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末日拼圖綠帽版 (重口) 作者:洛書

.

【末日拼圖綠帽版】

作者:洛書2021/04/23發表於:SIS001

作者語:口味很重,某個情節參考了某個小說,有一說一,太沖了!

----------------------------------

「所以兄弟別藏著了,聽你一番話,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一個久經此道的老手,肯定也有小嬌妻吧?」

白霧面無表情,明澈繼續在電話那頭說道:

「記得帶來,這是規定,也是你獲得認可的方式。」

這所謂的人妻聚會,其實就是一場將異性看作貨物的,資源分享交流會。里頭自然不會有什麼好人,白霧如果要帶一個女人,在挑明聚會性質的時候,便等於是在對這個女人進行某種輕賤也貶低。

他不想這樣。

「就沒有例外,端茶倒水的行不行?或者我帶男的可以不?」

「你在開玩笑?」

電話那頭的明澈聲調都變了,由白霧這句話,他忽然表情怪異起來。

男的?他還有這方面的潛質?

「調侃而已。」白霧也確實不可能帶男的去。

「你想找到接引人,就一定得帶一個女人,因為之前失蹤的貴族,沒有端茶倒水的,也沒有單身的。甚至可以說——你帶的女人越漂亮,越容易以引起接引人注意。」

明澈的情報來源未必真實,但白霧也沒有別的可以參考,只得答應下來,但同時他也得詢問清楚:

「說起來,如果對方老婆不怎麼好看,我應該是可以拒絕交換的吧?」

「當然,你要是帶個大美女來,不至於什麼歪瓜裂棗都敢跑來跟你交換。他們一般會加錢,如果找不到合適的話。」

「那倒也行,我知道了,明天見。」

「哈哈哈哈……那我期待你明天的表現。」

白霧掛斷了電話。

所以不要對任何人抱有道德潔癖的幻想,明澈是一個很好的領導,做人也大方,做事也聰明圓滑,本事也不差。

但走近了,你會發現這個人可能會饞你老婆。每個人靠近了,其內心陰暗面就會放大。

不過這一次,白霧還真就誤會明澈了,明澈這個人,是一個生意人,其次才是一個擁有各種慾望的人。

他看似很喜歡好看的女人,卻也能做到非常克制。

關於「門票」的人選,白霧其實已經有了方案,他給劉橙子打了電話,秒接。

「嗨呀,剛好想著調查軍團好無聊哦,我的真命天子在哪裡呢,小哥哥就打來電話了呀。」

「行了,你這套話術對別的男人用去。我明天要參加一個高層舞會,來參加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貴族,但是要求必須攜帶一個女伴。」

「哇,所以你就想到了我嗎?沒想到我在小哥哥心裡這麼重要啊。」

白霧有點尷尬:

「你先聽我說完,這個舞會本質上是……是那種不怎麼好的舞會,你讓我想想該怎麼解釋……」

一時間竟有些難以開口,白霧總覺得第一眼就想到劉橙子,似乎會讓對方有些侮辱性質。

不過劉橙子自己倒是在白霧沉默的空檔里,回過味來了:

「你先別說!我猜猜,你要去參加的舞會,不會是那種……就很那種的老色狼交流會吧?交換伴侶的那種?」

劉橙子居然能夠自己猜出來?這讓白霧有些意外:

「是的吧。」

「太刺激了!你是不是要去調查少女失蹤案,然後找到了點頭緒,認為這裡可能會有少女失蹤案的線索?」

倒也說得過去,白霧的確懷疑,所謂的女兒國,可能就和少女失蹤案有關。

而劉橙子一直對這個案子耿耿於懷。因為自己的好友就是失蹤於這個案件。

「也算是吧。」

「我懂了,那非我不可啊!正好我也想去長長見識。」

原本覺得這是很冒犯劉橙子的一件事,但沒想到這個姑娘直接答應了。

白霧忽然說道:

「這種場合我才想起你,你不覺得生氣嗎?」

「這種場合?你又不會真的把我交易給別人,我沒那麼小氣的。」

劉橙子的確不在意,她雖然交過的男友可以從撿漏港口排到東部廣場。

但她只是對很多兩性間某些事情的看法,要看得通透,並非放浪形骸不自愛。

尤其是底層的男男女女,在高層看來,可不就是件件貨物麼?

