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使用妈妈的肉体 (3) 作者:luyawen945

.

【如何正确使用妈妈的肉体】

作者:luyawen9452020年9月18日发表于sis001

. 03

时光飞逝,李太浪高考志愿选择了魔都的上交大,于是妈妈办了提前退休,在学校附近租下一套三居室陪读,对爸爸和亲戚当然是说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但最主要还是方便和儿子做爱,以及继续创作《娇美的妈妈》系列剧。 说到娇美的妈妈,由于最近几部片里,妈妈都爽快的露了正脸,平时走在街上被粉丝认出来几次,好在妈妈很会装糊弄了过去。但经常这样她既兴奋又担心,虽然在网上可以不要脸发骚,但现实中多少还有点膈应,这也是妈妈选择陪读的原因,在魔都被认出来就认出来呗,反正也没什么熟人,顺眼的去开房打一炮都行。 忙完了租房琐事,爸爸妈妈决定带李太浪出门旅游,行程安排交给带孝子决定,于是带孝子和妈妈在核心粉丝群里和大家商量后决定去三亚,同时在这些核心粉丝里抽出四位一起组个小团,为了方便订房间并且不引起爸爸的怀疑,李太浪还叫上了包养的绮里嘉凑人数。 绮里嘉小姐姐经过带孝子潜移默化的调教,现在已经和妈妈一样对带孝子死心塌地,并且最新一期《娇美的妈妈》里还戴面具客串了一下,她年轻的身体和丰满的奶子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众人听到神秘美女也参加时更加激动。 带孝子带着家人从南京出发,有一个粉丝是南京本地人,于是大家约定一起走。红眼航班加上避开了刚高考结束时的高峰,机场人不是很多,办完手续进入候机室,粉丝一眼就认出穿着黑白拼色连衣裙的妈妈,然后悄悄发了个信息给带孝子,大胆的问可不可以摸下妈妈的丝袜美腿。 带孝子看完信息笑了笑,也偷偷给妈妈看了下,妈妈微笑着抬头找到粉丝,对着他故意拉高裙子露出更多丝袜,然后背着爸爸冲他勾勾手指。带孝子很自觉的让开位置坐到爸爸身边分散他的注意力,“爸,我记得你说九几年时去过海南……” 粉丝没想到带孝子和妈妈这么好说话,紧张的四下看看,确认没有人注意自己才壮起胆子坐到妈妈身边,妈妈主动翘起腿,用高跟凉鞋踢他的同时朝他抛出媚眼,可兴奋的粉丝再三确认没人看自己才颤抖着将手放在妈妈的丝袜上,妈妈穿丝袜的美腿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带孝子最清楚不错,那种美妙所有男人都不愿意错过,包括自己早泄的老爸都爱摸。 妈妈用丝巾挡住丝腿和粉丝的手,交缠双腿把他的手夹在中间摩擦挤压,小声的哼了几声,刺激的粉丝直吞口水,眼前的女人虽然穿着衣服,但他可是见识过妈妈不穿衣服有多骚,忍不住就往妈妈的骚屄摸去。不摸不要紧,一摸才发现妈妈居然没穿内裤,而且已经很湿了。 他抠了几下骚屄,妈妈妩媚的表情让他心乱如麻,抽出手来给李太浪发了信息,询问能不能上飞机前让妈妈帮他口一下,之前组织活动时大家已经说好,妈妈和绮里嘉旅行中可以给大家玩,但想玩她们必须得到带孝子的同意。 李太浪看到信息想了想发现提议不错,便起身对妈妈说,“妈,你刚才不是说想逛逛免税店吗,我陪你去呗。”同时朝粉丝比划了个OK的手势后对爸爸说,“爸,登机还有一会,你要不要一起?” 爸爸兴趣索然的摇摇头,打了个哈气,“逛店你们去吧,我在这靠一会,你们别去太久啊。” 带孝子诡计得逞露出贱笑,很快走到爸爸的视野盲区,可惜机场不似商场有很多没什么人的安全通道,三人凑到一起打了个招呼,“偶像,还有美女好。” 李太浪鄙视的看了眼粉丝,“嘿嘿,你平时在群里你们都叫我妈什么的,怎么见到真人不敢叫?美女什么呀,叫她群里的名字,不然我妈不会帮你口的。” “咳咳,骚……骚屄好。”