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上少妇后妈王瑶 (完) 作者:黑鹿

.

【强上少妇后妈王瑶】

作者:黑鹿2020/09/0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上)

“呜……呜……呜”一位30多岁的少妇被绑在床上不断挣扎,口中还被塞了一条她自己的丝巾。只见这位美妇散发着独特的熟女的气息,而且具有非常诱人的身材,36D的雪白钟乳,在这个年纪并没有丝毫下垂,那纤细的小蛮腰堪堪一握。笔直修长的双腿加上鼓鼓的翘臀,使人垂涎欲滴,最有特色的是那厚厚的红唇,异常的丰满圆润,让人看了恨不得咬上几口。

此人名叫王瑶,朱永平的第二任妻子,生有一个九岁的女儿,她也是朝阳的后妈,但一直瞧不起朝阳一家。上次在朱永平打麻将时第一次见到朝阳就很不喜欢他,在金光百货里对他冷嘲热讽。结果这次被怀恨在心的朝阳迷晕绑架到此,口中一直“呜呜”叫个不停。

“婊子,想不到你也今天吧,还给不给我脸色了,啊?等下让我的大棒教你好好做人。”朝阳满脸淫笑的说道。

“呜……呜……”王瑶惊惧的看着面前这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大喊着,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大胆,开始有点后悔前几天在金光百货那样对待他了。

“婊子后妈,来,看看你儿子的大肉棒吧!”朝阳看着王瑶衣衫下因剧烈挣扎而晃荡不已的巨乳,欲望高涨,立即释放出了早已硬挺的肉棒。

“嗯……呜呜……”王瑶看着这个明显不符小孩尺寸的肉棒,害羞的闭上了双眼,但那狰狞的巨物仿佛刻在了脑子里了一般,想着等下要被它刺穿,就忍不住害怕的颤抖起来,眼角缓缓流出了泪珠。

看着床上扭动的肉体,朝阳这个小处男早已按捺不住,冲上去粗暴的揉搓着雪白的双乳,用自己的大肉棒隔着包臀裙蹭着王瑶的下体。

“哇!原来后妈你的大奶子竟然如此的有弹性,这手感真棒,没少被老爸揉搓吧?”朝阳说完就把王瑶的丝巾扯了出来。

“王八蛋……你快停手……要不然我就报警抓你……”

朝阳没等她说完就狠狠的抓了几下王瑶的大奶子。

“啊……住手啊……好痛……”王瑶泪如雨下的求饶道。

“住手?婊子你想多了吧,我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你。你平时高高在上的样子去哪了?现在知道求饶了? ”

“你爸知道你竟然如此对我,保证会打死你这个混蛋!”

“婊子,住嘴!还敢提我爸,他心里只有朱晶晶这个小婊子。”朝阳说完就用力撕开了王瑶的衬衫,扯下紫色蕾丝胸罩,两个大肉弹就立马弹了出来,于是,双手狠狠抓了上去,各种捏揉着。

“不要啊……朝阳,我错了……求你放过阿姨吧”王瑶在床上哭喊道。

朝阳仿佛没有听到王瑶的求饶,通红着双眼不断加大力度揉着嫩白的乳房,最后低下头,把那还没有变黑的蓓蕾含在了嘴里,一股清香随即入鼻。

“嗯……嗯……嗯”王瑶此时羞愤不已,但乳头传来的舒麻还是让她忍不住哼叫了出来。

朝阳此时已经硬的有些生痛了,于是双手慢慢向裙子摸去,准备脱下王瑶的包臀裙。

“朝阳,饶了我吧,求你了,放了我,我回去什么也不会说的。”已经有些迷离的王瑶被朝阳的动作惊醒了,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求饶道。再这样下去,失身就是难以避免的了。

“婊子,别废话了,接来下让我好好惩罚你这个高傲的大婊子!”朝阳说完就扯下了王瑶的裙子,看着黑黑的丝袜里面紫色的内裤,只觉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内裤中间已经有些湿痕了,边角处还有几根卷曲的发毛漏了出来。

“混蛋,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感受到朝阳炽热的目光,王瑶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咒骂了出来。

