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妄 (1) 作者:ssdw

簡體

. book18.org

【欲妄】 book18.org

作者:ssdwbook18.org

2021年4月22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一、預演 book18.org

滴答滴答…遠處傳來了水龍頭滴水的聲音,我睜開了眼,視線里一片漆黑,昨天假酒喝多了吧,我揉了揉眼睛支撐起身子,媽的和上了個通宵一樣,身子輕飄飄的。 book18.org

要不是這該死的滴水聲激的我想上廁所,我是真的不想起來。 book18.org

摸著黑我向聲音處走去,眼睛也逐漸恢復了視力,隱約看到前方有一扇門,這木門可真夠破的,幾塊厚木板搭起來連個把手都沒有,這麼想著就要推門而出,我的手剛搭上門板,就聽得身後有人在叫我「阿笙,阿笙…你不要走,留下來陪著我吧,我只有你啊…」沒等我轉過頭,一隻冰涼的手從我脖後伸了過來,搭在我胸前,手指觸碰到的胸前皮膚立刻起了一層雞皮。 book18.org

嘶~ 我顫慄了一下,又一隻手臂從我腰間探了出來,伸向了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呵~ 那冰涼的手遊走在我火熱的雞巴上,讓我瞬間就直立了起來,像冰與火交織在一起,我從未有過這樣的體驗,身體僵在那裡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背後兩粒圓滾滾的肉珠貼了上來,逐漸的整個柔軟都覆蓋上了我的脊背,啊!我感覺要忍不住噴薄而出了!突然腦海中閃過一個機靈,這是哪兒?背後那個人又是誰?快感到達頂峰的同時我用力推開了身前的木門,眼前不是預想中的水房,而是一道強光自黑暗中散發出來,刺得我眼睛疼,我慌忙轉過身來,看到身後空曠的屋內盤著一隻一米多長的黑蛇瞪著通紅的眼珠向我吐著芯子。 book18.org

我嚇了一跳,一腳踏空掉向了光芒後的無盡黑暗中…… book18.org

呼……我猛地坐了起來,一場噩夢,如此的清晰。 book18.org

雖然已經進入4月份,我仍然出了一身冷汗。 book18.org

擦去額頭汗珠,我隨手拿起了枕邊的手機,我去!這都九點了,早課都上半小時了。 book18.org

打開wx,一串小紅點彈出,我劃了劃:「狗剩,你這酒量越來越差了哈,怎麼喊你也不醒,要不是看你有呼吸,哥們就要打120了,不等你了,我親愛的月月老師的課,必須由我守護!」切,鄭瑋這傢伙睡在我下鋪,身材又高又胖,是個標準宅男,愛看各種番和小說,喜歡意淫我們輔導員李文月。 book18.org

沒錯了,今早晨第一節大課就是我們導員的mz課。李文月是畢業後留在學校任教的老師,24歲的年齡,平時和我們在一起從來不會擺架子,像鄰家姐姐一樣,book18.org

長得也是青春靚麗,學校不少男同學都喜歡她,不過好像聽說她有個大學時就在一起的戀人,男生畢業後就去外企就職了,可能平時比較忙,我是從沒有在校園看到導員和哪個男生成雙出入過。 book18.org

vx繼續下劃,點開一條信息:「小笙笙,下午陪我一起去社團參加活動吧,我買的新衣服到了,想第一個給你看哦」 book18.org

看到這我莞爾一笑,是林婉發來的語音。 book18.org

「大婉姐姐,你們動漫社最近可真沒閒著,你這一會cosdva一會又是雛田的,book18.org

其實啊我更喜歡看你不穿衣服的樣子,哈哈」說完我翻身下了床,套上衣服到衛生間隨手抹了幾把臉便匆匆往教學樓方向走去。 book18.org

這裡是c市,我生長的地方,小的時候我的身子很弱,經常發燒咳嗽,印象里都是在藥罐子裡泡出來的,激素藥吃多了,慢慢變成了一個小胖子,到後來上了中學,爸媽給我報了個桌球訓練班,鍛鍊了一段時間,逐漸的不再那麼頻繁的生病了,體重也減了下來。 book18.org

