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為兒子選淫妻 (完) 作者:憐花公子

.

【我為兒子選淫妻】

作者:憐花公子2021-4-6發表於S8

我和老婆李霞雖然快50了,但我們的觀念並不老,時下流行的換妻、3P我們都玩過,但是由於年齡的原因很難找到合適的性伴,再說也不敢在本地找,只能是利用長假時間去外地,往往是狂歡幾天後來就又是我們兩人了,感覺真是索然無味,真是需要既方便又安全隨時可以玩得性伴。

受亂倫小說的啟發,我們把目標鎖定在兒子身上。兒子小偉24歲,大學畢業後在一家網絡公司工作,雖然有女友,但卻經常更換,據我觀察他也只是和她們玩玩而已,絕不是在談戀愛。

經過和老婆一番籌劃,我們開始實施我們的計劃。我們把一張日本母子亂倫的光碟放在《英雄》的盒子裡,晚飯後我說去和朋友打麻將不回來了。

我走後,老婆和兒子看了一會兒電視說:「沒意思,看看光碟吧。」

兒子問:「看哪個呀?」

老婆說:「看英雄那個吧,你先放,我去沖個澡。」

老婆簡單的沖了一下,穿著那件薄如蟬羽的絲綢睡衣出來了,兩個奶子顫巍巍的抖動著,兩腿間的屄毛隱約可見。

「小偉,你放的啥呀?」老婆故意驚訝的問。

「我哪知道這裡裝的是這個呀,肯定是你和我爸看過的。」兒子拿起光碟盒子說。

「我們看看可以,你可不能看這些東西,快關了。」

老婆故意裝正經。

「為什麼呀?我就要看,我要媽媽一起看。」說著,兒子拉過她坐在身邊。

「真拿你沒辦法。」老婆假裝很不情願的半推半就了。

螢幕上一對母子瘋狂的操著,歡快的叫著,兒子一邊看螢幕,一邊偷眼看媽媽的表情.看著看著,兒子把手放在媽媽的奶子上。

到此時,老婆不用再裝了,摟過兒子問:「你是是也想媽媽?」

「我早就想了。」兒子把另一隻手伸進睡衣下摸在屄上:「哇,媽媽,好多水呀。」

兒子的手指插進屄眼摳索,老婆淫態畢露了:「你個壞小子,啥時學會玩屄啦。啊……啊……媽媽好想呀……」

「是想兒子的大雞巴了吧。」

「是,媽媽想兒子的大雞巴,好兒子,快把你的大雞巴操進媽媽的屄里。」

兒子迅速脫光了,雞巴早已高杆堅舉,他熟練的把媽媽的腿架在肩膀上,大雞巴對準屄眼插進去:「啊,好媽媽,兒子的雞巴插進你的屄了,好舒服呀。」

「啊,媽媽成了騷屄了,媽媽讓兒子給操了。使勁操呀兒子,操爛媽媽的騷屄。」

「我早就知道你是騷貨,我看了你們和別人操屄的照片,我也看了你們的郵件,真氣死我了,你不讓我操,卻讓別的男人操。我今天要操死你個老騷屄。」

兒子雙手握著大奶子揉搓著,雞巴在屄里狂搗不停。

媽媽的屁股聳動著迎合著兒子的抽插,喘息聲、浪叫聲、身體撞擊的啪啪聲交織成亂倫交響樂。

恰在此時,我回來了,看見我們的計劃成功了,看見這活生生的、真切切的兒子操媽媽的一幕,真是又高興又刺激。

「哈哈,好小子,竟敢操你媽媽。」我大聲調侃說。

兒子見我突然出現,先是一楞,繼而沖我調皮的擠眼一笑:「你讓那末多人操了我媽媽,難道我操就不可以嗎?」

「就是嘛,兒是我的兒,屄是我的屄,我兒操我屄,天經加地義。兒子快操,讓他個老傢伙好好看看兒子是怎樣操媽媽的。」老婆淫蕩的說。

「兒子,狠狠的操她個老騷屄,今天讓她嘗嘗咱們爺倆的厲害。」

「沒問題,你就瞧好吧。」兒子又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

