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的教育型妈妈是如何变成丝袜母猪的 (5) 作者:daokee3

.

【严厉的教育型妈妈是如何变成丝袜母猪的】

作者:daokee3 2020-9-16发表于SIS

第五章 说完,妈妈就爬到了茶几上,两只手勾住两条腿用力往上拉着,双腿摆成一个M型,光秃秃的小穴在灯光下面看得清清楚楚,肛门还一眨一眨地跳动着,好像在对眼前的人抛着媚眼。

“哈哈哈,阿姨啊,这就叫一个巴掌引发的血案,真正的惩罚现在才开始哦。”

赵小曼说完吐了一口口水在阳具上,用手撸了撸做了一下简单的润滑,随后就握着粉红色大阳具走到妈妈面前,将龟头插进了穴口试探了一下,妈妈大叫着舒服让赵小曼再深一点,赵小曼听妈妈这么说。也就不客气了,挺着假阳具狠狠地插了进去,阳具巨大无比,妈妈从来没有尝试过被如此巨大的东西插入,顿时发出阵阵惨叫。

赵小曼快速挺动着她细小的身躯狠狠的抽插,没有丝毫怜悯,旁边的两个女孩嬉笑着握着手中的阳具蓄势待发。

周小曼一边哈哈笑着,一边继续抽插。插了一会儿之后,赵小曼直接躺在了地上,示意妈妈坐到上面来。妈妈听到命令爬下茶几,跨在赵小曼身上手握那粉色假阳具对准自己的小穴一点点坐了下去。徐静走过来,朝着妈妈的大屁股啪啪啪地就是几个大巴掌,声音清脆的在房间里环绕。

红发女孩儿此时已经跨到了妈妈背上,对准妈妈的屁眼将紫色阳具一点点的往屁眼里捅,紫色阳具布满螺纹,强烈的刺激让妈妈开始尖叫。

“啊!……。”尖叫的声音,让我的手机都发出了呲呲的破音。

尖叫声仿佛让红发女孩儿更加兴奋,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紫色螺纹的阳具一插到底,应该已经到达了妈妈的直肠。

“啊……好厉害啊……好厉害……太厉害了……阿姨好舒服啊……嗯……好痛!。”妈妈忘我地叫喊着。

“咱们两个人是不是碰到一起了?感觉好硬啊……哈哈肠子和阴道碰在一起了。”

赵小曼和红发女孩儿兴奋地叫道。言下之意是两个假阳具在妈妈身体里相会了,隔着肉壁竟碰撞到了一起,有了摩擦感。

“啊……。啊……不行……阿姨受不了了……先把出来吧……。”

妈妈杀猪一样的惨叫,此时我已经不忍再看下去,但想关掉视频的手怎么都不听使唤。

徐静见状拿着个头最大的黑色阳具,上前就堵住了妈妈的嘴“老太婆,吵死了,你给我闭嘴吧。”

红发女孩儿好像是累了,噗的一声就拔出了带着螺纹的假阳具,接着就是徐静和赵小曼两个人一前一后非常有节奏的动着妈妈。

四个小男生在一旁睁大眼睛观赏着眼前精彩的表演。

此时我的心彻底崩溃了。妈妈再一次彻底沦陷了。之前还因为赵小曼带着夸张的塑料阳具的行为打了她一巴掌。如今妈妈却同时跟三个戴着假阳具的女生玩起了4P。

接着视频中粉红阳具和黑色阳具换了一个位置,继续插了几百下之后,妈妈再一次浑身猛烈抽搐达到了高潮。抽搐时间多达几十秒。翻着的白眼看不到一点黑眼球。三个女孩看着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妈妈,纷纷拍手叫好,大笑不止。

“怎么样?阿姨现在什么感觉呀?哈哈哈是不是彻底爱上了这个玩意儿呀?。”

赵小曼晃动着腰上的假阳具,笑着问道。

“好舒服……好厉害……想不到这个东西这么舒服……阿姨之前真是错怪你了……好舒服。”

