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 (同人) (11) 作者:刘凯余

.

秦时便器

作者:刘凯余2020年9月18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11)

侍从抱着雪女,远远的眺望那个人影。眼见人影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急忙搂抱住还在恍惚中的雪女,拎着雪女的提篮,拖拉着她躲道亭子边的树丛中。可怜雪女还未恢复过来就只能踉跄的跟着他的步伐钻入树林。

那位朝向亭子走来的人影似乎并没有看到亭子里的两人,还是迈着步伐朝向亭子走来。

躲在树丛后面的雪女与侍从隔着树丛的枝叶偷窥着来人。这人看着是个山野樵夫的样子,背着个装着柴火的背篓。见他走进亭子,似乎是想休息一下,但是一进亭子就面露惊讶之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侍从也心中悚然。

原来是他拽着雪女和提篮躲避的时候,独独忘记了那被拽下的长裙。再看着地上那一滩混杂在一起的潮吹淫水和尿液,心中更是一紧。

躲在树丛后面的两人大气不敢出,紧紧的盯着那位樵夫。只见他解下身上的背篓,疑惑的走到地上那裙子前打量一番,接着小心的伸手捡起。侍从心中惊慌,雪女更是满脸的窘迫,虽然被洗脑成便器,但是这裙子毕竟是遮挡下身的衣物。若是那樵夫取走了裙子,这让她如何回城?

樵夫小心的将这裙子捡起,端详了一阵。

实际上之前这樵夫在城中真的见过雪女。本是在山上砍柴捡到一只兔子,到城里卖了皮,途中见到逛街的雪女。见到如此超凡脱俗的美人,不由睁大眼睛,贪婪的多看了几眼。把雪女的衣物样貌都记入脑中,所以他认得地上的裙子是来自于一位绝色的女子。

在侍从的窥视下,樵夫左右看看,见无旁人后,竟然将裙子举到脸前猛地一吸。上面带着的女人香气让他立刻把持不住,猛嗅着上面的气味。那骚而不腥的幽香调动起樵夫的情欲,另一只手掏出裤裆里已经充血发硬的那活撸动着。

“嗯…嗯…呼…呼…呼…”樵夫似乎觉得用手撸动不够过瘾,将裙摆的下段在阳具上一裹,隔着丝绸撸动着自己阳具。

隔着枝叶看着樵夫疯狂自慰的举动,一男一女不由心中震动。侍从更是看的火气,在雪女体内的阳具不由得胀大起来,感受到体内异变队雪女嘤咛一声。

侍从连忙捂住雪女的嘴,再赶紧看向亭子。只见那樵夫还在那忘我自撸,全然没有注意到这里。

侍从松了一口气,但是胯下阳物已经胀大,而且塞进“肉套”,总是要泄火的。于是他让雪女捂住嘴巴,自己扶住雪女队腰肢轻轻抽插起来。

“唔…唔…嗯…唔…”虽然捂着嘴,但是呻吟声还是接连不断。此时雪女因为随时有被人发觉的危险,所以异常紧张与敏感。这阳具在体内抽插,带来了更大的刺激,让雪女娇喘连连。

而同样的,也因为如此,雪女的腔道更加紧致,蠕动的腔道压榨着阳具。同时因为心理上紧张带来的快意,让侍从体会到了无比的快感。上一次有这样的体验,还是差点让同僚撞见让雪女给自己口交那次。

为了避免抽插中发出撞击声,所以没有全部插入,只是让龟头在阴道内抽查进出,没法品味到撞击子宫口的滋味。

再看那樵夫,闭着眼睛,嗅着香气,自忘我撸,全然没有注意到树丛后苟且的两人。随着樵夫一声压抑的吼叫,浑身一震,大手紧紧握着自己的阳具。只见裹在龟头的布料瞬间被染湿了弄湿了一大片,而在顶端还可以看见白浊粘液沿着裙子滑落。

