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良家嬌妻淫墜史 (1) 作者:chongze

【良家嬌妻淫墜史】 (1)

作者:chongze2021/4/24 首發於 SexInSex

「和別人操吧!」身無寸縷,跪在地上的我向我的妻子,若英請求道。

「唉?什麼?」理所當然的,我的妻子感到驚訝也不足為奇,畢竟是親老公提出的要求,實在是太過分了。

只不過馨她也沒有向普通人那樣情緒激動,難以置信,而是以一種略微無奈的語氣對我說,「老公啊,你又有新興趣了嗎?」

說來難為情,其實我提出這種強人所難的要求也不只一次兩次了,現在我裸身土下座也是興趣之一,而我的漂亮老婆,馨,則是穿著一身黑色縷空緊身衣,這是由皮帶組成,只能遮住三點的暴露緊身衣。

並且,馨手裡還拿著鞭子,赤腳踩在我的頭頂,這也是我的要求之一,sm是我的興趣,而且我還得是男m,所以就要求馨做女王了。不得不說,身材高挑,眼神銳利,還帶著眼鏡的馨平時就是一副女強人的做派,現在再穿上特定的服裝,真就是女王的模樣。

此時的馨腳上用力,輕輕碾動著我的頭,「我說賤狗老公啊~你說怎麼就這麼賤呢?」雖然,若花一開始很抗拒,但在我不依不饒的請求下,還是答應了我的要求。經過了漫長的磨合期,馨也越來越有女王樣子了。

「是的!我就是賤!所以我向讓我的老婆在別人的胯下歡愉,讓我的老婆被人干,被人搶走!」馨越有女王味,就會讓我越興奮,更何況在討論我的另一個愛好,綠帽的時候。

啪的一聲空甩,鞭子劈打在了我的背上,緊接著就聽到馨的嚴聲訓斥「賤狗,誰是你老婆,叫女王!」

「是,女王。」在馨的訓斥下,讓我更加興奮了。

「我說賤狗老公誒」抽完我一邊鞭子的馨蹲下身,俯視著我說「你就這麼想讓我被別人干?我要是被別人操走了怎麼辦?」

「那就被別人操走好了!」我興奮的回答:「賤狗的雞巴那麼不行,我早就感覺對不起老婆了,要是老婆感覺別人的雞巴好,就和那人操吧!」

馨並沒有被我的誠意感動,而是一堵嘴:「老公~你怎麼老是這樣啊~公公婆婆還想著我們趕緊生孩子,抱孫子呢,你這樣我怎麼向他們交代啊。」

「那就和別人生孩子吧!」我感覺自己的雞巴要爆炸,但還是繼續說「讓別人的精液射進你的子宮裡,生出別人的孩子吧!我會負責養的!」

聽到我信誓旦旦的話,馨也不禁愣了一下,扶額說道:「怎麼這樣啊?算了,你先起來吧,別著涼了,先吃飯再說吧。」

「不行!」我堅決的說:「一定要老婆你答應我,要不我不起來!」

「好好好。我答應你了~」馨無奈的說。

我聽到這話趕緊起身,挽住馨的芊芊細腰,「真的?你可不要後悔歐!」

「哼,誰會後悔啊,最好趕緊找個大雞吧的,把我給操走,當別人老婆去。」馨氣哼哼的說。

「唉~不要嘛,咱倆可是要當一輩子的恩愛夫妻歐,你如果找到自己的真愛雞巴,就和他想怎麼操就怎麼操,在我們的客廳,房間,廚房裡,在室外,屋內,公司中,在我眼前操也都行,以後你什麼都不用做了,只要和別人操就行,其他的都由我這賤狗老公負責,反正我很有錢,不管你的情人是乞丐,工人,讓我付錢給他們操你都行!哪怕你去當公共廁所,天天給街上的人免費輪流操,我都一直愛你。」我試著用深情的語氣,向馨表達不變的愛意。

