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人妻 (续写 11-12) 作者:AKB5050

.

【【荒唐人妻】(续写11-12)】

作者:akb50502020/9/2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十一)赌约

小沈的英语成绩也越来越好,期中考试英语单项从班级的中下游稳定到了中游偏上,这也让我颇有成就感。

现在的孩子竞争都很优秀,竞争都相当激烈,小沈的妈妈,也就是老李的大女儿为了感谢我,还特意给我包了大红包,我自然是推脱了好几次,实在拗不过就收下了。

我一看,居然有两千块,这对家庭条件一般的小沈家而言堪称一笔巨款了。

离着冬天的期末考试还有两个月,小沈的妈妈自然是希望他的英语成绩能更进一步。

小沈变得和我无话不说,时常接着向我请教英语语法的借口,在微信上和我聊天。

有时想想,其实他还挺可爱的,青春期的男生,那种幼稚和懵懂倒也能带来一些和丑恶成年人世界不一样的清风。

最有意思的是小沈说要向我请教如何追女生,我也没多想什么,和他聊了很多,告诉他很多感情世界里的暗礁和鲜花,只是看着他眉宇之间还有着他外公老李的影子,有时也会让我有些许伤感。

生活就是这么反复而枯燥,人就是要在这些反复中寻找乐趣的,而我这个不甘于此的女人,自然要拼命寻找刺激。

林畔在市郊有一套还没来得及装修的房子,倒也不是不舍得那几个开房的钱,最开始是为了刺激,那套毛坯房逐渐就变成了我们幽会的场所。

陆陆续续又添置了几件简单的家具,至少是有床有椅子了。

女儿越来越大了,她性格更像老公,很坐得住,于是我就把他送去上那种包一整个下午的早教托班,现在为了偷情,注意女儿反而要比注意老公还要小心。

我一有空余的时间,就会主动发微信约林畔,他虽然也不是每次都答应我,但当他告诉我,让我去毛坯房等着的时候,我就特别的期待和兴奋。

我按照林畔的要求,悉心打扮了一番,里面穿上了他送我的一套暗红色的情趣内衣和肉色的无痕丝袜,脚上的深褐色高跟鞋倒是当初老李给我买的,不过林畔也很喜欢罢了,有时候女生并不怎么喜欢穿高跟鞋,毕竟走路累,尤其是我个子又特别高,穿上高跟鞋就更扎眼了,但架不住男人们喜欢,我也就

听话的照办。

我对林畔最近的确算的上是事事照办,言听计从了,尤其是在性爱上的配合度,我想要是林畔现在提出来要我和老公离婚嫁给她,我也会照做不误。

我恐怕已经是个危险到没下限的女人了。

我在毛坯房里等了差不多大约有十多分钟,林畔就如约而至了。

他从背后突然出现,抱住我,蒙住我的眼界,然后问了猜猜他是谁。

这其实是在幼稚不过的“游戏”了,但架不住我对林畔的依赖,要是老陈也这么玩,我口头上把他骂一顿是少不了的。

我转过头去主动向他索吻,一阵缠绵过后,他脱去了我的外套,又褪去了我的毛衣和西装长裤,精心打扮的酮体就完全呈现在这个男人的眼前。

他问我今天时间多不多,我告诉他现在才中午,我五点半去接女儿下课,有一整个下午充裕的时间。

林畔笑了笑,英俊的脸庞上细微的动作都让我抓狂着迷。

他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一副手铐来,然后在我耳边细语,问我接下来一切都听他的好不好。

