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的妻子和郝叔——左京的無奈 (8) 作者:祈福

.

【我的妻子和郝叔——左京的無奈】

作者:祈福2021年/4月/2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八章 驚悉噩耗&白穎的抉擇

不記得哪位大神說過「普通人的正常性生活如果寫下來也可以是一部黃色小說。」

性生活本身沒什麼,說是兩人相愛的具體體現也好,說淫穢下流也好,其實本質都那麼回事。誰不是從性愛中來到這個世界的?難道描寫的具體一點,用詞粗俗一點,就罪惡了?

當然,有些不被大眾認可的性行為除外,例如:偷情、亂倫……

可存在,不就是合理嗎?中國雖然比較封建,可自古至今這種現象屢見不鮮;

歐美人則似乎歷來沒把偷情當成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

寫這個的本意是補充一下天堂大大的原著里隱去的那部分,適當寫一下原著里少有提到的白穎沉淪的部分,奈何構思和文筆都有相當大的欠缺。有時候想是一回事,寫出來又是一回事了,目前看來有點崩了,寫出來的只是一些露骨的床戲……

可能就這個水準了吧。

更新慢是覺得肉戲寫多了其實都差不多。前幾篇寫的已經很過分了。

儘量寫完吧。所以後面的,也可能更過分……

-----------------------------------------------------

白穎終於意識到,自打第一次在母親家裡被郝叔迷奸和強迫,嘗到了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所有的矜持所有的自制力在性慾面前都不堪一擊,只要郝叔在身邊,無論怎麼偽裝都沒有用,心中所想只剩下郝叔那條大根。

母親來我家下訂婚請帖那次,母親裝作漫不經心的一提起那事,白穎就坐立不安難以自持了,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半推半就的跟著母親去了郝叔房間,等母親離開剩下自己和郝叔兩人時,根本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任憑郝叔姦淫玩弄,後來幾天被郝叔按在我身邊狎玩不但沒有抗拒反而獲得了更強烈的刺激和快感。

反省了一段時間,到了母親結婚那會,雖然對郝叔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厭惡,雖然一個勁的說服自己要和我一起回北京,可當母親發出要她留下來的邀請時,她的身體就不受大腦控制了,嘴上說著要跟我走,實際身體卻一個勁的要求她「留下來,留下來。」拒絕的話軟弱無力,接下來幾乎順水推舟,到了晚上睡覺時房門都沒有去關,靜候老男人的臨幸。甚至後來越來越離譜越來越過火,放縱的淫肏了一個周后竟然恬不知恥的和郝叔到自己家在自己老公身邊淫肏. 是的,在郝叔身邊,身體迫切想要和老男人媾和的念頭遠遠大過那點微不足道的自矜。

而且,和郝叔做的次數越多,這種感覺就越強烈。

白穎覺得郝叔好像自己命中的惡魔,深怕這樣下去會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那一天。

要遠離這個惡魔,要讓自己注意力集中到別的事上。

重要的是,還要給我補償。

給我生養一個孩子,就成了白穎認為最有效的方式。

幾天後,白穎便向我表達了想要孩子的想法。恰好我也答應了母親,況且我們年齡也確實都不小了,事業也雙雙進入穩定期,要孩子的事自然也就提上了日程。

畢竟,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作為左家的獨苗,我也有義務去完成這個任務。

我們打定好了主意,白穎停藥三個月,這段時間我也摒棄菸酒、熬夜等不良習慣,我們兩個還調養進補了一番,開始了我們的育兒大業。

那段時間白穎對我愈發溫柔,做愛時也比以前主動了許多,一些原先不是很喜歡的體位也可以做了,一些從前不會說的情話也說了,還讓我買了一些情趣服飾用品,更添閨房之樂。

愛妻的胃口似乎變得有些大,幾乎天天都想要,而且一晚上一次根本不能滿足,就算兩次也有意猶未盡的感覺。雖然我平日裡一個星期來個一兩次,每次一兩回就有些力不從心,可我認為這是她開竅了,為此還欣喜不已,更加加強營養滋補身體堅持鍛鍊,儘自己最大努力去滿足愛妻。

我們想方設法調整了工作中出現的加班時間,儘可能多的爭取在一起的時間,繾綣纏綿,感情更深了。

為了能增加受孕的幾率早日抱上小寶寶,我們把做愛的時間儘量安排在白穎的危險期,一次都沒有落下。

偏偏天不從人願,儘管我們作足了的準備,每次白穎的排卵期也都沒有錯過,可忽忽四五個月過去,白穎肚皮一點都沒見反應。

白穎還怕是自己長期吃藥造成了不良後果,去婦產科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並沒發現什麼問題。於是納悶不已的白穎提議讓我也去做個全面檢查。

一開始,我是超級自負的,因為不論在身體素質還是在房事上我一直對自己都有點迷之自信。

白穎說這話的時候我正在家裡鍛鍊,聽到白穎的建議後,我一邊秀著胳膊上那不成形的肌肉一邊自信滿滿的對白穎說,「根本沒那個必要,不可能是我的原因,你看你老公這一米八二的大高個,還有這這體格,怎麼會有這方面的問題,我看你想多了吧?

