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无奈之无法回头的丝袜妻 (7+9完结) 作者:JUNK二世(junk20)

【老公的无奈之无法回头的丝袜妻】(7+8)

作者:JUNK二世(junk20)2020年9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七、八章)

当晚,妻子并没回家,直到晚上9点多才给我发微信说,下班还是回去陪女儿。

我心里有些恼火,想着她不知道含了几根鸡巴的嘴,亲在宝宝的脸上就觉得恶心。

可当她发来和宝宝的照片,看着闺女开心地笑,我的恼火也消去了大半,闺女毕竟还小,如何能没有妈妈。

我洗了个澡,恢复了一下精神,还是要搞明白妻子是如何沉沦为泽维尔的母狗的,我拿出泽维尔给我U盘,里面分成 “接待”、“工作”、“报告”三个文件夹,里面的文件都是视频。

“接待”的文件最少,只有五个,日期都是近一个月的,“工作”视频略多了些,接近三十条。

“报告”里面的视频最多,几乎每天都有。

我点开“报告”里面的一个视频,竟然是我家的浴室,妻子只穿着乳罩和内裤、丝袜跪在地上,然后把身上的内衣脱掉,只穿着丝袜,对着镜头开始抚摸自己的淫穴,妻子满脸通红,十分羞愧的样子。

我看了下时间,大概是两个月前,看来是刚开始自拍,妻子不是很适应这样的状态。

妻子自己抚摸淫穴和突起,不久就是高潮的状态,然后喘息着开始小便,看着一股尿流喷出来,妻子扭过头根本不敢去看镜头。

而最后一个“报告”视频已经到了上周,我暴打妻子的前两天,妻子对着镜头搔首弄姿,极尽挑逗的样子,同样是自己手淫到高潮后,做出母狗的样子,撅着屁股,抬起一条腿的放尿。居然还媚眼如丝的看着镜头。

其他一些“报告”视频则是在一些卫生间里拍摄,估计是临时泽维尔给的指令,我也基本弄明白了。

“报告”约等于每天调教妻子完成指定任务。

“接待”我点开第一个视频,时间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妻子明显是陪着泽维尔接待两个老外,一开始只是倒红酒,没说几句话。妻子就被泽维尔要求脱掉了外套。

美颖的身上穿的是我之前见过的黑色透明蕾丝胸罩和蕾丝内裤,黑色的高筒丝袜和细跟高跟鞋,一个老外摸着她的乳房,另一个老外就直接在妻子的屁股上抚摩着。

妻子已经跪在泽维尔面前,拉开一裤链,小嘴舔弄着他的白色鸡巴。

“今晚请两位好好享受中国女人的服务,哈哈,”泽维尔用英语和一个老外说着,另一个老外跟着坏笑。

妻子被泽维尔强制转过身体。一只手握着一个老外的鸡巴,同时卖力的用小嘴含着另一个老外的鸡巴舔弄着,可以看出妻子的口交还不是那么熟练,同时握着两根鸡巴来回舔弄,还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我们轮流来一起玩,中国女人的小穴很紧,真不能相信她都生过孩子了。”泽维尔说。

“我还是第一次和亚洲女人做,哈哈。”一个老外掏出手机。

自拍了一张妻子给他口交的照片。

而另一个人已经和泽维尔交换了位置,抬起妻子的一条丝袜腿架在自己的腿上,粗硬的白色鸡巴已经插进了妻子的淫穴。

妻子被迫侧弯着身体给泽维尔和另一个老外来回舔着鸡巴,很快起就变成母狗一样跪在地毯上,被另一个老外抽插。

三个人淫笑着,不停地换着姿势和位置。妻子被肏的开始大声的淫叫,“没想到中国女人的小穴肏着这么舒服,哦,太紧了”老外爽的厉害。

“她的屁眼真诱人,可以用吗”,一个老外问泽维尔,“她还没有灌肠,我需要教会她自己清洁,我讨厌中国女人的粪便味道,还不如母狗的粪便”泽维尔说完,三个人又哈哈笑了起来。

我关了视频,骂了一句混蛋,更痛恨妻子的淫贱。

我仔细看着“工作”里的视频,这应该是泽维尔对妻子进行的调教,第一个视频的时间,是妻子去泽维尔公司工作的第7天。

会客室里人来人往,大都端着饮料,应该是类似团建会之类的活动,大多数人因该是泽维尔的下属,有男有女,妻子几次出现在泽维尔身边,好像对他在汇报着什么事。

画面里的人渐渐少了,明显喝了酒的红着脸的妻子来到会客室,把酒杯放在一旁,“泽维尔先生,我已经通知大家可以结束,各自回去了,我能不能借用一下您楼上的洗手间,楼下的好几个人在排队,”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没问题,我带你去”泽维尔扶着妻子,走进调教室。

