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关于Bad End线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 (7)

繁体

. book18.org

【约会大作战:关于Bad End线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 book18.org

作者:虚无圣母2021年/5/21发表于第一会所 book18.org

------------------------- book18.org

(07)在凛祢妈妈的侍奉下反省的孩子以及鸢一折纸的回合 book18.org

作为独孤星人,除非是有关放假的节日,要不然基本上所谓的节日都没有什么感觉,知道昨天是情人节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写什么东西了……只不过书友倒是众筹了一个‘永无止境的情人节’的点子给我,看什么时间可以写出来吧!(画饼) book18.org

琴里的篇幅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主十香姐妹~附带折纸千鹤千夏的回合咯~敬请期待。 book18.org

第007章 在凛祢妈妈的侍奉下反省的孩子以及鸢一折纸的回合 book18.org

“坏❤坏掉了❤❤❤呜…士…士道!放……放过琴里吧❤❤❤” book18.org

“不会的,不会的!我知道的哟~琴里可是精灵,才不会坏掉的!哥哥又要射在琴里的身体里面了哟~琴里一定要给哥哥生下可爱的女儿!” book18.org

“嘤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book18.org

在被蜜液和精液弄的湿漉漉的床榻上,听着稚嫩娇小的萝莉妹妹那依旧活力十足的浪荡呻吟,感慨着精灵那强大体质的士道,就挺动着腰跨撞击到了妹妹丰满雪腻的翘臀之下,整根没入阴道的粗长肉棒就再次将腥浓粘稠的精种完全灌溉到了早就已经被填满的子宫当中。 book18.org

士道就能够感觉到,被射的空空荡荡的睾丸只在刹那就再次被体内涌动的力量填满。 book18.org

无限的体能,无限的精力,无限的……生命力。 book18.org

琴里在被他中出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后,哪怕那转化成为非人的精灵之躯依旧活力十足,但是妹妹的精神却已经在无止境的高潮冲击下化作空白。 book18.org

将被琴里使唤多年积蓄的不满同那些腥浓粘稠的精种一同播撒在圣洁无暇的萝莉子宫以后,他就终于不打算再继续折腾妹妹了。 book18.org

将被他压在身下的琴里搂入怀中以后,亲吻着琴里娇嫩的樱唇,感受着插入子宫的肉棒所感受到的挤压吸吮……他和琴里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book18.org

在士道的意识沉寂之后,深埋于灵性深处的印记散发出炙热的光辉。 book18.org

严厉和残酷的神性伟力在印记的支配下,开始熔铸肉体以及精神的边界。 book18.org

同时更让他的灵魂脱离了物质的界限,前往了深埋于物质边界下的虚无。 book18.org

无声音,无光线,无气息,无感觉……一切都没有。 book18.org

就仿佛是落入了无光的深海一般,他向着没有底线的下方坠落。 book18.org

直至落入了位居虚无的乐园。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不要!!!” book18.org

从混沌醒转而来的士道下意识搂抱住了怀中,无助且绝望的咆哮从他的口中传出,直至发现他的怀中任何东西,而他的手中也没有黑白相间的发带。 book18.org

——是梦吗? book18.org

发现了这一点的他,脑中下意识的浮现出了这个念头。 book18.org

但是那真的是梦境吗?回忆着思绪之中琴里的一瞥一笑,娇蛮柔情……那朝夕相处的细枝末节又真的是自己能够想象出来的吗? book18.org

“不是梦哟~士道!” book18.org

就在士道正在思考着记忆之中那历历在目的温馨记忆之时,一个温柔甜蜜的柔美声音回响在了他的耳边。 book18.org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此刻并没有处于五河家中,应该被自己抱在怀中的琴里也不见了踪影。 book18.org