妈妈有气无力不停娇喘着回答。

“哈哈哈,今天用假鸡巴彻底击碎了阿姨的假面具,平时在儿子面前装得一本正经的,私底下就是个穿着丝袜的骚货妈妈,哈哈哈……。”赵小曼继续数落道。

“平时在儿子面前装得这么严肃。这下露出原形了吧,这就叫三打白骨精。三棒子把阿姨打回原形,哈哈哈。”

听赵小曼这么说,男生们仿佛也能想象出妈妈平时严肃的样子,也随声附和着,还说出西游记的典故,让人哭笑不得。

“一本正经的妈妈怎么能不戴眼镜呢,这眼镜还是还给你吧,哈哈。”

说着,徐静摘下金丝眼镜又带回了妈妈脸上。

“哈哈,我们来唱歌吧,今天都还没唱歌了呢。”赵小曼提议道

“好啊好啊……光顾着照顾阿姨,都忘了……。”几个女孩随声附和。

说罢,三个女孩拿起还沾着精液的话筒,对上面挂着的精液毫不在乎,跟着音乐唱起了时下最流行的歌曲,边唱边跳,腰上的假阳具还不停地抖动着。

三个女孩继续唱着歌,旁边的四个小男生把妈妈扶到沙发上,两个人一组,又一前一后继续玩弄起了妈妈的身体。两个男孩前后夹攻时好像还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妈妈嘴里含着肉棒直呜呜作响,仿佛在给唱歌的女孩儿伴奏。

每个男生都射了至少两次,妈妈整张脸都被精液覆盖,金丝眼镜已经被精液糊住,看不见前方的视线。

“差不多该结束了吧,大家跟阿姨一起,拍个照做纪念吧。”赵小曼提议道:“来来,阿姨快摆个姿势。”所有人一起聚到妈妈身边,摆好姿势准备要拍照。

几个人摆着各种姿势,啪啪啪的拍了好几张照片才作罢。然后纷纷瘫倒在沙发上休息,大概休息了几十分钟后,才各自捡起衣服穿好,然后顺手把妈妈的裙子啪的一下扔在了妈妈的脸上,妈妈仿佛已经失去意识任由裙子盖在自己脸上仍旧是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

此时我手机又响起了“叮。”的一声。

果不其然是那张所谓的“纪念合影。”。

第一张照片中,四个小男生并排站在妈妈身后,三个女孩各自比着“耶。”的V型手势站在妈妈两旁,妈妈则双腿交叉着坐在茶几上,左手拿着稀烂萎靡的康乃馨,右手拿着那个秃头芭比娃娃,金丝眼镜上挂着下垂的精液,小穴插着一个啤酒瓶子。而妈妈的额头上竟然写着一行字:

“淫母调教留念。”

第二张照片,妈妈头上套着一条不知是谁的白色女式内裤,看不见妈妈的表情,妈妈双腿大张成一字型,用双手掰开自己的小穴,粉红色的阴唇正对着镜头,两个男生左右两边紧紧抓住妈妈的丝袜脚固定着,三个女生则蹲到了小穴的位置还是笑嘻嘻的各自比着V字形手势。

第三张照片则是妈妈跪在沙发上,一手叉着腰,另一支手伸出食指,指着镜头故意作出严厉批评的表情,三个男生站在妈妈身后把肉棒同时搭在妈妈盘着的头发上,三根肉棒交织在一起,仿佛三剑客,下面三个女生,赵小曼拿这腐烂的康乃馨,徐静拿这拔光毛的芭比娃娃,红发女孩儿在小穴口拿着啤酒瓶做要插入状,三人一起做着鬼脸。

三张照片中,第三张照片对我打击是最大的,这些畜生竟要妈妈摆出平时批评,教育我时的姿势和表情,简直是对妈妈最大的侮辱和讽刺,还在一旁做出那些诡异动作。

看着这些照片,我又手淫了几次。此时我已万念俱灰。对妈妈的失望,对自己的失望。我不知道我的家庭以后将往什么方向发展。妈妈是否还有可能回心转意回到自己身边。经过几次手淫我心中对于妈妈的邪恶欲望已经暂时消散,心中满满的只有悔恨,失落,还有对那些坏孩子的怨恨。我不想再有新的东西从微信群发上来。

