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城市控制器 (2) 作者:220228

【城市控制器】 (2)

作者:2202282021年4月2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清晨,窗外嘰嘰喳喳的麻雀聲。

楊亞迷迷糊糊間醒了過來,卻覺著自己的胯間黏糊糊的,下意識的覺得自己是半夜夢遺了。畢竟十八年的處男生涯,夢遺什麼的早就有了經驗了。

下意識想去摸摸內褲確認一下,入手卻是一片滑嫩的觸感,這讓楊亞愣住了。

半眯著眼睛思索著,清早腦子有些轉不動,楊亞甚至就沒認為昨天玩弄媽媽的經歷是現實,只覺得是自己做的一場春夢。

慢慢的腦袋裡的記憶逐漸清晰了起來。

「啊,原來昨天發生的都真的啊!」楊亞激動了,想到昨天的場景,肉棒更是跳了跳。

這時楊亞感覺自己的肉棒怎麼沒有往常晨勃時候的漲的難受的感覺,反而感覺被溫軟包裹著,很舒適。

這才想到睜開眼睛看看自己的小兄弟怎麼了。

入眼卻是白花花的一片肉體,這讓楊亞看呆了。

原來昨日在爸爸面前將媽媽乾了個爽之後,他又抱著因為高潮迷迷糊糊的媽媽以火車便當的體位插到了自己的臥室里。

將媽媽平放在自己床上後媽媽也清醒了一些過來,看著時間晚了就想掙扎著起來回去跟爸爸一起的房間睡覺。

這下楊亞就不樂意了,於是計上心頭。頓時哭喪著臉,撒嬌似的對媽媽說道: 「媽~你看看我的小雞雞,漲得好難受啊,要怎麼辦啊!」

這下讓孫潔不由得一陣心疼,這可是兒子最重要的命根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該如何是好。

連忙赤裸著白皙的身子爬到床位檢查楊亞的肉棒有沒有受傷。這正中楊亞下懷,暗自壞笑一聲,接著忽悠道:「媽…我漲得好難受,好像要爆炸了一樣!」

孫潔更是心急如焚,急忙握住楊亞的肉棒上下摸索著。這讓楊亞舒服的打了個冷戰,只覺得媽媽的一雙柔荑細膩嫩滑,只想再讓媽媽更進一步給自己「檢查」。

「亞亞!媽媽…媽媽知道怎麼替亞亞治好小雞雞,但是千萬不能告訴爸爸啊…」孫潔抬頭望著楊亞,一雙純潔的大眼睛此時滿是焦急。

楊亞沒想到自己還沒說,媽媽就提出來了,這讓慾望壓倒了理智的楊亞心中的邪惡更甚了。

「為什麼不能告訴爸爸呀?這是媽媽替我治病啊?」楊亞故作疑惑的問媽媽。

孫潔抿著嘴唇,紅霞飛上了雙頰。

「因為…因為亞亞已經長大了,再讓別人知道媽媽給亞亞的小雞雞治病就會笑你不害羞呢。所以只能媽媽和你知道噢。」孫潔用哄小孩子的語氣給楊亞解釋著。

「媽媽要開始治病了!」就像下定決心一般,媽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彎下腰肢,櫻桃紅唇慢慢張開,伸出舌頭小心的點了點馬眼。

媽媽這番動作讓肉棒興奮的跳了又跳。

接著只見碩大的龜頭緩緩消失在了媽媽的雙唇之間。楊亞感覺自己的龜頭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濕熱,溫暖,但是卻有一條調皮的小舌頭在撩撥著自己的包皮系帶。

