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熬 第四季 (10) 作者:月朗

.

【奸熬(第四季)】

作者:x114q月朗2020/9/2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10)

一个美丽的身影从浴室来到床前,粉色的浴袍半遮半掩,迷人的乳房与诱人的大腿根随着女主人的身姿时隐时现,把符大兵看得顿时又欲火焚身起来,那个还湿嗒嗒地黑屌顿时就在黑草丛里昂首吐信跃跃欲试了。

“你这个小坏蛋,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嘻嘻……”

林舒被热水蒸红的俏脸上含羞带嗔,一双平日里端庄的妙目里弥漫着一股能让男人发狂的迷离与妩媚,林舒用中指扣着拇指,像少女一样顽皮地对着符大兵乱草丛中又开始蠢蠢欲的的肉屌轻轻地一弹,顿时就让符大兵的肉屌仿佛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越抖越精神,就像是一条随时要发起进攻的眼镜蛇一般,威风凛凛,马眼里甩得到处飞溅的前列腺液就像是毒蛇毒芽里的毒液,让刚刚洗好澡的林舒不禁“啊啊……”地连声惊叫起来。

“你今天吃错什么啦!怎么……怎么它还……还……”

“还什么,嘻嘻……”

“还那么硬……”

“喜欢吗?舒”

“不喜欢,你讨厌啦……”

符大兵一把抓住林舒,把这个电视台的一姐压在床上,翻身上马,一屁股坐在林舒柔软的胸脯上,又硬地发胀的鸡巴一下便抵在了林舒的尖尖的下巴上。

“舒,给我再含含……”

“你就会作践人家,嗯……嗯……嗯……舒服吗?大兵,嗯……嗯……”

“舒服死了,我一定是上辈子祖坟冒过青烟了,你真美舒……哦……哦……”

“上次看到我们台长请你去他办公室,他找你干嘛呢?”

“啊!没啥事……”

“不说就算了,我还不知道我们台长是什么人吗?没事他还会巴结你吗?”

“哪里哪里!你们台长就是想让他哪个远房亲戚能够进我们的编制吃个皇粮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哦哦哦……姑奶奶不要咬啊!”

“咬掉你这个祸害人的玩意儿,什么远房亲戚,该不是我们台长养的哪个骚狐狸吧!哼哼……你这个大局长有没有也偷吃了……”

“我……我那会啊!不过那个女的倒是蛮漂亮的,就是已经有了一点年纪了,真没想到你们台长还喜欢这样的熟女,嘻嘻……”

“熟女又怎么了,我们这位台长男女通吃,只要是个人,他看上了都得让他……让他……唉……不说了……恶心死了……呸呸呸……”

“哇塞,你们台长还有这样的嗜好啊!啧啧……”

符大兵喳了喳嘴,身下女人口舌间的鸡巴不知不觉中又大了一些。

“你以为电视台都是你看到的那么光鲜吗?唉……那些镜头里看起来清纯的女孩子端庄的女人实在是没几个是干净的,包括我……”

林舒话到伤心处,也不觉鼻子一酸,忍不住呜呜地哭了出来。

符大兵爱怜地趴在林舒的身体上,双手捧着林舒让自己百看不厌的俏脸,深情地吻了下去,两双滚烫的嘴唇横竖不断地交错着,彼此的舌尖在对方的口腔里来回地交换着,女人动情地奉献着自己的所有,男人激烈地放飞自己的情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洗涤掉两人身上各自不足为外人道的污垢。

“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们台里如果有谁还敢欺负你,我一枪崩了他!”

“现在自然不会有人敢对我怎样,大兵你放心好了,我是你的,就是那些衣冠禽兽再惦记我也不过偷我一双鞋或是丝袜之类的东西去意淫罢了,我现在就是有点担心小滕,虽然我再三告诉她谁叫她都不要理,有什么先跟我说,不过还是有些担心小丫头不知深浅,不知道自己其实就是在一个狼窝里,所以我现在唯一就是想让我家柴林赶快娶了小滕做媳妇,我也就放心了,至少那些衣冠禽兽就不敢再打小滕的主意了。”

“嗯,真没想到你们那个病怏怏的老家伙还这么厉害,也不怕精尽人亡,啧啧……”

符大兵说这话可一点没有揶揄的意思,而是真心实意地佩服,想想要是换了自己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了,不禁脸上浮现出了艳羡之色。哪知道腰上一痛,给林舒狠狠地掐了一下,一双美眸狠狠地白了符大兵一下。

“厉害啥?你们这些男人都一个样,就是干不了坏事也不放过作践女人,那老家伙听说早就不行了,但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喜欢看女人被作践,喜欢听女人向他求饶,所以他总是叫好几个女的,让她们不仅自己作践自己还互相作践,谁把谁先弄泄了谁就能得到奖赏,输的就要做大概一个月的公关吧!”