但馨卻對此嗤之以鼻:「呸呸呸,你才當公共廁所呢,你媽才是公共廁所!」

嘿,要是我媽是公共廁所我不得樂死?這麼想著的我這才發現,走向廚房的馨胯間,似有絲絲淫水低下,莫非她也動情了?那這事就定了吧。我心裡高興極了。

之後我們即使在餐桌上也在討論這件事精該如何發展。

以馨的姿色,童顏巨乳,前凸後翹,氣質極佳,簡直傾國傾城的美女,想操她的人肯定數不勝數,但若花不想隨便,還是想仔細考慮,篩選出合適的人。

雖然我很變態,但始終是剛入這個圈子裡的新人,一開始有老手領路確實不錯,但人品這東西確實無法琢磨,萬一要是起了歹心,我還沒打算為了性癖而丟掉性命,更何況萬一真的把馨給操的身心臣服,離我而去,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老公,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想讓我被別人操的?」用銀勺優雅地喝著海鮮濃湯的馨率先讓我提問讓我食指大動。

「從一開始就這麼想了,從我最開始見到你的時候。」

「啊?」馨詫異道「我們當初第一次見?那可是。。。哎,你跟我說一見鍾情該不會指的是。。。」

「嘿嘿」我尷尬地笑了兩聲,「其實我剛看見這大美人的時候,就覺得你肯定有很多男朋友,等婚後一定能給我帶綠帽子,哪知道老婆你這麼優秀。。。」

聽到我這麼說,馨頓時黑了臉「哼,嫌我不給你戴綠帽子是嗎?嫌我把處女給了你是嗎?你說我怎麼瞎了眼嫁給了你?」

「老婆,遇到你是我十世休不來的福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就是你也知道,我就好這一口。說實話,我第一次遇到你,就覺得你是個完美的仙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你全心全意的只愛我一個,我知道我下賤,但就是覺得差點什麼。」

「哎?」馨聽了我的話,露出邪魅的笑容,「老公,你真的就覺得我百分百愛你?」

看到馨的笑容。聽到若花的話,仿佛醍醐灌頂般,有一股刺激的涼氣從我的腦門傳到尾骨。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一幕啊!

「老婆,真的嗎?你難道在外面有男人了?」我激動的問道。

「什麼男人,是主人!」妻子明顯也來戲了,一本正經地說道。 「歐?」還沒等我繼續把戲接下去,只看老婆微微思考了一下,說了聲等會,就直奔換衣室。

等她出來是,只見她穿著貼身的塑身短裙,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衣裝,不僅如此,她還貼心地將髮型妝容也打扮的和一開始一樣。更讓我血脈噴張的的,就是,她居然還創發性的在自己裸露的小腿上貼上了一個黑桃q的紋身貼,老婆清純的外表配合著淫蕩的紋身,讓我的雞巴直接硬到不能自已。

只見老婆再次回到飯桌後,挺直的坐在椅子上,我就知道老婆想要完什麼花樣了,看來她聽到我對於我倆第一次的見面有點遺憾,是想重現當時的場景,為我彌補一下。

老婆如此為我著想是在令我感動。也讓我更加愛這位對我無限包容的妻子了。

只見馨雙腿交叉著坐著,豐滿的白腿相互擠壓,短裙下的風光若隱若現,勾人心魂。

「你好,初次見面。」馨的臉上帶著禮貌的笑容。

「你好啊。」我可以想像自己的臉上一定猥瑣無比,明明對面就是我熟悉無比的老婆,可我還是忍不住將眼光偷偷地往馨的裙底跑。

「哼」馨也裝膜做樣的冷哼一聲。「行了,你也是被迫來的吧。今天吃完這頓飯之後就當咱倆沒見過面。」

「嘿嘿」我討好的笑著「馨小姐,別這麼說嘛,咱倆還不熟悉,不如先聊聊看,說不定咱倆很合得來呢。比如說,馨小姐你平時有什麼愛好呢?」

「沒什麼愛好,」馨裝作敷衍的模樣「就是喜歡玩。」

「那您具體喜歡玩什麼?」我窮追不捨。

馨則一幅不耐煩的樣子「你管得著嗎?我今天喜歡和這個男的玩玩,明天喜歡和那個男的玩玩,反正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那太好了」我驚喜道:「我也喜歡玩!特別是馨小姐腿上的那個玩法。」

