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妈妈之残花败柳 》1-2/12 未完待续

第01章
作者:不详 这是一间高档宾馆的标准间,房间并排的摆着两间,头旁边灯亮着,一切和普通的房间没有什么两样。但此时的房间里所发生的一切,却充了靡的气氛。

两张上各有一个女人,身子跪在了上,双手都扶着头,头部深深地埋在枕头上,部塌陷,股却都高高地撅起,急促地向后顶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着动人心魄的呻。

两个女人身后各有一个壮的男子,左边的一个三十 岁左右年纪,似乎已经到了高峰,用手把着身前女人的部,股用力的动着,呼呼地着气,对旁边上的男人说道:“杨处,我不行了,要了!还是您厉害!娘们儿,我全给你!”

“啪啪”的两声体撞击的声音后,上的一对那女终于停止了颤动,随着的频率,两人嘴里都一声声的发出着畅快的呻。

另一张的女人后面是一个五十多 岁的年长男子,此时正在女人身后奋力的冲刺着。尽管年长,但身体看起来比年轻的男子还要结实,一下一下的冲刺很有力度。一只手扶着女人的部,腾出的另一只手左右开弓的拍打着女人的高高撅起的股。面前的女人白的股已经被打的通红了,更让人诧异的是:身后男人的茎竟然入的是这个女人的门。

看到旁边的年轻男子已经,他也不再坚持了,奋力冲刺了几下,说道:“小刘,你今天也很强啊,居然时间和我差不多,我也要了!”双手使劲的拍打了身前女人的股几下,一,在女人的叫呻中完成了。

两个男人从女人的体内出了茎,将套在上面的避孕套摘了下来,扔到了边的垃圾桶里。然后躺在上放松着疲惫的身体。两个女人从上爬了起来,各自穿好了衣服。将放在头桌上的六百元人民币放到了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冲着两个男人笑了一笑,嗲声的说道:“谢谢二位先生了,如果以后再有需要,请随时打我们的电话,我们姐妹提供全套各种服务。”

躺在上,目送着两个女人走出了房门并将门关上,年长的男子说道:“呵呵,小刘,你今天也很厉害啊,以前你都是很快就缴了啊!”

小刘陪笑道:“不瞒杨处您说,以前是因为离婚后自己一个人憋得不行,所以一碰到女人就坚持不了多久。现在又结婚了,习以为常了,所以坚持的也久了嘛。”

杨处从头边的桌子上拿起香烟盒,从里面取出了一支香烟,点着后了一口,对小刘说:“对了,小刘,你结婚已经有一个月了,怎么样,感觉幸福吧?”

“呵呵,让杨处见笑了,还好。至少可以名正言顺地干女人了。看到一个女人心甘情愿地让你,平时上班人前穿着衣服和在上撅起股时的对比,那种感觉可比这些花钱买来的小姐强多了。”小刘也点着了一支烟。

“我记得你说过你老婆是幼儿园的老师,和以前的老公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是吗?”杨处问小刘。

“对,是二手的,不是黄花姑娘了。不过二手的有二手的好处,有经验,会玩儿啊!”小刘似乎对他的新婚子很满意。

杨处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我也喜欢这种二手的娘们儿。一看到这个女人以前被别人享受过的身体,我心里就兴奋,干得也更来劲儿。这股拍的也更过瘾”

“是啊,是啊,杨处,这干女人时候打股的习惯,可是您的招牌节目啊!”

小刘忽然想起一件事“杨处,我看您也该成个家了,一个人这样到老也不是个办法。如果您要是真有这种想法,我给您介绍一个?”

杨处了一口烟,对小刘说:“是啊,我也在想,是不是该找个老伴儿了,尽管像这样出去玩儿不太方便了,不过毕竟老了算是个伴儿。怎幺小刘,你现在手里有合适的?你可是知道我的爱好哦!”

小刘一看有戏,连忙说道:“是啊。我岳父几年前去世了,我岳母一个人好几年了。前段日子,我老婆和大姨子终于劝说她妈再找个老伴儿,最后她妈同意了。现在,我老婆正在给她物呢。至于说您的爱好,我当然知道了,她妈绝对符合,那股那叫一个大!”

“是吗?”杨处眼睛放出了光芒“你有你岳母的照片吗?”

