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烈火鳳凰 第五章 浴火重生 第一節 至暗時刻 11

.

【烈火鳳凰】

作者:幻想彼岸30002021-4-22發表於SIS

第五章 浴火重生 第一節 至暗時刻 11

蚩昊極回到克林姆林宮已是傍晚時分,與卓不凡長談後,卓不凡最終決定聽從他的建議,趁鳳與「門」纏鬥之際,找機會對鳳實施打擊。其實卓不凡對「門」看法與聖刑天比較接近,但二十年前,他的妻子與剛出生的女兒因林雨蟬而喪命,雖非林雨蟬親手所殺,但與她脫不了干係。蚩昊極利用這一點,並承諾全力幫他報妻兒之仇,這才說動了卓不凡。

在他離開的時間裡,聖主對聞石雁還有冷傲霜用了什麼手段?蚩昊極見識過聖主的恐怖,這麼多年來,無論用什麼樣的凌辱酷刑,都無法讓鳳戰士背棄心中的信念。但美國抓獲的十多名鳳戰士中,在並不長的時間裡就有三人成為鳳的叛徒。他設計讓這三人和其他沒有叛變的鳳戰士一同被營救,讓她們打入鳳的內部。三人中有一人突然自殺,還好另外兩人都沒有暴露,司徒空利已針對風離染設下圈套,如無意外應能將她擒獲。蚩昊極對鳳離染有極深的印像,可以說頗為心動,想到便宜了司徒空,多少覺得有些遺憾。

在經過聖主居所時,沒聽到裡面有什麼響動,聞石雁應該已經不再聖主哪裡了。在迷宮般地下通道轉過兩個彎,蚩昊極看到七、八個通天手下排成一隊站在一間房門外,推門進去看了看,見到屋裡有兩個男人正強姦著一個鳳戰士。

這些人都是通天暗中培養的高手,其武力最強者有與司徒空差不多的實力。他們原本被圈養在某個與世相隔絕之地,雖偶爾也有女人送進來供他們淫樂,但他們哪見過像鳳戰士這般的絕色佳人。

蚩昊極走出房間,再轉過一個彎來到一道可以防核幅射的厚重鐵門前。守衛之人雖是通天長老的手下,卻知道蚩昊極在「門」中地位不比通天長老低,見他面色不善連忙開門道:「大帝,昨天俘獲的聞石雁在左邊第一間,通天……通天長老應該也在裡面。」

鐵門裡面原本是地下堡壘的一個大倉庫,經過改造後,隔出十多間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單間。每個房間的牆壁和門進行隔音處理,一旦關上,房間裡不僅絕對黑暗而且聽不到任何聲音。聖主以恐懼摧毀人的意志,關在這樣的小黑屋裡,無疑會增強人的恐懼。

在守衛打開鐵門時,蚩昊極已聽見左邊第一間傳來「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聞石雁低低的呻吟,雖是預料中的事,但蚩昊極還是感到有些鬱悶。不過從聖主的角度看問題,如果能夠讓一名聖鳳投敵叛變,對鳳的打擊是致命的,或許因為這一點,聖主才沒有同意他的請求。

門是虛掩的,蚩昊極推門而入,聞石雁雙手高舉,手腕被垂下的鐵鏈緊鎖,雙足固定在地板鐵環中,一道眩目的強光從上方落下籠罩住她,在四周黑暗的反襯下,潔白的胴體有種玉石般的晶瑩通透感。

在聞石雁身後,枯瘦的通天長老如地獄鑽出來的惡鬼,瘦骨嶙峋的十指緊攫圓潤豐盈的雪臀,粗碩的陽具快速在股間出沒。聞石雁的私處粘貼著透明膠帶,通天猛操著的是後庭菊穴。

聞石雁神情疲憊,臉上滿是痛苦之色,時不時從鼻腔擠壓出低低的呻吟。看到封住花穴的膠帶,蚩昊極知道通天一定將什麼東西塞進她陰道里,她大腿內側的肌肉不停震顫痙動,說明此時她正在承受著某種極度的疼痛。

