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欲的征途 (28) 作者:闲庭信步

. 【权欲的征途】

作者:闲庭信步2020/01/31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28章

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之后饶是乐欢天年轻力壮也不禁累的够呛,尤其是两只胳膊,之前也许是太过兴奋,麻痹了他的神经 1,现在当快感得到彻底释放之后他只觉这两只胳膊像是灌了铅似的,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当然他也知道怀里还抱着个人,不能就这么一放了事,他慢慢的松开手,本来托在李妮大腿下面的双手顺着她身体两侧渐渐滑至腰部,再到腋下,就这么将她放了下来。

对李妮来说,她更是浑身无力,被乐欢天放下来之后就这么直接瘫软在了地板上,乐欢天也没管她了,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转身就走出了房间,他径直下楼进了厨房,打开冰箱,拿起一瓶矿泉水,拧下盖,仰起脖子连续灌下了大半瓶,刚才的那一场性爱不仅耗费了他大多的体力,更流失了大量水分,喉咙里焦干的像是被火烤了似的。

大半瓶冰镇矿泉水下肚之后乐欢天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精力仿佛一下就恢复了大半,他随手关上冰箱门,转身准备返回楼上房间,不过刚走出一步他想到什么,回过身又打开了冰箱门,再拿出一瓶矿泉水,这才返身回到楼上房间。

一进入房间乐欢天便听到一阵呜咽低泣声,只见李妮还在那个位置,只不过原来是俯卧在地板上,此时已经坐起身来,正双手捂着脸,光裸着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乐欢天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走到李妮跟前蹲下身,递过手里的矿泉水道:“行了,别哭了,喝口水。”

李妮身子微微一颤,随即慢慢抬起头,还挂着泪珠的眼睛对乐欢天递过来的矿泉水是熟视无睹,只是死死盯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怎么?不想喝?刚才你可是流失了不少水分哦。”乐欢天嘿嘿一笑,语带双关道。

“无耻!”李妮嘴里挤出两个字,眼中满满的都是恨意。

乐欢天满不在乎的一笑,随手将矿泉水放在地上,然后起身坐到前面的小沙发上道:“你说对了,我就是无耻,那又怎么样?嘿嘿……”

“你……你真不要脸!”李妮心中气苦,更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李妮很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乐欢天时他那非常成人化的目光就在自己身上转悠,和其他觊觎自己美色的好色之徒没什么两样,所以尽管他算起来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但李妮每一次见到他都是相当厌恶和警惕的,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这个花花公子夺去了贞洁,是什么让自己如此一败涂地?

不断的扪心自问,李妮痛苦不堪,蓦然,她忽然想到什么,随即神色木然道:“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可以把照片还给我了吧?”

“哈哈……我有说过要还你吗?”乐欢天大笑道。

李妮顿时只见头脑一阵眩晕,她极力稳了稳心神,颤声道:“你……你到,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很简单啊,就是想什么时候操你就什么时候操你,哈哈……”乐欢天笑的十分淫邪。

李妮顿觉眼前一黑,身子晃了一晃,差点晕倒,心中悲愤的呐喊:“天啊,难道我一辈子都要被这个恶魔凌辱,永远无法摆脱了吗?不——我不要,不要……”

乐欢天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矿泉水,然后一边慢悠悠的拧着盖子一边冷笑道:“只要我看中的女人没有能逃得掉的,你是,你女儿也是。”

李妮身子剧震,眼睛里几乎快喷出火来,她挣扎着就要起身,一副要起来和乐欢天拼命的架势,然而就在这时,乐欢天蓦然发出一声大喝:“别动!”

乐欢天这个声音很大,话里更隐隐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同时表情严肃,与刚才的嬉笑淫邪有着很大的不同,令李妮情不自禁的一呆,随即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萎了下来。

刚才李妮完全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一种天然的母性,然而乐欢天一声沉喝让她一下醒转过来,意识到眼下的形势,她被乐欢天握住了把柄,已经没有了一点能与之对抗的筹码和机会,先前在没有被夺去贞洁之前就没有,现在就更没有了,她意识到这一点后不由感到一阵深深的绝望!

