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欲望 (19)作者:lvmvlv

(19)曾经的女神 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了,妈妈还没回来,不过估计也快了,我干净俐落的去 洗漱,把自己收拾好,果然,等我忙完,妈妈也回来了,妈妈最近这脚步是越来 越轻了,开了门我才发现,我从房间出来,妈妈已经换了鞋子走进客厅,脸上有 几分醉意,但对妈妈来说,没啥影响。 “妈,你回来啦,又喝酒了啊,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我赶紧讨好妈妈。 “嗯,儿子真乖,”妈妈随手脱下外衣扔在沙发上,接着一屁股坐下去,我 端了杯凉开水递给妈妈,感觉妈妈最近越来越怕热了,以前可不见她脱衣服。 “感觉如何?”看着妈妈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我关心的问道。 “舒服多了,今晚陪市领导吃饭,喝了几杯。”妈妈把杯子递给我,我又去 添满。 “那这个周末呢?”这关系到我周末的自由。 “像我现在,哪有周末可言?”妈妈苦笑着摇摇头。 我暗自盘算,周末的时间该去干啥,不过妈妈这心理调解能力真强大,现在 面对我没有半点不自然。妈妈接着说道,“明后两天全天都有工作,没办法,现 在要稳定就要多做工作啊。” “妈妈您辛苦了,早点洗洗休息吧。” “嗯,”妈妈起身去阳台拿了衣服进卫生间了。听着卫生间传来的哗哗水声, 我不禁浮想联翩,明早还会不会和前两天一样呢?等到妈妈洗漱完进房间去了, 我还是照往常一样清洗完衣物,回房睡觉。 第二天,妈妈一早就走了,我一觉睡到8 点才起床,起床先跑去阳台看了一 眼,没异常,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是妈妈自控力好呢?还是需求没那么频繁 呢?看来需要多观察。 吃完早饭,我盘算著今天干什么,先打了个电话给小天,一问才知道姨妈带 着他去外公外婆家了,我只好摇头放弃,张昌不用说肯定是被夏阿姨关在家里呢, 龚纯现在绝对在补觉,我要是打扰他,下场实在让人担忧。滕老师老公这个周末 不在家,倒是个好机会,但滕老师打破了我的幻想,她今天带女儿参加小学生的 那种联谊会去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忽然一个意外的电话惊醒了我,我一看竟然是张昌,接通 电话,原来是喊我去他家跟他一块复习功课,不用说,这是夏阿姨的主意了。我 索性闲来无事,就收拾一下出门了,到了张昌家,开门的是夏阿姨,今天夏阿姨 在家,穿着一身居家休闲服,见到我,高兴的笑道,“小安来了啊,张昌在屋里 等你。” “夏阿姨好,”我换好鞋进屋,“那我去找张昌了。” 进了屋,张昌正苦着脸在那写试卷,快要期末考试了,夏阿姨最近肯定会死 死盯着他,难怪如此丧气,见到我,张昌有气无力的打了个招呼。 “这么颓丧了啊?”我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哎,流年不利啊,”张昌叹了口气,“这下子日子是不好过了,哎,对了, 跟你讲件有意思的事啊,”张昌忽然又来了兴致,“昨晚上那个语文家教居然是 个女的啊,我看着就眼熟,后来一问,果然,熟人啊。” “熟人?”张昌这小子认识个把混社会的大学生我不奇怪,可认识一个明显 成绩很好的女大学生,这就奇怪了。 “嗯,姜玲玲,XX大学中文系大一的,说名字你估计不知道,可她妈你肯定 认识,倪燕。”张昌说出了一个我们很熟悉的名字。 “倪燕,卧槽,那不是我们初中的语文老师吗?”我恍然大悟,看着张昌, 两人对笑起来。倪燕是我们初中的语文老师,身材高挑曼妙,容貌秀丽俊美,是 广大男学生的梦中情人,嗯,也包括我和张昌,我们甚至动过歪心思,不过那时 候还小,终究没敢付诸实施,到了高中,有了新的目标,也就逐渐淡忘了这个名 字,现在重新提起,别有一番感受啊。 “对啊,这事你听我给你慢慢道来。”张昌开始发挥他的八卦功底了。