“没想到这老家伙这么变态啊!啧啧……”

“简直是超级变态呢……”

“怎么?还有比这个更变态的吗?”

符大兵不禁觉得又开始异常地兴奋起来,裤裆里今天已经干过七八次的鸡巴又开始雄起了起来,而身下享受着情郎湿吻舔乳的的林舒没有一丝地察觉,仍旧沉浸在对这个自己无比厌恶又无可奈何与无处申诉的现实的控诉之中,这些深深埋藏在自己心底的控诉,如今总算找到一个可以尽情倾诉的人了,而丝毫没有发现她的这些女性们的血泪控诉竟然只是自己情郎的一剂强烈的春药而已。

“你认识易丹吧?”

“认识啊!就是你们台里那个有名的冻龄天气女预报员吧!她怎么啦?”

“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啊!当年我就想帮她,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刚来台里没几天就给那几个老家伙给轮奸了,这姑娘不像其他的女孩那样认命,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告不倒他们,就对自己发狠,想轻生,好在我及时劝了她回头,我就把她带在身边,那几个老家伙一看,也就死心了,反正玩也玩过了,就把她扔去预报天气这个吃不饱饿不死的岗位上去了,本来易丹心都死了,所以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也不谈男朋友,也是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她找到了现在的丈夫,所以到现在都36岁了才有了孩子,原本以为一切都变好了呢?那想得到,那老家伙都过了十几年了还惦记着她,一次我看到她挺着大肚子从那老家伙办公室出来,一看到我就趴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我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当时还担心她又要做傻事,可她告诉我她认命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为了丈夫和家庭,她死都愿意,还在乎清白吗?反正十几年前就不清白了,说的我心好痛啊!大兵……”

“哇塞,那老家伙连36岁的大肚婆也不放过,真是重口味啊!啧啧……”

符大兵嘴上这么说,可是脑海了却满是那个长地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却是一身书卷气的易丹捧着个大肚子给那个老家伙舔卵子嗦鸡巴后给老家伙肏开快要生产的骚屄的撩人样,这和她在电视上报天气时的冷若冰霜的冻龄美人形象简直让符大兵受不了,恨不得自己是那个可以随时肏开这个冻龄美人的老家伙才好呢!

“更重的口味都还有,给他打扫办公室的阿姨,女儿都结婚了,还不是一样给他奸污了,听说后来还怀上了呢?”

“这么狗血啊!”

“这算啥?后来听说她女儿来找那老家伙理论,也和她妈一样给老家伙搞了,说是也给搞大了肚子,当然这都是道听途说,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反正这事就这么没踪没影了……啊……死大兵,你怎么又捅进来了,啊呀……涨死我了,别做了,人家刚刚洗好呢!啊……啊……嗯,讨厌,又把人家弄脏了,啊……啊……”

“脏了?嘿嘿嘿……怎么个脏法啊!”

“你怎么越来越下流了,啊……啊……受不了了,又来了,水又来了,啊……啊……”

“舒,告诉我是啥水啊!说啊说啊……”

被林舒述说地那些香艳的身边事撩拨地硬邦邦地肉屌,毫不费力地又在一次插进女人毫不设防的肉洞里,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女主播今天早已被肏地红肿不堪地花蕊,只要被轻轻地顶一下,就足以让早已被肏干地决堤的子宫里的爱液狂泻而出,更何况男人因为兴奋到极点时近乎摧残式地蹂躏,让林舒根本没有丝毫地抵抗力。

“我今天到底怎么了……”

以前一直以为多少有点性冷淡的自己,就是有时手淫都难得泄身的自己,居然在被男人进入地一瞬间就高潮了,这是自己以前不能想象的事情,甚至在今天以前自己都不知道高潮为何物。毕竟自己的性经验也并不丰富,除了在自己刚刚进电视台时被那个如今的大人物迷奸后,后来又在的集体宿舍里连续一个星期被他用自己的裸照逼奸自己,除了第一次自己也是事后看了他拍的那些下流的影像,自己才有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外,在那个自己最耻辱地一周里,自己除了干涩疼痛还有害怕宿舍房门突然被室友打开的紧张与恐惧。每次他偷偷溜进自己的宿舍里,林舒已经放弃了反抗,只想着越快打发这个色魔越好,所以都会认命地躺在自己的床上脱下内裤撩起裙子,把姑娘最羞耻地器官袒露在这个色魔的跟前,而此时林舒所有的感觉都是在宿舍门外,感觉着那里的动静,而说地最多地也就是带着哭腔地“快点,你快点呀,呜呜……”两句,丝毫感觉不到两性相悦鱼水交融的云雨之欢,更不要说高潮的感觉了,倒是自己现在老是神经质地害怕门外声音的毛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好在一周后这个命中的煞星就调离了,而给林舒留下的便是柴林这个孽种了。

“啊……”

一声长长地娇啼,林舒已然脚心朝天的玉足突然狠狠地交缠在符大兵犹如狗腰一般耸动着地屁股,越夹越紧,直到符大兵感到自己无法再抽动一下屁股为止,才乖乖地趴伏在美人的玉体上,一边揉着美人浴衣里软玉一般的香乳一边亲吻着林舒又一次布满细汗光洁的额头,大口地喘着气。

“大兵,你今天太厉害了,我.……我……”

“你怎么了?”

