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迁新居 之 邻居大姐 (1-5) 作者:iamcb

.

乔迁新居 之 邻居大姐

作者:iamcb发表于SIS001

(一)

最近搬家,换了个高层电梯房,成熟小区的二手房,对原来的装修不满意,所以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重新装修。

在老房子重新装修,肯定要楼上楼下的打个招呼,之前都是监工去的,说是对门一对年轻的小夫妇,楼下是个有点年纪的大哥,五十左右,上来说过漏水的事。这些我听了也没太当回事。

在做卫生间防水的时候,因为监工过节回家,就让我自己去楼下找大哥问问是不是漏水。

一天傍晚七点多,我现在自己家看看了水位,应该没什么问题就下楼去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身高一米六左右,卷发,皮肤白皙,没有发胖,看得出条件不错应该经常去做脸。

“你找谁?”

“你好,我是楼上邻居,我家在做卫生间防水,我来问问你家有没有漏水的情况?”我赶紧回答。

“哦!之前不是个矮个的男的么,楼上是你的房子啊,呵呵!”她说的矮个应该是监工。

“是呀,姐,我叫刘文,刚买这的房子,以后多关照啊!”一听我叫姐马上脸上乐的更开了。 “我都五十了,还叫我姐,真会说话!弟弟,我叫付丽,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你家啊,还真有点漏水,就在我家主卧边上那,来来进来我指给你看。”说着付姐就引着我往里走。

“不了不了,我知道就行了,回头让监工过来看看直接处理了!”

“正好我也准备出门去个聚会呢,我家就我一个人,孩子在外地,我老公这些天也没在家。”

“付姐,你要去哪要不我送送你?”我客气着。

“咱们先把微信和电话加了,以后有啥事也好联系,你看我还穿着睡衣呢,你等我一会我换个衣服。”说着便进里屋去了。

少过了一会付姐出来了,可能是刚才睡衣的关系,现在换上衣服可能带上胸罩以后又穿上比较紧身的小衫,胸部显得特别大,下身黑色紧身裤,把整个大腿和屁股勾勒的圆润无比,真没想到五十来岁的人,居然身材还不错,再加上脸上带了些妆,她自己不说五十真的看不出来,充满成熟女人的魅力。

“走吧,弟弟。”

我回过神来赶紧开门,付姐穿上驼色呢子风衣拎着一个古奇跟着我出了门。在下电梯的时候,我们互加了微信和电话。

“正好遇到你了,今天有个聚,得喝点,要不我还得打车过去,这个时间车不好打。”付姐有些抱怨的说。

“滴滴打车挺方便的,到了打电话下楼就行。”

“那玩意我可整不明白,我这手机就是打电话和发微信,打字都少,进本都是语音,呵呵,老了啊!”

“付姐还老,您这打扮完咱俩走一块,有人都得觉得是对像两口子。”我开着玩笑说。

“哈哈哈,弟弟你太会说话了,而且弟弟长得也很英俊啊,我了配不上,哈哈!”

看得出,付姐很吃我的这几句奉承。随后开车把付姐送到饭店我便回家了。

之后装修很顺利,也把付姐家漏水的地方处理了。

又过了两个月搬了家住进了新房,因为过户房证,电表等问题在微信上跟付姐又见过几次,每次也不多聊了点正事附带着几句有的没的,也没往歪的地方想,而第一次来近距离是在一天下午。

这个小区的房子施工质量不太好,之前装修就发现很多问题,门窗歪啊,墙歪啊,水电不合理等等,等进来住以后,又发现新的问题那就是门窗漏风,而且很不隔音,马上冬天了,找人处理了好几次,总算是不那么漏风了,但是隔音的问题还是让人头疼,经常能听到谁家吵架,谁家练琴,谁家剁馅……

这几天老婆出差,我一个人在家晚上自然是SIS和CL各种看,各种下,各种撸,因为知道隔音差,所以我可以去了北面的小屋被我当做书房的屋子看,这边距离其他邻居家有些距离,我可以放心的开着音箱爽了。

这天下午我正看着动作片,收到一条付姐的微信:

“🙂”就一个表情,啥意思呢?我赶紧回复,不过没暂停电影。

“怎么啦,付姐?”

“厉害啊,还能回信息!”

“???咋不能回?”

“年轻人就是好,呵呵!”

我突然反应过来,肯定是我看片声音太大被楼下付姐听到,以为我在做运动呢。赶紧暂停。

“😄我天天在家健身,是不是吵到付姐了啊?”

“吵到没有,我本来想图个清静搬到北屋睡觉,这两天就没睡过一个整觉,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下午补个觉,你们俩!!可真行,要孩子呢?加油!”

“不好意思了,付姐,我以后注意。”

看来这两天付姐都陪着我一起听动作片呢,想到这小弟弟不由的胀了起来,调小音量,找了一部熟妇的动作片,开着看着屏幕想着付姐,手动了起来。突然我对付姐有点小心思。

又过了几天,晚上六点多我正在家看碟,老婆回娘家还没回来,突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付姐。

“弟,你在家没?”

“在呢啊,咋啦,姐。”

“我钥匙丢了,进不去了屋,我叫了个开锁的来,他说这个点堵车得一个来点能到,走廊太冷,我也没地方去,对门家没回来人呢,我看看你家有人没,有人我就过去待会等开锁的。”

“啊,上来吧,付姐。”

挂了电话我准备去开门等付姐,突然转念一想,今天老婆没在,付姐上门,真是个好机会哦!于是赶紧关了电视打开电脑播放小电影然后暂停,又去把秋裤内裤脱掉,换了条肥大的篮球短裤,里面真空的,换的时候幻想着付姐居然小弟弟硬了起来,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赶紧深呼吸去开门。

“怎么才开门,冷死了我。”付姐抱怨着说。

“啊,那个,没什么,穿个衣服。”

说着我打量着付姐,难怪付姐说冷!今天付姐虽然外面是一件藏蓝色风衣,里面确实一件深V小毛衫,下身居然是紧身裙,丝袜,和长靴,看得我不由得老二一挺。结果松软的短裤上起来了小帐篷。

付姐扫了一眼看到了,笑着说:“你家这么暖着啊,平时你俩都光着在家啊,来人还得现穿衣服!方便造人啊?”