本来 夏阿姨给张昌联系家教的时候只要男生,可她在大学的那位熟人却给她推荐了一 位女生,正是姜玲玲,姜玲玲进入大学来一直在勤工俭学,学费都是贷款的,所 以和这位负责学生工作的老师很熟悉,这次知道了有这么个高薪酬的家教,就苦 求这位老师让她来试试,这位老师于心不忍就答应推荐给夏阿姨。夏阿姨本来是 不愿意的,可一了解,姜玲玲是倪燕的女儿,倪燕还是张昌初中的语文老师呢, 再详细了解了姜玲玲家的近况,夏阿姨就答应了,同时把家教时间改在周五和周 六晚上,那时候她一般都在家。 “这倪燕家里发生了什么?怎么沦落到如此地步?”我们毕业也才一年啊, 倪燕她老公开了个公司,谈不上多有钱,可两三千万身家还是有的,怎么忽然就 变成这样了? “哈,还能怎么回事?她老公包了个小情人,这也没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也过得去。关键是她老公染上赌瘾,又被人设计,不仅输得倾家荡产,欠了三 百多万高利贷,他那个小情人还卷了他最后一笔钱跟人跑了,他自己见势不妙也 跑路了,现在都不知人在哪,倪燕一气之下要离婚,案子还在法院审着呢,可放 债的人才不管呢,老公跑了就找你老婆,家门口泼红漆,学校不停地骚扰,甚至 跑到姜婷婷大学去了。”张昌啧啧摇头。 “这可真是……”我也不知道说啥了。 “结果倪燕没办法,只好把家里仅剩的一套房子卖了,还了二百多万,眼下 还剩五六十万,她是外地嫁过来的,她老公跑了,男方亲戚指望不上,女方嘛, 估计也不行,不然哪会像现在这么惨。”张昌接着说道,“眼下倪燕只好暂时租 了间小房子住,她工作都快没了。” “这怎么说?” “那些人天天去学校骚扰闹事,员警也不管,学校里又有的是落井下石的, 结果校领导给她放了个长假,让她处理个人问题,据说已经考虑让她走人了。” “这人啊,锦上添花、落井下石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啊。”我感慨一句, “不过我还就喜欢落井下石了。” 张昌茫然的看着我,“有你这么骂自己的吗?” “得了,得了,继续讲。” “所以姜玲玲才会这么不顾一切的想办法赚钱,要不是她妈逼着,她就不读 这大学了,早去打工了,凭她那容貌身段,要是去夜总会,铁定一头牌。”说到 这,张昌又淫笑起来,这小子总是口花花的。 “还有呢?” “说起来,我家还算是她们的恩人呢。知道背后引诱倪燕老公赌博和放高利 贷的是谁吗?白老六。” “白老六?那不是叫你爸给一网打尽的那帮子人嘛。”张昌老爸就是凭这份 功劳,要升官了。白老六这次后台全倒了,自己自然跑不掉,我、张昌、龚纯之 所以能凑在一起,那是因为我们的父母就是一条线上的啊,龚纯父母不当官,可 所谓无官不商,他家里当官的可也不少,真要父母不对路子,小孩能玩到一起就 怪了。这次我们这边大获全胜,自然另一边就搭进去不少了。 “对啊,这次从上到下,一个没跑掉,至于下面那些小喽喽,早就各奔东西 了,现在谁会管她们收高利贷去了,只是她们自己不知道罢了,现在偶尔去骚扰 她们的,只是几个最底层的小家伙,估计是想自己捞点好处,真要强硬点,他们 也什么都不敢干了,老大都没了,他们还能干啥。” “这事你没和姜玲玲说?” “没,昨晚见到她之后我才找人打听的,白老六这事牵涉挺深的,所以一直 压着,外面知道的很少,不过肯定瞒不过我的嘛。”这倒是,地理鬼就是不一样。 我眼珠子一转,忽然凑到张昌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张昌愕然,“这也行?” 我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通,张昌脸色阴晴不定,最后点点头,“草,还是 你小子鬼点子多,成,就这么办。我再找人详细打听清楚,保证万无一失。龚纯 那你和他去说。”我们两人对视一眼,嘿嘿奸笑起来。 中午夏阿姨留我吃午饭,我自然毫不客气,这期间,我不动声色的冷眼旁观, 夏阿姨和张昌或许是当局者迷,都没有发现,夏阿姨还拿张昌当小孩子,张昌则 处在一种犹豫迷茫的状态里。可我能看出来啊,张昌眼中对夏阿姨除了儿子对母 亲的敬畏,还有男人对女人的欲望,而且越来越多。吃完饭,夏阿姨自然不要张 昌干活,除了学习,夏阿姨别的方面对张昌都很是溺爱,有时甚至到了无原则的 地步,无论张昌做了什么错事,都是当面遮掩过去,背后才会训斥他,实际上最 多讲几句就算了。