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同人之淫神传承 (9) 作者:JYXSHLB

.

【斗罗大陆同人之淫神传承】

作者:JYXSHLB2020年7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九章 淫神环 第一节 胯下的神祗

“第七魂技,凤凰真身!”马红俊身体散发着炽热的凤凰火焰,同时凤凰领域开启,化身九首火凤凰进入战斗状态。

“第七魂技,白泽真身。”银雪第一次展现了自己的武魂,竟然是传说中的神兽白泽,八黑一红的魂环搭配。

“顶级兽武魂火凤凰,还有你是……白泽神女?想不到前辈隐居多年,一出山就找上了我,”千仞雪眼光一凝,望向马红俊“史莱克不简单啊,除了唐三,居然还有这样深藏不露的人。”

一声清啸,马红俊已经逼近千仞雪,第三式,淫神分身!马红俊化出两道实体分身,从魂力波动来看,每一位都有高级封号斗罗的实力,最起码不会比剑尘心差。

头顶盘旋的淫神环迅速扩大,笼罩了方圆十里的范围,“第三魂技,白泽神光!”银雪的白泽神女的名号是因为白泽武魂的特殊。

她拥有仅次于七宝琉璃塔的辅助作用,又拥有普通兽武魂战魂师的战斗能力,再加上当年大陆第一美人的名号,她很快就艳名满天下,最终嫁给了年轻的海神继承人。

在马红俊和银雪的夹击下,千仞雪很快就显露出败像,握着天使圣剑的手被凤凰火焰冲击的虎口裂开,心脏血脉的衰竭让千仞雪渐渐开始力不从心。

“第一式,欲之阴影”马红俊掌控着淫神环,黑色阴影领域和诡异的黑洞磁场将千仞雪圈在其中,“啊!”千仞雪一阵尖啸,身躯立在阴影中,眼前的二人已经消失不见,眼神慢慢开始变得空洞。

“雪儿,为什么不能放下武魂殿,追求自己的幸福?”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

“我不能……我不能辜负爷爷的期望,我要,振兴武魂帝国。”千仞雪咬着牙回应着,她强忍着身体的燥热,当她转过身去,却被眼前一幕震的呆滞在原地。

“唐三”英俊的面庞带着怜惜的神情,眼神充满爱意的注视着千仞雪,千仞雪咬着牙,“你……不是他!”

“雪儿,难道你心中的唐三,不是我吗?”“唐三”一步步走近千仞雪,将千仞雪搂入怀中“感受我的温度,你可以否认内心的感觉吗?”

“唐三”慢慢低下头,吻住千仞雪颤抖的红唇,动人的诱惑让千仞雪回想起天使第九考的美妙欲望,天使九考的过程也展现在马红俊和银雪的眼前。

“想不到这千仞雪也爱上了三哥,三哥这命也太好了。”马红俊砸了咂嘴,一旁的银雪却恍然大悟,“果然,她的考核并不完美,天使之神的威能并没有发挥到极致,怪不得,怪不得。”

随着千仞雪发出一阵阵喘息,她和“唐三”的衣服都脱了个干净,两具躯体纠缠在一起,可是就当“唐三”就要进行那最后一步时,马红俊和银雪放松了警惕,认为千仞雪已经着道。

千仞雪眼中寒光一闪,摆脱了欲之阴影的影响,“太阳圣光!”一道灼热的带着太阳神力的光线射向马红俊,娇躯软倒在地上,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来不及躲避的马红俊,只能选择硬碰硬,两道分身被瞬间湮灭,却也给他制造了攻击的时间,“淫神环第四式,欲望之种,第二式,欲之业火!”

千仞雪并没有躲开马红俊的攻击,想要硬抗下马红俊的攻击来给马红俊一击必杀。

银雪化为白泽真身挡在马红俊身前,太阳圣光笼罩了整个白泽,耀眼的圣光让马红俊闭上双眼,缓缓睁眼后,整个人呆滞在原地。

银雪如同陨落的谪仙,静静的躺在马红俊的怀里,“啊!!!”马红俊抱住头愤怒的嘶吼着,眼睛充血,颤抖的双手死死的摁住头部。

“太阳圣咒,虽然威力不大,但胜在速度极快,就是神也要费一番功夫,我虽然重伤,可也不是一个凡人能抵挡的,太阳圣光会逐渐侵蚀她的灵魂和肉体。”

千仞雪冷笑着,浑身剧痛,心脏的伤情更加糟糕了。

“我可以在这里等你三天,解除太阳圣咒,修复你的心脏。”马红俊紧握着双拳,抱着银雪一步一步的走向千仞雪,血红的眼睛盯着她。

“凭什么?”