在美國時,通天經常會往小黑屋裡放一些如老鼠、蠍子、蜈蚣、蛇這樣的活物,來強化身處黑暗中的鳳戰士的恐懼,讓她們下一次面對聖主時更容易徹底崩潰。此時他更變本加厲,竟將什麼活物放進聞石雁的陰道里。

聞石雁是和他並肩的絕世高手,她可以被強姦,但被通天這般作踐,令蚩昊極生出幾分怒意,但同時心中也湧起無奈之感,如果現在和通天翻臉,聖主未必會站在他這一邊。蚩昊極沒有說話,而是凝聚起功力向前邁了一步,雖然離通天還有些距離,但如帝王君臨天下般威勢如潮水湧向對方。

通天氣息一窒,身形也僵了僵,他感受到蚩昊極的怒意。通天想,自己此時在做的是幫聖主在降伏聞石雁,你蚩昊極有什麼資格來管,有本事你自己去找聖主,看聖主怎麼說。於是他硬著頭皮示威似地將陽具又深深捅進菊穴里。

隨著蚩昊極越走越近,身上散發的強大的威壓令通天感到有些窒息更有些慌亂,雖然料想他未必敢真對自己動手,但世上之事哪有絕對可言。在蚩昊極離他不足五尺時,通天哈哈一笑,將陽具從菊穴中抽出道:「聖主對她非常重視,如能令她叛鳳,對聖主大計有極大幫助,大帝如有什麼好的手段,不妨一試。」說著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衣物頭也不回地出了房間。

通天服軟離開對蚩昊極來說是最理想的結果,畢竟大家都效忠聖主,真的鬥起來對誰都沒有好處。蚩昊極俯身撕去粘在私處的膠帶,倒並沒有什麼想像中蜈蚣、蛇之類的東西爬出來,蚩昊極撥開紅腫的陰唇道:「通天放了什麼東西進去。」

聞石雁道:「螞蟻。」說話間,一隻米粒般大小的螞蟻從陰道口鑽了出來,蚩昊極臉色微變,這不是普通的螞蟻,而是產於亞馬遜雨林的子彈蟻。子彈蟻,是蟻族的異類,有著強壯有力的上顎和尖銳帶毒的尾刺,被子彈蟻叮咬後的疼痛感,就像被子彈打中一般。美國昆蟲學家賈斯汀親身體驗了150 多種昆蟲的叮咬,被子彈蟻叮咬後的疼痛指數排名第一。他這樣形容:「被子彈蟻咬中就像有顆生銹的釘子扎入腳後跟,然後再赤腳走在火紅的木炭上。」而當女性的陰道甚至子宮遭到子彈蟻的噬咬,帶來的疼痛難以想像。

蚩昊極指尖發勁,將聞石雁陰道中的子彈蟻悉數震斃。鳳戰士在被聖主姦淫時會恢復其功力,在離開時又會被注射抑制真氣的藥物,否則聞石雁即便無法動彈,也能用內力殺死這些螞蟻。蚩昊極將手掌緊貼聞石雁私處,霸道真氣化為綿柔內勁輸入花穴,將被子彈蟻咬傷處的毒素逼了出來,不多時微黑的血水從花穴中流了出來,中間還帶著不少子彈蟻的屍體。

聞石雁嘆了一口氣道:「你這是又何必。」

蚩昊極不知該如何回答,除非他永遠呆在這小黑屋又或將她帶走,否則等他離開,通天還是會將更多的子彈蟻又或別的什麼東西放進她的陰道里。

「看到了能管總得管,看不到時管不了也只能不管。」蚩昊極道。

「說得也是,無論如何,還是謝了。」聞石雁道。

「謝什麼,你不恨我就行了。」蚩昊極道。

「談不上恨,你們破壞秩序,我們維護秩序,終究是敵人罷了。」聞石雁道。

「姬冬贏現在如何?昨天我看到她了,武功似乎更強了一些。」蚩昊極現在已投向「門」,過去所謂正義與邪惡的爭論已毫無意義。姬冬贏和他一樣都曾接受過聖主賦予的力量,但她在最後一刻竟將劍指向聖主,令他怎麼也想不明白。