此时雪女满脸羞红,除了身后有人奸淫之外,还有被这景象震慑的原因。

“怎么…怎么对人家裙子…这样啊……”雪女脑海中带着些震惊说道。

不过还未等她思考多久,后面的侍从猛然一顶。胯下撞击在臀部发出“啪”的撞击声,龟头直冲宫口。

龟头和子宫口一接触,那紧致的触感就让侍从把持不住,精关一开,将阳具射出。

感受到精液的灼烫,雪女收紧了阴核,一噗淫水浇淋在体内的阳具上——雪女高潮了。

但是雪女不敢浪叫,只能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避免声音发出。而造成这一切的侍从,心中满是淫虐的快感。

“嗯…唔…嗯…呼…呼…”雪女捂住嘴巴喘息着,想要将紊乱的气息平复下来。

侍从也将阳具拔出,里面积攒的淫水精液瞬间流出,雪女急忙夹紧双腿,让这些淫液沿着双腿流淌到地上,而不是浇淋到地面发出声响。

“呼…呼…呼…”一直屏气抽插的侍从此时也压抑的喘息着。喘了两口,再透过树丛看去,见到那樵夫又撸动了起来。他大手握着自己被裙子包裹的阳具,上下撸动。此时,那一滩射出的精液已经充当了润滑剂的作用,让樵夫的速度更加顺畅,也让他享受到了更加舒爽的快感。

“这就是传说中女人湿润骚逼的滋味吧?”樵夫心中如此想到。

侍从暗中窃笑,偷偷看着别人自渎,自己却在一旁真的吃肉,心里好不快意。不过看着樵夫沾满粘液上下撸动,侍从心里也觉得恶心,便拎起提篮,轻轻拽着雪女,小声往森林里走去。雪女不明所以,但还是跟随着侍从。

走了一会,侍从便让雪女把上身的衣物脱下来。雪女娇羞的解开衣物,但是侍从很不耐烦,用力掐了一下雪女的乳头,说道“都不知给我艹了多少次了,别慢慢吞吞的!”

被这样辱骂,雪女只能羞红着脸照做,快些将上身的蓝衣脱下。侍从直接从雪女手中扯过衣物,塞入到提篮中。接着,从腰间解下“腰带”,展开来,原来是一块布被裹在了腰上,其实里面还有腰带。现在他把这块布改在提篮上,然后用怀着防身用的匕首在地上挖了个坑,把提篮埋了起来。因为有布的遮挡,不用担心泥土将里面的东西弄脏。

做完这一切的侍从,转身看向雪女,心中不由一颤。饶是已经奸淫玩弄多次,此时雪女的装扮真是诱人无比。

只见雪女浑身赤裸,肌肤如同琼脂,长发雪白。但是身上的首饰还保留着,那白鸟头冠,蓝宝石白银项链,白银吊坠手环腿环,还有私处上的淫器,在从树冠上照射的阳光中闪闪发亮。宛若出尘的仙女一样。

不,这是上天赐给凡人泄欲灌精的琼玉便器!如果上天真有仙人,那她一定是专司取悦天下雄根的仙妓。不单要给仙人神兽享用,就是凡人也能欺上门去 要狠狠操弄淫虐,那才是天道正理。

雪女此时不知道侍从正用翡翠美玉雕琢成的尿桶来比喻自己,但是从他发红的眼神和变粗的喘息中,雪女知道侍从又是欲火攻心,即将化身野兽。

心中一颤,不由泛起讨好魅惑的笑容,宛如真正的妓女。雪女心中的计较很简单,比起被野蛮的摁在地上强奸,还是自己用肉体取悦对方稍好些。被催眠调教后的雪女被封印了曾经的记忆和忠贞,如此思考也并不奇怪。

而侍从见到雪女媚笑,心中更是蠢动。但是心中转念一想,这郭开大人都是享受着美人侍奉,自己也该享受一下“被动”的乐趣。这下两人在阴差阳错下,虽不交流,却达成共识。

雪女伸出素手拽住侍从的腰带往林中而去,侍从淫笑着跟上。待到深入林中,雪女松开腰带,走开几步,在林中草地上漫步游走。

这赤身的雪女时而双腿交叠手指抵着下巴好奇扫视草地上的花朵,时而扬起双臂,闭目梳隆长发。如同森林中可爱的神怪精灵。

侍从看的心潮澎湃,他知道雪女这番搔首弄姿的动作是在挑逗自己。此时,他的下体又是发胀变硬了。

而雪女挑逗一会后,便媚笑着走到侍从面前——该取悦侍奉那根肉棒了。

雪女轻咬着下唇,在侍从面前并膝蹲下。这刻在骨子里的女人娇羞却是极致浪骚的勾引。接着,雪女张嘴凑近侍从的裤裆,贝齿轻咬,慢慢拽开了裤裆,让坚挺的阳具从里面露出,粗长阳具阳具正好耷拉在雪女头上。