馨裝作吃驚的樣子:「看不出來你這小雞巴還挺流氓的,本小姐的腿是你能看的嗎?既然你看到了,那還想著娶我?我可說好,你著小雞巴賤狗可別想占我一丁點便宜。」

「不會的」我急忙說「我是真心喜歡馨小姐的,如果您不信我的誠意,我可以現在就和你去領證,而且以後絕對不會限制你,你還是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我絕不干涉!」

「嗯?」馨疑惑道「真的?」

「當然,只要馨小姐不反對就行。」我打著保票「如果您願意和我分享一下您的經歷就好了,但我絕對不反悔。」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綠帽烏龜呢。」馨嘲笑道「算了,便宜你了。要不是主人的命令,我就是嫁給狗也不會嫁給你。」

「馨小姐有主人啊。那來相親真的沒事嗎?」我配合著馨的表演,心裡高興極了,這些話大多是我口述言傳,教給馨的,看到馨現在也逐漸開始能接受這些變態的東西了。

「當然,我的身體都是屬於主人的。但我對主人而已只是個母豬罷了」馨裝作一副自豪的樣子。「我明白自己時配不上當主人的伴侶的,所以我也是向主人請示過,主人同意了讓我做別人的人妻我才來的。」

馨頓了一下,想了想台詞接著說:「只不過你要明白,哪怕我和你結了婚,我的身心都是屬於主人的!不管主人說什麼做什麼,我都會照做,可不會顧及你半點。而且我可是身為偉大主人的母豬,在家裡,我的地位一定是比你這綠毛龜強的!」

我自然興高采烈的同意「那當然,在家裡你就是我的女王,不管你在外面是怎樣的下賤,你都是我永遠的女神!」

「哈哈,你怎麼這麼賤啊!」馨笑著說「那,我不是處女。」

「我不在意」我斷然說。

「哼,量你也不敢在意,我的處女本來就該獻給主人,不只是小穴,連菊花和嘴的第一次也都給了主人了,主人的巨根的雄偉可不是你這小雞巴可以想像的,我現在可已經完全是主人的形狀了。雖然我也不想,但你的小雞巴恐怕連感覺就沒有吧。」

我卑微道「我怎麼配的上您那高貴的小穴呢。我只要能夠看著您被操的畫面自己擼就滿足了。不,能讓我看您被操的畫面也是恩賜,我只需要在家裡自己擼就行了。」

馨不屑道:「你也配是個男人?我看不用了,雞巴長在你身上也是浪費,你以後不許再像男人一樣射精了,只配像女人一樣自慰高潮。」

接著,馨便岔開雙腿,裸露出自己裙子裡的小穴,果然沒穿內褲「今天我就是被主人很恨操過之後才來的,因為我要來相親,主人今天可是好好的調教了我一下,保證了他的身姿永遠刻在了我低賤的大腦里,絕對忘不了我只是一隻母豬的事實。」

我咽了咽口水,「看來女王大人很愛您的主人啊。」

馨挺了挺自己高聳的胸膛:「那當然,裸體露出也是平常,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不管是野外還是城裡,只要主人的性趣來時,我就要脫光衣服,隨他的心意崛起屁股,隨時準備好被主人的巨根插入,只為取樂於他。因為在主人的眼裡我不是父母的好女兒,也不是優秀的獨立女性,而只是主人的性愛娃娃。哪怕和你結婚後,這種關係也絕不會改變!」