“爬过来!”乐欢天随即又是一句,同样透着不容置疑。

“你说什么?”李妮瞪大着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让你爬过来,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了。”

“你……你妄想!”李妮涨红着脸,气得浑身颤抖。

乐欢天笑了,他随手掏出手机,将后摄像头对准了李妮,见此情形,她不由一声尖叫,双手抱住胸口惊恐道:“你……你干什么?别拍,不要拍啊……”

“别紧张,我不是在拍照。”乐欢天慢悠悠道。

“那……那你干……干什么?快把手机收起来,收起来……”

乐欢天对李妮的话是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道:“如果这时候我要和费晚晴来个微信视频你觉得会不会非常精彩?嗯,到时费晚晴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呢?这可十分令人好奇啊!”

李妮脸色瞬间煞白,失声尖叫:“啊——不,不要……”

“不想让你女儿看到你现在的丑态那就乖乖听话。”乐欢天冷冷说着。

李妮的心在滴血,她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她死死咬住嘴唇,颤抖着双手撑地,双膝跪地,然后一点点的交替前行,而与此同时 1,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落,随着爬行的轨迹一路滴到乐欢天的跟前。

看到李妮又一次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乐欢天心里别提有多美了!他忽然发现施加打击和凌辱也能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快感,特别是看着一个端庄而又不失高贵的女人在自己的胁迫之下做出之前她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低贱下流的举动那简直是让人兴奋莫名,就好比亲手打碎一件精美的瓷器,这种破坏般的快感真是令人回味无穷!

“这不就对了!”乐欢天俯身向前,伸手食指一挑,勾起李妮的下巴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你的那些丑事不会泄露出半分,除了在我面前,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端庄温婉的女干部。”

李妮羞耻的闭上眼睛,满是泪痕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近乎病态的绯红,从而显得有一种可怜楚楚般的娇艳,看的乐欢天心里是不由一动,目光顺着她那稍显凌乱的发丝掠过去,她那呈一道优美弧形的后背大半都是裸露的,黑色抹胸短裙堆积在腰间,黑丝包裹下的两瓣臀部因为她趴伏的姿势显得异常的高耸隆起,中间那道臀沟由于丝袜的破损抽丝而给人感觉倍显凄色!

乐欢天暗暗咽下一口唾沫,胯下那刚刚消软下去的肉棒又有抬头的迹象,他那原本勾住李妮下巴的手不由自主的顺势而下,滑过玉润白皙的脖颈,一把握住那倒垂的乳房。

也许是重力的关系,此刻握在手里乳房乐欢天感觉和先前的不太一样,先前是丰软绵实,弹性十足,无论怎么捏,只要一松手就立刻恢复原状,而现在握在手里就像是握了一团棉花,软的像随时可能化去,又像是里面灌满了水似的,晃悠悠的。

乐欢天不禁大感新奇,手上也不知不觉的使上了劲,痛的李妮不由发出一声娇吟,秀眉紧蹙,脸上满是勉力承受的苦闷和娇怯,这倒让他感到几分意外,他原以为这个女人又要愤声怒斥了,最起码也要躲闪,却不料是这个样子。

“莫不是真的屈服了,完全放弃了挣扎?”乐欢天暗中寻思。

为了一下自己的判断,乐欢天故意命道:“好了,把身子挺起来,手放到后面。”

李妮身子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半天都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看的乐欢天心里有些忐忑,担心这个女人会突然暴起要和自己拼命,毕竟两人离的太近了,要真是刺激的她发起狂来,留给乐欢天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乐欢天心下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继续下去,他表面上不动声色,背靠着沙发一边暗暗戒备一边用极为冷峻的眼神逼视着李妮。

终于,李妮在乐欢天那充满压力的眼神下慢慢直起了上身,呈现出笔直的跪姿,两只手也一点点的背过去,直至交叉放在了身后,满是屈辱之色的眼睛里又流下了两行清泪。

见状,乐欢天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下暗喜的同时嘴角也随之现出一抹笑容,这时却听李妮哀声道:“你……怎么对我……我都能接受,只求你对小晴她……”