白霧說道:

「你可以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安全。」

電話那頭沒有回應,白霧隱隱聽到了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

他皺起眉頭,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電話再次傳來聲音時,已經不再是劉橙子的聲音。

「白霧,你是在調查底層少女失蹤案?可有進展?聽說你需要伴侶?一個也是伴侶,兩個也是伴侶,不如也帶上我。」阮清韻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玩味。

啊這……

電話那頭傳來了矮嫂的聲音,讓白霧始料未及。

他猛然想起來,矮哥當了團長後,矮嫂開始介入矮哥的一些事情,幫著矮哥分擔了一部分工作。

而劉橙子本質上也是矮哥招來的,就被矮嫂划進了新的編制里。

「老闆娘……這不太合適吧?這個地方畢竟都是一群不怎麼尊重女人的人。」

「橙子雖然還是你七隊的人,但也是在給我做事,你也知道那個場合不合適,我不放心她。」阮清韻畢竟是鬼推磨事務所的大老闆,氣場顯然不同。

白霧說道:

「我是怕隊長知道了……」

「他忙著呢。怎麼了,你是認為橙子可以去,我不可以去?你不會也把人分了個三六九等吧?這樣你不怕傷小姑娘的心嗎?或者你認為我不夠好看,去不了?」

阮清韻和劉橙子都比白霧大幾歲,兩個女人年齡相仿,但基於閱歷和氣場,劉橙子還是叫她一聲阮姐。

「怎麼會呢,老闆娘你美貌天下第一,跟我家隊長郎才女貌。」

白霧眉頭皺得更深,劉橙子算是漂亮的範疇,但老闆娘這種資質,絕對風華絕代了。

而且自己還是帶兩個去,這怕是全聚會焦點了。

好處是明澈以後絕對會對自己更好,按照明澈的說法,自己應該也能第一時間吸引接引人的注意力。

壞處是——這事兒要是被矮哥知道,那不就是挑撥我與矮哥之間深厚的戰友情嗎?

帶著矮哥未來的老婆,去參加伴侶交換舞會?這算個什麼事兒?隔壁老王當主角,也不敢這麼寫啊。

但阮清韻那邊說道:

「那就這麼定了。」

「那你可得自己跟隊長說,就說是你強迫我去的。」

「哈哈哈哈……」阮清韻笑得花枝亂顫:

「放心吧,不會讓你家隊長難為你的。」

「但願不會。」白霧掛斷了電話。

……

……

次日下午,阮清韻和劉橙子一左一右,帶著白霧去了底層的服裝店裡,花了大幾千的塔司,給他置辦了一身行頭。

這些衣服其實都是幾年前過季的款式,但都是正品。如果去第三層買,沒個十多萬塔司下不來。

白霧原本還有些質疑,但兩個女人對這些太熟悉了:

「場合是最重要的偽裝,當你帶著我和橙子一起出現的時候,你身上的衣服只要過得去就行,沒有人會想,為何你穿著幾年前的款式,他們只會覺得,你是一個不喜歡變化的人,是個念舊復古的人。」