我当然照做,甚至乐得于此。

林畔把我的双手背到身后用手铐铐住,又拿出一副金属的夹子来,我看着他拿着那副乳夹分别夹住我左右胸部的奶头,任由他在我身上进行着所有的动作。

因为是毛坯房,哪怕窗子什么的都露着,但林畔买在二十五楼,也不怕会被人看见。

林畔又拿出一个口球来,不久前我刚看过大火的电影《五十度灰》,我知道那玩意儿是干嘛用的,心里反还有些期待。

林畔把口球给我戴上后,端坐在房间里一把旧椅子上,他让我上半身俯倒在他的腿上,屁股高高撅起。

像是大人在教育小孩时打屁股似的,或者说,他就是在打我屁股,大手掌掴到我雪白的臀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起清脆的响声。

而我很快就渡过了最初的羞耻感,可能只有几秒而已。

林畔的手拍击着我的屁股,由于带着口球的原因,我也喊不出来,支吾地呻吟过后,是口水止不住地流出来,滴落到粗旷的水泥地上。

很快,地上的水渍就又多了一滩,林畔的手指粗暴地插入了小穴抠弄起来,而我心里却希望他能够再粗暴一些。

一根手指变成了两根,林畔的手法相当熟练,我控制不住的不断扭着屁股,看样子他是没少在女人的身上折腾试验过。

当手指退出小穴时,似乎生理上还有那么点失落感。

不过,立马就有其他的东西侵入了我的身体,而这次是肛门。

我只感到一阵金属的冰冷慢慢撑开了我的屁眼,我明白那种触感,很明显就是肛塞,桃子形状的金属在我肛门里,而且明显逐渐插的很深,涨涨的很难受,但这种难受不是属于痛苦的那种,难受中还有点点刺激和舒爽。

我喜欢肛塞甚至超过了肛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身体已经完全被挑逗调动了起来,我无比渴望着林畔的鸡巴能够马上插入。

可看样子他还意犹未尽,他脱下裤子,肉棒明明已经挺立了起来,我刚渴求地想照例把他的鸡巴吞入口中舔舐,他却突然转过身子去,拿屁股对着我。

我开始还不明白,但林畔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肛门,我就不得不明白了。

我以前也曾经开玩笑地向老公提过一次要不要尝试下毒龙,令我稍感意外的是,老公一边说脏,一边显得不是很感兴趣,于是我也就没再提过。

林畔漂亮的眼睛一瞪我,仿佛有魔力一般,我就屈服了。

于是我咬了咬牙,似乎并不像是第一次尝试着给男人舔肛般轻车熟路,毅然伸出舌头,将整个舌头伸进了男人的屁眼。

我跪在地上,不停的用舌尖扫动他的屁眼,不时顶一下,玉手也自然而然地攀触到林畔的鸡巴。

林畔被舔屁眼后,好像找到了最佳敏感点一样,鸡巴不停的在我手里跳动。

我没想到明明是第一次给男人做毒龙,效果居然这么强,真怕他现在就射出来。

待到稍许有些平复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希望林畔能够插入进来,他或许是还想继续吊我胃口,看上去还不情不愿。

我依旧双膝跪地,于是我变得像是在央求他操我一样,像是失去了所有人格的荡妇。

终于,在我的哀求和期盼中,林畔坐在凳子上,终于允许我与他合二为一。

我主动上下挺动着身体,甚至忘了给他戴上安全套。

阴道里传来充实的感觉,是上帝赐予女人的美妙篇章。

他粗暴地解开我的口球,我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却又立马被他那刚从我小穴里拔出来的鸡巴又塞进了我的嘴里。

又是一地口水混合著淫液。

我们切换着不同的姿势,放肆地在这间毛坯房里的每一个角落里做爱,而由于空旷的空间,也把我的呻吟和浪叫倍数级的放大。

终于,林畔发出了射精前闷闷的呼吸声,我问他是不是要射了。

他点头算是回答我了。

我刚想迅速转身,准备把他的鸡巴放进我的嘴里,心想着不能让他射在里面,毕竟没有戴套而且还是危险期。

可林畔大手钳住我的细腰,他一感知到我想要做什么,就用力不让我抽离开来。

阴道里又传来熟悉的热流,我知道林畔又直接在我阴道里射精了,鸡巴在我阴道里颤抖着,我紧紧抱住林畔,身子在他身上痉挛着呻吟着。

没办法了,只能去买些事后避孕药吃了,可我明知不该这么做,却又不敢违背林畔的意志。

是我太过于爱他了吗?