「她在聖主未出世前就已有覺察,並以相當極端、兇險的方法來對抗聖主的控制。你的武功比她高得多,但卻恍然不知。你們魔教除了追求力量,不是最崇尚自由,你覺得你現在自由嗎?」聞石雁道。

「我早已不是魔教之人了。」蚩昊極苦笑道。

「我已領教了你們所謂聖主的厲害,比我想像中還要恐怖百倍,追隨強者是沒有錯,但前提追隨的對象是個人類。我們與他的戰爭,已不正義與邪惡之戰,而是關乎人類生死存亡之戰。」聞石雁道。

「你有什麼證據說聖主不是人類?又有什麼證據他要滅亡人類?」蚩昊極道。

「我現在沒有證據,但總會有證據的那一天。如果有那一天,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你是站在人類這一邊,還是站在他這一邊。」聞石雁道。

在談到這個問題,蚩昊極感到莫名的心慌與恐懼,聖主怎麼可能不是人類?他要滅亡人類,何必謀劃對中國進行全面戰爭。聖主只不過想當世界的霸主,他是如此強大,本就應該成為世界唯一的王。

聞石雁見蚩昊極的神情,知道說再多也不可能令他擺脫聖主的控制,便不再多言。

沉默了許久之後,蚩昊極道:「你多保重。」說著走出小黑屋。他推開隔壁房間的門,看到冷傲霜赤裸的身體U 字形懸吊在空中,通天站在她雙腿中間,雙手抓著雪乳,陽具瘋狂地衝擊著嬌嫩的花穴。

通天看到蚩昊極竟然又來了,心中氣不打一處來,心想我都已經讓你了,你到底想怎樣。不過還好蚩昊極轉身離開了。沒再和自己搶女人,在通天看來算是一種示弱的表現,不由得心情大好,抱著冷傲霜赤裸身體更加瘋狂地衝撞起來。

蚩昊極推開第三間小黑屋的門,打開了燈,眩目強光罩在一個年輕鳳戰士的身上,雖也極美,但對他來說,無疑是聞石雁或冷傲霜更令他心動。心中的慾望與鬱結都需要發泄,他不想在這樣在的狀況下去姦淫聞石雁,也不想再拉下臉和通天去爭冷傲霜,只能退而求其次。

蚩昊極狂暴姦淫著這個都不知道名字的鳳戰士,雖然很爽,但腦海中卻時不時出現聞石雁還有冷傲霜的影子。突然他聽到通天從冷傲霜房間裡走了出來,他並沒有離開,又去到聞石雁在的小黑屋。過了片刻,聽到聞石雁痛苦的呻吟,想必通天在用更加暴虐的手段在折磨著她。

蚩昊極心中煩悶,停下對眼前鳳戰士的姦淫走了出去,他走進隔壁房間,看到冷傲霜還像剛才一樣U 字形吊在空中,污穢的精液從紅腫的花唇縫隙中不停地流淌出來,連綿不斷地滴落到地板上。

蚩昊極皺了皺濃眉,從邊上拿起高壓水槍沖洗她的身體。在關押鳳戰士的小黑屋裡,除了粗重的鐵鏈,只有兩樣東西,一個是高壓水槍,另一樣是一個大大的鐵皮桶。在這小黑屋裡,鳳戰士永遠被鐵鏈束縛,而且大多以極痛苦的姿勢懸吊在空中,守衛會在她們身下放置鐵桶,好讓大小便不至於拉得地上到處都是。而將她們帶離小黑屋,或準備姦淫她們時,高壓水槍便能派上用場。