再說,要孩子哪能保證一次兩次就中標的?老婆,你要相信你老公,只要我們繼續努力,相信很快就會有自己的孩子的。」

白穎見我這麼說,也就沒有再堅持。

不過隨後又過了幾個月,儘管我們依然調理得當勤耕不輟,可白穎肚子一直沒有什麼反應,讓我們倆都鬱悶不已。

這個過程中,母親足月產下了一個女嬰,取名郝萱。

這是母親嫁給郝叔生下的第一個孩子,從兩人結婚到孩子出生僅僅五六個月,當然惹得大家又是一場議論。

卻說母親這邊,自從她和郝叔帶著小天從我這裡返回郝家溝就不顧懷著身孕開始了她的「大業」。她先是毅然決然的離開了工作多年的教育崗位,在她婚後第二年6月註冊成立「湖南郝家山金茶油技術開發有限公司」。

她作為一個女人在四十四歲這個年齡捨棄事業編制,離開幾乎奉獻一生的教育崗位跑去開公司,讓人大跌眼鏡,然而,這並不是她的一時衝動。

首先,自從她和郝叔談戀愛起,身邊就一直有閒言碎語,兩人訂婚時雖然相對比較低調,但知道的人不在少數,知道消息的人特別是身邊的一些同事對母親這樣的高級知識分子找郝叔這樣的老農民嗤之以鼻,大多數人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等母親結婚的時候,地方上的電視台新聞媒體都轟動了,紛紛以奪人眼眶的標題刊登了這一新聞,母親在學校里走到哪裡都有人在指指點點,甚至自家的小區、路上都有人側目,背後議論,當然大家說的肯定都不是什麼好話,像母親這樣的美貌守寡在家的女人找了這樣的一個男人,話題性肯定少不了,說什麼的都有。

這些讓母親不勝其煩,結婚後索性連我們以前住的房子都賣掉了。

母親雖然大半輩子奉獻在教育崗位上,但並不是完全不懂生意經,對開公司經營管理公司其實也算不上是小白一個。

自從父親下海後,母親一直在背後支持和協助他。作為教師,母親個人可以支配的時間其實相對比較充裕,有周末的休息時間還有寒暑兩個假期,特別是我高考上大學後,母親不需要照顧我的日常生活,還經常陪著父親出席參加一些商業活動,冰雪聰明的母親閒暇時間還考取了會計師經濟師資格證書,逐漸接觸後還直接參與過公司運營。作為半個老闆娘對父親公司的運營銷售情況幾乎了如指掌。

為什麼說半個老闆娘呢?

父親下海前其實並沒有半點經商的經驗,短短几年能把公司搞的像模像樣也不是沒有人幫助,岑箐青阿姨的老公廖長青叔叔在裡面就起了關鍵的作用。

岑箐青和母親學生時就是同學兼閨蜜,結婚後兩家人一直都有往來。

廖叔叔這個人對岑箐青相當的寵愛,甚至於第一個孩子都隨了老婆家的姓,這其中當然也有是女兒的原因。可惜岑阿姨有了岑筱薇後好多年都一直沒生下二胎,又趕上國家政策,家裡就只有了岑筱薇一個獨苗。

廖叔叔聽說父親執意要下海經商後,為了幫助朋友,也為了藉助父親的能力和身處國企多年積攢的人脈,邀請父親入股自己的公司,直接給了父親40% 的股份,父親考慮再三後也不推辭,在兩人的努力下,公司業績蒸蒸日上,當年公司凈利潤就實現了翻番。

父親出事那天,廖叔叔也在飛機上……

不過岑箐青心氣比較大,比母親看的開,很快從悲痛中走出,有了新的感情。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郝叔攻略下母親後用強占有了岑箐青,而岑箐青竟然就此被郝叔大根征服,拋棄了之前的男友。母親的另一個閨蜜徐琳被下藥玩弄後也背叛了丈夫。

之前的公司沒有了負責人,其實也並沒有完全關門歇業,只是縮減了業務,由廖叔叔和父親那些老部下老員工在支撐著,母親和岑菁青也經常去公司打理一下。

現在母親開的這個這個所謂「湖南郝家山金茶油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實際上是父親公司的原班人馬,只不過為了獲取地方支持便於在當地獲取土地而改頭換面的產物。原本公司只做中下游業務的,這一次母親雄心勃勃,要拿地涉足上游產業,發展公司業務打造一個完整的全產業鏈。

當然這裡必須得到岑阿姨的許可。岑箐青已經被拿下,像母親一樣一顆心都放在里郝叔身上,當然不會有異議,兩個老闆意見一致自然就沒有了問題。

不過很多老員工們都不願意從繁華的都市跑到郝家溝這種窮山溝里,長沙的公司也需要維持運作,郝家溝這邊就迫切需要招募人手了。

郝氏家族的一些人就趁此機會在母親的默許下進入了公司。當然,公司運營不能只靠這些沒多少文化的郝家人來管理。母親隨後又招聘了一批新人。

這又是後話了。

卻說白穎和我去郝家溝看望了母親和孩子一下,當天就匆匆返回了北京。

這一下,看白穎羨慕不已。那是一個相當可愛的女孩子,粉妝玉琢像母親一樣美麗。白穎生孩子的想法更迫切了。

回來後,我們倆加緊了生育大業,可很快幾個月過去,依然不見任何動靜。

這時消息傳來,母親在郝家溝竟然又一次懷孕了,這樣看起來似乎是在郝萱的月子裡就懷上了。我惱怒郝叔對母親的不負責任,可母親似乎不以為杵,我再生氣也無濟於事。

此時,白穎的肚子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這下,白穎徹底忍不住了。

正好幾天後我可以有個假期。一放假,她不管我怎麼說硬要拉著我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我也有點心虛了,隨她一起去了醫院。

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到白穎她們醫院。

不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三甲醫院,裡面醫生病人人潮擁動,每個科室每個窗口都排起了長龍。白穎一襲白大褂走在我前面,從後面看起來身材婀娜,知性十足。一路上,不少相熟的醫生護士甚至病人和她打招呼,看得出她人緣不錯。有些年輕男大夫看白穎時眼神里明顯帶著愛慕,面對形形色色的人,白穎都微笑著回應,偶爾碰到相熟的也介紹一下我,舉手投足總是保持著一股溫柔典雅氣質。

我們來到男科診區,找到了白穎的好友何慧。她是這裡的主任醫師,年紀輕輕就坐上主任醫師的位置,還是很令人佩服的。白穎北大名校畢業,此時也還只是副主任醫師,不過在家的時候偶爾提起這件事,白穎好像稍微有點不屑,不過也沒多說過什麼。