雪女仰头媚笑了一下,接着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弄阳具。待到舔到龟头时嫩舌一卷,将龟头纳入口中,接着吸吮吞吐了起来。

“唔…嗯…嗯…唔…”雪女卖力的吞吐着,小嘴包裹着棒身,让唾液将它洗刷的闪闪发亮。在吞吐的同时,雪女还卖力吸吮,用口腔的吸力挑逗着阳具,以至于双颊都微微凹陷了下去。

从侍从的视角从上往下看去,低头摆动头部的雪女真是下贱淫乱至极。这时雪女双目向上一瞥与侍从对视,眉眼中满是笑意。让侍从心中一动,想要更加深入的抽插,于是下体往前挺了挺。

感受到口中阳具异动的雪女马上会意,,让阳具更加深入自己的口腔,甚至进入喉管,开始深喉了起来。

“咕…呕…咯…唔…嗯…唔…咕叽…唔嗯…”怪异而淫乱的声响从雪女的口腔中传出。这是龟头顶撞在柔软的喉肉上发出的声音,而侍从也因为这样奇异的触感而体验到了无上快感。

“一线喉”“无情泪”“水洞音”这是郭开自己用来比喻概括口交,尤其是优质口交而发明的词。

一线喉指女性紧致又直通喉管,比喻喉管如一根丝线的横截面一般狭窄,而长度很长,在抽插中顺畅抽插同时容纳整根阳具。

无情泪虽然有个泪字,但除了因为异物入喉而激出的眼泪外,还指野蛮抽插中从口中带出的口水淫液,因为要“无情的”操弄出现这些淫液,所以才叫这个名字。

水洞音,是用来概括口交深喉时的声音。因为口中有水,所以用水洞来代指。口交中,双唇的吸吮声,吞吐的呼吸呻吟声,还有龟头抽插喉肉发出的声响。这些声音的音色也品鉴口交的重要指标。

而雪女作为郭开调教最久的便器之一,这口穴已是绝品名器。而另一点,这么多年来,在寻常权贵眼中,雪女只是郭开私人的姬妾,还是地位尊贵,歌舞一绝的妙人。却不想郭开只当她是下贱便器,更想不到此时正用歌喉为一下贱侍从口交。

“唔…唔…嗯…咕叽…咕…唔…”心理上的巨大优越感让侍从内心无比满足,不由得伸手揽住雪女的后脑,主动抽插起来。

而早已熟练于此道的雪女自如的应对着。她知道在这关键的时刻决不能中止,于是施展龟息功,卖力深喉。

最终,侍从达到了释放的临界,猛地收紧臀部,腰胯一顶,同时牢牢的摁住雪女后脑,将精液射入到雪女口中。

“唔…唔…嗯…”雪女呜呜的呻吟着,仍由阳具在口腔喉管中发射着液体。此时雪女却不咽下喉中精液,而是等待一部分精液因为阳具在喉管中的挤压空间,让一部分精液反流到口腔中。

等到侍从射精完毕,雪女吸吮着抽离自己的双唇,让尿道中最后一点残精吸入口中。

雪女仰面张嘴,邀功似的的展示自己口中汇集的残精。嫩舌在精液中蠕动了两下,接着手指抵着下唇,做着娇羞的表情将精液咽下。接着低着头,做着羞涩偷看侍从。【这段描写纪念PH站上再也找不到视频的女优ELEN HOT】