随着视频和照片的发出,微信群里响起了叮叮咚咚热闹提醒声。

我不敢看微信群中王建他们的评论,躺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睡过去。

我早上迷迷糊糊醒来,妈妈已经回家,依旧是那个熟悉的背影在厨房做着饭。

看着妈妈的动作,明显已经精疲力尽动作迟缓,记得妈妈第一次和王建他们结束,筋疲力尽回家的时候穿的就是一条满是破洞的黑色长筒袜,还谎称是拿错了张阿姨的,我心想妈妈这次总该吸取教训了吧。为了防止我的怀疑,她一定在外面提前换好了,或者干脆脱下那条破丝袜,光着腿回家。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正背对着做饭的妈妈,腿上竟然还穿着昨晚视频中已经被撕得稀烂的黑色裤袜站在厨房的地板上,我迷迷糊糊看着妈妈穿着丝袜做饭的样子,仿佛昨晚影片中的人物爬出屏幕到了我眼前。肉棒竟然不知不觉的硬了。

我想妈妈应该是高潮过了头,已经累到已经神志不清了。昨天晚上视频中妈妈最后近乎是要昏厥过去了,现在居然一点防备心都没有,不怕穿着这样的破丝袜回家会引起我的怀疑。妈妈免强的做好饭,颤颤巍巍的端了出来。

我看着地板上妈妈走过的地方,居然还留下了一个个湿漉漉的脚印。我的天啊!到现在妈妈丝袜上的淫水和精液都还没有干涸。当妈妈把早餐端到我面前,我竟闻到了丝袜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骚臭味。

“妈妈,你的丝袜怎么又破成这个样子啊?又拿错哪个阿姨的了?”虽然心知肚明,我不得不明知故问的问了妈妈,否则显得太不符合常理。

“哦……这……昨天玩得太晚了……妈……妈妈昨天回家路上……有几只流浪狗窜出来追着妈妈跑……妈妈跑的时候经过了楼下花园的灌木丛……。所以刮成这样了……回家倒头就睡了……没有换……真是倒霉。”

妈妈搪塞着,接着迅速岔开话题,问起了期末考试的事情:

“阿奇啊……你数学复习的怎么样了?妈妈最担心的就是你的数学成绩了。要是数学考的不好……其他分数再高也不顶用。”

“挺好的妈妈。这些天进步挺大的。”我低着头,吃着三明治,不敢抬头看妈妈。

“这次你可一定要拿个好成绩,你看妈妈昨天累成这样,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想着跟你做早饭。你可得对得起妈妈呀。”

听妈妈这么一说,我心想也是,妈妈昨天跟他们玩成那个样子,累得精疲力尽,早上回家第一件事居然还是给我做早饭,看来妈妈心中最爱的人还是我,我确实不能让妈妈失望,也许只要我学习成绩更优秀一些,所有事情都还有挽回的可能。

转眼间期末考试将近,我心中又燃起一丝希望。只要我期末考如妈妈所说考得全班第一名,让妈妈感到骄傲,也许妈妈会被我感动迷途知返。毕竟我才是妈妈最爱的人,而王建他们只是妈妈因为生理上的寂寞,一时糊涂才选择的错路。只要我考了全班第一名,妈妈一定会回心转意回到我身边的,一定会的。

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妈妈每天都在家监督着我的学习,我也全力以赴地为期末考试做准备,妈妈这些天都没有穿过丝袜,原先买的丝袜都静静地躺在衣柜里,妈妈每天依旧都是穿着那身朴素的运动裤和T恤。我心想只要妈妈不再穿丝袜出门,应该就不是去见王建他们,都已经这么久了,也许妈妈经过赵小曼那样的折磨已经受够了,进而不再对王建他们抱有幻想。

晚饭的时候,我看着餐桌上我们全家人的合照,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样子是如此幸福。我想着期末考将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一定要考全班第一名,想到妈妈这些天都有穿丝袜出门也没有跟谁聊电话,我心里稍微淡定了些,吃饭的时候,我皱着眉头不经意间对妈妈说了一句:“妈妈!你以后别再穿丝袜出门了,不适合你,穿着不好看。”