“哈哈哈,哪有啊,付姐,快进屋。”

说着我让付姐进屋来坐着,给付姐倒了杯水。

“弟弟,一会开锁的来了八成得暴力开锁,然后再高价卖锁给我。”

“嗯,都是套路,正常的。”

付姐拿出手机开始查起来,

“我得买个锁,万一一会他狮子大开口我就不买他的,我直接京东网购。”

“付姐真潮,京东都会用!”

“我儿子给我整的,我直接买就行了,挺方便,第二天就能送到,哎,今天怎么不能加购物车呢?”

我走到付姐身边,看了看,“付姐,你得重新登陆一下,之前登录过期了!”

“哎呀,密码是我儿子设的,我不知道啊,我给他发个微信问问。”说着付姐给他儿子发去了语音,但是半天也没有回复。

“付姐,要不你先用我的账号买吧,一样的,别买完了耽误事。”我说到,指着书房的电脑。

“也行,如果我儿子没告诉我密码我就把钱给你,你帮我买。”

“太客气了,没多钱的东西,你先选吧!”

说着付姐走到书房电脑前坐了下来,我帮她打开京东网页,但是之前我看的小电影只是暂停在网页后面,电影的名字里面有汉字“XXX熟妇XX50路”,很显眼的在屏幕下面任务栏里。

这时我假装有事走出书房。在客厅远处观察着。刚开始付姐用一指禅打着“锁芯”看锁,翻了几页突然鼠标点了一下网页最小化,后面暂停的画面出现在她面前。一个女人趴在床上,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半蹲,双手扶着女人的屁股,真插着。付姐吓了一跳,赶紧想把网页调回来,结果正好点在电影画面上,接着,印象中传来了不大但是真切呻吟声。

我假装吓了一跳,赶紧冲进屋里拿过鼠标关闭电影。

我看到付姐眼瞪得很大,看样子被惊到了,我赶紧说:“不好意思啊,付姐,呵呵!”

“咳,咳,那个,没什么,我前几天听到的都是这个啊?”

“嘿嘿嘿嘿。”

“你说你小子都结婚的人了,怎么还整这个,我说呢,我还以为是你俩厉害的,一整就是半宿!”

说着,付姐想用胳膊肘来戳我的屁股,我本来就在假装尴尬,便一侧身,结果从侧面对着付姐正面对着她,她坐着我站着,胳膊肘不偏不倚的正好怼在我勃起的小帐篷上!

付姐马上脸上一红,我也赶紧侧过身。

“呵呵,难怪你说穿衣服来开门,看来刚才在自己干坏事啊!”

“哪有啊,哈哈,付姐你今天这么冷的天穿的这么…好看,有约会啊!”

“啥约会啊,同学聚会。”

“啊,哈哈,不是说同学聚会都是搞破鞋聚会呢!”

“滚”付姐伸手要打我,我直接转过身用正面去接她的手,想到刚才撞到我勃起弟弟的事她赶紧收手,说:“什么啊,这把年纪还扯啥啊,攀比呗,最主要的是里面有一个你哥的老相好,两个人藕断丝连好多年了,我生气,又不能不去我就得穿的年轻点去啊!”

“啊,对对对,就今天付姐的打扮,迷人的啊,要不我能这样么!”说着我挺了一下腰,小帐篷又翘了起来。

“讨厌!别转移话题,你个大老爷们,有老婆的,你怎么还看这些啊?”

“那个什么,也不是总看,就是最近我老婆总出差,所以就,那个,没事,看看,就看看。”我尴尬的解释着。

“你们这些孩子,你啊就比我儿子大六岁,虽然你叫我姐,我叫你弟弟,但是我看你就是个孩子一样的。”

“别啊,付姐,您看起来可不像我妈,我妈可没有这么好的身材和这么年轻的脸蛋!”

“就会说好听的,付姐过来人,年轻人啊!别放纵过度,老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那您说,老婆不在家,不自己解决还能去嫖娼啊!对了,付姐,听您这么说,是您后悔了还是我姐夫后悔了啊?”

“哎,少打听你姐的事。”

这时,付姐电话铃响了,开锁的来了。

“哎哟,就跟你扯没用的了,锁芯都没买,正好你也跟我下去吧,帮我看着点。”

“好嘞,等我换个衣服。”

说着我便走出书房去卧室换衣服,但是我故意没关门,从书房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在卧室里的情况。我侧着身套上毛衣,馀光看到付姐正小心的又偷偷的往我这边看着,我明白,她的心也被我挑拨起来了,想看就给你看看吧。本来可以直接穿上裤子的,我故意把篮球短裤脱掉,里面本来就是真空的,脱掉瞬间一柱擎天的横在身前,又是侧身对着付姐,我瞄到付姐那是眼睛都不眨的的看着我,或者说我的这根东西。

穿好衣服跟着付姐下楼,锁匠已经到她家门口,进行短暂的尝试,二百,暴力开锁,因为有反锁和天地沟,如果在他这里买锁一共五百。真黑啊,付姐一边跟他讨价还价,一边把手机给我说他儿子把密码发过来了,让我帮她登录一下,查好“锁芯”报价。

我答应着结果手机,登录,搜索“锁芯”,在搜索的时候,联想出历史记录,让我浮想联翩“情趣内衣”、“情趣用品、阴茎”、“威尔刚”等,这老女人,她老公不老实,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索性点开购买记录,居然只有男性壮阳的,空欢喜了!

