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神 (2) 作者: 小世蕃

.

【夺神】

作者:小世蕃2020年9月25日发表于SIS00

.——————————————————————————————————— 第二章 装病

阴雨连绵,入秋后的朝河市突然转寒。

周末一过,我的计划马上陷入了僵局。首先是因为下雨篮球场没人去了,我失去了接近辛明阳最主要的手段。其次就是期中考也到了,放学后大家也不聚会了,我又失去了打探消息的手段。

而且,这样的日子对于我这种瘦子来说太难受了。湿凉的冷气总能穿过我的外套,渗入到我的骨髓里。没什么脂肪储备的我每天冷得牙都在打颤。这样的日子里,使用盗学或者入念都变得有些危险。

于是我干脆就没去学校,中午跑到了附近一家韩国烤肉跟妹妹一起吃顿饭。这家烤肉店是自助的,我已经叫了三四轮的肉了,服务员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陈葛生···你究竟是怎么了?”妹妹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我。“太不正常了。”

“你才不正常呢。”我拿起五花肉沾了沾辣酱。“好好的学生不上课,妈不让你谈恋爱你就离家出走。这也太不像话了。”

“切···要你管。”妹妹不说话了。“我早就吃饱了,你还要吃多久啊?”

我大口大口地嚼着五花肉,然后又灌下一口盐汽水。“快了,不过说真的,你什么时候回去啊?你不会就赖我这儿了吧。”

“什么时候妈同意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了,我就回去。”妹妹又抱起手机,似乎一直在和什么人聊天。“我成绩又不差,可她非得让我上什么青大,连放学晚一点回家都不让。这更年期的老太太真让人受不了。”

我有些八卦地问:“你男朋友长啥样?有没有照片给哥哥看看。”

“才不给你看···”妹妹用手机飞速地打着字。“反正比你帅十倍吧。”

“嘁···小样···”我也没继续问下去,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烤肉身上。

心满意足地结完账后,我和妹妹撑着一把伞在绵绵阴雨中慢慢走回家了。说实话,我还挺怀念这种感觉的。虽然我和妹妹话一直不多,但之前住在一个家里的时候,也算是相互有个伴吧。这么久都不见,我居然也没有什么伤心难过的情绪,我有些无法接受自己好像有了异能后就变得越来越冷漠了的这个事实。

回到家门口,令我没有预想到的是,熟悉的一幕又上演了,还没推开门,就听见两个人正在吵架的声音,恍惚间我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上小学的时候。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离我女儿远一点!陈旭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来骚扰我和女儿我就报警!”

“海琦你这个疯婆子能不能讲一讲理!要不是你逼女儿逼这么紧,她会一个人跑到我这儿来吗!”

“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把我女儿交出来!听到没有!”

“我也才刚回来!我都不知道她在哪!你他妈能不能安静点!”

哎···这种熟悉的语气和火药味十足的气氛。我还以为自己都给忘了呢,妹妹看起来也很难受,她有些紧张地拉起我的衣袖。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了站在客厅正在对峙的父亲母亲。

他们看见我和妹妹回来了,也就没继续吵下去了。妈妈立刻往妹妹的方向奔过去,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覃覃啊,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穿着驼色大衣的妈妈抱住了妹妹。妈妈比妹妹高一个头,像是只老鹰用羽翼包住了幼鹰一样。

“我没事。”妹妹从妈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你怎么都追到这里来了。”

“我···”妈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怎么就一个人出这么远的门啊?你知道妈有多担心你吗?”

妹妹扭过头没有说话。

“葛生,你怎么也不去上课啊?”爸爸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就算被保送青大了,还是要经常活动活动脑子的嘛。”

我敏感地察觉到爸爸是在用我被保送这件事刺激妈。

“行了···我们回去吧。”妈妈无视了爸,拉起妹妹的手。“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吧。”

妹妹却一把把手甩开。“我不回去!你天天在校门口堵着我,我脸都快要丢没了,我不回去!”