乐欢天顿时恍然,暗道:“难怪突然变得听话起来,原来是担心她女儿啊。”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自己已经明白告诉李妮自己把她女儿拿下了,她还担心什么呢?木已成舟,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她求自己放过她女儿也不可能了啊。

“你是求我别告诉费晚晴你和李西那个丑事?”乐欢天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事情了。

“嗯。”李妮羞耻的发出一声轻哼,不过随即又咬唇道,“另外就是,我求你不要再和小晴那……那个了……她马上就要高考了,不能分神……”

乐欢天这下是彻底明白了,随即嘻嘻一笑道:“这么说你愿意代替你女儿让我狠狠操喽。”

李妮发出一声细若蚊蝇的轻哼,随即别过脸去,不敢再看乐欢天一眼。

“行,那我答应你,在高考之前我不会过多的缠着费晚晴的。”乐欢天颇为爽快的一口答应。

然而李妮对于乐欢天这个保证非但没有感到一丝轻松,反而心一沉,乐欢天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不过多的缠着,那就意味着还会缠着,还会和女儿做那事。

“不……我的意思是……是小晴她还小,受不了你……肯定会影响她的,所以……你要是有需要可……可以找我……”李妮话说的吞吞吐吐,心中的那份难堪和屈辱自是不必说,但为了女儿,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妮已经接受了自己失身的事实,但真的无法接受自己女儿也落在眼前这个恶魔的魔爪之下,起码一时无法接受。其实她心中还有一丝隐隐的希冀,就是乐欢天之前说的都是在吹牛,就是为了打击自己,事实上他没有把自己女儿怎么样,然而结合女儿的表现,再看眼前这个小恶魔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她又觉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心伤绝望之下她决定以彻底牺牲自己的尊严乃至人格来换取女儿的安稳,至少高考前这一段人生最关键时段的安稳。

乐欢天明白李妮的心思,他故作为难道:“你这个要求不合理啊,费晚晴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有亲密行为那是非常正常和自然的,你让我不碰她那岂不是违背人性嘛。”

“求你了!”李妮哀声道,“你……你既然承认小晴是你女朋友那你就应该多为她想一想,现在正是高考的冲刺阶段,也是人生中最关键的时期,她在这个时候不能受太多的干扰啊。”

“嘿嘿,这么说你是同意我和你女儿谈朋友咯。”乐欢天笑嘻嘻道。

李妮心中凄然,她知道这是乐欢天故意反激了自己一下,都这个时候了自己还能反对吗?他只不过是要自己亲口承认一下,于是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那好吧,我答应你。”

一直忐忑惶然的李妮终于是暗松了一口气,这是她今天第一次感到了一丝放松,这时乐欢天紧接着是淫邪一笑道:“那你这个做娘的就要多为女儿承担一些喽,我的岳母大人!”

李妮浑身顿感一阵不自然,脸上布满了羞窘之色,心里不由暗骂一声:“无耻!无耻!”

然而此时的李妮也就只敢在心里骂一下,表面上不敢有丝毫表露,她低头不语,而这时乐欢天忽然感到肚子有点饿了,再看时间,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也到了吃晚饭是时间,于是眼珠一转道:“我的岳母大人,去给我做点吃的,肚子有点饿了。”

“啊!?”

“啊什么啊?随便做点吃的呗,难道你不饿吗?”

“哦……好,好的,我这就去。”李妮连忙答应。

挣扎着爬了起来,也许是跪的时间有点久,李妮刚一起身就一个趔趄,险些跌在乐欢天怀里,她尴尬的转过身,不过刚走出几步她就发现更尴尬的是自己私处那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再低头看自己这一身,身上是衣不蔽体,腿上的丝袜破损抽丝,腿根处那里是一片狼藉,干涸的淫液和精斑在丝袜上形成大大小小一块块的污渍,并且散发出微臭带腥的怪味,让人几欲作呕。

这个样子怎么去做饭?李妮转身嗫嚅道:“我……我想先去洗个澡。”

“也对啊,洗干净才能做饭嘛,去吧去吧。”

“浴室在……”

“跟我来吧。”