此刻,他身处于一处……教堂。 book18.org

黑曜石的地板同洁白的墙壁形成鲜明的对比,昏黄柔和的灯光在磨光玻璃罩下显得无比柔和,就仿佛是古老先民为了供奉神圣而点燃的篝火一般。 book18.org

如同转盘一般的吊灯之上,数以千计的蜡烛在穹顶燃烧,恍若星辰。 book18.org

出声的女人站立在星辰的烛火之下,如同神的侧影。 book18.org

此刻,头戴荣光铸就的冠冕,身披流光织就的长袍,粉发樱瞳的女子就饱含柔情的注视着士道。 book18.org

任何被她注视的人,都会感到从心中油然而生的温暖;而看到的她的存在,就会从心中生出无比的安心。 book18.org

士道认识这个女人! book18.org

她叫凛祢,园神……凛祢。 book18.org

作为虚无天母倒影的她,就是代表着尘世万象的女神。 book18.org

更是……天国的主宰! book18.org

在知晓了面前女子的身份之后,士道就已然清楚了他此刻身处何方。 book18.org

同时诸神的印记之中更是流出能够解答他心中疑惑的信息。 book18.org

——士道,当你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说明你已经成功到达了轮回乐园。 book18.org

在诸多的精灵之中,如果真的要寻找到能够同澪抗衡的精灵,那或许就只有代表‘万有’这一概念的凛祢了吧! book18.org

只可惜,存在的终将消亡。 book18.org

尘世的万象最终也将归于虚无。 book18.org

所以无法帮助我们战胜澪的凛祢,就将万有的天界供我们解析。 book18.org

最终,诞生出了给你反思以及能够屏蔽澪的感应的天国乐园。 book18.org

每当你成功融合一位精灵的力量,你就会被动的前往这里…… book18.org

当然,平日里你也可以主动召唤。 book18.org

但是凛祢……只能说懂的都懂,你自己也要知道分寸。 book18.org

好了,就是这样~我们下次再见。 book18.org

听着总设计师留在诸神印记之中的留言,士道也愈发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book18.org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凛祢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精灵。 book18.org

不同于寻常的精灵,凛祢就和令音相差无几……而差别可能就在于,凛祢并不像是令音那样受澪的支配。 book18.org

这既是好处,也是坏处。 book18.org

好处在于凛祢对自己没有任何不好的心思,坏处在于她的爱……或者说占有欲过于强烈。 book18.org

在最终计划没有完成之前,令音不但不会伤害自己,她还会保护自己……但是凛祢可就不一样了,一旦自己违逆了她的心意,那么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虽然,那也不能算是死了就是! book18.org

因为在代表‘万有’的轮回乐园之中,凛祢就是无可争议的神明,比起死亡,那更像是直接逆转时间,删除了她不想要的未来。 book18.org

要知道她可是在出现之后,就直接修改了历史事项,化身从小到大陪伴自己一起成长的青梅竹马。 book18.org

士道愿将其称之为超高校级的天降青梅! book18.org

以至于诸神印记之中,都没有她的攻略指南,沦为和妹妹酱一个档次的白给型精灵。 book18.org

比起将她攻略……士道更应该在意的就是把持好和她的关系,不能太过于亲密才是。 book18.org

想清楚应对凛祢的方法以后,士道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茫然和迷惑,看着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的凛祢,他说:“这……这是什么地方?你…你是谁?” book18.org

听着士道问出的问题,凛祢微微一笑:“这里……算是士道你的梦吧!我的话……是妈妈哟~” book18.org

听着凛祢的回答,士道就差点一口喷出来……上一次她直接成为自己的青梅竹马,这一次连青梅竹马都不打算当了,打算当自己的妈妈了吗? book18.org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凛祢不说还好,她一说起来的话,士道想到她和澪的关系以后……说不定,她也真的可以算得上自己的妈妈吧! book18.org

“开玩笑的啦~”看着士道脸上出现的震惊,凛祢笑眯眯的说到,“我是精灵哟~士道,是需要你帮助的精灵呢~” book18.org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凛祢哟~园神凛祢,士道叫我凛祢就好了!” book18.org