“我又到了,啊……”

“你的腿快要把我的腰都夹断了,嘿嘿……轻点啊!”

“那不都怪你,把人家那里都……都捅漏了,别动了,就这样乖乖地放在里面,大兵,我爱你……”

林舒心满意足地吻着情郎结实地胸膛,享受着胀满在自己阴道里那根带给自己无限满足的情郎阳具那滚烫坚硬的感觉,用自己已经酥麻的阴道壁轻轻地挤压着它,林舒感觉到自己又要再一次融化了,这样奇妙的感觉让从来没有一次完美性交经历的林舒彻底地被符大兵征服了。

“你怎么还这么硬,还没射吗?”

“小傻瓜,你都不让我动,我怎么射得出来啊!”

“啊!对不起哦,我实在受不起了,那怎么办啊?”

“没事!舒,你说……你说……那个女人大着肚子也能干这种事吗?”

也许男人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也许真的是没有得到过的才是最好的,符大兵即使自己如今肏这这个城市里几乎所有男人的大众情人电视台的一姐,但是脑子里却仍然都是那个默默无闻大着肚子的冻龄女预报员易丹的身影,意想这这个好几次都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人身上那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女性性征。

“你是说易丹吧?你们这些男人……”

林舒假装吃醋地拧了符大兵一下,符大兵被林舒说中心事,不觉老脸一红,好在经年累月的日晒雨淋,黑黝黝的脸上也不明显。

“好吧!我知道不让你动你出不来,那就告诉一个秘密给你,你听爽了射了就好,可不要往外说哦!”

“那是那是,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唉!女人一旦有了牵挂,就顾不得自己了,我当时也让易丹当心孩子,易丹凄凄惨惨地一笑说,那老家伙在她口里爽了还要糟蹋她那里,她说你要是伤了我孩子我就死给你看,没想到那老家伙嘿嘿一笑说,你那小屄我十多年前就肏过了,没啥稀奇的,今天要尝尝大肚婆的屁眼,姐,我还能这么做,只要他不弄我孩子,我就只能给他糟蹋……”

“哦,原来易丹给那个老家伙肏了屁眼了啊!啧啧啧……厉害厉害……”

“厉害?有什么好厉害的?简直就是下流没人性的畜生……”

林舒越说越生气。

“是是是……我是说易丹厉害,为了孩子让这个老家伙干了自己的屁眼,恐怕连她的丈夫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你太变态了,大兵,夫妻怎么会做这样龌龊下流的事啊!”

虽然林舒对男女之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在林舒的性经验里也只有一对一的正常做爱经历,哪怕是那个夺了自己贞操的色鬼也不过勉强自己给他嘬过几口鸡巴而已。

“我……我没有……”

符大兵尴尬地否认着。

“还说没有,你那个坏东西又大了些呢?啊……涨死我了,你们这些男人,嘻嘻……就是急色,一说到别的女人就打坏主意,是不是也在想小丹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哼哼……”

林舒用两条盘在符大兵腰上的玉腿又狠狠地夹了夹,本来想用阴道的,可是阴道真的又酥又麻,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符大兵被林舒戳中心事,则更加窘迫,索性再次蒙头狂肏,把林舒给干得美目直翻,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教你瞎说,教你瞎说……”

“我不说了,我错了,啊……啊……饶了我吧大兵,我们大兵最正人君子了,不会惦记其他女人的,嘻嘻嘻……啊吆……我知道啦!就是小丹裸屄光腚,撅着白花花的小屁股,捧着圆鼓鼓的大肚子求我们大兵玩她,我们大兵也不会放在眼里的,好了吧!啊……啊……又到了我又到了,呜呜……”

林舒的话就像是催化剂一样,就在林舒大叫着“又到了……”的时候,符大兵龟头再也无法忍受地抵住林舒不断喷涌着爱液的子宫颈马口上,一泄而注,两股热流在林舒的阴道尽头猛烈地迎头撞击着,让林舒的娇躯不由自主地剧烈痉挛起来,尤其是盘绕在符大兵腰间的两条玉腿本能地紧紧绞在一起,越收越紧,符大兵几乎感觉自己的腰马上就要给夹断了一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仿佛野兽临死前的绝望吼声,只是那里面除了痛苦之外更多地是无比满足地原始肉欲。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