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忘年的性福 (第二十章)

【忘年的性福】(第二十章) 作者:S3838438 2017年3月2日發表於sis001第一會所 第二十章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黃子耘接到了老公喬山的電話,「老婆,我今天晚上要 出差,過幾天回來。咱爸就拜託你照顧了。」 通完電話沒一會,楊舜琳就來到黃子耘身旁問道:「子耘姐,回家嗎?」 「哦,我加會班,晚點回去,你先走吧。」黃子耘說道。 「那好吧,我先走了。」楊舜琳說完便走了。 黃子耘加了一會班著實覺得沒意思,便離開公司向家走去。 到了家門口,黃子耘掏出鑰匙打開房門進了家,眼前的一幕讓黃子耘震驚的 站在原地呆住了。正對著自己的客廳,楊舜琳坐在餐桌上,上身一絲不掛,下身 的絲襪褪到了小腿。 正對著楊舜琳的是自己的老公公,他兩手抱著楊舜琳的腿,下身的大雞巴正 在楊舜琳的陰道里快速的抽插。 「啊,快,快,我是黃子耘,快乾我。」楊舜琳浪叫道。 「啊,啊,子耘。我要乾死你,你太爽了。」黃子耘的老公公一邊快速的抽 插著楊舜琳一邊說道。 正幹著,楊舜琳扭頭突然發現了站在門口的黃子耘,「子耘姐,你怎麼回來 了?」 聽到楊舜琳的話,老喬一扭頭髮現自己的兒媳婦站在門口。心裡先是害怕, 緊接著竟然感到了一絲刺激。隨後快速的在楊舜琳的陰道里抽插了幾下後射了出 來。 兩個人高潮過後,楊舜琳臉厚的從餐桌上下來了,老喬從楊舜琳身體里拔出 自己的大雞巴後,也是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 看著自己眼前的楊舜琳挺著兩個大奶子、自己的公公胯下耷拉著的大雞巴。 黃子耘內心先是一陣刺激,緊接著說道:「快去穿衣服吧。」說完,黃子耘便回 到了自己的臥室。 一晚上黃子耘都在自己的臥室待著沒有出來,直到第二天上班走,也沒有搭 理自己的公公。 第二天下班,黃子耘剛進家門就發現自己的公公做好了晚飯,在等自己。洗 了手,黃子耘便坐在桌子旁開始吃飯,依舊是沒有搭理自己的公公。 「子耘,昨天的事實在是對不起。我不應該。」老喬說道。 「爸,既然你提了。 咱們就好好談談。」黃子耘說道。 「好好,我就是想和你好好聊一聊。」老喬說道。 「爸,你和楊舜琳的事,就不說了。但是即使你的慾望再強烈也不能部分時 間和場合的弄啊。」黃子耘說。 「是是,都是爸的錯,爸老糊塗了。」老喬解釋道。 「行了,也不能全怪你。楊舜琳那個騷貨。」黃子耘說。 「還有昨天我和小楊說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啊。」老喬繼續說道。 「什麼話啊?」黃子耘問道。 「就是我們在餐桌上的時候說的話,就是為了刺激,你千萬別放在心上。」 老喬說道。 「真噁心,我可沒聽見。」黃子耘說。 「那就好,我絕對不會再有再次了。真的錯了。哎,你和老楊、老馬一次都 沒到家裡來,我怎麼就犯錯了呢。」老喬說道。 「你怎麼知道老楊的?」黃子耘聽自己公公這麼一說,心裡咯噔了一下。 「哦哦,沒有,沒有,我瞎說的。」老喬連忙解釋道。 「是不是楊舜琳告訴你的?」黃子耘問道。 聽著黃子耘的話,老喬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特別對不起喬山。爸,你覺得我是個壞女人嗎?」黃子耘問道。 「不不,子耘你在我心中是女神。你和老楊還有老馬,僅僅是問了解決需求。」 老喬說道。 「我找老頭,是因為我不想在心裡背叛喬山。和老頭,僅僅是做。不會像年 輕人,影響婚姻。我不想失去喬山。」黃子耘說道。 「我都明白,子耘。」老喬說道。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半個多小時。 吃完放,黃子耘便向自己的臥室走去。走了幾步,黃子耘突然站住扭頭對著 老喬說:「爸,年紀大了,別那麼用力,那麼沒節制的。」說完,黃子耘進了自 己的臥室關上了門。 