“可是···妈就是担心你和那个王同学见面,耽误了学习啊。”

“你有话不知道好好说吗?我和王一泽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妈都是对你好···你不知道吗?”妈妈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哎···总是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弄得家不像家,亲人不像亲人。就算我有通天法能,面对这些事情总是深感无力。

爸走了过来,默默地开口了。“行了,覃覃你也别跟你妈闹了,回去吧。爸也不支持你这么早谈恋爱。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

妈一点都不领情。“行了陈旭,不开口没人把你当哑巴。”

这时候,妹妹突然用求助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离婚的时候,我选了跟老爹走,妈打那之后就把我当成空气人了。

但我还是开口干巴巴地说:“我觉得谈恋爱没什么问题啊?我···我也谈恋爱了,一点都没影响学习。”

“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爸一脸古怪地看着我。“行了,别吵了。我还要开会,马上就要回公司。”

“开会开会···就知道开会。”妈妈看上去又有些恼火了。“要不是你天天就知道工作,这个家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怎么了?我赚钱养家你又有意见了?有本事我买的房子你别住啊···”

“那房子全是你的吗?那是我家出的装修···”

眼看他们又要吵起来,妹妹终于松口了。“你们别吵了,我回去就是了。”

妈妈这才把注意力放回妹妹身上。“行····我们走吧。”

妹妹点了点头,妈妈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缠在她脖子上,用手帮她把头发捋了捋。

说完也没理我,开始穿鞋准备出门了。妹妹有些哀伤地看了我一眼,同妈妈一同离开了。

爸也没多说什么,向我道个别又匆匆地离开了。

“妈的···”我呼出一口气,走回了房间,把自己扔到床上。

结果又是一群人自说自话,留下我孤身一人,我操。

感觉心里乱乱的,也不知道该想什么,只能把注意力放回我的计划里。

我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软件。

几个星期前,我盗学了天才霍兹的黑客技能。黑进了微信的服务器里留了个小后门。

黑进了微信的服务器,我却只想干很简单的事,第一就是将辛明阳和杜妍各自的聊天记录都传送到我手机的这个软件里。

第二就是监控他们的位置,我甚至弄了个小程序,会实时生成他们行动轨迹的路线图,这样我就知道他们每天的行踪了。

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我每天都翻着看,最早只有在初中的时候。他们那时就是朋友了,而且是那种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个人经常给对方发一些视频、文章和搞笑图片,再聊聊学校和家里的烦心事。

到了高中之后,除了娱乐的话题以外,两人相继开始分享别的事情,像是事业啊、理想啊、大学啊,甚至还有关于婚姻和两性的一些话题。两个人真的是一点距离感都没有。真的算是两小无猜、无话不谈的关系了。

也就是大概半年前吧,这两个人才渐渐把窗户纸捅破。跟其他的情侣不一样,他们的关系确定得很快。几乎就是一天的时间,从朋友的身份就变成了恋人,但···也没干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盛大的表白仪式,也没有什么浪漫的约会,这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虽然背后有很多东西我看不到,但是我也能想象到,很多话不必说出口,两个人早就在心中把对方当作自己的伴侣了。到时间了就结婚那是自然而然、天经地义的事儿,根本就不需要花什么心思、做什么功课。

“好幸运的两个人啊。”我感叹道。

好在虽然成了情侣,两个人也没有特意发展什么下文了。从他们的对话和行动路线都可以看出来,这几个月,他们都只是约在奶茶店、饭店和商场这样的地方,跟初中的时候并没有太大区别。到了晚上都是各回各家,看来二人目前在肉体关系上,应该还没有太大进展。

不过,再过段时间就不好说了。

过了几天,期中考终于结束了,天气时阴时晴,却也只在夜间下雨。稍微没有那么冷了。我也回到了学校,在课堂上继续发呆。

课间,在教室里玩手机的我,一抬头看见了一个我不是特别想见的人。

“学长。”熟悉的声音传来。“你在干嘛呀?”