妈妈听到我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顿时满脸通红,眼神焦躁不安,显然是在怀疑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连忙惊慌失措的回答道:“妈妈……也就是偶尔穿一下……妈妈本来就不喜欢穿……你提这干嘛。”

“妈妈你穿着一点也不好看,你还是穿西装和西裤最合适。”

我说这话确实有点言不由衷,因为每次看到妈妈穿着丝袜的样子我的下半身都会起反应。

但是为了妈妈不再继续错下去,我必须这么说。

“你顾着自己的期末考就是了……。在意妈妈穿什么干嘛……妈妈……妈妈以后不穿就是了……嗯……你说的也对……穿丝袜特别不方便……。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老是被勾破……对了……你的数学复习到哪里了……有把握吗?”

“对,以后不要再穿了。数学的话……放心吧,妈妈。”

听到妈妈答应我以后不再穿丝袜,我内心又松弛了一些,我更加坚定地向妈妈保证期末考会考个好成绩。

两周过去了,到了期末考的当天,我吃了妈妈做的早饭,信心满满的奔赴考场,果然不出所料,所有试卷对准准备充分的我来说都易如反掌,考试结束了,我信心满满,基本没有做不出来的题目,这次考试的成绩应该很好,至少也能拿全班前三名。

考试结束后,我兴奋的一路小跑回到家,轻轻地推开房门,只见妈妈正拿着手机在厨房一边做菜一边打着电话,并没有发现我回家。

“为什么……我已经跟赵小曼道过歉了……为什么你还不肯见我。”

“什么……你叫了这么多朋友过来……阿姨……阿姨怎么好意思呢……光你们六个就已经让阿姨……再说吧……。”

妈妈见我回家,忙挂断了电话,眼神中满是幽怨。

“妈妈,你给谁打电话呀?这么一脸不高兴。”我问道

“没事……你张阿姨说过几天……约我一起吃饭,叫了好多不认识的朋友过来,妈妈这人你又知道……不喜欢应酬……怪不好意思的。”

想不到考试刚刚结束,妈妈就忍不住给王建打电话了。之前的十几天妈妈不过是为了我的期末考试强忍着内心的冲动。这太让我失望了,我最后的一点希望就是几天后,期末考试的成绩,如果我真的拿到全班第一名,也许妈妈还有回头的可能。

期末考试已经结束,妈妈答应让我休息一天,今晚我不用再复习,坐在电脑桌前玩起了游戏。此时,手机突然发出了叮叮的响声,我一看居然是那个“淫荡妈妈和她的孩子们。”群中。王建他们又发来了几条信息

王建:我和阿龙他们都约好了,到时候他们学校一放假,他们哥儿几个全都过来。到时候教室没人。

蛤蟆:不是吧,阿龙他们全都来呀,好久不见了,那阿姨不是有得爽了。

王建:呵呵,便宜了那个老骚逼,阿龙他们也是他们学校的小姑娘玩腻了。想来试试这骚熟阿姨是个什么滋味。

光头:这回还得让她穿上丝袜,我非得把她丝袜撕个稀烂不可。

黄毛:哈哈光头你就好丝袜这口,我也憋了好几天了,都怪王健你小子非得拖着她,这次非得好好玩儿玩儿不可。

王明:几位大哥呀,这次总能带上我了吧,外边学校的都来了,我好歹是同学,我都等了好几个月了。做小弟的没肉吃总能分口汤喝吧。

王健:行,这回你就来吧,不过你只能让那老骚逼给你吹箫,操逼可没你的份儿。

王明:好好好,谢谢大哥了,能让那老骚货给我吹箫我已经很满足了。感激不尽啊。

天啊,妈妈终究还是要出来,而且我最好的朋友王明居然也要加入调教的行列,我头脑中浮现出妈妈穿着丝袜正跪在王明面前,王明着妈妈的脑袋正在死命抽插的画面,这一切居然真的要发生了,现在唯一能拯救妈妈,拯救我们这个家的,只有两天后的成绩单了。

