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邪 (第1卷 1) 作者:杨柳依依

.

【鉴邪】

.作者:杨柳依依2020.9.14首发SIS001

第一卷 长生谜案

第一章

“李默,要不咱们去外面的宾馆吧,别在这里了!”

西外的教学楼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月光下像是两只老鼠,左顾右盼的朝前面走。

“不要了吧?这里不安全,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呀?”

跟在李默身后的女生害怕的牵着李默的手,不时地望着周围。

今晚的夜色很暗,比以往要暗淡不少,稀薄的月光透过云彩照射下来,顺着主教的玻璃射入,铺在地上,白花花的,像是一层层的白霜一样。

今日的教学楼,异常的安静,诡异,夜色浓的就像是化开的墨一样,给人十足的窒息感。

女生紧张地跟在男朋友的后面,不时地左顾右盼,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没事,离宿舍关门还有半个小时呢,够了!咱们在这儿解决了都不需要出去开房了!”

男生一边说,一边带着女生走进了自己班级的教室。

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男生兴奋地将女生按到了墙上,并且迫不及待地亲了上去。

“别......”

女生还想要挣扎,但话语还没脱口而出,就被男生的嘴唇堵住了。

一边拥吻,男生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从女生的衣摆下面伸了进去,摸着那柔软的乳房,让那饱满的乳肉肆意的在自己的手里变换着形状。

“呜呜......”

女生挣扎着,但收效甚微。

男生一边摸着女生的乳房,一边喘着粗气,情欲上涨。

“宝贝,帮我舔舔吧!”

他一边说,一边压住了女生的肩膀,将女生靠着墙压着蹲下,然后解开自己的裤带,那细长的肉棒立马便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女生还有着些许抗拒,但面对满脸情欲、亢奋不已的男生,还是张开了自己的红唇,包裹住了那火热的龟头。

“嘶.......好舒服啊,宝贝的口交技术就是好!”

男生喘着粗气,满脸的舒爽。两只手不由自主的下放,抱住了女生的脑袋,时不时的还要用手摸着女生的脸颊。

摸了一段时间之后,男生微微弯腰,手掌向下,从女生的领口里面伸了进去。

一边感受着女生的口交,一边揉捏着女生的隆起,渐渐地,男生的情欲更加的蒸腾,下体也越发的火热,带动着女生的双眸也是水汪汪的,下身渐渐有了感觉。

“宝贝,深点儿,再深点儿......嘶......真舒服!”

男生夸赞着女生,一点一点向前挺动着自己的肉棒,随着肉棒一截截的深入,最终顶到了女生的喉咙深处,雪白的脖颈也是肉眼可见的隆起了一截。

“呕......”

也许是男生进入的太多了,含着肉棒的女生轻呕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将肉棒吐出,而是抬头看了男生一眼,发现他满脸享受且舒爽的表情之后,就不忍心打断他,慢慢的后移着脑袋,将喉咙当中的肉棒慢慢的吐了出来,然后又慢慢的往前移着脑袋,轻轻地用口腔当中的嫩肉摩擦着。

强烈的快感让男生舒爽连连,微闭着眼睛,不停吸着凉气。

主教外的月亮,今日不知怎的,显得格外的明亮。

一朵乌云,渐渐从左边飘过,将那洋洋洒洒自主教落下的月光,微微的遮挡住了。

沉沦于情爱中的男女并没有注意,随着乌云遮月,倾洒在他们这座教室的光线开始逐渐变得昏暗,寂静的主教,空无一人的教室,白色的窗纱轻微的飘动,就像是一张张灵堂里的魂幡一样。

“宝贝,深点儿......再深点儿!”

男生享受着深喉,不断地吸气。

女生背靠着墙壁,微闭着眼睛。

兀而......

“嘿嘿......”

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冷不丁的在两人的耳边炸响,声音很近,就像是在这间教室一样!

男生和女生全都吓得一机灵,男生更是直接抽出了自己的肉棒,慌乱的提上了自己的裤子。

女生也是站了起来,紧张地观察着四周。

寂静的教室,书本、课桌、讲台。

空无一人。

“李默,你刚刚......听......听见了吗?”