说着,乐欢天起身跨步走在了前面,李妮有些不自在的双臂交叉掩在胸口跟上,没一会,乐欢天就将她引领到浴室前,这时,乐欢天倚靠在门框上,一手扭开门把手,把门打开,然后冲她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李妮低头快步进了浴室,一进去就快速把门关上,像是生怕门口的乐欢天会跟着一起挤进来似的,对此,乐欢天是不屑一笑,他也没走开,就这么懒懒的靠在门框上,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刚才乐欢天说要和费晚晴微信视频其实就是为了吓唬李妮的,事实上他一直都没加上费晚晴的微信,之前他电话都被费晚晴拉黑,何况微信?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如今两人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现在再加费晚晴的微信乐欢天估计她`是不会再拒绝了,于是很快通过手机号查到了她的微信,然后发送了请求。

果然不出乐欢天所料,不到一分钟,费晚晴就通过了他的请求,他随即发了一条信息:宝贝,干什么呢?想我没有?

在等回复的时候乐欢天听见里面传来水流声,看来李妮已经脱光衣服开始洗上了,这时只听她在里面喊了一声:“哎,我可以用你的毛巾吗?”

“随便!”

乐欢天刚应了一声手机便震动了一下,费晚晴的回复来了:没有!

看着这短短两个字,乐欢天丝毫不觉意外,不禁笑了笑,他完全可以想象此时的费晚晴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又恨又纠结的模样,对此他是一点也不在意,反正他已经得到她了,现在连她的妈妈也占有了,母女并收的快感此刻充斥着他的心怀。

正想着该怎么回复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费晚晴又发来一条消息:对了,我妈妈今天有没有找过你?

乐欢天心里略讶了一下,想了想回道:没有啊,怎么了?

回完这一句乐欢天便思忖起该怎么处理和费晚晴以及李妮之间的关系,刚才他已经答应李妮不把她和李西的事情告诉费晚晴,然而事实他已经说了,不过他倒不是很担心会穿帮,因为他相信费晚晴不会拿这个事情去当面质问李妮的,毕竟这是见不得光的丑事,无论是于情于理,费晚晴都要在李妮面前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正想着,乐欢天忽听旁边传来“咯吱”一声轻响,抬头一看,只见浴室的门被拉开一条缝隙,里面探出李妮半张晕红的脸,随即只听她窘迫道:“你这有大的浴巾吗?”

乐欢天略怔了一下,随即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嘻嘻一笑道:“怕什么?反正家里也没有其他人。”

“不……不是……”李妮面色通红,期期艾艾道,“一……一会还要给你做饭,不……不穿不好……”

“行吧,那你等着。”

说着,乐欢天转身走开了,不一会他回来了,将手里的一件白色衬衣递给李妮道:“给,穿上吧。”

“这,这……”

李妮脸色更红了,乐欢天递给她的这件白色衬衣明显就是一件男士衬衣,而且十有八九就是他的,关键还就这一件,这怎么穿的出去?李妮只觉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尴尬不安极了!

“快点!”乐欢天不耐烦道,“穿上就出来做饭,饿死了我!”

李妮无奈的接过,随即将门关上,乐欢天见状不由翻了个白眼,心中嗤笑道:“操都操了,还在这跟我装纯情,真特么矫情!不过这样也好,调教起来才有趣。”

很快,门开了,李妮有些拘谨的出现在了乐欢天的面前,看的他眼前一亮,没想到洗完澡之后的她居然又是另一番模样,随意挽起头发湿漉漉的,垂在额前的一缕秀发还挂着一颗水珠,脸蛋光滑水润,白里透红,简直吹弹可破,而她身上穿的那件白色衬衣堪堪遮到大腿根部位置,下面两条光裸的腿丰润笔直,显得极为娇俏可人,与之前的成熟妩媚是大相径庭。

乐欢天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使得本来就拘谨不安的李妮愈发的浑身不自在了,她一会紧了紧衣领,一会又使劲拽了拽衬衣的下摆,事实上若不是她有洁癖,那件抹胸短裙实在穿不上身的话她真的不想开口问乐欢天要张大浴巾。

当然,浴室里的各种设施齐全也让李妮没有将换下的衣服再穿上,腿上的丝袜是不能再穿了,已经被她扔进了垃圾桶,其他如抹胸短裙,内裤,还有乳罩都放进了洗衣机,旁边还有烘干机,洗好之后再烘干也要不了太多时间。

“我……我去给你做饭。”李妮低声说了一句就快步从乐欢天身前走过,下楼直奔厨房。

乐欢天嘻嘻一笑,吹了一声口哨,慢悠悠的也跟着下楼了,刚在餐桌边坐下他听到李妮道:“冰箱里什么菜也没有啊,做什么呢?”