“这里是……”妻子看着四周冰冷的器具,有些紧张的问。

“这是一个游戏室,你坐在这里稍等”泽维尔推了一下妻子,喝了些酒的妻子有些踉跄,接着被泽维尔紧紧抱住。

“泽维尔先生,放开我,我要回家”妻子想推开泽维尔却没办法推得动。

直接倒在身后的台子上,泽维尔把妻子的手向后一压,她的手就被弹起的设备卡住了,另一只手也同样被这样卡住。

“泽维尔先生,你……请你放开我”妻子立刻意识到这可不是一般的游戏。

“进了我的游戏室,只有陪我做完游戏才可以走”泽维尔笑着说。

“不要,我不玩游戏,泽维尔先生,我有老公了,我还有孩子,你对我没兴趣,我只是个老女人而已”妻子有些着急哭叫着。

“那我更有兴趣了,我还没有和老女人做过游戏”泽维尔笑得更开心了。

妻子勉强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用力地对着泽维尔说“不要……泽维尔先生,我是有老公的人,而且……您放过我,我保证不和别人说,不然……我一定会报警的。我老公是在政府工作的。”“报警……哈哈哈,不是你勾引得我吗?你让所有人回家,特地留下来勾引我,想得到总经理助理的职务,你报警,你的老公不会受影响吗?他还可以留在政府工作吗?

你们中国人不是最讲面子吗?”泽维尔太熟悉这个套路了。

“别说了,你快放开我”妻子使劲挣扎着身体,大声叫着。

“林,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做了这么久业务,不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吗,女人学会利用身体才能战胜你的对手”泽维尔轻轻爱抚着妻子的脸颊。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泽维尔先生,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妻子开始冷静下来。

“放开你也可以,不过要先脱掉你的衣服才行”泽维尔说完就把妻子的裙子脱掉,妻子也无法挣扎,只好任由他。

当泽维尔开始抚摸妻子的蕾丝内裤时,妻子夹紧双腿“不行!不行!”的大叫。

“也好,那就不脱了”泽维尔顺势把妻子的双腿也一一固定在调教台上。

“怎么能这样……你放开我”这下妻子成了大字型被固定住的待宰羔羊了。泽维尔的手在妻子穿着黑色高筒丝袜的大腿上游走着,欣赏着妻子的样子。

“啊……啊”妻子屈辱的发出呻吟,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泽维尔的手指拨开了内裤抚摸着妻子的淫穴。

“湿润,紧窄,居然说生过孩子了,我就照顾你,免得你受不了”泽维尔用手指从瓶中挖出一些膏状,涂抹在妻子的淫穴上,同时也在自己的鸡巴上涂了一层。看来药膏是用来润滑的。

“不要,不要……哦”妻子的声音带着颤抖,泽维尔的手指在她的淫穴内外游动,不时的插进淫穴里。妻子大腿用力的想收紧,似乎在抵抗着一阵阵的快感。

“林,你的嘴不老实,你的身体很老实,你出的水把我的手都淹没了,真让人感到兴奋”泽维尔笑得很奸诈。

“泽维尔先生,你放开我的手,我用手帮你弄,求你了”妻子的话,不知为何让我想起她说的只是用手弄时的样子,那时她就在骗我了。

这时泽维尔的手指开始加速插弄妻子的淫穴,妻子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快感的刺激更加强烈。泽维尔的手指拔出来的时候,妻子身体一挺,大量的淫水被带了出来。

“啊……不要……不行……”妻子使劲喘着气,身体无规则的颤抖着。

当泽维尔的手指再次抚摸妻子的淫穴时,妻子急得哭了出来,可是身体却一点劲也使不上。妻子只好哀求说“泽维尔先生,我用手帮你,求你了”“好吧,我就看看你的手能不能帮我”泽维尔解开妻子的双手,妻子两腿还被束缚着,只好坐在泽维尔面前,当泽维尔脱掉她身上的衣服时,妻子哆嗦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

泽维尔满意的玩弄着妻子丰满的双乳,而妻子咬牙两手握住了泽维尔的鸡巴,身体向前开始给泽维尔手淫,不停地套弄。

泽维尔似乎很舒服站,在妻子的面前享受着,很快这个姿势让妻子很累,只好换成两只手来回交替。

妻子的手只能勉强地握住大半根鸡巴,泽维尔的鸡巴直挺着,妻子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越来越重,似乎有点发情。