“凭我会杀你。”

千仞雪平静的盯着马红俊,“你的威胁,幼稚无比。”

马红俊将银雪放下,捏起千仞雪的下巴,眼睛闪烁着凶光,“我对武魂殿的人没有任何顾及,在我杀你之前,我会封住你全身的经脉,废掉你的神力,把你干的哭天喊地。”

“然后我会把你扔进最脏的窑子里,命令那些流浪汉尽情凌辱你,带着你游街示众,记忆水晶散布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马红俊咬着牙从嘴里挤出这段话语。

“你确信你能做的到?”千仞雪被马红俊肮脏的话语激怒了,她准备拼死一击和马红俊同归于尽。

“欲之业火,燃烧吧。”马红俊冷冷的看向千仞雪,千仞雪拼死想要提起的神力被一股透明的火焰燃烧殆尽,“恐惧”“绝望”的情绪被无限放大,“怎么回事,你!”

“天使神历代神祗,也曾经有过黑点,名为切茜娅,她与第6代淫神交手落败,并且堕落为淫神的性奴。”马红俊盯着千仞雪的眼睛,“而你将会成为天使神第二个耻辱,被还未成神的淫神传人调教,千道流,应该会很“欣慰”吧?”

“果然,你果然也是神祗选中的人,”千仞雪死死地瞪着马红俊,只有暂时妥协“也罢,就依你所言,三天,你可以在这里看着,我会在心脏完全修复以前,治好她。”

千仞雪怎么会没听说过那个传说?魅惑天使切茜娅,天使神史上抹不去的黑点,听到爷爷的名字,她不甘束手就擒,只能妥协。

马红俊经历了最漫长的三天,他的眼睛始终停留在银雪身上,直到银雪睫毛微颤,马红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悦,他感应到太阳圣咒已经驱除,千仞雪果然没有耍花招,她自认为恢复哪怕一丁点实力也可以轻松抹杀马红俊二人。

“我很好奇,既然知道心脏修复后的我一定会斩草除根,为什么还要提出这种愚蠢的条件呢?”千仞雪再次变得神圣庄严,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天使神装附体,“淫神传人,带给天使一族羞辱的一脉,今天将不复存在。”

“你很好奇吗?”确认银雪无忧后,马红俊心里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弛了下来,他玩味的看着千仞雪。

千仞雪秀眉一皱,心中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很快她睁大了美眸,金色的心脏开始褪色,浑身燥热,天使神装解体,浑身发软的她香汗淋漓的跌坐在地上。

“欲望之种,淫神环第四式,在你开始修复心脏的那一刻,它就已经侵入了你的身体,紧贴着你的心脏,当你修复心脏的时候,神力同时灌输进了心脏和欲望之种。”马红俊抚摸着千仞雪的脸颊,“欲望之种本来没有那么强的效果,多亏了你的神力,让它更加强大!自负,无脑,你败给三哥是必然。”

赤裸着娇躯的千仞雪难以置信的盯着马红俊,“你……”她喉咙发干,什么也说不出来,愤怒,悔恨,不甘,屈辱,千仞雪身为神却被“蝼蚁”击败两次。

马红俊看着呆滞的千仞雪,摇头一笑,分开她修长圆润的双腿,身体压在千仞雪身上,他终于可以仔细观察一番身下神祗的娇躯了。

挺直的鼻梁,略显纤细的凤目,金色长发,身材比例恰到好处,精致的面庞虽然比起宁荣荣小舞要略逊一筹,可是专属于神祗的神圣气质让她增色不少,小穴上金色的稀疏阴毛的衬托下,粉嫩的阴唇更加诱人。

千仞雪目光无神,娇躯因为马红俊的抚摸变得逐渐敏感,肌肤上冒起了鸡皮疙瘩,她的心灵沉入了深渊,两次的失败让她无法接受现实,眼角滑落一滴泪水,娇躯被马红俊肆意玩弄着,一对大小适中的酥胸被马红俊含在嘴里,娇嫩的乳头被马红俊的舌头撩拨着,却没有任何反应。

马红俊看着身下的“死鱼”,也没兴致再做更多的前戏,大鸡巴对准了被欲望之种影响的已经湿润的小穴,轻轻摩擦着,马红俊压着千仞雪的娇躯,腰臀发力,狠狠的刺入千仞雪的小穴中。

“啊!!!”千仞雪无神的双眼恢复了一丝清明,眼前一幕让她开始惊慌,下体撕裂般的疼痛,金色的处子之血顺沿着马红俊的阳根流出,“滚开!”千仞雪色厉内茬的尖叫,双腿踢蹬着空气,一双玉手抵在马红俊胸口。

