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娱之调教娱乐圈 (5-8) 作者:她的灵魂有香味i

【华娱之调教娱乐圈】(5-8)

作者:她的灵魂有香味i2020年9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把欲望写在脸上的女人

花了一百多万后,江擎潇洒得领着张均甯离开了商场。

江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三点了。

江擎领着张均甯直奔不远处的一家保时捷4S店而去。

张均甯见了,小声问:“咱们还买车吗?”

江擎指了指自己和张均甯身后一大群给他们拎东西的导购,说:“不买辆车,这些东西咱们怎么拿回去?”张均甯顿时就不说话了——她和江擎买得可不只是一套行头,这么多东西,她和江擎两个人用手肯定是拿不回去。

同时,张均甯也有些想不通,江擎这么有钱,怎么会连辆车都没有?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汽车进口关税,从原来的百分之一百二十降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取消了整车和零配件的进口配额制度,同时开放汽车金融领域,直接导致汽车的价格骤降。

与此同时,4S店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大量出现,买车也变得方便起来。

江擎和张均甯来到的这家4S店,就是京都目前最大的几家4S店之一。

卖保时捷的汽车销售,经常跟有钱人打交道,因此,谁有钱,谁没钱,谁能买得起他们店里的车,谁买不起他们店里的车,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江擎和张均甯一进来,一众汽车销售就算出,两人身上的行头加起来几十万,妥妥的大客户。

瞬间!

就涌上来了好几个汽车销售。

不过——

还没等这些汽车销售走到江擎和张均甯跟前,一个很有风韵的女人,就对一众汽车销售说:“你们去忙吧,我亲自招待这两位客人。”汽车销售们听言,眼中不满的有之,眼中不甘的也有之,眼中愤怒的也有之。

这其中又以一个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她拥有很强烈欲望的女人最为不满、不甘和愤怒。

解释一下,这个欲望很强烈,不是指性欲强烈,而是野心强烈——渴望出头、渴望成功、渴望改变她自己目前的境况。

这个女人毫不掩饰的将她的欲望和野心写在了她的脸上。

她五官小巧,身材纤细,给人感觉不显年轻,嗯……倒不是说她真的不年轻,而是她没有少女感——她长了一张圆脸,本来应该平易近人有少女感的,但是她却又眼尾上翘,嘴唇丰满,有点像台弯演员舒其,给人一种妩媚感和性感。

另外,她不笑的时候,攻击性很强,感觉挺凶的。

但江擎却知道,她笑起来,其实很可爱。

没错。

江擎认识这个女人。

嗯……准确的说应该是,江擎知道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辛止蕾。

江擎不禁有些感慨:“京都真不大啊,买个车都能碰到一个后世的知名女星。”这时,女主管来到了江擎和张均甯身前,说:“先生,小姐,请问你们有喜欢的保时捷汽车吗?”让女主管没想到的是,江擎根本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甚至都没看她,而是突然一指辛止蕾,说:“我希望那位小姐能为我们服务。”江擎此言一出,女主管脸上灿烂的笑容顿时就是一僵!

在不甘之下,女主管马上又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小辛是新来的,还不太熟悉业务,要不然还是由我来为您和您的女朋友服务吧?”虽然女主管的语气听着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从她“无意间”带出了“您的女朋友”五个字,拥有近四十年人生阅历的江擎,怎能猜不出她在“好心”提醒自己:“先生,您别忘了,您可是带女朋友来的,千万别乱沾花惹草惹怒了佳人哦。”江擎从来就没想过向自己已经得手了的张均甯隐瞒自己花心一事。

根本没这个必要。

世间美女千千万,不行咱就换嘛。

江擎现在是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自以为的,其实也就比一般人帅一点)、要才有才,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难道会缺女人?

当然了,占有欲极强的江擎,还是希望能长期持有张均甯这个顶级美女的,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往张均甯身上砸钱了。

但话又说回来,张均甯毕竟是一个人,有她自己的思想,所以,她到底会不会被江擎长期持有,那还得看她自己的选择。

在这个过程,江擎不准备欺骗张均甯,也没这个必要,反正自己已经得到了张均甯。

因此,见女主管拿张均甯来“威胁”自己,江擎二话没说,搂着张均甯就往外走。

女主管瞬间就呆愣在了当场。

辛止蕾见状,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江擎身边,随即满脸堆笑道:“先生您好,请问,我能为您服务吗?”江擎停下脚步,然后看向辛止蕾。

上下打量了一会辛止蕾,又与辛止蕾的目光对视了一会。

见辛止蕾毫不躲避自己入侵性极强的目光,江擎才悠悠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做法,是职场大忌,就算被你成了我这单,赚到了这笔钱,你也有可能会因为得罪了你的顶头上司,而无法在这里立足?”辛止蕾眼中的犹豫之色一闪而逝,她故作平静道:“我小时候是被我姥姥和姥爷养大的,所以他俩是我最亲近的人,前段时间,我老爷被查出来患有肝癌晚期,他前几天来京都治疗,我特别想带他去吃一顿全聚德的烤鸭,可我刚刚到京都,身上只有两千块钱,要付房租,还要生活,我又没有工作,结果那顿饭我们谁都没有吃好,我姥爷知道我的处境,他舍不得点东西,我当时特别恨我自己没钱。

