是就开了个玩笑,“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女朋友了~”

“为什么?”他问道,试图跟我保持目光的接触,但还时不时瞥一眼我的双腿,他还以为我察觉不到呢。

“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就去参加聚会,去见男孩子们,”我耸耸肩,甩掉第一只鞋子,“嗯,你懂的。”

“懂什么?”我可爱又单纯的儿子问道,注意力完全没放在我刚才说的话上。

“约会呀,”我回答道,“还有,我遇到你爸爸的时候也是十八岁。”

“真的?”他回答道,“你以前从没说过你跟爸爸是怎么认识的。”

“那是一见钟情,”我开玩笑道,一边把第二只鞋子也脱到地上,接着向后躺倒在他的床铺上。

我注意到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能让他身体产生反应,这不由得让我微笑了起来。

“妈,你现在也不老,你才四十岁,而且看起来年轻得多。”

“我比你学校里的女孩子们大一倍还多呢。”我故意这么说。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贴心,而且比同龄人更有男子气概,他反驳道,“哎呀,妈妈,你看起来跟你二十多岁时一个样。”

“哦,谢谢你这么糊弄我,”我笑着,一边轻轻勾弄着脚趾。

“我可没胡说,”他反驳道。

“你真想知道我跟你爸爸是怎么认识的?”我问道。

“当然啦,”他点点头。

“这说起来可有点少儿不宜,我不想失去你对母亲的尊重。高中时候的我,跟现在可完全不一样呢。”我警告了他,但却真心希望他愿意听听他妈妈的性生活。

“我永远都不会失去对你的尊重,妈妈,”他回答道。

“即便你得知你的母亲在她年轻时候是多么放荡也不会吗?”我坦率的问道,想要多多播撒下我热切的种子。

“妈!”他都开始气喘了~

“哼,我就是,”我承认道,身体又向后靠了一下。

“我真不相信你居然说你自己放荡,”他说道,显然很吃惊。

我站起身,大笑了起来,“也许你是对的,听到关于自己母亲的浪荡岁月,可能对于任何一个儿子来说都是很难接受的。”

他什么都没说,我想他不确定应该怎么回应。很显然他想了解更多,但同样明显的是,出于害羞他不可能用语言来表达这种要求。

我向他靠近了些,补充道,“很抱歉跟你谈论我的性生活。这都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当我靠近他时,他还是有些哑口无言。我我弯下身,丰满的乳沟正对着他的脸,然后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不过比起上一次,这个吻更靠近他的嘴唇。

站回身,我走过去拾起了鞋子,弯身的时候,特意让他美美地看了我屁股半天,准备离开之前,又指了指电脑屏幕,“我想你已经死了……”

他转回身说,“被打死了,我都忘了还在玩呢。”

“晚安,”我微笑着转身离开……希望他能幻想着我,自慰一番。

回到房间,脱了衣服,抓过一个按摩棒,这是几个月前在一个成人用品商店买到的,然后在iPad上打开Literotica网站,开始阅读更多的母子文。长时间被忽视的性欲如今彻底爆发了,因为我开始幻想Paul,在读每一篇母子文的时候,我都把 Paul想象成那里面的儿子,而我就是文中的母亲。

高潮之后,我几乎立刻就睡着了……我那遥不可及的幻想开始慢慢变得触手可及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