冷傲霜神情萎靡,任由蚩昊極擺弄,在清洗乾淨後,突然聽到聞石雁的痛苦呻吟。小黑屋的門雖有著非常好的隔音功能,但兩邊都虛掩著,對於蚩昊極來說,那邊細微的聲音也能聽得一清二楚,而冷傲霜內力盡失,只有聞石雁的呻吟比較響時才能時斷時續地聽到。

蚩昊極將鐵鏈放長了些,雙手扯開她雙腿,將陽具頂在嬌艷的花唇間。他的陽具要比通天的更雄壯,雖然心中煩悶,但還是用較緩慢的速度將陽具一點一點插了進去。隔壁房間傳來通天得意的狂笑和聞石雁更響亮的呻吟,以平躺姿態懸吊在空中的冷傲霜竭力將頭轉向虛掩房門的細細縫隙,臉上滿是恐懼與焦急的神情。

對她竟無視自己令蚩昊極略有點不悅,身體猛地一挺,最後小半截陽具兇猛地刺了進去,龜頭撞到花心,冷傲霜痛得叫了起來。看到她花容失色的模樣,不知為何蚩昊極竟有那第一絲不忍,並沒有立刻開始狂暴的衝擊。

「你……你能不能救……幫幫老師。」冷傲霜道。雖然一樣是敵人,一樣是施暴者,但相比通天長老他要文明多了。而且冷傲霜隱隱感到,他和老師做了那麼多年的對手,但他並不太恨老師,對老師除了色慾似乎還有些別的什麼東西。

「我幫不了她,這是你們選擇的道路。」蚩昊極道。

「我不是要你放了老師,我是……你可以不讓通天長老這樣折磨老師。」冷傲霜道。在落鳳島,她是阿難陀的禁孌,在神煞羅西傑出現前,都沒有別的男人碰過她。

冷傲霜的話戳到蚩昊極的痛處,雖然聖主的確強大無比,但現在完全沒有在魔教時的隨心所欲,他沒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連比阿難陀都比不過。鬱悶之下他不再言語,抓著冷傲霜張開的雙腿,陽具開始狂暴地衝擊起她的花穴。

隔壁房間「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響了起來,通天應該暫時停下對聞石雁的折磨,開始姦淫起她。過了片刻,「啪啪」的聲音一下響亮了許多,連冷傲霜都聽得清清楚楚。雖然沒有看到,但蚩昊極知道他換了姿勢,聞石雁的屁股要比冷傲霜更加豐盈,只有後入式猛烈撞擊豐盈的屁股才能發出這般響亮的聲音。蚩昊極搖了搖頭,聖主竟會重用這樣睚眥必報的卑鄙小人,真是令人無比鬱悶。

雖然有諸多的不順心,但冰山聖女似的冷傲霜還是給他帶來巨大的快樂,他用盡手段想再次撩撥她的肉慾,但卻怎麼都打不碎厚厚的冰層。不過,正也如此,讓蚩昊極對冷傲霜更為動心。

姦淫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蚩昊極、通天長老終於都離開了。小黑屋的門徹底鎖上,在絕對的黑暗中,從花穴流出的精液滴落到地板上「嘀嗒嘀嗒」的聲音格外清晰。漸漸地「嘀嗒」聲間隔的時間越來越長,聞石雁那邊的「嘀嗒」聲率先停止,冷傲霜這邊又持續了許久,終於也陷入死一般寂靜。

************

今天來參加集會都是美國軍、政、商界的精英翹楚,自然有一定的閱歷和見識。此時站在台上兩個女人,年紀比他們小得多,她們一個被如野獸似的男人用皮帶抽打,之後又強行進行了口交,另一個當著他們的面被男人猥褻;一個幾近赤裸,身上布滿鞭打過的紅痕,另一個現在牛仔褲的檔部還濕了一大塊。她們明明受盡屈辱,卻依然在他們面前挺起胸膛,眼中毫無懼色,既然來參加反抗政府的集會,當然知道會面臨巨大的風險,那麼年輕的女人都能如此,身為一個男人又豈能貪生怕死。

