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长腿人妻沦为同楼肥宅的泄欲傀儡 (完) 作者:接了姑获鸟悬赏的某人

.

【新婚长腿人妻沦为同楼肥宅的泄欲傀儡】

作者:接了姑获鸟悬赏的某人2020-9-24发表于混沌心海、催眠物恋、第一会所

……

我,是一个肥宅!

我,是一个肥宅!

我,是一个肥宅!

我知道,这样的我,可能让一些读者难以接受,毕竟读者老爷们都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般的人物,但我这个肥宅也想有春天啊!

之所以要强调三遍,是因为我心中的愤慨,来自社会的压力,来自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的指指点点,甚至家人的不满、责骂,让我心中充满了阴暗的负能量。

而我的春天,也终于到来了!

……

那是一个春意弥漫的早晨,我从床上醒来,胯下的二弟一如既往地高高耸立着,我看了它一样……你挺得再高又有何用?只恨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那些左拥右抱,夜夜春宵的好事,可都是被称为人生赢家的现充们才配拥有的,像我这种肥宅,也只能窝在出租屋里羡慕。

算了,不想了,给你发点福利吧~

我起床打开电脑,熟练的启动了UZ浏览器,哦不,打错了,是UC浏览器,并且从收藏夹里选中了一个叫混蛋心海的网站。

论坛里很多大神说话都很好听,在现实中我是一个肥宅,然而网上却可以与他们高谈阔论,仅仅是给这些作者一个点赞,一个回复,就让他们感激涕零,与我称兄道弟。

这可能是我和这些现充们距离最近的时候了,毕竟平时在现实里可没什么人搭理我。

emmmm,后悔的神官还没更新,昨天听神官大佬说,要写一篇以张子枫为主角的催眠文,啊,子枫妹妹,我特么社保。

正在我因为神官没更而黯然神伤时,右下角的一个红色提醒振奋了我的心,会是谁呢?

哦,原来是旅神,我看看找我做什么。

【至肥宅李大壮兄弟】

昨天我发的帖子,你第一个回答对了我的问题,作为奖励的小礼物已经寄出,顺丰单号:XXXXXXXXX。

【落款:你知道我是谁】

昨天?昨天旅神是有发帖子,让大家猜他的ID出自何处。

楼下一群人纷纷抢答: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这些热门的诗文都被说了个遍,我本没什么心思去抢了,然而心境落寞之下,不知怎的想起了一句“倏忽比之白驹,寄寓谓之逆旅”

时间快的飞起,转眼都老大不小了,仍然一时无成,住在出租屋里当咸鱼,这不就是我现下的悲哀处境么。

我发出了一声肥宅的哀叹,顺手把这句打在回复框里发了出去。

没想到旅神竟然选了我做正确答案,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旅神八成也是肥宅,不然不会有这么深的同感,没错,应该就是这样。

正在我为遇到旅神这个知音感到激动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您好,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门外是一个快递小哥,把一个小小包裹递给了我。

是他说的‘小礼物’?算算时间,他昨天发的快递,今天就送到了,也是蛮有效率的。

虽然想来也不会是什么贵重物品,但还是期待的拆开了包裹,毕竟像我这样的肥宅,现实生活中哪会有人送礼物给我哇~

咦?这是什么?一个激光笔?人偶化激光笔?

再看着那张使用说明书,我莫名其妙感觉这一幕有点熟悉,是……催眠眼镜?催眠眼镜那篇小说的开头,主角小守也是得到了来自K酱的礼物,才走上人生巅峰的啊!

难道说,我也要?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过后,我仔细阅读了说明书,果然,虽然和催眠眼镜不一样,但也是个金手指,作用是可以把被激光笔照到的人变成只属于自己、可以随心操控的玩偶,但是只有一次使用机会。

一次,一次也够了哇,虽然我是肥宅,但二老有稳定工作,也小有积蓄,零花钱还是有一些,我也不求上进,就一直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

所以我这个肥宅并不算缺钱,缺的就是女人,去会所怕技师不干净,没朋友的我也没老司机带路,长这么大就只享受过日本老师的教学和五姑娘的服务,能开个荤也是好的。

那这一次一次机会要留给谁呢?