「好啊好啊」我感覺自己的雞巴快失控了,卻聽到馨繼續說道。

「哼,不只是主人,我還要找工人操我,特別是那種年紀大的工人,因為他們身體很強壯,有都有家庭要支撐,一年回不了家一兩次,也不捨得花錢嫖娼,肯定都憋壞了,就讓我來當最低賤的妓女,讓他們盡情肆虐。

不管是把我當作賺錢工具,給工友作為廉價的妓女使用,還是變態玩法我都接受。

說不定,他們還在你的公司下幹活,你身為老闆在最頂層高高在上的俯視他們,卻不知道,你的老婆在昏暗骯髒的民工房裡做比他們還底層的無常妓女。不僅如此,他們出工出力,我還要給他們操我的工錢,隨時隨地,操我就有錢拿,就像ATM機一樣,只不過插的不是卡,是雞巴!」

聽到馨說起了新玩法,我也提議道:「老婆乾脆你就去當警察好了,抓到犯人之後,不管他是作姦犯科,還是毒蟲酒鬼,就讓他們在穿著警服的你身上射精,把他們罪惡骯髒的種子全部播撒到你身上。或者你去應聘獄警,在無人理會的夜晚,老婆你充當犯人的母狗,人人可上的賤婦。」

馨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好像真的在考慮這個提案,但不一會她又抬頭道:「這樣還不如去學校里當老師,白天在課堂上訓斥,卻在晚上成為學生們的母馬,讓他們騎在我身上,拿著馬鞭發泄之前的憤怒。還能用到各種工具,用實踐來教導她們女性身上的各個神秘的地方。現在的小孩都可聰明了,一定能想到更多你不知道的玩法。」

說道這裡,我們就直接在飯桌上開始發情了,但我們都自製的沒有用手或者工具觸碰我們的私處,而是夾緊雙腿,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扭動,讓情趣更加激烈。

「讓黑人操你怎麼樣?」我接著提議,雖然現在我們的大腦都開始發暈了,但色情的點子還是源源不斷的想了出來。「黑人的雞巴可大了,像你這樣的美人在他們的國家肯定見都沒見過,他們壯碩的身軀一定能把你征服。你就當它們的導遊兼家庭教師,一邊教他們用下流的語言操你,一邊在各種中國的名勝古蹟下,列祖列宗的目前,把你這華夏名門之女操的認輸求饒,向野蠻落後的黑鬼磕頭做奴。」

「唉 ~才不要 ,聽說老外身上都有很重的味道,臭死了。」

「嗯,要不老婆你直接在找附近住著的那個宅男,他每次偷看你的時候眼睛都快瞪出來了,還以為你沒發現。我看他天天神神叨叨的,前一段日子我在外面遇到他,你猜他拿著什麼?是催眠術的書!乾脆老婆你找個時間,假裝被他的催眠術催眠了,看看那小子能做出什麼事情來。要是那小子能上道,說不定還會催眠我,在我面前光明正大的操你,那多刺激!」我打起了附近人的主意。

馨想了想「其實這附近有不少健身房,我可以進去學點東西,比如學一點瑜伽,穿著緊身服,讓強壯帥氣的男教練手把手的教我,如果有學不會的地方,就得讓他隨意擺弄我的身體,擺出漂亮的姿勢才行。或者讓我直接去家裡私教,怎麼教都行。或者去學一點防身術,當然,得實際點才行,比如如果遇到強姦怎麼辦,這都得讓教練教給我才行啊。」

「嘿嘿」我想起了公司里的事情「其實不用那麼麻煩,小劉還記得嗎?我那個下屬以前就是搞健身的,現在天天加班才沒發去了,你要是去發騷,他肯定把上班的怨氣都發在你身上。到時候我讓他當你的貼身教練,你還怕沒人操你嗎?」

馨聽了我這話,臉色突然低沉,我發現自己的話里的不對了「什麼意思?什麼叫我怕沒人操我?要不是你,我為什麼要說這麼變態的話。我是想去當出牆的紅杏嗎?」

我見馨突然生氣,也沒了繼續的心思,趕緊上去哄哄,唉,這算是出師不傑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的實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