粉丝挠挠头红着脸小声重新打了招呼,“我是群里的泽学家,骚屄你真人不比视频里差哎,我原来还挺担心的。” “嘻嘻,你好你好,这才对嘛。”妈妈对于这个称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热情的挽住他的胳膊,在他耳边小声呼着气,“人家虽然叫骚屄,但是屄一点都不骚哟……呃嗯……” 李太浪看着妈妈调戏别人十分开心,“骚屄妈妈,你就别调戏他了,去厕所帮他口一发吧,我在外面帮你们盯着。”说完他拍拍粉丝,“你一会享受的时候拿手机拍下全过程,然后发群里馋下那帮色坯,会拍吧?” “啊?哦,会,当然会!放心吧大佬,交给我吧,保证把骚屄拍的漂漂亮亮。”带孝子挥挥手示意他抓紧时间,坐在那欣赏各航司空姐的丝袜美腿。 机场的男卫生间很干净,妈妈在征询了泽学家的意见后将连衣裙脱下挂在墙上,只留下性感的白色蕾丝乳罩和肉丝裤袜,泽学家也如真上厕所一样褪下裤子坐在便器上。妈妈看着他高高翘起的鸡巴满心欢喜,说起来这是妈妈汪慧琴第一次触碰丈夫和儿子之外男人的鸡巴,她自己也挺激动的,“哇,好大的宝贝呀,告诉姐姐你真名叫什么可以吗?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这是姐姐第一次和丈夫与儿子之外的宝贝接触哟,不信啊?你在视频里见过其它人吗?嘻嘻……”妈妈对他信不信也无所谓,蹲在那贪婪的吮吸起来,“唔嗯……咻咻……唔嗯……好大,嗯……好好吃哟……宝贝你在拍吗?唔嗯……唔嗯……” “呼……姐姐我在拍……哦……”泽学家的性阅历显然不多,妈妈只是口了几下他就有些忘乎所以,手机都有些发抖。 妈妈发现他萌萌的样子居然比好色儿子更可爱,“唔……都说了叫人家骚屄啦,你是不是不想我帮你口交呀,那我走了哟。”说完站起身作势要走。粉丝哪受得了这个,一把把她拉到腿上,一手摸腿一手搂腰,把脸埋进妈妈的乳沟拱。妈妈被他拱的很痒,娇笑着推开他,“哎哟,你是小猪啊,快别动了。” “骚屄姐姐你别逗我了,你看我鸡巴都硬成这样了……”泽学家急得一头汗,“求你了骚屄姐姐,我的好骚屄姐姐。” 妈妈见他这么不禁撩也不为难他,扭着丰满的身体回到胯下含住鸡巴,“唔嗯……弟弟的女朋友看起来恨不合格嘛,很少帮你口交吧?唔嗯……真好吃……唔嗯……” “哦嘶……姐……骚屄姐姐,你就别笑话我了,我一个穷屌丝哪来的女朋友,哦嘶……有的话也不至于要买视频打飞机了呀,哦嘶……骚屄姐姐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哦……” “唔嗯……你放心,姐姐又不是小心眼的人,唔嗯……就是看到你这么大的宝贝有感而发,唔嗯……你本钱很足哟,胆子大一点,女孩子享受过这根宝贝一定会喜欢你的,唔嗯……嗯……”妈妈很喜欢泽学家这种柔弱的男孩子,主动将他的手放进乳罩,“姐姐今天就教教你怎么玩女人吧,唔嗯……一会射在姐姐嘴里好不好?唔嗯……真是的,你自己舒服了也得奖励下姐姐嘛,揉揉姐姐的奶子,唔嗯……姐姐的奶子不好玩吗?唔唔唔……”妈妈报复性的快速吞吐几次,爽的泽学家差点没忍住。 “哦哦哦……我错了姐姐,骚屄姐姐的奶子最好玩了!哦嘶……唔嗯……我想射在骚屄姐姐的奶子上或者脸上!哦……我想看骚屄姐姐漂亮的脸蛋被我的精液玷污!哦嘶……” 泽学家大喊大叫的吓坏了妈妈,她赶紧停下打了他几下,“哎呀,你疯啦,这么大声。还好是晚上,再这样姐姐不给你口了啊。” “别!别……骚屄姐姐我错了,不过你别撩拨我了好不好,我只是想被你口交……”泽学家再次拉住妈妈,然后委屈的解释道。 妈妈虽然没被别人玩过,但也是阅人无数,明白眼前这小子不但不经逗还有点神经质,所以也不敢再撩拨他,全心全意的帮他口交到射精,最后关头没有如他愿射在外面,而是用嘴接住咽了下去,“怎么啦,姐姐让你口爆你还不高兴了?你是姐姐第一次帮外人口交哟,也是第二个口爆我的男人,你还不知足啊?”妈妈穿回乳罩和连衣裙,见他还是闷闷不乐以为是没颜射不开心,“马上登机了,给你颜射的话清理太麻烦,而且有味道,我老公会怀疑的。