“你好了没?”付姐转过头问我。

“哦,好了,好了,给。”

我把查好锁芯报价的页面交给付姐。

付姐拿着手机跟锁匠杀价,最后两百包换锁芯成交!牛逼啊!

这时,我电话响了,老婆从娘家回来了,看来今天的撩拨只能到此为止了,跟付姐告了个别,准备回家。

“嗯,拜拜弟!省着点用哈:D”

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啊!

. (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基本没什么发展,除了偶尔在业主群里互动一下,跟大家相互调侃,付姐也经常参与。

老婆怀孕成功,而且孕期反应挺强烈的,晚上总失眠,白天又总是睡不醒,每天都整的很疲惫,偶尔中午回家补个午觉。

这几天不知道谁家装修,又是电钻又是锤子的,本来就很疲惫的老婆更是雪上加霜,没办法,我便开始挨家邻居走访商量看能不能中午休息一会,结果发现正是楼下付姐家在装修。

给我开门的正是付姐老公,齐哥。齐哥今年已经六十了,年轻的时候溷的风生水起的,付姐是他第二个老婆,听付姐说过齐哥不到二十就结婚了,有个丑婆娘,后来齐哥有了钱就在外面花天酒地,还有了女人,也就是付姐的一位老同学,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原配老婆选择离婚,而齐哥净身出户。

因为闹的太大,外面那个女人家里强烈反对,最后落得孤身寡人。

付姐通过同学认识了齐哥,一直觉得齐哥人不错,很仗义,对女朋友也很好,因为跟自己闺蜜的事闹成这样,她作为朋友算是经常安慰闺蜜的前男友,一来二去就产生了感情,便走到一起。

可是听付姐说,虽然齐哥跟她闺蜜没在一起,但是一直藕断丝连的,而且齐哥一直不是啥省油的灯,年轻时口味挺重的,再往下问付姐就不说了。

“小文啊,来来,进屋!”齐哥开门见是我很热情。

“齐哥,我就是来问问咱们邻居是不是谁家在装修?”

“我家正装呢,之前一直不是流水么,那屋顶也够呛了,就想整个屋重新整整,也就一周能完事,有啥事不?”

“啊,这样啊,哈哈,齐哥跟您商量一下,我老婆不是怀孕了么,睡眠不太好,中午想睡个午觉,您看咱家中午能不能休息两个小时?”

“哈哈哈,恭喜啊,小文,行行行,没问题!”齐哥爽快的回答

“行,那就感谢了齐哥,这边装修你们还在这住呢?”

“没有,我和你姐这几天搬到老房子躲两天,我这是白天过来看看进度,偶尔你姐也过来。”

“啊,那行,那我就回了,拜拜齐哥。”

回到家想着齐哥的样子,感觉自己还意淫人家老婆,真是有点不地道。接下来几天中午很安静,老婆也睡得蛮好的。

一天下班回家,一楼电梯口正好遇到付姐出来。

“付姐,过来弄房子啊?”

“啊,哈哈,小文啊,是啊!今天我过来,整得差不多了,一会有点家具到,我下来给指道接一下。”

“需要我帮忙不?付姐。”

“不用,都是包送到家包安装的,谢谢你啦。”

“那好嘞,我先回家啦,付姐。”

“哎,对了,听老齐说你老婆怀孕啦,恭喜你小子啊,前段时间努力没白费啊,哈哈哈。”付姐坏坏的笑着说

“谢谢,到岁数了,得要个孩子就要一个呗。”

“嗯,挺好的,那接下来这十来个月你就惨咯,哈哈,过几天我家装完了来我家吃个饭吧,这段时间把你们吵够呛,补偿一下。”

我还没反应过来“十来个月你就惨咯”的意思,就赶紧答应说好。

这时付姐电话响了,我便跟付姐告别回家,一路上都回味着那句“惨咯”的意思。

果然第三天接到付姐电话,说是邀请我和老婆晚上去他家吃完饭,而且是做了孕妇专用的菜谱,保证老婆能吃,盛情之下只能赴宴,何况我还挺期待的。

果然付姐和齐哥准备了一桌子好菜,还准备了红酒助兴,老婆则吃上她喜欢的海鲜,我陪着齐哥喝点酒。

“老了啊,不行了,年轻都是干白的,现在只能喝点这个养生了!”

“齐哥,你可不老,腰杆笔直,出去人家都叫你大哥呢。”

“哈哈哈,人不服老不行啊,你年轻多好啊,比我儿子大点不多,年轻好啊,老弟,老哥现在在床上都费劲了!”齐哥有点上头,没顾场合说出了这么一句。

老婆脸一红,付姐赶紧打断。

“老齐你又喝多了啊,哈哈!”

“哈哈,我喝多了点,没事没事,家丑不可外扬,哈哈哈,咱们这邻居也算是一家人啊!”齐哥有点尴尬的掩饰着。

酒过三巡,老婆吃饱了有点困就先回家休息了,付姐也吃完在客厅看着电视陪着我们,齐哥却劲头十足,滔滔不绝的聊着当年的风风火火,我一直托着捧着他,但也时不时的把话题往道下引。

“齐哥你这辈子值了,该玩的玩了,该看的看了,该做的也做了!”我恭维着他。

“哈哈哈,年轻那个时候有点钱是吃喝玩乐,一晚上,上万的花。”齐哥小声开心的对我说。

“那个时候的一万,顶现在十万啊!”

“可不是,那个时候身体也好,一晚上五六次都没问题,第二天该干啥干啥!”

“牛逼啊,齐哥,年轻的时候这么勐!”