我爸爸现在瘫痪在床,需要高额的医药费。

我母亲需要二十小时照顾他,因此根本没法赚钱。

我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我家连他们的学费都拿不出来。

家里所有人都需要我去养,所以我必须赚钱。”辛止蕾迎着江擎的目光,说:“我承认我对金钱有欲望,因为我不想因为一顿饭钱、爸爸的医药费、妈妈的生活费、弟妹的学费而去后悔、而去自责。”虽说辛止蕾已经极力的控制她自己的情绪,但她的眼泪还是流淌了出来。

由此,江擎已经看出来了,虽然辛止蕾已经下定了决心不顾一切的去赚钱,但她应该才下定这个决心不久,否则她说出这些的时候情绪不可能这么激动。

江擎没再多说什么,而是直奔主题道:“带我去看看你们店里最好的车吧。”辛止蕾一听,赶紧一伸手,引着江擎和张均甯来到一辆保时捷卡宴前面,然后介绍说:“我是这们的镇店之宝,CayenneGTS。由于我们保时捷公司以生产超级跑车着称,卡宴虽然身为SUV,却也不可避免地带有许多跑车的特质。因此它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越野车,越野世界中的一个飞驰的“辣椒”。

在西班牙语中,cayenne就是“辣椒”的意思……”从辛止蕾只介绍卡宴的表面情况,不介绍其具体性能,江擎就知道,辛止蕾肯定是像女主管说得那样业务不熟练,很可能就是这两天才入得职。

“才入职两天,就敢抢顶头上司的单,空有野心,没有脑子啊。”江擎也不知道,辛止蕾是傻呐,还是傻,他只能感慨:“难怪她从中戏毕业十年,一直不温不火,就她这个性格、这个脑子,她要不是碰出一条血路来,怎么可能出得了头?”辛止蕾没话找话的介绍了半天,江擎看她实在是再也编不出来什么了,才扭头问张均甯:“你喜欢这车吗?”张均甯一怔!

今天张均甯已经听过太多次这样的话了。

而每次只要张均甯露出想买之色,甚至哪怕只露出迟疑之色,江擎都会立即买下来送给她。

张均甯不喜欢卡宴,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辆保时捷911Turbo。

江擎见状,一指保时捷911Turbo,问辛止蕾:“那辆车你们有现车吗?”辛止蕾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汽车销售,她连想都想,就说:“有是有,但我觉得那辆不太适合您开,而且它比这辆贵了差不多一倍。”话一出口,辛止蕾其实就意识到她自己说错话了,她立即掩饰道:“这辆卡宴真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它是今年的最新款,全京都就五辆。”看了张均甯一眼,辛止蕾又补充了一句:“女士开,也很不错。”看得出来,辛止蕾是真喜欢卡宴,所以,她明知她自己错了,还极力向江擎推销卡宴。

从这一点上,江擎再一次确认,如果没有外力帮助,辛止蕾十年都不会达成她自己的心愿。

“她是典型的欲速则不达啊。”

江擎直接搂着张均甯来到保时捷911Turbo旁,问:“你喜欢这车吗?”“我……”见张均甯没有一口否认,江擎又问张均甯:“这个颜色行吗?”“嗯……”张均甯也不知是在迟疑让不让江擎给她买保时捷911Turbo,还是在迟疑保时捷911Turbo的颜色。

江擎见了,说:“这样吧,你开出去试一试,看看喜不喜欢,顺便再考虑一下颜色。”一直没走远的女主管,见张均甯迟迟不肯动,立即走过来,说:“小姐,这款保时捷911Turbo是我们4S店的镇店宝中宝。

这款911Targa是去年上市的,它与前版有根本上的不同,新的Targa最具特色的车顶将变成一整块玻璃从前顶一直沿伸到车尾,而车顶的玻璃将全由电动控制划过后窗,不再有任何其它可移动的顶板。

这种全景风格的玻璃车顶设计迫使保时捷不能修改太多的外型结构。前方的档风玻璃有少许的加高,而后窗玻璃则变得更锐利,与其它911型号圆浑的尾窗形成鲜明的对比。

新款的Targa引擎仍然没有变化,仍为经典的直列6缸3。4升,300匹马力的发动机。

您也不用再期待GT3了,因为Turbo或以后的Turbo- look结构将会用在这款Targa上。

您可以试驾一下,我相信它肯定能给您带来您想象不到的速度与激情。”说这话的同时,女主管还殷勤的给张均甯拉开车门。

被女主管说动了的张均甯,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江擎。

见江擎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神色,张均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进了保时捷911Turbo中。

在女主管的帮助下,张均甯将保时捷911Turbo启动了。

然后,在女主管殷勤的指挥下,张均甯将保时捷911Turbo开了出去。

尔后,女主管一路小跑到车旁,然后也坐进了保时捷911Turbo中张均甯一踩油门,保时捷911Turbo一骑绝尘的消失在了江擎和辛止蕾的视线当中…………

第六章 我带客人去试试车

“被抢单了?”

