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DNA (9) 作者:bbb1970

.

【淫荡DNA】

作者:bbb19702020-9-23发表于S8

九 卿本不纯

窗外大雪纷飞,屋内暖意浓浓。这就是建国在这片净土此时此刻的心情。神州大地发生的任何事好象都与这里无关,每天就是无所事事。和小陈小王就是东游西逛,再不就是跑到无人区打打猎。

西藏的冬天除了欣赏雪景真没什么可以做的,连部队的训练都要大大压减。最讨厌的是在这有钱都花不出去,更别说找点野食了。知己就是知己,雯姐和建国真实心有灵犀啊,在最需要的时候雯姐出现了。

这天建国和小王小陈正要出去,传达室说有人找。雯姐冒着风雪,带着一队人以慰问的借口不远千里来了。建国马上安排住宿,开欢迎会。一趟过场走完。两天后安排了一部分人下基层,雯姐和另一些留在拉萨。建国这才有时间和雯姐单独聚聚。人多眼杂,雯姐住的招待所又是军区的,慰问团也有不少人高原反应留在这,啥也干不成。

不过雯姐说这次来的有两个早已说好但要建国安排她们的住处。这可让建国犯难了,这可不比内地,条件有限,要单独安排两女的留下瞒不住。雯姐把两女孩叫来,一个二十来岁,样子就看的出风骚叫小雪,一个不到二十的样子,领家女孩的样子叫小雨。

雯姐来之前和她们说好了条件,小雪男人是右派,她天生也风骚,一半为生存一半是骨子里的不安份,被雯姐收在手下是雯姐手里最会玩的最肯玩的女将。小雨的梦想就是站在舞台上接受掌声,只是生不逢时。雯姐和她说建国是大领导,能帮助她实现她的梦想,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问题是现在屋里不方便,外面又是冰天雪地的。不单建国着急,那两女的也着急,白来一趟不说,自己的美梦也可能付诸东流。下基层慰问的回来了,雯姐领着一大队人也不好久留。

这晚,雯姐把建国叫到房间,小雪小雨也来了。明天就要回去了,雯姐的意思是,留不下,反正一屋人,没谁会说闲话,不能慢慢享用也泄泄火,将就把她们办了。声音小点没人会察觉。

建国反而不自在了,小雪肯定是轻车熟路再多人面前办她建国都觉得没问题,几天的接触他对小雨有好感,他不想当着雯姐小雪的面和小雨做爱。磨磨蹭蹭的耗着时间,直到雯姐慰问团里的人过来串门,大家东拉西扯的聊了会。

第二天一早建国来送慰问团。巧了,国道发生了雪崩一时通不了车。雯姐正和其它人叽叽喳喳讨论怎么办,小雪悄悄的走到建国身边,“首长,一时半会走不了了,要不你带我和小雨到周边玩几天?”她把玩字说的特别慢。眼睛一眨一眨的。

“城外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冰天雪地的。”

“嗨,白天去,晚上就回来,你的车有暖气吧?怎么会冷呢。”建国和小雪边说边走,到了一边。

“首长,雯姐来之前给我们下了死任务,这完成不了是要处分的。”建国被她的调皮话逗乐了。

“不管她答应了你们什么,照办就是了。我出门有司机警卫跟着……”

“先谢首长了。我是服从安排,那您看着办好了。”

先走不了,其它人不是聚一起下棋打扑克就是喝酒聊天。建国在雯姐那拉家常,当然小雪做陪小雨被拉去打扑克了。小陈小王在门外守着。

“姐。她两来一趟不容易,回去把她们的事照办了吧。”

“小雪好办,她的事顺便安排,就是小雨想进歌舞团得你办啊。”

“行,我回头给部里打个电挂,特招就是了。小雪也尽量安排好,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吧。”

“行,绝对安排好。”雯姐说完,看了小雪一眼。小雪笑盈盈了,走到建国身边,一屁股就坐在建国的腿上,手圈着建国的脖子,亲了建国一口。在建国耳边娇娇的说:“首长,雯姐不是外人,我们到床上,这么冷的天,让妹子帮您暖暖身子。”建国憋了那么久也忍不住了。