我们随意打扫着战场,整理好衣服。

林畔接了个电话说有事就先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倒有些落寞。

我也接到了微信,一看居然是小沈发过来的。

小沈向我报喜说这次月考他已经考到全班前十,我自然是恭喜了他。

随后他在微信里问我现在是否有空,他有几个问题要当面请教我。

我看了下时间才三点,就表示可以,于是我们约在了离着我接女儿下课不远处的一家麦当劳里见了面。

小沈上半身穿着校服,下半身穿着一件时髦的牛仔裤,头发好像也梳得更整齐了,虽然还是有些稚气未脱,但确实是个精神小伙。

原本我打算付钱的时候,他却怎么说都要自己请客。

我看他坚持也就让他付了钱,然后在麦当劳里给他讲了半个小时的题目。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其实小沈有些心不在焉的,我怀疑可能是自己穿着平时没有在他面前穿过的相对成熟的衣服和妆容打扮搅乱了他的心志,可毕竟现在快到冬天了,已经包裹的比较严实了。

还是说难道是他发现了我身上刚才和林畔大战过的痕迹吗?毕竟刚才我也没洗澡,男生有时候也会有着敏锐的第六感。

我变得有些拘谨起来,他也没什么心思,两个人就这么在麦当劳里又坐了一小会儿,小沈便要我送他回家了。

这里离着他家不远,我一路像个姐姐似地,带着他往他家住着的小区走。

原本我是只送到家门口的,可到了小沈家,他却用恳求的语气希望我上去坐坐,他还有话要和我说。

这时我才本能地警觉起来,心想这孩子可能是要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来。

换了别人,我可能就随便找个借口离开了,但因为是老李家的孩子,我心一软,也不怕他做出什么事来,毕竟他个子还没我高呢。

果然他妈妈不在家,家里就我们两个人。

小沈又拿出饮料来说要请我喝,我长了个心眼,借口说自己不渴就没动他给我的饮料。

我问他到底有什么事,他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这次月考考到了前五,达成了我给他定下的既定目标,现在是要我给他奖励的时候了。

我心想之前只是答应过奖励他,也没说是什么奖励,这孩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于是我说下次请他吃饭,让他好好念书,我可以考虑请他去市里最贵的餐厅吃一顿。

他板着个脸,不住地摇头,然后突然一把抱住我,说他想要的奖励是要一个女朋友,或者说,是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我哭笑不得,用力挣脱他的搂抱,让他别胡闹,我要走了。

他一个大男孩,突然变得委屈起来,青涩的脸庞哭丧着脸,刹那间居然让我有了内疚的感觉。

我只能立马安慰他,告诉他现在应该把全部精力放到学习上,不应该想那些男女感情的事,他还太小。

见这些话效果一般,我又只能告诉他我们之间年纪差距太大,我也已经结婚了,不能做他女朋友。

谁知道他居然立马回嘴说男女之间有真爱就好,年龄不是距离,结婚不结婚也不是问题。

我脑袋一炸,刚想扯开嗓子批评他糟糕的价值观,却立马自知我又有什么资格这么颐气指使,装作是个正人君子似的。

我只能哄他说你好好学习,我可以考虑一下。

小沈立马来了精神,说要我等他长大,他也可以等我离婚。

我真是哭笑不得,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太明显,只能又用一些大道理去安抚小沈的情绪,眼见女儿就快要下课了,我便只能匆匆撤离,好言相劝让小沈一定要好好学习。