“你不也挺勐么,大中午的嗷嗷叫。”齐哥说的应该是我在家看动作片的事,我只能顺着说。

“那我那就是在家自娱自乐,哈哈,跟您差不远了!”

“老齐,别瞎说!”付姐听到话题下道了赶紧阻止。

“你去忙你的,我跟小文说点男人的事儿。”

“你别跟你齐哥学坏了啊!”

付姐笑嘻嘻的对我说,齐哥白了她一眼,扭过头接着对我小声的说:“哥现在都得吃药才能起来,而且这岁数的母老虎,你这样的都满足不了,别说我了,这就是因果报应啊,哈哈哈,年轻的时候我玩人家,现在我玩不动了,人家嫌弃我。”

“哈哈哈,哥,没事,我知道有几个地方,能帮助男人回春的。”我也压低声音跟齐哥说。

“啊,有点意思。”齐哥听了挺开心,这老家伙热心不死啊!

付姐虽然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但是也假装没听见的瞪了我们一眼。

从晚上七点一直喝到十点多,齐哥去了厕所好久没出来,我跟付姐在外面聊天。

“别听你齐哥瞎说,喝点酒他就这样!贼烦人!”

“哈哈哈,齐哥实在人,没把我当外人。”

“实在人?他实在就没坏人了!”

“齐哥对你还是好的啊,付姐。”

“对我到是不错,到不还都是补偿以前骗我的,钱啊东西啊能补,时光咋补啊,快乐咋补啊?”

“咋啦,现在不快乐啦?”

“哎,快乐!就快乐一两分锺!小崽子你别瞎打听。”

“齐哥去半天咋还没出来,我过去看看吧!”

说着我起身去了厕所,结果发现齐哥坐在马桶上睡着了……

我赶紧喊来付姐,付姐叹了口气:“这老东西今天是高兴了啊,弟弟帮我忙,把你哥架进屋去,走!”

我也喝的不少,有点晃晃的过去帮忙,一架,齐哥就醒了,嘴里嘟囔着什么。

“好好,先回床上。”

付姐哄着他,我俩架着齐哥回到新装修的卧室,把齐哥放在床上,齐哥嘴里嘟嘟囔囔要喝水还是要什么的。付姐让我先出去等会,她把齐哥安顿下。

我一个人出来,到客厅又喝了口酒,便起身去卫生间方便一下。

刚才进来没注意,坐在马桶上才看到,卫生间里凉着些付姐的内衣和丝袜,五十来岁的女人还经常穿丝袜和蕾丝,真是瞬间想象无限,酒精的作用下小弟弟硬了起来,听听外面没什么声音,我拿下丝袜裹着擎天的钢柱上下套弄起来,想着不远房间里的付姐,想着她穿着这条肉色丝袜的美腿,想着她把丝袜提到大腿根儿,紧贴着蕾丝边内裤,想着想着,一股浓稠喷射而出,手上丝袜上都是,我瞬间醒了点酒,赶紧用手纸擦掉丝袜上的东西,穿好出来准备跟付姐告辞。

刚准备推卧室门,听到里面有对话。

“你别弄了,小文还在外面呢!”

“赶紧的,给我舔!”

“别弄你,一会还不行么?”

“操nm,快点张嘴吃进去!”

我悄悄推开一点点门缝,场面瞬间让我凝固,刚刚软下去的小弟弟马上坚硬如初!

齐哥裤子脱到膝盖下面,躺在床上,付姐跪在他两腿间,头被齐哥按着,付姐面前就是齐哥软软的小鸡鸡。

争执了一会,付姐好像妥协了,张嘴开始给齐哥口起来,意淫的女人正给人口交,我如何继续忍耐,眼睛盯着门缝,右手掏出又硬又大的小弟弟套弄起来!

付姐很努力的在服侍,但是齐哥一直是半硬的状态,嘴里还一边骂着:“这他妈的怎么操你啊,赶紧的。”

付姐更努力的用手配合着嘴唇舌头,刺激着齐哥的鸡鸡。

“操!!”齐哥突然呻吟的喊了一声。

付姐也停止了动作,慢慢吐出小鸡鸡,嘴里含着齐哥的精液准备伸手去拿床头的纸巾,突然付姐眼神馀光似乎发现了什么,我吓了一跳,赶紧退身回到客厅,穿好裤子。

不一会付姐出来了,面色桃红有点尴尬,一直在舔嘴唇。

“你哥睡了,呵呵!”

“那就好,那我也回去了,姐。”

“那个,你刚才,是不是?”

“啊?哦,我刚才去了趟卫生间!”

“嗯,呵呵,晚了,姐不留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我便离开付姐家。

. (三)

隔天中午老婆正在午睡,我的手机震了。一看是付姐的信息。

“你在家么?”

“嗯,在呢,陪老婆睡午觉。”

“有时间来我家一趟。”

“额,行,一会就下去。”

按响门铃,开门的正是付姐,表情很严肃。

“进来坐!”

“齐哥呢?”

“跟朋友出去了,晚一点回来。”

我坐下,发现桌子上有个塑料袋里面好像装着点什么。付姐坐在我对面,盯着我不说话。

“咋啦,付姐,这么严肃呢?呵呵!”

“你昨天在我家干啥了?”

“……”

“平时说说闹闹,开个玩笑,但我是你长辈,我都跟你妈差不多大了,你怎么能这样!”

说着付姐把桌子上的东西摔到我面前,我一看,里面原来是昨天我用来撸的那条丝袜!

“对不起,付姐,我……”

“我早上穿的时候发现的,就是你干的吧!你们年轻人在自己家就算了,在别人家得尊重别人,是不是!”

“嗯,付姐,我的错,昨天我喝多了点,没控制住!”

“没控制住,回家找你老婆!”

“她不是怀孕么,而且昨天正好看到……”

“看到什么?!别瞎说你!”