“煮熟的鸭子飞了?”

辛止蕾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别误会,辛止蕾不是哭,而是怒,愤怒,“明明是我的单,她为什么会抢,而且还真被她抢走了?”江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辛止蕾一眼,心道:“这丫头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愣头青啊!竟然还在想是别人抢走了你的单子,你难道忘了,这单子本就是你从人家手上抢过来的?而且,人家看得准,业务熟,抢得妙,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张均甯才是买车的关键,果断去做张均甯的工作,哪像你,一点都不开眼,看都不看张均甯一眼,还硬塞张均甯不喜欢你喜欢的车给我。”江擎暗自摇头,觉得销售这行,肯定不适合辛止蕾。

辛止蕾又羡慕嫉妒恨张均甯——她不觉得张均甯就比她漂亮,但却有人愿意花二百多万给张均甯买车!

“她凭什么那么好命?我这么的努力,为什么老天连个赚钱的机会都不肯给我?”辛止蕾觉得命运不公,为什么她演员演员当不成,干个汽车销售还被别人抢了马上就要成了的大单?

看了一眼满脸不甘之色的辛止蕾,江擎悠悠地说道:“人生而不平等,又谈什么公平?”辛止蕾看向江擎,不明白江擎是怎么猜中她心中所想的?

江擎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辛止蕾。

辛止蕾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接江擎的名片。

然而,让辛止蕾万万没想到的是,江擎竟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辛止蕾脸上没有江擎猜想的慌张,而是闪过了一丝凶悍之色,就像是要发飙的母老虎一般。

江擎见状,立即改抓为拉,带着有些懵懵的辛止蕾来到4S店的落地窗前,然后松开手,说:“你看路上形形色色匆匆忙忙的人,他们大多都是为了生计而辛苦地奔波着,可是他们中间,不是谁都能有你这种机会,来真正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所以说机会这个东西很难讲,也许明天会有更好的,也许……从你身边擦肩而过,你就永远也碰不到了。”辛止蕾确定了,她猜得没错,江擎刚刚的确是在调戏她。

不过——

跟刚刚想直接骂江擎流氓不同的是,听了江擎这番话之后,辛止蕾脱口而出的话,却怎么也骂不出口了。

辛止蕾心想:“这会不会是我此生最后一个机会?如果错过了,我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一生为了生计而辛苦地奔波?没钱给姥爷买烤鸭,没钱给爸爸看病,没钱给妈妈请护工,没钱供弟弟和妹妹上学?”见辛止蕾不那么冲动了,江擎悠悠地又道:“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懂得取舍……你如果喜欢,我可以把你喜欢的那辆卡宴送给你,不过你要付出什么,我想你也肯定能猜到。”辛止蕾心神巨震,她首先没想到江擎这么光棍的就承认了想要包养她,也没想到江擎出手这么大方竟然要送她一辆一百多万的豪车。

辛止蕾忍不住想:“有这一百万,姥爷应该可以天天吃烤鸭了,爸爸的医药费应该再也不用愁了,妈妈应该可以请护工照顾爸爸把她自己解放出来了,弟弟和妹妹也应该可以全心全意的上学了,好像,有了这一百万,我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了。”“可他说得是真的吗?”辛止蕾忍不住想。

猜出辛止蕾在想什么的江擎,微笑道:“不相信我说的吗?实话跟你说吧,跟我来的那位小姐,就是我包养的,她听话,懂事,所以我宠着她,她想要什么,我都买给她。”江擎像魔鬼一样诱惑辛止蕾道:“你如果表现得好,也可以像她一样,要什么有什么。”辛止蕾的胸膛有些起伏,很显然,她已经动心了,“也许……在融入到这个城市之前,做些牺牲是必须的。这很可能,包括我的爱情。哪怕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拥有纯真的爱情。那也只能是,只能是我这样的人逃不掉的宿命吧。”江擎没再逼辛止蕾,捷径自己已经给辛止蕾铺好了,走不走是她的事,自己喜欢猎艳不假,但天下美女何其多,真少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辛止蕾,也没什么。