何慧是那種嬌小型的女人,一看就頗有心計,顏值和白穎倒是不相上下。

雖說是上班時間大家都非常忙碌,可看我們到來何慧顯得十分熱情。

白穎講明來意又說了我們這些時間要孩子的情況後,何慧打趣的笑了起來,「穎穎啊,你老公玉樹臨風,一表人才,你看他面色紅潤氣血旺盛,一看就很健康,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我看你們啊,就是太心急了些吧?」

白穎嗔怪的輕輕打了何慧一下,說:「都這麼長時間了,還是查查放心。」

「我看你們是太忙了,恐怕焦慮造成的,這種事要平常心。」

說著,何慧還是給開了檢查單,讓我們先去做個檢查。

醫院有人就是好辦事,在全國排名也是前十在京城首屈一指的大醫院,全國各地的人都來求醫問藥,就算是節假日到處都擠滿了人,有白穎帶著我們直接進了檢驗科裡面。

不過,要檢查的項目真的讓我這個七尺男兒汗顏,好在白穎的那些個同事職業素養不一般,面不改色的遞給我需要用的器具,讓我到隔壁去取樣。

本來我平時幾分鐘就能出的,再慢十幾分鐘也差不多了。在那個環境下竟然半個小時都沒出來,無奈之下叫了白穎進去,白穎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小手抓著我的東西幫我輕輕套弄。在妻子的幫助下,沒五分鐘我就出來了,這才鬆了口氣。

從房間裡出來,在周圍護士異樣的眼光中,我沒好意思在檢驗科等著拿結果,找個藉口出去吸菸去了。

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做出的最壞的決定之一,據白穎向我坦白,我出去沒多久,檢查結果就出來了。

樣本里找不到精子,也就是說——「無精症」。

白穎頓時慌了,她沒敢通知我,先問了下何慧。

何慧勸她不要慌,說是再檢查一下再說,給開了B超峰幾個檢查項。

白穎把我叫進去,說是檢查一項不夠全面,又折騰了大半天才檢查完。

一檢查完采完樣,我就立刻又躲出去了。

這次結果出來,何慧無奈的告訴白穎不要抱什麼希望了。

白穎聽聞後如雷轟頂,差點哭出來,不知道如何面對,也不知道該怎麼告訴我這個噩耗。無計可施之下,只好通知了母親。

自從和郝叔有了那層關係,白穎不再像以前那樣經常和母親通話聊家常了,可這次的情況由不得她選擇。

「媽,我和左京在醫院檢查了……」白穎說著,呻吟有些哽咽。

母親感覺到不對,「結果怎麼樣?穎穎,你是不是在哭,快告訴媽,有什麼事媽幫你。」

「左京他,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怎麼回事,穎穎你先冷靜一下,別著急,慢慢說。」

「媽。今天我陪左京來我們醫院檢查身體,你知道我一直想要孩子的。我們找了這邊最好的大夫,也是我的好朋友何慧。檢查的結果,左京……他是無精症!

而且是真性無精症。這個病,他們都說是治不好的!媽,怎麼辦啊,我們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母親聽了也驚呆了,好久好久沒有說話,過了半響才用顫音說:「天哪…

…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現在醫學這麼發達……肯定會有辦法的吧。」

「媽,這是北京,我們醫院也是北京數一數二的醫院了,這裡都說沒辦法,就真沒辦法了,怎麼辦啊媽……」

「左京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嗎?」

「他現在還不知道呢。他出去抽菸一直還沒回來,還不知道這個結果,我也不敢告訴他,我真的很怕他知道了會承受不了的。」

「你先別急,我們一起想想辦法,肯定有辦法的。」

「我早就讓左京來檢查,可他總也不願意,老說自己不可能有問題。他總是那麼自負,認為自己完全不會有任何生理上的問題,他工作那麼幸苦,總覺得憑自己的能力可以實現一切願望。他是那麼自負的一個人,我真怕他知道這個事會……」

「京京的脾氣媽也知道,你看這樣,能不能先瞞住他,我們先想想看看有沒有辦法。」母親不知道怎麼安慰「媽,我的心好亂,你說吧,現在我已經沒又法子,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樣,你那個檢查的大夫和你關係怎麼樣?」

「是我的好朋友,可以算閨蜜吧。」

「能信得過嗎?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這……我們是好朋友,她老公我也認識,也是我們醫院的大夫。」說著,白穎走到無人的角落壓低聲音補充了一句,「有一次我無意中發現她和我們醫院的一個副院長在外面開房,當時她也看到我發現她了,不過我從沒對別人提起過。」

「好吧,那這樣,你拜託她想辦法幫忙拖延一下,給我們一點時間想想辦法。」

「我這就找她,媽你一定幫我想想辦法,這事絕對不能讓左京知道。」

「知道了,你先去吧。」

白穎馬上聯繫到了何慧,求她不要先告訴我這個結果,幫忙拖延一下。一點小忙,何慧自然沒有拒絕,也很知趣的沒有去問。

我在外面吸菸時接到電話,公司打算下一步開拓南非市場,通知我做一下准備,假期結束後過幾天去南非出差。正巧白穎這時找到我,我就把這事告訴了白穎。我感覺白穎面色有點難看,當時以為是聽說我又要出差生氣了,也沒敢多問。

我們去找何慧拿結果的時候,何慧笑著說「你們這麼心急啊,要孩子也不急於一時啊。這個結果要好幾天才能出來呢,先回去安心等著吧,一個星期以後再來吧。」

就這樣,原本一兩個小時就可以拿到檢查結果讓我等了一個星期。當然那時我對這個情況是一無所知的,因為何慧和白穎的關係,我很輕易的就相信了何慧的話。

回家後,白穎在我面前極力保持鎮靜,也是我心大,一點也沒覺察處顯出異樣。

等到第二天各自上班,白穎才迫不及待找了個無人的機會悄悄和母親商量對策。

按她倆商量的結果,首先,我沒有生育能力這個事已經是不得不面對的事實。

然後,按我的脾氣,可這是萬萬不能告訴我的。

接下來就是如何解決。

既然不能告訴我知道真實情況讓我以為自己一切正常,可按這個說法白穎還要能懷上孩子……

「難道去借種?」母親說這話的意思是通過醫院的精子庫來達到這個目的。

母親這個想法馬上被白穎否決,醫院的精子庫管理嚴格,一般非單身情況下需要夫妻雙方都同意才可以,而且還要做一系列的檢查簽署協議等等,很難瞞住別人。

那……

既然不能通過醫院精子庫授精,試管也就不用想了。思來想去,好像只有找人直接交合這一個途徑了。

找誰呢?