朝阳没有理她,直接在那诱人的厚唇上吻了起来,一手揉搓乳房,一手伸入内裤抚摸着阴唇。

“啊……啊啊……混蛋……住手啊……”下体被陌生的手掌侵犯著,王瑶开始呻呤了起来。

朝阳听到王瑶的呻呤,仿佛得到了鼓励般,乳房上的手更加用力了,抚摸下体的手停了下来,食指和中指并拢,狠狠插进了阴道。

“啊……不要啊……”感觉到下体被手指插入,王瑶痛喊了起来。

趁着王瑶喊叫张嘴之时,朝阳迅速伸出舌头侵入了她的口腔,寻找着王瑶的香舌缠绕着,吮吸着甘甜的津液。 王瑶感觉到朝阳想舌吻自己,立马愤怒的向朝阳的舌头咬了一下。

“啊……婊子你找死啊!竟然敢咬我,看我怎么处罚你!”朝阳忍着舌头上传来的痛感,愤怒的对王瑶吼道。

“啪……”王瑶娇嫩的脸上立马清晰的浮现出五根红红的指印,渐渐脸开始浮肿了起来。

“婊子,再不听话,我就杀了你!”朝阳心有不耐的威胁道。

王瑶此时看着狰狞的朝阳,真有些怕了,谁都怕死,特别是像王瑶这种养尊处优的阔太太。

朝阳看王瑶已经有些惧怕了,就扯断了她的内裤,让一大片黑森林暴露在这燥热的空气中。

“不……不要啊……朝阳……我是你后妈啊……这是乱伦啊”虽然不敢再剧烈反抗,但看着自己已经赤裸的暴露在这个恶魔般的小男孩面前,王瑶还是忍不住求饶道。

“婊子,想不到,你下面竟然如此多的毛发,看来平时性欲很旺嘛,我那死鬼老爹,肯定不能满足你,今天就让我来好好满足你吧!”朝阳说完就用手掰开了王瑶的大腿,一条还算粉红的细缝呈现了在眼前,阴唇如同她上面的嘴唇一般肥厚。

“别看啊……混蛋……滚开啊”王瑶用力想合并双腿,但哪能如愿。

朝阳看着如此诱人的阴部,控制不住吻了上去,一下吮吸下阴蒂,一下又把舌头伸进阴道舔弄。

“啊……呃……啊啊……”王瑶哪能经得起如此折腾,又慢慢开始呻呤了起来。

“婊子,舒服吧?说,你是不是一个荡妇”朝阳对着王瑶嘲讽道。

“我……我不是……”王瑶双眼迷离的说道。

“还死不承认,看你还能逞强多久!”

朝阳说完就把王瑶的阴蒂捏了起来,另一只手的手指在阴道里寻找着G点不断刺激着。

“嗯嗯……嗯……”王瑶不断的娇喘了起来。

很快,朝阳就感觉到一股液体喷到了手指尖,慢慢流了出来滴到了床单上,朝阳很是兴奋,于是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然后在下一股液体来临之前,迅速抽开手指,仔细盯着王瑶的下体。

“啊……啊……要来了……”王瑶双脚弯曲了起来,背部拱起,一股股汁液从阴道喷射而出,淋了朝阳一脸。

“哈哈,婊子爽不?”朝阳看着满脸潮红的王瑶说道。

王瑶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朝阳擦掉脸上的汁液,舔了舔嘴角的残余,爬上床头,抓着王瑶的头,对准王瑶张开的嘴,把肉棒伸了进去。

“唔……唔唔……”王瑶楚楚可怜的望着朝阳,希望能让她再喘几口气,此时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

朝阳感受到口腔的湿滑,舒服的挺动了起来,毕竟是个没经验的小处男,几分钟就感觉自己要射了,赶紧抽了出来。

“咳……咳……咳咳”

“我用嘴给你吸出来,你能就这样放了我吗?我保证好好用嘴服侍你。”王瑶此时的态度已经有了大转变,语气已经缓了很多,也许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吧。

“不可能,你今天必须臣服在我的胯下!”朝阳说完脱光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嘴里咬着巨乳,下面用肉棒在茂密的阴毛上磨蹭着。

过了几分钟,情欲被挑起的王瑶,已忍受不住朝阳瘙痒的摩擦,在不知不觉中就引导朝阳,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啊……好痛……”王瑶有些痛苦的呼叫了出来,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充实的感觉了。

朱永平已经上了年纪,在夫妻生活中已经满足不了如狼似虎的王瑶,再加上朱永平经常出差,王瑶就只能独守闺房靠自己解决。但那种寂寞难耐的空虚感,靠工具或者手是填补不了的。这次朝阳给她带来的充实感,正好弥补了多年的空虚。

“婊子,想不到你生了朱晶晶后还这么紧啊!”朝阳感受着肉壁的紧致后道。那狭窄的通道仿佛如同处子般,紧紧箍着肉棒,让朝阳有点喜出望外了。

“嗯……嗯……啊……朝阳……啊”王瑶感受着年轻的肉棒带来的快感,身不由己的叫着朝阳的名字呻吟了出来。

“婊子后妈,怎么样啊,我干的你爽不爽,是我老爸的大还是我的大?”朝阳一遍抽动着一边向王瑶羞辱的问道。

王瑶此时不得不承认,年轻的肉棒确实更大更坚挺,那种充满整个甬道的感觉,是朱永平永远带不来的。

“说,是我的大还是朱永平的大!”看着闭口不言的王瑶,朝阳就停下了下来,对着王瑶说道。

“啊……别……别停下……你……的大……你的大”王瑶下体刚适应朝阳的尺寸,正享受着,突然感觉到肉棒停了下来,那种像千百只蚂蚁噬咬的麻痒立马如潮水般涌来。也顾不上矜持了,诚实的回答了朝阳。

