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在仙途 (2) 作者:粗又黑

.

【淫在仙途】

作者:粗又黑2020-9-21发表于S8

第二章:第一次卸阳

时间一晃,一年多过去了。在一座名为清河县的小城,正值初夏,天刚刚入夜,清风徐来,让人好不惬意。

清河县依水而建,是一个知名的商埠,每天都有大量的商船来往,使得清河县异常的繁华热闹。在夜里,最兴旺的还当属烟柳一条巷,这里灯红酒绿,处处可见花枝招展的妖娆女子,和满面春风的行人。

在烟柳一条巷的两旁,布满了酒楼、青楼、窑子,其中最出名也最有牌面的便是醉月楼。醉月楼豪华气派,装饰考究,歌姬舞姬貌美如花,更有令人垂涎的花魁,引得无数达官贵人流连忘返。

醉月楼门口站着一位老鸨模样的女子,正在娴熟的招呼进出的客人,在揽进一批客人后,终于清闲了些,打算进屋喝口水,这时,借着昏暗的灯光,她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名男子正站在街边,不时抬头看看醉月楼的大红招牌,偷瞄院子里的景况。

老鸨嫣然一笑,便迎了上去,那少年见状,脸上一惊,抬腿就想走开。

“哟!公子留步嘛,不到里面玩玩?听听小曲喝喝酒嘛,姑娘可是一等一的漂亮。”老鸨一把抱住了男子的手臂说道。

“我……我只是路过。”男子急忙辩解,声音有些稚嫩。

“公子可真会说笑,刚刚公子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是头一次来吧?胆子放大点,一回生二回熟,到了醉月楼,喝上两杯酒,赛过活神仙。”

老鸨巧舌如簧的说着,生拉硬拽的将男子拉了进来。

男子架不住女子的热情,只好半推半就的进了醉月楼。

“嘿嘿,果然是个英俊少年,公子快就坐,奴家这就给公子找个好姑娘伺候着。”老鸨看清男子的面貌后,笑颜如花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王玉石,这时的他已经改头换貌,不再是从前那个穷苦少年了,只见他身穿绸缎华服,头带发冠,背后背个布包,虽然面相普普通通,但一身装扮,看起来犹如大家公子。

当初他埋葬徐中阳后,便在家潜心修炼,现在已经是炼气期三层的修为了。不过炼气期修士还无法凝练法力,只不过是在打通身体各个筋脉,锻炼心神,但身体各方面是要比普通人强上很多的。

他家所在的小村子灵气极为稀薄,无法支撑他再继续修炼,加上修士可不是单靠独自修炼就能增加修为境界的,于是只得背井离乡,寻找适合的修仙场所。而他这次来这烟花之地,为的是释放积压了一年之久的阳火,按照师父徐中阳的教导,早晚都得卸阳,不过这也愁坏了王玉石,他一个懵懂少年,哪里懂得这男女之事,正好路过这清河县,听闻这里有青楼,于是便打算从这里入手。

此时的醉月楼厅堂之上正轻歌曼舞,男女之间打打闹闹,推杯换盏,这让没见过世面的王玉石有些坐立不安。

“公子久等了,小女子名为秦嫣,听老妈子说来了一位生面孔,是年轻的公子,气度非凡,没想到果然如此。”一名曼妙女子来到王玉石身旁,行了个礼。

“呃……见过姑娘……我叫王玉石……”

王玉石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只见这名自称秦嫣的女子身穿红纱裙,身材纤细,脸上略施粉黛,水汪汪的大眼,让他说话都结巴了。

“公子这般盯着小女子,是觉得小女子不够漂亮吗?”秦嫣微微笑道。

“没有没有。”王玉石赶紧解释道。

“此等良辰美景,小酌两杯如何?”秦嫣问道。

“好好好。”王玉石点了点头。

秦嫣朝远处招了招手,叫来了一个小二,交代两句后,小二便一溜烟跑了。

“公子不是清河县人吧?”秦嫣在王玉石身边坐了下来。

“我……我不是……”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冲得王玉石有些恍惚。

“我看也不像,清河县哪有公子这等风度。”秦嫣抿嘴一笑说道。

“哪里哪里。”王玉石经不起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两人聊了一阵,小二便提着菜盘过来了,不一会便摆好了酒菜。秦嫣拿起酒壶,倒了两杯,推了一杯到王玉石面前。

“这杯是小女子敬王公子,祝公子事事如意。”秦嫣说完,一饮而尽。

王玉石拿起酒杯,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不禁皱了皱眉头,但秦嫣微笑的看着他,盛情难却,于是深吸一口气,喝了下去。