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極其平凡的人,爸媽也很平凡,我爸一個國企公司的財務科長,平時比較忙。 book18.org

媽媽也在企業里做財務工作,只是因為我小時候經常生病她更多的時間是在家中照顧我。 book18.org

上學時候沒有什麼記憶猶新的事,生活過得溫馨而平淡,於是乎大學考在了我們本市一所二類院校,c市魁文經貿學院也在預料之中,我以為生活會像延續著父母走過的那樣走完我的一生。 book18.org

反倒是我媽還開導過我,什麼離家近好呀,多回來陪陪媽。話是這麼說,進入大學這一個學期,我也只在寒假過年的時候回去待了有一個月。 book18.org

一是因為我們學校距市裡我家的距離根本談不上近,我們學校靠著c市的西邊,一個荒山腳下,學校建成沒幾年,主要還是用地便宜,算上我們這屆學生也才第四個年頭。 book18.org

另一個原因則是我來大學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我前半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女生,我的初戀林婉。 book18.org

她熱情又俏皮,完全不同於中學班級里那些女生。見我一個人迷茫的站在操場上,她主動走上來幫助我辦理入學事宜並留下了她的聯繫方式,陽光下她明媚的笑顏深深印在我的心裡。 book18.org

我知道不同於以前,屬於我的大學生活就此展開。她會主動給我打電話,帶我漫步整個校園。 book18.org

水到渠成的我們確定關係了,我墜入愛河,這一年我大一她大二。 book18.org

走到教學樓走廊,我躡手躡腳的從教室後門溜了進去,李文月正在黑板上奮筆疾書「唯物主義的核心思想……」我摸到最後排剛一落座,包里的手機就發出叮噔的聲音,嚇了我一哆嗦,糟糕,走得急忘調靜音了。 book18.org

李文月停下手中的粉筆,轉頭看向我:「張雲笙同學,你是生怕我不知道你遲到了是嗎」整個教室哄堂大笑,我望向她故意繃著的一張臉,眼睛彎彎,還好沒有生氣。 book18.org

我趕忙低下頭翻出手機,調成了震動,打開vx是林婉發來的新消息「要死啦,大早晨的就不想好事!」我和她在一起從沒有感到拘束,習慣了這樣的相互調侃。 book18.org

不再回她,無聊把vx挨個翻了翻。 book18.org

旁邊坐的是我另一個室友林宇軒,小哥長得賊文明,細邊眼鏡帶著簡直是一個斯文敗類。 book18.org

為什麼這麼說他,因為他骨子裡可是一肚子男盜女娼,勾搭了不少妹妹。 這廝在旁邊用胳膊拐了拐我,探過頭來說到:兄弟,弟妹昨天帶著的那個閨蜜秦秦長得可真俊啊,你啥時候再找個機會我們一起出來活動活動」「滾,昨天想著帶你們一起認識一下,你倒好,和鄭瑋這憋孫哞著勁喝我,咋?把我當僚機展示自己的魅力唄」林宇軒訕笑著:「哪能啊,兄弟,你和咱們林婉師姐談戀愛羨慕死多少班裡的男生,你功成名就了也不能忘了接濟宿舍里的這些單身漢啊,你看昨天鄭瑋看她們的眼神都直了,狼多肉少啊,你得幫我」 book18.org

「我何德何能幫你啊,你來了半年上過床的姑娘比我認識的都多。」 「切,別說這些沒用的仗不仗義就看你這次的了,咱們社團這周六組織活動,會長指定要整個大動作你懂得,約她們一起來呀,那個氛圍下妹妹還不可勁往咱懷裡躲?嘿嘿,不說別的我就喜歡上秦秦了,哥們要是能泡上她,以後咱們再玩LOL你的輔助位我包了!」 book18.org