我脫光衣服,把雞巴插進老婆的嘴裡。

老婆的喉嚨里發出悶哼聲。兒子啊啊得叫著越操越快,沾滿淫水的雞巴在屄里出出進進。

「哇!媽媽的屄好奇妙呀,一下松一下緊的好像咬我的雞巴呢。」兒子喘息著說。

「傻小子,那是你媽媽的屄高潮了。」

老婆一歪頭吐出我的雞巴:「啊……啊……操死了,爽死啦!」

兒子受到鼓勵,更快更有力的操著,突然大叫一聲趴在他媽媽的身上,母子第一回合的大戰停息了。

接下來我們把戰場轉移到臥室,老婆趴在床邊翹起屁股,屄里流出粘粘的精液,我挺著雞巴插進去,被擠出的精液順著她的大腿向下流著。

兒子坐在她面前,她含住兒子的雞巴上舔下嘬。

我抱著她的屁股一下一下慢慢的插,逐漸的加快速度,她的身體前後聳動,兩個大奶子垂在胸前晃著,兒子用雙腳夾住一個奶子搓弄。

「兒子,操屄好玩嗎?」我一邊操一邊問。

「當然好玩。」

「以前操過嗎?」

「操過呀,上大學時經常和女同學操。」

「現在和誰操呀?」

「有高中時的同學,有同事,還有網友,多啦。」看起來他還挺自豪的。

「你小子夠騷的,什麼人都操,連你媽都操了。」

「還不是你們的遺傳呀,你們又是換妻又是3人行又是亂倫的,騷的也夠時尚的呀。」

「你也操過很多屄了,誰的屄最好玩呀?」

「當然是媽媽的屄好玩啦,操媽媽的屄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呀。」

「好兒子,有良心,媽媽以後天天讓你操。」老婆吐齣兒子的雞巴說。

一家三口說著淫言浪語,玩著亂倫遊戲,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刺激,不由得越操越有勁。

老婆又:「啊……啊……」得叫起來,當她的屄又開始有節奏的收縮時,我的雞巴在屄得深處噴射了。

這時兒子的雞巴早已又硬挺挺的了,我抽出雞巴示意讓他接著上,兒子卻說:「不公平呀。你操過我媽媽的處女屄,我現在操的可是被許多男人操過的老騷屄了。」

「傻兒子,媽媽要是還是處女屄哪有你呀,怎麼,剛才還說媽媽的屄好呢,一轉眼又嫌媽媽是老騷屄了?再說了,媽媽不是騷屄怎麼能讓你操呢?」老婆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樣子說。

「好媽媽,我不是嫌你老騷屄,我好喜歡媽媽的騷屄呢,我是說你這讓別人操過嗎?」兒子的手摳在媽媽的屁眼上。

「你個壞小子,想操媽媽的屁眼呀?那地方連你爸爸我都不讓操呢,今天就讓你個壞小子操一次吧。」

「哈哈,原來媽媽是給我留著的。爸爸,那我就不客氣了。」兒子把屄里流出的精液抹在屁眼上,雞巴頂上去。

龜頭剛進去,老婆就叫起來:「啊,疼呀!兒子,慢點。」

「處女開苞哪有不疼得,忍著點一會兒就好了。」

兒子繼續往裡插,慢慢的整根雞巴都進去了,老婆疼的呲牙咧嘴,兒子不敢動了。

過了一會兒,老婆說:「兒子,你操吧,媽媽忍得住。」

兒子慢慢的抽插起來,雞巴上沾滿黃乎乎的粘液。

老婆痛苦的呻吟慢慢的變成快樂的喊叫:「哇,疼呀!啊不,是爽呀。」

「兒子快點操,媽媽的屁眼就是媽媽的處女屄,媽媽是留給兒子操的。」

看著老婆疼並快樂的淫蕩樣兒,看著兒子的雞巴在他媽媽的屁眼裡越操越來勁,我還真有點嫉妒了,我早就想操她的屁眼,她的性伴也早就要操她的屁眼,可是她說什麼都不讓,現在竟然把她屁眼的第一次給了兒子。