闻言,乐欢天这才想起来妈妈和方姨都走了两三天了,自己也根本不会做饭,这几天都是在外面吃的,家里自然不会买什么菜放冰箱里的,于是不由略为尴尬一笑道:“是吗?那……”

话还没说完,忽听李妮道:“这里有面条,要不我就给你下一碗面条吧。”

“行啊。”

李妮打火,烧水的就开始忙开了,乐欢天则是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的看着她忙碌的样子,从后面看,他的那件衬衣穿在李妮身上堪堪遮住她的屁股,但随着她的忙碌的身形,尤其是躬身弯腰的时候下面是春光大开,那一抹暗红色的沟壑清晰可辨,看的他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唾沫,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步来到李妮的身后。

对此,李妮是毫无察觉,她正在往已经煮沸了的水里放入面条,忽觉一只大手抚上自己臀部,顿时身子一僵,继而有些慌乱的小声道:“别……别这样,我在煮面呢……”

“你煮你的。”

乐欢天在李妮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邪狭一笑,那只抚摸在她臀部的手轻轻一滑,一下钻入了臀沟。

“不要……”

李妮不由一声惊叫,同时左右扭动着屁股,想要摆脱乐欢天的那只作恶的大手,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若不扭还好,一扭反而彻底激发了乐欢天的欲望,因为她这个样子实在是足够的诱人!

乐欢天三下两下便外裤连同内裤一起褪下,然后两手分开李妮两瓣丰硕饱满的臀肉,将硬邦邦的肉棒挺进臀沟,转眼那硕圆的龟头就抵在了软腻腻的阴穴口上。

李妮浑身剧震,惊骇的侧转过身,有点不敢相信的瞥了一眼,要知道身后的这个家伙不久前才发泄过,这还不到半小时,怎么又硬了?这在她的认知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她之前唯一经历过的男人她老公别说是现在了,就是以前年轻刚和她在一起时最多也就是隔天来一次,那东西只要射过一次后一天之内都不会再硬第二次了。

“别……疼,疼,求你了……”李妮哀求的看着乐欢天,同时右手后探,一把握住了那粗硬的肉棒,似乎是想阻止这根大家伙的进一步动作,然而刚一接触,她就像摸到烧红的烙铁似的慌不迭的缩回了手,继而忍不住抽泣起来。

“疼?”乐欢天不相信的撇了撇嘴道,“我都还没进去呢,疼什么?”

“真……真的……”李妮呜咽道。

“是吗?那我看看。”

见李妮这个样子不像是装的,乐欢天半信半疑的退后一步,然后将她的身子掰转过来,而这时她也顾不上羞耻了,半顺从的转过身子,随即乐欢天将衬衣向上一撩,人也蹲了下来,眼睛与她的阴阜几乎平行。

李妮羞得“嘤咛”一声,双手紧紧捂住了脸,这时乐欢天发现她刚才说的的确不是假话,只见她的阴阜明显肿了起来,原本需要掰开才能看得见的小阴唇此时都赫然外翻,至于大阴唇就更不必说,如小山包似的高高坟起,表面深红如血,表皮被撑的薄如蝉翼,下面仿佛有血液在涌动,似乎只要一触碰就会破裂。

“还真肿起来啦。”乐欢天先是讶然,随即嘿嘿一笑道,“看来你平时性生活很少啊,是不是老公不给力啊?”