我白了林宇軒一眼,這小子嘴上沒邊,但對宿舍里的哥幾個倒是仗義,這樣順水推舟的事我也樂意做做,畢竟我也不是那種假正經的人…我不是嗎? 大概這半年裡我真的放飛自我了。 book18.org

我笑了笑給他比了個ok的手勢。 book18.org

渾渾噩噩的過了一上午,最近不知怎的老是作些亂七八糟的夢,搞得我睡眠質量極差,夢裡的情境大多醒了就記不得了,但昨晚的夢卻很清晰,可能是因為我打小對蛇有種特別的恐懼,夢裡那條蛇通體黝黑,盤在那鱗片炸起像只松球,兩隻眼暗紅泛光。 book18.org

在我的認知里從沒見過這樣的蛇,感覺再有兩支角,四個爪子儼然就是一條黑龍。 book18.org

不過夢裡啥都有,也沒覺得多稀奇,反倒是擾了一場春夢。 book18.org

「lose!」 book18.org

放下手中的滑鼠,我仰頭靠在了椅背上。 book18.org

真尼瑪坑,打了一中午一局都沒贏過!林宇軒推了推眼睛,吐了口煙圈說到:兄弟,菜是原罪,就我這堪比職業選手的意識也帶不動你倆。 book18.org

我還沒來得及懟他,鄭瑋從後面啪的拍了林宇軒一下腦袋:滾蛋,就你最菜!散了散了,下午沒課我要去補個回籠覺了。 book18.org

說完他轉身躺在床鋪上,連帶整個上下床震了兩震。 book18.org

我們宿舍一共四個人,說起來還是沾了新學校的光,本身不是什麼知名院校沒多少人知道,新校又建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更沒多少人報考了,在校園裡偶爾看到校長也是一副心寬體胖的樂呵樣子,感覺很佛系。 book18.org

不過這不是我操心的問題,我打開vx林婉發來了一個定位:清虛觀,距我5km。 book18.org

小笙笙,我跟社團先過去啦,你到了聯繫我哈。我翻了個白眼,這位置明顯是在臨著我們學校那個荒山山坳里,以前還真沒留意過學校周圍有些什麼景點建築,關鍵這地方連公交都通不進去,香火能旺麼?怕是個道觀遺址吧。 也不知道她們社團抽什麼風,跑到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採風。 book18.org

沒轍我只能穿上外套朝著導航所指的方向出發。 book18.org

約莫走了一個小時,翻了一個小丘,穿過一片銀杏林,終於看到了清虛觀,讓我驚訝的是這個觀除了老舊了點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殘破。 book18.org

敞開的硃紅色木門內一個青銅鼎立在院中,鼎內清香菸霧繚繞。 book18.org

我走了進去,看見一個身著素衫,頭上簡單綁了個髮髻的中年道士,坐在觀內閉目養神。 book18.org

嘖嘖,難怪都說牛鼻子老道,這道士還真長了一張牛臉,我心裡腹誹道,看那道士方正黝黑的臉上偌大的鼻子顯得很是滑稽。 book18.org

道士沒有睜眼卻似知道我已經走近觀內「福壽無量天尊,小友到訪,實乃我觀稀客,歡迎之至」我沒有搭話,沿著觀內走去,抬眼望去才感覺到觀內別有洞天,塔型道觀上面不知道還有幾層,環視第一層空蕩的大堂只供奉著三清像,雕像似是木製,應該有些年頭了,外表的漆掉的班班落落。 book18.org

做為新時代成長起來的五好少年,我對這些個宗教迷信之類的向來不屑一顧。 這個道觀應該是破四舊時期的漏網之魚,看這些塑像年久失修的樣子就知道這道士也沒啥水平。 book18.org

我打開手機想看看林婉有沒有給我信息,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手機沒了信號。 book18.org