明天吧,明天让你们肏的时候给你颜射好不好?乖啦。” 泽学家摇摇头,“不是啦,我是刚刚太爽了,忘记按大佬说的录像了……不过说好了,明天我要颜射骚屄姐姐,嘿嘿。”妈妈没好气的掐了他一下,与他轮流走出男厕所。 李太浪就在厕所门口,让泽学家先离开后拦下妈妈,熟练的搂着她搓揉乳房,“怎么样啊,骚屄吗吗,第一次给陌生人口交的感觉如何?这小子太能咋呼了,刚刚喊那么大声,我在外面都能听到,还好周围没人。” 妈妈没好气的拿开儿子的坏手,“还说嘞,我也吓坏了。不过这孩子的鸡巴挺不错的,精液的味道也还好,你要不要尝尝?哈哈……”说完妈妈作势要舌吻带孝子,吓的带孝子连忙躲开,“好了,不闹了。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们回去找你爸吧。不知不觉就给他戴了顶绿帽子,真是开心呢。” “别急嘛,要飞三个小时呢,把这个塞屄里呗,飞机上没法玩别的。”李太浪笑嘻嘻的拿出遥控跳蛋摇了摇,妈妈一脸就知道你早有预谋的表情接过,见四下无人也懒得去卫生间弄,直接掀起裙子塞进屄里,走了两步发现会往下掉才走进卫生间穿上蕾丝内裤兜底。 妈妈戴好跳蛋,像小女孩一样转了一圈示意没有挑战,带孝子立刻奸笑着将档位调到九档,差点把准备不足的妈妈爽摔倒,见到妈妈要打人的表情赶忙调到一档往回走,母子俩一追一逃十分有爱。 两手空空回到候机室,爸爸正睡姿不佳的打着呼噜,全然不知头上真的多了一顶绿帽。加上四下无人,妈妈便大胆的邀请泽学家坐在身边,让他继续摸腿揉奶,还往粉丝群发了几张露乳自拍和展示跳蛋的自拍,只在有人路过的时候才注意一点,就这样混到空姐叫登机。 南京到三亚没有头等舱只有商务舱,虽然没有大飞机头等舱那么豪华,但经济舱那拥挤的空间还是给了王星不得不升舱的理由,空客的商务舱只有八个,所以三人的位置是分开的,见妈妈坐好后带孝子立刻将档位增加到二档,刚刚习惯一档震动的妈妈再次扭动起身体,嗔怪的看了眼儿子。带孝子拍下妈妈的媚态发在群里,留言道,“起飞前最后一张照片了,刚刚把跳蛋调到二档,你们说骚屄妈妈这表情是不是想要鸡巴肏她?我发个红包抽奖,抽最少的送骚屄妈妈现在穿的原味丝袜,涞觅肉色珠光连裤袜,穿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刚刚还发骚流了点淫水,如果中奖者不喜欢原味丝袜可以折现500元,大家准备抢红包喽。”说完发出红包,李太浪直接关机等待起飞。 他能淡定,但饱受跳蛋折磨的妈妈淡定不了,小穴里传来有节奏的震动让她的身体不断分泌淫水,一会功夫椅子就湿了,好在椅垫的颜色比较深,红眼航班的灯光比较暗,不然就太尴尬了。她轻咬嘴唇享受了片刻舒爽,便被一个秃顶中年人打断,“美女,可以让我进去吗?” 正爽着的妈妈正准备说你想怎么进来呀,才反应过来人家是要进里面的位子,可位子湿了她不知道起来会不会曝光,只好往后缩了缩让秃顶蹭过去。秃顶穿着短裤,先是蹭着妈妈的丝袜美腿过去坐下,紧接着又起身蹭出来放行李,接着蹭回去再次坐下,看他坐立不安的表情和不时偷瞄自己丝腿的眼神,妈妈判断出这人是喜欢丝袜的。 正处于发情状态的妈妈想着要飞挺久的,不如和这个秃子玩玩,于是悄悄脱下高跟鞋,借着翘腿的机会用丝脚碰了下秃子,引起他注意后立刻道歉,“呀,不好意思啊先生,不小心碰到你了。”然后借着帮他拍腿的机会低头展示了下傲人的乳房,紧接着装作没事发生继续看飞机提供的杂志。 秃子明显瞄到了妈妈白嫩的乳房,暗自咽了下口水后开始套近乎,“呵呵,没事没事。美女一个人啊,去旅游?” “哦,不是一个人,儿子高考结束,和老公带他去旅游。”妈妈冲他甜美的笑了笑。 “你儿子都上大学了啊,真是看不出来,我觉得你比那几个空姐都年轻。”秃子虽然奉承了妈妈,但他听说妈妈不是独身,并且儿子和丈夫都在飞机上时就想放弃搭讪了。