听着凛祢不同于往日的温柔恬静,多出几分俏皮的她就真的让五河士道无法抗拒。 book18.org

“妈…凛…凛祢……我,我是士道,五河士道!” book18.org

凛祢听着似乎想要喊出自己妈妈,却又并没有喊出的士道,也是微微皱起了她秀美的柳眉,随后又舒展开来。 book18.org

“请…请问,凛祢,你是精灵的话……有什么我可以帮助到你的吗?” book18.org

看着似乎因为自己的容貌而有些吞吞吐吐的士道,凛祢心中就涌现出了甜蜜的感觉。 book18.org

女为悦己者容,更别提因为士道而被诸神印记提前催生出的她了。 book18.org

她对于士道的爱意就绝不下于澪对于真士的爱意。 book18.org

“凛祢现在~没什么需要帮助的呢~反倒是士道,有很多需要反省的呢!就让凛祢来帮帮你吧!” book18.org

说着,走到了躺在教堂内的长椅上的士道面前,凛祢伸出了她凝脂一般的柔夷,拉起了士道。 book18.org

感觉到士道心中的荡漾的凛祢轻笑了一声后,就像是大姐姐带着小朋友一样带他前往了靠近布道台前的长椅处。 book18.org

坐在了长椅上的士道就好奇接下来凛祢会做什么,只见凛祢轻轻地拍了拍玉手,布道台上就落下了纯白的幕布。 book18.org

随后,上面就开始浮现出了士道刚才看到的东西。 book18.org

“士道,这可不是梦哟~这是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以后,被剪定的异闻带。” book18.org

凛祢凝视着幕布之上,那个比起守护其他人,更想守护妹妹的蓝发少年,缓缓说到。 book18.org

“在这里我之所以说‘错误’,并不代表我认为士道你做出的决定是不对的,不好的……仅仅是因为它没有存留下来罢了!” book18.org

“无论士道是要选择世界,还是选择琴里……凛祢都会支持士道的哟!” book18.org

要是常人听到凛祢这般大度无私的言语,定然会认为她就是一位为了爱人能够无怨无悔接受任何事情的慈爱女神。 book18.org

但是士道听到这话却是直接打了一个哆嗦。 book18.org

正如知名人母殷素素女士说的那样: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book18.org

作为这个世界第二美的万有女神,凛祢小姐似乎也并没有逃脱这个定律。 book18.org

士道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凛祢曾经也在凶祸乐园之中,说着‘士道无论选择谁都可以’,但是他无论选择什么精灵,最终都会重新来过。 book18.org

所以凛祢看起来给的是有很多选择的多选题,实际上却是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单选题啊! book18.org

如今听到凛祢说出相差无几的话,嗅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凛祢所散发出的诱人芳香,听着她吐露出了清脆低语,士道轻声问道: book18.org

“琴里喜欢我……是因为她是我的妹妹!凛祢为什么喜欢我呢?” book18.org

“有的喜欢是有理由的,有的喜欢是没有理由的……我喜欢士道就没有任何理由!” book18.org

“凛祢爱你哟❤~士道!” book18.org

听着士道问出的问题,凛祢这样回答到他。 book18.org

看着不再看着幕布,转头看向自己的士道,轻柔的将自己甜蜜的香唇贴上士道嘴唇的凛祢,就让他再次面红耳赤的看向了幕布。 book18.org

“士道,不要东张西望,要好好看哟~” book18.org

看似从容不迫的凛祢,实则却也是感觉到了加速的心跳,故作从容的她就轻声的呵斥着士道。 book18.org

此刻,坐在教堂长椅上的两人之间,就多出了一股暧昧的氛围。 book18.org

他们就继续看着幕布上上演的另外一个时空的事项。 book18.org

对于士道来说,幕布上浮现的画面就并非虚妄的幻想,他就感同身受的融入到了画面之中。 book18.org

以至于当他看到琴里第一次让自己吃下安眠后,赤裸着身体进入自己的房间,用69的姿势舔舐吮吸着自己的肉棒……感觉着下体传来的小嘴的温暖以及香舌的滑腻,以及坐在自己脸上的蜜贝流出的潺潺蜜液……他的小伙伴也不得不彰显起了自己的存在感。 book18.org

感觉到士道微微调整着坐姿的凛祢就笑了起来,作为轮回乐园的支配者,在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无法逃过她的眼睛,对于士道调整坐姿的原因,她更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book18.org

看着幕布上被琴里侵犯的士道,凛祢那双神采飞扬的眸子染上了幽邃的色泽。 book18.org

“呐~士道~连被妹妹侵犯了肉棒都不知道的笨蛋,就太过于笨拙了……你说是吗?”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用甜蜜柔情的低语询问到士道的凛祢,她那双毫无瑕疵的玉手就抚上了士道的大腿,在她那双柔夷所经之处,纤维和布料构成的裤子就自然消解,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book18.org