辛止蕾脸上的决绝之色一闪而逝,然后看着江擎问:“你该不会骗我吧?”江擎笑着反问:“我说我不会,你会信吗?”辛止蕾嘴一撇,道:“谁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都是怎么想的。”江擎耸耸肩,道:“那怎么办?”辛止蕾想了想,说:“我要五万……不,我要十万当定金,万一你要了我身子,再提上裤子不认账,我也算不亏本。”江擎有些无语道:“用不用搞得像嫖妓一样?”辛止蕾自嘲道:“我现在跟妓女有什么区别吗?”江擎斩钉截铁道:“当然有区别,妓女是人尽可夫的,而你却只属于我一个,永远。”听到“永远”两个字,辛止蕾有些迟疑道:“你是不是太贪心了?”江擎偷换概念道:“今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2422元,京都高点,但也不会超过1万5,我算你2万,那辆卡宴落地最少130万,130除以2,就是65年,65年后,你就80多奔90了,我要你一辈子,多吗?”辛止蕾无言以对。

江擎又道:“关键,这辆卡宴只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你跟了我,你的人生,我全包了,我保证你可以过上你想过得任何生活。”辛止蕾只沉默了不一会,就看着江擎,恶狠狠的说:“你最好别骗我,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辛止蕾就主动抓起江擎的手,然后一边拉着江擎往那辆卡宴走、一边冲远处的一个中年喊道:“经理,我带客人去试试车。”也不等经理回复,辛止蕾就拉着江擎上了卡宴。

辛止蕾熟练得一打火,然后开着卡宴就跑了,惊呆了一众汽车销售,“不是让客人试车嘛,她怎么自己开起来了?”辛止蕾将江擎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小巷子里。

停车,熄火,辛止蕾看向江擎,直接彪悍的问道:“说吧,怎么弄?”江擎怔了一下,然后故意问道:“怎么弄,你不会吗?”辛止蕾看着江擎说:“我上学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男孩,我特别想告诉他,当时就有很多朋友都劝我说,你不要主动告诉他,不要去追求他,因为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他根本就不会去珍惜,可是我想,不行啊,如果我不告诉他,那他也不来跟我表白,那怎么办,我就不能跟他在一起了,难道非要在我不喜欢的人里选择吗?所以我就偷偷的要来他的手机号码,然后用两个小时给他发了一个表白信息,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不过才三天,他就把我甩了,被我朋友说中了,太容易得到的,他根本不会珍惜,我哭了很久,我把这事写进日记本里,我写得特别立志,我……”江擎打断辛止蕾,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辛止蕾瞪了江擎一眼,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就交过这一个男朋友,我俩连嘴都没亲上,他就把我甩了,所以我什么都不会,你要干什么,就快点干。”江擎也不知道辛止蕾说得是真是假。

不过,这也没关系,因为一试便知。

江擎把座椅一放,然后半躺下,说:“那你先给我吹一管吧。”“什么叫吹一管?”辛止蕾问。

江擎指了指辛止蕾涂得通红的嘴,又指了指自己的鸡巴,说:“别告诉我你纯洁得连这个都不知道。”“口交就说口交,说什么吹一管,这谁知道?”说这话的同时,辛止蕾爬过去趴在江擎的双腿之下,然后拉下了江擎西裤的拉链,用颤抖的双手掏出了江擎半硬不软的鸡巴。

辛止蕾话说得彪悍,事办得也彪悍,但江擎还是从她那颤抖的双手和红到耳朵尖的脸上看出来了,辛止蕾根本没有她表现出来得这么彪悍,她现在完全是在虚张声势。

可辛止蕾到底是辛止蕾,她一咬牙,然后唇一张,就将江擎的半个鸡巴纳入了嘴中。

可就在江擎很期待的等后续到来的时候,辛止蕾竟然就那么扶着江擎的胯趴在那一脸迷惘的不动了,后来干脆连眼睛也闭上了。

虽然辛止蕾一动也不动,但江擎还是能感到她嘴里的温热湿润。

再看到原本彪悍的辛止蕾紧闭双眼的娇羞模样。

江擎的鸡巴迅速勃起。

辛止蕾也感到嘴里的东西在不断的变大。

把男人的鸡巴含在嘴里,这是辛止蕾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现在辛止蕾竟然自愿的做了出来。

要说对此辛止蕾一点屈辱感都没有,那肯定是假的。

可有生活的大山压着辛止蕾,她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江擎右手轻按住辛止蕾的后脑,左手从她的脸蛋开始抚摸一直伸进她的工装揉捏她的乳房,同时开始慢慢的在她嘴里抽动起来。

辛止蕾睁开眼睛,抬眼看一下江擎,发现江擎正对着她微笑,一脸的鼓励。

辛止蕾把心一横,开始自觉的前后活动着脑袋,用湿润的双唇磨擦着江擎青筋暴突的大鸡巴。

辛止蕾虽然全无技巧可言,但她还是尽心尽力的服侍着江擎。

不过,江擎的大鸡巴太粗也太大了,勃起以后,即便辛止蕾的嘴不小,最多也只能含入一半多一点。

每一次江擎圆大的龟头顶到辛止蕾喉头的粘膜,辛止蕾都有要呕吐的感觉。

但辛止蕾还是坚持继续咗着江擎硬挺的大鸡巴,一出一进的半根巨棒上涂满了辛止蕾的唾液。

毫无经验的辛止蕾真是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简单的含入再吐出,江擎估计自己真是第一个占有辛芷蕾嘴巴的男人,他也正是靠着这一点的征服感来维持自己鸡巴的硬度。