“如果手做不到,你可以加上嘴啊”泽维尔退后了一些,妻子的身体更加向前,脸几乎贴到了他的鸡巴上。

可这个姿势几乎让妻子的身体和腿对折一般,妻子努力张开嘴,只舔了几下泽维尔的鸡巴就要直起身体大口的呼吸。

“看来手和嘴都不够,哈哈”泽维尔把妻子的内裤一拨开,大鸡巴直接插进妻子的淫穴。

“啊啊……不要……快拿出来……混蛋”妻子吓了一跳,拼命地挣扎,反而整个人贴在泽维尔身上。

啪!啪!啪!泽维尔突然开始抽动鸡巴,妻子被撞的一下搂住泽维尔的脖子,一脸惊讶的看着他,随即发出“啊!啊!啊!”的叫声,每一下撞击带出妻子一次叫声。

她的双手不停地想要推开泽维尔。

泽维尔捧住妻子的脸,他的嘴使劲吻在妻子的嘴上。妻子摇着头想挣脱,两手忍不住去抓泽维尔的手,可泽维尔的鸡巴的撞击让美颖几乎无法思考了,“呜……嗯”妻子最终和泽维尔热吻起来。

妻子被动的和泽维尔吻着,开始还有些挣扎,但是很快她的双手就垂在身边无力抵抗。当妻子的双臂再次搂住泽维尔的脖子时,我知道她彻底沉沦在泽维尔的玩弄里。

妻子已经浑身颤抖身体僵硬,“嗯……不要……不要……不要”妻子的身体不停的哆嗦。“啊……不要……要出来了……呀……不要”此时,美颖已经不能表达自己的意思了,理智已经渐渐的消去,性欲渐渐的占了上风。

“啊啊啊……不要……不要……出来了……啊”妻子已经瘫倒在台子上,双腿被固定着无法合拢,当泽维尔连这几次撞击,拔出鸡巴时,妻子的身体不规则的抖动着,随着一声淫叫,一股尿流从淫穴里喷出来,足足喷了有2、3米远。

泽维尔站在一边,欣赏着妻子的尿流一股一股的喷出,而妻子这时已经开始哭了,屈服于逼奸自己的老板,竟然还被他肏到失禁,发生的一切妻子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抵抗意志。

很快妻子的哭声又变成了淫叫,妻子的双腿已经被放开,但是也无力的盘在泽维尔的腰间,甚至妻子的身体有点配合泽维尔的抽插了。

“呀……要…哦…死了,被…你弄死…了,啊啊啊……别再……插了……我要死了……啊啊……呀”妻子再次高潮,双手紧紧的勾住泽维尔的脖子浑身颤抖。

泽维尔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继续插着妻子的淫穴。

泽维尔一边狠狠地插入一边问妻子“喜欢吗?喜欢和我做爱吗?”妻子摇着头说“喜欢……喜……欢……欢,放过……我吧,什么都……喜欢”“愿不愿意做每天让老板肏的母狗?愿不愿意?”泽维尔加速抽插。

妻子使劲的摇着头“不要……不要”

“我要把你变成每天都像被肏的母狗,林,你愿意吗?”泽维尔的抽插更加卖力。

“嗯……嗯……嗯”妻子只能呻吟了。

“愿不愿意?愿不愿意?”泽维尔的撞击越来越强。

“哦……好深!……深!……愿意……愿……别停……不要”妻子无法接受突然泽维尔的停止动作,自己忍不住想摆动腰去迎合。

“说你是老板的母狗”泽维尔插了一下。

“……”妻子没说话。

“说你是老板的母狗”泽维尔又插了两下。

“……母狗”妻子无法在抵抗了。

“母狗…我是母狗……”妻子的话换回泽维尔的抽插。

“我是老板……的母狗……母狗……我是母狗……我是……母狗……是母狗……母狗……啊啊”妻子一边哭叫着一边拼命用淫穴迎合泽维尔的撞击。

“母狗好好享受你的赏赐吧”泽维尔猛地加速,妻子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着,丝袜腿腿高高举着,一只高跟鞋已经不知道掉去了哪里。

最后,妻子似乎叫不出声了,接着身体猛然一挺,直挺挺的瘫在台子,“张开嘴!母狗”泽维尔爬上台子,对着微张的小嘴的妻子的脸,一股精液射在妻子的脸上和嘴里,接着又一股,足足射了5、6次。

过了很久,妻子才委屈的坐起来,忍不住哭了起来。

而泽维尔早就离开了房间。

后边的视频内容我也看了看,开始基本都要妻子被绑起来才肯就范,可明明知道要被泽维尔肏,还隔一天就来给他汇报工作,只能说十有八九是为了让泽维尔肏她。

“母狗要学会给老板服务”泽维尔捏着妻子的下巴,“不要……我不要……我不是母狗……啊”妻子一边呻吟一边被泽维尔抽打着双乳很快一边呜咽,一边无奈的用嘴含住泽维尔的鸡巴开始舔弄。