「好兒子,使勁操,媽媽不疼了,媽媽好過癮。

啊……啊……爽啊!」老婆大聲地叫。

兒子使勁地操,終於把精液噴射在屁眼裡。

此後,我們三口就睡在一張大床上。

兒子沉浸在母子亂倫的歡樂里,幾乎天天和他媽媽操,我由於年齡和體力的原因,當然不能每次都參戰,不過看著他們母子花樣百出的淫戲,也是一種享受呢。

一次,當他們母子操的精疲力盡的結束了,老婆問兒子:「你將來有了老婆還能操媽媽嗎?」

「我要找一個能融入我們家的女人做老婆,她不但要接受我和媽媽操屄,還要接受爸爸操她。」

「好小子,有良心,沒白讓你操我老婆。」

蒼天不負有心人,我終於發現了一個可以給我兒子做老婆的女人,那就是我們單位財務部的李芳。她22歲,大學畢業後招聘到我們公司半年多了。

說實話,從我第一次看見她,就覺得她骨子裡透出一種風騷,每次給我送財務報表,她總是沒話找話的和我聊一會兒。

我是過來人,和很多女人有過操屄的的經歷,所以,從她的眼神我早已明白她的用意,我當然也想操她,但我沒向他下手,因為我不想在單位在身邊人身上鬧出什麼桃色事件。

沒想到我帶她出了一次差,我就鬼使神差般的操了她,而且還有了令我驚喜的發現。

那是我到武漢的一個老客戶那洽談一個新的合作項目,順便對幾筆往來帳項,主管會計病了,我只好讓李芳跟我去。

到武漢是下午5點多,對方已經為我們安排了賓館,並且在賓館宴請我們,我喝了不少酒,飯後回到我的房間。

李芳給我泡了杯茶就回了她的房間說:「我先洗個澡。」

我正在床上躺著看電視,她又來我房間,說:「我的房間的淋浴器壞了,在你這洗一洗。」說著拿著睡衣什麼的進了衛生間。

水聲嘩嘩的響了一陣,她裹著浴巾出來了:「劉總,你也洗洗吧,挺解乏的。」

看著她酥胸半裸,顧盼多情的樣子,我突然怦然心動,雞巴悄然挺立了,我意識到今天要和她發生點什麼了,我此時也急切地想要和她發生點什麼。

「好的,我也洗洗。」我意味深長的沖她一笑,她回我一個媚眼。

哈哈,一切盡在不言中。我突然扯下她身上的浴巾,一雙玉乳圓圓的挺挺的,奶頭翹翹的,腿間一叢烏黑濃密的陰毛,好一幅玉女出浴圖呀,我貪婪的目光在她全身掃動。

她旋轉著身體,做出種種撩人的姿勢,我簡直看呆了。

她停下來,催我:「快去洗澡。」

我樂顛顛的脫光衣服,握著雞巴向她晃了晃就進了衛生間,簡單的沖了一下就迫不及待出來了。

她躺在床上沖我笑著:「劉總,色狼的面目暴露了吧,我就知道在公司你是裝正經。」

「哪裡呀,我只是覺得我可以做你爸爸了,怎麼敢亂想呢。」

「我就是喜歡你這個爸爸呢。」

「不行不行,你還是做妹妹吧,哪有爸爸和女兒這樣的。」

「爸爸怎麼就不能和女兒這樣啦?你真的長的很像我爸爸呢。」她話中有話。

我似乎悟到什麼:「你可千萬別說你和你爸爸那個什麼了。」

「還真讓你說著了,我真的和我爸爸那個什麼了。」

「啊?」我吃了一驚。

「有什麼奇怪的?爸爸和女兒,媽媽和兒子,這種事古來就有,現在更多,這才是天倫之樂呢。」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我驚喜的撲到她身上:「說得好,天倫之樂。」我捧起她的奶子嘬住奶頭。