術業有專攻,這種事情,白霧的確比不過兩個女人。其實下細一想也是。

能夠出現在明澈的明玉莊裡,本身就把一些問題解決了。

這就像是他前世里,有些拼單名援一樣,她們努力的出現在某些地方,是因為大多數人眼裡,只要在那個地方,就能說明很多問題。

至於身上穿的絲襪是不是拼的,包包是不是租的,舞會短裙是不是共享的,精緻飲品是不是只能擺拍的,都不重要。

準備妥當之後,白霧與阮清韻和劉橙子前往了第三層。

升降梯上的時候,他就已經感受到了這次舞會自己大機率是比較忙的。

劉橙子嬌小,雖然以前是空心球,但腰和腿則有傲人資本,她挑了一件香檳色的晚禮服,這件晚禮服簡潔且突出腰身,富有設計感。

瞬間就成撿漏港口的賣貨西施,變成了高塔三層的時尚貴婦。

至於阮清韻,似乎生來就是要讓無數男人抬頭的,她本就長得很高,以至於有時候經常在想,自己要是和谷青玉接吻,是不是得彎著身。

而今天她更是穿著黑色長裙,踩著黑色的細高跟。腿型已然足以讓無數舞會上的老色狼們興奮,如果再看到她的臉……恐怕今晚其他人的「生意」不會太好。

一路上白霧都是焦點,抵達第三層後,明澈很快就派了專車來接送。

他早就覺得,白霧是一個和自己一樣,非常懂得挑女人的人。

在見到了阮清韻和劉橙子的瞬間,明澈呆住了。

他不是那種見了女人挪不動道的色狼,只是純粹沒想到,這位白兄弟竟然藏得這麼深。

「見到你兩個老婆的瞬間,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

阮清韻和劉橙子掩嘴輕笑,本就是逢場作戲,她們也沒有那麼矯情,不覺得自己被冒犯。

明澈也很有風度,舉止得體,他不缺女人,也不缺好女人。

行駛向明玉莊的路上,他和白霧聊得很開心,絲毫沒有用猥瑣的目光看過一眼劉橙子和阮清韻。

他也知道白霧這次的真正目的,恐怕這一大美女一小美女,白霧都不會讓出來。

明澈的表現讓白霧有些意外,倒是看著更順眼了些。

這種人是有能力辦大事的,喜好某個東西,但卻也止步於喜好,絕不淪陷。

「白兄弟,你今天可真讓我驚喜,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你打算聽哪個?」

「壞消息。」

「你今晚的應酬可能會有點多。兩位美麗的女士,一定會引來諸多人的目光與興趣。」

白霧點點頭:

「問題不大,我不相信有人能用別的女人從我這裡換走兩個大美女。並非是對我自己自信,而是對她二位自信。」

阮清韻笑了笑,這白霧嘴倒是挺甜。

明澈覺得也是,他參加過太多次這種舞會了。實在找不到一個能夠和白霧帶來的這位高挑美女比的。

即便是另一個嬌小的,也算得上十分養眼。

羨慕歸羨慕,明澈卻絲毫不惦記,他繼續講述正事:

「再一個是好消息,我可以斷言,接引人今晚必定會找你。」

「好。」白霧心裡有數了。

說說笑笑中,一行人很快來到了明玉莊。

即便是見過不少世面,接觸過不少生意的鬼推磨事務所老闆娘,也不得不承認,明玉莊的確是一個很有貴族氣息的建築物。

舞會組織在莊園主建築的第二層。

這裡白霧都沒有來過,一眼看去,更像是某間裝修別致的餐廳,一切都跟前世里的英國上流交際會很相似,唯獨餐桌上的食物很倒人胃口。

就仿佛你進入了一間每天只接待幾個客人的私人廚房,然後翡翠餐桌上擺放的第一道菜是一盤新鮮的屎。

看著拼盤頗有藝術感的營養餐,白霧已經對舞會沒有什麼期待了。

他來的不算早也不算晚,後面還有客人陸陸續續趕到,而趕到的客人里,已經在明澈安排的人員招待下,開始商談各種事情。

水晶吊燈折射出的暖黃燈光,慵懶唱腔下的上層流行音樂,以及男人女人們的低聲交談,讓所謂聚會的氛圍已經開始積聚。

明澈說道:

「你可以選擇任何一個你看上的姑娘,然後與他的擁有者交談,至於談什麼,你是知道的,現在,帶著所有人的嫉妒進去吧。」

白霧在阮清韻和劉橙子的擁簇下,走進了舞廳。

這個瞬間,還有許多人在想著如何說服別的男人,再加價一定塔司的情況下,完成交易。

在白霧進來的瞬間,他們只是習慣性的瞟了一眼,隨即便再也挪不開目光。

這暖黃燈光與舒緩的音樂,都在一瞬間被白霧身邊的兩個女人沖淡。

老色批們頓時興奮起來。

「我忽然改主意了,也許我應該先留著我的塔司,跟那邊那位小兄弟談談?」某位地中海髮型,一口黃牙的的胖子說道。

他身後的女人嬌小美麗,帶著幾分媚態,這二人的組合絕對是正統意義上的金錢至上組合。

「是嗎?那你最終還是要跟我談的,不瞞你說,我也看上了。」瘦削的中年男人眼神帶著貪婪。

他比這個胖子更帥氣,更多金,如果對方願意做交易,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都一定更願意和他做交易。