“看我今天干不干死你这个骚婊子”朝阳把肉棒抽了出来,然后狠狠一插到底,双手扯起发红的酥乳用力揉成各种饼状。

“喔……哦……嗯嗯……”王瑶舒服的不断呻吟,双手不觉的搂住了朝阳的头部。

朝阳顺着王瑶的动作,抱着一对巨乳就是一顿乱啃,腰部如同打桩机般的运动着,感受着阴道不断传来的收缩感。

“啊啊……啊……用力……朝阳……乖孩子……用力”王瑶此时有点神志不清的呢喃道。

年轻就是好,持久,坚挺,火热,这一切让王瑶如痴如醉,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情欲的泥潭中不可自拔。

看着白色泡沫从两人的交合处浮出,朝阳心中的快感不断加剧着,自己第一次就把成熟的后妈干出白浆了。感受越来越紧的甬道和不断蔓延出来的汁液,朝阳知道王瑶第二次高潮即将到来。于是,抽出一支手,在王瑶的阴蒂上搓揉着,肉棒更用力的干着。

“啊……啊……不……不要啊……”王瑶自己握着乳房,屁股高高拱起,一道道水柱激射而出。

半分钟之后,王瑶才停下了喷射,此时身下的床单已经湿透,滑滑的粘着皮肤。再看王瑶的样子,嘴角不断流出晶莹的口水,双乳随着身体不断的起伏,双目失神的望着天花板,整个人瘫软的如水一般。

“婊子后妈,爽不爽?”朝阳看着如此姿态的王瑶嘲讽道。

“嗯……”王瑶发出乳蚊般细声。

“大点声,没听见”朝阳用肉棒在王瑶双乳间摩擦道。

“爽,爽死我了,行了吧?”王瑶白了一眼朝阳道。

“我还没来呢,给我舔舔!”朝阳说着就把肉棒插入了王瑶的口中。

“嘶……轻点……用舌头舔……对……就这样……”感受到王瑶生疏的口技,不得不指点着她,两个人都是在慢慢摸索着技巧,渐渐熟练。

看着几十分钟前还在挣扎咒骂自己的后妈,此时已经乖乖的给自己口交,心底不由的浮出一丝自豪与成就感。感觉到越来越胀的肉棒,朝阳拔了出来,把王瑶翻转过来,扶着她的小蛮腰,对准入口,就是狠狠一插。

“啊……好痛”被突然的这么一刺,王瑶惊呼了出来。

“嗯……好粗……嗯嗯……”

“啪啪……啪……啪”肉体的碰撞声在房间不断响起,朝阳每次都尽量插到子宫口,然后缓缓退出又是狠狠一击,交合的汁液是四处飞溅,给王瑶圆润的翘臀蒙上了一层水光,软弹的臀肉如同波光荡漾。

“啊……不……不要碰那里。”

此时朝阳已经跪坐在王瑶的大腿根部,掰开臀瓣冲击着,手也不闲着,用手指蘸些交合的汁液,在王瑶的菊花上慢慢涂抹,最后狠狠插了进去。

“啊……不要弄哪里啦……”王瑶感觉到了菊花里的手指,立马扭动了起来,想要躲避最后一块地方被侵犯。

“不要动”“啪”朝阳警告了王瑶一句就扇了王瑶的屁股一巴掌。

“呜……不要打……人家啦……嗯嗯……”王瑶娇喘道。两个入口同时被摩擦,一股股快感袭来,王瑶不由的夹了夹肉棒。

“嘶……好爽……你是不是没有被你老公干过菊花?嗯?”

“嗯……没有啦……我连嘴都给他含过,怎么可能让他碰这个肮脏的地方啊……”王瑶的声音从趴着的枕头里传出,她此时整个头部都深深埋在蓬松的枕头里,双肢摊开,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承受着朝阳无情的冲击。

“难怪这么紧,那你下面如此的紧,是不是我那老爸很少干你?”

“他经常在外面出差,近几年身体也越来越差了……我好久都没这么满足过了……嗯……嗯”王瑶长久的空虚被一朝填满,压抑的欲火被挑动了起来,她早已忘记自己的处境,完全沉沦在情欲中不可自拔,朝阳问什么就答什么。

“啊……啊……轻点……受不了……啊”王瑶突然感觉朝阳的肉棒加大了力度和速度,来了两次的身体立即承受不住了。

“啊……婊子后妈,我要射了,射到你子宫里好不好?”朝阳气喘吁吁的吼道,进行最后的冲击。

“啊……不……不要射……进来……会怀孕的……”王瑶听到朝阳想内射自己,还是有点害怕了,她可不想给朝阳生孩子,到时叫他哥哥还是爸爸呢? “嗯……好爽”朝阳还是不顾王瑶的哀求,射了满满一玉壶精华给王瑶。肉棒感受着温暖湿润的狭道,蛋蛋不时的一抖一抖着,那种舒爽感是平时看小黄书打飞机带来不了的。

”啊……不行了……啊啊啊”王瑶的子宫此时感受到滚烫的精华冲击也忍不住了,第三次高潮如约而至。

十几分钟之后,王瑶伏在朝阳的身上,手里把玩着年轻的肉棒,对着朝阳说道:“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们的事千万别让你爸他们知道,就这一次,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不会再阻止你爸给你钱和见你们母子,只求你放过我。 ”