她嬌喘了,嘴裡喃喃的說著:「我現在就是你的女兒,爸爸給女兒說最粗最騷的話吧,女兒喜歡聽。」

我分開她的雙腿,肥肥白白的大陰唇張開了,兩片暗紅的小陰唇已經浸滿淫水閃著亮光:「好嫩的小騷屄兒,爸爸給你舔舔。」

我的舌尖掃動那顆敏感的小豆豆,又靈活的分開兩片小陰唇,舌尖探入屄口旋轉。

她扭動身體,發出囈語般的呻吟:「啊……你真會玩,我的小屄屄好癢好舒服呀。」「啊……啊……爸爸的雞巴好大好硬。」她握著我的雞巴套弄。

「想不想爸爸的雞巴操進你的小屄兒里?」

「想死了,爸爸快操你淫蕩騷浪的女兒,快把你的大雞巴操進你女兒的小騷屄里。」

她急切地反轉身騎在我身上,拿著雞巴對準屄眼坐下去,雞巴深深的插進屄的最深處。

她身體後仰,兩手支撐在我的大腿上,屁股一會上下顛動,一會左右旋轉,我的雞巴在屄里深插斜頂。

她興奮得叫起來:「美呀,美死啦!」

她氣喘吁吁的趴倒在我身上,兩個大奶子擠壓在我胸上。

我的雞巴還插在她的屄里,我彎曲一下腿,雙腳支撐身體,屁股使勁的向上抬起聳動,雞巴在屄里進進出出。

她「啊……啊……」的叫起來:「劉總,哦不,爸爸,你操的女兒好……好舒服,大雞巴頂住花心啦……」

「我操!我操我的乖女兒!」我嘴裡說著,下身用力的向上挺動,不一會兒,我氣喘吁吁的躺著不動了。

「好爸爸,好老公……我要……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操死我。」

她見我停下來,便挺直身體,雙手抓著我的肩旁,屁股飛快地聳動著,嘴裡嗷嗷尖叫起來。

我的雞巴在她的屄的深處頂著子宮滑動,龜頭感覺麻酥酥的舒服極了。

她動了一會兒,又開始喘氣,汗水滴在我的胸脯上。

這時,她翻身下來仰面躺著,腿大大的張開高高的翹起,屄眼濕乎乎的:「爸爸,操我,操我!」

我把她的腿架在肩膀上,雞巴插進去使足力氣大抽大插起來。

「好!操的好!再用力呀……啊……啊……我來了,我飄起來了……」

我頓時感覺她的陰道在一下一下的收縮,有力地夾裹著我的雞巴,在她的喊叫聲中,我衝刺100多下,一股電流直衝後腦,雞巴跳動著噴射了。

手機響了,我拿起來接聽.

「老公,你在幹嘛?」三我老婆的聲音。

「我在賓館休息呀。」

「一個人嗎?」

「是呀,不一個人還能有誰呀?」我沖李芳擠擠眼,李芳也笑嘻嘻的沖我吐一吐舌。

「你在幹嘛?」我問。

「還能幹嗎,兒子正操我呢。」

「老爸,委屈你啦,你就聽著我們操屄打飛機吧,要不然你去找個雞操一操吧。」兒子喘著粗氣說。

接著,手機里傳來老婆「啊……啊……」的浪叫、兒子粗重的喘息和身體的啪啪聲。

我把手機遞給李芳:「你聽段最美的音樂吧。」

李芳接過手機一聽,立刻驚奇的張大嘴巴,我也湊過去聽。

那邊淫聲浪語不斷傳來;「兒子你好榜,操的媽媽好爽呀。啊……啊……操死媽媽了。」

「媽媽的屄好多水呀,就一天沒操你你就騷成這樣啦?」

我和李芳一邊聽一邊偷偷的笑,直到那邊狂唿亂叫一陣後停息下來。

「劉總,你兒子好厲害呀,不歇氣就操了一個多小時。」

「你爸爸也操過你吧,他厲害嗎?」

「和你一樣,越老騷勁越大。」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18歲那年,有一天我媽媽不在家,他趁我睡覺時操我,我被疼醒了,反抗了一陣沒他力氣大就只好由他了。當時我又羞又怕又疼,流得血把事先墊在我屁股下的毛巾都濕透了。 等媽媽回來,我哭著告訴了媽媽,沒想到媽媽反而說:『沒關係,反正女人都要被男人操的,被爸爸操也是正常的呀,我就被你外公操過。』媽媽又問我:『感覺好嗎?』 我說:『不好,挺疼得。』 媽媽說:『第一次都疼,下次就感覺美了。』 過了兩天在媽媽的勸導下,我又和爸爸操,這次爸爸很溫柔,先舔我的屄,舔得我渾身酥癢。 那時我看著他的大雞巴雖然還是由點怕,但卻又想讓他的雞巴插進去,他慢慢的操了半個多小時把精液噴在我的肚子上。 我雖然沒高潮,但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滋味,後來就是我經常主動找爸爸操啦。」

「有男朋友嗎?」

「在大學有過幾個,也不是操操屄而已,我不敢和他們結婚,怕他們接受不了我的亂倫。」

「你想繼續亂倫嗎?」

「是的,我寧可不結婚也不想放棄亂倫之樂。」

「那你就當我的兒媳婦怎樣?我兒子也想找一個接受亂倫的老婆呢?」

「真的?太好了,我見過你兒子,又帥氣又陽剛,我喜歡。」

幾天後我們回家,火車到站時晚上10點多,我先往家打了電話。

老婆接的,她說:「和兒子剛剛操完。」

我告訴她:「我給兒子帶了禮物,你們等著。」

李芳和我一起到了我家,一進門,老婆和兒子赤身依偎著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見我帶著一個漂亮的姑娘進來,他們同時一楞。

我笑笑說:「別緊張,這是我單位的李芳,和我一起去的。」

李芳落落大方的笑著說:「阿姨好,哥哥好。」

他們醒過神來,明白了怎麼回事,神情恢復了自然,兒子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盯在了李芳身上,我示意老婆進了臥室。