“呵呵,没啥,就是去卫生间路过卧室的时候……”

“小文啊,我请你来吃饭,然后你喝多了在我家手淫还偷看,你觉得这样合适么!我和你哥是我们的事,你什么也没看到,昨天你喝多了!”

“嗯,对,姐,昨天我喝多了,对不起!”

“行了,昨天你俩都喝多了,何况你老婆怀孕你有些冲动。这个事也不计较了,以后别这样,我这老脸往哪搁!”

“好的,姐,回头我赔你一条。”说完我拿着袋子低着头离开了付姐家。

我觉得可能我只能意淫了,现实毕竟是现实,很多东西很难实现,想想就得了。丝袜也没办法拿回家,只敢偷偷藏在门口的电表箱里。

下午我路过商场的时候,一丝邪念突然涌起!我跑去买了条连体丝袜,而且是黑色的。

回到小区,坐上电梯我没有按我家的楼层,而是按了付姐家的楼层。我准备赌一把!按了付姐家的门铃,隔着门听到很清脆的一声“回来啦”,随即门被打开了,开门的还是付姐,但是跟中午时完全不一样,中午付姐是一身浅蓝色的家居服,宽松肥大,现在是一条紫色真丝吊带睡裙,妥帖的勾勒出付姐身材曲线,而且更让我喷血的是付姐胸部是真空的,戴着胸罩的看着特别大,没戴虽然不挺但是也十分壮观,我一时间能在那。

“付姐,我……”

“小文,我还以为是你哥回来了,他刚来过电话,我说怎么这么快呢!”

我低着头把手里的购物袋递给付姐,这时她也发觉自己穿的有些暴露,便侧身站着问我这是啥。

我说:“赔你的袜子。”

“傻小子,还真听话啊,这事过了,姐就当没发生过啊!哎,你等会,你买的这是啥啊?这个我能穿么我?”

“那个,有啥不能,我觉得你穿这个肯定很美。”

说完转身开门我就跑了出去,听见身后付姐笑盈盈的说,“这个傻小子。”

看来付姐真是把我当小孩子了,没有特别生气,而且也估计怕我乱说,所以吓唬我一下。看到付姐的笑我就安心多了,这个女人,有一天一定让你穿着这条袜子被我干!

第二天下午,还没到家就收到付姐的微信。

“谢谢弟弟,还没试过这种的,不过确实很好看。”

“姐能喜欢就好,我也算是 将功补过了,穿这么好看晚上有约会啊?”

“也没啥,晚上跟你齐哥出去吃饭。”

“哎哟,真不错啊,哈哈,烛光晚餐然后再色诱齐哥!”

“去去,说说就下道了,小心跟你老婆告状加你的公粮!”

聊侃几句我也快到家了,想着今晚付姐穿着我给买的连体黑丝袜,在床上跟齐哥翻云覆雨,可能高跟鞋和丝袜都不脱呢,直接撕开就干,借着酒劲……想入非非出了神,老婆捅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哈哈一笑说今天白天单位的一些趣事敷衍过去了。

晚上老婆睡得早,我在书房吃鸡,突然又想起付姐的丝袜,真想像上次一样偷窥一下,吃不着看看也是爽啊!

对了,这几天盆友圈有人发一些什么取证的录音录像的小设备,不知道有没有能远程监视的,还别说,插座,闹锺,灯泡各种日常用品里都能安装录音录像设备,怀着试试看的态度我买了一个插座,可以视频音频传输的。

买完正在计划着有没有机会装到付姐家,就听着楼下隐隐约约的对话,声音还不小,感觉像是在吵架。

我跑去客厅听了一下,正是付姐和齐哥,两个人好像都比较生气,真是不知闹哪样,不是说好的黑丝诱惑么,怎么变成吵架了?

第二天,故意给齐哥打了个电话,说是想约他有时间去一家新开的会所“回春”,齐哥在电话里小声的说

“还回什么春,自己家里都快寒冬腊月过不下去了!”

“咋滴了,昨天好像听到你们吵架了啊!”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姐现在都能吸土了,这老娘们最近也不知道咋了,更年期导致性欲这么旺盛么?整得跟小丫头似的,差不多天天要,你说我都快六十了我,哎!”

“这么回事啊,可能姐就是更年期吧,哥有时间咱们下楼抽根烟吧,我看你大气都不敢出就先别说了!”

“行,五分钟,1号门。”

挂了电话,心里落了地,付姐和齐哥在床事上有很大的问题,这也是付姐买伟哥和查各种情趣用品的原因,至于付姐最近性欲这么强,就有点让我想入非非了,到底真的是更年期导致的,还是我导致的呢?我跟老婆打了个招呼便穿衣服出了门,深秋的傍晚很凉,我跟齐哥抱着膀躲在门卫房后面聊着天。

“齐哥,铁东那边新开个会所,挺不错的,我正想约你去呢!”

“再说吧,哎,刚才还没跟你说完呢!昨天她安排了一个什么晚餐,环境整得不错,又听歌又喝酒的,那店的红酒真不错,回头我去买点回来咱们喝点,说远了。吃完饭喝完酒回到家,我就想着洗洗睡吧,这老妖婆子不但没洗,还整了一身妖里妖叨的,倒是挺性感的,但是你哥我这身体真是吃不消了!”

“齐哥,公粮得交啊!这是法定义务,哈哈。”

“你说一个女人,你日了二三十年了,再性感好看,也会腻啊,不瞒你说,一是我现在身体不行了,二是确实对你付姐有点腻了,再加上前天不刚跟几个朋友去新开的洗浴消费了一下,昨天明显力不从心了!”

“就因为这个啊,齐哥可以吃点补品补一补,或者吃点药啊!”