“对嘛,高贵的天使神,死鱼有什么搞头?”马红俊俯下身子舔了舔千仞雪白嫩的脸颊,双手在千仞雪的乳头上使劲一捏,“啊!”千仞雪吃痛,发出一声哀嚎,湿润的小穴被马红俊插出淫乱的水声。

“混蛋,我不会放过你!”千仞雪奋力挣扎着,奈何被欲望之种侵蚀下的她已经欲火焚身,天使威能荡然无存,她咬着牙愤怒的瞪着马红俊,一双玉手颤抖着,粉嫩的乳头被马红俊舔弄的挺立起来。

“淫神环第一式,欲之阴影。”头顶淫神环发光,黑色的阴影笼罩住二人,马红俊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腰部像马达一样高速运动,插的千仞雪的小穴汁液飞溅。

“啊,混蛋,你干了什,啊!”千仞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敏感度又翻了一倍,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让她紧咬着银牙,嘴上逞强,下体早已经蜜汁泛滥,阴道的肉壁紧紧贴合着马红俊的鸡巴,子宫口被马红俊撑开,每一下都顶在千仞雪的心坎上,挺立的乳头颤抖着,媚眼如丝。

“我不会,放过你,唔~”千仞雪被马红俊用手指堵住小嘴,香舌被两根粗壮的手指夹住,被迫吞下自己的爱液,“啊,啊~”千仞雪忍不住发出阵阵娇喘。

马红俊贪婪的吮吸着千仞雪的乳头,拿出千仞雪嘴里的手指带出一丝香津。

“啊,啊~”逐渐沉浸在欲海中的千仞雪两眼翻白,一双玉手在马红俊背后留下深深的指印,双腿不知不觉的缠绕住马红俊,酥胸紧贴着马红俊的胸膛。

马红俊眼神一凝,身体一阵抖动,灼热的精液在千仞雪子宫内翻滚,“呃~”

千仞雪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身体微微痉挛,仰面躺倒在地上。

“神祗果然不简单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女人泄身之前缴械。”马红俊惊诧的看向喘息着的千仞雪,一张一合的穴口流出白浊的精液,雪白的肌肤透红,金色的长发被香汗染湿,红唇嗡动,脸颊的泪痕已干,高高在上的神祗此时也流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

“废物,我一定要,杀了你……”千仞雪无力的躺在地上,声音颤抖着,她不甘心,被唐三击败已经让她濒临崩溃了,神祗的无敌信念已经产生一丝裂纹,现在在马红俊胯下无力呻吟的她,在欲望之种,欲之阴影,欲之业火的情绪和肉体的影响下,自信心已经彻底崩溃。

“是废物了一点,那么玩个有趣的,淫神分身!”马红俊分出两道实体分身,将娇躯瘫软千仞雪抱起。

“混蛋,你要做什么?”千仞雪惊慌失措,无力的挣扎展现出她最后的倔强,她被抱在空中,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姿势悬在马红俊仰面躺着的真身之上,小穴正对着马红俊的阳根。

马红俊的两道分身突然放手,千仞雪重重的坐在了马红俊的胯部,大鸡巴长驱直入,“啊!!!”千仞雪被强烈的刺激感弄的浑身颤抖。

分身一号抓住千仞雪的长发,将鸡巴插进千仞雪的嘴中,“唔!唔!”千仞雪被鸡巴堵住的小嘴发出屈辱的声音,马红俊开始快速的抽动阳根。

突然,千仞雪瞪大了眼睛,她感觉到后庭一凉,原来马红俊二号已经将鸡巴贴在千仞雪的菊门上上下摩擦着,“不愧是天使神,果然淫荡。”

“唔,唔!”千仞雪卑微的抵抗声显得如此软弱无力,二号狠狠一挺腰,大鸡巴插进了千仞雪的后庭,“唔!!!”千仞雪口中含着阳根,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唔,唔,唔!”千仞雪被三个马红俊同时操着三穴,强大的意志逐渐开始蹦碎,眼神中带着魅惑,香汗淋漓的接受着侵犯,红唇微启,绝望的她完全丢下了神祗的尊严。

