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亂花迷人眼 (02 ) 作者:大俠缺牙

【亂花迷人眼】

作者:大俠缺牙2021-4-25發表於S8

第二章:庫房圇殲

猴子幾人聽到此話,震驚之餘還夾雜著興奮。幾人里就猴子和一個綽號大華的操過女人,還是和盧傑豪出去辦事,洗浴里找的小姐。剩下三人里,就一個有對象,但還沒上過床,其他兩人更是純情小處男。

猴子心想,馬惠蓉身材模樣都不錯,尤其是那對大奶,看著就沉甸甸的,出去找個這樣標準的,最少也要1000塊,現在有機會肏一次,機會難得啊。可嘴上還是假意道:「你倆的事情,你倆自己解決,別把我們牽扯進來。」

其他幾人雖然各懷心思,但猴子發話了,也都附和著。

宋曉喆捂著襠部,忍著疼痛嘶吼道:「你們拿沒拿我當兄弟,這臭娘們差點把我廢了,你們都不幫我。」說到此處,他想這幫人可能怕擔責任,緊接著說道:「哥幾個不用怕出事,真出了事我一個人抗了。」

見幾人還沒動手的意思,趕緊刺激道:「肏,平時稱兄道弟的,現在幫我教訓個臭娘們都不願意。」

馬惠蓉原本因猴子幾人不願插手此事而感到慶幸,但緊接著就被宋曉喆的話給打擊崩潰,呆坐在了地上。

猴子幾人原本也是假意推脫,此時正好就坡下驢,仗義說道:「喆子,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們要就幫你治治這個小婊子。」

猴子朝幾人使了個眼色,幾人就朝馬惠蓉撲了過去。

馬惠蓉在聽了宋曉喆的話之後,就一直呆坐在原地,此時幾人向他撲來,對她開始上下其手時,她才反應過來,開始掙扎。可這次不同剛才,這麼多人對她動手,她的反抗顯得那麼微弱。

馬惠蓉怕了,即使她劈腿出軌,那也是找個合眼緣的,尋找偷情的刺激。也不是現在成為人盡可夫的婊子,還要遭到圇殲。

馬惠蓉掙扎哭喊著,向著宋曉喆求饒道:「曉喆,我錯了,你饒了我吧!我再不和你分手了,我也不在背叛你,我只做你一個人的女人,好不好?你放過我吧!」

猴子幾人已將馬惠蓉制住,解著她的衣服,摸著大腿,抓著奶子,猴子更是將手順著馬惠蓉的褲腰掏了進去。此時聽了馬惠蓉求饒的話,都停止了手上動作,一起看向了宋曉喆。

宋曉喆聽到求饒的話,內心閃過一絲心痛,但這抹疼痛很快就被下體的疼痛所蓋過,隨即面露怒容道:「你還有臉求我,當初我從王寶手裡把你翹來就應該想到,你就是個萬人睡的婊子,他對你那麼好,你還咬我這鉤……」

宋曉喆還沒把話說完,猴子伸在馬惠蓉內褲中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直接用一根手指捅進了馬惠蓉的陰道內。

馬惠蓉陰道還比較乾澀,被手指突然捅入,痛呼一聲。

「啊…快拿出去」邊說邊伸手去推猴子的手。

此聲痛呼聽在宋曉喆耳朵里卻完全變了味道,本有一絲的眷戀也蕩然無存了,於是陰冷的開口道:「騷貨,這就忍不住開始淫叫了,還讓我饒了你,做夢去吧!」

邊說著邊摸著疼痛的下體,看著猴子開口道:「猴哥,這婊子剛才那下差點廢了我,你們趕緊開始肏她,把她的騷逼肏懶爛了。」

猴子咧嘴一笑,開口道:「放心吧兄弟,保證把這個小騷貨肏的服服帖帖的,幫你報仇。」說話之後,插在馬惠蓉陰道里的手指就開始摳挖起來。

其他幾人見猴子開始動手,也紛紛行動了起來。大華直接抓住了馬惠蓉的一隻大奶,另一手脫著她的衣服。

馬惠蓉雙腿亂蹬,胡亂掙扎,猴子手夾在馬惠蓉的褲襠里,手指在掙紮下扭出了陰道,在想找卻找不准洞口了,手還使不上勁,心裡煩躁,開口吩咐道:「老孫,強子,你倆把她按住,源兒,你來脫她衣服。」

猴子這一指揮,幾人分工合作,幾下就把馬惠蓉扒了個精光。看到這白花花的肉體,幾個血氣方剛的少年都是氣血翻湧,特別是老孫、強子和源兒,幾人還都是處男,這麼一個赤裸美女帶著無盡屈辱的被按在地上,直接激發了他們心中的獸血。

老孫和強子一人抱著一條大腿,摸著馬惠蓉大腿根部的軟肉,眼睛在其胸前的嫣紅和下體稀疏的陰毛間來回逡巡。

源兒在撕扯完馬惠蓉的內褲後,眼睛就沒離開過她內褲中的神秘洞穴。

猴子在幾人的幫助下已重新將手指插回了馬惠蓉的陰道之中,雖然馬惠蓉仍在掙扎,但在幾個年輕男生面前卻是徒勞的。

方品倚靠門邊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有些同情和憐憫,但更多的確是那具如羊脂白玉般的肉體,內心深處仿佛住著一個惡魔,不斷將他往深淵中拽,讓他渴望看到眼前的女人被圇殲,被使勁的蹂躪,使勁的肏。