我点开近一个月的一段视频,妻子双手被泽维尔绑在身后,一对乳房也被绑住显的更加高挺,一对穿着高跟鞋的丝袜脚被紧紧地和穿肉色丝袜的大腿绑在一起,完全分开。

妻子此时已经有些妖媚淫乱的样子,勾引着泽维尔在操她。

“母狗的小穴越用越紧,不如我把你的视频发给你老公,让他知道他老婆是一只听话的母狗迷人的母狗,好不好”泽维尔一边扶着妻子的屁股一边抽插着淫穴。

“不要……老板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发给我老公……哦哦”妻子喘息着。

“那你要做一只最听话的母狗吗,完全奉献给我的母狗”泽维尔完全掌控了妻子,而妻子只有越陷越深。

妻子忘情的呻吟着“我是……我是最听话的母狗……不要停……继续哦哦肏我……哦哦老板,啊啊……啊”泽维尔当然会满足她的要求,继续用力抽插着鸡巴,“啊啊老板……哦操我,用力的……操死我这只母狗,操死……我吧”妻子呻吟着的身体开始激烈的颤抖,脸色通红呼吸慌乱。

“你是一只……想给你老公戴绿帽,为了……你的老板愿意让任何人操你的母狗”泽维尔喘着气,加快这抽插速度。

“啊啊啊……我……老公戴绿帽……老板……操我……我是让人操的母狗……给老公戴绿帽……啊啊啊”妻子已经不能组织言语,只是胡乱的跟着泽维尔说,“啊……啊……不…啊…射在里面……都射在里面”妻子高潮了,被绑住的腿拼命地夹着泽维尔,让他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她的淫穴。

我没有兴趣再去仔细看所有的视频,唯一可确认的就是妻子已经沦为泽维尔的母狗性奴,我能做的只有带走她。

也只能这么做了,我暗暗下定决心。

【待续】

.

老公的无奈之无法回头的丝袜妻

作者:JUNK二世(junk20)2020-9-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9 + Ending)

我提着两大盒岩茶,走进刘大京的办公室,看见一个瘦弱青年站在刘主任的办公桌前。

“小李啊,我也是爱莫能助啊,我给你们工会少华主席打个电话,让他们再帮帮你嘛。”刘主任一脸的假仁假义笑着说。

“不……不用了,谢谢刘主任,我走了”瘦弱青年转身,和我打了一个照面,是从管办借调到市文化广电新局去的李文。

“李文。”我热情的打个招呼。

“杨……杨哥,我先走了。”李文一脸的无奈,转身走出办公室。

我把岩茶礼盒放在刘大京的办公桌旁边,这家伙脸带微笑,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主任,小李怎么来找您了。”我没事人一样的搭话。

“他家那个孩子的病啊,他非说关系还在我们这里,居然想起找我借钱真是离谱,不是说有天大的后台吗,笑话!”刘主任冷笑着说。

“小杨,正好你记得通知一下法国人的公司,20号搞个签约仪式,然后安排弄个宴会什么的,叫上他的助理一起,恩,你去通知一下。”

刘主任一脸淫笑,看见我又恢复成一本正经的样子。

“好,我和小张先说一声。”我点头,也就离开了。

我往停车场走的时候,看见李文正在向车站的方向走,“李文。”我喊住他。

“我送你一段吧,来上车。”我招呼李文上车。

在车上,我了解了李文的孩子要换髓,要去北京做手术,这少说也要20万。

有病不怕,可这病要是长在孩子身上,那就真要了父母的命了。

“李文,我也许有点办法,晚上我来找你吃饭。”我把李文送回单位。

“杨哥,真的能帮我,我真是大恩不言谢……”我摆摆手,办成再说。

我给银行打电话,约了取30万的现金,然后往泽维尔的小区开去。

……………… “我的小母狗趴在这里。”

泽维尔让妻子靠在沙发椅背上,几乎是仰卧的样子。把她的双跳丝袜腿放在左右扶手上,一只脚穿着高跟鞋。

妻子上身是一个蓝色的蕾丝乳托,两球乳房被向上托起,蓝色的吊袜带拴着黑色的透明高筒丝袜,两腿被迫分开,清楚露出淫水淋漓的淫穴。

妻子被泽维尔压迫者,淫穴的两瓣嫩肉收缩蠕动着,似乎迫切想要鸡巴的插入。泽维尔性欲勃发。

妻子正在央求泽维尔,“老板……求你轻点儿……别太用力。我不舒服今天怕是受不了……”