女生紧张不安的拽着男生的衣角,话语中带着颤抖和哭腔。

“听......听到了!”

男生吞咽着唾沫,用余光扫视着四周,说话声音的颤抖预示着他的不安和恐惧。

“我们......我们走吧!”

女生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一股不安的感觉在她的心头萦绕。

“嗯!”

男生点着头,两个人一前一后打算离开。

入夜的主教,相比于往日,似乎显得更加的安静。

他们的教室在四楼,男生回头将教室门锁上之后就拉着女生往楼下跑去。

本能的反应,包括内心深处莫名涌现出来的恐惧,让一对男女想要快速离开主教。

这座主教,他们平日里用来上课的主教,从来没有像今天现在这般,让他们有迫切想要离开的冲动。

这种发自于内心深处的选择,正是人类面对恐惧和危险时候的本能。

主教的灯已经被校工关了,这一对情侣只能借助手机的微弱灯光,顺着楼梯往下跑。

当从四楼跑到三楼的那一瞬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感觉到身后有人,他们猛地停下脚步回头,只有空荡荡的楼道,以及顺着楼道拐角处的窗户投射进来的微弱月光。

淡淡的洒在阶梯上,隐透幽怨。

原来是虚惊一场!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继续向下,但就在她们回头的一瞬间,那种尾随的感觉再次猛烈地袭来,比上一次还要明显,近在咫尺!

这一瞬间,两个人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他们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无论如何也迈不开了。

男生哆嗦的拿出手机,想要拨打舍友的电话,就在他的手指按住拨打键的一瞬间,他的身子猛地僵在了原地,背后那东西......已经是近在咫尺......

“啪.......”

电话摔落,里面传出了阵阵盲音。

“喂......喂?”

......

“老头子,我到了!”

随着高铁上列车员声音的提示,李天然收拾行装,六个多小时的高铁,总算是到了。

他给自己的爷爷报了声平安之后,便收拾西装准备下车。

开学之际,车上的学生很多,显得很是拥挤。

他是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录取新生,明天就是报道的日子了,之所以早一天来,就是因为他的母亲也在这座城市。

网上的人们不是说过么,西安是改名最失败的一座城市,往日里的长安现在改成了西安,不得不说是一大败笔。

热闹繁华的西安有着悠久的人文历史,同时也是几大省会城市里比较出名的。

李天然之所以考到这里,一来这座城市李天然比较向往,二来嘛,便是因为李天然的母亲。

从有记忆起,李天然就一直和自己的爷爷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接触过自己的父亲,只有自己的母亲,逢年过节会回来看看自己。小时候李天然经常会纳闷,同村里的小孩经常叫爸爸妈妈,为什么自己偏偏只有爷爷,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天然在家里的衣柜里发现了一张黑白遗像照,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早就死了,自己只有一个还很年轻的妈妈。

这次考上了西安外国语学院,就是来陪自己的母亲的。

李天然的母亲是一个警察,或者说是一个警花,今年已经三十六了,可是依旧美的像是电影明星一样,小时候的李天然对美没什么概念,直到长大了,才渐渐地发现,逢年过节回来看自己的母亲,要比学校的同学、老师,乃至电视里的女明星都美,和那白娘娘有的一比,都是那种古典气质型的美女,只不过妈妈的性格要格外的冷傲和英姿飒爽一些,说一不二。

跟着人群下车之后,在出站口,李天然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她站在警车旁,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英气勃勃。