要不是他老爸管着他,我和龚纯也看着他,他还不知道要干出 啥事呢。好在他也有自知之明,没把握的事从来不做,所以也没出过大乱子。 我和张昌回到房间,张昌拿起个游戏机躺在床上随意的玩起来,我则坐在张 昌的电脑前随便乱点,他的电脑我可是很熟悉的,小电影、小黄文一应俱全,可 最近的流览记录和某个加密的名为“xmy”的隐藏档让我眯起了眼睛,我装作 不知,随意翻几下就重新坐到书桌边,“王纯那最近怎么说?” 张昌无精打采的说道,“她现在就跟例行公事一般,我是真不爽啊,可没办 法,唉。” “呵呵,那件事如果成功,照这样看,也没你啥事了,要便宜我和龚纯了, 虽然你才是主力。”我笑嘻嘻的说道。 “哎?是啊,卧槽,这……这叫什么事啊?”张昌满脸沮丧,“我特么被我 妈管得死死的,简直就像关在牢里。” “那就想办法打破这个牢笼呗。”我随意地说道。 “打破……牢笼?”张昌的声音渐小,盯着游戏机发起呆来。 我也不管他,随意抽出一本书看起来,过了一会,夏阿姨进来督促张昌开始 学习了,“你看人家小安都在看书了,你还在床上玩游戏机,赶快起来看书。” 张昌应诺著起身,低头走到另一张书桌前坐下,抬头开始看起书来,似乎一 切正常,夏阿姨没看见,可从我的角度,看见张昌低头前看向夏阿姨的眼神中一 闪而过的光芒,仿佛一只野兽。 下午张昌沉默了许多,似乎在专心看书,我也不打扰他,到了五点多,我起 身告辞,晚上张昌还有家教补习,我就不待了,夏阿姨倒是热情的留我吃晚饭, 我摇头婉拒,张昌送我出门,此时他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低声对我说,“事情包 在我身上。”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让我毫无缘由的想起了龚纯,他最近也 不时的会出现这种眼神,只是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眼神呢? 出了门,我找个地方吃了晚饭,然后迈步走向学校,周六学校人很少,就连 高三学生周六都不上晚自习的,住校生则是全凭本人意愿,周六没老师,所以除 了几个学霸,没人在教学楼这边,高一教学区更是空无一人,我走到滕老师的办 公室门口,透过窗户看去,里面没开灯,滕老师正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玩手机。我 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滕老师很快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开门让我进去,滕老师 今天陪女儿出去活动,原本上身是一件无袖T恤,下身是一条七分裤,可接到我 的电话后,下身变成了一条及膝裙。我笑着摇摇头,拉起滕老师的手,关上门, 把她拉到这层楼的厕所里去了。 之前接到我电话的滕老师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可没想到被我拉到厕所来了, 有些犹豫的看向我。我轻笑道,“这里可比你那个大办公室安全多了。”厕所在 这层楼的最边上,这个点没人会来。 滕老师小声道,“怎么把我叫到学校?昨晚那里不是很好吗?” 我淫笑道,“老师和学生就要在学校才适合啊。”说着一只手探入老师的裙 下。 滕老师没有阻止我作怪的手,白了我一眼,娇嗔道,“变态,”这么说着, 双手却解开了我的裤子纽扣。 我伸手拨开滕老师的蕾丝内裤,慢慢探入摸索起来,另一只手攀上了老师的 臀部,“那淫荡老师喜不喜欢被变态学生干啊?” 滕老师脸红红的,不说话,隔着内裤抚摸着我的小弟弟,我见状加大了刺激 力度,“喜不喜欢啊?” 滕老师“啊”的叫了一声,低着头轻声道,“喜欢。”我得意的继续抠弄老 师的下体。 “这会不会不安全啊?”滕老师轻声喘息著问道。 “放心吧,这个点没人会来,今晚是周六啊,”周六这里压根就没人,所以 即使我昨晚就想这么玩,也忍到了今天,周五晚上还是有人的。