妻子楚楚可怜时的样子,更显得妩媚诱惑。刺激的我都想狠狠地干她。

泽维尔硬挺的大鸡巴顶在妻子的淫穴上,“你这几天,总是说不舒服,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做爱。”说完他的鸡巴直插到底。

“哦…啊…好深…到里面了…到了…啊啊慢点…啊…”妻子扶着泽维尔慢慢向后推着。任由泽维尔的双手握住她大乳房揉捏玩弄,

泽维尔抽插的不是很快,而妻子也扭动雪白的屁股迎合着。她的丝袜腿夹住泽维尔的腰,尽量缩短鸡巴冲击的距离。

即使这样妻子也是浑身颤抖,轻声淫叫着:“啊啊…不行啦…受不了啦…”

泽维尔抱起妻子的丝袜脚亲吻着,让她侧躺着身体,这样鸡巴冲击变大了,妻子呻吟得更大声了。

“哦…嗯…不行…快把我的腿放下…啊…我受不了啦…小穴要被插坏了老板…你饶了我吧…我帮你口…好不好。”妻子的哀求使泽维尔更加速抽插,

摇晃着长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的妻子就是他的春药。泽维尔狠狠地抽插,虽然开始气喘如嘘嘘,仍然卖力的冲刺着。

“啊啊…啊…老板…我要……让你玩死了…啊啊…哦。”妻子的淫穴伴着抽插的节奏,一阵阵地淫穴氾滥而出,流到沙发上。

妻子的小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的手使劲扶着泽维尔,腰肢和屁股拚命挺高,配合着抽插,减缓着冲击。

我这个旁观者看得很清楚,妻子想尽快结束和泽维尔的性交。

“啊……不要了……不要。”妻子浑身颤抖,随即高潮了 她软软的瘫在沙发上,

泽维尔双手抬高妻子的两条丝袜腿,放在自己的肩上,让淫穴变得更加容易抽插,之后鸡巴对准她的淫穴,再次狠狠地将鸡巴插入妻子的淫穴,再次开始用力地前后抽送。一次又一次的换来妻子的哀鸣。

“母狗的骚穴越插越紧,真是美妙。”

泽维尔毫不留情的插抽着,而他身下的妻子已经欲仙欲死,泽维尔暴力抽插,使她娇躯不停地颤抖。

“啊喔…啊…好舒服喔…哦…啊啊…来了…又来了啊…啊啊啊…”

妻子的淫穴又是一阵勐烈的淫水氾滥,泽维尔满意的看着妻子一次次的被征服而高潮,肆无忌惮的捏玩着她的乳房,但是抽插没有停止,妻子很快挺起身体,再度喷出淫水。

“啊…啊…嗯呜…又来了啊…哦哦哦…又来了…啊啊…我受不了了。”妻子被这样连续的刺激,已经无所适从。

“啊…啊老板……好老公…不要,再轻一点…再轻一点…母狗的小穴…喔…被插得…啊受不了…呀…好深…啊…又顶到了…真的啊…不。”妻子开始挣脱泽维尔的控制。

“嗯……你这骚穴…实在舒服…不错,用力加紧……对对…啊…用力……真是舒服。”泽维尔舒爽的不行。双手扼住妻子的脖子。

“啊…啊…老板…轻点…啊…快松开……母狗要死了……小穴要被…插坏了喔…不要用力…嗯…要死。”妻子已经喘不上气。

“加紧我的鸡巴,好舒服……整个鸡巴被夹住了……好爽呀!用力夹!”

泽维尔闭上眼,松开一只手使劲拍打妻子的屁股。

“喔…你的骚穴…嗯…还真是紧…看来我真的舍不得你这只母狗…没人比你的骚穴更舒服了…恩。”泽维尔开始加速。

泽维尔顾不上妻子的淫叫何哀求,大鸡巴狠狠地抽插着。妻子的淫穴里流出的淫水也越来越多,泽维尔呼吸越爱越沉重急促,闷吼一声,紧紧地把妻子的屁股按向自己的鸡巴,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射入了妻子淫穴。

妻子也早就耐不住泽维尔的勐烈攻势冲击,淫穴紧紧夹住他的鸡巴不放,同时两条丝袜美腿,紧紧盘在泽维尔的腰上。

泽维尔闭着眼享受着仍在荡漾的快感,鸡巴却不肯从妻子的淫穴里抽出来,一手握着妻子白嫩柔软的乳房,一手扶着她的屁股。

“今天我很舒服,就要这感觉,我要再做一次,母狗你准备好了吗?”