“雨涵···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愣了一会儿,这姑娘是越来越主动了啊,都跑我教室里来了。

“我···我有一道题想问一下学长。”她娇滴滴地说着,这语气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哦···什么题啊?”

她把一张薄薄的信纸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低头一看,心里一片翻涌。心想妈的,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上面是行清秀的小字:陈学长,我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

后面还画了个小爱心···

这可怎么办啊?我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学长···”雨涵用她那双大眼睛饱含期待地望着我。“好不好嘛···”

她怎么直接就杀到这一步来了?本来我还想借助跟她的关系来接近杜妍,要不就···不行不行,如果我答应跟她交往,那我可能就和杜妍一点戏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说出那句烂台词。“···对不起,雨涵学妹···你是个好女孩···”

雨涵的脸瞬间僵住了。

我的脑袋还在纠结是该说“我配不上你”还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的时候”,雨涵一把抢过我手中的纸。

“学长···我再问你一次···好还是不好?”雨涵的声线有些扭曲了,表情一瞬间从娇羞变成了愤怒。

我有些害怕地看着她。“雨涵学妹···别这样···这种事情强求不来的···”

她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眼神中全是怒意,握着那张信纸手都抖动了起来。

“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她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这话一出,很多埋在卷子和课本里的同学抬起头来,我也愣住了。

她把那张纸狠狠撕碎了,然后扔到我脸上。

“下地狱去吧!死处男!”她吼完这句话居然就走了。

我···日。事情发生的太快,我真的来不及反应。这翻脸也翻得太快了点吧?虽然我能看出她在套路我,但是真没想到面具底下的面孔这么难看。

同学们围观着凌乱中的我,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你什么情况。”旁边的男同桌问我。“欺骗人家感情了?”

“滚。”我对班上的同学从来都没什么话说。“别来烦我。”

同桌讪讪地回去看卷子了。我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

跟雨涵的这次事件打乱了我的计划。虽然我还去篮球场上刷存在感,可是杜妍和她的一众姐妹们都避开了我。很多聚会就直接不叫我了。虽然没有人跟我说什么,但我知道雨涵这个小娘们儿一定在背后嚼舌头根子。

可这些女人的杀伤力实在有点大,如果任由她们这样,我可能马上就要被开除出辛明阳的朋友圈了。我心急如焚,可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一次打完球后,我正大口大口地喝着水。辛明阳主动过来跟我说话了。

“陈学长,今天的球打得还是那么出色啊。”

我放下水瓶。“哪里哪里···今天好不容易才打过那个三角眼。”

其实除了第一次后,我并没有再借助库里大神的力量了,而是盗学了一些比较普通的职业联赛选手。再加上我自己也开始放水,所以其实球技没有之前所表现的那么惊艳。毕竟我也不想天天用全力在球场上拼命,那样子我自己的身体就要先垮了。

“你是不是还在为雨涵的事情发愁啊?”辛明阳抱着球坐在我身边。我看着他的侧脸,汗珠正顺着他的脸颊划过。健康的肤色、配上高大健壮的身体,恐怕没有女人不喜欢这样的人吧。

“没有···”我摇了摇头。“只是有些意外她居然有两幅面孔。”

“···其实说起来我有些对不住你。”他带着些歉意说道。“其实我们这些朋友都知道的···就是没告诉你。”

“知道什么啊?”

“雨涵这人,平时都挺好的···就是初中被她的男朋友甩了之后,脾气变得怪怪的···”

“脾气变怪了?”