以我的脑细胞和精虫上脑的状态,也没工夫去多想,去设计很复杂很详细又万无一失的计划,只是在脑中列出我意淫过的对象们。

嗯,住在同一个公寓的某个小姐姐?住十三楼的那位人妻?

想到之后,我便跃跃欲试的准备起来。

……

被我选定作为狩猎目标的小姐姐叫柴诗彤,说是小姐姐可能不太恰当,因为她已经结婚一年了,婚后的她依旧明艳动人,我们这一栋楼的男人进出时碰到她,没有不多看两眼的。

之所以选择她的理由,除了意淫已久之外,便是触手可及了,毕竟我知道,她每天都会出去晨跑,现在,也差不多是回来的时间了。

哦,还有一点,是她丈夫最近去国外出差,近期不会回家,这也是黄色作品标配了,丝毫不慌。

我充满穿好了衣服,坐电梯去13楼门口等她。

经过了心情激动难耐的二十分钟之后,她,我的女神,终于出现了!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我和柴诗彤的双目对上,她眼中瞬间露出些疑惑,当然,我丝毫没有犹豫,手中的激光笔立刻打开,射向了她的眉心。

在做这个动作前,我已经设想了至少三套如果激光笔没用,是那个逼忽悠我的,该怎么解释的方案。

好在,好像这三套方案都没有机会用上了,因为,在激光笔射出之后,她便呆愣在了那里。

我心中抑制不住的狂喜,流着口水打量着眼前的女神,柴诗彤扎着一个英气十足的高马尾,大概的因为刚刚运动完的缘故,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些香汗,身上的运动背心和短裤也变得比往常更加贴身,如实的为我呈现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而此刻,她一动不动的站立在原地,若非可以看到她高耸的酥胸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我都要以为是时间停止了。

我大脑中被性欲和对女神的渴望充满,嗷呜一声扑了上去,嘴里发出着不像是人类的声音,抱住柴诗彤的娇躯,在她可人的脸蛋儿上,雪白的脖颈上反复舔咬、啜吻着。

浅浅的汗味与香水味和体香混杂着,嗅在鼻中,刺激得我荷尔蒙加速分泌,肥宅的身躯也在她身上来回拱着。

我的天呐,这种级别的美女人妻,居然真的轮到我这个肥宅狂亲,还在她的脸上和脖颈处留下大片大片湿热的口水。

也就是说,她真的如旅神的说明书所言,成了我的傀儡了?

我的舌头试了几次都没能撬开她的樱唇贝齿,试着在心中发出命令,片刻之后,柴诗彤突然张开双唇,小香舌主动的送到了我的口中,让我含弄吮吸。

心满意足的和柴诗彤舌吻许久,我放开了她的小嘴,心情略微平复下来一丝,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美人。

自从那个激光笔射出之后,她便真的成了任我鱼肉的傀儡,若我不发出命令,就停在那里不去做任何事情,虽然外表仍是与往日一般无二的秀丽,但却像是一个被抽离了灵魂的肉身躯壳。

他妈的,躯壳我也要啊!

不过直接在这里干的话,会不会有点过于招摇了?我们可是还站在电梯口呢。

但是身边就是柴诗彤家门口,在她家门口的玄关外做点羞羞的事情,想起来也很带感啊。

“你家对门的邻居平时什么时候回家?”我向柴诗彤问道。

在回答我问题时,柴诗彤原本呆滞无神的眼睛多了些正常人的神色,但依旧一板一眼的回应着我“对门前阵子搬走了,还没入住新的租客”

得,既然天时地利人和具在,那就先尝尝前菜吧~

我把手伸向她的运动背心,激动之心双手都有些颤抖,捏住下摆向上一拉,便将它连同胸衣一起拉到了胸部上方,作为奖励,背心下蹦出两只又大又圆的白兔子,被我双手各自握在手里。

“喔~~太……这也太他妈赞了~~”我咬住一只粉红色的乳头,在嘴里胡乱吸了几口,吸出乳汁当然是不可能的,但这种体验已经足够让我激动到泪奔了。

小姐姐的大莱莱,又香又甜,不仅软还Q弹,吃的我满嘴口水流了一胸,最近几周加起来流的口水恐怕都没今天一天多了。

享用完她的嫩乳,我又把目光看向了她的美腿。

今天她身下只穿了一条运动短裤,整条秀腿都露在外面,白花花的晃人眼球,脚上蹬着一双名牌运动鞋,还露着运动短袜的袜跟,袜子上的标志,看起来很像歪嘴战神,也不知道是啥牌子。