雯姐看着报纸好象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小雪拉着建国到床边,想想大白天雯姐又在建国有点尴尬。小雪已开始脱衣服,建国忙制止她。小雪只能坐在他身边,一时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雯姐也忍不住笑了“弟娃,你还害羞啦。”

“哎呀,不知道咋的,几个月没碰女人害羞了。”

“呵呵,明天把她两带出去,在车里慢慢玩就不尴尬了。这两妹子是我特别挑选的,小雪技术好啥都玩的好。小雨嫩,可也能玩,说好的不管怎么玩都行。两个都身材一级棒,脱了就知道了。”

“雯姐啊,我走那都有“特务”跟着,那两弟兄对我有恩,我自己吃叫他们看我也不安心啊。”

“哎呀,早说我多带两个过来。看我这记性,当初他们跟你来自己就找上了。想来的多我还不同意了。”

“所以去外面也不方便,在这也不方便。”

“这样吧,让小雪和他两玩,弟你和小雨玩。这么久没碰女人不憋坏了啊。小雪怎么样?”雯姐看着小雪。

“可以啊。”

“这样,小雪,你把我那两弟兄伺候好了,我另重重奖励你,一根金项链,一千块,怎么样?”

“好好好,说定了。”小雪很高兴。

“那明天我说带她们去游览,雯姐你安排。”

建国回去的路上和小王小陈说了,那两别提多兴奋了。第二天建国他们五个人出了城找到一个山坳停下。四处没人,小王把准备好的野炊用具搭好,点上篝火,小陈就支好简易帐篷。准备先做午饭。小雪打着下手,不时的和他们打情骂俏的。

小雨一直跟在建国身边,看他们在那闹一时半会也没的吃,拉着建国陪她慢慢到处走走。走开几百米小雨把建国拉到身边。没说话两人就很自然的吻上了。

建国的欲火早按耐不住,可衣服太厚无法施展。亲了一会,建国拉着小雨快步回到车上,车没熄火暖气一直开着,两人在后排相互撕扯脱下衣服,雯姐没骗人,小雨的皮肤雪白,乳房大而坚挺,腰细屁股翘而结实,完美的身材。没毛的肥蚌早湿的一塌糊涂。车后排太狭窄,建国让小雨跪着从后进入。随着小雨嗯的一声,建国被温暖包裹。小雨的阴道松紧刚好,既不用太用力就能抽动,又不失夹力。

建国没控制,上来就快速抽插,小雨被冲撞的头死死的抵住靠背,嘴里“啊啊,喔喔”的叫着。忍了太久,建国几分钟就射了,一股一股的射了很多。拔出来建国坐在一边,小雨从衣服拿出手指垫在屁股下,又来帮建国清洁,然后才靠在建国身上。手轻轻的扫着建国的乳头,这女孩不简单。

“小雨啊,雯姐和你说了吗?回去你就去报到。”

“说了,谢首长。首长刚才舒服吗?”小雨调皮的看着建国说“不错。”

“呵呵,小雨陪首长多玩几次,小雨还会很多花样呢。”

“是吗?小雨和多少人玩过啊?”建国伸手把玩着她的乳房。

“不说,羞死了。”

“说来听听,我想听。”

“没几个啦。”小雨有点不好意思。

“说说,我不笑你,保证以后对你好。”

“那首长以后要照顾我哦,不能说话不算哦。”

“什么话,我会说话不算话?”

“对不起,对不起,都知道您最讲情义。不然我也不会要求来这趟啊。自己的梦想就是做个出色的演员,初中在学校舞蹈队,老师说要成为领舞就要付出,因为条件差不多的有几个,所以我把第一次给了他,每个周末都带我去他家和他玩。后来把我推荐到市歌舞团,我小啊,只能当小配角。团里有人指路让我找领导疏通,家里给了点礼物不顶事。后来陆陆续续的的和团里几个说话顶事的玩过。还和他们说能帮忙的玩过,六七个人吧。运动一来团解散了,能演出的除了部队的就是省里的了。我怎么攀得上呢,后来人家介绍了雯姐,所以我就来了。”