这种浪骚的状态让侍从大为满足,他让雪女站起身来,双手扶住树干岔开双腿撅起屁股,挺起还未变软的阳具,一挺下身抽插起牝户。

“嗯嗯嗯……”雪女用自己的歌喉轻声呻吟起来。这时的两人已经全然不在意亭子里那位正用雪女的长裙自慰的樵夫了。

侍从如何偷吃雪女,暂且按下不表。受郭开荼毒以至被旁人随意凌辱的便器也不独她一个。其中之一位,就比如蜀山石兰。

此时的她正身着部分夜行衣在林中跳跃奔跑。说是部分,那是因为现在这身衣服,只保留了上身的双臂和锁骨往上的部分,而下身之包裹从脚到大腿中段的部分。也就是说,此时石兰正放荡下流的将自己的私处展露出来。

“停下!”这时石兰身后传来一道大喊。

听到命令的石兰连忙从树上跳下,因为惯性在地面滑行了一段距离,让微微发育的双乳抖动了起来。

还不等石兰站直身体,身后就跳下个一个高大身影,猛地伸手抓住了石兰的一只乳房揉捏。

“嗯啊……”石兰轻轻的叫了一声,却不反抗,只是伸手扶住一旁的大树站立着。而那位始作俑者继续揉捏着石兰的乳房,同时另一只手绕到石兰胯下,开始扣弄挑逗石兰的下体。

“啊…嗯…嗯…”石兰像是早已熟练了一般,逆来顺受的呻吟着。此时石兰的身上,因为之前运动的关系让她裸露的躯体上有一层薄汗,这让皮肤的触感不再雪凝顺滑,但有另一番生猛的触感。不过,似乎是不满于还未发育完全的胸部不够丰盈,他转而转向其他地方,从乳房游走到肋下,再带腹部腰肢,左后猥亵着双臀上的丰肉。

于此同时,另一只手时而揉弄挑逗那套着银环而一直充血的阴蒂,时而用手指来回剐蹭两片阴唇之间粉嫩的嫩肉。

也不知是因为石兰的呻吟勾起了欲望,还是因为猥亵下身的手指被淫水弄湿。此人不再抚摸石兰的皮肤,野蛮的捏住石兰的下巴让她扬起脑袋,同时将坚硬的裤裆顶在石兰臀部。而下身的那只手,不再在门外挑逗,而是直接讲手指深入到阴唇之间的肉洞中快速抽插。

“嗯…嗯…啊…嗯…”石兰因为手指的抽插而不断呻吟着,身后的那位不断用自己的胯下磨蹭着石兰的臀部。

这名罗网的低级刺客,武功并不高强,甚至生死搏斗中不见得能稳杀石兰。

然而,在郭开的迫害之下,这些武功高强的女子就只有被凌辱的命运,甚至是被比她们下贱低等的男人玩弄。还要服下秘药,终身只能生下女孩。

自从蜀山沦陷,全族女子全部为妓,其中一些包括石兰成为了活的家具和便器,屈辱更上一层。

当然郭开也不是全部压迫。在秦军的武力威胁,罗网的严密监控下,郭开稍稍放开了口子,允许部分蜀山女子可以服下解药,并和同族男子交合,获得生下男性后代的机会。为了那仅存的传承后代的机会,石兰她们忍辱负重,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但是她不知道,那些监视的秦军和罗网刺客往往会专门强奸轮奸那些获得资格的蜀山女子,并强令这些女子封口。也有一些蜀山女子自认下贱,得到资格后,专门奉献自己怀孕的机会给那些秦军。于是她们诞生的后代,不单不一定是男子,甚至不是蜀山的种。

再说回来,刺客掰着石兰的下巴,俯下身狂嗅着石兰发丝上的清香,并把气息喷吐到石兰耳朵面庞上。下身处已经是两根并拢的手指快速的抽插让石兰发出急促的呻吟。随着手指的动作,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甩出无数的汁水,将脚下的草地染湿。