楊亞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每個毛孔都舒爽的張了開來。

媽媽緩緩將肉棒沒入了自己的小嘴當中,然後腦袋上下搖動了起來。

「嗞嗞…啵」吸吮肉棒的聲音在房間裡響著,不時伴著楊亞舒服的吸冷氣的聲音。

「媽…媽…慢點慢點…嘶…這治病太舒服了吧。」

媽媽抬起眼眸對他翻了個白眼,含著肉棒嗚咽的說:「嗚…記著…可別跟你…嘖…你爸說這個…咕嘰咕嘰…治病的事啊!……嗚嗚」

楊亞連忙點頭,哪兒敢說一個不字,他都爽的要暈厥過去了。

看著往日對自己使壞,捉弄自己的老媽,如今脫的光溜溜的,搖晃著奶子,腰肢屁股一擺一擺的給自己口,那體會真不是一般人能感受的,楊亞只覺得自己感動的小弟弟都要哭了。

孫潔感覺自己嘴裡的肉棒比之前更膨脹了,還一抖一抖的,就知道楊亞要發射了。但是孫潔沒有連忙將嘴巴移開,相反卻是將肉棒吞到了更深的地方,只抵自己的咽喉。

楊亞此時馬上要憋不住了,只見媽媽將肉棒含進了大半,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臀部。自己的龜頭也被一圈溫暖的肉團包裹住了,一下一下的收縮著,給肉棒充分的刺激。

楊亞「淚奔了」,媽媽沒有一絲怨言地用自己的溫柔充分包容了自己,和小楊亞。

楊亞沒有什麼能回報媽媽的,只能讓肉棒噴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從媽媽的食道直衝胃裡。

精液強勁的噴射著,媽媽強忍著乾嘔的感覺,喉嚨一下下的吞咽著,卻更刺激龜頭髮射的勁頭了。

房間裡只有精液拍打咽喉的聲音和媽媽嗚嗚吞咽聲,聲聲入耳。

這時有人敲了敲臥室的房門,爸爸的聲音傳了進來,「楊亞,你媽在你這兒嗎?」

「啊?啊!在的在的。」楊亞從高潮的失神回過來,連忙回答道。

「老婆,你等會兒還回房睡麼,不然我要關門了。」爸爸的聲音在房間裡空洞的迴蕩著。

媽媽將精液吞了下去後,不慌不忙的慢慢退出含住龜頭,用舌頭將其舔了個油光鋥亮後,小嘴發出啵的一聲退了出來。

「不回了,我就在亞亞這裡陪他睡覺了。」媽媽淡淡的對門外回答道。

爸爸也就沒說什麼,趿著拖鞋下了樓,整個樓上又靜靜的了。

楊亞爬上了床躺下,將媽媽摟進了自己的懷裡正抱著,然後拉過媽媽的小手握住肉棒,接著在媽媽小耳朵旁輕聲說道:「媽媽,它還沒有軟哎,我能不能放進媽媽的身體里,說不定跟媽媽親密的在一起就不那麼疼了呢。」

媽媽身上原本白皙的皮膚被楊亞這麼一吹氣,變成了淡淡的粉色,讓二人之間的氣氛更加淫靡。

楊亞見媽媽只是低著頭,什麼都沒說,不過嬌紅的耳朵和低垂的腦袋應該已經默許了自己了吧。楊亞是這麼認為的。

於是將媽媽轉了個身背對著自己,兩隻大手握住兩隻大白兔,將媽媽輕輕拉近了自己的懷中。

而後一隻手調整下槍口,腰部微微一用力,這個龜頭就陷進了媽媽的肉蚌當中。

兩根手指將媽媽兩片陰唇打開一些,慢慢將肉棒整個滑進媽媽的屄中。

溫暖,濕潤。這是牛牛反饋給楊亞的第一感覺。

「嗯~」楊亞和媽媽在齊根進入後都舒服的哼了出來。

楊亞貼在了媽媽的小耳朵旁輕聲說道:「媽媽,我又要回家了。」

說罷,不等媽媽回答就往深處一下一下撞擊著,就像要把自己塞進去一般。

媽媽只是捂著自己的嘴巴,默默承受著楊亞的衝擊。

就這樣一會兒,楊亞覺得兩隻眼睛的眼皮在打架了,今天經過那麼多事,到現在早已經困得不行了,只是自己的毅力在堅持著擺動腰部。「一定要插進子宮!」楊亞心中只堅定著這麼個信念。