王瑶看着那根给自己带来极致快乐的肉棒,竟然有那么一丝丝不舍,但为了大局着想,还是果断就此斩断这段乱伦关系。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再说,我还没满足呢!”说着又翻了身上去。

“啊……不……不要再来了……下面好痛……嗯……”

“啪啪啪……啪啪……啪”

夜还未深,大战还在持续……

. (中)

王瑶自从经历了上次事件之后,每到晚上独守空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念朝阳那年轻的身体和火热的肉棒。以前空虚的时候还能自己动手稍微缓解,但那个晚上被喂得饱饱的,这些工具再也代替不了真实的血肉,再也满足不了自己的胃口了。

晚上有时也会做春梦,自己被朝阳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第二天醒来,床单湿了一大片。

王瑶也在想,朝阳自从上次得手之后,仿佛真的听了自己的话,一直没来纠缠过自己,哪怕一个骚扰消息都没有。

只是此时王瑶还不知道一场噩梦即将降临。

一天晚上,一对男女在高端的床上缠绵着,女的三十多岁,白的似雪,男的看起来五十多岁了,扶着柳腰不停的耸动着,借着微弱的月光,能看到一根很平常尺寸的黝黑肉棒在雪白的屁股间进出,微微泛出水光。

“啊……老婆……我要来了……”朱永平说完就抖动了几下,趴在王瑶的背上不动了。

“瑶瑶,对不起,我下次一定吃药,好好满足你”看着王瑶满脸的失望,朱永平有些歉意的对着自己的妻子道。

“没事,我能理解,你只是工作太累了。”王瑶摇摇头安慰老公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瑶早已习惯了老公的几分钟,只是每次停在半空的感觉,还是难免控制不住失望的神情。自己得不到满足,反过来还要小心保护老公那脆弱的自尊。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房门外有一双眼睛,正静静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王瑶清理完痕迹,就去主卫清洗了;朱永平躺在床上,累的闭目休息。很快,王瑶就听到朱永平的呼噜声了,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听到卧室里有异响,还没等她向朱永平发问,就传来了卫生间开门的声音,她转过身去,看到一个戴着鬼面的男子赤裸的站在自己面前,下意识想大声呼叫。但还没等她叫出来,就被一条男士内裤握住了嘴。随即,感觉到自己全身开始发软,浑身使不上力气反抗。

“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叫,乖乖听话,我不会伤害你的,答应的话就点点头。”鬼面男子扶着王瑶说道。

“呜呜……”王瑶害怕男子真的伤害自己,于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还真是一具美妙的身体啊,皮肤真滑。”男子取下塞进王瑶口中的内裤,抚摸着这刚沐浴过的雪白身子。

王瑶听着男子故意嘶哑的声音,但还是感觉有一点点??熟悉,仔细看了看男子的身体,特别是左肩上有一道浅浅的抓痕,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朝阳,你别装了,你这是想干嘛?”

没错,这个男子就是朝阳,他最近一直在计画着一个可怕的计画,要亲手拿回自己失去的一切,今晚是计画实施的开始。

听到王瑶没有丝毫犹豫的喊出自己的名字,吓了一大跳,不知道哪里露出破绽了,自己这个时候正是变声期,再加上刻意压着嗓子嘶哑说话,在不熟悉自己的人面前,应该不会被识别出来啊。

“你怎么知道的是我?”

“真的是你啊!虽然你戴了面具,声音也做了伪装,但那个晚上,我们都已熟悉了彼此的身体,我对你的声音和身体还是有些印象的,能猜个大概,所以诈了你一下。 ”

“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可对你没好感,你敢不听我的,我就杀了你们一家,你不希望朱晶晶那个小婊子,还这么小就没了生命吧?”朝阳威胁王瑶道,并且恼怒的在王瑶那圆润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

“啊……你别乱来,我什么都听你的!”王瑶惊惧的回道。

“现在就给我去床上趴好,不要想着反抗,这药效很持久的,越挣扎越没力气。”朝阳说完就先走进了主卧。

王瑶此时走到卧室才知道老公被迷晕了,四肢都被绑着。看来今天是逃脱不了魔掌了,为了一家人的安全,还是忍辱负重为好。脑子虽然这么想着,但心底里竟然有着隐隐的期待,下体开始有些湿润。

“磨蹭什么呢?赶快趴好,这么久没尝到我的大肉棒,有没有想我?”朝阳对着王瑶调笑道。

王瑶依言对着床头上面挂着的婚纱照趴好,屁股高高翘起,看着自己和老公合照微笑着看着这一切,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嗯……嗯嗯……啊”

半个小时后,朱永平被床上剧烈的运动摇醒了过来,还没睁开眼,耳边就传来一阵阵呻吟,感觉声音竟有些熟悉,好像是妻子的。想到了什么,立马就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去,只见一个戴着鬼面的男子赤裸着身子前后运动着,而自己的妻子就趴在男子身前低头娇喘着。