看着小沈纯真而又期盼的眼神,我咬了咬牙,说除非他期末考试能考到英语全班第一,我就可以做他女朋友,但是只限一天。

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有底的,小沈他们班有两个女生英语成绩特别好,基本都是满分的成绩,小沈现在这点水平都是我给他临阵磨枪才提升的,实际上他底子薄,这次能进全班前十都是我猜中了好几道题,都算是他运气好。

短短两个月,全班第一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沈一下子来了精神,说要和我拉勾。

我坚持不过他,真和他拉了勾。

把女儿接回家后我忽然就后悔起来,但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次给小沈补课的时候,我都看到他特别的认真,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的发奋学习,我看他那么纯真的样子,也不忍告诉他想要收回之前的承诺。

小沈的妈妈则惊讶于自己儿子的改变,对我是交口称赞,简直要把我夸到天上了,对我也比以前更好了,知道我要经常接送女儿特别辛苦,老公也帮不上忙后,她有时候还主动帮我接送女儿,女儿也特别喜欢这个李阿姨。

她对我越好,我就感觉越对不起她,毕竟他过世的父亲是曾我灵肉交欢的情人,他才上初二的儿子居然是为了要让我当他的女朋友才奋发学习的。

我也尝试着想和别人倾诉,但这样的秘密又怎能轻易说出口,我现在最信任的人已经不是老公了,而是有些高冷的林畔,但我又想他也不会对我的家长里短感兴趣,甚至是这些难以启齿的秘密。

于是我每次只能在他的皮鞭和胯下委婉承欢,骄纵淫欲,每次做爱的时候,他都会让我喊他老公,甚至是爸爸,我变着法地讨好着他,穿着他喜欢的衣服,在他喜欢的地方,毛坯房里,公园的角落里,甚至是我家卧室我和老公的婚纱照下,声嘶力竭地扭动着自己的雪臀乳浪,舔舐着他的鸡巴、肛门甚至

是脚趾。

我肆意地挥洒着自己的青春,犯着不可饶恕的错误。

但我却又是满足的,我的身体满足了,心里也一样。

. (十二)陷落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又要到新的一年了。

毫无疑问这是荒唐的一年,好不容易从老李过世的阴影里慢慢走出来,却没走回老公的怀抱,而是在好几个男人的胯下屈服了。

但这又是自由自在的一年,女儿逐渐长大后操心的少了,老公打了半年彼此都不怎么在乎的冷战后又长期出差了半年,我得以倘佯在疯狂偷情的刺激旋涡之中,不再抽身。

年前的一天,原本是再平常不过的日起月落。

街头巷尾日益浓烈的过年气氛却让人不怎么愉悦,毕竟老公出差到现在都还没说一定会回来,惹得大病初愈的公公在电话里狠狠地把老公给骂了一顿。

我倒是没有过分思念远在异地的老公,甚至还有些庆幸,因为这样就能够多有些时间和林畔厮混了。

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安顿女儿,不得不又找个借口把女儿寄宿到公婆家,看得出来虽然婆婆心里一定腹诽几句,埋怨我这个做儿媳妇的不够尽职,但至少公公还是很欢迎的,不光是他喜欢陪孙女一起玩闹,也有体谅我育儿辛苦的缘故。

于是我更放肆地投入了林畔编织的大网,我们没日没夜地,也没羞没臊地疯狂地做爱。

我雪白的屁股上,经常布满了红通通的手印,还有林畔鞭打的痕迹,他从网上买来了许多情趣的玩具,也用麻绳将我捆住,一边用他的鸡巴在我的小穴里来回抽插,口中怒骂我是一条母狗骚货。

随着林畔对我调教的深入,我也越发受用,内心感到无比的刺激和渴求,或许真的如同当初老陈对我说的,我就是个天生的M,一个受虐狂。

但最令人惊讶的消息却是来自于小沈这里。

一月的期末考试,小沈居然英语单科考到了全班第二名。

短短一个学期的时间,虽然有我耐心且有针对性辅导的缘故,但小沈的英语成绩居然从全班末流蹿升到的班级第二,小沈的母亲自然是乐的合不拢嘴,她也并不知道小沈一副心有不甘样子的原因,但我却吓了一身冷汗,我可是答应了他如果考到全班第一就做他一日女友的。