母親想了想,問:「穎穎,左家久京京這根獨苗是指望不上了。都這個時候了,你和媽說實話,除了京京你還有沒有其他要好的男人?實在不行……」

母親說完又急忙解釋。

「媽不是懷疑你,這個事不是你的問題,可這不是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了嘛。」

母親曾經惡意的猜想,既然我滿足不了白穎,白穎又這麼久沒和郝叔私通了,那麼就近找一個也是有可能的。

「媽……」白穎的聲音有些淒涼,「我對左京從沒變過心。而且你知道的,我已經對不起他一次了,不能再對不起他。」

「這可怎麼辦啊?」母親也急了,「你說這也不行,那也不合適,總不能讓老郝去幫京京下種吧?」

郝叔???

母親下意識的提到了郝叔,卻讓兩人不約而同的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雖然不說話,電話兩頭的兩個人卻都在考慮這個提議的可行性。

這一年,母親和白穎一個極力設法阻止郝叔覬覦白穎,一個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和郝叔扯上關係,即便是兩人聊天都會儘量避開郝叔的話題。

其實,母親還是蠻佩服白穎的。自己自從和郝叔有了那層關係後發現和前夫比起來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很快就淪陷了。自己的兩個閨蜜,一個有老公,一個有男朋友還是很有活力的小鮮肉,可自從在郝叔身上嘗到了那種感覺,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兩人時不時的大老遠的從長沙往郝家溝這個窮山僻壤跑,為了什麼還用說嗎?家裡僱傭的兩個年輕漂亮的小保姆,讓郝叔霍霍了也是毫無怨言,有時還往上貼。

這個兒媳婦雖然也……之前也做過過分的舉動,可從上次到現在快兩年了,居然忍下來了。

還是老天不公平,為什麼讓兒子有了這個難以啟齒的毛病,讓自己和兒媳婦又擔心又無奈。

也許,這就是天意吧?難道真要選老郝?

不過,是他的話,因為和白穎有過那種關係,想必不會有太大的心理阻力吧?

自己在身邊,也能管著他不亂說話。兩人離得這麼遠,平時幾乎見不到面,也不會有什麼事吧?

而且,這個老東西雖然年紀大了些,和自己結婚這兩年,幾乎一下一個準,都懷兩次了,生下來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完全沒有一點問題。

這致孕能力也太強悍了些,這命中率也太高了些。

還有一個方面母親沒有告訴白穎,自從母親聽白穎說我沒有生育能力時,先是為我傷感、為先夫為左家惋惜,接受事實後卻起了別樣的心思。母親結婚後先是孕育了郝萱這個女兒,忙於公司忙於照顧孩子,難免疏於郝叔的慾望,家裡招來的那些年輕漂亮女孩和郝叔有染也是母親默許的,畢竟連自己的親兒媳都能犧牲,區區外人何足掛齒。

不過這樣一來倒又出現了別的問題,女孩們嘗試過郝叔的性能力後有些竟然忘了主次尊卑,跟母親爭寵起來,而且年輕人容易湊在一起,倒有聯合和母親爭寵的意思了。母親迫切需要一個毫無保留和自己站在一邊的女人,這個女人還必須能吸引住郝叔,白穎這一求助,母親頓時有了想法。既然我不育這個事實改變不了,白穎還偏偏要瞞著我想辦法懷孕,那是不是可以……

白穎這邊,自從被郝叔搞上不知道被內射多少次了,不是因為一直用長效避孕藥,可能早就懷上了。

還有,這一年白穎一直拉著我要孩子,我們做愛的次數比以往幾年要多得多,按說白穎該滿意了。可事實恰恰相反,性愛次數雖然增多,得不到滿足的次數也隨之增多,白穎更煎熬了。

所以母親提出這個方案後,白穎雖然啜囁著不答話,可也不像之前那樣提反對意見,母親哪還不明白她的意思。

京京這個媳婦,真的想找自己家老郝借種了。可自己兒子有這種病,又能怪得了誰?

這麼一來,本來是無比荒唐的想法,在兩人商議後最後卻成了唯一可行的辦法。

兩個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竟然真的選擇了這個方案。

兩個女人固執的認為,只要一直瞞住我又能生出健康的寶寶就是最好的選擇。

完全沒考慮到白穎和郝萬一牽扯不清,萬一被我發現實情會是個什麼樣的局面。

後來白穎告訴我,雖然之前被郝叔玷污很痛恨他,可那幾次綿綿不絕的高潮卻是終身難忘。這兩年雖然我們做愛次數比以前多了,可我那幾下本事實在難以滿足她日益增長的慾望,正值青春方艾的少婦需求得不到滿足,不知多少次夢到當時郝叔大屌猛干自己騷逼的情景,郝叔粗大的雞巴還有令人慾仙欲死的抽插給自己帶來那欲仙欲死連續不斷的高潮,每次夢醒下身都是一片濕滑。這一年多來因為對我的愧疚一直不敢讓自己和郝叔有任何單獨交流,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身體的需要越來越讓她忍受不住,特別是每次滿懷希望的和我做愛企圖發泄情慾卻總不能得到滿足的時候,下身的瘙癢感更是特彆強烈,有時候憋的簡直要發瘋。