觉得到了火候的刺客讲自己的无名指加入到了抽插之中,这并拢的三指一插入,就让石兰“啊——”的一声发出惊叫。

接着就是三指伴随水声的快速的抽插,刺客捏住石兰下巴的那只手还将手指伸入到石兰口中,让她吮吸着发出呻吟。本就已经渐入佳境的石兰,在这样的刺激下不多时就陷入了高潮。

伴随着一声高亢的浪叫,刺客猛地将手指抽出,一束淫液从牝户种飙射而出将脚下的草地彻底淋湿。而同时,因为传遍全身的快感,石兰的双腿来回颤抖,差点站立不住。

等到石兰勉强支撑住身体时,刺客将抽插下体的手指深入到石兰口中,让虚弱的她转而吮吸舔弄自己的淫水。另一只手摸到石兰的乳房上,用被石兰舔湿的手指揉捏石兰的乳房乳头。

等到石兰终于从高潮的余韵中缓和过来,刺客决定享用石兰的牝户。

他让石兰转过身来,双手搂住刺客队脖颈,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将白嫩骚穴展露出来。刺客掏出自己的阳具,让龟头在阴唇之间来回剐蹭两下就顺畅的插入到牝户之中抽插起来。

“嗯…嗯…嗯…”石兰在抽插下浪叫着,因为体型差距的关系,石兰只能将站立的那条腿踮起脚尖勉强支撑,宛若狂风中的小树。

此刻刺客一手抬着石兰膝盖的腿弯,另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乳房。他低头看着石兰的呻吟,与她相互喷吐着气息。

看着石兰口中微微伸出的嫩舌,刺客张口把它吸入口中,时而吸吮,时而将自己的舌头深入石兰口中舔弄搅拌。

“唔…呜呜…唔…”石兰在在这野蛮的侵犯下只能无助的呻吟,连叫声都被堵在嘴里。

在许久的抽插之下,石兰突然浑身紧绷,一双美目往上翻起。这是抽插之下,刺客内射精液,灼烫着石兰的阴道,让她强制高潮。

“唔…呼啊……”在高潮之后,又深吻了许久之后,刺客才松开嘴,同时把阳具从石兰牝户之中拔出。得到解放的石兰也不管口中与刺客牵拉出的银丝,低头大口喘息着。此时她已经是勉强站立,刺客扶腿的那只手松开后,石兰两条腿颤抖着内八并拢。从牝户中倒流出的粘液沿着双腿内侧流下。

在这样站立着休息了一会后,还搂着刺客脖颈的石兰总算恢复了过来。面色潮红的仰头看着刺客。

只见他一脸冷漠,沉声说道“给我舔。”

石兰低头看去,只见刺客的软化的阳具还裸露在外。石兰再次仰头看向刺客,眼神中满是委屈和乞求。但是回应她的是刺客凶戾与欲望的眼神。

石兰屈服了,顺从的蹲下,双腿不知羞耻的张开,露出阴阜,让阴道内的液体自行流出滴落在地。双手扶住刺客的双腿,歪着脑袋凑近阳具。

这根沾满淫水粘液的肉虫,在空气中已经有些发凉。石兰灵巧的伸出舌头在龟头上一钩,再一吸,这冰凉的阳具就吸入口中。

只消几下舔弄吮吸的功夫,这根肉虫便再次勃起。接着,石兰摆动着脑洞吞吐吮吸,不单是前后移动,而且脑袋还左右扭动着,尽力服务着这根阳具。

多亏了郭开从蛊毒和医仙哪里开发出的药物,涂遍全身后不必担心树丛中的毒虫近身,也才有可以让石兰穿着如此放肆衣物在野外奸淫的机会。

刺客带着些许狞笑俯视着这个给自己口交的少女。虞渊护卫又怎么样。还不是蹲下来吃屌。跟着郭开大人混,不用担心当做暗杀目标时随手就丢的消耗品,而且还有各种美女可以玩弄 而且还是被各种调教的淫贱便器。

接着刺客开始回想这石兰在小圣贤庄的情形。

在小圣贤庄,儒家年轻弟子子慕已经是郭开埋入儒家的暗线,时刻向外透露庄里的情报。而郭开的奖赏就是允许子慕让石兰受孕。当然,现在看起来这奖赏要延期了。

说来好笑,每天都要学习圣人言,结果让石兰像狗一样跪在他面前,他就真的像野兽一样强奸石兰,并且自愿成为郭开的狗。不知道小圣贤庄的那三位德行已经接近圣人的师公知道自己的徒子徒孙竟然这样腌臜,会不会气疯。