可妈妈怎么会放过他,装作不经意的拉起裙子整理衣服,露出完整的肉丝大腿和外穿的白色蕾丝内裤,加上她淡雅的体香和优雅的香水味,秃子再次咽起口水。 可他还是胆子小,不敢往妈妈是骚屄找人玩她这方面猜,估计正常人都不会这么猜,所以直到飞机起飞后进入平稳姿态,妈妈和他都没有其它交流。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带孝子把档位提高到三,妈妈感觉再不找人玩一下自己真会憋疯,她开始主动撩拨秃子,用肉丝美脚主动摩擦他的毛腿。 期初秃子还以为是自己做梦,低头一看才发现真的是身边的美少妇在蹭自己,再看她一脸媚态哪还能不理解,立刻把妈妈脑补成一个欲求不满的老骚屄。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眼前的女人儿子都上大学了,估计也是四十多,肯定是得不到丈夫的滋润,想要出轨……啧啧……我方学军三十三年来终于遇到好事了。 秃子惊喜的和妈妈交换了眼神,妈妈舔着红唇冲他勾勾手指,接着在他耳边轻声发骚,“你从上飞机就开始看我的腿,就不想摸一摸吗?呃嗯……”随后用毯子盖住丝腿,抓住他的手放在腿上摩挲,“相逢是缘,我叫汪慧琴,你呢?放心吧,我不是鸡,我也有需求。对于欣赏我的人我总是特别大度,嗯……这就对了嘛,男人就要胆子大一点,放心吧,没人会看到的。” 秃子在妈妈松开手之后继续机械的抚摸丝腿,同时咽了下口水四处望了望,“我叫方学军,别看我秃了,其实我才33岁……千万别要你儿子学电脑,不然就会和我一样……姐姐,你的腿好滑。” “嘻嘻,姐姐穿着丝袜嘛,腿当然滑啦。你才33岁呀,有女朋友吗,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一个?” 方学军更加大胆的抚摸丝袜,苦笑着摇摇头,“你都说了,才33岁,疑问语气,你觉得我都这样了哪来的女朋友啊。哎……姐姐,你下面湿的好厉害呀……怪不得……”大胆摸向小穴的手自然摸到了湿润并感受到震动。 “嘘,你就当做是主人的任务.jpg就好啦,嘻嘻。” “哟,姐姐挺新潮嘛,连主人的任务都知道。”方学军笑了笑,然后惊恐的抽回坏手,“姐姐你别搞我,大家萍水相逢,不会真的是主人的任务吧……或者你有……” “嘁,你瞎想什么呢,姐姐其实是拍AV的,喏……”妈妈知道他怕自己传播HIV,拿出手机打开视频给他看,“说不上主人,我被儿子调教了,拍些视频在P站卖,P站知道吧?回头你搜娇美的妈妈就能搜到我。” 方学军听完愣在那里,妈妈的话信息量太大,乱伦、绿母等等只在小黄文里才能看到的元素统统成真了?他赶紧揉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美女姐姐,你这是玩真的?” 妈妈再次抓住他的手放在腿上,身体也往他那边靠了靠,“放心玩吧,没摄像没人知道,姐姐就是忍不住跳蛋的刺激,想找个男人分享,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撸管……哦……轻点抠,姐姐屄里有跳蛋,别弹出来就尴尬了……”妈妈感受到秃子的手指插进小穴赶紧夹住双腿警告他,看到他点头才松开让他继续。 妈妈如约解开秃子的裤子,掏出他硬邦邦的鸡巴抚摸撸动,当然也用毯子盖着。玩着玩着秃子的胆子也变大了,居然要求妈妈给他丝袜足交,妈妈自然不会拒绝,调整了下姿态后用肉丝美脚握住他的大鸡巴轻轻搓动,只可惜没几下他就射了妈妈一脚都是。 “呀……对不起姐姐,我太喜欢丝袜了,而且从没真正玩过足交,实在不是故意的。”看着他满脸歉意的眼神,妈妈也没法跟他生气,只得悄悄脱下蕾丝内裤准备换丝袜。 当她脱下沾有精液的丝袜送给秃子时,带孝子刚好看见,暗自叹道,“得,原味丝袜送不了喽。”说完报复性的将档位调到五档,然后在妈妈责问的眼神中继续睡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