小沈这几个月的奋发学习我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挺感动,就他为了我的这股劲头,我好久都没从别人身上看到过了,如果他再大个十岁,我倒是可能会考虑主动投怀送抱。

打消了这股胡思乱想,我脑海里又浮现出林畔的身影来。

现在的我对林畔算是百依百顺了,或许是我比他更害怕失去对方,我甚至怀疑比起老公自己更爱的是他。

确实,一米八十五的大高个,英俊又潇洒,床上的那些事情不但勇猛还花样百出,简直是完美到不真实的情人,生活里那些真实的琐碎和烦恼,到了林畔这里都会有魔法一般消失不见。

除夕夜的时候,我白天找了个借口出来和林畔打了一炮,地点还是在他的那套毛坯房里。

林畔好像不是本地人,但也没有回老家,他告诉我每一次过年他都是一个人,有些寂寞,似乎是在向我展示着男人柔弱的一面。

关于他私人的事情,虽然我们无数次肉体交合,我却知道的不多,也很少主动问起,这次他的告白却让我突然之间母爱泛滥,哪怕我比他还小了好多岁,但却突然之间有了要照顾这个男人的想法,尽管我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老公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但我们这个家庭却还能保持着表面上的和谐,公公从大病中恢复,整个人却瘦下来一大圈。

我看着这个曾经和我在酒后有过一次的长辈老头,早已今非昔比。

我搂着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屋外的烟火鞭炮齐鸣,心却不知道应该在哪里,对于未来,我也有些茫然。

没有不会过去的冬天,就像没有不会到来的春天。

开春后,我和林畔的联系一度变的很少,也许是他发现了我对他情感上更进一步的诉求?

我一边瞎猜着,一边因为怕发生些什么,主动辞去了小沈家的家教兼职。

小沈的母亲,也就是老李的女儿自然是很不舍得,极力挽留,我找了个借口说最近没空,以后要是有了时间会考虑再回来给小沈当家教的。

另一方面虽然小沈的英语成绩比起上学期期末的第二名有些退步,但也稳定在了前十的位置,于是小沈的母亲也没有了再三挽留的意愿。

我当然知道上学期小沈拼命努力学习的理由,这却成了我们谁都不会公开的秘密。

终于一个下午,我又接到了林畔发来的微信,这次他主动约我在一间酒店,让我好好打扮。

我甚至欣喜不已,就像恋爱中的女人丧失了所有理智的那种。

于是快速简单的补了妆,找出了一双他喜欢的黑色裤袜缓缓的穿了上去,调整好袜子的位置,然后穿上一件红色的蕾丝吊带裙,胸前大V字型设计,白嫩的胸前一道乳沟显得格外的美。

小腹处是蕾丝透明的,从腰部裙摆开始分成很多条开叉,看得大腿和私处若隐若现,外面再套上一件米白色的呢大衣,谁都不会想到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风衣里面,居然是这么暴露妖艳的服饰。

配合一双红棕色过膝长筒靴,虽然不显得妖艳妩媚,却又有一番成熟的迷人风情。

到了约好的酒店,居然是一栋五星级酒店的顶楼套房,我心里暗自高兴,也有些迷惑,什么时候林畔变得如此大方了。

林畔坐在套间客厅的宽大沙发上,见我来了,不动声色地指着桌上放着的红酒杯,让我先喝杯红酒放松一下。

我倒也是不客气,把酒喝完,心里却嘀咕都做了那么多次了,哪里还会紧张需要喝酒放松呢。

林畔开始和我调情,他这张嘴,什么甜言蜜语都能说出来,再加上这张帅脸,我是感觉几乎没有女人能够抵挡他的勾引。

我脱去大衣,展示出性感的蕾丝吊带裙来,然后肆无忌惮地向他暴露自己完美的肉体。

于是我们开始进入了例行公事的前戏,他贴在我的背后,一双大手上下游走,爱抚着我肌肤的每一个角落,吻着我的耳根,呼吸出的气体像是催情药一般,让我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我脸红耳赤,呼吸急促,情欲慢慢地被林畔给完全调动起来。