如果能看的更清楚点就好了,我在心中俺想,其实很多次柴诗彤去晨跑时,我都有悄悄偷窥她的美腿纤足,作为一个死足控的欲望在这一刻爆发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想法,柴诗彤抬起一条腿,缓缓抬到与我双目平齐的高度,让我可以尽情的观赏。

而她在做这个动作时,并没有摆动双手、后仰身体去保持平衡,仅仅靠一只脚站在地上便维持住了身体。即便是她经常运动柔韧性比较好,也不可能强到这种程度吧?

莫非是因为傀儡化之后所带来的效果?

不过此刻我也没心情去想那么多了,因为我已经本能的摘下了她的鞋子,握住这只送在我嘴边的脚丫,再次舔咬起来。

或许是因为刚才在她脸上和胸口舔了很久,这会儿口水都流出不多了,但我还是尝的津津有味,隔着她脚上薄薄的的运动短袜,去含弄她的玉足与脚趾。

把脚丫吐了出来,我又恶趣味的在她脚心挠了几下,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被我这样挑逗式的玩弄,恐怕现在早已面红耳赤,痒得不行,只可惜面对这样的柴诗彤,我却没有得到她的任何反应,依旧是双目看向前方,表情平静的像一潭死水。

光是这样也有点无趣呢……如果她是在正常状态,应该会用什么语气说呢?多半会骂我,不行不行,我又不想找骂~

柴诗彤性格算比较和善的一类,之前即便是见了我这种惹人嫌的肥宅,也会礼貌的微笑打招呼,让我心中十分感动,对她的印象也很好……当然了,也因此让我在挑目标时第一个相中了人美心善的她,算是恩将仇报了。

这样的她,应该不会怪我才对吧?这样想着,我按照我的期待,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呀,不好意思,今天刚刚跑完步,脚上出了些汗呢,让您见笑了”柴诗彤一瞬间就像是恢复了正常,巧笑嫣然的与我对话。

“啊啊,没有关心的,即便如此,你的脚也……我也很喜欢”

我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放开她的脚丫,仍是捏在手中一边把玩一边和她笑着聊天。

“谢谢啦,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一定换上一条丝袜,再请您的肉棒来体验它的触感吧”

从柴诗彤嘴里说出这种事情,就像是请我下次去家里做客吃炸鸡块一样轻松自然,又温柔大方。

嗯,这才是我印象中的她啊……不管是不是,她现在是只属于我的傀儡了,我想让她是,她就应该是吧?

“走吧,不如上家里坐一坐?这样享用我的身体,应该也会更舒服吧~”

“好的,给你添麻烦了”

柴诗彤嫣然一笑,虽然说着很奇怪的话,但是语气神态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的样子,不仅如此,她还主动的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并且用两条长腿环到腰间,把身体挂在了我的身上。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心中所想的具现。

这个人偶化激光笔可太好用了,还特么能建立心灵感应啊,简直神奇。

柴诗彤的身体并不沉,以我的力量抱起来丝毫没有压力,所以并没急着走很快,而是慢慢悠悠的从她短裤后面的兜里摸出钥匙后,又隔着裤子揉了几把翘臀,才走过去把门打开。

坐到沙发上,因为一时没有新的指令,她又如之前那样呆呆的坐在我怀里,我和她双目相对,似图从她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但是她美丽的大眼睛中,却没有一丝一毫带有她个人意识的信号。

“跪下,张开嘴”我随口命令道,接着自己也站了起来,把大肉棒塞入她微微张开的口中。

因为撸管过度而变得黑不溜秋的肉棒从柴诗彤的红唇间穿过,我内心再次泛起了激动,没想到二弟它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身体,就是柴诗彤这种美女的小嘴。