可光凭这点刺激,还不足以让江擎射精。

晚上江擎还有很重要的事,不可能不计时间的跟辛止蕾来一场彻彻底底的车震。

没办法,江擎只能抱住辛止蕾的头,像强奸一样疯狂的往辛止蕾的嘴里挺进,同时狠狠揉捏辛止蕾那不大却异常坚挺的乳房,以加大对自己的刺激。

因为江擎抽插的速度太快,辛止蕾的口水越来越多。

后来,多余的口水还来不及吞下,就被江擎的大鸡巴撞了出来,溅得两人一身都是。

其实——

对于女人而言,江擎这么口爆,她们一点快感都没有,尤其江擎的鸡巴太大了,稍不注意,就戳进辛止蕾的喉咙里,让辛止蕾想要呕吐。

可辛止蕾真是一个狠姑娘,她就是一声不吭的配合着江擎,还鬼使神差的乱揉乱攥江擎的睾丸帮江擎尽快射精。

江擎疯狂抽插了二十多分钟,随即一梭子子弹全都射进了辛止蕾的喉咙中。

等江擎射完最后一滴,将自己的大鸡巴从辛止蕾的嘴里拔出来,辛止蕾才手忙脚乱的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跪在地上哇哇大吐了起来……第七章还带这么抢单的?

虽说也被辛止蕾吐出来了不少,但因为江擎是插到辛止蕾的喉咙里射得,关键量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还是有不少江擎的精液被辛止蕾喝进了吐子里。

更让辛止蕾抓狂得是,这里连口水都没有,她根本就无法漱口。

得说辛止蕾也是真是彪悍,她在认清了现实之后,干脆咽了两口口水,同时随便抹了两把眼泪,然后就冲江擎恶狠狠的说:“你要是敢对我始乱终弃,我非把你的鸡巴咬掉,吃了不可!”江擎有些无语,“这些娘们怎么全都惦记着吃我的大鸡巴,我就一根,给你们谁吃啊?”缓了一会,辛止蕾慢慢平静下来。

让江擎没想到的是,完全平静下来了之后,辛止蕾竟然从她口袋中拿出了一包湿巾,然后蹲下很仔细的帮江擎擦拭刚刚溅到江擎身上的爱液。

擦拭了一会,辛止蕾突然说道:“我跟你说说我的情况,我姥爷肝癌晚期,我爸瘫痪在床,我弟弟妹妹一个在上高中、一个在上初中,我背着一大堆要花钱的人,他们都是我至亲的人,我没得选,我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能不管他们,所以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给我个十万二十万的,我保证以后绝不缠着你。”说完,辛止蕾虽然还在继续给江擎打扫卫生,尽量装得完全不在意江擎的选择,可善于观察的江擎,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辛止蕾手上的节奏变了。

江擎心想:“看来,她想找一个依靠,已经很久了,难怪我稍稍威逼利诱一下,她就从了。”江擎伸出手把辛止蕾拉起,让她坐到车上,然后从她手上拿过湿巾也帮她擦拭刚刚溅到她身上的爱液,同时说道:“你说得这些,对我而言,全都不是问题,我协和医院有朋友,可以让姥爷和咱爸去协和医院看病和住院,你的家人如果愿意,你弟弟妹妹可以来京都上学,我找人给他们办,总之,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全都不是问题。”辛止蕾的神情顿时就是一松:“我可能赌对了。”不想,江擎语气一转,又道:“不过,这世上也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包养你了,你这辈子就都属于我了,我跟你强调一次,你只属于我江擎一个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辛止蕾连犹豫都没犹豫,就道:“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就是不能给你戴绿帽子嘛,你放心吧,我辛止蕾绝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所以,只要你能做到你所说的,我肯定会一心一意的跟着你。”辛止蕾说得到底是真是假,还得用时间来检验,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因此,江擎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又道:“另外,我得提醒你一句,我这个人很花心,所以我的女人肯定不会少,你要有心理准备。”辛止蕾嘴一撇,道:“猜到了,你当着那个明显跟你有一腿的女人的面,你就泡我,说你不花心,谁信啊?”深吸了一口气,辛止蕾又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就跟你直说吧,只要你能做到你答应我的,你让我给你当老婆、当小妾、当情人、当丫鬟、生孩子,什么都没问题,你就是想当我的主人,让我当你的狗,都没有问题。”“看来,她家的重担真是快把她压垮了,否则,她也不可能,一有解脱的机会,就把她自己卖得如此彻底。”江擎揉了揉辛止蕾的头发,柔声说:“以后一切有我。”不知道为什么,江擎这话一说出口,辛止蕾突然无比踏实,她终于露出了她柔软的一面,轻轻的“嗯”了一声。