白霧的目光掃過全場,這些人將女人視作貨物,他對這些人並沒有什麼好感。

他沒有急著找地方坐下,因為大家都不喜歡站著談生意,一旦找了坐處,便得忙碌起來應付這些老色狼。

他的目的只是找接引人,他相信接引人就藏在這群人中間。

只是找到接引人的速度,比白霧想像中要快很多,而這個接引人……竟然就是女的。

這個女人的眼神很凌厲,她身邊也有一個男人,看起來也是一個家境頗為殷實的貴族,但二人的神情,仿佛女的才是主人,男的只是僕人。

【來自第五層的統治者,作為鍾家的守護者,她身上擁有跟你一樣的某個物品——牽引輪盤。不用好奇她作為一個第五層的女性,為何會來到這裡,鍾家是一個很特殊的家庭,他們的家主眼裡,哪怕是自己的兒女,也一樣只是貨物。你想想看,你曾經在一座莊園裡,就遇到過鍾家的女兒。不過你最好等她來找你,而不是你去找她。】

按照之前在賭場裡得到的消息,接引人穿的很嚴實,挑選人的時候,會在某個隱秘角落忽然出現。

接引人不知男女身份,而且接引人可以主動聯繫,有尋找的途徑,接引人是通過牽引輪盤將人引入特定區域。

所以白霧想了想……這個來自第五層的女人,應該是先物色目標,然後偽裝之後找機會接近自己。

並且為了讓人不起疑心,還會專門留下一個假接引人。如此一來便能說得通。

畢竟向來女人在這裡都是貨物,誰又會想到,這個地方最讓人在意的接引人,其實是女人?

「統治者家族守護者。看起來這個鐘姓女子,和宴自在柳虎等人一樣,實力不容小覷。不過……因為宴自在這個二五仔不在,眼睛似乎沒有給到我她的天賦序列和伴生之力。」

白霧沒有想太多。

鍾家。毫無疑問,從備註上看,這便是那次玩扮家家的莊園之旅里的女孩。

這個地方在該隱牽引輪盤的諸多區域裡,算是難度較高的。若沒有普雷爾之眼,白霧沒準現在還在給林無柔當爸爸。

比預想中更快的找到了目標後,白霧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著。

舞廳分為二十四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有三處休息的地方,布置的很精緻,也都配有單獨的服務人員。

白霧就坐在最角落的二十四號區域的最右側。也因此,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二十四號區域。

左擁右抱的他,讓人很羨慕。

但白霧其實很緊張,他就像拍照的基努尼維斯一樣,手其實並沒有真的碰到阮清韻和劉橙子。

看似搭在二人後背,實際上是非常拘束的放在了沙發靠背上。

接下來要做的便是享受這場絲毫不快樂的舞會,假裝享受。

「小哥哥,我們就這麼坐著也太無聊了,來聊聊天吧?我跟你說,我看人很厲害的。」

「有多厲害?你說說看,我來幫你鑑定鑑定。」白霧權當在接引人找自己之前,打發無聊。

阮清韻也有興趣,她可不想跟這些眼光貪婪的人參加什麼舞會。

此次前來,其實主要是不放心劉橙子。同時也想知道是否真的有底層少女失蹤案件的線索。

「你看七號區域的兩桌人,中間那個女人看起來是被他男人拉出來參加這種聚會,實際上她比他男人更想來。」

「為什麼?」問話的是阮清韻。

「你看她眼神呀阮姐姐,她就是那種享受這種交換的人,應該只是為了塔司才跟現在的男人結婚的,得知有這種聚會的時候,她男人就想用她來換更好看的女人,殊不知,她也早就嫌棄她男人了,希望被交易到一個更靠譜的男人手裡,至於嫌棄哪方面,就不得而知了。」劉橙子用一種女司機的口吻說道。

都說女人開車比男人彪悍多了,白霧現在算是相信了這句話。

劉橙子這是在影射那個男人「不行」。備註也印證了劉橙子的話——

【在他前來這場舞會之前,她的老婆就已經給他發了幾十張環保色帽子了。如今有這麼一個公開可以發帽子的機會,他都不知道她老婆有多開心……】

阮清韻也很快跟上了劉橙子思維,掩嘴輕笑。

「你們再看四號。這個人好雞賊哦,別人都是帶老婆來的,他就只帶了個娼妓。」

「這你又是怎麼知道的?」阮清韻望向四號區域,那裡只有一男一女。

白霧發現,劉橙子看人確實有一套。

「你看呀,男人手上戴著戒指,女人手上沒有帶戒指,而且女人穿的是露大腿的旗袍,這款式是幾年前的款式了,她多半和我們一樣來自底層,不過這沒什麼,但是大腿上的紋身暴露了。」