自然的划到双腿之间的柔夷,就解放出了那根被束缚在裤子之中的阳具。 book18.org

听着凛祢询问到自己的时候,本就对于被琴里迷晕之后侵犯的事情感觉到羞耻的士道,就震惊的发现凛祢的小手摸上了他的大腿,还未等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小士道就已经被凛祢妈妈的玉手给握住了。 book18.org

“在妹妹的小嘴里面硬起来的士道,可真的是一个坏孩子呢!” book18.org

“只不过,琴里才是最坏的那一个就是了!” book18.org

凛祢注视着幕布上的琴里用小嘴侍奉着士道,听着那琴里小嘴吐露的淫糜水声,眼神愈发幽邃的她就用温暖滑腻的柔夷套弄着士道肉棒,最后缓缓说到。 book18.org

对于凛祢说出的东西也是很难反驳的士道,就只能装作鸵鸟的看着幕布上浮现的画面,一边享受着妹妹的香甜口舌,一边享受着凛祢的温暖柔夷。 book18.org

所谓的底线,就是一次都不能做的东西! book18.org

自从琴里真的侵犯了一下士道以后,她就真的开始肆无忌惮的夜袭了起来。 book18.org

“士道~为什么被琴里踩着也能硬起来呢?” book18.org

“噫~大腿原来还可以这样使用吗?” book18.org

“哦~原来欧派还能这样使用的吗?” book18.org

一直微笑着的凛祢就看着自己最喜欢的人被琴里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取悦,虽然笑容不变,但是眸中的光泽愈发黯淡的她,也学到了不少能够取悦士道的方法。 book18.org

“凛…凛祢!不…不要!!!” book18.org

听着士道抗拒的声音,已经没有坐在他身边,而是趴伏在了他大腿前方的凛祢就一手掀开了胸前白色的蕾丝纱衣,粉润柔软的白皙乳肉骤然蹦跳而出,将自己的乳肉轻柔的揉捏成为各种形状的凛祢最后在放手之后,那雪腻软绵的乳肉又回归了滚圆的柔软。 book18.org

“士❤道❤~真的~不❤要❤吗❤?” book18.org

仰起圣洁完美的蠄首看向面色赤红的士道的凛祢柔声说到,而她另外一只手的柔滑掌肉还摩挲着已经湿漉漉的紫红龟头。 book18.org

“士道看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呢~” book18.org

“还是说琴里可以❤~我就不可以呢❤~” book18.org

居高临下看着正在撸动自己肉棒的凛祢,士道自然就生出了一种愉悦的感觉,但是看着凛祢眸子上的不详光泽愈发的浓厚,已经经历过很多次的士道当然很清楚这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想到刚才思考到的东西,抚摸着凛祢柔滑娇靥的士道轻声说到: book18.org

“凛祢…凛祢妈妈!妈妈的话……是,是不可以做这样的事情的哟!” book18.org

听到士道说出的话后,凛祢眸中的幽邃被一扫而空,她自称为士道的妈妈就绝非虚言。 book18.org

从‘虚无’诞生出的天母,就孕育着‘万有’的天国,以及‘审判’的圣堂。 book18.org

在崇宫澪未曾将村雨令音分割出的时光里,士道就孕育在万有的天国之中。 book18.org

而主宰天国的……自然就是作为虚无天母倒影的万有之神·园神凛祢。 book18.org

孕育士道的是园神凛祢,诞下士道的是村雨令音。 book18.org

她们都能算是士道的母亲。 book18.org

只不过当时她更多是作为万有天国的灵性,直至化作人形才知晓了村雨令音抛弃士道的所作所为,那真的是让她怒火中烧。 book18.org

只不过在士道面前,她未曾表现出来罢了……在听到了士道不知为何愿意称呼自己妈妈以后,她眼中的幽邃以及心中的怒火悄然消失,她也没什么兴趣去追究士道为什么愿意称呼自己为妈妈,她只知道士道已经喊了出来。 book18.org