站在不遠處的司徒空臉上陰晴不定,莫名地有種黔驢技窮的感覺。他的目的不僅是得到風離染的身體,更要讓她品嘗最深、最強的痛苦。鞭打她、跪在自己腳下進行口交都是早想好的,至於跳那一隻舞,則是個臨時決定。因為那時他也有些猶豫,他並不是沒考慮過如方臣所想,慢慢剝光她的衣服或叫她自己脫,但最後還是按著自己想過千百遍方式作為開場。

要奪走她處子童貞只在轉念之間,但破了處後,她會以一種更加無畏的姿態面對自己。在破處前讓她做一些羞恥的行為?剛才風離染最後一句他是聽懂的,只要自己願意放過那些人,他想讓她做什麼她都會做的。

司徒空在落鳳島就搞過這一出,當時冷雪還有冷傲霜都有參與。但現在回想起來,只有將冷傲霜操到高潮算是印象深刻回味無窮,別的什麼讓鳳戰士拉石頭救人,抽水救人真沒啥太大意思。

聽到滿場的熱烈掌聲,司徒空感到莫名煩燥,高聲道:「把寧瑤叫來。」聽到司徒空的話,風離染感到自己又犯一個錯誤,雖然她想安撫在場人的情緒,但沒想到會有人會鼓掌,而且還鼓得這麼熱烈。

「大家靜一靜,請大家不要再鼓掌。」風離染高聲叫道。但是不知掌聲太響沒聽到,還是群情過於激昂,掌聲還在繼續。

寧瑤神情木然地走到司徒空身邊道:「要我做什麼。」當蚩尤大帝告訴他有鳳戰士已經投誠而且還不止一個,司徒空難以置信。這麼多年來,叛變的鳳戰士幾乎都沒聽到過。寧瑤他認識,一年多前是自己親手抓的她,是他破了她的處,而且差一點被他姦淫至死,她怎麼可能叛變。

見到寧瑤後,他相信是相信了,但還是疑竇重重。經過一番交談,確定她並沒有被藥物控制,但司徒空有種感覺,眼前這個活生生女人身體里的靈魂好象已死了。叛變的鳳戰士比大熊貓稀罕百倍,在徵得她同意後,司徒空操了她。這是他第一次不是以強姦的方式和鳳戰士交合,開始還有些新鮮感,但越干越覺得索然無味,雖然將她操得高潮迭起,但他感覺味同嚼蠟,後來都沒再去操她。

「把鼓掌鼓得最響的人殺了。」司徒空道。

「好。」寧瑤目光一掃,看準了一人,身形一展準備向台下衝去。

「不要!」風離染猛地抓住寧瑤胳膊,寧瑤微運真氣,將風離染震開,迅速掠到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面前。

「寧瑤,住手!」風離染情急之下不管不顧地從舞台上跳下朝著寧瑤衝去,冷雪正也想跟上,納蘭夢如鬼魅般出現她身旁,伸手抓住她胳膞令她無法動彈。

還沒等風離染衝到寧瑤身邊,她已一掌印在那男人胸口,立刻震碎五臟六腑,那男人口中湧出鮮血已然斃命。這樣殺法沒有槍殺來得有震撼力,雖有人尖叫起來,但掌聲還沒完全停息。

寧瑤騰身而起,幾個起落又沖至一個年逾花甲的老人面前,「寧瑤!」風離染急忙又向她奔去。老人身邊幾個男人拉的拉、抱的抱,企圖阻止她的殺戮,但剛碰到寧瑤的身體便像觸電般被彈開,寧瑤又一掌擊在那老人的胸口。

劇場的掌聲終於停了,鳳離染衝到寧瑤身邊緊緊抱住她道:「寧瑤,你認得我嗎?我是風離染!你到底怎麼了!」寧瑤沒有說話,但木然的眼神還是閃過一絲絲某種情緒的反應。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