三根鸡巴有节奏的一来一回,很有默契的马红俊和两个分身让千仞雪终于达到了高潮。

“不行了,爷爷,我……坚持不住了,对不起……”千仞雪眼中最后一丝清明逐渐模糊,整个身体都沉醉在欲望之中。

“唔,唔,唔!去了~”千仞雪口齿不清的淫叫着,终于喷发出高潮的证明,马红俊也不再把握精关,三根大鸡巴同时在千仞雪发射出精液。

精液足足喷射了一分钟,千仞雪吞下了不知道多少浓精,鼻孔都呛出精液,娇躯颤抖着,下体两穴里的鸡巴膨胀着,雪白的翘臀被马红俊捏的变形。

抽出鸡巴,千仞雪的小穴和菊花久久不能闭合,水流一般的精液不断流出,随着千仞雪的抖动不时的向外喷射。

“啊,啊~”千仞雪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凤目含春,娇躯扭动,发出淫乱的喘息声。

“啊!”马红俊和分身一号再次抱起千仞雪,侵入了千仞雪的小穴和菊花,一前一后的不停在千仞雪的幽径中冲锋,阴道的肉壁和臀肉随着马红俊的攻势而收缩着,双倍敏感度的加持下,每一次的抽插都将让千仞雪欲仙欲死。

“啊,啊~对不起……爷爷。”千仞雪流出两行清泪,无力的软倒在马红俊的怀中,身体被马红俊顶的东倒西歪,不停随着鸡巴的节奏摇晃着。

一天一夜,马红俊不知道在千仞雪的身上发泄了多少次,他抽出鸡巴,精液射在千仞雪的脸颊和头发上。

千仞雪躺在地上,娇躯每一处都沾满了精液,倒在精液中,金色的长发变得黏糊糊,头歪向一边,眼角带着泪痕,口中不停呢喃着“对不起,爷爷”。

“淫神第五考完成,奖励魂环品质提升8万年,外附魂骨一块。”银雪的声音在马红俊耳边响起。

“姐姐!你醒了!”马红俊转过脸看着银雪,她坐在青石上,双脚悬在空中摇晃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在马红俊身上打转,“真伤人,人家都醒了半天了,你却只顾着和你的天使姐姐享乐,人家一直在看着呢。”

马红俊老脸一红,“姐姐,快走吧,我刚才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所以才停止的。”

“嗯。”银雪点了点头,和马红俊化作两道黑影飞速消失在森林里。

倒在精液中的千仞雪眼神恢复了清明,心中悲叹,“连最后想强行榨干神力想要同归于尽的机会也消失了。”

她站起身来,狼狈的娇躯在阳光的照射下让人怜惜,跳入海中,闭上双眼,让海水冲刷身体的污秽。

两天后,终于恢复如初的千仞雪呆坐在地上,眼睛望着天空愣愣发神,直到一道声音响起,“千仞雪,天空一战。”

她呆滞的看着成神之后更加强大的唐三,长叹一口气,天使神装附体,拍打着天使之翼,升上天空。

第二节三神现,决战嘉陵关

山谷内,马红俊盘坐在地上,银雪站在不远处秀拳紧紧捏住,焦急的看向马红俊,九个血红的魂环在马红俊身前围绕着,九首火凤凰痛苦的挣扎,第十个脑袋已经长出一半。

“坚持住啊小胖子,最后一步!”银雪看着接受淫神第六考的马红俊,心中不停的祈祷着。

另一边,嘉陵关上空,六翼天使被击落,身着蓝色神铠,背后的海神八翼拍打着的唐三傲然立在空中,海参三叉戟直指嘉陵关,“天斗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天斗帝国的军队在雪崩的带领下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吼,武魂帝国一方鸦雀无声,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坠落的天使,几位供奉拼尽全力接住落下的千仞雪。

“武魂帝国所属,放弃嘉陵关,撤退。”千仞雪命令道,突然脸色一凝,绿色的毒气弥漫在嘉陵关中,不停的有普通兵士和低级魂师倒下。

“撤!快撤!”千仞雪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带着几位供奉逃脱了唐三的追杀。

嘉陵关被天斗帝国攻破,天斗帝国上下都在呼喊蓝昊王的名字,城内大殿上,唐三询问伙伴们“胖子还没有消息吗?”

宁荣荣摇了摇头,眼泪不停滴落,“四哥从我们回归天斗帝国第二天就已经失踪了,他……他会不会遭千仞雪毒手了?”

一旁的朱竹清娇躯也微微颤抖着,银牙紧咬着红唇,柳二龙和火舞紧紧牵着双手,眼神中都透露出不安。

“难道,另一个神祗传人,是胖子?”唐三心中猜想过无数种可能,终于惊呼出声。

雪崩大惊,“老师,还有一位神?我们这边的?”唐三点了点头,“陛下有所不知,我与千仞雪在几天前已经交手过一次,她败给我以后说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居然被两个未成神的神祗传人击败”,所以我猜测,另一个很可能就是我的兄弟马红俊。”

宁荣荣等人瞪大了眼睛,“三哥,你没有开玩笑对吧。”唐三面带笑容点了点头,“荣荣,没什么好奇怪的,你和小奥不是分别被九彩天女和食神选中吗?”