“别说,我还真带了,我给您拿出来看看。”小刘起身下,找到了自己随身的手包,从里面掏出两张照片,递到了杨处面前。

杨处接过了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对母女的正面照。女儿他认识,是小刘的新婚子于净;旁边的母亲穿着一件水蓝色职业套裙,戴着一副眼镜,出雪白的胳膊和小腿。身材显得很丰,房高高的隆起,小腹虽然微微的有些凸起,但肢却仍然显得很纤细,骨宽阔,宽大的骨盆和纤细的肢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哦!看着很端庄啊,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你岳母是干什么工作的?”杨处边打量着眼前照片中的母亲,边问小刘。

“我岳母是大学的教授,今年刚退休。这不退休后,感觉一下子没有事做了,所以我老婆于净才想给她找个老伴儿。”小刘答到。

“大学教授啊,很不简单啊。看着也很年轻啊,看起来不到五十吧。”杨处边说,边翻到了第二张照片。

第二张照片是小杨岳母和一个小 女孩儿的侧面照。这张照片更能显现出岳母的身材,只见包裹在职业套裙下的股显得又大又圆,部翘起的很高,和部形成了明显地曲线。部把套裙衣襟顶得高高的,配合着微微突起的小腹,真称得上是前凸后翘。

照片上的女人浑身上下透漏出一种风韵,那是一种和少女、少妇截然不同的风韵,是成女人透了的风韵。

“她实际上今年已经五十五 岁了,但看上去一点不像,就像四十多 岁似的。知识分子,保养得好啊。”小刘解释道。

“哦,真是看不出来啊,显得这么年轻。旁边那个小 女孩是谁啊?”

“是我大姨子的女儿,今年八 岁了。我岳母有两个女儿,我大姨子和我岳母性格比较像,都是内向型的;我老婆性格属于外向型的,据说和她父亲比较像。

所以我岳母和我大姨子比较合得来,我老婆以前总和她妈闹别扭,不过现在好像好多了。”小刘向杨处介绍起岳母家的家庭情况来了。

“不错不错,我还真想尝尝你岳母,这个大学教授的滋味。”杨处嘴角出一丝下的笑容。

“不过,杨处,我建议您一定不能着急。之前相处的时候,一定要保持绅士风度,人家毕竟是知识分子,和我们当警察的不一样。”小刘提醒杨处道。

小刘说完,侧身看了一眼杨处手中的照片,了嘴:“要是真能成功,一旦结婚住到一起之后,那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看她妈那个大股,要是光了撅在您的面前,您拍上一巴掌,那还不啪啪作响啊!”

“呵呵。小刘,你放心。不出一年,我就让这个老娘们儿光了衣服,跪在我的面前,撅起她的大股。还要出她的眼儿…”杨处出了笑。

“好!我等着杨处您的好消息!”小杨儿陪笑道。

第02章
半年之后…

“哦。小刘来了,快进来,怎么样,去国外出差什么时候回来的?”杨处把来自己家中拜访的小刘让进了客厅。

“杨处,我昨天才回来,回来就听说您明天就要和我岳母去领证了。我赶紧过来看看。”小刘说道。

“是啊,明天我们先去领证,然后和几个亲戚朋友吃顿饭,宣布一下。晚上,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她说离开她的老房子不习惯,我就过去住,这个房子先空着吧。”杨处答道。

“这段时间相处过程中,您有没有得手啊?”小刘问道。

“没有,顶多装作不小心,碰下房,碰下股,那手感还是不错的,你不是告诉我不能急吗。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在乎一时。等到了明天晚上,还不是由我所愿,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吗!”

小刘一听刘处没有得手,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忽然想起一件事,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对杨处说:“杨处,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荷兰的最新产品,每次房事之前一些到头上,能让男人金不倒。

而且它还有另一个作用:这个药物进入女道,能够加大对女道的刺作用,使女快十倍的提高。通过道粘膜的收,反馈到神经系统,使女意识模糊,神智亢奋,陷于而不能自拔。发明这个药品的专家宣称,这是伟哥和药的结合体。”

“哦?小刘,你说的是真的吗?能有那么神吗?别听那些所谓的狗专家胡吹。”杨处有点半信半疑。

“不瞒您说,刘处。我昨天回家晚上和我家于净试了一下,确实有作用,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让她说什么她就说什么。可惜我不愿意女人的眼儿,要不然,昨天晚上就连她的眼儿也能给了。您老本身就雄风不减,再用了这个,我岳母那娘们儿的体,明天晚上,您老就享受个过瘾吧!一想到一个大学教授被您老给玩得比最下最便宜的窑姐还要、还要,连我想着都兴奋!”小刘口水彷佛都要了出来。

“真的啊!那我可得试试,看看到底能有什么样的效果。对了,你们家于净怎么没有来?”杨处问道。

“哦。她今天晚上下班就先去她妈那里帮着收拾去了,她姐带着孩子也去了,毕竟母亲再婚也是一件大事。我们两口子兵分两路,她去了她妈家,我来您这里。明天我们再会合。时间也不早了,杨处,我不打扰您了,您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累上一天一夜呢?”小刘对着杨处笑着挤了挤眼,起身告辞。