江擎道:“上车吧,咱们回去了,晚上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办。”辛止蕾听言,立即跑去开车。

等江擎也坐进车里,辛止蕾犹豫了一下,说:“要不咱们就别买这车了,这车挺娇气的,还得喝98号汽油,一个月单保养的费用,就好几千块。”江擎没想到辛止蕾进入身份还挺快,他笑道:“现在就开始帮我省钱了?”辛止蕾嘴硬道:“我是怕你没钱包养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花钱大手大脚的,包养一个女人,就送一辆一两百万的豪车,你家开银行的啊,照你这么败祸,你家就是有金山银山,也早晚都得让你败祸光了,你长得又不差,还年轻,包养一个女人而已,送一辆三十万的雅阁,什么样的女人包养不到,不行一个月再给她几千块的生活费。”江擎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这是行价,我们店以前就有好几个汽车销售被人包养了,最多也就是给买个房子或是买辆二十万左右的车,我跟你说啊,我们这些干销售的,尤其是卖奢侈品的,最容易被人包养了,你想啊,我们没钱,又天天接触有钱人,哪能不心生向往,有钱人随便勾勾手指,就跟着走了。”江擎觉得此时的辛止蕾太可爱了,于是他搂过辛止蕾,在她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辛止蕾大喊:“我开车呐,你这样很容易出事的,要亲,我把车停下来,你随便亲!”江擎没让辛止蕾把车停下来——一来,江擎真没有多少时间了。二来,辛止蕾都给江擎吹过鸡巴了,难道还差亲几下,来日方长,慢慢玩嘛。

不过——

辛止蕾说得也对,包养一个女人就送上百万的豪车,口子开得确实有点大了,这才2002年,上百万可是一笔巨款。

但话又说回来,江擎买车,也不光是为了搏张均甯欢心,也是真有用。

这个时期,不,应该说任何时期,谈生意,都是要讲究门面的,没有点代表自己实力的东西,可能连谈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该花的钱,肯定得花。

很快,辛止蕾就拉着江擎回到了保时捷4S店。

此时,张均甯已经回来了。

见江擎和辛止蕾从卡宴上下来,又见辛止蕾脸上似乎还有未散去的春意,猜到了一些的张均甯,心里顿时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埋怨?

有一些。

失望?

也有一些。

后悔?

当然也有一些。

不过,最多的,还是迷惘——张均甯真不知道,她该不该离开江擎,如果不离开,她该怎么跟江擎相处,又该以什么身份跟江擎相处?

江擎和辛止蕾直奔张均甯而来。

一到张均甯身前,江擎就开门见山的问:“你喜欢什么颜色的?”2002年,人民币和台币的兑换比例大概4。2左右,保时捷911Turbo裸车196万,落地差不多得220—— 230万,折合成新台币,差不多就是1000万。

张均甯的家族虽然是台弯台中县大雅乡的名门望族,她父母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她家不算穷,但肯定也没富裕到能拿出一千万新台币给张均甯买车的地步。

关键,张均甯已经被江擎玩过了,这车她不要白不要啊。

所以,听江擎问起,张均甯有些迟疑!

女主管见了,恰到好处的插话道:“张小姐说她喜欢樱红色的,正好我们店里有一辆今天早上才到的樱红色Turbo,江先生如果买下,一会就能直接开走。”听了女主管的话,江擎就知道女主管肯定没少给张均甯做工作,遂立即顺着女主管话问张均甯:“喜欢樱红色的?”迟疑了一下,张均甯还是没能忍住轻轻点了下头。

江擎见状,大手一挥就道:“那给我来一辆樱……”不想,辛止蕾却突然开口打断江擎道:“等等。”江擎不明所以?

辛止蕾没有解释,而是看向在一旁候着的经理,说:“这两辆车得算我卖的,我们才买。”辛止蕾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全都一脸愕然!

是的。

大家全都猜到了,辛止蕾刚刚将江擎带走,两人之间有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但谁也没想到,辛止蕾就这么光棍的承认了,还直接从卖家身份切换到了买家身份跟原来的经理谈条件。

“这女人……”

所有人都对辛止蕾有些无语!