即便她的嘴巴已经张到最大,但肉棒进去时还是不免被那一排贝齿刮到,并不算很痛,反而有些微妙的刺激。

大肉棒压着柴诗彤的小香舌推入口腔,她的舌头成了托载肉棒的软垫,进进出出之间,为我的肉棒带来美妙的体验,我也肆无忌惮的抽送起来,肉棒越插越深。

不仅如此,我还时不时的把大肉棒故意插偏,捣弄的她的香腮,俯视着看着她俏脸两侧被我的肉棒顶的来回起伏,也是别有一番趣味。

喔喔,深喉的感觉果然好爽啊,我不顾柴诗彤的感受,开始渐渐八肉棒往她喉咙里压,果然先辈诚不欺我。

当然,这种状态下的柴诗彤没有了自我意识,会不会有难受这种感觉都不好说呢。

我的处男肉棒在她口腔和喉咙里进进出出,奸淫着新婚人妻的檀口香舌,快感累积之下,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这个自然不能浪费,我一边把肉棒抵在她喉咙深处,一边拍了拍她的脑袋“运动过后要好好补水哦”

精液一股股的喷出,顺着喉咙射入了她的胃中。

在我的命令下,她的小嘴也很配合的吮吸着肉棒,向肉棒施加压力,努力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了进去。

“哦哦……爽啊……干死你的小嘴……”

随着淫玩她肉体的过程,我现在倒是越来越进入了状态,也能够接受了——她已经不再是一个有灵魂的人,而仅仅是为我所任意操纵的一具躯壳这一事实。

射精之后,我躺在沙发上喘息时,又恶趣味的发出了一道指令。

“谢谢大肉棒先生,精液很美味哦~”柴诗彤在我操控下露出了微笑,亲了一口我的龟头后,又双手在奶子上比了个心。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着,把双脚伸到她怀里,柴诗彤仍然是刚才那副面带感激看向肉棒的表情,双手却动了起来,把我的鞋子和袜子摘下,引导着我的脚踩到她奶子上,享受柔软的奶子按摩。

狠狠地射精过后肥宅的身体本就有些疲惫,加上双脚脚底传来的触感过于舒适,我躺靠在沙发上,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我揉了揉惺忪睡眼,感觉脚心有点痒痒的,我睁眼一看,外面天都已经黑了,而柴诗彤仍然保持着我入睡之前的姿势,双手来回托着乳房抵在我脚心推拿。

我把双脚抽回,可以看出柴诗彤的奶子都揉破皮了,嘛,这可不是我的本意啊,要是能让她恢复就好了。

结果我此念刚刚升起,就见柴诗彤胸部的皮肤瞬间又红变白,破皮处也肉眼可见的逐渐修复。

我诧异了一会儿,仔细看了说明书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在她成为我的傀儡的那一刻起,我就成了她身体绝对的控制者和主人。

组成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都可以随心控制,以至于破皮这种本就可以自愈的小伤,在我的控制下,细胞们像是得了996福报一样努力工作,迅速恢复也是正常的。

“去洗个澡吧”我看了看,她胸口皮肤虽然好了,但是被蹭脏的地方还在,而且因为早上运动完就直接被我拉过来玩没有洗澡,这会儿身上的汗液干了之后已经有些脏了。

毕竟她身上的灰尘可不受我控制,想让她瞬间变干净可没有办法。

在她去洗澡的时候,我饶有兴趣的参观了一下她的屋子,13楼的大公寓比我那间要大许多,房间也多上两个半,因为有些饿,还去厨房找了点东西吃。

哦对,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柴诗彤的状态,也是不需要吃饭和喝水的,她只需要补充精液就可以,这是一种极其玄幻的力量和设定,我也是从说明书上所看到,并不理解它是怎么做到的。

逛到新婚人妻的卧室时,我首先站在挂墙上的巨幅婚纱照前观赏了许久,啧啧,真是郎才女貌啊,那个家伙想来也是现充,待会儿就在这边做好了~

迎接来自肥宅的报复吧!现充们!