“嘶……这……这酒这么烈……”王玉石被呛了一口。

“嘻嘻嘻,公子真是豪爽之人,来,吃口菜压压酒气。”秦嫣说着,便夹了一口菜,递到王玉石面前。

王玉石推辞不过,便吃了起来。就这样几杯下肚,王玉石开始有些飘飘欲仙了,话也渐渐变多,与秦嫣相聊甚欢。

过了不久门口一阵骚动,只见那老鸨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姑娘们,别闲着了,钟少爷来了,还不快迎接钟少爷!”老鸨扯着嗓子大喊道。

王玉石与秦嫣抬头看去,只见一名白袍男子走了进来,其相貌堂堂,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一丝傲慢,他手持一把折扇,脸上带着笑容,身后还跟着一名年轻男子,似乎是个跟班。两人进来后,便坐在了厅堂的正中。

“没想到今天钟少爷会来,可惜了。”秦嫣看着那钟少爷,小声嘀咕道。

“喔?秦姑娘,何出此言?”王玉石见状,有些疑惑的问道。

“恕小女子多嘴,自罚一杯。”

秦嫣吓了一跳,没想到王玉石的耳朵这么灵,急忙打了个圆场。

“但说无妨,我只是有些好奇。”王玉石摆了摆手说道。

“这钟少爷出手阔绰,每次来都给很多赏银。”秦嫣说着,明亮的大眼看了看王玉石。

王玉石看出来了,这秦嫣分明是觉得错过了得赏银的机会,于是咧嘴一笑,打了个酒嗝,伸手进衣袖中,摸出了一锭银子,递给了秦嫣。

“多谢王公子打赏,酒足饭饱后,公子可要留宿喔。”

秦嫣眉开眼笑,往王玉石身上一靠,借着酒劲,王玉石也大胆的搂住了秦嫣的纤纤细腰。

这时的钟少爷,桌上已经坐了四五个女子,老鸨一脸谄媚的来到钟少爷的身边。

“钟少爷,奴家给您安排的您看怎么样?”

钟少爷抬头扫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跟班使了个眼色,跟班摸出一锭银子,赏给了老鸨,老鸨不住的点头哈腰,退下了。

王玉石与秦嫣喝完最后一杯,与秦嫣搂搂抱抱的,心里已经是蠢蠢欲动,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做男女之事。

“秦姑娘,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们……”

“王公子好心急,跟我来吧。”

秦嫣心领神会,轻轻推了推王玉石的肩膀,站了起来,领着王玉石上楼去了。

两人进了房,里面装饰一片殷红,烛光有些昏暗,那秦嫣关好门,将身上的纱衣脱了下来,只见她里面穿着红肚兜,雪白的肩膀和肚皮露在外面,看得王玉石吞了吞口水。

“小女子先服侍王公子沐浴更衣。”

秦嫣见王玉石直勾勾的看着她,来到一个大木盆旁说道。

“啊?这……”王玉石这辈子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来嘛。”秦嫣见状,拉过王玉石。

王玉石的衣服被秦嫣给脱了下来,而他则呆呆的站着,脸红耳赤,好在灯光昏暗,要不就丢脸了。秦嫣请王玉石坐进了木盆中,玉手开始拿捏王玉石的肩头,一阵酥麻感传遍全身,让他不禁发出了感叹,渐渐放松了下来。

按完肩膀,秦嫣拿起了一块澡巾,俯下身子,开始帮王玉石轻轻的擦了起来,从肩膀到胸口,慢慢往下,王玉石的心跳一下加快。

“王公子的身子很结实嘛。”秦嫣在王玉石的耳边吹了吹风。

王玉石只是笑了笑,不知怎么接话,秦嫣继续帮他擦身子,擦到大腿时,狡黠的一笑,一下握住了王玉石的阳根。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王玉石犹如触电一般,浑身一颤,激起一片水花。

“王公子怎么了?”秦嫣见王玉石如此反应,手却没停下。

王玉石长长的吐了口气,调整调整呼吸,让身体放松下来,但底下的阳根却没办法放松,慢慢的膨胀起来。

“哇!王公子的阳根好雄壮。”秦嫣的手感觉到了阳根的变化,不禁惊呼道。

王玉石看着眼前妩媚的女子,听着这喃喃细语,酒劲一下便上了头,一把抱住秦嫣的脸,对着那红唇便亲了上去。秦嫣不仅没有反抗,反而将舌头伸进王玉石的嘴里,挑逗着王玉石的舌尖。

好景不长,秦嫣推开了王玉石,站起了身子。

“王公子我的舌头软吗?”秦嫣问道。

王玉石点了点头,秦嫣示意王玉石起来,出了木盆,拿起一块布帮他擦干了身体,接着将布铺在地上跪了上去。正在王玉石疑惑时,突然感觉有一柔软丝滑的东西划过阳根,奇痒无比,低头仔细一看,只见秦嫣伸着舌头,轻轻的舔舐着他的龟头。