第二天中午,老喬和楊舜琳相約來到了咖啡廳。 兩個人坐下後,楊舜琳先開了口,「怎麼樣,昨天晚上的事進展的如何?」 「都按照你教的說了,也按照事先設想的進展。」老喬說。 「嗯,不錯。下來就是最後一步了。」楊舜琳喝了一口咖啡說道。 「什麼?」老喬問道。 「我和黃子耘的老馬做愛,然後你把視頻給黃子耘看。」楊舜琳說道。 「啊?小楊,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不想你和別人。」老喬說。 「行了,別假正經了。我還不知道你,一邊在床上幹著我,一邊心裡想著你 那個兒媳婦黃子耘。」楊舜琳說道。 「沒有,沒有。我和你的時候,心裡只想著你。」老喬解釋道。 「行了、行了。別解釋了。只要到時候得到黃子耘以後,別把我忘了就行。」 楊舜琳說完便起身離開了。 下午下了班,楊舜琳便來到老馬家敲開了老馬的房門。 進了門後,老馬說道:「小楊?你怎麼來了?」 「怎麼?只能子耘姐來,我就不能來了。」楊舜琳說完便坐了下來。 「沒有,沒有。有什麼事嗎?」老馬問道。 「沒什麼事,就是聽子耘姐說你的能力特別猛。想來試試。」楊舜琳說著, 便起身來到老馬身後,伸出一隻手在老馬的胯下撫摸。 被楊舜琳一摸,老馬的大雞巴一下子就硬了起來。 「哎呦,還真挺大。子耘姐還真沒說錯啊。」楊舜琳說道。 看著面前不知所措的老馬,楊舜琳接著說道:「行了,讓本小姐也感受一下 吧。我在臥室等你,快去洗洗。」說完,楊舜琳便扭著自己性感的屁股進了老馬 的臥室。 看到老馬進了衛生間後,楊舜琳連忙打開自己的手包,將微型攝像機調好, 將手包放在正對床的位置。 不一會,老馬便洗完進來了。 看著老馬赤裸堅挺的大雞巴,楊舜琳說道:「我天,這麼大。」說完便一把 拉過老馬將老馬壓在身下,張嘴把老馬的大雞巴含在了嘴裡。 老馬被楊舜琳的主動的開放驚住了。說實話,眼前這個女人,論姿色甚至比 黃子耘還要好看。但是確實和黃子耘是不同的類型。黃子耘給人是一種人妻、少 婦的感覺,臉上天生的高冷的表情,讓每個男人都蠢蠢欲動,想要把黃子耘征服 於自己的胯下。而楊舜琳,則給人一種青春靚麗、火熱騷動的感覺,性感的身材 和技巧,每個男人都想和她醉生夢死。 楊舜琳半跪在老馬的身邊,圓滾滾的屁股衝著老馬的頭一側,手撫摸著老馬 的大雞巴,低下頭,用嘴唇輕輕地吻著老馬的大雞巴。老馬感覺著楊舜琳的長髮 拂在自己腿上的痒痒滋味,看著披散著黑髮的楊舜琳頭在自己胯間慢慢動著,感 受著大雞巴上楊舜琳柔軟嘴唇微微的碰觸,簡直像在夢中一樣。漸漸的,楊舜琳 伸出舌尖,張開嘴唇,讓老馬已經有點硬起來的大雞巴一點點進入了自己的嘴裡, 用嘴唇緊緊地含著老馬的大雞巴不斷地套弄著,感受著老馬的大雞巴越來越硬, 真箇龜頭紫紅紫紅的脹起著。楊舜琳這時吐出已經硬的青筋暴起的大雞巴,抬頭 看著老馬,臉上緋紅一片,嘴角還殘留著一絲剛才套弄流出來的口水,嬌羞中又 有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那種耐不住地放蕩嫵媚。 「喜歡我嗎?」楊舜琳問道。 「喜歡,喜歡,你太美了。」老馬興奮的說道。 「那我和黃子耘誰更美,誰更舒服?」楊舜琳接著問道。 「你美,你舒服,太爽了。」感受到楊舜琳用手挑撥自己的屁眼,老馬更加 興奮了。 「那你以後不許和黃子耘做,只能和我一個人做愛。」楊舜琳說道。 「好好,我只和你一個人做愛,小寶貝。」老馬說完兩人就迫不及待的緊緊 抱在一起。 楊舜琳仰著頭,柔軟的嘴唇被老喬馬緊緊地吮吸在一起,滑嫩跳動的小舌頭 和老馬糾纏在一起,楊舜琳的胸罩也已經落到了地毯上,一對豐滿的奶子正在老 馬的大手下不斷地被揉搓著,楊舜琳不斷地索求著老馬的親吻,紅嫩的嘴唇在老 馬不斷的親吻下變得更加的艷紅。 「啊……嗯……嗯……」楊舜琳的呻吟越來越不能控制,伴隨著老馬的大手 已經伸進了楊舜琳白色透明的蕾絲內褲里,摸過楊舜琳柔軟的陰毛,手指探在楊 舜琳滑嫩嫩的陰唇上,楊舜琳更加激烈地扭動著身體,一對黃豆粒大小的奶頭此 時紅嫩嫩的硬起,在白嫩的乳房上不斷的晃動。