“对···”辛明阳运了几下球。“她···特别喜欢追求,和她前男友很像的那种类型。”

他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你知道,就是那种,瘦瘦高高,学习成绩特别好的那种人。她会用尽办法来把这种类型的男生追到手。”

他感觉话的内容有些荒诞,所以笑了一下。

“然后过几个星期再把她追到的人都甩了。”

“啊?”我怎么都没想到事情是这样子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的确···”他点了点头。“所以很对不住你,但是雨涵也是杜妍的老朋友了。她们从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也不好说她什么坏话。”

“明白了···没事。”

你要是心里知道我想干什么,你就不会觉得对不起我了。

“那行吧。”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后还是一起来玩吧,我会和杜妍以及她的朋友们沟通一下的,毕竟你才是受害者。”

我感觉自己虽然比他年长,但是在他面前我才是小弟。

“谢谢你啊,明阳学弟。”我用感激的语气说道。“其实我在这学校还是很孤单的,同班同学都在忙着学习,就我因为被保送了,每天也没个伴。”

“我都能看出来。”辛明阳点了点头。“大家都是朋友了,咱们以后也别客气了,你就叫我明阳就行。”

“那你叫我葛生就好。”我也没拿架子。“认识你真高兴。”

随后在辛明阳的帮助下,我渐渐回归了他们的朋友圈子。不只是和辛明阳,和他的几个朋友都渐渐熟识了起来。当然雨涵已经自动把我屏蔽了,不过我总能觉得不在看她的时候,有两道寒光往我背上刺。

和杜妍的关系则一直有些尴尬,感觉她之前就是因为雨涵的关系,才跟我那么热情的。现在这层关系一断,我们就又变成点头之交了。

毕竟她和雨涵才是多年的朋友,而我不过是和她认识了一个多月的人而已。

人和人的关系···真的有些时候能那么近,有些时候却像是隔着个城墙一样。

可没过多久,我就终于等来了进攻的机会。

这一天的周日,本来约好了和辛明阳他们在学校打球,可一到约定的时间,我立刻跟辛明阳发微信说今天我生病了,不能过去了。

发完这条短信,我就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播放着学校的监控摄像头画面,可以看见篮球场的情况。

对,我之前把学校的监控系统也入侵了。

收到了我的微信的辛明阳看了看手机,用手机给我回复了一条:“你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

我也给他回了一条:“我没事,就是头有些痛。”

发完这条信息之后,我看着正在看手机屏幕的他,立刻使用了我许久未用过的法术,入念。

“希望这次能成吧···”使用这个法术还是让我有些恐惧,因为消耗量太大了。我从早上到现在都在往身体里倒食物,所以应该至少不会晕过去吧。

我默念着那个念头,尽量的把它伪装的自然一些···

一定要自然到要让辛明阳相信,这个想法是他自己产生的。

摄像头中的辛明阳本来放下手机就要去球场了,却停下了脚步,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

我心中一喜,但也突然觉得体力像是被一个漩涡给疯狂地吸去。整个人陷入一阵眩晕,一瞬间脸色变得一片苍白,身体都要站不住了。

“妈的···还好没晕。”我大口大口喘着气,心有余悸地想着,上次直接昏死过去的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可惜的是,镜头里的辛明阳看上去并没有犹豫太久,古怪的表情只是持续了一阵子之后,他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条微信。

我一看,一句“日”在心里骂出。

“那好好休息吧兄弟,下次再一起打吧。”后面还加了一个小男孩握拳的表情。

这家伙没有反应!看来这个念头就算已经很普通了,哪怕超出一点点常识的范围,都没有转换成行动。人类的理智真的太强大了。

“他妈的这个鸡肋法术···”我有些愤怒的看着屏幕里就要上场打球的辛明阳。老子他妈今天拼了···”

说着,我再次试图将这个念头植入他的脑中,不过这次又多加了几条理由,形成了一个逻辑小环。

“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那个漩涡再次出现,把我身体里残余的精力全部压榨一空,我顿时感到视觉开始涣散了,于是用最后的力量把笔记本电脑关上。本来还想回到床上,可是走了不到两步,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膝盖变得比面条还要软了,所有物体都围上了一层金边,然后又开始变红。

“妈···的···还是”

我一头栽倒在了木质的地板上,意识渐渐陷入黑暗。

篮球场旁,辛明阳刚放下手机,心中又划过一条奇怪的念头。

“嗯···”他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去球场,而是走向了杜妍旁边。

“妍妍啊···”他有些犹豫地说道。“葛生他病了,今天没能来打球。”

“啊?”杜妍有些惊讶地说。“他没事吧?”