「啪。」只感覺到自己的肉棒前端進入了一個狹窄的通道緊緊的夾住了自己。楊亞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擁著媽媽,兩人精疲力盡的沉沉睡了去。

將昨日失去意識之前的事過了一遍腦袋,楊亞便知道自己的肉棒為什麼還插在媽媽的屄里了。

整根肉棒晨勃著,深深的插在濕滑的媽媽的甬道里。

這時,媽媽好像被肉棒的滾燙刺激到了,身子扭動了下,然後嬌哼了一聲「嗯~」

楊亞渾身骨頭都酥了,肉棒又漲大了一些,於是輕聲說道,「媽媽,我的小兄弟又想跟你撒嬌了,真沒辦法。」

像是說給媽媽聽,卻不在意媽媽回答,說完只是默默將媽媽平躺過來。

楊亞雙腿跪在媽媽白皙的大屁股前,兩隻渾圓的小腿架在了自己肩膀上,卻感覺媽媽陰道里的肉棒不怎麼得勁,於是將一旁的乳膠枕頭拿了過來塞進媽媽屁股底下墊了個高。

接著便為媽媽開啟了叫醒模式。

只是媽媽從以前就是那種只要睡著就很難被攪醒的人。無論楊亞現在怎麼抽插,兩人的肉撞擊在一起啪啪作響,媽媽卻是紅著臉頰,無意識的哼哼著,絲毫也不見轉醒。

這時擱在一旁的手機響起了鬧鈴,媽媽也在我的努力下悠悠轉醒。

「嗯~嗯?啊啊啊…亞…亞亞…怎麼大清早…就…就跟媽媽撒嬌啊,真受不了你!」孫潔一邊嬌嗔著,一邊哼哼著將雙腿夾在了楊亞的腰上,顯然不是真生氣。

「嘿嘿,這不是喜歡媽媽嘛,換成別人的媽媽我才懶得跟撒嬌呢!」說著,俯下身擁住了媽媽赤裸豐滿的身子,想用實際行動表現出對媽媽的喜歡。只是俯身後一下下重重下落的臀部暴露了楊亞只是想更深的進入媽媽裡面。

「哼…哈~啊!就你油嘴滑舌…」媽媽翻了個白眼說道。

楊亞也不說什麼,腰腹一用力,將媽媽整個抱了起來。

孫潔被兒子突然抱起來抽插嚇到了,覺得自己要被甩出去了,於是用手緊緊摟住了楊亞的脖子,「啊呀!亞亞你幹什麼呀,嚇媽媽一跳!」,孫潔生氣的說到。

「我們要下去吃飯呀!」楊亞天真的回答道。

然後兩人以火車便當的體位,兩步一抽插地走出了房間。

正巧在走廊看到了妹妹楊陽穿戴整齊走了出來。這讓楊亞和楊陽同時嚇了一大跳。

不過楊陽顯然是震驚多一些,小手捂著嘴,一手顫抖地指著母子兩人問道,「哥…你和媽媽這是在做什麼啊!?」

楊亞略一思索,反正昨天也給楊陽調整了命令,只要解釋一下就行。

於是繼續腰腹不停地動著,面上故作鎮靜的給楊陽解釋道:「這個啊,是我在給媽媽做按摩呢,媽媽她經常肚子疼,不舒服,我想這樣按摩,在體內直接按摩應該更有用些。」

楊陽聽後眼神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楊亞乘勝追擊問:「不然你以為呢?你思想真是齷齪啊!」。好傢夥,楊亞直接是倒打一耙。

