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间停止 (7) 作者:l254122223

.

【当时间停止】

作者:l2541222232020-9-19发表于S8

第七章: 懒起画娥眉

第二天放学回家的时候,顾伟说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并决口不提我们之间的事儿,就好像那是我的一场春梦,从来没发生过一样。我只好悻悻的回家去。

到家的时候,才发现我的两个远方舅舅来吃饭,吃完饭天就已经黑了,妈妈和两个兄弟坐着拉家常,二舅讲起了他们在广东的见闻,我听得津津有味,直到时间不早了,两个舅舅打起了哈欠,爸爸在厨房洗着碗。妈妈忙让我带着两个舅舅到他屋里睡觉。

安顿完了,我回来,对妈妈说:“我到顾伟那边去睡吧?”

妈妈摇摇头,说:“去干吗?这么晚了,你就到我房里睡吧!”顿了顿,又说:“反正也就一两个晚上!将就睡吧!”

我听了没说啥,只点点头,然后去洗手间小便。

回到房里,妈妈已经进里屋去了,我就关了灯,也进到里屋,里屋的灯已关上了,隐约可见到妈妈睡在床上,没有声响,我站了站,不知怎么办。

寂静中,窗外有车声传来,妈妈在黑暗中说:“脱衣服睡吧!明天你还要起早上学呢!”

我就开始脱衣服,然后慢慢地钻到床上。“睡吧!”妈妈把身子向里翻了翻,让好一大块空地来,我忙钻进被子里,躺了下来。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好半天才发现自己呼吸都比平时小了好多,这才觉得好笑,放松了一些,突然,妈妈以前时间停止的时候,被我拉扯着插屄的一幕跳到脑海里,眼前老是晃动着那对雪白的臀部,我使劲吸了口气,就觉得下面那东西不安份起来。

事后想起来,我才觉得那种感觉就是传说中的欲火中烧,一阵阵的燥热,下面那玩意不可抑止的剧烈彭胀起来,同时,我的鼻子里闻到一股从被子里传来的女人味道,那是种成熟妇女特有的味道,我明白,那是妈妈身上的味道,想到这里,我又是一阵难受。

这个晚上,我的脑子里就象有一团火在燃烧,寂静的黑夜反而让我无法入睡,我清楚地知道,身边就躺着一具成熟女人的肉体,我甚至闻到了那一阵阵浓烈的女人味,我热切地渴望能把手伸过去,但我没有动,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好久,夜已经深了,窗子外甚至没有了过往的汽车鸣笛。

妈妈可能已经睡熟了,我听到她的呼吸声,这时,妈妈翻了一下身,就睡到外面来了,我心里一阵狂跳,因为妈的身体已经挨到自己的身体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呀?一具女人成熟温暖的身体挨在身上。我不由得又抖了抖,气更粗了,脑子里就像开斗争会一样乱。

终于,斗争好像结束了下来,我平静了一点,长吸了一口气,大着胆子把手伸了过去,很近,我的手就碰到了妈妈的身体,妈妈好像抖了一下,她穿着薄薄的睡衣裙子,可以很明显到感觉到她的体温,我又长吸了口气,手就抖了一下,不敢再动。

这个深夜,莫名静得可怕,连呼吸声也听得很清楚。我的手就放在妈妈的腰部,可以明显地感到,由于常年的工作,妈妈的腰是很健壮、很结实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很温暖,我想说。好半天,我才移动一下手,轻轻掀起妈妈的睡裙,我可以想像那雪白光滑的身体,现在,它就在自己的手里。

不知何时,妈妈的呼吸声停了下来,好像睡得更熟了。寂静中,我的手上已沾满了女人的体温,我平静下来,慢慢地把手向下滑去,妈妈的身子又抖了抖,然后恢复了平静,我竟然沉浸在巨大的兴奋中,我开始隔着内裤抚摸着妈妈那丰满溜圆的臀部。

妈妈是个性格粗大的人,可能因为这样,她才不怎么穿三角内裤,她的内裤很宽松,很快,我的手就找到了入口,从妈妈的内裤边缘把手伸了进去,妈妈的臀部果然很光滑而又温暖,这种感觉让我像被电击中一样,下面那玩意就使劲跳了两下。