“啊呀…老板…求你饶了我吧…我实在…实在受不了…实在太疼了…淫穴好疼…求求你…饶…饶了我…不…不行我帮你口出来…好不好。”妻子缓缓动着腰,慢慢用力把淫穴脱离开泽维尔的鸡巴。

“哦哦……老板你每一下……都撞在我的子宫口上……我真的太疼了……我最近……确实受不了这么强的刺激……”

妻子轻哼一声,身体总算离开了泽维尔的鸡巴,浓白的精液随之流了出来。

“好老板你躺好…我让你舒服……”妻子跪在沙发前,让泽维尔躺在沙发上,开始用心地吸吮着她的大白鸡巴。

勉强含住大白鸡巴的妻子,吐出鸡巴看着泽维尔,双手轻抚着他的睾丸说“老板的棒棒……又大又勐……我爱死您的棒棒了。我每次都感觉要被您插死了……”

“我的乖乖小母狗林,可惜你要被你老公带走了,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你的小骚穴。不过你要是想,可以随时求我,我很愿意插你这小母狗的小穴。”泽维尔摸着妻子的秀发说。

这时妻子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我害怕……老板你不宠爱我了吗,我不敢面对他,我…我对不起他……求你把我留在你身边吧。”妻子有些可怜兮兮地说。

“老板当然爱你这条小母狗,可是他和我有约定,继续。”泽维尔把妻子的头压下去,继续给他舔着鸡巴。

“快点…吞进去。”泽维尔闭着眼,让妻子把他的全部鸡巴吃进去。

“嗯…我…我嗯…啊…嗯啊…”妻子辛苦的调整脖子,泽维尔勐地一下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喉咙,她紧紧地抱住泽维尔的腰。

“唔嗯……嗯……嗯。”妻子身体向后退着,尽量让脖子和嘴没有角度,便于泽维尔鸡巴的抽插。

“对……就这样,用力地唆!”泽维尔的鸡巴让妻子整根含住,觉舒爽透底,扶着妻子的头,一阵快速抽插,噗叽噗叽的口水声音越老越响。

“唔”泽维尔长出一声,将鸡巴使劲顶到妻子的喉咙里,双手紧按着她的头,妻子的嗓子发出咕咕的挣扎声。一股白色的浓烈精液直接喷进妻子的喉咙里。

等泽维尔的鸡巴拔出来,妻子才张大嘴巴使劲喘气,她张着嘴让泽维尔看见她满嘴的精液。

“我赏给你的,吃掉啊”泽维尔说完,妻子才慢慢地把嘴里的精液吞咽进去。

接着妻子整个人就跪在泽维尔的身前。抱住她的屁股,舌头开始清理他的鸡巴,看着妻子舔的是那样的认真。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林,你为什么害怕”泽维尔突然问妻子。

妻子抬起头说,“我不敢想……他看到我的视频会是什么样子。”

“林,你的老公太粗野了,所以这样比起来你更愿意给我当母狗,对吗。”

泽维尔摸着妻子的脸说,妻子点点头,然后低下头去舔那一对睾丸。

“林,你可以和你老公离婚,那我就让你当我的专属母狗,宝贝,哦!林,你老公要去公司和我谈项目,快点换衣服,然后叫司机。”

泽维尔站起来,妻子愣了一下,赶忙起来穿衣服。

原来泽维尔和妻子根本没意识我在调教室里。我从侧门离开了别墅。

我来到泽维尔的公司,第三次来到47层,第三次来到那个大会客室。

妻子穿着一身紧身套装,可是衣扣没有系上,该有的裙子也没穿,套装里面露出黑色的蕾丝胸罩,黑色的蕾丝透明内裤和吊袜带,腿上穿着一双黑色透明高筒丝袜,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细跟高跟鞋。

我和泽维尔握了握手,妻子红着脸尴尬的站在泽维尔身旁,明显是故意让她穿成这样,我看看妻子的脸,绯红带着妖媚,估计之前还在和泽维尔在调情。

“在公司你就穿成这样上班?”我看了眼妻子,妻子立刻红着脸低下头。

“杨先生,我到希望公司的女员工都和林一样,可惜她们差的太远,没有林优秀。”泽维尔笑着说。

“原来是不是人才,要看穿衣服多少,真是汝何秀啊。”我冷笑的说。

泽维尔一时没领会我的意思,没有说话。

“别的废话,我不说了,20号你们和管委会签署项目战略合作协议,那麽这件事就要告一段落,我要在19号带走我太太。”我直截了当的说。

“老……老公,我想留在公司”妻子说着跪在了我的面前。

“你疯了?”我暴怒了,抬手扇了妻子一个耳光,她被打的半趴在地上。

“我想留在公司,留在老板身边,老公你……可以每天惩罚我……只要让我留下。”妻子低着头对我说。

我看着泽维尔说,“我和你的约定,希望你遵守。”