通紅著雙頰,楊陽直接轉身快步下了樓梯,一邊大聲說到:「呸,你以為誰思想都跟你一樣呢!」

「亞亞~你怎麼不跟妹…妹說實話,是你在…啊哈~在跟媽媽撒嬌呢…嗯~」媽媽氣息紊亂,嬌喘不停。

楊亞露出了一臉淫笑,「我這麼大人了還跟媽媽撒嬌,要是讓妹妹知道還不嘲笑我啊,不能說不能說。」然後邁步抱著媽媽下樓梯去了。

不過這樓梯下得過於香艷了一些。才走了兩階,在下樓梯的顛簸和媽媽自身重力下,讓本來沒有完全進入還留著一小截的肉棒破開了前方的軟肉,整個都深入了進去。

楊亞只感覺一圈彈性十足的軟肉緊緊箍住了自己冠狀溝,讓自己差點被勒的差點噴射。

可是樓梯還有十幾階,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下。

媽媽被深深捅進子宮的一下頂的將頭埋進了楊亞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喘息著。

只不過楊亞也已是強弩之末,當腳步搖搖晃晃終於走到最後一階後,媽媽剛好落到最低點,楊亞在媽媽子宮溫軟的按摩和棒身被陰道一下一下的擠壓中咕咕的射出來了今天濃厚的第一發精液。

「啪…啪…」強勁的精流拍擊到子宮壁上,媽媽被燙的挺直了身子,抬著腦袋,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好像一隻金魚一樣可愛。

楊亞在強烈的高潮下有些腳軟,差點撐不住兩個人的體重跪倒在地上,還好昨天在晚自習的試驗時給自己加強了力量和精力,不然這下一跪倒,自己的牛牛怕是要折了的。

走到餐桌旁,看到妹妹紅著臉龐低著頭抬著早餐出了廚房走過來,那模樣可愛極了,真想現在就吃掉呢。

爸爸這時咳嗽一聲,收起了報紙,抬頭看了母子兩人一眼,深深皺起了眉頭。這嚴肅的神色嚇了楊亞一天,心想莫不是系統出了問題,失效了吧!

戰戰兢兢的拉開椅子,抱著大開著腿的媽媽坐在了椅子上,不敢動作。

楊勇慢慢開口道:「你們母子兩個雖然關係好,喜歡黏在一起我能理解,可是在家怎麼能不穿衣服呢!而且要是著涼怎麼辦!」

爸爸最後炸響的質問,嚇得楊亞一抖,卻讓媽媽呻吟了出來。

可是等了一會兒,卻不聽爸爸有下文。楊亞抬起頭眨巴著眼睛看了看爸爸,這才確認原來只是因為兩人光著身子而不滿啊。

楊亞的心也落回到了肚子裡,心想「差點給兒子嚇萎了!要是真萎了,看媽媽和妹妹怎麼給你生孫子!」

於是放下心來,低頭認錯:「好的,爸爸,我們待會兒吃完飯就好好穿上衣服。」

這時媽媽不樂意了,掙扎著在肉棒上轉了個圈,正面對著餐桌對面的媽媽教訓道:「亞亞只是跟我親近一下,穿不穿衣服又怎樣嘛!你再嚇亞亞一下試試。」

大發雌威的媽媽連爸爸都要避其鋒芒,於是楊勇也不再言語,只是點點頭,默默吃起了早餐。

這下安心的楊亞右手緊緊摟住了媽媽的腰肢,手臂一下一下帶動著媽媽在自己胯上抽插著,一邊在媽媽耳邊輕聲說道「謝謝我親愛的媽媽。」

熱氣直呼進媽媽的耳中。媽媽嬌哼著白了楊亞一眼,拿起了一片麵包小嘴小嘴咬著。

楊亞樂了,於是左手拿著三明治咬著,右手摟著赤裸的媽媽上下抽動著。

這個餐桌上只聽見啪啪聲和媽媽的悶哼聲。楊陽紅著臉低著頭吃東西,只是不時瞟過來的眼神暴露了她心中此時不平靜。爸爸則是一臉慈祥的看著母子二人相親相愛,胃口大開的吃了兩份三明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