‘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凛祢妈妈……’ book18.org

士道的声音就在她的脑中回荡,让她无比的欢欣愉悦,于是她挺起胸前那对凝脂雪乳,引导着士道那根粗硕的阳具自下而上的滑入她丰满深邃的乳沟之中。 book18.org

“士❤道❤~长❤大❤了❤!所以是可以的哟❤~毕竟士道那么难受~凛❤祢❤妈❤妈❤会让士道舒❤服❤起来的❤❤❤!” book18.org

感觉到炙热滑腻的阳具挺入紧窄的乳沟,被肉棒摩擦到的雪腻乳肉不免生出酥麻的感觉,初次体验到这般感觉的凛祢却是温柔的笑到,然后将士道的肉棒全部插入乳沟以后,再用白皙的柔夷握住雪腻的乳肉,用她那对圣洁的乳肉撸动起来士道粗硕的肉棒。 book18.org

听着凛祢说出的色气满满的话,已经不是处男的士道就根本把持不住……但是他也是莫名其妙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book18.org

为什么‘孩子长大了’这样评价,被遥子阿姨说出来就显得母性满满,而被凛祢说出来就充满了饥渴贪婪,痴缠丰腴的……兽性! book18.org

只能说母亲和母亲不能一概而论吧! book18.org

感觉到一直被凛祢的柔夷撸动的肉棒就挺入了两块丰腴软绵又弹性十足的雪脂美肉之中,他就感觉到了层层叠叠雪乳美肉的挤压包裹。 book18.org

而此时此刻,幕布之上也放映到了琴里用她那对丰腴的乳球侍奉哥哥的片段! book18.org

精神上被妹妹的丰硕乳球蹂躏的士道,现实之中又被凛祢妈妈那对雪脂美乳包裹,时而看向幕布之上妹妹的凹陷巨乳,又时不时看向身下的凛祢妈妈的那对弹性十足的奶脂肉球。 book18.org

被前列腺液以及精液浸湿的的奶球,就分泌出了属于妈妈的恩赐,清冷的乳汁从乳球之上的雪珠涌现而出,喷射在了士道双腿之间,其中一部分更是流入了乳球之间的缝隙,钻入了开阖的马眼之中。 book18.org

看着喷射而出的乳汁,未曾让士道喝到自己初乳的凛祢也是有些叹息,但是想到被士道的肉棒喝下也不错的凛祢又开心了起来。 book18.org

感觉着凛祢妈妈一边喷出清冷的乳汁,一边用被乳汁润滑以后散发着清香的雪乳撸动肉棒的士道,就终于感觉到他已经快要无法忍耐。 book18.org

不再看凛祢妈妈那温柔又淫糜的乳交侍奉的士道,抬头看向了布道台前的幕布,入目所及的就是发现乳交已经不能榨出哥哥的精液的琴里,张开了她的小嘴将哥哥的肉棒吞入其中的画面。 book18.org

纤细稚嫩的香舌挑逗敏感龟头的感觉直接轰入了他的精神,让他再也无法控制。 book18.org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被雪乳包裹的肉棒之上青筋的涌动,知道士道总算是要射出来的凛祢就用力的将美乳合拢,然后向下撸动。 book18.org

好不容易从凝固的雪脂乳球中挣扎出的肉棒,就直接被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凛祢吃入小嘴。 book18.org

凛祢妈妈灵活柔滑的香舌就轻巧的舔舐着孩子敏感到不行的龟头,时不时还刮蹭着冠状肉茎下的死角,尝试着用粉腻的舌尖舔舐着马眼的凛祢,就终于迎来了孩子的射精。 book18.org

“妈…妈妈!要…要射了!!!” book18.org

被妹妹以及妈妈双重口交的士道,那就真的是爽的指甲都刺进了血肉里,即将射精的刹那,他直接按住了趴在自己身前的凛祢妈妈的后脑勺,对于孩子的行为未曾有些许抵抗的凛祢妈妈也颇为顺从的接受了! book18.org

“噗哧❤……噗哧❤……噗哧❤……” book18.org

抽插着凛祢妈妈小嘴的肉棒,就源源不断传来精液发射的淫糜声响。 book18.org

用自己的奶子一边喷奶一边撸动孩子的肉棒以后,再吃下将要射精的肉棒的凛祢妈妈就感觉到了一波又一波的炙热精液涌现在了她的小嘴之中,一边蠕动着喉头吞咽着孩子射出的精液的她,还有闲情逸致继续用乳球撸动孩子的肉棒。 book18.org