“啊……你是谁?我要杀了你”朱永平看着眼前一切大怒道。想爬起来去撕打男子,但是发现自己竟然被绑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你醒了?”朝阳看着眼前被捆绑的父亲,眼神有些复杂的道,但下身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感觉更刺激加速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朱永平双目圆瞪道。

朝阳没有理会他,手里抓住了王瑶不断晃动的大奶子,用力揉了起来,时不时的掐一下紫红的乳头。

“啊……好痛……不要掐……求你了……啊啊啊……”王瑶顾不得自己身边的老公,痛呼了起来。

“好了,这次就饶了你,来,帮我含含!”朝阳看着可怜兮兮的王瑶,就拔出了肉棒。

“什么?不……不要……”王瑶在自己老公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不愿意帮朝阳口交,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嗯?不愿意吗?”朝阳有些生气的对着王瑶道。

“好……好的……老公……你转过去……别看”王瑶看朝阳有些生气了,立马害怕的答应道。

王瑶想起了之前朝阳的威胁,不敢不从。然后用自己厚厚的嘴唇对着朝阳的肉棒亲了过去,在龟头亲了几下,就含了进去。舌头不断在棒身上舔舐着,舔几圈,又停下来,用唇瓣箍紧肉棒,前后运动着,手轻揉着蛋蛋,如此周而复始的回圈着。

旁边的朱永平,看着妻子如此淫荡的模样,感觉有些陌生了,这还是每天相夫教子的枕边人吗?如此熟练的技巧是怎么来的,她可从来没有这样给自己服侍过啊,以前求了几次,都没答应,没想到这次乖乖的给陌生人口交。朱永平此时非常的愤怒,但自己都没发觉其中掺杂着许多嫉妒的成分在其中。

“好了,再舔我就要射了。去,躺在你老公的怀里。”朝阳邪恶的笑道。

王瑶看了看绑坐在那的老公,又看了看戴着鬼面的朝阳,咬了咬银牙,缓缓躺在了朱永平的怀中。然后紧紧的闭上了双眼,满脸通红。

“啊……为什么……瑶瑶……你为什么一切听他的安排!”朱永平看着怀中的妻子,不由的怒喊到。

“老公,就当一场梦,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一家都会平平安安的。”王瑶听到朱永平撕心裂肺的喊叫,心疼的用手抚摸着老公的脸颊道,细心的她发现老公突然之间老了许多,脸上皱纹多了起来,双鬓的白发也更多了,今晚的打击也许超出了他多年经商练就的承受能力。

朝阳没有耐心看他们卿卿我我,上去把王瑶的身子对折起来,让大屁股对着自己的胯部,对准入口,腰部一用力就捅了进去,肉棒立马滑进了一个紧凑而温暖的通道。

“啊……不……不要啊”王瑶满脸泪水的喊道。

此时朱永平看着,那根比自己粗了好几个度的肉棒,在自己娇妻柔嫩的下体进进出出,不时的流出晶莹的汁液,把两个人的阴毛浸湿,结成一块,气的涨红了脸,如同猪肝色。

“啊……啊啊……不要啊”王瑶抗拒的扭动着,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在自己丈夫面前被人侵犯,特别面前的人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儿子。

“婊子,别乱动,别逼我打女人!”朝阳狠狠的插了几下道。

“啪啪……啪……啪”朱永平听着不断传来肉体的冲撞声和床铺的咯吱声,下体竟然有了些反应,特别是此时王瑶的双脚不时的擦着自己脸庞晃动,加之诱人的呻吟声,越发的胀硬。

“嗯……啊……啊”王瑶此时已经慢慢进入状态了,虽然可耻,但也抵挡不住肉体的欢愉。

“在自己丈夫面前被强奸,还叫的如此欢快,你是不是一个荡妇?”

“不……不是的……我没有..”王瑶狡辩道。

“没有?那我们问问你的丈夫看有没有。”说着就把王瑶的屁股抬了起来,让朱永平更直观的看到两人的交接处。此时朱永平的头部已经完全被王瑶的双腿夹在了中间,强迫的看着眼前的两人苟合。

“啊..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朱永平满眼通红的看着伪装的朝阳,仿佛要把他生吃活剥了。

“别这样看着我,这样只会更刺激我用力的捅穿你的爱妻!”朝阳说着,就双手把王瑶的奶子抓了起来,用力的扯着揉着,很快一双雪白的嫩乳就肿红了。

“啊……好痛……求你了……轻点……不要这样”王瑶受不住如此的折磨,哭喊着求饶道。

朝阳没有理会王瑶,双手动作不断??,下身挺动速度渐渐加快,看着两人交合处已经满是白沫,啧啧的发出水声。一边是后妈的娇喘,一边是父亲的咒骂,越发的感觉到刺激。

“嗯嗯……哦……嗯……不行了……”王瑶趟在朱永平身上,被自己丈夫注视着被人奸淫,小儿子的粗壮肉棒不断的摩擦着自己肉壁,这种愧疚与乱伦的刺激感,让她忍不住要高潮了。

朝阳感觉到王瑶肉壁的不断的收缩夹紧,越来越多的出水,就知道王瑶快要来高潮了,于是,停了下来抽出了肉棒。

再来几下就要高潮的王瑶,突然感觉到下体的空虚,那种被吊在半空的感觉,比平时丈夫早泄更难受一些,她睁开双眼满脸疑惑的看着朝阳,眼神中不免有些祈求。

“婊子,爽了吧?想要肉棒,就叫我老公,要不然就自己难受着吧!”