「紋身?這不是個人自由麼?」

「是的,不過紋身的種類有很多,這種喜歡紋朵花啊蝴蝶啊啥的,一般都不是什麼高級紋身店裡的。」

劉橙子沒有說太細,她其實是靠猜。

不過她猜的很對,白霧說道:

「這個男人其實連戒指也是假的,他沒有結婚,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舞會,他的目睹和我們一樣,是來調查的。」

阮清韻和劉橙子沒有想到這一層,劉橙子問道:

「這個你是怎麼知道的?」

「猜的。」

白霧懶得解釋細則,這人其實是明澈的人。阮清韻和劉橙子都當白霧在敷衍。

三人的對話沒有進行多久,一個個老色狼們開始前來「談生意」了。

首先來的是一個一頭金髮,長得極為英俊,但手卻一直很不老實的年輕人。

他的手讓他的伴侶表情奇奇怪怪的。像是在忍耐痛苦,卻又不敢叫喊出來。

作為第四層管理者家族的年青一代,這第三層,很多人都認識這金髮小青年,稱其為楊少。

白霧只感覺這人身上充斥著一股子「殺馬特小學生」的氣息,仿佛就是那種起網名會給自己起一個「爺,獨上青樓」的小朋友。

白霧本來想隨便打發了這個小朋友,可普雷爾之眼傳來的信息卻不由得讓白霧打起精神認真起來。

【看似是一個殺馬特小學生,實際也確實是一個殺馬特小學生。正直、善良、勇敢、堅定等等等等一百八十個美德相關的詞語都與他毫無關係。本來這種伴生之力只有幼兒園水平卻又四處招惹別人的渣渣無論背景有多硬也該在這座塔里受到足夠的「教育」,不過很可惜他有一個十分稀有的能力,天賦序列 438:綠主】

普雷爾之眼的敘述到此戛然而止。

「綠主?」

白霧眉頭緊皺,根據他之前看到的那份序列清單里所描述的天賦序列第 438位根本不是什麼綠主,而是一個增加個人魅力的花瓶序列。難道小學生的序列進階了?還是說這裡有些什麼未知的原因導致塔的情報出錯?

無論是哪種原因都足夠引起白霧的警惕,而想到這那個金髮小青年已經走到了白霧的面前,可能是張狂關了,竟然直接坐到了阮清韻旁邊。

白霧不知怎的,本想要呵斥這個楊少,可不知怎麼居然沒說出口,眼看他已經坐下,白霧鬼使神差的居然覺得這樣也很不錯便不再想要開口。

楊少也不客氣,見白霧不說話大手一揮直接打掉了白霧搭在阮清韻身後沙發上的手臂,自己大大咧咧的伸出胳膊一把將矮嫂摟到懷裡。

「把你的手拿開!」

白霧終究是張開了口,可令人意料的是,阮清韻並沒有配合白霧做出反抗的動作,反而滿臉嫌棄的看著白霧,身子更是不斷地在向那個楊少懷裡鑽,一對巨乳因為這個鑽的動作擠得不斷變形,蹭的楊少好不快活。

「嫂....卿韻,你?」

白霧被眼前的畫面驚呆了,矮嫂這幅神態哪裡像是被人強行摟住,怎麼看都像是潘金蓮見到了西門慶,乾柴烈火。

「我怎麼了?這裡不是換妻的地方嗎,你帶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讓我被別人玩滿足你變態的慾望嗎,怎麼我真做了你還搞出這副表情?」

「可不是,小兄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帶都帶來了,大家來這不都是圖個樂呵嗎?你們說是不是?」

白霧身后座位不遠處的一個胖子一邊笑著一邊給白霧說道:「這麼極品的女人,小兄弟只怕光自己是壓制不住呀,瞅瞅剛剛跟你說話的語氣,帶到這裡正好,各位老哥幫你管教管教!哈哈哈哈!」

阮清韻的話讓白霧心頭一震,他根本沒心思理會身後胖子的話,因為這時普雷爾之眼再次傳來的信息。

【天賦序列438:綠主

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有一個嬌妻美妾,同樣每一個擁有嬌妻美妾的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鄰居姓王、叔叔姓郝、門房大爺姓秦、有個好兄弟姓侯、遠房侄子叫阿賓。但現實往往就是這麼調皮,擁有這個序列的人天然對於人妻和少婦有致命的吸引力,同時還會扭曲她們的道德觀和價值觀。她們有多喜歡她們的愛人,就會加倍的喜歡攜帶這個天賦序列的人。可以說擁有這個序列的男人才是整個人類社會最靚的崽,天下布種的傳奇種馬!