“不知道···他说没事”他摇了摇头。“但我总是觉得很担心···想着要不你去帮我去他家看他一眼。”

杜妍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自己怎么不去看啊?”

“我和兄弟们约好了要打球,我再不上场,连半场都打不起来了。”辛明阳有些无奈的说。“你去帮我看看吧,要是他没事你就回来。”

“我一个女生单独去他家里,不太好吧?”杜妍依旧有些抗拒。

辛明阳却继续坚持。“大家都是朋友了,这有什么关系。”

他又有点小声地说。“而且其实,我们还有些对不起他,一直把雨涵往他身上推,我们明明都知道雨涵在打什么主意。”

杜妍撇了撇嘴。“他是个男的也没什么损失啊,雨涵可是我们的朋友啊。”

“的确如此,不过现在葛生也是我们的朋友了。”辛明阳摸了摸杜妍的头发。“他是个不错的人,值得我们结交。”

“确实也不是个坏人···”杜妍也同意了。“那我就去看看他吧,他要没什么事我就回来找你。”

“好。”辛明阳点了点头。“谢谢你,妍妍。”

那部电视剧演得是什么来着···为什么又是失忆、又是白血病的。

为什么总在出车祸···总是在争风吃醋···

真实的世界肯定不是那样的,真实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工作,不停地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忙到都没有时间来关心自己、关心爱人、关心孩子···

黑暗中,我渐渐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什么按着。

“醒醒···醒醒···”

那声音有些着急,不过好像离我很遥远,我像是沉在一条黑暗的河里听着她说话。

“喂···”胸口的压力更大了,不过我却还是没什么感觉。

终于,按压的力道小了下来。那人也不知在想什么,但有一段时间没有动作。

没过多久,黑暗中的我突然间感觉口腔有些湿润的感觉,一股清香的味道在口中散开。

我的睫毛稍微动了动,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突然发现,那张朝思暮想的韶华玉颜已经贴在了我的脸上,正···用力的往我嘴里吹气。

杜妍用力对我的嘴巴吹了几口气,然后又起身按压着我的胸口。过了一会儿,她继续把头低下,贴在我的嘴上。看来是在对我进行人工呼吸。

啊···看来我的计划成功了。虽然我很想享受她的湿嫩小嘴不停往我嘴巴上凑,但我害怕再过一会儿她就要叫医生了。于是假装咳嗽了一声。

“呃····”听到我发出声音,杜妍微微起身,松了口气在我脸旁看着我。从这么近的角度来看,我才发现她的右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让她的气质看上去多了一份温婉。

“你怎么样了?怎么突然就倒在地上了?”

我本来还想说话来着,可是一开口才发现有些虚弱地发不出音节了。

“你刚刚吓死我了···”她一副受到了巨大惊吓的样子。“刚刚你连气儿都没了,就连脉搏都微弱的很。”

我只是张口“呃”了几声,看来还是太虚弱了。

“我先扶你到床上吧。”她本来想拉起我的,可是一拉就发现我的身体很轻。干脆就把手放在我的屁股和背下把我抬了上床。

“谢···谢。”感觉到床的柔软,我感觉好受了很多,终于说出话来了。“谢谢你····”

“今天也太危险了吧,我要是没来的话你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我···低血糖犯了···”我断断续续地回复她。我现在的状态的确非常接近低血糖的,糖分和碳水化合物都能缓解我的情况,于是我用目光指了指床头柜。

杜妍会了意,将床头柜打开,里面有我准备好的各式零食。杜妍从里面挑出一袋五颜六色的水果糖,把包装撕开。

“张嘴。”她也没跟我废话,葱葱玉指拿起一颗黄色的水果糖,就往我嘴里塞来。

我感觉着那颗柠檬味的水果糖慢慢在我口中融化,眩晕感渐渐退去不少。

“怎么这么让人担心啊?”她起身又帮我拿了瓶水。“明明那么有本事,怎么身体却如此孱弱啊?”