“哦,那我就不留你了。对了,小刘,你明天上午九点半一定准时来开车接我,我们定在明天十点去民政局登记。”杨处边起身送客,边嘱咐着小刘。

“放心吧,杨处。一定耽误不了,我明天上午九点十分就在您楼下等着您!别送了,您留步吧。”小刘边说,边走出门外,并带上了房门。

送走了小刘,杨处拿着那一小瓶体,仔细地端详着,嘴里自言自语道:“什么大学教授,还不是个娘们儿而已?前不也是两个子,两腿不也是夹个吗?明天晚上,看我怎么把你给玩儿烂…”

与此同时,在离市区较远的市郊某某大学教师家属楼里,一对母女正在谈话。

“妈,明天您就要和杨叔去登记了,怎么这么快啊?才半年,您准备好了吗?”

说话的是小刘的大姨子,名字叫于洁,今年三十一 岁,和丈夫都是该市一所着名小学的教师,丈夫两年前在学校的一次火灾中为了抢救在火海中的学生而以身殉职,只留下了子和女儿相依为命。现在学校刚放暑假,得到母亲明天就要登记的消息后,于洁马上就带着女儿来到了母亲家里。

“哎呀,有什么准备不准备的。老杨这个人我看还行,以前我对警察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不过处起来还觉得这个人还算斯文有礼,和别的警察不太一样。之所以这么快,不是因为于净总催我嘛,说你们姐俩住得远,不能总来看我,我找个老伴儿,你们也就安心了。”说话的是于母,和蔼慈祥,带着一副眼镜,有种知识分子的端庄的气质。

于母今年已经五十五 岁了,可能由于是知识分子保养好的缘故,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多 岁的样子,头发还是乌黑的,没有一丝白发。穿着一套单位发的教师职业套裙,小腹微凸,身材显得比较丰。在套裙下的胳膊和小腿白得有些耀眼,皮肤细腻,隐约可以看到小腿后面的青筋。

“对了,于净刚才来电话了,说她很快就到,本来她今天提前下班了,可是由于咱家离她们单位比较远,所以耽搁了一阵。”果然是母女,于洁的皮肤也和母亲一样,一样白得有些发腻。

“是她自己一个人,还是和她们家刘明两口子一起来啊?”于母问道。

“哦。是她自己,她说她们家刘明今天晚上要去杨叔那去看看,明天早上还要接杨叔去民政局。你明天早上就让于净开车带你去民政局。对了,你们结婚后住在哪里啊?是在这儿还是在杨叔家?”于洁忽然想起了这件事。

“你杨叔开始劝我到他那里去住,他是公安局的处长,单位分的房子比较好。可我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习惯了,也离不开了,我想就住在这儿,征求了一下你杨叔的意见,你杨叔也同意了,来咱们家住。”很明显,于母是一个很怀旧的女人。

“那也好,至少这里您比较习惯,而且邻居们也都比较熟悉。您放心,我和于净就今天晚上住一晚,明天晚上我们就回自己家。”于洁对母亲说道。

于母听到后,脸微微一红,轻声说:“哎呀,这有什么呀,你们要是累了,路又远,不用回去也行!想在这里住就住下好了。”

“那怎么好?再说我们忙完了,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啊。”于洁抬头看了看房间四周,看到母亲卧室里面挂着的父亲的遗像,忽然想起什么,对于母说道:

“妈,我爸的照片已经在屋里挂了四年了,现在您和杨叔结婚,也应该摘下来了。要不,让杨叔看到不太好。”

“还是挂在那里吧,你父亲已经走了四年了。这四年,我感觉他还是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的,看着照片,我就能想起他来…我们俩过了大半辈子,感觉啊,他就像我的一个亲人似的,是离不开,忘不了的。我也和你杨叔说过这件事,他也不介意。”于母有些伤感的说道。

“哦。杨叔不介意,那就好。不过放在你们的卧室里我还是感觉有些怪怪的。”于洁还是不赞成把父亲的遗像挂在母亲的卧室。

“叮咚…”突然门铃响了。

“好像是于净回来了,小彤,你小姨回来了,快去给小姨开门。”于洁向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女儿喊道。

“小姨,您回来啦。”回来的果然是于净。

“小彤,真乖,越来越漂亮了。”于净边说着,边换鞋走进了房间。于净的体型和母亲、姐姐不太一样,属于比较纤细苗条的类型,一件绿色紧身T 恤,紧紧裹住了不大不小的部;下身一条浅蓝色的牛仔更映衬出了小股的突翘。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