當母親冷不丁的忽然在這個時候提起郝叔,白穎的心一陣狂跳,嘴裡雖然推脫,其實下面早濕了。等到母親把找郝叔的理由一一列舉出來,白穎更加沒有話說,讓母親自然也就明白了她的心意。

當然她心裡也會泛起對我的愧疚,可想到郝叔那猥瑣的淫笑感受到身體的迫切,還有這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時,還是默然接受了。

就這樣,白穎和母親商量好了對策。此後,白穎請何慧吃了頓飯。

一周後,我獨自去醫院找何慧拿到了檢查結果。

當時何慧還笑著揶揄我,「你看看,一切正常。要我說啊你們就是太緊張了,要寶寶這個事啊,順其自然就好了。」

聽了何慧的話,我暗暗鬆了一口氣。

回家後我得意洋洋的對白穎說:「我早就說你老公不可能有問題,這下你該放心了吧?」這番話,惹來白穎一頓白眼。

白穎算了一下,兩天後就是危險期。按照公司給我的出差行程,我還可以在家待上六天,她讓我保持最好的狀態,這幾天一天都不能落下。

隨後的幾天裡,白穎每天都備好豐盛的飯菜,各種男用補藥統統備齊,一個勁的給我進補,然後晚上總是拉著我一個勁的要。

按白穎的說法,這是為了雙保險……

白穎內心裡,還是期望能有奇蹟出現,還是希望能和我孕育一個愛的結晶。

第六天,白穎還特地準備了燭光晚餐,我們享受完美食後直奔主題,這晚白穎表現的比以往更加投入,簡直像個索求無度的欲女。我對愛妻這種表現也是驚喜連連,奮力投入其中。這一晚,我破天荒的足足射了三次……

完事後白穎像往常一樣拿起枕頭墊在腰下,這是為了讓精液在裡面多存留一會兒,增加懷孕幾率。

我躺在白穎身邊,和白穎共一個枕頭,輕輕擁著她,和她囑咐起我明天離家出差後家裡日常的一些瑣事。

白穎自小生活在官宦之家,雖不說嬌生慣養,但自理能力還是相對較差的。

白天的時候我和往常出差前一樣給家裡買好了大約一個星期的食物菜蔬日常

用品,這樣我不在家這段時間白穎不至於手忙腳亂。

說著說著,白穎忽然摟著我,動情的說「老公,我好愛你。」

「穎穎,我也愛你。」

「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不分開,好嗎?」

「小傻瓜,老公怎麼捨得和你分開呢?」

我以為是明天我又要出國出差的事讓白穎傷感。

「老公就是出個差,很快就回來了。」我細聲安慰著。

「嗯,老公,我永遠愛你。」

「我也是。」

我們擁在一起,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刻。半響後,白穎忽然又說:「老公,我所做的任何事都是為了愛你,你明白嗎?」

「老公知道。快睡吧,老公很快就回來的。」不知道白穎為什麼這麼多感慨,我昏昏欲睡之下,敷衍起來。

「老公,如果我犯了錯,你會原諒我,還會愛我嗎?」那時候白穎似乎有些哀怨,絮叨起來沒完,可我以為是長時間沒能要上孩子的原因,並沒當回事。

在我心中,白穎這個大大咧咧的北京妞,性格那麼直爽,總是藏不住事,還能犯什麼錯?

我第二天就要出差,又和她親熱了許久,早已疲憊不堪,於是隨口說道:「好了好了,不管你犯了什麼錯,老公都會愛你的,快睡吧。」

白穎似乎高興了一點,沒再繼續說什麼。我翻了個身,很快沉沉睡去。

看我睡後,沒多久白穎悄悄的披衣下床,去了洗手間……

儘管我和她親熱時一直都很賣力,不過白穎卻總是難以滿足,這晚雖然勉強有點高潮,但白穎還是覺得缺了點什麼。

洗手間裡,白穎鎖上了門,坐在馬桶蓋上,撩起睡衣,小手伸進內褲,在嬌嫩的肉瓣上輕輕按揉著。不一會兒,脫去內褲,兩腿分的更大,按揉的頻率力度增加了不少,再過一會,一根纖細的手指插進了她嬌嫩的騷屄,摳弄著,抽插著,然後增加到兩根、三根……

沉睡中的我根本不知道洗手間裡發生的事。

在性愛上,因為從沒在白穎嘴裡聽到一星半點對我的不滿,我一直有種迷之自信,完全不知道自己其實根本滿足不了白穎對性高潮的強烈要求。

自從從郝叔那裡享受到了極致的性快感,好似嘗過了山珍海味,粗菜淡飯很難滿足了。

不過這種事,忍住了就是賢妻良母,忍不住就是蕩婦淫娃。

可惜白穎雖然努力忍耐,可惜天不從人願出了這麼一檔子事,而且還有母親這個「閨蜜」做推手。

……

實際上,白穎和母親商量對策那會就已經把我要出差的事告訴了母親。

母親接到消息立刻叫來郝江化商量,郝江化一聽有這種好事,肚子裡嘴巴都要笑歪了,心想「佛祖啊,你真是心痛我老郝,幫我老郝了卻這一段心愿;主任啊,這次可不是我老郝對不起你,是你們家不修德行斷子絕孫啊;左京啊,看你小子長得也人五人六的,誰知道竟是個天閹,沒辦法,這可是你媽和你老婆求著我老郝,讓我幫你給你老婆下種啊;穎穎啊,還是我們有緣啊,小騷貨這次不吃藥了吧,老老實實給我們老郝家生孩子吧。」

心裡雖然這麼想,可是在母親面前卻故意裝成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母親還不知道他的德行,怒斥他得了便宜還要賣乖。郝江化連忙扮出一副豬哥樣,直說自己不是,立刻表示聽母親的,母親怎麼安排怎麼做。