销售经验极其丰富的女主管,更是目瞪口呆:“还带这么抢单的?”辛止蕾仿佛没看到众人的目光一般,继续说道:“我也不怕跟你们说,今天干完了,我就不干了,所以你还得把我这两天的工资和提成给我结了,我们才买。”“另外,还得送我们玻璃膜、行车记录仪、维修和自救工具、空气净化器、自动升窗器和后视镜电动折叠、漆面护理、底盘装甲、倒车雷达、油卡、VIP卡、工时卡、保养代金。”顿了顿,辛止蕾又道:“如果不送我们这些东西也行,那就给我们打折,我们一次买两台咱们店里最贵的车,大大减少了咱们店里的流动资金压力,给我们打个九五折,不过分吧?”经理反应了一下,才开始跟辛止蕾大倒苦水。

可这根本没用,辛止蕾就是他们店里的,虽然业务不太熟练,但对店里的底线还是一清二楚的。

关键,一次性卖出两辆顶级豪车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辛止蕾在这场谈判中,占进了上风。

一些看热闹的人,说:“这也太不局气了。”,言外之意就是说辛止蕾小家子气。

江擎不这么看,他觉得辛止蕾这样精打细算也挺好,还觉得辛止蕾这是没把她自己当外人的表现。

江擎毫不避讳的趴在辛止蕾的耳边说:“我给你留张卡,里面有不到四百万,密码六个6,你先去把那辆Turbo买下来,我们直接开走,然后你再慢慢跟他们谈。”说这话的同时,江擎将一张银行卡塞给辛止蕾。

见江擎这么信任她,辛止蕾心里很舒服,她冲经理晃了晃她手里的银行卡,说:“我老公有急事,先把Turbo给我们划了,就按九五折划啊,然后咱们再接着谈赠品的事。”经理听了,赶紧请辛止蕾去交钱。

两人边走,经理边说:“辛姐,要不咱们先按九七折划吧,一会再慢慢算呗。”“就九五折,我人还在这,难道你还怕我跑了啊?退一步说,我就是跑了,九五折公司也是赚。”见辛止蕾一点都不松口,经理也只能让辛止蕾按九五折先交了保时捷911Turbo的钱。

在交钱的过程中,辛止蕾偷偷让同事帮她查了下余额,发现卡里面真有380多万。

这回辛止蕾完全放心了,也对江擎好感大增。

交完钱,辛止蕾主动跟江擎问了他家的地址,同时告诉江擎她明天就搬过去,然后就将江擎和张均甯给打发走了,之后接着跟4S店谈增品的事……第八章 我需要你

腾讯创业初期,马化滕及其团队持股60% ,IDG和香江盈科数码各自分享腾讯20% 的股份,做为交换条件,二者共向创业初期的腾讯投资220万美元。

去年六月份,香江盈科数码以12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手中腾讯20的股权,接手方为南非MIH米拉德国际控股集团公司。

此后,MIH集团又从IDG手中收购12。8% 的腾讯股份。

自那时起,腾讯的股权架构就处于腾讯团队占60% 、MIH集团32。8、IDG占7。2%.自从重生以来,就一直在关注腾讯股权变化的江擎,很快就通过自己特意结交的一个腾讯公司的高管朋友打听到,MIH集团最近准备再度从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手中购得13。5% 的腾讯股权。

江擎从知道这一消息的那一刻起,就准备截下这13。5% 的腾讯股权。

因此,江擎一直关注着MIH集团再度从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手中收购他们持有的腾讯股权一事。

还在奥门的时候,江擎就通过他的腾讯高管朋友打听到,MIH集团的金牌投资人跟腾讯控股马化腾之外创始人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腾讯控股马化腾之外创始人今天都会去华彬庄园以打高尔夫球的名义敲定MIH集团收购他们手上13。5% 腾讯股权一事。

江擎今天花这么多钱装饰自己和自己的女伴张均甯,为得就是给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自己很有钱买得起他们手上持有的13。5% 的腾讯股权的信心,免得他们连见都不肯见自己。

其实——

单论谈判能力,江擎拍马也无法跟MIH集团的金牌投资人相比。

毕竟,江擎不是商人,更不是投资人,完全不懂得商业谈判技巧。

因此,如果是公平竞争,江擎差不多已经输了。

然而问题是,江擎根本就不准备跟MIH集团公平竞争。

江擎和张均甯带着江擎事先约好的金杜律师事务所的四位高级合伙人,来到华彬庄园找到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之后,直接就报出自己在MIH集团的最终报价的基础上溢价20% 收购他们手上13。5% 的腾讯股权。

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既然已经决定出手腾讯的股权拿着钱去完成他们自己的梦想或是享受人生了,那卖谁不是卖,关键谁又会跟更多的钱过不去,而且江擎拿得可是现金,合同一签,立即就可以给他们付款,不像MIH集团,还要经过繁琐的手续。

结果,就在MIH集团准备开香槟庆祝的时候,突然就传出来了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手上13。5% 的腾讯股权已经易手了被一个神秘土豪高价买走了的消息,让MIH集团上下掉了一地的下巴!

马化滕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此事,随即他就亲自跑来华彬庄园拜见江擎。

江擎当即就表示,自己只是投资,不参与具体经营,甚至愿意给马化滕写一个股权代理委托书。

马化滕一听,大喜!