“吃了,你姐总给我买伟哥,泡酒也没停过,到岁数了,没啥大用,跟你姐顶多五分钟,倒是在外面能久点,毕竟外面姑娘活好,哈哈!”齐哥一脸回味。

“齐哥,铁东新开个顶祥会所,挺不错的。”

“歇歇先,你姐还跟我不乐意呢,女人啊多大岁数都一样,贼敏感,非说是自己第六感,可把我坑死了。你说我这岁数的人,不都是怎么开心怎么活么,人家夫妻都是各玩各的,互不耽误,感情也很好,亲情在啊,还得要要求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

“哪个女人不希望灵肉合一啊,正常的。”

“我的那些朋友,别说在外面玩,外面小三小四都有了,他们媳妇也都外面有个小伙啥的,花点钱买点快乐,又不是不想过了要离婚。”

“话虽如此,但是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啊!”

“弟啊,你得给哥想想办法,让你媳妇没事约约你姐啥的,你姐喜欢小孩,我们儿子又不结婚,正好你老婆怀孕了,能够跟你姐有共同话题。”

“也对啊,行,我回头跟我媳妇说说,咱们回去吧,外面也怪冷的!”

回去我把这事跟老婆说了,老婆听了哈哈大笑,说:“这事找我干啥,给付姐找个精壮的小伙不就搞定了么。”

“那得付姐愿意啊,我看齐哥到是挺愿意。”

“找小伙这事我不行,我就有时间找付姐逛街吃饭吧!”

随后一段时间老婆经常约着付姐到家里来,也经常跟付姐一起去逛街吃饭,有时候我没时间付姐陪着老婆去医院做检查。果然分散了不少付姐的精力,同时也增加了我跟付姐接触的机会。

一天中午回家准备看看老婆,因为上午干了点体力活,出了一身的汗,开门进屋喊了一声“老婆我回来了”就直奔厕所准备冲个热水澡,脱光衣服才想起来换的内衣裤没带进来,因为在自己家于是就光着身子去卧室拿内衣,刚推开门吓了我一跳。

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是我老婆正在熟睡,另一个居然是付姐靠着床头正在玩手机。我全身赤裸的站在门口跟付姐四目相对,我们俩都愣在那,好久我反应过来赶紧捂住鸡鸡,尴尬笑着说:“付姐来了啊,我不知道你在呢,我过来拿衣服洗澡。”

付姐脸特别红,眼睛看着别的地方说……你这小子,在自己家也太那个……赶紧去拿吧!”

我小跑着赶紧拿好衣服,转过身跑了出去。

出了门松了一口气,心跳的特别快,觉得又惊险刺激又很害怕。让付姐看了个光,而且我能感觉到付姐的眼神在我的老二上扫过好几次,害怕的是床上还睡着我老婆呢!一瞬间小鸡鸡变成大鸡鸡,还哪有洗澡的心了!

三下两下冲的差不多了,但是脑海中一直浮现着付姐那种惊喜又有点害羞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开始套弄起自己的老二,想像的力量真强大,没几下就射在浴室墙上,爽完之后我平静了许多,也理智了下来,心想着这正是挑逗付姐的好机会,怎么能浪费。

于是我把浴巾扔到洗衣机里,然后打开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喊,“没有浴巾了,帮我拿一下浴巾!”

我刻意没有喊称呼,老婆或者付姐,因为我担心老婆睡醒了或者怎么样。

然后我把门留了条小缝,静静地等着,虽然刚刚射过但是兄弟们都知道小鸡鸡并不会马上缩小的,只是坚硬度没那么强了,变成又粗又长的耷拉在两腿之间。我期待的盯着门缝,就像那天我期待从门缝看到些什么。

没过一会一只白嫩呃呃手拿着浴巾伸了进来,“给!”这明显是付姐的声音,我特别激动,但是假装不知的一手接浴巾一手拉开了门,“谢谢老……”

第二次,我与付姐四目相对,全裸相对,只是这次我没有去挡,付姐也没有羞涩,更多的是眼神中的渴望。

“你小子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啊,我以为是我老婆给我拿毛巾呢!”

“我看你是憋坏了,拿你付姐逗开心呢!”

“哪敢呢,付姐这岁数,什么林子什么‘鸟’没见过啊!”我特意把鸟读的很重!

“我看你是不想好了,自己憋不住自己解决,别拿我开心。”付姐笑骂着。

“付姐,您是我的长辈,我可真没有,正好刚才我后背没洗到,趁着还没擦干,你帮我打点沐浴露呗。”

“臭小子,你想干啥!”

“洗干净的啊,还看的你也看了,又不是我看你,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还以为我对你有啥想法咋滴。”

“滚蛋!”付姐嘴上拿着我,脚上却走进了卫生间。

我蹲着背对着付姐,我能感觉到她在我身后有多么紧张,气喘的很重,手扔到我背上明显感觉到在抖。

“付姐,听我老婆说,你们最近找到一家牛排很不错啊!”我若无其事的聊着天。

“啊,挺好的,嗯,挺好的。”付姐应付着。

“改天咱们一起去吃吧!”

“哦,哦,好呀!”

听着付姐心不在焉的样子,我要在加一把火了。我把右手伸向胯下,握住还在膨胀的老二,慢慢的揉搓起来,不是前后而是上下,就是把龟头向下朝着地面,因为我是蹲着,把老二竖着拉可以让身后的付姐看的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我听到付姐深深地咽了一口口水,手也更抖了。

“差多了吧,我出去了!”付姐颤抖着说。

“嗯,谢了姐。”

说着我起身并且迅速转过身前挺,已经坚挺的大鸡鸡正打在付姐右手上,把付姐吓了一跳,我则哎呀一声假装很疼的样子。

“咋啦?”付姐应急反应的问到,并关切看着我双手捂住的裆部。

“撞了一下,有点疼。”我假装着龇牙咧嘴,“可能因为硬起来撞得比较疼。”

“这……”付姐有些愣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姐,你帮我看一下,是不是伤到了!”