这子慕也是好福气,投靠郭开之后。这女扮男装的石兰就借着替有间客栈送外卖的名义,把自己当成“外卖”送给子慕淫虐,这男装的石兰玩弄起来也是有着另外一番滋味。

低头看起,将正在自己胯下努力的石兰幻想成店小二的样子,再联想到那废物子慕每天都能享受石兰在胯下呜呜呜的口交,再在晚上还会贴心的把自己送上床铺供他抽插肉穴。刺客更加把持不住,扶住石兰的脑袋开始野蛮的深喉起来。

“呜呜呜……”在这番抽插下,石兰双眼直翻眼白,口中的唾液粘液被带出,让整个下巴汁水淋漓。但是石兰还是双手扶住刺客的双腿,默默承受着。石兰自己也不知道是自己被调教的习惯于此,还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喜爱上这种淫虐的快感。因为此刻她套着银环的阴蒂已经充血发硬,注满精液的阴道也开始再次分泌淫水,滴落在地。

最终在刺客又一次狠狠的抽插之下,阳具整根没入口腔,深入到喉管之中,以至于脖颈上有一个代表阳具外形的明显凸起,炙热的精液在里面喷薄而出。

“呕…唔…唔…”石兰双目翻白,涕泪横流,抓着刺客裤子的手狠狠攥紧,而她的下面,早因为窒息和快感而失禁放尿了。

刺客将阳具从石兰口中拔出,牵拉出一条条粘液形成的银丝。从窒息中解脱的石兰浑身一松,差点一屁股坐在自己尿湿的草地上。她大口喘息,让自己从窒息中恢复过来。

不过刺客却并不给她多少时间休息。只见刺客拽住石兰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拉起,接着将半软的阳具塞入到石兰口中。

“含着!”刺客如此命令道,接着石兰就感受到口中涌入一股温热的液体——他竟然在石兰口中放尿。

这样恶心屈辱的玩法让她回想起了当初,和同族姐妹在一起被当做蜀山便器,供人玩乐放尿,甚至连军妓都比自己像人。不过还未等她多想,口中积聚的尿液就已经让腮帮子鼓起,口中马上就要盛不下了。

无可奈何的石兰只能用屈辱的眼神仰望着刺客,含着阳具一口一口的将口中的尿液吞咽下去。

石兰知道今天的磨难还未结束,这几日她就没有喝过水,而是被刺客当作接尿的便器。而且从这几日刺客赶路上的磨蹭来看,他今天又要花很多时间来奸淫自己……因为郭开给的时间足够他如此挥霍。

接着,还有其他人也在遭受淫虐的命运。

说回那夜的淫宴,郭开用骚尿凌辱月神和焱妃,而弄玉只是一个人肉酒壶,并没有被享用,而是赐给了一名送信的刺客一晚上,当做奖赏。

等到被那位报信的刺客玩弄了一夜之后,弄玉从熟睡中醒来。她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一身穿戴,只留下头饰和玉质项圈,自己还被一位同样裸露的男人抱着睡。

弄玉知道自己在醉酒之后被人奸淫了一整晚。心中凄苦,却并不能发作,因为这是自己必须接受的命运。

当弄玉想要起身时,才发觉他的阳具还插在自己的牝户内。结果没想到这一动让那人清醒了过来。感受到体内的阳具逐渐变硬,弄玉的脸不禁一红。但是枕边人可不管弄玉的羞怯,除了阳具的充血发硬,他的手上也在做着动作。

他一个翻身就把弄玉压倒在床,双手抓住石兰的手腕,张嘴野蛮的咬嗫吸吮弄玉的双乳。遗留在弄玉体内的阳具再次抽插了起来。

“等等…嗯……啊…不要…啊…”弄玉挣扎着,但是全然无用。对刺客来说,这般极品的货色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享用到的。他就像以前操弄别的女人一样野蛮的强奸着弄玉。

“等等!我还要接客呢!”弄玉惊慌的一声大喊,倒让刺客停下了动作,一时之间不明所以,愣愣的看着弄玉。

“我…我是郭开大人门下的妓女,今晚我还要接客,你不能把我弄伤了……”弄玉看着刺客的眼睛说道。

这么一说的话,确实不能肆意玩弄了。刺客松开了抓住弄玉手腕的手,但还是双手支撑床铺,把弄玉压在身下。问道“姑娘是哪个勾栏里的?”