——帶評論家阿眼】

如此奇葩的天賦序列就算是白霧也不由得愣了幾秒鐘,就是這麼短短的幾秒鍾里楊少已經把一隻手伸進了阮清韻的裙子裡,不斷地挑逗著那塊至今尚無人開發的妙處。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從長裙胸口的開叉探了進去不斷地揉搓矮嫂那對嫩白的乳房。

當白霧緩過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在大庭廣眾下吻在了一起,阮清韻鳳目含春,與楊少雙唇緊貼,丁香般的小舌用稚嫩的吻技回應著楊少的挑逗,一隻潔白的手臂不知何時已經環過楊少的脖頸將他的腦袋緊緊抱在懷裡,整個人也徹底坐到了楊少的腿上,另一隻手則隔著楊少的褲子輕輕撫摸那條昂首的巨龍。

白霧眼見面前的一切,卻提不起半分阻止的念頭,仿佛眼前的兩人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自己和五九則是耽誤兩個人結合的惡魔一樣。隨著腦海中的一陣刺痛,白霧冒出了一身冷汗。

這個名為綠主的序列居然還能潛移默化的改變其他人的想法?必須趕緊帶矮嫂離開這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可白霧剛剛要做出動作,忽然雙腿一輕跪倒在地。

「你看看你老公的樣子?看著咱倆親嘴居然還跪下來了。」楊少戀戀不捨的分開和阮清韻緊密結合的雙唇,兩人的嘴角還掛著淫靡的拉絲。

「他就是天生的綠帽王八,不然怎麼會帶我和妹妹來這種地方呢?」阮清韻嫵媚的看著楊少,伸出小舌在楊少的臉上輕輕舔了一下繼續說道:「這樣的窩囊廢我早就厭了,我更喜歡你這樣的,有男子氣概的,男人!」最後的男人兩個字不僅加重了語氣,還輕輕吐出一口氣打在楊少臉上。楊少本來也已經被阮清韻挑逗的精蟲上腦,此時哪裡還能繼續忍下去,起身就要帶著阮清韻離開。可路過跪在地上的白霧時卻忽然玩心大起的對阮清韻說道:「你想被爺的大雞巴玩麼?」

「當然想了,做夢都想嘗嘗你的大雞巴呢!就像這樣。」

矮嫂說著把一根手指伸進嘴裡,不斷地吮吸著。

「唉,可爺也不是隨便的人,這樣吧,只要你老公給爺爺我磕頭求我,爺就賞你大雞巴吃,怎麼樣?」

「謝謝爺,謝謝爺。」阮清韻聽了連忙道謝,而後一腳踢向跪在地上白霧說道:「你這頭廢物綠王八,沒聽到爺說的話嗎?改不趕緊給爺磕頭求爺操你的老婆的小逼?」

白霧根本無法想像,那個端莊優雅的阮清韻居然能說出這麼粗鄙的話來,更何況自己也不是五九,為什麼自己的雙腿會跪在地上無法起來,自己的伴生之力也完全被壓制,絲毫提不起反抗楊少的意識。

「兒子我有眼不識大雞巴爹爹,求大雞巴爹爹給我老婆破處,狠狠操她的小逼,操大她的肚子,給我生一個野種!求求大雞巴爹爹了!」白霧的嘴巴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開始敘述著淫賤的話語,身體更是不斷地給楊少磕頭。這時白霧才明白,所謂綠主的判定條件不是實際情況,而是這個序列的攜帶者覺得誰是老公,誰就會受到綠主這個序列的控制。

「哈哈哈,好好好,乖兒子,爸爸這就去準備個房間去操你的老婆,不過都是你老婆了居然還是處,你是不是不行呀?」

「他的雞巴哪裡是不行,我和妹妹這麼久他碰都沒碰過,長得還這麼好看,只怕是個兔兒爺,喜歡被人干屁股。」阮清韻繼續侮辱著白霧,雖然白霧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綠主這個序列的原因,可是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變化,比如下體已經開始不斷地萎縮,而屁股則開始發癢,希望有什麼東西插進去止癢,更可怕的是,他的腦子裡不斷閃過五九裸體的樣子。這個順位不高的序列居然還具有影響現實的能力!