“这……”付姐依然迟疑着。

我一把拉住付姐的手,一挺身,硕大坚硬的老二一下子翻了出来,吓了付姐一跳正要往后退步,无奈手被我拉着呢。鸡鸡一挺正好插在我拉住那只付姐的右手里,付姐的小手热乎乎的,还在抖。

“姐,我这疼,你帮我揉揉……”

“不行……这不行……”

“姐,我这么硬就是因为你。”

“不行,不能这样。”付姐不停的拒绝,可是右手却没挣脱离开我的大鸡鸡。我明白,这女人就快是我的了!

“姐,就帮我一下,求你了,你看我难受的,你也是过来人,就帮帮我。”

“我……不行……这……咱俩……不能这样……”

我继续握着付姐的手,并且开始前后套弄起我的鸡鸡,从龟头到阴毛再到两颗蛋蛋,付姐的手越来越抖。

“嗯……嗯……”我发出微微的呻吟声,刺激着付姐。

“那……那……就这一次啊!”付姐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松开抓住付姐的手,果然付姐的手不需要我的外力,主动的前后并且螺旋的套弄起我的老二。

付姐的出气声越来越大,也在不停地咽口水,她慢慢蹲下身,脸距离我老二特别近,双眼死死盯着赤红的龟头和马眼。

“小文,咱们不可以这样,我跟你说姐是心疼你老婆怀孕,但是咱们这是不对的,只有这一次。”付姐坚定的说。

“嗯……啊……我知道了……付姐……啊……舒服……姐,蛋也要……啊!”

付姐左手也过来帮忙,轻轻揉捏着我的两个睾丸,自己一直意淫的老女人,正在给自己手淫,而且手法还不错,如果不是我刚刚自己弄一次估计几下就射了!

“快点,你老婆还在外面了,你个小王八犊子就干这些欺负你姐。”

“姐,你的手真舒服,我还要亲亲。”

“亲啥?亲嘴啊!”

“亲鸡鸡……啊……嗯。”

“滚”付姐骂着,左手握着蛋蛋一用力,我哎呀了一声。

“让你再胡说八道,这已经挺过分了,你还想干啥?”说着付姐加快了右手的速度,一波强烈快感冲击着我的大脑。

“快射了,姐,姐,啊……”

付姐赶紧侧过身,扶着我的鸡鸡对着浴室墙,更加快了速度!

“嗯!!啊!!”又一股浓热黄白色的精液喷射出来,一小半都弄到了付姐手上。

“看你弄的,讨厌!”付姐白了我一眼,转身去洗手了。

“姐,谢谢你!”

“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且就这么一次!”说完付姐走出了卫生间,留下我下我一个人继续回味着刚才的事。

.

(四)

随后几天都没有见到付姐,我还每天自己弄一下或者要求老婆给我口,在老婆低着头含着我老二的时候,我一直幻想着就是付姐在吃着我的鸡巴,每次都射的老婆满足都是,搞得老婆挺不开心,还问我为啥这几天需求这么强。

又过了几天,付姐和齐哥也没什么动静,一天晚饭听老婆说起原来是齐哥的儿子从外地回来了,还带了女朋友回来,他们老两口忙着照顾儿子和未来儿媳妇呢。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是齐哥打来的。

“老弟,忙着呢啊?”

“哎,齐哥啊!没啥事啊,刚吃完饭,呵呵”

“明天有时间没有啊?我儿子回来了,还带了女朋友,明天我想约着你们两口子一起吃个饭啊!”

“行啊,呵呵,那明天通知我时间地点就行。”

挂了电话把这件事告诉老婆,老婆还挺高兴,说付姐为他儿子的事发愁很久了,接近三十来岁的人了,从来也没带个女孩回家过。

我说:“可能人家条件好,要求高,一直玩呢呗。”

老婆摇摇头说好像没那么简单,但是又说不出具体为什么。

第二天中午,就接到付姐的微信。

“晚上6点,山东路,富阳酒店203包房。”

“收到,付姐:P”

见付姐没再继续回复,我就又加了一句。

“付姐,我想你的手了,嘿嘿!”

“付姐你别逗我了,我说的是动词不是名词!”

“小流氓,老实点,晚上我可是老婆婆。”

“嘿嘿嘿:P”

晚上跟老婆梳洗打扮了一番,老婆已经恢原了,也过了头三个月进入相对安全期,又是第一次见外人,所以还化了个澹妆美美的,而我则幻想着今晚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付姐?还是儿媳妇?嘿嘿!

到了饭店进入包房,他家四口人已经在等我们了。

“这是我儿子,小亮!这是她女朋友,光辉!”

“这是咱们楼上邻居,你刘哥和你嫂子。”

迎面走过来一个一米八几的帅小伙,真没白瞎付姐的优良基因,小亮跟我握握手,又跟我老婆打个招呼,然后对着身边的一个长发女孩说:“光辉,打个招呼!”

“嗯,哥好,嫂子好。”

女孩有点羞涩的说。

入席准备开宴,齐哥和付姐坐在中间,付姐旁边是我老婆然后是我,齐哥旁边是小亮,然后是他女朋友光辉,所以我跟光辉是挨着坐的。

近距离看这女孩,皮肤不是很白,但是肤质特别好,身材很纤细,并不是丰乳肥臀的那种性感,但却很清新,笑起来漏出八颗牙齿和一个酒窝,很舒服,尤其是她身上的香水味,澹澹的青草味,让人想恋爱。但是她的手指有点粗,而且肤质明显差一些,想来应该是家境一般,后来出人头地了吧。

酒桌上主要是我和齐哥的聊侃,外带一些付姐讲小亮小时候的糗事,小亮倒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得出是个受教育不错,家庭不错的孩子。只是,他跟光辉之间少了点什么,可能是第一次见面,不愿意在大家面前秀恩爱吧。

席间老婆想去厕所,付姐起身陪着一起去了,他们刚走我也起身出去直奔厕所,在洗手台那里看到正在补妆的付姐,我走过去付姐从镜子里看到我。

“她一会就出来啦,一会就带她回家吧,孕妇体力并不好,得回家休息。”

“嗯,知道啦!”