身子笔直,曼妙修长,黑色的西装警裤显得那一双腿更加的笔直,勒紧的腰带把细弱柳条的腰身勾勒的淋漓尽致,往上则是天蓝色的警察制服,西装领带,英气十足。

母亲的一张脸也丝毫看不出来是三十多的年纪,反而和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着一拼,一双明亮的眸子,有着星辰般的灿烂,也有着寒霜般的清冷,细致乌黑的长发,轻松地挽了一个发髻,随意的披在肩后,白皙无暇的肌肤透出淡淡的粉红,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一般娇嫩欲滴,远远地看去,就像是正在拍戏的电影明星一样,总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若是外人,说不定会被母亲惊为天人的外表所迷惑,但是李天然清楚,母亲太恐怖了,不单单对自己严格,那心思也是极为细腻,再加上当了十多年的警察,还一直是刑侦队队长这样常年与罪犯打交道的职业,所以相处下来总会给人一种发自肺腑惧怕的感觉,和母亲相处,总让李天然打心底的发悚。但是现在考了学校,想不来也不成了。而且李天然报志愿的时候,这所学校是母亲亲自下达指令选的,李天然也没有办法。

“妈!”

硬着头皮,李天然拉着行李箱来到了自己母亲的面前。

“来了?”

李天然的母亲楚潇潇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便拿起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母子两人上了车,一路朝着李天然母亲楚潇潇所住的小区而去。

路上......

“你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能吃能喝!”

“你明天就去学校报道了,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该准备的准备齐了吗?”

“准备齐了!”

李天然和母亲楚潇潇的对话,总给人一种警察质问犯人的机械式问话,不是李天然和母亲不亲近,而是他们母子两人从李天然出生起就相聚的不多,只有过年的那几天母亲会回村里来看看李天然,然后没待几天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甚至有几年都不曾回来,只因母亲忙,很忙.....很忙。

这是李天然童年里唯一印象深刻的一个词,很忙.......这个词在他童年的记忆里出现的频率很高,似乎人们一旦需要推脱,都会用到这两个字来进行解释,笼统的两个字,却涵盖了很多。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李天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忐忑难安,他不时地用眼角余光看着自己的母亲。

母亲虽然美,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眉宇当中依旧有着那么一丝悲伤,只有和自己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悲伤才会出现。后来当李天然看到母亲和父亲的结婚照片的时候也就释然了,因为自己和父亲长得真的好像,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李天然曾经问过爷爷自己母亲和父亲的故事,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并不像是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平平淡淡,反而起起伏伏,颇有波澜。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母亲才会那么的深爱父亲吧,爱到了这十多年里,从未婚嫁过任何男人,即便她的身边追求者不断,不乏一些十分优秀远胜于父亲的,但是母亲从来没有看上眼,一直保持单身到了现在。

母子两人在小区楼下停车,李天然的母亲楚潇潇从车箱后面拎着儿子的皮箱,上了电梯。

“你今天晚上就暂时住小卧吧,妈都给你收拾出来了!”

楚潇潇自说自话,把李天然的行李箱放到了房间里面。

“好!”

母亲的房子李天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之前中考结束的时候就来母亲这里住过两个月,想不到三年过去了,一切还是一模一样,除了多了几件家具,其他都没有多大变化。

他转悠了一圈之后,就熟悉的坐在了沙发上。

母亲很爱干净,家里也是一层不染,最显眼的位置永远挂着是父亲的遗像,而且还有香炉,时常祭奠。

“坐了一上午车了,累不累?”

一阵香风铺面,母亲楚潇潇在李天然的旁边坐下,纵使是在家里,母亲的身板依旧笔直,一丝不苟。

“不累!”

李天然摇了摇头,打开了母亲拿过来的汽水。

“不累的话我正好有个事情要请教你!”

面对儿子,楚潇潇没有丝毫的温存,李天然也是心里苦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老妈还是一如往常的雷厉风行,自己这才刚坐下啊,就充当工具人了。

在李天然无奈的苦笑中,楚潇潇拿出了自己的平板,滑动了几下后,一张张的照片出现在了李天然的面前。

一瞬间,李天然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住了。

这些照片要是放在平时,是很少能够看到的,只见平板里面一张张的全部都是案发现场的第一手资料。

现场是在一条胡同小巷子里面,被害人背靠着墙壁瘫倒,脖子处有一道明显的被人划开的伤口,鲜血顺着背后的墙面喷了一片,歪着脑袋,眼神溃散,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几张照片不单单有案发现场的全景图,其中一张更是聚焦到了死者的脖子伤口处,看那切口,确实是被利器隔开大动脉失血过多而死的。