这个夜晚对我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我自己也清楚地意识到了,如同爆炸一样,不可抑止。

经过一番努力,我的手已经可以接触到妈妈的那个神秘禁地了,我的心在跳舞,黑暗中,我甚至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妈妈那里温暖而潮湿,摸上去毛葺葺的,无比柔软。我的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抚摸着,我不敢再用力,尽管妈妈看上去睡得很熟,没有一丝声响。我觉得自己现在挺幸福,巨大的快感在身体里游窜,我甚至觉得远处偶尔传来的汽笛也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无比美好。

很快,我就觉得自己的手指头上有些湿了,像抹了油一般,而妈妈那片毛茸茸的森林中那个微微张开的地方也完全湿了。我的心里一阵异样,想闻闻看妈妈是什么味道,就把手抽了出来,拿到鼻子前,一股浓烈的味道传来,说不出是什么,但那种成熟妇人特有的味道让我兴奋不已。

旁边房里的爸爸起床去解手,卫生间的门“吱吱”地响,声音幽远,在深夜里格外刺耳。

这时,妈妈也翻了一个身,背对着我睡着,我吓了一跳,不敢乱动,只觉得心跳得厉害。

隔壁安静了下来。好久了,我没敢再动,就觉得手心里全是汗。

过了一会儿,我又大起胆子,慢慢地把手伸进被子里,向妈妈摸去,妈妈是背着我的,这让我觉得她的屁股很肥大,很光滑,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觉不出来,手指就顺着妈妈的屁股摸到那深深的臀沟里,那里有几棵长毛,我很奇怪,原来妈妈的屁眼周围也长毛。

那次时间停止的时候,可能自己只顾着马上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居然没想到仔细的看看妈妈的屄。正想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回我来摸,妈妈竟然没有穿内裤!

我很清醒地记得,刚才自己的手离开的时候,妈妈的屁股上还穿着那条内裤,怎么这回伸进去就变成光屁股了?我的汗就出来了。心里就有几分明白,却也充满了疑问,一时间百感交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轻轻的抬头看看妈妈,她好像一无所知,背对着自己睡得很香,甚至连呼吸声也没有任何变化。

我高兴地用手摸着妈妈,这次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妈妈的身体有一阵轻微的颤抖,我其实兴奋得再也压抑不住了,身下的鸡巴涨得就像要爆炸一样。

我长吸一口气,就伸手解开自己的内裤,掏出来揉了两下,愈发硬了,顿了顿,鼓足了最大的勇气,也侧躺着身子,对着妈妈的身子,鸡巴就朝着母亲的屁股凑过去了,当我那根硬梆梆的肉棒接触到妈妈那肥满柔软的臀部时,我从心里呻吟了,他忽然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舒服了。

因为太紧张了,我挺着鸡巴在妈妈的屁股上乱钻乱拱,却不得要领,几次钻到妈妈的臀沟里,想往那诱人的地方钻,却又有些够不着,有几下都挨到妈妈下面那张嘴了,想要进去却不是那么容易。

正急出了一头的汗,这时,妈妈好像明显地动了一下,虽然还是背着我,但她轻轻地把腰弯了许多,让屁股更向着我,我感觉到妈妈的身子动了动,可我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仍是执着地想对准方向,可这回,我很容易,鸡巴找到了那个“入口”,而且是已经湿淋淋的“入口”,我的屁股慢慢地使着劲,大龟头终于慢慢地挤了进去。

没想到我却遭遇了一件无比尴尬的事,鸡巴刚插进妈妈的屄里就泄了!才刚进去,才刚感受到妈妈的温暖与润滑就结束了,连我自己也觉得大煞风景!不过我还是觉得很满足,毕竟好像已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事。

“妈妈被我操了!而且不是在时间停止的时候!”我这么想。

等我的鸡巴在妈妈身体里渐渐了下来,我才轻轻地抽了出来,妈妈那个肉洞里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我只记得自己射了许多,一泄如注,无比快乐。