泽维尔耸耸肩说,“林也是当事人之一,我也无法和董事会解释要开除一个对公司有贡献的人。”

“大旺在省里的研讨会是22号,如果你无法履行和我协议,那麽我想以我的能力让他们提前到18号也不是办不到。”

我站起来,甩出我的最后王牌。

泽维尔眉头一皱,接着又笑了,“杨先生,你和你太太的矛盾,其实我没有立场,你们给我一个结果就好了。”

这时妻子从扔在一旁的提包里,拿出一张纸,依然跪着,双手递到泽维尔面前。

“老板,我……怀孕了,”妻子的脸再次红了,看着泽维尔的眼中带着一丝的幸福和眷恋。

我看了眼那张纸写着“血HCG化验单”这他妈不就是验孕单,和妻子有过一个孩子的我一清二楚。我立刻明白妻子为何和泽维尔做爱时有了顾虑,她要保护肚子里的野种!我愈加愤怒。

泽维尔看了眼化验单,立刻有些不耐烦,看了眼我带着仇恨的目光,对妻子说,“那麽你应该休假,我同意你离开公司,补给你一年的薪水。”

听到泽维尔这样无情的话,妻子的眼中一下涌出了泪水。

“杨先生,我同意你的要求,请在19号前带走你太太,我希望20号前,听不到任何关于大旺集团的消息。”泽维尔很认真的和我说。

“我19号带走她,同时会向管委会提交辞职信。”

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会议室。

就在我即将关门的时候,听到妻子对泽维尔说,“我所做的一切,哪怕就是让我做一个妓女,我都情愿,我做的一切是为了得到你的爱,我不能离开你……”

一个人妻,抛夫弃子去给她老板当母狗,这他妈是一个什么狗屁倒灶的世界,我默默的开车去管委办。

妻子没回家里也没回宝宝那里,我也没有去找她,我只知道到了19号我必须要带走她。

一个电话打进来,我看也没看,没好气的接起来说,“喂,谁?”

“杨桑……”电话里声音非常客气。

“你稍等,我到办公室给你回电话。”我挂了电话。

当天晚上,我拿着30万现金去了李文家,看着垂头丧气的李文和他那20多岁就已经白了不少头发的瘦弱妻子,我心里一扎。

我把现金提给李文时,他哆嗦着握着我的手,他的妻子更是掩面而哭。

“杨哥,谢谢你……谢谢。”李文没有别的话了。

“如果手术费有富裕,你给你媳妇好好补补身体。”李文听了我的话,点点头。

“另外,我也有件事要你帮忙。”我低声说,

“杨哥,您说,只要我力所能及……”李文认真的看着我。

“李书记在省里学习,我想……”我还没说完

“杨哥,如果你是求李书记走后门,我帮不上你,钱您拿回去吧。”

李文的态度变得决绝,他的妻子拉了他几下,哭的更厉害了。 “不,李文,你误会了,我只是让你把事情实话实说,让李书记看看更好的报告,怎么判断全在于他,我不希望他被一些蠹虫蒙蔽。”我说完看着李文。

19号下午,我来到泽维尔的公司,这次没有让我去会议室,而是带我去了泽维尔的办公室。他坐在巨大办公桌后面,妻子跪在他的双腿间给他口交。

妻子紧紧的含住泽维尔的鸡巴,拼命地上下套弄着。泽维尔握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的脸。妻子她憋住呼吸,使劲的张开嘴,把长长地白色鸡巴塞进了她的小嘴里。舌头不停地舔弄着。我的妻子就这样心甘情愿的给泽维尔口交着,她的表情是那麽的认真和专心。

足足15分钟,泽维尔才在美颖的嘴里射出精液,浓白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溢出来。妻子认真的舔着鸡巴上残馀的精液。

这一出母狗和主人的戏演完了,我也看完了,我走过去一把揪着妻子的头发,把她拉起来,泽维尔若无其事的穿好裤子。

“我要和你离婚。”妻子被我揪着头发,冷冷的看着我说。

我狠狠地啪的一巴掌把她抽倒在地上,白嫩的脸颊立刻肿起了一块血红。

我接着一拳打在妻子的小腹上“呃……”妻子被我打得吐了,吐出的口水里带着血丝和黄白的精液。

“今天!没有人!能阻止我!带走你!”我狠狠地说着,揪着妻子的头发走出办公室,四周的旁观者悄悄后退,小声议论着。妻子被我按到车门上,本来使劲挣扎了两下,被我又在肚子上打了一拳,就不再挣扎,含着泪的靠在车上。

“你他妈给我进去!”我一把把妻子按进了车,她哭着趴在后座上。

“你还哭!你还有脸哭!”我狠狠地说

“离婚,我要离婚!”妻子支起身子大声说。

我一巴掌又把她扇倒在座椅上,“离婚!离婚让你去给他做狗?”