“你也算为梦想牺牲了哈。你放心,你想去军区歌舞团也行,想去八一制片厂也可以想办法。”

“我来之前就有强烈的感觉我走好运了。真的。”小雨笑的很灿烂。

“走,去看看饭做好没。”两人很艰难的穿好衣服。小陈一个人在转着烤肉,看建国回来叫了声首长来吃饭了。一会旁边的帐篷小王和小雪钻了出来。

小雪穿着毛裤披着军大衣,连外裤都没穿,显然刚在里面脱过衣服。看他们小雪调皮的说:“后座不方便吧,等会进里面,宽敞。”小雨笑了笑没说话。

吃完烤肉,建国没去挤占帐篷,和小雨在火堆旁,聊聊天,另三人在帐篷里毫不顾忌的交合。从声音听小雪还同时被他俩插入,叫的放浪又动听。小雨听着淫声浪语只是笑笑,她也是有故事的人。

到天快黑了一行人才打道回府。第二天,建国干脆叫小王开了辆卡车。这回,他和小雨在火堆边的帐篷,那三在卡车。空间宽敞又有火堆取暖,建国和小雨可以放开一切,尽情的享受。小雨外表清纯,内里豪放,她的床技一点不差。

建国把她身上所有能进的洞都进了,在建国的反复攻击下年纪轻轻的小雨竟然喷了两次水。搞艺术的真看不出来。回去的路上,小王小陈在前面,建国,小雨,小雪在后面。小雪还和小雨说她被射了六次舒服惨了。建国都无语了。

这样五个人都得到了自己要的,皆大欢喜。路通了雯姐也要走了,小雨小雪满怀欢喜,小王小陈恋恋不舍。又回到百无聊赖的日子,小王小陈有事没事就聊起小雪,他俩有没边回味自己打飞机只有他们知道。

快过新年了,终于等来了可以回成都的调令。建国一刻没耽搁麻溜的就动身。虽然日子不宽裕,元旦的城市还是装点了一下,大家也抓紧难得的时间出来游玩,城里到处都熙熙攘攘比西藏热闹多了。小雨从西藏回来就被特招进了文工团,一个月不到就担当了一个剧目的主角,这些天正在成都演出。建国抽空去看了看,小雨确实是那块料,演的不错。演出完建国到后台,小雨一看是建国,表面镇定和大家一样接受领导的慰问。在握手时悄悄把一张纸条塞给建国,建国一看“十一点,后门街口等。”

建国自己开车准时到了,说起来怪想她的。小雨足足晚了半小时才到,一上车就不停道歉,说组里开会她也不好先走。没见两三个月小雨好象更漂亮了,嘴上总是带着笑可爱极了。建国还没说,小雨就抢先说了:“我在东大街租了间房子,很安全,今晚去我那睡吧。”小雨租的房子单门独户的弄堂,房间很宽敞布置的很温馨。进门小雨就去烧好水,回来就抱着建国缠绵。两人就象久未见面的情侣一样。

“小雨,现在的工作还好吗?”

“好哦,多谢您了。”

“你高兴就好。”

“高兴,当然高兴。所以说小雨有今天都靠首长。”

“别叫首长首长的,好象人家是老头一样。”

“呵呵,不叫了,那我叫老公?”建国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老公,现在老婆先和你去洗澡,然后我们好好的做老公老婆该做的事。”小雨笑嘻嘻的拉建国去洗澡。

小雨专门弄了个大澡盆,两人可以一起泡。建国这才心里暗暗佩服这女孩,年纪轻轻,什么都行,帮建国擦身熟练的象搓澡工,边洗还不时的挑逗几下。

上了床建国躺着不用动,小雨用她灵巧的舌头从头到脚仔细帮建国舔了一遍,建国一柱擎天了,她在上面用早水汪汪的下体包裹着建国,时快时慢的动着,摇着,磨着。嘴里的呻吟销魂入骨。玩了十几分钟,小雨主动转过身,让建国从后进入,拉过建国的手死死的捏着自己的乳房,腰下沉,屁股上翘,让性器的角度达到最佳,进出自如摩擦力又大,还能次次到底,每次碰撞都激起屁股的反弹发出啪啪的响声。肉体的碰撞声,小雨的呻吟声组成一曲天籁之音。这女孩太懂男人的心了。