楊舜琳呻吟著說:「馬叔,快來, 老公,要我……」 老馬也有點按捺不住,畢竟這幾天天他也一直沒有和黃子耘做過,此時還怎 麼能堅持,一把把楊舜琳的白色內褲拉下去,起身把楊舜琳壓在了自己身下。楊 舜琳一下就感覺到老馬那火熱堅硬的大雞巴碰在自己腿上的感覺。老馬的手在楊 舜琳大奶子上摸了幾把。隨後老馬的嘴唇一邊吸吮著楊舜琳的奶頭,一邊手急躁 地摸著楊舜琳的下身。楊舜琳身體抖了一下,就配合的把腿微微的叉開了。感受 到了楊舜琳陰唇的濕潤,老馬的大雞巴便很輕鬆的插了進去。每抽插一次,楊舜 琳的屁股都緊緊的收縮一次,兩手不由自主地扶在老馬的腰上,深怕他用力的頂 她。 「啊……嗯……噢……」楊舜琳咬著嘴唇,晃動著頭髮,伴隨著老馬的抽送, 不斷的浪叫著。 突然老馬猛地一下把楊舜琳抱了起來,一下變成了楊舜琳騎坐在老馬身上。 老馬坐在床上,雙腿伸著,楊舜琳和老馬緊緊的摟在一起,老馬托起楊舜琳 的屁股,上下動著,大雞巴就在楊舜琳的下身長距離的抽送著。 「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老馬每動一下都讓楊舜琳渾身 顫抖,嬌喘連連的不斷叫著,「啊……哦……啊啊!」 過了一會,老馬放下楊舜琳,讓楊舜琳趴在床上,老馬從後面再一次的插入 了楊舜琳的陰道。 老馬撫摸著楊舜琳柔軟豐滿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著。此時,白色的床單 上,楊舜琳好像在游泳一樣已經全部趴在了上面,雙手向兩面伸開著,屁股高高 的翹起,老馬粗大的大雞巴大力的在楊舜琳的身體里抽送著,濕漉漉的陰道發出 水孜孜的摩擦聲…… 老馬的雙手把著楊舜琳的胯部,用力地運抽插著。 感受著這個性感的小女人在自己身下的顫抖和呻吟…… 「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楊舜琳不停的晃動著滿頭的 長發,下身不斷的緊縮著。 又一輪快速猛烈的抽插之後,老馬能夠感覺雞巴頭的陣陣酥麻,楊舜琳的陰 道也不時地痙攣。 楊舜琳一邊雙手緊緊的插著床單,一邊喘息著呻吟著:「啊……老公……我 快來了,啊……老公,快……啊……嗯……老公……我來了……」 此時老馬也喘息著說:「寶貝,我要射了……」 「老公射吧……啊……射……」楊舜琳此時徹底的放浪了,根本無所顧及, 舒服的高潮讓楊舜琳忘乎所以的叫著老馬老公,感受著老馬大雞巴在身體里火熱 的噴射。 高潮過後,楊舜琳起身收拾好以後便說道:「老馬老公,別忘了你剛才說的 話啊。」說完,楊舜琳在老馬軟下來的大雞巴上親了一下便離開了。 …… 第二天,楊舜琳便抽空將昨天自己和老馬做愛的視頻給了老喬。 晚上回到家,黃子耘看到自己的公公鬱悶的坐在沙發上抽菸。便問道:「怎 麼了?爸?」 「哦,子耘回來了。沒什麼。我去做飯。」說完老喬便起身。 「我去吧,爸。你怎麼了」黃子耘問道。 「沒什麼。」老喬說完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黃子耘做好飯,老喬出來隨便吃了兩口便又回去了。飯桌上,老喬依舊是耷 拉個臉,沒有一句話。 洗完碗,黃子耘進了老喬的房子,「爸,你到底怎麼了。別嚇唬我。」 老喬抬頭看了看黃子耘,隨後打開電腦,插上U盤後對黃子耘說:「這是我 今天和楊舜琳在賓館做的時候無語中發現的,我偷偷拿了回來。下午在家看了。 你也看一下吧。」老喬說。 「什麼啊,這麼神秘。」黃子耘說完便敲動滑鼠打開了U盤裡的視頻。 伴隨著啊,啊的淫叫聲,視頻中出現了老馬和楊舜琳做愛的畫面。 看著電腦上楊舜琳和自己的老頭老馬激烈的做愛。黃子耘腦子裡一下子一片 空白。緊接著起身對老喬說:「爸,這沒有麼。別放在心上了。」黃子耘說完便 回了自己臥室。 進了臥室,黃子耘反手鎖上了房門,便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獃。 這個夜晚,黃子耘註定是無眠的。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