“老……老公……”王瑶此时已经顾不得身旁的老公了,那种高潮来临被中断的感觉比死还难受,这时满脑子只想一根大肉棒,狠狠的抽插自己。

“大点声,我听不到。”朝阳嘲弄的说道。

“老公,我要,我要你的大肉棒!”王瑶满眼魅惑的说道。

“荡妇,你就是个荡妇!”朱永平难以置信的看着发情的王瑶骂道,气的身子不断的抖动。

“哈哈哈,看,不是只有我说你荡妇了吧?你亲爱的丈夫也这么说哦!”朝阳得意的说完,就一棒到底,满足了后妈的要求。

“啊……啊啊……用力……再快一点……就要来了”王瑶爽的左右摇摆着头部,丰满的玉乳剧烈的起伏着,屁股不断向上拱着迎合朝阳的抽动,这种失而复得的爽感直冲大脑。

“啊……来了……”一声大喊,王瑶高潮到了。

朝阳适时地拔出了肉棒,潮吹的液体喷涌而出,连朱永平脸上也被溅射到一大滩。朱永平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想不到自己的妻子还能潮吹,看来自己从来没有满足过她啊,难怪有时晚上王瑶会偷偷去厕所自慰,看来自己是真的老了。

王瑶双目没有焦距的趟在那,仔细回味着高潮,想到自己竟然在丈夫面前被人干到潮吹了,就感到一阵阵羞耻,随着情欲的减退,慢慢清醒过来,自己也有点不敢相信竟然如此的疯狂,在丈夫怀里荡妇般的淫叫求饶,也许每个女人都有最原始的一面吧,内心隐藏着一头欲兽,平时只是被道德绑捆着,一旦突破底线,就释放出疯狂的一面。

. (下)父子同穴

朝阳看着瘫软的王瑶和愤怒又无奈的朱永平,突然壹个可怕的想法从脑海里冒了出来,要想得到计划最后的结果,过程越刺激越好。

“小荡妇,我们的大战可苦了你老公,你看他都硬了这么久。” 王瑶听到朝阳说道目光不由看向老公那里,果然是一柱擎天。

朱永平看了这么久的肉搏,心里虽然痛恨奸夫淫妇,但眼前的淫乱也刺激到了自己的生理反应,下面早已支起壹个大帐篷。

“来,我们不要只顾着自己爽,看你老公硬了这么久,去替他也吹吹。”

“不……不要……”

“嗯?不听话了?”朝阳拿起了床头一把美工刀,狠狠的对王瑶说道。这正是那把他带来割胶带的刀子,此时又派上了用场。

“不要伤害我们,我去,我帮他吹。”王瑶害怕的说道。

“这就对了嘛,下面我说什么你就乖乖做就行了。”朝阳说完就放下了刀子。

王瑶点了点头,就起身趴着,然后伸手把老公的肉棒掏了出来,虽然朱永平此时受到刺激,肉棒比平时粗硬了不少,但还是不到朝阳三分之二的尺寸。

“不……不要”朱永平抗拒道。

“哈哈,想不到你老公这么短小,平时有没有把你送上高潮?”

“唔……没……没有……”王瑶吐出老公的肉棒回答道。此时不由的想起无数个夜晚,都是靠自己动手来解决需求,每次满怀期待,结果老公都是短短几分钟后就呼呼大睡,别说高潮,连基本的需求都满足不了。

王瑶用嘴卖力的吞吐着老公短小的肉棒,用尽自己仅会的一点技巧讨好老公,一方面是乞求老公的原谅,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早泄的老公早点射,满足那恶魔的嗜好,早点结束这场噩梦。

“啊……”短短两三分钟朱永平就爽的射了出来。

“呵呵,想不到你老公竟然如此的无能,你是不是得感谢我,让你享受了一个又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高潮?”朝阳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么快就射了,很是惊讶道。

“我老公……他吃药还是能满足我的……”王瑶心虚的说道。

朝阳看朱永平这么快射了,下面的计划不好实施了,刺激度不够啊,正发愁着,突然听到王瑶这么说,不由的很是兴奋。

“快,快点把你老公的药拿出来,喂他吃下!”