“紫兰轩的,我叫弄玉,是那里的头牌。”弄玉说道。

一听紫兰轩的名号,刺客兴奋无比。好奇的问道“那紫兰轩的小姐怎么会来郭府?也不像是要侍奉郭开大人啊。”刺客奇怪,如果说郭开想让弄玉到府上供自己享乐,怎么会只当做一个人肉酒壶呢?还随意赐给下人。

因为我早已被郭开玩腻了。弄玉心中悲苦的想到。接着她说道“我是被叫来给宴席歌舞助兴的,宴会完毕,被郭开大人赏玩了一番。郭开之前与酒宴宾客说好,要我去其府上表演。”解释了之后,弄玉又加了一句“你可不能把我弄伤了。”

刺客觉得很有道理,但又不想放弃与弄玉一亲芳泽的机会。很光棍的说道“那弄玉姑娘,我浑身欲火都被调起了,你也得帮忙泄火吧?”

弄玉见他这番言行,知道自己不让他爽完是绝不会放弃纠缠的,只能点点头说道“好吧,我给你泄火,但是你别动。”

弄玉让刺客躺好,一根竖直的阳具笔直朝天。弄玉岔开双腿的跪立在床铺上,那根阳具正好在弄玉的两腿之间。

还未等弄玉下沉腰身,让阳具入体。那刺客用手指捏住阳具末端,来回摆动。让自己的龟头反复剐蹭着弄玉的阴唇。

“啊…啊…你…啊…好坏……”打定主意顺从的弄玉就任由着他挑逗。等到牝户分泌出的淫水流淌下来将阳具弄湿后,刺客淫笑这说道“请弄玉姑娘下腰吧。”

“哼……”弄玉轻哼一声,扶住这根阳具慢慢下沉腰身,将它慢慢的纳入体内。

“嗯………”感受到紧致重新包裹住自己的阳具,刺客不由爽得直叹气。而弄玉,则自如的扭动腰身,时而上下起伏,时而前后左右绕圈,这一番熟练的技巧刺客不由得可惜昨夜是玩弄醉酒不省人事的弄玉,没有体验到被人服侍的快感。

“啊…嗯…啊…啊…”弄玉一边摆动腰身,一边娇喘呻吟。看着弄玉闭着眼睛随着起伏的节奏摆动脑袋,同时听着那好听的呻吟声,刺客的阳具不由的更硬了两分。似乎感觉到了体内阳具的变化,弄玉也贴心的变换了姿势。双手抚在刺客胸膛,双脚踩在床铺上,开始更大浮动的摆动臀部。

“啪,啪,啪,啪,啪”柔软的臀部撞击在身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样大幅度的起伏,让刺客的阳具从棒身到龟头都能感受到肉穴套弄的滋味,而阴道的蠕动收缩,再加上弄玉熟练的动作,这是从未体验过的玩法。

“啊……这……好爽……”刺客不由的感叹,紫兰轩头牌,名不虚传。再想到这样姿色绝佳又技巧熟练的名妓,却被郭开当做人肉酒壶 心中不由的泛起一丝嫉妒与愤恨,现在只想野蛮的发泄。

刺客伸出双手,抓住了弄玉的双乳大力揉捏了起来。

“嗯……”这样野蛮的动作让弄玉吃痛。在合欢场浸淫已久的弄玉自然知道这是刺客欲火难耐,想要自己抽插发泄欲望。

于是弄玉停下动作,手指点着刺客的胸膛说道“你先停下,让我摆个姿势,让你来动。”

见弄玉如此贴心,刺客欣然接受。只见弄玉将阳具拔出体外,走下床铺。这时,刺客菜完整的看到弄玉的裸体,那白皙的皮肤在窗户透过的光照下泛着健康的肤色,而双手不停的在身上游走突显婀娜的身段,挑逗着刺客的欲望。