橱子里那个男人的衣服不算多,大部分都是柴诗彤的,我悠然的挑了几双比较喜欢的丝袜出来,惊喜的发现抽屉深处居然还藏着一包没开封的情趣内衣。

可能是买来准备等老公回家时用的吧?这下可就便宜我咯。

听到身后拖鞋踢踢拉拉的声音传来,我转过头去看,果然是柴诗彤过来了,赤裸的身体上还有些潮湿,以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嗯,还挺好闻的。

“喏,换上这些”

我指了指那套情趣内衣,和一条被我临时制作成‘开档裤袜’的黑色袜子,柴诗彤默默的走了过去,把它们一件件穿在身上。

我脱光了衣服枕着枕头躺在床上,就像是丈夫欣赏正在为接下来的性爱换上性感内衣的妻子一般,而她真正的丈夫,则挂在对面的墙上,看照片里他笑的那么开心,显然是没有怪罪我的意思吧?

换完色气满满的情趣内衣和被撕破裆部的黑丝裤袜之后,柴诗彤忽然站在床尾跳起了舞,这当然也是我的指令。

因为我不太懂舞蹈,她也少有这种经验,所以在我的操控和指令下,她的舞姿磕磕绊绊,显然谈不上流畅和优美,但是那被我遥控着故意展现自己娇躯的姿势和动作,以及身上基本上什么都不遮的衣物,仍看得我热血沸腾。

尤其是那一对美足,在黑丝的包裹下,显得精致而优雅,跳动间撩拨着我的心弦。

我向她表达了我想要和她进行互动的欲望。

只见原本呆滞的被操控去做着各种淫荡姿势的柴诗彤忽然身体停了一会儿,眼中不再似刚才那么完全呆滞,而是恢复了一些神采。

柴诗彤继续做起那个背对着我扭动屁股的淫荡动作,转过头来看向我的肉棒“说起来,自从上午喝过你的精液之后,身体就出了点问题,你可要负责哦”

她动作淫荡但是表情却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我看的心中一荡“要怎么做呢?”

“当然是接受我的身体投献,然后老老实实做我的主人吧”

“啊?这……不太好吧,你可是有丈夫的人”

听了我的话,柴诗彤转过身来面露无奈之色,纠结道“没有办法啊,我的身体已经不听我的使唤了,啊……你看……是吧……”

她说着说着,忽然在床上来了个一字马,把一只脚丫送到我这里。

“我的脚就是……嗯……和我吵了一架,就擅自去投奔你了”

我笑了笑,这只脚丫并不算很大,我用把它握在了手里,这种状态下,莫名的想起了小时候向自己家的小狗伸手,它就会乖乖把爪子伸过来放在手上。

而这个放在手上的‘狗爪子’,可就要更美丽的多了,别看我实战经验少,但是理论经验丰富啊,她这脚型是我最喜欢的埃及脚,珍珠般的脚趾排列的整整齐齐,另一只手隔着丝袜抚摸着她的足弓、脚跟、指肚,像是在摆弄一件稀世珍宝般。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吧”

听到我的话,柴诗彤面露喜色,把另一只美腿挪移过来,黑丝小脚踩在了我的肉棒上。

“上午那会儿我可是说过,等有机会了穿上丝袜要让肉棒先生体验一下的,可不好食言哦”

就这样,她的一只脚丫被我拿在手里把玩,时不时的放到嘴边轻舔一二,另一只则主动磨蹭着我的肉棒,从蛋蛋到棒身,再到龟头。

她灵活的脚趾夹住棒子,剥开我肥宅肉棒上的包皮后,又去挑逗敏感的冠状沟。

这番操作弄得我极爽,但我还没说话呢,柴诗彤倒是先满脸红润的呻吟起来了。

“嗯……主人的肉棒……好烫……脚丫要……要痒坏了……啊……另一只……也被咬了”

大概是因为刚才给傀儡调敏感度时调高了些吧?特别是两只脚丫,被我玩弄时的性敏感被我调成了一百倍,以至于明明是她在用脚给我服务,自己却在十分钟内泄身了三次

“喔,弄得好爽啊,之前有没有这样和你老公做过?”

“没……没有哇……嗯……只有主人的……大肉棒……才配用……啊……”

我放开了嘴里叼着的美脚,柴诗彤会意的把它收回去,改成双脚夹着肉棒,有节奏的上上下下撸动,这下的压迫力和磨擦都非刚才可比,让我都爽到想要呻吟了。

没有坚持多久,肥宅肉棒便向敌军开炮,打在柴诗彤双脚的脚心,滚烫的精液和冲击力让她再次高潮了一回。

看着软绵绵的肉棒,我有些失落,这才玩了一次就GG了啊?