“呜呜……别……别说了……”李妮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乐欢天有些扫兴道:“真不经操,算了,下面小兄弟饿就饿吧,肚子不能再饿了,赶紧煮面吧。”说着,他站起身,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转身走向餐厅。

李妮放下手,有点呆呆的看着走开的乐欢天,心中竟然没有对他刚才那粗俗的话语产生反感,反而还生起了一丝隐隐的感激,她看着乐欢天直到餐桌边坐下后才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转身继续煮面。

很快,一碗煮好的面条就端到了乐欢天面前,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面条,但李妮做的还是相当有水平,无论色香味都是上佳,吃的他是大快朵颐。

趁着乐欢天吃面的工夫李妮上楼把洗衣机里已经洗好的衣服开始放入烘干机里,等他吃完了李妮已经穿好了衣服下来了,她显得有点焦急道:“我该回去了。”

乐欢天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六点多了,今天他和李妮已经耗上了大半天了,也差不多了,于是道:“行啊,我送你。”

“不,不用了。”

“现在可是下班的晚高峰,可不好打车哦。”乐欢天擦了擦嘴道,“行了,就这样,我送你,放心,我送你到小区门口就走,不让你老公看见起疑心,嘿嘿……”

李妮脸一红,也不再说什么了,默默的随乐欢天走出了屋子,乘电梯下楼,然后上了他的车,一路上李妮都没有说话,只是脸靠着车窗,呆呆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表情似有一丝哀伤,又显得一点茫然。

在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时李妮像是看到什么似的忽然开口道:“停车,靠边停一下。”

“干嘛?”

“我想买点东西。”

“哦。”

车子停稳后李妮下车径直走向路边的一个药店,乐欢天也好奇的跟上,进去之后李妮直接对店员道:“拿盒毓婷。”

乐欢天顿时恍然,原来李妮是来买紧急避孕药,想到先前在她体内射精的那一刹那她脸上那惊惶的表情乐欢天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坏笑,李妮也看在了眼里,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脸上羞红一片。

回到车上,乐欢天笑嘻嘻道:“听说吃那玩意对身子不好,这样吧,下次我射你嘴里。”

李妮身子不由一颤,心里是又羞愤又害怕,更有一种说不清的慌乱,因为她明显感觉到自己下体一热,似是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为了不让乐欢天看出什么来,她咬牙恨声道:“变态!”随即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一眼。

乐欢天毫不在乎的哈哈大笑,约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开到了李妮家所在的小区,他也如约将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李妮没说一句话便要下车,可这时乐欢天却是一把拉住了她,同时道:“别急嘛,来,我送你一个小礼物。”

“啊?”

李妮有些意外,不过还没等她说什么时乐欢天就一把将她拉向自己这边,然后压住她的上身,让她趴伏在自己腿上,同时探手过去,塞入她的裙内。

“啊!你干什么?放手,放手啊……”李妮吓得大叫。

惊慌害怕中李妮忽觉下体一痛,接着感觉微胀,同时伴随一阵凉意,这种感觉有点熟悉,她略为恍神之后就明白了,心下顿时是又羞又慌,这个家伙好像又把那个跳蛋塞进自己的下体里了。

李妮没猜错,乐欢天的确是把一颗跳蛋塞进了她的阴穴里,做好这一切后他就松开了手,李妮感觉上半身压力一松后就立刻坐起身来,然后急忙把手伸进裙内,想要把那颗跳蛋拿出来。

“你要是敢把那玩意拿出来我现在就把你操了。”乐欢天阴狠狠道。

李妮顿时手一僵,继而脸上满是悲愤之色,看向乐欢天的眼神几乎快喷出火来,而乐欢天则是话锋一转,笑嘻嘻道:“就这一段路而已,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回去之后你怎么搞我也管不着了,不过下次我们见面时你要一定戴上我送你的这个小礼物哦,不然我会惩罚你的哦,嘿嘿……”

“无耻,变态!”李妮牙关里挤出几个字。

“好了,下车吧,不下的话我可要打开开关喽。”乐欢天扬了扬手里的遥控器。

李妮吓得脸色瞬间煞白,随即近乎逃般的下了车,看的乐欢天咧嘴直笑,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正有一双充满仇恨和恶毒的眼睛在暗处紧紧的盯着他。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