反正導航的目的地沒有錯,我在這等她一會便是。 book18.org

想著我又打量起這所道觀。 book18.org

那中年道士打了個哈欠向我望來:「小友即是無事,不妨我來給你卜上一卦可好?」 book18.org

「要錢不?」 book18.org

「不准不要錢。」 book18.org

哼,既然你這麼說那我能讓你掙到錢?閒著也是閒著,且聽你掰扯兩句。 我點點頭,坐到了他的面前。道士從桌下摸出了一個龜甲放入八枚銅錢遞給了我,我握著已經摩挲的沒有了粗糙感的龜甲使勁搖了搖,從裡面叮鈴鈴甩出三枚銅錢,不同於一般古錢,每一枚上面都雕刻著不一樣的紋飾。 book18.org

我看了看道士,等著他開始「發功」。卻見他用手指比划著銅錢,沉吟了半天。 book18.org

等得我有點不耐煩了,「大叔,該不會是太久沒人來你這裡卜卦,你的業務水平不行了吧?」 book18.org

道士皺著眉頭嘀咕到:「看似有形卻無形,混沌之兆,這……」 book18.org

「我還沒說我要算什麼呢」 book18.org

「非也非也,這卦卜的是未來,本是天機。雖說來此卜算之人不多,但貧道也算飽讀古籍,小友這卦象莫說有相似之人,便是那古籍之中也未曾記載。此乃無相之卦,除非你已非活人……」 book18.org

聽到這我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心想我這十多年的生活歷歷在目,還能讓你一句話給我說死了?真是晦氣!「喂,有你這樣做生意的嗎?不會說就少說,也不怕人砸了你的店!」 book18.org

「小友莫急,許是貧道孤陋寡聞了,貧道還有個師弟,他雖學藝不精但對占卜一道頗有研究,你少坐片刻,我上樓知會他一聲。」沒等我拒絕,中年道士起身扭著他略胖的身子就噔噔噔上了樓。 book18.org

我望著他的背影只能在下邊干坐著。不一會中年道士在樓梯上探頭招呼我:「小友,來借一步說話。」 book18.org

我極不情願,慢吞吞的推開椅子,沿著樓梯走上二樓。 book18.org

二樓放眼望去也沒有什麼裝飾,只有孤零零的一組衣櫃和兩個床榻,是個起居室。 book18.org

一年輕長臉道士支著腦袋側躺在其中一個床榻上,只著裡衣,頭髮凌亂,半睡半醒,估計是才讓他這個師兄叫起來。 book18.org

中年道士一指我說到:「喏,師弟,這位小兄弟就是我剛才所說之人,龜卜上所示卦象為兄只能看個一二,怕眼拙誤了事,還得你再看一下。」 book18.org

若這裡不是道觀,我還真以為得了啥不治之症需要專家會診了。 book18.org

年輕道士睜開眯瞪的雙眼招呼我過去坐下,端詳半天,我差點要動手打這個變態了。 book18.org

他又不緊不慢的從枕頭下抽出一本冊子翻了起來,我掃了一眼:崔鈺什麼什麼的。 book18.org

翻了一會,他把冊子合上又塞了回去,掐了幾個手訣念咕到:「三魂離了兩魂役,乾坤顛倒坎歸一。」 book18.org

我等了半天沒等到下文,忍不住咬牙說的:「說人話!」 book18.org

這傢伙倒頭翻過身去,不再正對我:「放在建國前,我早就動手送你解脫了,免得你受那非人之苦。」 book18.org

神經病!我蹭的站起來轉身下樓,中年道士跟在我身後叫到:「哎,小兄弟,我師弟就這脾氣還多擔待啊。哎呦!」 book18.org

噗通,中年道士摔了一跤,我不去理會接著往樓下走去。 book18.org

身後年輕道士的聲音又傳入我耳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送你一句話,保持清明,你的選擇皆為造化……」 book18.org