「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正好我有幾個兄弟喜歡男的,回頭介紹給我這個乖兒子。對了,你老公都管我叫爹爹了,你該叫我什麼呀?」

「爹爹老公,老公爹爹?」

阮清韻故意做了個歪頭的呆萌動作,這一下算是徹底點燃了楊少心底的慾火,哪裡還有心思調戲白霧,趕緊拉著阮清韻就向準備好的房間走去。

白霧望著二人遠去的身影,許久身體終於回歸自己的控制,這時劉橙子忽然走過來,趕緊扶起跪在地上的白霧,一臉驚恐的說道:「小哥哥,怎麼回事,老闆怎麼跟他走了?我剛剛動都動不了,害怕死了!」

「你?!」

白霧看了看劉橙子,她居然沒受到綠主天賦的影響,是因為綠主只有對目標女性有效?還是因為劉橙子海王的屬性讓她免疫了綠主的效果?

「跟我走。」

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白霧知道,當下要務是找到五九跟他說明此事。

白霧那邊暫且按下不表,且說楊少這裡。

只見楊少坐在床上色眯眯的看著矮嫂,而阮清韻此時正赤身裸體的趴在地上,一頭長髮披盤成髮髻插著一根木質的簪子,光滑潔白的脊背向下傾斜,將豐腴渾圓的臀部高高翹起,黑色的長裙被撩到一旁卻未脫下,一雙高跟依舊在腳上,兩條筆直修長的玉腿蜷曲著裹在黑色的絲襪里,矮嫂的內褲已經不見了,雙腿間的景象若隱若現,勾得人心裡痒痒。

楊少哪裡還能忍住,雙手用力分開阮清韻渾圓的屁股,於是那片無人造訪的神秘地帶便再也藏不住了,矮嫂是沒有多少體毛的,稀疏的毛髮配上粉嫩的小穴,即使楊少閱女無數也不由得為眼前的景象讚嘆:「好穴!只是不知道插起來感覺如何!」

「那爹爹在等什麼?還不趕緊來試試人家的小美穴?」

阮清韻回頭看向楊少,眼中的嫵媚似乎成了絲線一般,將楊少纏的死死地,一絲一毫的空隙也是找不到的。

「那我可要進來了,乖女兒自己扒著點!」說著楊少放開雙手,阮清韻則是接過楊少的動作雙手分開自己的臀溝,搖著屁股等待楊少雞巴的光臨。

楊少這邊早已經硬的不行,見到阮清韻搖著屁股的騷樣,哪裡還能忍受得住,挺著雞巴「噗嗤」一聲就插了進去。

「啊!~疼!!爺!!爹爹!!好疼~!啊啊啊啊!!!」

楊少的雞巴僅僅插入了三分之一便已經戳破了阮清韻的處女膜,疼的阮清韻渾身顫抖,楊少本欲一插到底,可誰曾想到這阮清韻的小穴竟是十大名器之一的玉渦鳳吸,楊少這一插沒做準備差點爽的直接射了出來,可畢竟是久經花叢之人立刻緊鎖精關停下動作方才止住射精的衝動,也就是因為這才只插入了三分之一左右。

「呼~呼~好女兒,你這小逼真會吸,吸得爺差點射出來了,莫要叫了,爺,馬上就讓你舒服起來!」說著楊少閉氣凝神,雙手掐腰,下身用力一挺,整根雞巴便徹底被阮清韻的小穴吞吃殆盡。

「啊~好~好爹爹,好大~啊啊!!好!!嗯~啊!」

楊少這一下衝刺直接插到了阮清韻小逼的最深處,頂到了矮嫂的花心之上。

「啊啊,好舒服,爹爹,爸爸,好爹爹的大雞巴,好大,好舒服,嗚嗚嗚,操死女兒了,好舒服,嗚嗚嗚!!!太爽了!!啊啊啊!!」

「騷逼女兒的小逼真會吸,要不是爺身經百戰,一般人只怕只要碰到你的小逼口就要射出來了,還不謝謝爺給你這個浪貨開苞?」

楊少一邊挺動腰肢,一邊伸出大手重重的拍在阮清韻的屁股上。

「啊!」

矮嫂被這一拍疼的叫了出來,而後這聲痛呼便又被她自己的淫叫所掩蓋。

「啊啊啊,爺說的是,啊啊啊!要不是爹爹的大雞巴,啊啊,騷蹄子可能恩恩~一輩子啊啊都,嘗不到雞巴的味道!啊啊啊太大了,太快了啊啊!!爽死了,噢噢噢噢!!1我那個廢物大小雞巴王八老公,看著我的高跟就射了,哪像爹爹,一雞巴就把女兒草服了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阮清韻一邊繼續快速搖擺她的翹臀配合楊少的操弄,用騷屄不斷地套弄楊少的大雞巴,一邊回應著楊少的話語,不斷說著淫亂的詞句回應楊少的淫辱。