大殿内,众人不可思议的看向宁荣荣和奥斯卡,“天助我天斗帝国。”雪崩喜悦之情难以掩盖。

武魂城内,千仞雪无力的坐在斗罗殿上方,金鳄斗罗和其它两名供奉跪在下方,眼神中闪烁着绝望。

“两位长老,先退下吧,我需要静心养伤。”千仞雪长叹一口气,玉手轻拂。

“养好伤难道就能战胜唐三吗?”金鳄斗罗站起身来直视千仞雪,“武魂帝国败了,不败的天使神话已经在小姐手中破灭了。”

千仞雪呆呆的看向金鳄斗罗,“几位长老,我……”另外两名供奉也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王座,“小姐,武魂帝国败了,未来已经没有了。”

千仞雪绝望的闭上双眼,她始终也无法说出那句“我能赢”,三位供奉逼近千仞雪,开始疯狂的撕扯千仞雪的衣服,“长老,不要!”

千仞雪难以置信的看着三位供奉,他们看着她长大,就像她的爷爷一样爱护着自己,如今疯狂的模样让千仞雪难以置信,“武魂殿,真的要没落在我手中吗?

爷爷……”

千仞雪受伤并不很重,她完全可以秒杀眼前几个长老,但是她没有,她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任由几位长老蹂躏她神圣的天使之躯。

一位长老含住千仞雪的酥胸,用力咬着千仞雪的乳头,“啊!”千仞雪发出痛苦的呻吟。

金鳄斗罗分开千仞雪白嫩的玉腿,粗糙的手指分开千仞雪的粉穴,“金鳄爷爷,求求你……不要”千仞雪无助的哭泣着,她没办法狠下心杀掉眼前除了千道流以外最疼爱自己的长老。

“我就说天使之神怎么会败,原来你的处子身已经被唐三夺走,面对情郎无法下手是吗?”金鳄斗罗散发着怒气,将手指插进千仞雪的小穴之中。

“不要~”欲望之种的影响下,千仞雪流出了爱液,娇躯颤抖着,“不是的,金鳄爷爷,你听我解释,我,唔!”

另一位供奉将鸡巴插进千仞雪的嘴,挺动腰肢,一前一后的耸动着“闭嘴!

天使神的耻辱,如此淫乱,坏了武魂帝国的大业,你将被钉在武魂殿的耻辱柱上!”

“唔,唔!”千仞雪崩溃的闭上双眼,胯下金鳄斗罗已经将五寸长的鸡巴对准了千仞雪的小穴,千仞雪绝望的摇头,“唔!”金鳄斗罗一插而入,“真他妈松啊,敌人的大鸡巴是不是把你干爽了,啊?”

金鳄斗罗掐住千仞雪的粉颈,让她跪趴在自己身上,“不是的,不是的。”

千仞雪留着眼泪,无力的辩解着。

千仞雪身后的供奉瞄准千仞雪的菊花,挺身而入,“妈的,连后面都给人玩了,骚货!”

“唔,唔!”千仞雪又回想起被马红俊三穴齐插的耻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停的呻吟着,让她更加耻辱的是,在欲望之种的影响下,小穴不停的分泌出爱液。

“被三个老家伙玩出水,小姐你还真是个淫荡的贱人。”金鳄斗罗咬住千仞雪的耳垂,千仞雪双目无神秀拳紧握,耻辱,愤怒,绝望,无力。

三个长老将怀中的玉体操的不停摇晃,终于同时在千仞雪体内射精。

“三个老废物,你们怎敢!?”阴冷的声音让三位供奉浑身发冷,后背一凉,他们转过身,看见眼前站着的人,罗刹神比比东,玉手中握着紫黑色的巨大镰刀,散发着阴冷的死气,青面獠牙的脸盖住了原本的倾城容颜。

嘭的一声,三位供奉被比比东一掌拍成血雾,她看向自己的女儿,脸颊不停抽搐,狰狞的面容下藏着心疼。

“站起来!”比比东看着倒在王座上沾满精液的千仞雪“天使之神,我让你站起来!”比比东一把拉起千仞雪,狠狠一耳光甩在千仞雪脸上。

千仞雪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眼前气质大变的母亲,心神恍惚,比比东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她在旁人面前总是神圣威严,可是面前的女儿还是让她感到心痛,她恢复了冰冷不屑的表情,狰狞的脸慢慢靠近千仞雪。