至于监控,张昌 这个经常在学校捣蛋的家伙专门研究过,呵呵,学校的监控最好的是行政楼,那 里有校长室、财务处等等,其次是科研楼,那里有机房、实验室,值钱的东西不 少,再其次是宿舍区,最后才是教学楼,教学楼除了空荡荡的教室啥也没有,平 日里还有老师和保安会来巡查,因为有学生上晚自习,可周六保安都不来,监控 看起来不少,可能工作的就剩那么几个了,就这几个,真的去看视频那就是一团 黑影,啥也看不清,所以还真没啥可担心的。 我这么解释一通,滕老师明显放心多了,笑着褪下我的内裤,把傲然挺立的 小弟弟握在手中套弄,“你还真是个小坏蛋,居然专门研究这个。” 我呼吸加粗,感受着滕老师下身的湿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一边 继续用手指抽送,另一只手把滕老师的T恤慢慢卷起,露出了黑色的胸罩,顺势 就按了上去,开始揉捏起来。滕老师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呻吟, 给我套弄的双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气,频率也越来越快。我倒吸一口凉气,手指 从老师的阴道抽出,握住老师的小手,从我的肉棒上拿开,滕老师疑惑的看了我 一眼,感觉下身空虚的她不满的扭了扭身子,我一拍她的屁股,把她压在隔板上, 凑到她耳边舔了一下耳垂,看着受到突然袭击而颤抖了一下的女老师,低声笑道, “放心,马上就把你喂饱。” 我蹲下把老师内裤一路扒到脚踝,老师配合的将脚从高跟鞋里提起,很快, 湿透了的小内裤就被我顺手塞进口袋了。接着在滕老师不依的娇嗔声中,我一只 手按在隔板上,另一只手将滕老师的一条大腿高高托起,裙子被撩到腰间,对准 位置,一下刺入,滕老师虽然换了条裙子,可穿的还是白天的肉色短丝袜,不过 光滑白皙的大腿手感也是很好的。滕老师压抑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 脖子,丰满的屁股如磨盘般配合我扭动起来。 我低头找准滕老师嘴唇的位置,吻了上去,滕老师主动伸出舌头配合起来, 两人忘情的吻在了一起。这种刺激的环境让从未经历过这些的滕老师很快就在紧 张与刺激交织的心理中被送上了高潮,不住地颤抖和喘息,整个人挂在我身上。 我放下女老师的大腿,一手搂腰,一手抱臀,双腿分开站稳,继续冲刺,滕老师 被刺激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又不敢大声,只能在那压抑的哼哼唧唧,整个脸埋在 我的肩膀上,身体随着我的撞击而一下下晃动着。不多时,第二次被送上高潮的 女老师是彻底丧失力量,不是我扶著,估计就直接跟面条似得瘫到地上去了,同 样加快速度的我也咬著牙不出声,精华一波波的爆发在老师体内,女老师被冲击 的直翻白眼。良久,恢复了体力的女老师从我身上下来,一直结合在一起的下身 随之分开,浑浊的液体随之滴落,我掏出一包纸巾,拿出几张纸帮滕老师清理起 来,同时指指我的下身,滕老师犹豫了一下,也拿起纸巾轻轻的帮我擦拭起来, 再次被老师的小手抚摸,我的小弟弟又有抬头的迹象,滕老师吓了一跳,停住手, 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无奈的一笑,“赶快帮我弄干净,不然我可不保证。”滕 老师吓了一跳,急忙帮我擦拭好,看看被我清理的下体,不满意的又拿出几张纸 擦拭起来,又折腾了一阵,总算弄好了。 滕老师放下裙子,打量一下发现看起来一切正常,忽然想起了什么,红著脸 小声对我说,“内裤,”我假装听不懂,起身向外走,被滕老师一把拉住,一只 小手就伸向我的口袋,我按住口袋,“不行,我要你不穿内裤回家,至于你这条 内裤就当做给我的纪念吧。”滕老师连声说不行,可看我态度坚决,只好退而求 其次,把内裤还给她,她不穿,毕竟回家少了件衣服,还是内裤,说不定会被家 里的老人发现。我想想也是,点头答应,只要她肯不穿内裤出门,就说明她的心 理有了显著的变化,就像姨妈那样。 滕老师扭扭捏捏的,步子迈得很小,走几步就下意识的手伸向臀部,我在后 面笑道,“滕老师,要自然,不然就你这样,出了门谁都知道你有问题了。”滕 老师回头瞪了我一眼,再走起来,自然了许多,我啧啧赞叹,女人啊,演戏的本 领简直就是天生的,和姨妈当时的情况简直如出一辙。