我心里期盼着,巴不得成绩单早点出来。

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两天后成绩单终于出来了,我果然考了全班第一名,而且数学还考了满分。我拿着成绩单,仿佛拿着拯救妈妈的良药。我背起书包兴冲冲地就往家跑。回家一开门,只见妈妈穿着一身灰色的女士西装。下身穿着女士西装裤。像是准备出门的样子。

“妈妈,我考了第一名。”我迫不及待地对妈妈喊叫道。

妈妈看着我手中的成绩单,喜笑颜开,笑得合不拢嘴

“好儿子真棒,想不到你真,考了第一名,妈妈真的太高兴了。”

“也多亏了妈妈的英明领导呀哈哈。”

“太好了儿子,等你爸爸回来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呢,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我想吃粉蒸肉还有韭黄炒鸡蛋。”

“好勒,冰箱里刚好都有妈妈,这就给你做,你先回房间休息吧,这几天都累坏你了。”

说着妈妈就系好围裙到厨房做起饭做起饭来。

我心想这下好了,我终于考了全班第一,这下妈妈还不得整天围着我转再也不会离开我了。虽然之前微信群里王健说几天以后会约妈妈出来,我想有这张成绩单在这儿,妈妈应该也没心思作别的事了,只等着爸爸回来给爸爸看看我的成绩,一家人高高兴兴共享天伦之乐。

就在这时候,王健的微信群里又发来了几条微信,我拿起手机一看,微信群的名字已经被改成了“淫荡人母宣誓大会。”,宣誓大会是什么意思?妈妈到时候要宣誓什么?我非常不解的看着手机。

王建:阿龙他们学校已经放假了。就明天晚上吧,我现在就约她。

蛤蟆:明天晚上?太好了,我都等不及了,好久没见这个骚阿姨了。

黄毛@王建:这次有什么新花样没有啊,光是口爆操逼我都玩腻了。

王建:新花样我早就想好了,到时候让你们大开眼界,我这就打电话让她准备好。

光头@王建:你这群名字改的是什么意思啊?看都看不懂,还什么宣誓大会,要打仗啊?

王建:别着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经过明天晚上这一场戏,估计老骚货以后再也离不开我们了哈哈。

看着他们几个人的聊天,我刚刚恢复的自信又开始动摇,难道妈妈明天晚上还是要出去?我刚刚放下的心又被提了上来,就听这时候厨房传来了妈妈的手机铃声。

我悄悄走到厨房门口。妈妈正拿着手机跟谁通着电话,我心想八成就是王健,不知道他在跟妈妈说什么。

“高一三班……知道了……什么……你叫我带上那些干什么呀?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孩子。”

“知道了,知道了。我带上就是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

“我在做饭……一会儿我儿子出来了……先这样……明天晚上见吧。”

妈妈果然是在和王建打电话,还说了什么高三一班,难道明天晚上妈妈要和他们在那个职高见面?难道我全班第一的成绩还不能挽回妈妈的心?妈妈到底要堕落到什么时候呀?

晚饭的时候妈妈眉飞色舞,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成绩高兴还是因为明天晚上要和王建他们见面而兴奋。妈妈还拿起餐桌上的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用毛巾擦了擦,看着若有所思。

又是一个晚上夜不能寐,我心想明天晚上我一定要跟着妈妈,我到底要看看妈妈明天晚上会不会出去,到底要去哪里,我不相信我已经拿到全班第一的成绩还不能挽回妈妈的心,还不能把妈妈留在这个家,我已经竭尽所能了,这也是我这个家庭最后能做的。

因为昨晚很晚才睡着,第二天早上11点多我被妈妈的敲门声惊醒,妈妈推开我的房门,神采飞扬的跟我说:

“阿奇呀,妈妈晚上要去医院看你奶奶,你把你昨天的成绩单给我,我拿去给你奶奶看看,让他也高兴高兴。”

“好的妈妈,见到奶奶替我向奶奶问好,成绩单我放在客厅了。”