在李天然聚精会神的看着平板照片的时候,他的侧颜和聚精会神的样子印入母亲楚潇潇的眼中,楚潇潇一阵恍惚,仿佛视线中一道熟悉的身影与儿子慢慢贴合在一起一样,短暂的恍惚过后,楚潇潇紧跟着道:

“这是前天发生在大兴东路的一件刑事案件,照片里面受害的是大兴玉器店的店长钱有三,时间是在早上七点四十到七点五十之间,警方暂时定性为故意杀人,被凶手在大庭广众划开了脖子,大动脉破裂,失血过多而死。”

楚潇潇为聚精会神看着照片的儿子耐心解释着。

“额......”

李天然仔仔细细的看了半晌,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遂转头看着母亲道:

“这就是个普通的杀人案吧?怎么啦?”

“要是普通的杀人案我也不会找你来了,凶手在杀人之后并没有潜逃,而是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等我们警方看到的时候,凶手自己都吓尿了,后来我们排查过,凶手是你们外国语学院的一名学生,算是你的师哥,只不过让我们想不通的是,在杀人之前,你的这位师哥,和被害者钱有三并没有任何往来,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直到我们带回局里审讯的时候,你的那位师哥才知道他自己杀的人叫钱有三。最主要的是,你的那个师哥一直在替自己喊冤,说是自己并没有杀人,但是犯罪现场有监控记录,警方也还原了,确实是他杀的!”

“妈,你的意思是......”

听到母亲这么说,李天然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

要是寻常的案件,按照自己老妈的性格,绝对不会来问自己,更不会让自己蹚这种浑水。

除非......这件案子真的不一般!

“我们当时取证的时候采访过目击证人,因为案发是在早上上班的高峰期,所以有不少人证,按照他们的说法,你的这个师哥对受害人是突然下杀手的,而且在割开了受害人的脖子后还一个劲的说着让你害死我让你害死我之类的话,并且说话的语气和腔调不像是个大学生,瓮声瓮气的,更像是个老头,这件案子前两天引起的轰动挺大的,不过最近被市政府有意的压下来了,你妈我就是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特来问问你,你觉得......这件案子和那些神神鬼鬼的有关吗?虽然说警方根据目击证人的证词暂时性的将案件定性为了仇杀,而且现场的监控记录和凶器上的指纹都与你的那位师哥匹配,但是根据事后的走访调查,这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的关联,甚至对你那位师哥来说,最基本的作案动机都没有,所以我就想着问问你,你打小跟在你爷爷身边,学了不少,你觉得这件案子有没有可能和那些神神鬼鬼沾边?”

楚潇潇的连珠炮似的问话让李天然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沉思了片刻,开口道:

“如果那些证人的证词不假,按理说应该是仇杀,只不过很有可能不是我的那位学长仇杀,而是一些怨灵借体仇杀,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也有不少,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要么是我的那位倒霉学长上辈子答应过人家什么事,要么就是欠了什么情,或者自己本身的八字弱,被什么东西冲身了,这种事情说不上来,得具体情况具体应对。”

李天然和自己的爷爷都是一脉单传,他们的这一门派实到今日虽然没落了,但好歹也是当年的道家正统,一些东西李天然还是知道的,况且了,按自家老头子的说法,李天然的天资不比他父亲差,学到现在也算是出师了。要不是有真本事,楚潇潇也不会像自己儿子请教这种问题。

“现在是这么一个情况,你的那位师哥招惹上的麻烦,需要做精神鉴定,如果精神鉴定结果是正常的话,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是那些神神鬼鬼作乱的话,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你的那位师哥躲过精神鉴定?”

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希冀的看着李天然。

其实李天然心理也清楚,自己的这位母亲别看平日里严厉,对待工作一丝不苟、铁面无私,实则也是面冷心热、刀子嘴豆腐心。从她升任刑侦队队长以来,手下没有办过任何一件冤假错案,在西安民众的心里口碑良好,堪称得上是第二个任长霞。

此刻听到母亲这么说,李天然皱了皱眉,紧跟着道:

“这个我得去看看,万一他不是和那些神神鬼鬼沾边呢?”