“凡事···总要···讲个公平···”杜妍也没听我说完,就把水放在我嘴边,然后慢慢帮我灌了下去,灌完还用纸巾擦了下我的嘴角和下巴。

吃了颗糖,喝了口水,但我知道我不能就这样满足,于是我呻吟道:“杜妍···我有些冷···”

杜妍想了想,拿了条被子披在我的身上。

“好冷···”我继续虚弱地喊着。杜妍焦急地试了试我脖子的温度,的确是冷得像是冰块一样。

她看了我半天,突然问道“你妹妹呢?”也没等我回答就自己说。“她回去了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

“那你爸他,估计是又在忙工作上的事吧?”杜妍开始自问自答了起来。我也就愣愣地看着她没说话。

“你妈···也不在你旁边是不是?”

她看着一脸苍白的我,叹了口气。“明明是个天才···哎···”

一边叹着气,一边把我拉起来,从背后用被子把我包裹了起来。

然后她伸出双臂,隔着被子抱住了我。把我的脑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

“怎么就没有人来管管你啊···”她摩挲着我的后背。“没事的···以后姐姐来照顾你···”

她的体温隔着被子慢慢传递到我身上,让我有些奇怪的感觉。

明明这一切都是我算计好的,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让我如此感触万千呢?为什么我这个反派好像才是故事里的可怜人呢?

我感觉双眼一热,竟流下两行泪来。

察觉到我在哭,杜妍也有些伤心。“别哭了···哭得姐怪难过的···”她开始拍打起我的后背来。

“你实在不对劲了···一个朋友都没有,明明这么瘦,却天天不停地往球场上跑···”她的体温渐渐包着我的身体,我顿时觉得身上懒洋洋的,感觉自己一动都不想动。“我早就应该察觉到···哎···”

“对不起啊,我之前还陪着雨涵一起骗你来着···”她有些内疚地说道。“你别怪我啊。雨涵她也很可怜,她之前被伤得太深了···”

“没···没事的···”我有些无奈地说,心想我在骗别人,别人也在骗我。大家都骗来骗去,这都很正常。

“不管你受过什么伤,都会好起来的···”她放开我,摸了摸我的头。“你看,这不就没事了吗?”

她的手是那么的温软,被她碰到的地方都酥酥麻麻的。

“嗯···”我表现的像是一只被她驯服的小兽一样。

“那行。”她笑了笑,语气变得跟平时一样活泼开朗。“那就好好休息吧。”

我满脸木讷地点了点头。

看我表现得像是个呆瓜一样,她笑了出声。“你怎么看上去这么可爱啊?”

她又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叫我声姐姐。”

“啊?”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都救了你一命了你还不认我当姐啊?”她又捏了捏我的脸。

“姐···”我喊了声,竟然感觉也没什么违和感。

“乖,再喊一声。”

“姐···”

等我叫完之后她又抱了抱我,然后把我平放在床上了。

“也不知道辛明阳好了没有,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给你带点吃的过来。”说着她拿起手机,开始打起字来。

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过了一会儿,辛明阳也赶过来了,还带上了热粥和豆浆。

之后居然是辛明阳扶着我让我把粥喝了,又用热毛巾敷了我的额头。感受着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不由地感叹,这男人真是无懈可击啊···

等到确认我没事了,已经很晚了,他们两人也离开了。我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手机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们的行踪。

直到看着那两个小点慢慢从地图上分开,应该是分头回家了以后,我才长呼了一口气,重新仰躺在床上。

我心里的感受,是什么呢?是一种很温暖的东西···应该就是少年人的渴望和悸动吧。

可是从我的内脏里,不对,是在大肠里吧,却有另一种感觉,一种我现在不太想承认的感觉。

一种抢了别人东西的扭曲快感。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