母親在我出差前一天就安排郝叔飛往北京,然後立刻通知了白穎。

「穎穎,人我可是讓他過去了,京京一走你就跟他聯繫。」

「媽,我們這樣做,真的對嗎?」

「都已經這樣了,我們不是都商量好了嗎?你的心情媽也理解,京京是媽的兒子,媽也不想這樣的,可是……怪只能怪天意了,為什麼讓我兒子攤上這個病呢。」

「穎穎,這個辦法也是我們商量了很久沒有辦法的辦法,不是京京攤上這個事,誰會這樣去做呢,媽也知道你和京京的感情……」

「既然決定了,也別去後悔了。」

「你郝叔心急,這會已經準備動身過去了。我提醒他了,到了以後先不要和你聯繫找個地方先住下,等京京上了飛機,你就快給他打電話,別讓他等太久了。」

「我們做女人的也不容易,媽是過來人知道這個感受。既然這事已經決定了,就別去瞻前顧後的了,聽說女人性高潮容易懷兒子,到時候你放開了和你郝叔好好弄弄,來年生個大胖小子……」

母親頓了頓,又神神秘秘的壓低聲音說:「你郝叔聽說要去北京幫你做這個事啊,這老東西都快半個月沒和媽同房了,這兩天白天的時候大雞巴都老翹著,這是憋足了勁等著服侍你呢……」

……

對了,媽去醫院看過了,媽這次懷的是雙胞胎。

第二天是農曆的七月初七,也就是「七夕」——乞巧節,也是我國傳統意義上的情人節,是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日子。在這個本應和白穎兩個人一起度過的特殊日子裡,為了我們以後的幸福生活,這天早上,我毅然踏上了異國他鄉的旅途。

這天早上白穎開著家裡的豐田車把我送到機場。

進候機廳的時候,白穎不同於以往,意外的擁抱了我很久才放開我。我以為她捨不得我離開,與她相擁著安慰她說一周後一定按時回家。我還暗暗決定,回來後一定向公司領導申請一下最近一段時間暫時不要再外派,至少等我們先要上孩子,我覺得公司會體恤一下的。

白穎看著我登機,看著飛機飛上雲端消失不見,這才一個人返回家裡,又一次獨自在家守著四室三廳的大房子,白穎忽然覺得特別空虛寂寞。

不過這次很快就會有人來陪伴她了……

白穎撥通了郝的電話,在賓館等候的郝叔接到白穎的電話喜出望外。

「穎穎,是我,郝叔,我已經在北京了,左京走了?」

「是的。叔叔,那個,你……現在可以過來了。」

「好,我馬上過去。穎穎……」郝叔似乎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說吧。」

「那個……穎穎,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你…能不能穿上那時的衣服?」

白穎聽了,一陣心慌。

母親結婚那會在郝家溝聽母親說過,郝曾經要求母親穿第一次見面時的衣服模擬當時的情景當做閨房情趣,那次郝叔乾的特別凶。後來經常要求母親這樣著裝,郝總是興致特別高,乾的時間也特別久。

母親說過郝為了這次好幾天都沒行房了,自己如果這樣打扮,到時候還不知道那個老男人會怎麼狠狠的折騰自己呢。

「婆婆說,女人高潮容易生兒子。那,如果我答應了他,會不會……」

想到這裡,白穎覺得下腹部涌過一股暖流,身體有些發熱,縴手忍不住向下拂過小腹,隔著衣服按在那處鼓蓬蓬的墳起上,玉指沿著縫隙輕輕的揉著……

高潮,是一定會的吧……

甚至,會更厲害。

「這裡,會被他弄壞的……」前幾次,都把人家弄腫了。

說實話,雖然前幾次都是在郝的脅迫之下發生的,可郝那滾燙堅硬大的嚇人的東西,還有那不知疲倦讓人慾仙欲死的抽插,深深的烙印在白穎的身體記憶中。

不只有多少個夜晚,白穎都會夢見被郝狂乾的情景,好多次與我歡愛時,都會拿我和郝相比較,可惜得到總是失望。

出於理智和矜持,出於對我的感情,每次想到這些,白穎都會暗暗唾棄自己,提醒自己不該去想那些。

可肉體上的渴望,偶爾也會突破藩籬。某次與我歡愛之後慾望未曾滿足的白穎,躲在廁所內偷偷想著郝,自慰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不過畢竟白穎還是理智的,所做的也僅限與此。

這次雖然是為了我為了要孩子而身不由己,可是壓制了許久的慾望,馬上已經不需要再壓抑了。

「那樣……真的會生兒子嗎?左京他……應該更喜歡兒子吧?」

白穎這樣想著,面紅耳赤對著電話里輕輕「嗯」了一聲,然後欲蓋彌彰的飛快的提醒了郝一句「路上注意安全」就連忙掛掉電話。

「怎麼辦,這樣一來,他可不會輕饒了我……」想到郝那異於常人的大物和那不知疲倦的強有力的抽插,白穎覺得身體一陣燥熱,兩腿間肉縫也是奇癢無比,「他那裡那麼大……」想到自己那裡很快就又要承受郝的狂風暴雨,忽然覺得下面微涼好像有什麼了流出來,伸手往裡一摸,已是濕滑一片……

一邊輕唾自己胡思亂想不要臉,估計著郝恐怕很快就會到了,白穎匆忙去衣帽間翻箱倒櫃的找出當時的衣服,當初白穎和我去探望小天時也是我們倆結婚後她作為左家的新媳婦第一次回長沙,這身衣服說是新娘裝也不為過。

看到這身衣服,白穎不由記起了我們剛結婚時的快樂時光,這才過了幾年,那個曾經清純的自己已經在背棄我們相愛承諾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再也回不了頭了。

嘆了口氣,想了想,白穎又找出一套黑色蕾絲花邊的內衣褲,這是婚後為了增添閨中情趣買的,每當穿上這身內衣褲本已體態撩人的她立刻散發出驚人的魅惑力,我經常盛讚她穿著這身嫩白的胴體被襯托的更加雪白無暇猶如東方維納斯,性感又撩人。