实在是无法咽下的白浊浓精从嘴角溢出以后,滴落到了正在喷射清冷香甜的乳汁的雪乳之上,在凛祢妈妈的揉动之下,白浊的腥浓精液和香甜的清冷乳汁就完美的混合在了一起,为她丰腴的乳肉增添上了一层淫糜的晶莹薄膜。 book18.org

“对…对不起!凛祢……妈妈!” book18.org

孩子那根在妈妈的小嘴中射出精液的肉棒在无情又凶猛的发射之后,终于停歇了下来。 book18.org

听着士道那饱含不安的道歉,缓缓吐出嘴中肉棒的凛祢妈妈就发出了“啵❤”的一声,随后白浊的精丝从马眼之处同凛祢妈妈的粉舌相连,伴随距离的拉伸,直至断裂滴落在了她的丰腴的胸前。 book18.org

抬起精致完美的蠄首,看着似乎对于在自己口中射精而感觉愧疚的士道,微笑的凛祢妈妈张开了檀口,里面满是有如果冻一般粘稠腥浓的精液,粉嫩的香舌有如白浊精海之中的小蛇一般肆意游荡搅拌,然后才缓缓闭上小嘴,仰起有如天鹅一般白皙的玉颈,喉头吞吐之间,她就已经将孩子所射出的活力十足的精种吞入了体内。 book18.org

再次张开樱唇的凛祢妈妈,就用那双樱色的眸子凝视着士道,然后用细腻的粉舌舔舐着唇齿之上残余的精种,露出如同母亲一般满含温馨的微笑。 book18.org

“士道乖哟~你什么错误都没有呢❤~妈妈最喜欢士道了❤❤❤~” book18.org

听着凛祢那满是慈爱柔美的安慰,发现她眼中的不详光泽已经一扫而空以后的士道,这才放心下来。 book18.org

喝下了孩子精液的凛祢妈妈,情绪也不再波动,温柔的清理了士道腿间的痕迹之后,她才再次坐到了士道的身边,和他继续看了起来。 book18.org

看到结尾之时,那尘世万象尽归虚无的恐怖画面,感觉到了士道的手掌冰冷的凛祢,就温柔的握住了孩子的手掌。 book18.org

“为…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会毁灭呢?” book18.org

凛祢也未曾放出虚无的女神降临空虚混沌的画面,听着士道那饱含着恐惧以及不解的低沉声音,她柔声的说到: book18.org

“发自内心的纯粹善意,有时也会招来不幸的灾厄!” book18.org

“士道,你就不同于尘世之中的芸芸众生,身具着上天赋予的使命的你,就背负着让尘世万象得以存续的天命。” book18.org

“所以,你不能将爱只给予给一个人!” book18.org

“凛祢妈妈知道士道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喜欢了一个女孩子,就只会喜欢她的好孩子!但是……为了众生的存续,士道你就需要去帮助一位又一位的精灵,而她们也会因为士道你的付出而喜欢上勇敢的士道!” book18.org

“而妈妈会一直在这里守护着士道哟! book18.org

“只要士道你能够幸福……那么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将它完成。” book18.org

“只要是士道你所期盼的……什么愿望我都会去实现它的哟!” book18.org

…… book18.org

四月十日。 book18.org

天宫市。 book18.org

凌晨六点时分。 book18.org

鸢一折纸的生物钟准时唤醒了处于深度睡眠状态的她。 book18.org

毫不留恋离开温暖被窝,穿上宽松便利的衣物后,她开始了日常的晨跑。 book18.org

一边轻松自然晨跑着的鸢一折纸,还一边仔细聆听着内嵌式耳机中俄国对精灵官方组织就近期完成的几次对于精灵的讨伐报告……作为AST内的精锐尖兵,她的权限自然也能让她获得诸多常人无法获得的资讯。 book18.org

越是聆听眼神就愈发幽邃的鸢一折纸,她的步伐却并未有任何的紊乱,直至跑到了一处一户建的日式宅院之时才稍微生出些许的神采。 book18.org

看着门牌上标注的‘五河’二字,鸢一折纸未曾有任何异样的反应,她就仿佛一个普普通通的晨起健身者一样,直接路过了五河家。 book18.org

早上七点时分。 book18.org

准时回到家中的鸢一折纸开始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早餐放入微波炉中,定好时间以后的她就走入了浴室之中。 book18.org