我快步走下樓梯,院子裡傳來嘈雜的聲音,屋外的陽光晃得我睜不開眼,剛一站定一道身影飛快地竄到我的身前,緊緊摟住我:「小笙笙,你怎麼才來……」 book18.org

我也摟住了她纖細的腰身,心裡這才感覺到一絲絲暖意,笑著答道:「這鬼地方沒有信號,我擔心走岔了才在這等你……」 book18.org

「呦,真是喂得一手狗糧,一見不日如隔三秋嗎?哈哈哈…」直到嬉笑聲、口哨聲響起,林婉才紅著臉鬆開了我,轉身白了一眼她社團里那些人。 我抬頭望去,秦秦身著一套粉色漢服盈盈佇立在院內朝著我笑,看著她眉眼彎彎的樣子我恍惚了一下,趕緊收回目光。 book18.org

林婉退了一步在我身前轉了一圈,水綠色的綢裙像花瓣一樣綻放起來。「我今天仙兒嗎?」 book18.org

「這是哪門哪派的仙女姐姐下凡歷練來了?」咯咯,林婉毫不掩飾她的開心。 女人就是這麼愛聽甜言蜜語。正說笑著背後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霎時間像掉入冰窟渾身顫慄。 book18.org

慌忙轉過頭,是中年道士下了樓。他伸過手來,手裡握著一節木段,我仔細一看雕刻的是一個小劍的雛形,上面還纏繞著幾圈紅線。 book18.org

中年道士開口說到:「這柄桃木錐在我師弟身邊存放多年,他剛才托我轉交給你,並告訴你解鈴還須繫鈴人,你會用到它的,或許這亦是我們清虛觀的機緣,福壽無量天尊。」 book18.org

我冷冷的看著他說到:「你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 book18.org

我推開他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噩夢,我對身後突然出現的東西特別恐懼。 林婉卻走上前來一把拿過桃木錐說到:「大師都說了,即是機緣為何不收,像這種故事裡才會發生的情節,你不覺得很刺激嗎?更何況這柄桃木錐也挺好看,我覺得很配你哦。」 book18.org

不再由我分說,她咬住木錐,雙手並用給我綁了一個武士頭,把木錐插到發髻里。 book18.org

「瞧,我的眼光不會錯吧,這髮型太適合你了。」中年道士行了個禮不再言語進了觀內。 book18.org

漫社的幾個成員這時都圍了上來,對我品頭論足起來。 book18.org

我苦笑著嘀咕道:「就是因為太他媽玄幻了,我才不敢隨便接他們的物事,鬼知道會碰到什麼麼蛾子?」最近我的神經太緊張了。 book18.org

之後便渾渾噩噩的跟著漫社一起在道觀周邊銀杏林里採風,林婉和秦秦就像是兩隻彩蝶縈繞在我身邊轉啊轉的。 book18.org

我默默的走著,不知什麼時候社團眾人已經走在前面落了我一大截了,只剩秦秦走在我身邊,她輕輕拉了一下我的手,觸感溫熱柔若無骨,我抬頭看向她,秦秦是一個典型的江南小姑娘,長得精緻溫婉,平時說話也是軟軟的,和林婉全然不同,今天穿著這身粉色古裝更加凸顯她的身段,平時她總是和林婉一起出入,我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的看過她,這樣一看還真讓我怦怦心跳,不得不說林宇軒這老色批看女人眼光確實毒辣。 book18.org

秦秦柔柔的說到:「雲笙,聽林婉說你們社團後天有一場神秘活動,林婉和我都挺好奇,能不能帶我們一起去啊?」 book18.org

我一聽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正愁怎麼開口她就主動送上門了,我立馬接過話來:「當然好啦,人多總是熱鬧的。」 book18.org