说着我故意从付姐身后划过,用力往前顶了一下付姐的屁股。

“要死啦,在这也闹!”

“嘿嘿,想你了呗“我悄悄在付姐耳边说。”

付姐脸一红,低头微微一笑。

“要死!滚!”

我一脸坏笑的跑进男厕。等我回到包房,老婆和付姐已经回来了,付姐好像没事一样的都没看我一眼。

我赶紧对齐哥说:“齐哥,付姐,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回了,我先把老婆送回去休息,如果还继续咱们再换地方。”

大家都同意,于是都起身回家,临走时我跟小亮加了微信。

. (五)

又过了几天,在一次朋友聚餐上,我又遇到了小亮,我的朋友正是小亮的初中同学,我们本来就认识于是便坐在一起边喝边聊。

“文哥,上次没喝好,这次好好喝点。”

“行啊,不过你不用回去陪女朋友啊?”

“啊,她已经回去了!”

“哈哈,那你自由了么?晚上苏荷走起!”

“行!哈哈哈……”

第二场直奔夜店,喝得很high,借着昏暗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音乐,我跟小亮大声在彼此耳边喊着聊天。

“你啊,赶紧结婚生个孩子给你妈你爸!”

“生孩子?”

“啊!你妈你爸最近好像感情有点问题,你知道不?”

“他俩啊?!早就有问题了,我只是其中一部分。”

“那你也能给他们开心点啊,你离他们那么远。”

“那你就替我多照顾照顾我爹妈吧!”说着小亮敬了我一杯。一口干掉!

“一会咱们去按按脚放松一下吧!”

“走啊,我也有点累了。”说着我和小亮跟大家打个招呼离开酒吧。

“荤的素的?”我扭头问小亮。

“啥荤素?”小亮反问我。

“装什么王八犊子,就是带不带打飞机或者打炮的。”我不屑的说。

“那,素的吧,素的吧!”小亮有点扭捏

“都多大岁数了,还装什么纯啊,咋啦?没结婚保留处男给老婆?”

“不是啊!”小亮小声的说

“那就荤的,得继承你爹的优良传统!”我坏坏的说。

“哎,咱们回家吧,文哥。”小亮一下子情绪低了下来。

我有点懵,怎么好好的去玩玩突然这么不开心了?我递过一支烟给小亮,然后跟代驾师傅说去一个慢酒吧。

一路上小亮都不再说话,眼神坚定的看着车窗外。

“两杯金汤力。”我大声对酒保说。

“怎么了?咱们一见如故,你父母对我也特别好,我厚着脸皮认为自己算是你半个哥哥,有啥话就跟哥说吧!”我拍了拍小亮的肩膀。

“我不喜欢女人!”小亮平静的一句话让我懵逼了半天,本来酒精就有些上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你喜欢啥?”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傻逼。

“没事,大家反感也正常。”

“不是,我就是有点上头,没反应过来!那个,就是你喜欢男人呗?那你女朋友?”

“租的,一个礼拜,8千块钱!”小亮叹了口气。

随后小亮跟我讲起来他小时候的“悲惨”经历。

小亮从小家境就很不错,一直生活在幸福当中。

小学的时候,小亮在重点小学的重点班级,还有一个很漂亮同学都很喜欢的女班主任老师,因为齐哥付姐没少给老师送礼,所以班主任对小亮特别的好。还没啥性启蒙的小学生,有那种朦朦胧胧的喜欢,尤其是这么美丽温柔又对自己很好的老师,老师还经常去小亮家家访,辅导小亮等等,有时候齐哥付姐忙老师会放学先把小亮带回自己家做饭给小亮吃。

小亮说,那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女人吧。很纯洁的喜欢。

一切的幻灭,是一次小亮逃学回家,他本以为家里没人见房门关着推门进去,正撞见齐哥和班主任全身赤裸的在床上,老师跪在床上,齐哥从身后用力的插着老师,一手扶着老师的屁股,一手抓着老师的头发。

平时高贵端庄的老师这时正叫的像个母狗。小亮一下子吓哭了。

小亮哭着去找到了付姐,并且告诉了付姐。随后的家庭大战,让小亮更加害怕,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同时也开始从心底里厌恶班主任,这个他曾经喜欢的女人。后来长大了,他每每看到对他有意思的女生,都觉得很恶心久而久之。

“你妈你爸也不容易,谁年轻的时候不傻逼。”我安慰他说

“所以我长大了,想离他们远点。我爸说他爱我妈,但是不只爱我妈。我妈说她曾经很爱爸爸,现在她很需要爸爸。那我到底是什么,他们为什么生下我?”小亮有些激动

“哎,看来你妈你爸也是打打闹闹一辈子,老了老了也不消停。”

“我知道,肯定又是我爸在外面乱来,我妈就开始炸毛瞎胡闹了!”

“还真不是,你爸说,你妈现在更年期,需求特别旺盛,他俩年龄差本来就大,你爸完全满足不了,夫妻生活不协调,外带着你爸有时候去吃点荤的,更不行了。”

“他俩其实就应该离婚,我妈为了我爸难过了一辈子了,以前我爸乱来不管她,现在我爸没能力满足她,这不相当于守一辈子活寡么!”

那一晚我们什么都没干,只是喝了三杯金汤力。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