马化滕不怕别人入股腾讯,就怕失去腾讯的管理权,而MIH集团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竟有控股腾讯的意思,而如果再被MIH集团拿到腾讯控股马化滕之外创始人的13。5% 的腾讯股份,此消彼长,那么MIH集团控制的腾讯股份就将超过马化滕及其合作创业者控制的腾讯的股份,马化滕的地位也有可能会发生动摇,至少是不再稳了。

而江擎横插了这一脚之后,马化滕及其合作创业者控制的腾讯的股份虽然仍减少了13。5% ,但MIH集团也没得到这13。5% 的腾讯股份,就算MIH集团能收购IDG手上的7。2% ,也不过才40% 左右,根本没有马化滕及其合作创业者控制的腾讯的股份多,如此一样,MIH集团就威胁不到马化滕及其合作创业者的经营地位了,马化滕就可以稳稳的坐在腾讯总裁的宝座上了。

更让马化滕高兴的是,江擎没有倒向MIH集团的意思,还愿意让他代为行使江擎的13。5% 的腾讯股权。

如此一来,就等于是马化滕的实力根本没有减弱,他控制的腾讯股权还是60%.对于马化滕及其合作创业者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马化滕当即就代表其他股东欢迎江擎加入腾讯,还说想为江擎开个酒会庆祝一下。

江擎则表示,自己无意抛头露面,当一个隐形的股东即可。

江擎此举让马化滕更加确定了,江擎就是投资,根本无意干涉腾讯的经营。

这让马化滕更放心了,进而对江擎越发的客气了——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跟江擎深交,以期,将来万一腾讯发生什么大事了,占有很重股份的江擎能支持他。

江擎当然愿意跟被历史证明过的马化滕交往了。

于是乎,马化滕就成了江擎第一个有分量的朋友,两人相谈甚欢……始终陪在江擎身边从头到尾见证了这宗近亿成交价的大笔交易的张均甯,晕晕乎乎的,她满脑子都是:“你到底哪来得这么多钱?你不是一个编剧吗?目标不是当导演吗?你这怎么又进军互联网行业了?”张均甯满肚子疑问!

可江擎一点跟张均甯解释的意思都没有,他跟马化滕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多,然后两人才依依惜别,并约定过两天再一块打高尔夫球。

张均甯开车将江擎拉回家。

一路之上,江擎一句话都没说。

张均甯看出来了江擎有些异常,不过聪明的她什么都没有问。

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江擎家,江擎才突然回过身,一把捧过张均甯的脸,在她的朱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随即又抱起张均甯拼命的转圈!

江擎有理由激动。

13。5% 的腾讯股份,已经足以让江擎将来拥有数百亿美元,妥妥的能进入中国富豪榜十名以内。

可以说,江擎的后半生绝对可以不缺钱了。

任何人在江擎现在的处境下,都会激动得无以复加的!

将张均甯放下后,江擎对张均甯说:“甯甯,我需要你。”被江擎转得晕乎乎的张均甯,也没太听清江擎说什么,就迷迷糊糊的点了下头。

江擎见了,顺势就把张均甯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随即把张均甯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张均甯裤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

张均甯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绝美的两片阴唇,微微的张开着,一粒肉芽在阴唇的交叉处探出头来。

江擎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另一只手在张均甯柔软的阴毛和嫩嫩的阴唇上抚摸着。

直到这时,张均甯才反应过来,江擎要干什么。

张均甯有心拒绝,可那边江擎已经提枪上马了,她哪能拒绝得了?

没办法,张均甯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书桌上把屁股撅得高高的,等待着她人生当中的第二次被操。

因为心情太激动的原因,江擎的大鸡巴很快就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

此时,江擎只想好好发泄一场,根本就没有上次慢慢给张均甯开苞时的心情。

所以,江擎双手把住张均甯的腰,大鸡巴顶在张均甯还没有湿润的阴户中间,直接向前一顶!

“唧……”的一声,江擎的大鸡巴就进去了一小半张均甯浑身一颤,“嗯……”的闷哼了一声,上身随即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

新瓜初破。

加上江擎的大鸡巴又太大了。

再加上江擎连点前戏都不做,就硬干。

张均甯顿时就疼得全身一紧!

可江擎就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开始抽插。

张均甯疼了好一会,才来了快感,阴道里也开始湿润了起来。

随着江擎的大力抽插,张均甯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

由于裤袜和内裤尚挂在腿上,张均甯的两腿没办法叉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张均甯不停的娇叫呻吟,但她又不好意思大声,她只能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

江擎因为激动的缘故,干得很猛。

干了一会,张均甯干脆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

随着江擎快速的抽插,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

张均甯下身的阴道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啊……啊……”

江擎干了足有四十多分钟,伴随着潮喷了的张均甯淫荡蚀骨的呻吟声,江擎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自己大鸡巴紧紧的顶在张均甯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张均甯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江擎的精液冲进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江擎拔出了自己湿漉漉的大鸡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张均甯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