这时,我忽然想起,包里有个随着激光笔一起送来的小药瓶,里面只有一粒药,据说明书上说是为激光笔用户准备的搭配使用药物,可以大大提升性能力。

我赶紧去把它吃下去,这玩意可比伟哥猛多了,吃完了之后不仅肉棒硬了起来,还比刚才长大了好多。

邪笑着看向还在那躺着翻白眼的柴诗彤,我打了个响指,她便精神焕发,重新跪坐在我面前。

嗯……玩玩她的这对奶子吧,我目光扫过那对硕乳,升起了一个想法。

“主人,您刚才只玩了诗彤的脚,诗彤的奶子嫉妒了哦,它也想为您服务,请您使用”

柴诗彤主动捧着她那两团雪白柔腻的丰盈之物,凑到我的胯下,在我点了点头之后,用双乳夹住了肉棒进行乳交。

“诶嘿嘿……主人的肉棒……比刚才更大了哦~”

柴诗彤一边用双乳来回夹肉棒,一边傻笑道“这么大的肉棒……一会儿干诗彤小穴的时候……一定……一定会爽坏掉的……诶嘿嘿……”

“别笑了,先用奶子好好夹,奶炮打不舒服的话,不光没有肉棒,还有惩罚哦”

她听了我的话神色一肃,低头对着自己的两只奶子凶了起来“听到没有?要好好夹主人的肉棒,不然到时候罚你们被主人捏到痛,还要挤乳汁给主人喝”

说完,那两只奶子竟然真的自己动了起来,明明没有骨头的乳房难以主动活动,但此刻她的奶子就像两个会动的大沙包一样,自发的把我的肉棒裹住,乳肉不断蠕动着为我按摩。

已经掌握了这具傀儡用法的我丝毫不惊讶,甚至还控制着奶子自动按摩的幅度和频率,以让我的肉棒得到最大的享受。

就这样,在全自动奶炮机的努力下,三十分钟后再次射出了一发精液。

看着射精之后仍然精神抖擞,完全可以大战三百回合的肉棒,我笑着躺在床上,对柴诗彤说道“坐上来,自己动”

柴诗彤跨坐到我身体上方,两只丝袜脚还特意踩在我的手心里让我把玩,调整了一会儿,当我感觉到大龟头上传来一阵湿润柔软的触感时,便知道是肉棒已经对准了小穴口了。

看柴诗彤的样子早已饥渴难耐,自己伸出玉手将阴唇拨开,把龟头纳入到里面,双腿也分的更开了一些。

“主人的肉棒……要进入诗彤的小穴了……”

看着柴诗彤几近癫狂的表情,我的目光无意间又撇到了对面墙上挂着的结婚照,照片上柴诗彤穿着圣洁的白色婚纱,脸上挂着恬美的笑容依偎在丈夫怀里,丈夫的眼神中也充满着宠溺与爱意。

此时的她就在这张婚纱照的下方,在自己老公的照片下,小夫妻卧室的床上,主动拨弄着小穴去套其他男人的肉棒,这幅淫荡痴女的样子,实在难以想象和照片上的娇羞新娘是同一个人。

在我的控制下,柴诗彤脸上的痴女相稍减,露出了和婚纱照上一样的恬美的笑容,她娇嫩的花蕊中露水不断滴落,待到找到了合适的位置,便用力一坐,大肉棒噗嗤一声插了进去……

虽然仅仅只插进去一小段,但那温软腔道中的嫩肉紧贴在肉棒上,不断蠕动撕咬着我的肉棒,虽然因为肉棒过于粗大导致推进缓慢,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穴内的每一块淫肉都在渴求、期待着吞吃更多。

随着她用力下坐的力道加深,大肉棒也顶到了底部,撞到了她的子宫口,正常女性被这样一顶,怕早应该酸软无力口吐娇吟了,但柴诗彤则仍是保持着刚才那样恬美的笑容。

“主人,今天人家结婚,你可要给诗彤当一个证婚人啊~”

“哦,怎么说?”