“你不是要给你那恶心的死鬼父亲报仇吗?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现在这副惨兮兮的模样算是怎么回事?”比比东贴近千仞雪,在千仞雪耳边说道。

“啊!!!”千仞雪推开比比东,双手抱头,发疯似的尖叫起来,跪坐在地上,赤裸娇躯颤抖着,雪白的天使之翼沾染上了污浊。

“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我会去嘉陵关,我希望你也来。”比比东留下这句话就离去了。

嘉陵关内,所有人都洋溢着喜悦的心情,一直到一声冰寒彻骨的声音让所有人一个冷颤,他们瞪大双眼看着城外金红色和紫黑色的两半天空。

“出来受死,唐三。”

天空被染成三种颜色,千仞雪的金红色,比比东的紫黑色,还有唐三的深蓝色。

第三节海神殇,淫神出世

“不要!”小舞,还有唐三的亲人伙伴们甚至还有胡列娜看着被比比东握在手中的金色心脏,目呲欲裂,发出绝望的呼喊。

“嘭”,狠狠的一握粉碎了唐三的心脏,也破灭了嘉陵关内所有人的希望,“哥!”小舞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嘉陵关前。

嘉陵关内,所有人都面如死灰,心脏骤停,难以置信的望着天空中坠落的唐三,至高无上,带领天斗帝国走向胜利的海神,败了。

比比东回头看向被唐三击晕的千仞雪,自己的伤势也不乐观,正要撤退,预计三天后收复嘉陵关。

远处传来的波动让比比东眼神一凝,炽热的气息越来越近,她心中预感到不妙。

“三哥!”远处传来一声清亮的凤鸣,马红俊到了,淫神环悬在头顶,身后火红的双翼遮天蔽日,他夺过唐三的尸体,降落在嘉陵关。

“我来晚了……”马红俊望着呆滞的众人,深深呼出一口气,“大家不要悲伤,三哥有救!”

众人眼前一亮,小舞冲出人群,死死地抓住马红俊的衣服,“胖子,真的能救他吗?”

马红俊拍了拍小舞的头,小舞呆滞在原地,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温暖而安心,却又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马红俊抬头望向被唐三精神力重创七窍流血,眼神凝重的看向马红俊的比比东,“我先彻底解决了眼前的麻烦。”炽热的凤凰火焰燃烧,马红俊冲向天空,狠狠的撞击在比比东的身上。

“噗!”比比东喷出一口鲜血,“居然还有一位神,你到底是谁?”马红俊看了看胡列娜和她怀中的千仞雪,转身面向比比东,“淫神,马红俊。”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比比东早已是强弩之末,论起战斗,淫神并不强,甚至有点弱,正面对抗他不是海神,罗刹神和天使神的对手,但是,淫神从来没败给过女性神祗。

欲之阴影的加持下,比比东本就重伤的躯体开始轻微颤抖,实力发挥不出五成(如果是全盛状态下,欲之阴影中女性神祗只会被削减一成战力。)

比比东青面獠牙的面孔逐渐剥落,露出倾城容颜,浑身燥热流出香汗,“淫神第五式,情欲之锁”比比东的神力被马红俊的情欲之锁封住一瞬,身形一晃已经被马红俊接近。

“第四式,欲望之种,第七式,烈焰神环。”欲望之种命中比比东,马红俊发出了淫神八式中为数不多的攻击手段,巨大烈焰神环狠狠撞击在比比东的身上不停回转,“啊!”比比东失去了战斗力,坠落下去。

马红俊向城内大吼一声,“所有魂师用将三哥的尸体用魂力滋养五个时辰,我去去就来!”

马红俊眼中邪光大放,他一把抓住比比东,俯冲向下,在胡列娜惊慌的眼神中一把抱住她和怀中的千仞雪。

“淫神大人。”山谷中,银雪弯腰行礼,马红俊皱眉“姐姐,你这是干嘛?”

“主仆有别,妾身不敢对淫神大人无礼。”银雪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被马红俊捕捉到,他坏笑着搂住银雪,一双大手搔着银雪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小胖子快放手,姐姐不行了,哈哈”银雪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推开马红俊,脸色羞红“又使坏!”马红俊看着银雪,“还不都是姐姐自找的。”

马红俊看着眼前魂牵梦萦的人儿,就要上前搂住银雪的娇躯,银雪却闪躲开来,“小胖子,我要回淫神殿了,等你处理好大陆的事情,早点过来。”

马红俊点了点头,淫神环发出红光,直冲云霄,银雪迈进红光之中,缓缓升上天空,“姐姐,等我!”