赤裸着雪白娇躯的鸢一折纸站在了喷洒之下,不像是同龄的少女那般或多或少会有些许多余赘肉的身材,一日三餐无论胃口如何都从未挑食的她,就在年复一年对身体的锻炼之中,锻造出了一副足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羡慕的绝好身材。 book18.org

闭上眼睛的鸢一折纸就感觉到了温暖的流水从天而降,流过了她挺拔坚实的雪峰美乳以及那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则瘦的匀称娇躯,还有那充满了肉感的修长美腿。 book18.org

被流水冲刷的鸢一折纸就不自觉的舒展着柔美的玉臂抱住了胸口,未曾睁开眼睛的她就喃喃自语到:“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士道……” book18.org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个在她知道以后,就已经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的名字的鸢一折纸,那张自醒来以后就未曾有些许变化,有如万载不变的坚冰一般的冷艳面容在流水的冲刷之中,终于浮现出了些许饱含温暖和柔情的笑意。 book18.org

未曾像是同龄的女孩那般麻烦,简单的用沐浴露洗涤了一下全身之后,她就走出了浴室。 book18.org

坐在除了她之外再无他人的餐桌前,将准备好的早餐全部吃下以后,看着钟表所显示的距离上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她直接走入了卧室之中。 book18.org

按下位于书桌之内的一处暗格以后,宽大的衣橱自然的浮现出了一扇门户。 book18.org

走入其中的鸢一折纸未曾注意放置于桌面上的各种电子原件,她只呆呆的凝视着墙面。 book18.org

在冰冷的墙壁之上,除了一张被稚嫩的笔触绘出的画卷之外,就全是记载着一位蓝发少年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照片了。 book18.org

鸢一折纸的美眸随意扫过那张,有两个朦胧人形牵着一个小小身影的绘卷之时,她白皙柔韧的玉指自然的弯曲化作拳状,直至看到那个蓝发少年的照片才逐渐松开紧握的粉拳。 book18.org

看的入神的鸢一折纸在她预先设定好的钟表的提醒下,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上学的时间了。 book18.org

退出密室的她取走了由她亲自组装之后放置于桌面上的高清针孔摄像器以及其余的电子设备,将高清针孔摄像器安装在自己校服的胸前以后,她才离开了家中。 book18.org

‘虽然用设备入侵了来禅的分班系统,以此来确保士道和我在一个班级。’ book18.org

‘但是如果系统出现故障,或者设备出现误差又应该怎么办呢?’ book18.org

‘嗯,还是调查一下来禅负责这块的校务人员有什么把柄好了。’ book18.org

对走在上学路上的鸢一折纸行于注目礼的行人们,估计谁也猜测不到,这位散发着冰冷气场的三无白发美人此刻正思考着侵犯他人隐私、修改系统数据、威胁逼迫他人……这些违法乱纪,完全不符合她个人气质的行为。 book18.org

只不过就算是知道也无所谓,鸢一折纸从不在意除了士道之外的人的想法或者意见。 book18.org

走入来禅以后的她,在前往她这一学期所要就读的班级的时候,哪怕以她的心性也不免生出些许忐忑。 book18.org

虽然是她亲自入侵来禅校务系统,将士道和自己分配在一个班级,已经堪称万无一失才对! book18.org

但是作为悲观主义者的鸢一折纸而言,哪怕万无一失也并不能代表什么……因为有一种东西就叫做‘意外’。 book18.org

只不过,那种东西一般不会降临在勤奋努力的孩子身上,走到所在班级门前的鸢一折纸,就看到了那个让她心神动荡的蓝发少年。 book18.org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鸢一折纸忑忐不安的心才得以平静下来。 book18.org

没有看到他时,鸢一折纸有数不清的话想要倾诉而出,但是在看到的那一刻,她却发现又说不出什么了。 book18.org

安静的走到自己的座位,正襟危坐的鸢一折纸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五河士道。 book18.org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今天的士道就和往日的士道有说不出的差异。 book18.org

但是哪怕可以自豪的说出比士道的妹妹更懂士道的鸢一折纸,也无法总结出到底那股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book18.org