“你还想干嘛?”王瑶满脸诧异道。

“别废话,快点!”朝阳凶狠的对王瑶说道。

王瑶只好无奈的从床头柜里拿出药丸,准备给老公喂下。朱永平并不配合,可自己被绑着也无可奈何,只能左右摇头躲避着,朝阳见此情形,上去就是几巴掌,然后用手掰开朱永平的嘴,让王瑶把药喂下。

药效很快就发作了,之间朱永平的肉棒慢慢立起,紫红紫红的,也许是王瑶不知道老公平时的药量,喂的有点多了吧。

“去,面对着你老公坐下去,好好服侍你老公。”

王瑶听话的扶着老公的肉棒,对着自己的肉洞,慢慢坐了下去。

“嗯……”王瑶舒爽的哼了出来,双手撑着老公的胸部,慢慢上下起伏了起来。

朝阳在后面看着活春宫,肉棒越发的大了,于是走上前去,用手指蘸些王瑶肉洞流出的淫水,在王瑶的菊花那缓缓的涂抹着,做着刺入的准备工作。

“啊……不要……不要碰那里”王瑶扭动着屁股说道。

朝阳不管不顾的两根手指并拢,用力狠狠的插了进去,里面很是干涩,朝阳只好不断抽出手指,然后蘸些汁液又插入进去,如此反复。

“啊啊……啊……好爽啊……老公我好爽啊……”

朱永平在药物的作用下,只剩下了肉欲,在王瑶每次屁股落下来的时候,不由的主动挺起腰部,迎合着王瑶的动作,让肉棒插的更深。

王瑶前洞被老公插入,后洞又被朝阳指奸着,这是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舒爽的大声呻吟,最后忍不住把自己的双乳送到老公的口中,让老公吮吸着。

朝阳看到后妈和父亲如此的默契的交合着,一只手不断抽插王瑶的菊花,另一只手就在王瑶圆润挺翘的屁股上拍打了起来。

王瑶此时感觉是上了天堂,两个洞洞刺激着,乳头被老公咬着,屁股被朝阳拍打着,一种凌辱的刺激感让她解放了天性,恨不得把房子给喊塌,幸好这片都是独栋的别墅区,要不然邻居早就来敲门了。

朝阳看时候差不多了,再拖下去,父亲又射了就不好了。于是用后妈与父亲交合的淫液抹了抹肉棒,半蹲下来,扶着王瑶的腰身,对着泛红的菊花,就刺了进去。好在前面湿润了下,也用手指扩张了一段时间,要不然还真是挤不进去,后妈的第一次终于被自己给拿了。

“啊……好痛……拔出来啊……”

王瑶感受到朝阳粗大的肉棒插进了自己的小菊花不由的痛喊了起来。前面用手指都还好,这下换了大肉棒,立马承受不住了,感觉肛门撕裂了一般。

朱永平看着哭成泪人的妻子,心里还是不由的心疼起来,虽然前面有些痛恨王瑶放荡的行为,但心底还是非常爱着自己的妻子的,再说这些也都是身不由己,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没有保护好她罢了,怎么能怪她一个柔弱女子呢,好在肉棒不断传来的湿润爽感让自己的愧疚与痛苦感稍稍减缓。

“嘶……好紧……”朝阳没有怜香惜玉,在这条比王瑶阴道更狭窄的通道中探索着冲刺着,他还能清晰感受到隔壁父亲的小肉棒在进进出出,不由的配合起来,父子仿佛有着天生的默契,狠狠的干着同一个女人。

“啊……啊……你们……好厉害……”短暂的痛苦后,王瑶的菊花就适应了朝阳的大肉棒,在他们父子的默契配合下,被干的口水直流,下面已是汪洋大海,双手紧紧抱着老公,用大奶子摩擦着老公的胸部。

“哦……啊”朝阳第一次在如此紧凑的通道中抽插,加上前面几十分钟的冲刺,已忍不住在父亲之前先射了出来。

拔出肉棒,白白的精液立马就从王瑶的菊花里涌了出来,顺着屁股而下,到了阴道交合处,随着朱永平的肉棒进出,混了进去,此时王瑶的阴道里同时混着父子两人的液体,一家三口的汁液在一个小穴里充分搅合着。

朝阳看着父亲这次如此的持久,看来药物喂下的是有点多啊,看来要再多加点刺激了。于是,上前解开了绑朱永平的胶带,然后一边用手揉搓王瑶的痘痘,一边在王瑶的臀部和背部亲吻着,只是此时他们都没发现,朱永平的脸色也跟肉棒一样的颜色了,脸部汗如雨下,大声喘着气。

“婊子,说,是我干的你舒服还是你老公干的你舒服?”