“接下来……”马红俊看着武魂殿三位顶级美人,胡列娜,极尽妩媚,这是九尾狐的武魂带给她的气质,他现在还能回想起魂师大赛上将他迷的神魂颠倒的天狐女。

欲望之种种在三女的体内,他分出一道分身,走向胡列娜,自己走向了比比东,他更对比比东感兴趣。

比比东不输银雪的俏脸,褪去了狰狞的罗刹面孔,又回到了那个武魂殿最美女教皇的模样,清纯的面容上即使是身受重伤也带着一丝威严的面孔。

比比东咬牙死撑着欲望之种和欲之阴影给身体带来的情欲,死死地瞪着马红俊,冷笑道“没想到今天栽在你手里。”

一旁的胡列娜了就没有这般定力了,已经和马红俊纠缠在一起,略微嘶哑的嗓子发出一阵阵喘息,呼出灼热的香气。“娜娜!”比比东咬着银牙,看向意乱情迷的胡列娜。

比比东也曾经听说过淫神,不过她从来没放在心上,因为这种神祗会遭到所有人的排斥,成长十分艰难,她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遇上真正的淫神。

“这么喜欢看,那我就陪你看咯。”马红俊坐在地上搂着比比东的娇躯,比比东挣扎着,却无法挣脱宽厚的臂膀,酥胸被马红俊撩拨着。

“啊!”胡列娜发出销魂的呻吟,欲之阴影在马红俊成神后可以足足带给女性十倍敏感度,仅仅被马红俊触碰到阴蒂,胡列娜就开始浑身颤抖的喷射出爱液。

“哈啊~哈~”胡列娜娇喘着,身体靠在马红俊怀中,嘴角不知不觉的翘起,妩媚的俏脸上浮现出淫乱的笑容,舌头伸出,不停留淌着香津。

“老师,好舒服……娜娜受不了了,啊唔~”胡列娜被马红俊含住香舌,马红俊轻轻抚摸着胡列娜的小穴,吮吸着胡列娜的舌头,双手不停的在胡列娜的酥胸上捏着胡列娜的乳头。

“唔~”嘶哑的呻吟声别有一番风味,胡列娜瘙痒的小穴不停的被马红俊用手指玩弄着,小舌头激烈的回应着马红俊的吻,九尾妖狐生性本淫,在淫神的激发下,胡列娜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淫乱欲望。

“身体……好奇怪,脑子一片空白,怎么办,怎么办。”胡列娜神志不清的娇呼着“下面,好痒,啊!受不了了,不行了,啊!!!”

抱着还未进去正题就泄身两次的胡列娜,他挺起阳根噗嗤一声插进胡列娜湿润阴道,“咿~”胡列娜没有感受到一丝疼痛,噗嗤一声又被推上了高潮。

胡列娜靠在马红俊肩上,香舌伸出,两眼翻白,口齿不清的呻吟着,“好大,好大……大鸡巴插进来了~”

马红俊开始抽动鸡巴,肌肤碰撞的啪啪声和扑哧扑哧的水声响起,伴随着胡列娜嘶哑的呻吟,不停的安慰着胡列娜瘙痒的淫穴,“大鸡巴,大鸡巴!”

马红俊看着观音坐莲的胡列娜,吮吸着胡列娜的乳头,双手捏住胡列娜的翘臀“主人操的你爽不爽?想不想要主人的大鸡巴?”

“好爽,好爽,主人的大鸡巴,又烫又硬的大鸡巴在娜娜的骚穴里操的好爽,啊!”胡列娜身体摇晃着,环绕在马红俊腰间的双腿死死扣住马红俊,一双玉足脚趾已经抽筋,变成奇怪的形状。

“又去了,又去了~”胡列娜翻着白眼,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香津从嘴角流出,滴落在酥胸上。

“那就饶你一次,射给你吧!”

“射给我,射给娜娜,娜娜想要主人的精液”胡列娜呻吟着,双手死死的抱住马红俊。

精关大开,虽然只是分身,但也有马红俊60%的能力,足够让十个胡列娜欲仙欲死。

“进来了~主人的精液射进来了~”胡列娜倒进马红俊怀里,意识模糊,口中呢喃着,“老师……好舒服,主人弄的娜娜,好舒服……”

“娜娜……”比比东痛苦的闭上双眼,感受着马红俊的魔掌,无力又绝望,马红俊的分身抽出胡列娜体内的鸡巴,将她放在千仞雪身旁,走向比比东。

“教皇冕下,轮到我们了。”马红俊将比比东的娇躯抱起,欲望之种早就将比比东的意志冲击的支离破碎。

“放开我,你这种人,不配,啊!”马红俊直接将鸡巴插进比比东的小穴中,“又不是处女了,装什么呢?我听说前任教皇淫技高超,作为他的夫人,你还能是什么清纯玉女不成?”