“啊!秦……秦姑娘……这……”王玉石仰着头,全力抵住那阵奇痒。

秦嫣见状,小口一张,将整个龟头吞在口中。王玉石两腿一阵颤抖,此刻的龟头,奇痒夹杂着酥麻,像他的脑中袭来。秦嫣的小嘴含着龟头,轻轻的蠕动着,似乎有些勉强,一手握住中间,不禁皱了皱眉头,估摸着得有五寸长了,心里是又惊又喜。

秦嫣吐出龟头,站了起来,摸了摸有些酸痛的下巴,拉着王玉石来到床上,将他推到,手伸到后背,一拉,那肚兜便掉了下来,露出了两个雪白圆润的酥胸,接着又除去裤子,浑身赤裸的站在了王玉石的面前。

王玉石看呆了,曾经幻想着女人身体是什么样,万万没想到是如此的美妙。秦嫣骑到王玉石的身上,用两腿之间压着阳根,来回的摩擦着,嘴里发出了轻声的呻吟。两颗明晃晃的雪白酥胸中间有一抹嫣红,在王玉石眼前晃着,忍不住伸手抓去,像是抓到了两个热乎乎的馒头一般。

不知不觉中,王玉石只感觉阳根越来越滑,突然,龟头一下滑进了一个温暖紧实的洞中,急忙抬头看去,只见秦嫣咬牙皱眉,表情似乎有些痛苦,她的屁股抬着,用两腿之间抵住了阳根,慢慢的往下坐去,阳根慢慢的进入了她的身体,直至完全贴合在一起。

“啊……”两人同时发出惊叹。

王玉石只觉得整个阳根被紧紧的包裹住,温暖丝滑,酥麻感令他头皮直发麻。那秦嫣身子有些颤抖,不敢动弹,似乎还在适应阳根的尺寸,过了一会,才敢慢慢的上下蠕动,但每动一下,便会发出喘息呻吟。渐渐的,秦嫣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呻吟声也连贯了起来,不久,随着一声惊呼,秦嫣整个身子软了下来,趴在了王玉石的身上,香汗淋漓。

“呼……嗯……王……王公子……小女子已……已经……受不了……了……”秦嫣喘息着说道。

王玉石意犹未尽,双手抚摸着秦嫣水嫩的后背,屁股轻轻一抬,惹得秦嫣惊呼起来。王玉石暗喜,开始不停的抬动屁股,控制着阳根在秦嫣的蜜穴中一进一出。秦嫣没办法,想挣扎开来,但被王玉石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动弹不得,只能放声大叫起来。王玉石过了一把瘾,便将秦嫣放开了。

秦嫣急忙从王玉石身上下来,躺在了床上,但王玉石却没有罢休,坐了起来。秦嫣急忙夹住双腿,轻易的被分开了,只见两腿之间形似分红花蕊,沾满了蜜,

王玉石见状,心里的大呼原来如此,困扰他多年的迷雾被瞬间解开。王玉石迫不及待的将阳根抵住那粉红的花芯,轻轻的插了进去。

“啊……不……不要……会……会受不了……的……”秦嫣呻吟着,想推开,但无济于事。

秦嫣越是如此,王玉石越兴奋,慢慢的抽插了起来,那花芯流出了更多的蜜,发出了噗呲噗呲的声音。突然,王玉石只觉体内一股气在流动,慢慢的往会阴穴聚拢。

“这难道就是师父说的阳火?”王玉石心里想着,开始留意阳火的动向。

但身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秦嫣边呻吟,边摇头晃脑,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嘴里的呻吟也变得有些沙哑起来。

不过王玉石感觉体内的阳火似乎还没汇聚完,但阳根已经开始有些肿胀感,同时酥麻奇痒的感觉也加剧了,体力流失也加快,使得王玉石开始有些气喘起来。

突然间,王玉石察觉体内阳火已经不再流动了,同时会阴穴开始变得炙热起来,而阳根也发出阵阵痉挛,他知道,是时候了。于是双手扣住秦嫣的纤腰,两腿绷紧,后背开始发力,抽插的速度一下加快,秦嫣此时已经脱力,呻吟也卡在喉咙叫不出来,全身发出剧烈的颤抖。

随着王玉石一声长啸,阳根死死抵住花芯,并开始阵阵抽搐,一股股滚烫的阳火倾泻而出。一阵电闪灵光充斥着王玉石的脑袋,使他感受到了这辈子都没感受过的快感。

良久,王玉石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那秦嫣已经两眼反白。王玉石急忙试了试鼻息,还好只是昏死过去了,于是将已经软塌的阳根从花芯中拔了出来,随之而出的,是一股股白色的浓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