如果非要让鸢一折纸形容的话,那大概就只有……从容了。 book18.org

今天的士道就真的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稳风度,就一点也不像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 book18.org

只不过,想到这里的鸢一折纸突然想起了自己。 book18.org

——难道她就像是同龄的女孩子了吗? book18.org

这个问题浮现在内心之后,让她不免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 book18.org

自嘲完毕的她就站了起来,周围的同学在她站起来后都不免沉静了下来,对她投以了瞩目的眼神。 book18.org

未曾理会同学目光的鸢一折纸,就走向了坐在靠窗的座位发呆的士道。 book18.org

为了以后能够融入士道的生活,她就需要趁刚刚开学的现在给士道留下一个印象。 book18.org

走到士道面前的鸢一折纸就念出了士道的名字,在她的预料之中,士道应该对于陌生的女孩会持有一种陌生乃至于惊讶的态度。 book18.org

但是接下来,士道没有惊奇,她反而惊讶了起来。 book18.org

现在应该不可能认识自己的士道,就熟络的念出了自己的名字,甚至还说出了“好久不见”这样的回应。 book18.org

‘难道……’ book18.org

对于士道让她感觉错愕惊奇的回应,面色总算是有微微动摇的折纸,就不免想到了什么。 book18.org

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折纸,就接到了士道交给她的东西。 book18.org

听着士道说有时间会来找自己的鸢一折纸,就更为惊讶了……而对于士道口中的‘可爱的小东西’以及‘调教’的字眼,就让她无比的在意。 book18.org

因为太多的惊喜以至于说不出话的折纸就只能点头回应士道,捏着士道交给自己的东西,走回自己座位的折纸就开始从头到尾重新思考起来她和士道的交流。 book18.org

以至于折纸连士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都没有头绪。 book18.org

——上厕所去了吗? book18.org

猜测着士道去向的折纸突然感觉到了门外有人注视自己,循着感应看去,一位身穿着来禅制服的陌生白长直女孩正用一种探究性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book18.org

分明是陌生的未知女孩,但是她的眼神却流露着一种莫名自我的热切,就仿佛是在窥伺她内心深藏的私密一般……这样让她感觉到不快的眼神就让折纸的秀眉一挑。 book18.org

似乎发现了自己的眼神被当事人察觉以后,这个陌生的女孩就错开了和她的对视,转而看向了……士道的座位。 book18.org

清楚整个教室布局的折纸就轻易分辨出了这个陌生的白发女孩那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注视。 book18.org

如果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或者感觉的话,折纸那还可以当做无所谓,但是对于士道有想法或者意见的话……那她可就有兴趣来追根究底了。 book18.org

‘教务系统中来禅师生的名册记录没有她。’ book18.org

‘是转学生还是交换生?’ book18.org

‘她看起来似乎对我有了解,难道是……那边的人吗?’ book18.org

看着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白长直少女,折纸的心中慢条斯理的浮现出诸多的猜测。 book18.org

不多时,上课的铃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book18.org

发现士道还没有回来的折纸才感觉到些许的微妙。 book18.org

怎么说呢,士道就是一个品性良好,成绩优异的好孩子,基本上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的代表了。 book18.org

所以他除非是因为不可抗力的情况,否则他不会做出旷课这样的事情。 book18.org

——是吃东西吃坏了肚子吗? book18.org

这样想到的折纸不免有些担心了起来,直至第一节课下课以后,士道都没有回来。 book18.org

拉肚子也不至于拉那么久,感觉士道出事情的折纸就立刻跑向了校务室,打算用校内广播寻找士道的她却听到了刺耳的警报声。 book18.org

听到熟悉的警报声的刹那,跑向校务室的折纸停下了脚步,看着窗外已经开始集结避难的人群,不由得咪起了眼睛。 book18.org

‘嘿~士道失踪了……这个空间震来的也真的是恰到好处。’ book18.org

‘是祂们吗?士道已经失踪了那么久,真的是因为祂们的话,没有武装的我也不可能救出士道。’ book18.org

念如电转,瞬间权衡利弊出结果的折纸就前往了她应该去的地方。 book18.org

【未完待续】book18.org

情色网站大全 - 好站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