柴诗彤将臀儿抬起,蜜穴里吐出来一截肉棒,再重新坐回去,把肉棒再次插到底部。

“今天……人家的小穴妹妹……要嫁给主人的大肉棒哥哥了”

在我的控制下,她脸上的笑容更加幸福了,仿佛真的置身在婚礼现场。

“人家的脚丫和奶子都是伴娘……刚才已经验证过肉棒哥哥的诚意了,现在……小穴妹妹要自己来……被肉棒哥哥娶走了”

说罢,她快速的提臀下落,重重的套弄着肉棒,直到一次猛然发力,一坐到底,粗大的龟头撞破了子宫颈的抵抗,成功突入内里,巨大的刺激感让柴诗彤的身体瞬间达到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柴诗彤身体颤抖着,开心的笑着鼓掌“哦~大肉棒哥哥成功了……小穴妹妹不要跑……不要跑……我们要闹洞房”

我趁机抓住机会连连猛顶,每次抽插都穿过她的子宫颈,直撞子宫深处,让柴诗彤虽然仍按我的指令说着婚礼之类奇怪的话,但身体却连续高潮,快要玩坏了的样子。

复原!我在心中默念。

“啊……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啊啊……不要……你快……快拔出去……啊……”

柴诗彤忽然变得大惊失色,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声尖叫出来。

草,复原过头了,复原到无设定状态了。

嗯……就还是刚才的痴女吧,这么一看,痴女也挺好的。

“呃啊~主人……我回来了……人家好想你啊……啊……主人太好了……肉棒……已经插好了……嗯……啊……诗彤好舒服……”

化作痴女的柴诗彤再次一口一个主人的,跨坐在我身上上下起伏。

柴诗彤的肉穴和双乳相比,‘全自动化’起来的效率和舒爽还要强上许多,毕竟有子宫这个渣精利器,我的肉棒在她穴里抽插了许久,一个坚持不住,便全射了进去。

“啊啊啊啊……主人的精液……啊啊……已经进……”

柴诗彤说道一半,我打了个响指,她的双眼失去了灵性,再次回到无意识傀儡状态。

我将她的身子转了个圈,又把她抱在怀里,让她背对着躺在我身上,大肉棒插在她的穴内继续喷射着……强化了之后的身体,精液量max。

不知为何,双眼又和婚纱照上的那个男人对视上了,我怀里抱着他的新娘,心中充满了优越感,这夜还漫长,嘿嘿嘿。

……

已经不知过去多少天了,自那天玩完之后,我便把柴诗彤搬到了家里,平时想玩的时候就解放出来,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渣精性爱,不想透批的时候,她就乖乖的立在那里充当大号手办。

小日子可以说过的充实的很。

哦,我差点忘了,忽然想起来,我能有今天这么爽,多亏了旅神送的小礼物,自从那天起我就没登过论坛了,还没来及谢谢他呢。

于是,我再次登录了混蛋心海,账号上有很多消息提醒,我都已经已经习惯了,毕竟心海有很多长得帅的读者都喜欢给我回复。

从一堆回帖提醒中,我找出了旅神的私聊,咦,旅神又给我发消息了。

……

【至肥宅李大壮兄弟】

我给你寄过去的包裹,前两天又回到我手里了,快递员说你没收,所以退件了,是没有来及拿吗?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

这条是好几天前的,我没有回,后面还有一条。

……

【至肥宅李大壮兄弟】

兄弟,最近没登论坛吗?看到请回复一下,我已经发两次了,你不能玩我啊,再不回我就当你弃权了。

【服了,我是逆旅】

……

旅神给我寄的包裹被我退回去了?

不是啊,我明明签收了的,我目光落在那边穿着情趣丝袜,摆着金鸡独立的姿势的柴诗彤,这不就是旅神给的礼物所带来的吗?

可是旅神在论坛上言之凿凿,他这种混蛋心海大人物,没必要骗我这种小喽啰吧?

那如果不是他送的……我陷入了沉思,谁会送我这种东西呢?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

我看着那人的身形不似房东,顿时心中一警,我刚才门可是锁好了的,除了房东谁还有钥匙?

但未及我细想,那人便来到了我的面前,我想要扭头就跑,可才跑两步,就发现身体不听使唤的倒退了回去。

“嘿嘿嘿,回来吧,我的肥宅傀儡”

……

全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