值得一提的是,這身內衣白穎只有在家裡穿過。

因為,內褲是開檔的……

胸罩的前端也是開口的,穿戴起來露出尖尖翹翹的粉紅奶頭和小半個雪白的奶子。

是的,這是只有在結婚紀念日、情人節等特別紀念意義的日子裡我們享受閨中樂趣時白穎獎勵我才肯穿的著裝。這段時間為了要孩子,白穎穿的次數才比以前頻繁了一些。

清潔了下身的泥濘,換上內衣褲,對著鏡子打量了自己一番,想像著那個山溝里出來的老男人看見自己這一身會又是一種怎樣的艷羨驚詫和激動,不由心裡竟然稍稍有了些得意。

然後穿上了郝叔要求的那身衣服,坐在梳妝檯前稍施粉黛梳妝打扮了一番,然後從後綰起長發,系上一條黃色髮帶,站起身來對著鏡子左看右看的打量著。

鏡中的身材高挑自己綰著髮髻,修眉黛目,雙頰微紅,一身白色洋裝連衣裙,體態曼妙衣炔飄飄。

肉色長筒絲襪,紅色高跟鞋,金色細高跟足有十公分,讓她更顯得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大紅鞋面,腳跟處用鑽石點綴成一朵璀璨的花,超薄絲襪包裹下的嫩腳足弓隱約可見皮下青筋,腳踝還系了一條簪花的皮帶,上面垂著一些鑽石墜飾,襯托得一雙美足更加纖細秀氣。

整體看起來,雖然和幾年前相比少女的天真懵懂已經完全褪去,卻多了一些輕熟美少婦的風騷,好一個風姿典雅的俏佳人!

可惜這次的一切都不是為老公打扮的,白穎心裡忍不住斥責自己不知廉恥。

看著鏡子裡國色天香的風情少婦,白穎得意之餘也暗暗納悶。

「他要我穿這些……難道當年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那時候…他…他就有了想法,想…想和我做…肏屌了嗎?」

即便是和郝叔已有了多次肉體上的深層接觸,甚至做過許多羞於啟齒的行為,對於兩人的性行為,白穎在心理上還是無法使用「做愛」這個詞。反倒是和郝叔發生關係時老男人常常爆粗口逼迫白穎使用的「肏屌」這個下流的詞彙,用來形容兩人的媾和行為更能讓白穎接受。

「肏屌」

白穎下意識的想到了這個詞彙,內心頓時起了波瀾,回想起郝叔挺著那醜陋巨大的傢伙什伏在自己身體上蠻橫衝撞的場景。特別羞恥,可又偏偏每次都讓自己爽上了天。

白穎的身子不由發熱起來。

想到初次在醫院見面時郝叔那滿面滄桑老淚縱橫的樣子……

想到他不停向自己和丈夫下跪表達心意的虔誠態度……

這個看似老實忠厚的老男人,滿臉感激的對著自己跪在地上的時候,褲襠里那條粗大雞巴……卻在偷偷勃起。

嘴裡說著千恩萬謝的話,心裡想著的卻是要扒光自己的衣服,狠狠的…狠狠的…肏自己…肏自己的…騷屄!

怪不得當時這個老男人跪下去就不肯起來,原來是……

他那條大屌,硬起來了。

白穎不由心頭一陣火熱,臉上緋紅一片,下腹部再次感到陣陣瘙癢……

「可是,那時人家才剛結婚呢。」

那時我和白穎結婚剛剛六個多月,正是如膠似漆的時候。聽說母親找到郝叔父子還有小天病情,我們夫妻趁著周末的時間帶上家裡僅有的兩萬塊現金,千里迢迢的趕去長沙,送到他們父子手上以解燃眉之急。沒曾想到的是,付出的好心,解救的卻是一個惡棍,一條狠心惡毒的狼!當然這只是相對於我來說,對白穎來說,則是拯救了此生不後悔與之「肏屌」的「郝爸爸」。倒不是說在那時郝叔真就盯上白穎了,那時他們自顧都不暇,哪裡還敢有那種想法。可白穎這個京城來的白領麗人靚麗的外形給郝叔這個衡山縣的鄉下老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跪在一個後輩女孩子面前也讓他覺得喪失了面子,人生低谷寄人籬下看人顏色時還能忍耐著裝裝做出忠厚老實知恩圖報的樣子,等到沒怎麼費工夫就拿下了寡居的母親,又很順利的俘獲了母親兩個閨蜜後,自信心爆棚,馬上把主意打到了白穎身上。

白穎想著。

雖然那時候沒有發生什麼,可現在這才過了幾年,自己竟然和那個初見時飽經風霜一臉苦相的看起來並不起眼的老男人發生了超越一般的男女親密關係。

在這個老男人面前,自己喪失了貞潔,背叛了深愛的丈夫。後來甚至丟掉了矜持,表現的像自己以前曾經唾棄的淫娃蕩婦。可作為女人也獲得了丈夫無法給予的那種難以言表的極致快感。

這種肉體的快感在自己腦海里似乎已經根深蒂固……

即便是過了一年多仍然驅之不去

似乎,有些無法自拔了。

實際上,堅持一年多,已經到極限了。而且每次和我做愛得不到滿足,這種想法就更強烈,久而久之積攢到了一個無法控制的地步。

本來已經下定決心再也不和郝叔有任何牽扯,自己也努力的苦忍了兩年多,可萬萬沒想到為了擺脫他而想想要孩子卻居然遇到這種事,這難道就是命中注定,上天的安排?