回到办公室,我把内裤递 给滕老师,老师一把夺过,揉成一团,塞进包里。 “滕老师,走吧,你先走一步,我在你后面,送你回家。” 看着黑漆漆的教学楼,滕老师也有点害怕,点点头,我们两人一起出了教学 楼,滕老师先走一步,我在后面隔了一段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没走大路, 插了一条小道,经过门口的时候,门口的保安正低着头玩手机,抬头看一眼的兴 趣都没有,两人出了门,拐个弯就到了滕老师所住的社区门口,看着老师扭动着 屁股慢慢消失在门口,谁又会想到这位女老师不仅没穿内裤,还有她的学生残留 在她阴道内的精液正顺着大腿根部向下滑落呢。 我一路哼著小曲回到家,洗漱完毕,妈妈还没回来。我打了个电话给张昌, 这时候家教已经结束了。“晚上感觉如何啊?” “啧啧,越看越漂亮啊,草,我怎么就这么倒楣呢?”张昌抱怨道,“哦, 所有的资讯明天就能搞到,今天姜玲玲来的时候又被骚扰了一下,不过那几个小 喽喽也就嘴上喊几句,也不敢动手动脚了。嘿嘿,越是这样,她们的压力就越大 啊。” “嗯,你看着点,别真搞出事啊。” “放心吧,我办事准没问题。” 挂了电话,我又打给龚纯,这小子接电话倒是迅速,“哎,这么快就接电话, 没在嘿咻嘿咻?” “白天爽过了,莲姨正在卫生间洗澡呢,”龚纯叹了口气。 “你小子这么爽,叹什么气啊?” “昨晚林月和王倩又一起登门了,我又和林月一起把半推半就的王倩给办了。” “草,真特么爽,”我羡慕啊。 “可是两个人一起登门,我就一个也不能留下来过夜了啊。”龚纯表示遗憾。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龚纯喜欢美女陪他睡觉,嗯,真的就是睡觉。这特 么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还饥一顿饱一顿呢,还有个更惨的张昌呢。我也无 力吐槽了,赶紧说起了正事,把下午和张昌说的又说了一遍,龚纯听得啧啧有声, “你还真是落尽下石啊,行,没问题,这部分交给我。莲姨要进房了,先不跟你 聊了,拜拜。”我看着挂断的电话,除了骂一声“特么的有钱人”,其他毫无办 法。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妈妈也回来,今天就真的是加班工作,没办法新官上任, 又是个女人,不加倍努力可没法服众。妈妈颇为疲惫的坐到沙发上,我体贴的递 上一杯水,妈妈温柔的看了我一眼,接过水喝了几口。 “妈,今天怎么这么累啊?” “上午开会,下午去几个学校转了一圈,晚上又加班审了几份材料。”妈妈 向后靠在沙发上。 我走到妈妈身后,伸手按在妈妈的肩上,轻轻揉捏起来,“我给你揉揉,我 跟你讲啊,我可是专业的,一般人我还不给他按呢。” 在我的手碰到妈妈肩膀的时候,妈妈身体微微一僵,听到我的话,妈妈扑哧 一声笑了出来,身体随即放松,软绵绵的靠在沙发上任我揉捏,闭着眼睛,“也 不害羞,就你也算专业?”虽然不专业,可对疲劳的人来说这么揉捏也是很舒服 的,尤其我小心翼翼,刻意控制力道,妈妈很快舒服的发出微微的呻吟声,偶尔 夹杂着一两句含糊不清的“真舒服。”我站在妈妈背后,不时偷偷扫过妈妈浑圆 挺拔的高耸,听着妈妈的呻吟声,我暗暗吞咽吐沫。大概按摩了十五分钟,我停 了下来,妈妈有点不满的哼了几声,睁开眼睛。 我笑着说道,“妈,再按下去你就睡着了,快去洗澡吧。十五分钟差不多啦, 我的手都酸了。” 妈妈闻言也笑了起来,“好,听乖儿子,妈妈洗澡去了,儿子真能干。”笑 容中带着喜悦、愉快、舒适和一点点遗憾与不满足。妈妈说了句实话,我确实很 能干,她以后肯定会见识到的。我知道妈妈其实还想我再按摩一会,范围再大一 点,包括脖子和背部,按摩的时候她的身体有意无意的做出了反应,但她肯定不 好意思和我说,我也拿不准第一次就这么大动作会不会适得其反,所以我最终决 定见好就收,顺便吊吊妈妈的胃口,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洗完澡,我继续主动干活,妈妈温柔的道谢后回房去了,我收拾完也去睡觉 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