之前的一切难道是我误会妈妈了?妈妈并不是要去找王建他们,而是要去医院看生病住院的奶奶?想到这里,我心里又燃起了一线希望。但愿王建他们在微信群里说的只是开玩笑。

到了晚上六点来钟。

我走出卧室,不敢仔细看妈妈身上穿着的是什么衣服,生怕睁眼看到的又是妈妈穿着丝袜的双腿,但我不能逃避,我鼓足勇气朝妈妈身上看去,妈妈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梳妆前认真地画着妆。

妈妈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女士西装,下面则穿着紧身的女士西装裤,脚上穿了一双灰色的短丝袜。我看着妈妈心想谢天谢地,妈妈穿的是裤子,是一条非常严肃端庄的西装裤,袜子也只是普通中年妇女穿的短丝袜,并没有穿连裤袜或者长筒丝袜。

我心里更加坚信,妈妈是去医院看奶奶。

出门前,妈妈拿起茶几上的期末成绩单,折叠好放进了包里,然后叫了一个滴滴就出门了。

就在妈妈出门后,我突然发现放在餐桌上的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合影竟然消失不见了。照片怎么不见了?难道是被妈妈带走了?妈妈拿着全家福照片要干嘛?我心里越发奇怪,于是出门骑上了电动车跟着妈妈一路追了过去。

果不其然,车子行驶的方向并不是奶奶所在的医院,而是径直向我的学校开去。但车子并没有开到我的学校,而是停在了我学校附近的那所XX职高。也就是王建和王明所在的那个三流学校,此时学校已经放了暑假,校园里一片黑暗寂静,隐约只看到一个教室的灯光还亮着。妈妈在学校下了车,站在传达室门口仿佛焦急地等待着。

我停好电动车,偷偷溜到了职高门口的大树后面,大树树干粗大而我身形瘦小,刚好挡住。不一会儿的功夫学校里出来两个人。一个人一看就是王健,另一个是我没有见过的男生,这人穿着深蓝色的校服,校服上写着00中专,看样子应该也是个垃圾透顶的学校,莫非此人就是王建微信中提到的阿龙?只见这人身形非常高大壮硕,目测有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貌似比我要大一两个年级,剃着一个板寸头,顶上还染着一撮黄毛,一脸凶相,一看就是学校里的坏孩子的老大。

两个人走到妈妈跟前,王建看着妈妈说道:

“阿姨,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那天跟赵小曼他们玩的可真嗨呀。哈哈哈,就是那几个小鬼太小不够看,不过放心,今天一定让你舒服个够,给你介绍一下我在零零中专的好朋友,他叫阿龙。”

“你好孩子,阿姨还是头一次见到你”妈妈怯生生的对阿龙说道。

阿龙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妈妈说道:

“阿健,妈的你小子吹了半天牛,怎么是个老女人呀?年纪看着比我妈还大,身材倒是不错,衣服怎么穿的这么土啊。”

阿龙的话语里,对妈妈没有丝毫对长辈该有的尊重。

我躲在树后怒火中烧,真想上去给他一拳,但我有自知之明,他这样的身材,估计三个我都打不过。

“别着急呀,一会儿你就见识到阿姨的厉害了。玩儿这阿姨主要玩儿的不是长相,她可还有一个跟咱们一样大的儿子呢,想想她的身份,是不是特别刺激?”

“儿子都跟咱们一样大了呀?哈哈哈,这点倒是够刺激,哈哈老一点也就算了,玩老女人要的就是这个味道,哈哈哈。”

说着两个人,一个搭着妈妈的肩膀,一个搂着妈妈的屁股就进了校门,传达室的老头还问了一句“这是谁呀?”王建随口答道

“是蛤蟆他妈妈。过来给我们整理寝室的。”

传达室的老头儿表情有些错愕,估计奇怪这两个小子怎么跟同学的妈妈勾肩搭背的。

这时,他们三个人的身影已经朝着楼上发亮的教室走去,消失在黑暗中

今晚要发生的事情已经确凿无疑了。

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即便妈妈是去见王建他们一伙,为什么要带上我的成绩单?为什么妈妈要带走家里的全家福?王建之前说的宣誓到底是什么意思?后面他们这些人会对妈妈做出什么变态的事?到底谁能帮我解答?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