“嗯……嗯嗯……你……你干的舒服……”

王瑶早已学会了如何取悦朝阳,只想朝阳高兴早点放了自一家。

“呵呵,叫声老公听听。”朝阳邪笑道。

“老……老公……”王瑶此时很是无奈,又不好拒绝。

“老公,对……对不起,我是被逼的!”王瑶看见朱永平愤怒的眼神,惊慌的对着朱永平说道。

一个男人怎能忍受自己的妻子,在面前说别人男人比自己厉害,而且在自己的床上叫着别人老公,朱永平感觉全身血气上涌,双手主动的抱住了王瑶,把她翻转了过来,摆成M字形,狠狠的冲刺了起来,恨不得要把王瑶的子宫捅穿,可惜他短小的肉棒不管什么姿势,都顶不到妻子的子宫。

“啊……啊啊……老公……你轻点……”

王瑶看着发了疯似的老公忍不住喊道,经过他们父子的双插,王瑶的高潮早已来到了门槛上,这下老公发狠的抽插,终于喷射了出来,自己第一次被老公干高潮了,虽然朝阳功不可没。

感受到王瑶的滚烫的汁液包裹了自己的肉棒,朱永平也忍不住了,加速的抽插了几下,就射了出来,虚弱的趴在了王瑶身上,只是感觉此时心脏跳的有点快,喉咙有点发痒。

“爸,爽吗?你看我们父子把妈妈干的多爽!”

朝阳看见王瑶和父亲都高潮了,悄悄脱下了面具,不在压制自己的声音,走到父亲后面缓缓说道。

朱永平还没缓过起来,就听到了这有些熟悉的声音,满脸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来,看见面前侵犯自己妻子的是自己亲生儿子,喉咙间一股热血被气的喷了出来,此时真是上下都在喷射,只是颜色不同而已,一黄白一黑红。

“畜……畜生……啊……”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捂着自己的心脏仰面倒了下去,人虽没了呼吸,但下面肉棒还是沾着三人的淫液一柱擎天。

“啊……不要……老公……你醒醒……你醒醒啊……呜呜呜……”

王瑶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朱永平不由的痛哭了起来。

看着死不瞑目的父亲,朝阳并没有感觉到报复的快感,但做都做了也由不得自己后悔了。只是想不到父亲在过量药物下加上自己从刺激,一下就死了,倒是省下了剩下的手段,免了很多麻烦,而且这也更好的收尾。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朝阳顺利的接受了父亲的一切财产,包括他的妻子。在父亲与后妈还没来的及生下弟弟,朝阳就策划了如何夺取父亲财产的计划,只是没想到如此的顺利。警察和其他人都只知道他父亲是由于春药吃多了,在性的刺激下而死的,这件事的真相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王瑶被朝阳威胁,并且拍下了裸照,暂时是不可能透露出来的。

朝阳的妈妈并没有因为突然有钱了就不工作了,而是继续去景区上班。每当她去上班的时候,以为在家里好好学习的儿子,却在另一个女人那学习着各种姿势与技巧。

一天下午,朝阳把王瑶绑在椅子上玩SM,看着后妈的小穴旁长满了杂乱的草丛,他就决定今天要当一个农民,要给肥沃的水田除草。

“啊……朝阳.……你又想干嘛?”王瑶看着朝阳一手拿着沐浴露,一手拿着剃须刀害怕的说道。

“嘿嘿,小妈,别怕,儿子来给你除除草!”

自从父亲死后,朝阳的气也消了一大半,把自己恋母的情结转移到了王瑶身上,不再称呼婊子,而是小妈了,在王瑶身上来发泄青春的欲望,只是自己还没发现对亲身母亲的欲望正在一天天加剧着。

“不……不要啊……住手啊!”

王瑶被绑在椅子上,对正在涂抹沐浴露的朝阳毫无办法,只能乞求他放过自己。近来,王瑶日日夜夜被越发变态的朝阳折磨着,只是顾忌到女儿的安危,只能默默忍受。有时在漆黑的夜晚,看着身边熟睡的朝阳,双眼就会泛出仇恨的光芒,也许终有一天会爆出出来吧,不是为了死去的丈夫,她并不爱朱永平,只是贪图钱财罢了;是为了女儿,朝阳现在看女儿的目光越来越不正常了,为了女儿,一个母亲会不顾一切!

当然,此时的朝阳还不知道王瑶心态的变化,自己的末日正在慢慢走近,却还在乐呵呵的替自己的后妈剃毛。

“嗯,不要动,小心我刮伤了你的小唇。”看着已经沾满泡沫的阴毛,朝阳手起刀落,慢慢给后妈刮起了阴毛。

看着光洁的阴部,洁白无瑕,朝阳很是满意自己的手艺。粉红粉红的花瓣中间是壹条细缝,这么多年的蹂躏,还是娇艳无比,保持的很好,每年花费在这上面的巨额保养费还是值得的。看着那颗红红的小葡萄,朝阳忍不住捻了捻。

“嗯……不要……嗯嗯……”王瑶敏感部位遭到攻击立马哼了出来。

朝阳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舔了上去,没有丝毫腥味,只有少妇独特的体香和丝丝沐浴露的清香,于是朝阳用力的吮吸了起来,时不时把舌头伸进阴道,四处搅合着,顿时大量的淫水扑面而来。

“啊……啊……啊啊啊……”王瑶不由的按住了朝阳的头。

他们正玩得开心,突然门上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一个穿着碎花裙子,扎着小辫子的十来岁小女孩走进了客厅。 “啊……”尖叫声响起

————————————————————————————

就这样匆匆结尾吧,都没有人看了,这个手枪文就到此为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