“行,那就直接走吧!”

楚潇潇还是那般说一是一,基本上不给自己儿子李天然喝口水的功夫,拉着他就到了警察局。

刚进局子里,第一次来的李天然还没顾得上四下看看,就与捂着脖子,满脸紫青的李叔撞了个面对面。

“小李,你这是?”

李叔是母亲楚潇潇的下属,这些年跟着母亲出生入死的立了不少的功劳,李天然第一次来西安的时候母亲太忙,还是李叔接的站。

“楚队,你可来了,我跟你说,我刚才差点儿就因公殉职了......”

李叔这人别看三十多了,委实就是一个逗比,嘴特别贫,老小孩一样,一点儿也不像是三十多的。

只见他捂着脖子,满脸的痛苦,刚和母亲说了没几句话,就转而看到了身后的李天然,欣喜道:

“呦?天然来啦?”

“别扯开话题,到底怎么了?”

母亲微微皱了皱眉,目光在李叔身上来回扫视,只见李叔脖子处清晰地可见掐痕,红色的手指印特别的明显。

“你可别说来,那个大学生还真是个祖宗,不知道发的什么疯,突然就变了个人,把我这一顿揍......”

即便说着这么严肃的事,李叔都不改贫嘴的作风。

原来在楚潇潇接站李天然的时候,局子里的李叔再次提审了李天然的那位学长,毕竟是人命官司,上面还是很重视的。

但是审来审去,也审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个大学生一直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比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

连续几天的审讯,不仅是局里的同志,就连领导都认为这个老实巴交的大学生不像是朗朗乾坤持刀杀人的主,不说其他的,就他这体格就算拿把刀和空手的钱有三单挑也挑不过啊,况且他和钱有三从无交集,连名字都叫不上来,有什么杀人动机?负责审讯的小李也是有够郁闷的,而且那个大学生似乎也是被吓傻了,好几天缓不过来劲,面对审讯一直哭哭啼啼的,哭的小李都心烦。

“行了……行了,别哭了!”

眼见这名大学生哭哭啼啼了两个多小时,小李也是被整的心烦意乱,他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同事将他带出去。但就在那两个民警同志刚刚伸手捉住这名大学生的肩头的时候,原本不停哭泣的大学生突然止住了哭声,头紧紧的低在裤裆里,阴森的声音说道:

“你们要带我去哪?”

这一声可是让那个在场的人联想到了当时目击证人的证词——声音沙哑,就好像一个老头子一样。

几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低着头的大学生突然猛地一抬头,“砰”的一身,手腕上的手铐子应声断裂。

负责审讯的小李腿肚子当场就朝前了,那可是手铐啊!这又不是拍电影,哪有抬手就挣断的?

就在小李震惊之余,挣脱手铐的大学生不退反进抓住了两位上前来的民警的手腕。

只听“啊”的两声惨叫响起,两位民警跪在地上,脸上豆大的汗珠啪啪往下掉,显然疼痛到了极致。

“你们要带我去哪?”

大学生的声音,沙哑中带着阴冷,两只手各捏着两个民警的手腕,低下的头颅慢慢抬了起来。

看到大学生的脸,小李等几个民警各是吃了一惊。

只见大学生两只眼睛向上翻着,露出一双骇人的眼白,满脸肌肉紧绷着,身子不时还如同塞康一般抖动着。

“敢袭警!”