他让我坐到沙发上,给我戴上一只黑色的眼罩,瞬间一片黑暗,我顺从地把自己完全交给了林畔,任由他摆布。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被戴上了一只皮革制项圈,不久后又有一根链条被系扣在了项圈上,我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内心却无比期待着。

林畔突然一拉,我只感到身体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毯上,随后就变成被他牵着的动作了。

由于戴着眼罩什么都看不见,我只能慢慢地向前爬行。

我四肢匍匐、撅着屁股、以宠物的姿态带着项圈被人牵着一扭一扭地爬着,如果不是戴着眼罩,我想我看到自己这幅模样也会感到羞耻。

可代替这种应该到来的羞耻的,却是别样的刺激,我的理性逐渐消失,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迎合起来。

林畔突然把我一把抱起,扔在床上,脸蛋上能感知到一根男人的阳具在不停地摩擦着光滑的肌肤。

终于,他将阴茎送到我的嘴边,我主动张开嘴,用伸出的舌头来摸索和试探林畔鸡巴的位置,试探了好一会儿,才一口将他的鸡巴顺利吞下。

我如似这般来回不断的吞,舔,好让他舒服的胀热。

与此同时,他的一只手也开始在我的私密处摩挲,只觉得浑身酥软,娇躯火热,香汗渐出,情欲如潮,下身更是泥泞不堪,湿漉漉的,茂密湿透的草丛黏贴一片。

林畔的手变得太会撩人了,光用手就快要让我高潮了。

可是事情变得异样起来,我的下体也被一根尺寸适中的鸡巴插入了!

我用手摘下眼罩,眼前是林畔跨坐在我的上半身,我侧首一看,正在我阴道里努力耕耘的,居然是一个陌生人!一个身材肥胖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我努力想要挣脱,却被林畔的身体死死地坐倒摁在床上,动弹不得,我摇着头本能地向林畔示意不要,想要逃脱,粉拳还打在林畔的手臂上,却被他平日里迷人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还想要闹脾气反抗时,林畔的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只感到一阵眩晕,脸上火辣辣的,反抗的念头马上就缩了回去。

林畔下身的动作也变得更粗暴了,鸡巴插到我喉咙更深处的地方,几乎要让我窒息。

就这样,我慢慢地也说服自己,让自己去享受这一切,毕竟距离上一次和两个男人玩3P已经过去两年了,我却一直很想念这种刺激,也许我的内心可能就是个荡妇吧。

林畔和中年胖子又合力用了好几个姿势操我,一边还用语言羞辱我,骂我是个贱货,这种羞耻感反而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最后两个人分别在我上下两个洞里射了两次,我还被迫吞了陌生中年男人的精液。

当我体力耗尽瘫倒在床上的时候,我甚至还在惋惜今天没有被林畔和中年胖子一起玩三明治双插。

这一天,我释放了所有的压力,大脑一片空白的同时,心里却无比满足。

后来林畔告诉我,这个中年胖子是他一个有钱的商业伙伴,说很喜欢我,要我也把微信号给那个中年男人,我们私底下也可以约,却被我傲娇的拒绝了,我表面上把林畔骂了一顿,斥责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内心却在几天后有些小小的后悔起来...

但很快,过完28岁生日后,我之前的遗憾就被弥补了,林畔像是看穿我一般,又陆续组织了几次3P,甚至是在除夕那天的中午,我找了个借口偷偷溜了出去,到城西的宾馆里和林畔及他带来的陌生男人厮混了好几个小时,几乎就快要到了纸包不住火的边缘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