激情过后的我显得有些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做,有些慌乱,只好安静地躺着,出了几口粗气,脑子里乱着一团,我好像想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睁着眼睛躺在黑暗中,听着外面的风声。

黑暗中,我越来越觉得疲乏,脑子里就被黑暗占据了,慢慢地合上眼皮,我仍然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迷糊中,旁边的母亲动了动,好像在擦拭什么。

天有一点发亮的时候,我就醒了过来,看了看窗外,天还很黑,外面晨风吹得很响,远处有过路的汽车声传来,我想起昨晚的事,就笑了一下,一回头,就看见妈妈躺在身边,正在安睡。

天还没有大亮,屋子里的光线很暗,我看到妈妈的头发垂在额头上,圆净的脸庞上罩着一层绒光,显得很柔软,回忆起昨晚上的事来,心一下就跳得厉害,眼睛就痴了。

妈妈静静地侧躺着,面朝着我,薄被下是她那健美成熟的身体,身子随着呼吸在起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在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每一幕,心里激动起来,下面那玩意也跟着就激动了,有些不安,我咪着耳朵听了听外面,没有什么声音。

我又努力,慢慢地伸出手去,放在妈妈的身子上,妈妈没有动,依然在熟睡,我就慢慢掀开妈妈身上的睡裙,雪白柔软的腹部闪着柔光,显得很圣洁,在往上掀,我就看到了那对雪白硕大的乳房,我深吸了一口气,好像闻到了一阵乳香,那一圈褐色的乳晕很大,充满了成熟妇人的淫糜气息。

我开始揉搓那对乳房,我摸得很放肆、很兴奋,那种柔软光滑的感觉使我觉得自己会终身难忘。妈妈还是没有动静,只是乳房上的乳头渐渐地突了起来,变得很硬。

我的欲火完全燃烧起来了,他轻轻地趴了起来,去脱妈妈的内裤,妈妈仍就闭着眼睛,但是很明显地把屁股一抬,让我把内裤脱了下来。

我心里既害怕,又觉得有些诡异,然后就分开妈妈的双腿,妈妈似乎微微用了点力,想要夹住,但还是让我分开了,在晨曦中,我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妈妈双腿间那杂毛葺葺的体毛,一如黑色的草原,我兴奋地拨开“草丛”,狂热地抚摸着母亲那柔软的洞穴,那褐红色的阴唇像婴儿的嘴唇一样微微张开着,里面已经是流水孱孱了,很温暖。

整个过程,妈妈没有吭一声,双目紧闭,身体微微颤抖着,面色绯红,呼吸声却明显地变粗了。

我在一阵冲动中,爬到了妈妈的身体上,感觉到妈妈在咬紧嘴唇,身体抖得厉害,双腿却微微张开了些,脸红得像经冬的苹果,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挺着下面硬梆梆的鸡巴,在寻找那神秘的入口。

可忽然敲门的声音传来:“老婆,你和儿子起来了吗?”爸爸的声音在外面吼,末了,还加了一句:“快点,太阳都出来了!”

妈妈突然张开眼睛,一伸手就捂住了下面,我的那根东西正要进去,却被妈妈捂住洞口,怔了一下,接着就被推了下来,抬眼一看,妈妈羞红了脸,正急忙找衣服呢,我正在兴头上,就不甘心,又向妈妈身上爬,妈妈忙又推开我,把掀开的褂子拉了下去,忍不住白了我一眼,拿眼去看外面,低声说:“没见你爸爸在外面吗?小畜生!不想活了呀?”

“怕什么?爸又进不来!”我说着,伸手去揭妈妈的睡裙。妈妈似乎被又好气又好笑,拍了我一巴掌:“急什么?等晚上……再……说!”

妈妈说完,脸更红了,四十多岁的人了竟显得越发妩媚。看得我也呆了,说:“妈,你真漂亮!”妈妈也有些高兴,拿手指戮了我的头一下,忍住笑说:“不要脸!”

等妈妈急冲冲穿好衣服出去,我看了下时间,还不到上学的时间,就又在一阵甜蜜中倒头睡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