建国要发射了,手拉紧了她的腰,小雨懂事的又微调了下角度,让建国更进一点点:“老公,顶住老婆子宫了,射进去,射进去。”

建国躺着回气,小雨,拿热毛巾给建国清洁完,自己去梳洗。看不出有问题,可建国感觉这样的流程小雨和不少男人做过,也许对自己更用心而已。两人说了会话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小雨就回剧团了。建国查看了下,这房子就是幽会的地方,小雨只有两套衣服放着。新毛巾牙刷倒不少。

建国偷偷去把钥匙配了一套,然后把原来的放在和小雨约好的地方。下午接到小雨的电话问晚上去她那吗?建国说要去基层走走几天才回来。本来建国对小雨的好感他是想至少和她好一段时间的,可第六感让他不安,他的身份让他不得不小心。

晚上心血来潮,建国拿了微型录音机准备放在小雨家里,虽然只能录几个小时建国也想试试。用配的钥匙进了小雨的家把录音机放在床下,正要走,听到开大门的声音,建国有点慌,其实他不该慌,可第一反应他竟然躲到床下了!

按时间小雨的演出还没完,是贼的话他有枪,可急起来没道理可讲。啪灯打开,是小雨,床单吊的很短建国能看清外面。他缩在最里面生怕被看见。小雨和一个男人进来然后关上门。男人抱着小雨两人接吻。

“我去烧水先洗洗。”小雨挣脱了说“不洗了,还赶着回去,抓紧时间吧。”听声音男的年纪很大。

“回去老婆等着还让人家提早走,搞得别人都怀疑了。”

“怀疑个屁,谁屁话多老子让他滚蛋。”

“是是是,您是团长你让谁滚蛋谁就滚蛋。准备让我什么时候滚蛋啊?”

“小调皮蛋,疼你还不够呢,你不是滚蛋,是舔蛋。”小雨打了他一下。两人开始脱衣服上了床,很快吸吮的吱吱声和男人舒服的叫声就传进了建国的耳朵。在建国头顶,小雨正用她的技巧帮助男人进入状态。

“慢点,含深点,蛋蛋下面多舔几下,舌头钻进去……屁股转过来,水真多啊”男人不停的指挥小雨,肯定也在玩弄着小雨。“轻点,指甲刮到痛。”小雨应当被用手挖弄阴道……

一阵床响,两人摆好了位置,小雨轻轻的啊了一声,两人正式开干。男人不紧不慢的干着嗯嗯声是两人接吻。换了个位置,应该是后进,声音稍稍大了些。小雨有节奏的叫着床。

“这小逼真舒服,便宜老李了,丫头今天老李没搞吧?”

"没有,啊……”小雨含糊的回答。

“有我给你撑着,老李指导,你前途一片光明啊。”

“团长和总导都向着我,我肯定努力。”

“工作努力,床上也得努力啊。嗯嗯……有点软了,再亲亲。”

一阵忙乱……

做做停停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听出来老男人在小雨的嘴巴里出来了。小雨没下床就和他闲聊,肯定把他的东西吞了。

对话里透露老男人和叫老李的总导演都和小雨保持着关系,当然不止小雨一个,团里几个女的都和他俩有关系有时还叫在一起一皇两后的玩。

两人聊的很黄根本想不出在台上是一本正经的人,简直就是嫖客和妓女在对话,全是床上怎么整舒服的事。

终于等两人走了,建国爬出来,堂堂一个高官在床底听了一个多小时人家做爱骚聊,够窝囊的。更是上火。

小雨不知道建国知道她的事,还是娇滴滴的逢迎建国。和她做确实舒服,可建国不缺女人,等她自己奋斗吧。

对小陈小王建国也没丢下,回来,用点小诱惑把自己以前玩腻了的女人安排了给他俩。好让他们更死心塌地。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