马红俊快速的在比比东的小穴中抽插着,蝴蝶穴像是小嘴一般流着口水吞吐着马红俊的鸡巴。

“啊,啊!小……刚”比比东眼角流出一滴泪水,她又回想起那个夜晚,自己最尊敬的老师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侵犯着自己,她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

千寻疾虽然淫技高超,远超常人,但那一晚她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她无数次回想起第二天大师痛心疾首,失望的模样,每一次都让她心里一阵阵绞痛。

“啊!”当马红俊的分身将鸡巴插进比比东菊穴的时候,比比东痛苦的皱着眉头,发出一声娇哼,被马红俊和分身夹在中间的她始终不肯抱住马红俊掌握平衡,双手垂落在翘臀两侧,歪着头被马红俊分身舔着粉颈,而真身却津津有味的吮吸着她的乳头。

“我不能……臣服,挺过去,挺过去!”比比东内心呐喊着,身体的快感像海浪一般冲击着比比东的意志。

比比东咬牙坚持着,强忍着下体两穴传来的快感,心思飘荡,回想起和大师的回忆。

“如果……我不是武魂殿圣女,而你再坚定一点,现在我们还会像这样站在战场的两边吗?”比比东像是回到了少女时期,视线被泪水模糊。

比比东机械的迎合着马红俊的抽插,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脑海里回想过去的种种。

“啊,啊”比比东闭上了双眸,一对酥胸被马红俊操的不停摇晃,脸颊浮现一抹潮红。

惊讶于比比东的忍耐力,他卖力的抽插着比比东的双穴,“淫神环第六式,淫欲之根!”

“啊!!!”比比东双眼一翻,双手不自觉的抱住马红俊的脖子,感受着穴中突然膨胀一圈的巨物,海浪终于化为了海啸,冲破了意志的堤坝。

“啊,啊,啊~”比比东抱住眼前雄壮的躯体,强忍了那么久的她终于爆发出了欲望的饥渴,翘臀疯狂的抖动,震的马红俊身体一颤,差点被榨出精液。

“我靠!”马红俊感受到淫神的尊严受到了挑衅,牙齿啃咬着比比东的乳头,大手捏住她的阴蒂,两具健壮的肉体夹住比比东的娇躯,一前一后的冲击着。

“丢了,丢了!啊~”比比东绽放出淫乱的笑容,小穴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小刚!!!”她在完全陷入欲海之前发出了最后一声不甘的呻吟。

马红俊继续一前一后的进攻着比比东的双穴,吻上比比东娇嫩的红唇,舌头侵入比比东的口腔,一双大手紧紧抱住比比东的翘臀,硕大的鸡巴在蝴蝶穴中不停的发出淫乱的水声,分身也不甘落后,在身后握住比比东的乳房,不停的揉搓,两指捏住比比东的乳头。

“不行了,不行了……又要丢了,要去了~小刚,小刚!”比比东挣脱出马红俊的吻,忘乎所以的淫叫着,紧绷的玉足趾粒粒分开,俏首埋在马红俊颈窝,身体伏在马红俊身上。

马红俊往前一扑,分身仰面倒在地上,比比东躺在分身之上,菊穴中的鸡巴连接着两具躯体,马红俊压在比比东身上疯狂的冲刺。

“射了!”马红俊和分身同时在比比东小穴中灌入精液,“啊!好烫,小刚……”比比东淫乱的呻吟娇喘着,小穴和屁眼被灌入了大量闪烁着红色光华的白浊精液。

“哈啊~哈啊~”脱离马红俊鸡巴的比比东躺在分身上,嘴里呼出热气吹打在马红俊耳边,小穴和菊穴不停流出精液。

“还要吗?”马红俊舔着比比东的粉颈,身体紧贴着比比东的娇躯,比比东感觉自己快要被融化了。

“要……”比比东嘴唇颤抖着,声如蚊蝇的呢喃着,“什么?听不到啊?”

马红俊戏弄着比比东。

“要!”比比东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个字,娇躯颤抖着,美眸盯着马红俊的脸。

“遵命,教皇冕下。”马红俊再次插入了比比东的淫穴,引的比比东发出淫乱的娇喘……

三个时辰过去了,马红俊惬意的靠在青石上,胯下千仞雪俏脸红润,认真的吞吐着马红俊的肉棒,胡列娜和比比东舔弄着马红俊的胸口,三女背后各自跪着一道淫神分身,努力耕耘着三女淫靡的阴道,淫乱的水声和销魂的娇喘声此起彼伏。

(本章完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