短暂的愣了片刻,局里几个愣头青天不怕地不怕,眼见大学生捏住了两个民警的胳膊,顿时便扑了上去。

按理说,寻常人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大闹警局的,而且还是在审讯室里,但那个大学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面对扑过来的民警,力气大的出奇,随手的往旁边一扔,“咚咚”两声,两个民警撞飞到了审讯室的墙上——那声音,听得小李都是一闭眼。

轮飞了几个警察,大学生的目光落到了审讯室里站着最前的小李身上,在他身后倒有一群刚刚破门而入的警察,可看这样子,似乎也没一个敢上前的。

小李虽然有些懵逼,但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面对危险,第一时间便是抄起自己面前的烟灰缸子,照着大学生就甩了过去。

但那大学生单手就接住了烟灰缸子,而且速度也变得快了不少,一个箭步就窜了上来,两只手猛地掐住了小李的脖子,巨大的力道直接就让小李悬空了。

那一瞬间,大脑充血、气息不回,小李就像是上吊一样,两只脚凌空摆动着,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报效祖国去。

说来也是奇怪,周围的同事们见状提着胆子上前,又是掐又是拽的,那一双手就像是铁钳一样牢牢地固定在小李的脖子处,死活不见松开。也瞅着小李就要一口气上不来了,一旁的一位民警直接拿了电棍,照着大学生就电上去了。

刺啦响动间,大学生才算是消停......

听到小李这么说,李天然皱了皱眉头,而她的母亲楚潇潇也是快步走到了审讯室。

出人意外的是,审讯室里虽然还是一片狼藉,很多警察站在走廊外面隔着玻璃朝里张望,而里面原本在小李的形容词中无所不能、力大无穷的大学生,此刻却是一脸迷茫,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左右摇头看着审讯室,显然打翻的桌椅和挣断的手铐让他无所适从。

“你们刚刚电他了?”

李天然转头看着小李,周围的警察虽然诧异李天然的出现,但她母亲柳潇潇显然在这些警察当中很有威望,因此并没有多少人问话李天然,反倒是一边的小李冲着李天然点着头。

电......纯阳。

李天然兀自呢喃着,其实他们也算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用的是电棍,要用其他东西,说不定得更完蛋......

“天然,怎么样?”

楚潇潇并没有自作主张的进去,而是询问着一旁李天然的意见。

“应该没什么事了,先进去吧!”

李天然也拿不准现在的这个所谓师哥,只能跟在自己母亲的身后,走了进去。

看到楚潇潇,李天然的这位师哥都快要崩溃了,眼泪鼻涕一大把,一个劲的喊自己冤枉。

而李天然则是快步走了上去,一边安抚自己的这位师哥,一边仔仔细细观察着他。

几秒种后,李天然回头冲着自己母亲点了点头,楚潇潇会意,转身出去驱赶了那些围观的警察,然后收拾好了审讯室。这一次房间当中只留下了小李一个人,经历过先前的亏,小李手里的电棍握的死死的,两只眼睛紧盯着李天然的师哥,就差再给他来一下子得了。

眼见周围没人了,李天然从兜里掏出了黄符,贴在了师哥的胸口上,按理说那黄符就是张纸,轻呼呼的,上面也没有沾点胶水什么的,可随着李天然往这位大学生胸口上一拍,登时便牢固的粘在上面了。

“天然你.......”

看到这一幕,小李眼珠子都瞪直了。

“林正英啊......”

那满脸崇拜的神情,都快从五官里面溢出来了。

李天然没有搭理他,而是问自己的母亲又要过来了一杯水,摆在了师哥面前的地上,然后又从自己的脖子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型的,好似许愿瓶一样的东西,小李看得仔细,里面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红色的粉粉,像是沙子一样。

只见李天然将这些粉粉抠出来指甲盖大小一点儿,轻轻地洒在了水杯里面,蹲在旁边念念有词。下一秒钟,就见那位大学生的身子像是过电一样的抖动起来,两只眼睛不停地向上翻,身子绷的笔直,而那沾了一点红粉的水杯里面的水也开始如同漩涡一样旋转了开来,这好似超能力的一幕看得小李瞪大了双眼,就连一旁的楚潇潇,看向自己儿子的眼神当中也有着一缕骄傲和欣赏。

就这般念念有词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见蹲在地上的李天然站起了身来,冲着自己母亲笑了笑,无奈的开口道:

“不出来......”

不出来三个字,让一旁的小李登时浮想联翩。

而李天然,则是冲着自己母亲道:

“妈,我这位学长的资料你有没有,给我看看!”