接着,弄玉转身背对着刺客,一手掰着自己的臀肉,侧着脸说道“来吧。”刺客赶紧上前,抓着弄玉的手腕,以后入的姿势抽插起来。撞击声雨呻吟声在房间内回荡着。

因为这个姿势不必担心会在身上留下痕迹,所以刺客肆意的运动抽插,不多时就把持不住精关,将精液射入到了弄玉体内。弄玉也因为高潮,浑身紧绷,阴道不自觉的收缩着,压榨着阳具内的精液。

等到侍女推门而入,想要服侍弄玉起床时。只见到浑身赤裸的弄玉正跪在床边,双手揉动着自己的双乳给坐在床沿的刺客进行乳交。弄玉神色温婉的看着刺客,还时不时的低头,用嘴和舌头对着龟头吸吮舔弄。

“嗯哼……”坐在床上的刺客一声闷哼,被弄玉两团美肉夹紧的阳具抖动着, 一束阳精飙射而出,将弄玉的头发,面庞还有双乳上都染上白浊。弄玉对此早已驾轻就熟,对刺客的颜射并无过多诧异,而是乖巧的低下头,张嘴见过尿道种的残精吸出,并展示给刺客,然后咽下。

看着弄玉披了件毯子就要随侍女去沐浴,刺客回味的说道“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

而弄玉则带着调笑的神情,回眸一笑,说道:“还想,就好好给郭开大人当狗呗。”

夜里,梳妆打扮完毕的弄玉来到那名贵客,一名郡守的宅邸。因为他与郭开私交甚密,所以他也是紫兰轩的特别贵宾,知道其中掩藏的玩法。同样的,今夜弄玉,可不止乐曲表演那么简单。

在堪称寻常的乐舞表演之后,高坐堂前的郡守撤去了其他舞女乐师,邀请弄玉来到他府上的密室。

早就习惯于此的弄玉欣然跟随,而在他俩身后的,是搬运乐器和装着“其他”器材的箱子的下人。

进入密室后,弄玉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里面也有一个几级大台阶高台,可以让坐在上面的人略微俯视着观看下面的香艳表演,不过这次弄玉要在离他更近的位置表演。

等下人们摆好物品,便立刻离开了密室,关上石门,只留下郡守与弄玉。

弄玉先跪坐在已摆放好乐器的台阶上 郡守很有兴致的绕着跪坐的弄玉转了两圈,口中赞叹“肤如凝脂,指如青葱,真是美人。”

“大人谬赞了。”弄玉低了点头,自谦的说道。

“不,你很值得。也要感谢您的其他付出”郡守走到三步外的几案后跪坐下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吧。”

弄玉在他跪坐后听到一声女子被堵塞的嘤咛,猜测那几案里面拘束着一名口奴,用来在观赏表演时给他口交。其实她猜的不错,里面确实束缚着一名便器性奴,而且身份特殊,竟然是阴阳家的一名低阶女弟子,可见他与郭开关系之亲密。此时这么女弟子去除了白衣裙摆,两个肉穴塞满了假阳具,乳头阴蒂穿环挂铃,双眼也被罩住,再被拘束在几案里,真是下贱至极。

不过,这些都与弄玉无关,她只用管好自己表演就行了。只见弄玉改变姿势,由跪坐变成蹲姿,再见她将裙摆撩起,将整个下半身展露出来。此时她以双腿往两侧岔开踮起脚尖的姿势蹲着,下身一片赤裸,只穿着一双玉鞋,还有阴蒂上穿着银环。似乎是被下身那一片白皙的肌肤震撼,郡守一挺下身,伸直了身体。同时也将胯下的阳具更加深入的插入到了口奴的嘴穴中。

接着,弄玉从身边的小盒这种拿出了几样物品拼装摆放了起来。她在自己的牝户下面放了一盏玉碗,接着,她亲手给自己的琴上着额外的琴弦。只见她将这些接上原本琴弦的细弦从自己阴蒂上的铜环上穿过,拉直,这样每一根琴弦都与自己的阴蒂相连了。

弄玉手指拨动一根琴弦,只听见密室中响起琴弦的颤音外,还有一声弄玉勾人队娇喘。一场淫靡而亵渎的表演即将开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