“我愿意!我愿意给他做狗!”妻子瞪着我。

“你做狗!做狗!我草你妈的,你做狗!”我气得把妻子的衣服全扒掉了。

妻子蜷着丝袜腿,抱着身体蹲坐在后座上抽泣,我狠狠的踹了车胎一脚,把车门狠狠地摔上。

“你他妈!你他妈到底喜欢他什么!”我发疯一样拍着方向盘大叫。

我无法理解妻子为什么堕落得如此之快。

就算第一次被强迫做爱,那麽之后的一次一次呢,为什么!

“我就是……我就是……我、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妻子搂着膝盖把脸埋进去哭着说。

我摔着手里能够到一切东西“就因为他鸡巴大吗?你他妈当着我的面给他舔鸡巴!让那麽多人肏你!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我肏!”

“不是!不是!不是!”妻子痛苦的摇着头。

我疯了似的开着车,闯了两个红灯。

“你要干嘛!你出事了,宝宝怎么办!”妻子被晃的坐不住大声的说。

“你他妈别提闺女!我想着你舔了那麽多鸡巴的嘴亲她,我就觉得恶心!”我一脚刹车踩在路口前。

只穿着内衣和丝袜正在无声痛哭的妻子突然拉开车门跑下车。一辆卡车从我的车旁边飞驰而过……

-----------------------

【本来我就是想写到这里结束的。】

-----------------------

“操你妈的找死啊!”疯狂甩了个弯的卡车司机从远处传来了骂声。

我一把拉回跳下车的妻子,使劲扇了她一个耳光,“你他妈真的疯了!”

一个穿着内衣的女人当街被人打耳光,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妻子被我绑着手和脚扔在后座上,免得她再做出跳车的傻事,我已经不把妻子当作一个正常人了,她已经变成了泽维尔的母狗,彻头彻尾的母狗。

我开车开到城郊一片新开发的小区,直接开到一套二层别墅前,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走过来。

“杨桑,这里已经完全收拾好了,你可以直接入住使用。”中年男子非常客气的对我说。

“大山桑,昨天的推介很成功吧。”我笑着和他握手。

“哈依!我们给李书记做的推介非常成功,这都是杨桑的照顾。”大山君又鞠个躬。

我看看四周,问大山说“那麽我问你的事情,有没有办法解决。”

“杨桑,那个瓶子里是德国产的一种男性用延时润滑剂,同时对女性有很好的提高感度的作用,我把产品介绍发到你邮箱。”大山认真的说。

“大山桑,你们日本对于女性的调教是很深的文化,你直接告诉我,她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我扶着大山的胳膊认真的说。

这时妻子的脚用力的踹车门,我一生气把她从车里拉出来,妻子的手脚被我绑着,一下跪倒在地上。大山连忙帮我一起把妻子抬进了别墅。

“这是哪里,你们要干什么!”

妻子大叫,大山赶忙打开一道侧门,和我一起把妻子抬到地下室。接着大山给妻子套上了一个赛口球,妻子才呜呜的不能再吵了。

“杨桑,这个地下室安了隔音设备,多大的声音都不用担心。”大山讨好的说。

“你快说,她还有可能吗。”我拉着大山回到一层,把妻子扔在地下室里。

“这其实是一个主和奴的关系,或者说你太太已经从一个女人变成被支配的奴,而依存于对控制她的人,或者……”大山还要接着说。

“行了,我需要的是办法。”我没兴趣了解字母圈。

“第一个是找一个更高明的调教师,请他出手,彻底的改变原来的依从关系。”大山看着我。

“就是把她变成另一个人的母狗,还有别的吗。”我摇摇头。

“第二个就是彻底摧毁她的认知,我们叫做精液母猪。”大山狠狠地说。

“精液母猪?”我一愣,跟着说。

“彻底摧毁她的认知,她的脑子里只有性交和精液,对于我们大和民族而言,所有被白皮猪控制的女人就只配做精液母猪!”大山认真的看着我说。

我转身坐到沙发上,那样的话,妻子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本文终】

最终还是留坑续篇……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0_09_30 5:32:16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