“有,你等等!”

楚潇潇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将档案翻了出来,至此李天然才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哥名字还不错,叫郑渊洁,和那位童话大王同名同姓,最主要的是他的八字,是真的够硬的。

(注:这里的八字,指的是生辰八字,即一个人出生的时候的干支历日期,即天干地支组成的四柱,是中国的一种历史悠久的算命方法。)

“这就对了!”

李天然看着自己这位师哥的资料,呢喃有词。

“什么意思?”

一旁的母亲有些疑惑,看着自己的儿子询问出声。

“妈,你看,我的这位师哥,他的八字很硬,八字硬的人,一般不会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而我刚刚看了,我的这位师哥其实和当初咱们村里的那个刘老三不同,没有被觅了,那东西只是间歇性的上身,应该是他前世欠了人家什么恩情答应下辈子报答,或者和人家有什么承诺,所以这一世借他的身子报复。不过这种情况......一般是少数,除非是有大怨大恨,不死不投胎才行!”

(李天然这里说的刘老三是他上高中的时候处理的一桩事情,儿媳妇从城里回来了,怀了身孕,刘老三高兴坏了,上山给儿媳妇打野位,村里嘛,山头高不说,还时常有浓雾。刘老三刚打了野味要下山,突然被一只黄大仙拦住了,问他自己像人还是像神,村里人哪见过这场面啊,刘老三当时吓得就尿了,胡乱的寻摸了颗石头,照着黄大仙就砸过去了。其实按照佛教的说法来说,这是一桩功德,一般人一辈子都未必能够碰得上,修炼成仙的黄鼠狼会向人拦路讨封,如果说它像人,那黄大仙的一身修为就算是废了,得从头再来,而且那人也是摊上事了,但要是说像神,黄鼠狼就会成为民间传说得到黄大仙,功德无量,封封的人自然也会得到好报。但偏偏吓尿了的刘老三胡乱抓了颗石头,照着黄大仙就扔了过去,然后慌不择路的逃跑。这下可好,算是惹上事了,回到家里的刘老三像是一下子大病一场一样,浑身虚软无力,瘫在炕上,屎尿横流,最主要的是身上还弥漫着一股子臭味,臭气熏天,院子里的狗和鸡闻到这股臭味都上蹿下跳的。后来没办法,刘老三家找到了李天然的爷爷,李天然正好放假在家,便被自家老头子派过去处理去了。

刘老三当时就是被上了身了,折腾他们这一家子,不单单屎尿横流,还特别的能吃,一边拉一边吃,家里不给吃了,就啃炕头,闹得那叫一个惨烈,李天然到了后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这件事当时李天然的母亲楚潇潇也在,亲眼见识过自己儿子的本事。那被黄大仙上身的刘老三别看身子瘦的和个吸粉的一样,动作那叫一个灵活,成年人踩梯子才上去的房顶,刘老三一个箭步就窜上去了......)

“大怨大恨?”

李天然的母亲楚潇潇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

“小李......”

楚潇潇转头看向了一脸崇拜,秒变小迷弟的小李。

“那个死者钱有三的玉器店,你过什么没有?”

“没有!”

小李耸了耸肩,他是受害人又不是嫌疑人,没事查人家老底干什么?

而楚潇潇闻言,却是眉头皱着更深,同时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轻轻的用银牙咬着自己的小拇指。

那副思索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小学生一样,再配上自己母亲那张俏脸,说不上来的有韵味,一旁的李天然甚至都微微的在那里愣了一下。

只见自己的母亲在思索了片刻后,就紧跟着开口道:

“小李,随我钱有三的玉器店走一趟!天然,你看看你这个学长,有没有办法把那个上他身的东西招过来,过几天得去精神科做鉴定!”

作为一名警察,楚潇潇是断然不会让无辜的人蒙受不白之冤的,事实上李天然也和她母亲一样,是同一个脾气,随着楚潇潇离开,就见另外一边的李天然也开始想起了其他办法。

而离开警局的楚潇潇和小李并没有去其他地方,正是死者钱有三的玉器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