「怎麼回事?」老婆問我。

「給我們做兒媳你看好嗎?」

「好,很漂亮,是不是也很騷呀?」

「比你個老騷婆還騷呢,她們家也是亂倫之家,你可以不擔心兒子有了老婆就不操你了。」

「倒是便宜了你,老牛吃嫩草了。」

我和老婆正在說著,聽見客廳傳來李芳嘻嘻的輕笑和呻吟。

我和老婆相視一笑走出來,只見李芳已經全身赤裸的躺在沙發上,兒子側身坐在沙發邊上一隻手揉著李芳的奶子,一隻手按在李芳的屄上,李芳也握著兒子硬硬的雞巴。

「兒子,喜歡這個妹妹嗎?」我問他。

「喜歡、喜歡。」兒子連聲說。

「哥哥,我也喜歡你,喜歡你的大雞巴。操我吧,讓他們看著你操我。」李芳一臉淫蕩的說著,把腿高高翹起來。

兒子把雞巴頂在屄口,屁股一挺連根沒入。我和老婆看著看著淫情大發,老婆仰靠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張開雙腿,屄口流齣兒子殘留的精液和她的淫水。

我脫掉衣服,抓著她的腳腕,辦蹲半立著把雞巴操進去。頓時,兩根雞巴在兩個屄里狂插狠搗,兩個女人的浪叫此起彼伏。

我和老婆筋疲力盡的癱倒在沙發上,他們還在酣戰。

此時,他們已經換成後入式,李芳跪伏著翹起屁股,兒子在後面抱著屁股猛操。看到我們完事了,李芳抬起頭叫著:「劉總……,啊,不,爸爸,我要吃你的雞巴。」

我把雞巴湊到她嘴邊,她一口含住口嘬舍舔,老婆坐在兒子的腿下,仰起臉嘬住兒子的睪丸……

國慶節,我為兒子和李芳舉辦了婚禮。李芳的爸媽也趕來參加了婚禮,晚上就住在我家。

由於大家心裡都明白,所以也沒什麼可掩飾的,晚飯後,我們分別在主、客衛生間洗了澡就一起赤身裸體坐在客廳里。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而且是三喜臨門。」李芳說。 「為什麼是三喜臨門呀?」李先生有點明知故問。

李芳拉起李先生推倒在我老婆身邊:「你和我這個媽媽結婚之喜。」又拉起李太太推在我的懷裡:「你和我這個爸爸結婚。」

李芳站在中央:「現在婚禮開始。第一項:新郎新娘接吻。」

李先生摟著我老婆親嘴,我也摟住李太太親。

「第二項:才藝展示:新郎新娘展示最佳操技。」

李先生拉著我婆婆站起來,端著她的腿彎抱在胸前。

我老婆知道他要玩母猴上樹,雙臂摟著他的脖子,雙腿纏繞在他的腰間,李先生的雞巴向上一挺插入屄里,藉著腿部的彎曲、直立動作,雞巴在屄里開始抽插。

我老婆則配合著上下聳動身體,兩個大奶子擠壓在李先生胸前揉動。

李太太也拉我站起來說:「我也露點絕活。」

她左腿站立,右腿向上直直的抬起和左腿成一條直線搭靠在我的肩上,我的雞巴正對著她的屄眼,我摟住她的腰剛要把雞巴插進去。

兒子突然阻止我們:「不行、不行。我媽媽被你先操了,我老婆也被你們兩個爸爸先操了,你再先操我這個媽媽,我就太虧了。」

「哈哈……」我們幾個人同時大笑起來。

「要想好,大讓小,你就讓兒子占個先吧。」我老婆笑著說。

「你們爺倆倒爭風吃醋了,好女婿,好兒子,媽媽就先讓你操個夠吧,親家公,新老公,你就讓讓兒子,等會兒我也讓你操個夠。」

李太太把抬起的腿搭在兒子肩上,兒子的雞巴插入她的屄里……

「兒子,你丈母娘的屄好玩嗎?」

老婆在李先生的身上聳動著向兒子擠眉弄眼的發騷發浪。

「太好玩了,我第一次這樣操屄呢。」兒子抱著李太太抬起的腿用力操著說。

「好女婿,媽媽年輕時在業餘藝術團跳芭蕾,你爸爸他們也喜歡這樣操,所以我始終沒放棄練功。好好操,媽媽還有絕活呢。」李太太得意地說。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