秦秦笑了起來露出嘴邊兩個淺淺的梨渦,我站在原地不禁心跳又快了兩拍,開始後悔答應林宇軒的事了。 book18.org

眼見著他們越走越遠,我趕緊追了上去。 book18.org

漫社的採風基本告一段落,夕陽映紅了這片銀杏林,大家也都三三兩兩的往學校走了。 book18.org

剛才讓秦秦撩撥起來的火苗卻怎麼也澆不滅,快走出銀杏林的時候我悄悄拉住了林婉,藉口有東西落在觀里,支走了秦秦和漫社一眾人等,林婉也心領神會沒有做聲。 book18.org

終於等大家都走出了林子,我二話不說緊緊摟住林婉,把她按在銀杏樹邊強吻上去,林婉也熱情的回應著我,我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彼此舔舐著嘴中的津液。 book18.org

啊!我下邊漲的不行了,頂著牛仔褲生疼,我把林婉翻身頂到樹邊,掀起她水綠色的裙子,露出了白色的綢制內褲。 book18.org

我伸手用力一掙,內褲劃落在林婉腳踝。 book18.org

這時我的內心一股狂暴,感覺要炸開了,完全沒有前戲,我褪下褲子把高高勃起的雞巴就直接插向林婉鮮紅的蜜穴「啊……疼,你輕點兒,今天是吃了槍藥嘛!」 book18.org

我沒理會林婉的抱怨,伸嘴親上了她白皙的脖頸,貪婪舔舐啜吮著…終於直立的雞巴進入她的蜜穴,龜頭將兩片唇瓣撐開,一口氣插入最深處「啊…哦…老公輕點兒,打死你個小笙笙…」 book18.org

我呼出一口氣,一隻手從她的短襖里伸了進去,撥開附在林婉胸上的薄薄胸衣,握住了她的一個小白兔兒,手指觸上她的乳尖,兩個手指輕輕揉捏起來。 此時林婉偏過頭來,眼睛迷離微閉,雙手用力撐著樹幹,呢喃著:「老公,舒服…再快一點…」 book18.org

我得令一手拂過她裸露的白生生的屁股,啪的拍了一下,啊!看著她臀肉微顫,我心裡更加暴躁,繞過她消瘦的大腿摸入她的密處,在她稀疏柔順的毛髮上摸了摸,伸手勾到了她蜜壺上小小的凸起揉搓著。 book18.org

「啊…老公……舒服舒服啊…是道觀道長給你加持了麼?怎麼會比平時還要有力啊…哦…」我當然不能告訴她心裡那團火是秦秦給我點燃的,看著林婉在我衝擊下輕輕盪起的短髮,我加快了頻率。 book18.org

「爽啊…老公…小笙笙,你就這麼欺負你婉姐姐嘛…救命啊…流氓啊…」 看著林婉的側臉,恍惚間我感覺我抓著的女人變成了秦秦,在我奮力的抽插下她嘴唇微張,輕輕呻吟的模樣,讓我很快感覺要把不住精關了,啊!最後用力我拔出了雞巴頂在林婉屁股上摩擦著射出了大量的精液,飛濺在她水綠色的短襖上片片點點。 book18.org

林婉的陰唇一張一翕,淫液順著蜜穴口往外流淌,「啊啊啊……」林婉也在我大力的抽插下泄了身,俏臉一片潮紅,終於支撐不住跪坐在樹林中。 射完精的我腦袋一片空白,第一次打野戰,緩過神來有點後怕又覺得很刺激。 林婉大口喘著氣,落葉粘在她白生生的屁股上:「壞蛋,你看你弄得我滿身都是,新衣服也髒了…不過看在這麼舒服的份上我原諒你了,嘻嘻,老公你真棒。」 book18.org

說著她在我臉上mua的親了一口…夕陽已經快要落山了,我們簡單整理了一下衣服,也踏上了回校的行程。 book18.org

路上我把我們社團後天活動的情況和林婉簡單說了一下,邀請她和秦秦一起參加,林婉本就是個喜歡熱鬧的姑娘,欣然同意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