……

白穎在家裡緊張的等候,百無聊賴的徘徊著。

走到客廳時,不經意間抬頭看到牆上掛著的巨幅婚紗照。白穎想起郝叔干那事時的一大嗜好,就是逼著自己對著婚紗照甚至直接對著丈夫說那些羞人的話。

記得兩年前母親和郝叔來送訂婚請帖住在家裡那幾天,郝叔曾經抱著自己在這張照片下一邊玩弄自己的肉體,一邊逼迫自己說那些讓人臉紅耳熱的話。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平時從不說髒話粗話的自己卻說了,而且一說那些話自己就會很難受身體超級敏感,得到的快感也就更加強烈。

郝叔都五十多歲了,還沒自己高,外表看起來也不算健壯,可抱著身高一米七,近六十公斤的自己好像抱著個孩子那般輕鬆,上下拋動著自己那麼長時間一點都不顯累。

白穎曾經偷偷摸捏過郝叔,發現郝叔全身非常結實,特別是胳膊大腿上的肌肉硬的像石頭一樣,連屁股上的肉都緊繃繃硬邦邦的。

這樣想著,白穎不自覺的走到了婚紗照前。

看著照片里自己和老公的幸福模樣,想到老公為了這個家整日忙碌,滿世界的跑,可自己馬上又會做對不起老公的事,白穎心裡覺得羞恥又慚愧……

隱隱中,還有一絲期待……

「接下來的事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可這都是為了給老公你們家傳宗接代啊。」

白穎看著照片內心裡為自己開脫,自欺欺人的想著,到時候郝叔又會把自己按在這神聖的婚紗照下,把他那粗大的嚇人的雞巴……插到自己騷屄里,狠狠的抽插吧?

而且,又會逼著自己對著婚紗照說那些粗話了吧?

那種,下流到極點,想想就會讓人面紅耳赤、心跳加速的粗話…

那種,在丈夫面前怎麼也說不出口,可當郝叔猥瑣的淫笑著要求時卻已經會毫不猶豫放縱的喊出口的粗話。

還有那些禁忌的稱謂…

那些粗話那些稱謂那麼淫蕩露骨,可說出來卻又讓自己感覺那麼刺激。

每次說,都會讓自己的身子敏感之極……

還有,那般粗壯碩大簡直不像人的東西,插進自己身體時就被塞得滿滿的。

特別是一邊說著粗話一邊在自己裡面出入的時候,那感覺……自己好像飛上了雲端。

想到這裡,白穎覺得自己下身又有東西流出來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一想起郝叔那東西自己騷逼就會濕潤就會泛濫成河……

怎麼辦,管不住自己的身體了,又要背叛老公了。

耳邊縈繞著母親的話「既然決定了就別瞻前顧後,女人性高潮容易懷兒子,到時候你放開了和你郝叔好好弄,來年生個大胖小子……」

輕咬著嘴唇,撩起裙子縴手伸進內褲按在下腹部那潮濕溫潤的縫隙頂端,看著照片里男主人公幸福洋溢的英俊笑臉。美少婦下巴抬高露出雪白的玉頸,雙眸微閉朱唇輕啟,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夢囈般澀聲低語:「……肏……肏屌。」

話一出口,嬌軀就是一陣輕顫,雙眸蒙上了一層薄霧。心裡想著:白穎,你怎麼這麼不要臉的,對著老公想別的男人,還說這樣的話……

她感到自己雙頰已經熱的發燙,可是深吸了口氣頓了頓依舊繼續輕吟:「……肏屌!」

身子又是一陣輕顫,白穎感覺渾身都有些發癢這樣完全不夠過癮,她一手扶在沙發背上,伏下身子,雙腿分開向後撅起屁股,擺出一副被後入的姿勢。一手掀起裙子,兩根手指在下身分泌物的潤滑下伸進了那緊逼的肉洞。

「……啊……郝叔……郝江化……大雞巴……大屌!」

抬頭注視著婚紗照里的丈夫,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層霧氣,聲音開始提高了一點繼續囈語著:「老公,你的妻子……今天又要和郝叔……肏屌了。」

一邊說著,翹臀輕輕的擺動,胯下的小手不自覺的開始抽插自己的肉洞。

「郝叔,他很快就要來到我們倆的家,他會……扒光你妻子的衣服,脫了褲子掏出大雞巴,把他的大雞巴插進……插進這裡,插進……你妻子的屄!」

美少婦的聲音繼續拔高,好像在向自己的丈夫宣布自己的慾望,胯下的小手動作更快了「老公對不起,可是……為什麼你的雞雞老是不能像郝叔那條大屌一樣讓我舒服?為什麼你連保證一個星期做一次都不行?為什麼每次只能讓我勉強高潮一次?為什麼就算這樣你還一直要出差?這些我都可以忍,為什麼咱們想要孩子你的雞巴偏偏又不管用?」

「……我……啊……老公,我真的很愛你,真的不想背叛你,可是……我們得要孩子啊!郝叔他才和婆婆結婚幾年,都讓婆婆懷上二胎了。」

「而且老公你知道嗎,郝叔他可以連著一個星期每天晚上肏我,每次他都可以讓我高潮無數回……」

「老公,我實在沒辦法了!老公,你再原諒我一回,我要他幫咱們生小孩,只能和他肏肏屄。」

「我……我的屄……我的騷屄……真的好癢,癢的忍受不了了!我需要大雞巴!我需要肏屌!我需要性高潮!」

……

「郝叔…郝江化…他雖然是你的後爸,可是……你的妻子…真的很想要他,你妻子的屄…需要他的屌!」

「你的妻子…要他…肏你妻子的屄…肏你妻子的騷屄!」

「你的妻子……想要和你後爸……肏屌!肏屌!肏屌!」

「就在我們這個溫馨的家裡……就在我們愛的婚床上…就在我們神聖的婚紗照下…肏屌!一直肏屌!瘋狂的肏屌!」

……

曾經羞澀端莊的27歲人妻吐露心聲,對即將到來的性交充滿渴望,她等待著迎接猥瑣老男人對自己的瘋狂蹂躪,在自己身體里播撒生命的種子。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