楊少操了一會似乎不滿意這個姿勢,於是雙手抱住阮清韻的腰肢,竟然一邊抽插著阮清韻的小穴,一邊將阮清韻抱了起來。

只見楊少雙手臂彎繞過阮清韻的膕窩,把阮清韻的兩條腿擺成了 M字狀的將她整個抱在懷裡,雙手正好放在阮清韻因為楊少的操弄上下跳動的奶子上使勁揉搓著,而阮清韻此時也被操的忘情,回頭向楊少索吻,楊少立刻伸出舌頭回應阮清韻稚嫩的吻技。

「嗚嗚好吃,爹爹的口水,好好吃,嗚嗚嗚嗚,好爽啊!啊啊啊!!操死女兒了!!要操死了!!啊啊啊!!1要尿了,要尿了!!啊啊啊!!!」

阮清韻一邊和楊少舌吻,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著淫亂的話語,而楊少此時也已經接近極限,如同野獸一般低吼道:「啊啊啊!!小逼太會吸了!爽死爺了!爺要射了!要射了!爺要射到你最裡面,給爺生個兒子吧!」

「啊啊!操我!!嗚嗚!好爹爹射進來,啊啊!射進女兒的小逼里,啊啊啊!讓女兒!嗚嗚嗚!給那個綠王八廢物!!生個野種!啊啊啊!!!來了!!來了!啊~~~~!」

隨著阮清韻的一聲高亢,大量滾燙的淫水打在楊少的大龜頭上,楊少此時早已經處在發射的邊緣,被阮清韻的淫水一燙哪裡還能把持得住,大喝一聲:「射了!射給你!射給你!全射進去!!全射進你的騷逼里!!」

說完濃烈的精液便從楊少的馬眼裡噴射而出,徑直打在矮嫂的子宮口上,阮清韻本來就因為高潮使得子宮口有所鬆動,被楊少精液這麼一射,乾脆子宮失守任由楊少的精液沖入自己的子宮。

楊少天賦異稟,精液量奇大,哪怕是把阮清韻的子宮灌滿了依舊沒有結束射精,餘下的精液在阮清韻子宮口閉合之後無處可去,只得順著二人交合處緩緩淌出,而阮清韻的肚子也肉眼可見的被精液脹大了起來。

雖然今天不是阮清韻的排卵日,但是楊少的精液畢竟充滿了阮清韻的子宮,而阮清韻的子宮又已經閉合,只怕這些精液完全能保持活性直到阮清韻排卵的日子,如此巨量的精液只怕阮清韻想不懷上楊少的野種也難呀!

白霧找到五九之後,回到明澈的聚會,卻發現早已不見矮嫂與楊少的蹤影。

直到三個月後的一天夜裡,五九被敲門聲吵醒,打開房門,一個女人站在門口,五九上下打量,只見這個女人一身褐色皮膚,穿著一身幾乎遮不住奶子和屁股三點式比基尼,下體的陰毛濃密的已經掙脫三點式的束縛,亂喳喳的暴露在空氣中,女人的腋毛也同樣旺盛,同時散發著一股子汗臭味,同時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看看過去就十分色情的紋身,腹部高高隆起,似是懷有身孕的樣子,雙腿被一雙紫色絲襪裹著,腳指甲塗著更濃烈的紫色,甚至透過絲襪都能看到顏色,雙手五指也都是塗了各色的劣質指甲油,充滿了工業品的異味。再向上看,女子的臉上塗滿了粉色腮紅,睫毛老長,雙眼周圍一圈塗了濃濃的白色眼影,鼻子上打了一個鼻環,眉眼之間的樣貌和阮清韻如此相似。

「我回來了,老公。」只見女人張口說話,舌頭上赫然還有著數個舌釘。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