方品使勁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些,幾次想走進屋內,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可身體就像不是他的,無法挪動半分。特別是此時的下體,已經硬如鋼鐵,因服食「陰陽丹」的原因,這兩年陽具發育迅猛,勃起之時已有18-19厘米。此時陽具已完全勃起,如果不是有腰帶束縛,簡直是要從褲腰處直接頂出來了。方品用手將陽具動了動,調整到一個相對舒服的位置,準備欣賞人生中的第一場性愛大戲。

馬惠蓉在幾人的蹂躪下已無力掙扎,只能聲嘶力竭的哭喊。猴子幾人哪會管她的感受,只顧探索人體的奧秘。

說來也是,哪有幾個少年懂得憐香惜玉,這裡面還要屬猴子是吃過見過的,在手指的不斷努力下,馬惠蓉的身體還是有了反應,雖然內心抗拒,卻無法阻止生理上的反應,特別是馬惠蓉這樣已嘗過性愛之滋的小女生,正是年輕、敏感的年齡,在幾人的刺激下,淫水已經不斷溢出,猴子見狀淫笑道:「這小妞已經開閘放水了,哥幾個,我就不客氣先打頭陣了。」邊說邊開始脫衣服。

「猴哥,你可快點,哥兒幾個硬的難受。」

「放心,我先來次快炮泄泄火,等輪一圈在好好乾一次,反正有大把時間。」 其他幾人聽了,連忙點頭稱好。

猴子已將衣服快速脫光,別看猴子長的瘦小,胯下的陽具卻是不小,足有16-17厘米,而且龜頭較大,此時已翹成朝天的角度,方向怒指馬惠蓉。

馬惠蓉仍然在哭喊、掙扎,此時看到猴子已經裸身站在面前,更是聲嘶力竭的哭喊。

猴子猙獰一笑,挺著陽具俯下身,跪在馬惠蓉兩腿之間,扶住陽具根部,對準洞口就是一槍到底。

馬惠蓉下體傳來了一陣劇痛,猶如破處,痛呼出聲。

猴子陽具被緊緊包裹,進去時的阻滯感雖然給他帶來了些許疼痛,但這些疼痛遠遠不及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滿足。猴子雙手扶住馬惠蓉的腰,本來想來個高速小馬達的,但陰道內又干又緊,無法快速抽插,只能慢速挖掘。

說來也怪,馬惠蓉在猴子插入自己體內之後,除了一聲痛呼外,就不在掙扎呼喊,仿佛認命般,躺在地上,腦袋歪倒在一邊,眼中已沒有了焦距,只有恐懼和悲傷。

猴子幾人一陣怪笑,興奮異常。源兒忍不住催促道:「猴哥,你倒是快些肏啊,我都快憋炸了。」

猴子感嘆道:「我倒是想快點,可這娘們兒太緊啊,又沒多少水,夾的我都動不了。」

源兒一聽猴子這麼說,感覺一時半會兒也完事不了,心裡慾火燒的難受。

大華一聽是這種情況,也是憋的難受,見馬惠蓉也不反抗了,就鬆開了按著她的收,脫起了衣服。

衣服脫完,抓起了馬惠蓉的小手,放到自己的陰莖上,讓其握緊,幫其手淫。可馬惠蓉如死魚一般,毫無反應。

大華惱怒的將馬惠蓉的頭掰向自己,用手輕扇了她的臉頰兩下,以表威脅,見馬惠蓉將目光看向自己,才惡狠狠的開口道:「手握緊些,擼管不用我教你吧!」

馬惠蓉聽到大華的話,內心感覺無盡的屈辱,委屈的眼淚涌了出來。

大華見她裝可憐,一股厭惡的情緒猛然爆發,抬手就是一個嘴巴,開口罵道:「裝雞巴毛可憐啊,你他媽給我兄弟帶綠帽子的時候沒想到有今天。」說到這還滿含深意的扭頭看了眼宋曉喆,隨後又伸手將馬惠蓉被自己一個巴掌扇到一側的腦袋掰了回來,淫笑著調侃道:「哥哥告訴你,做人莫裝逼,裝逼遭雷劈;做人莫裝屌,裝屌被狗咬;做人莫裝純,裝純遭人輪。在我面前你還是收起你那可憐相吧,乖乖把我們哥幾個伺候好了,否則別怪我辣手無情。」

馬惠蓉怕了,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像是在提醒她要服從,雖然心裡仍感屈辱,但卻不敢在表露出來了。放在大華陰莖上的手漸漸握緊,用著不太嫻熟的手法上下擼動著。

大華見馬惠蓉已經屈服並開始為他服務,露出滿意的淫笑,邊用手揉捏著其胸前的大奶子邊調教著擼管手法。

其他幾人見此情形,也都把衣服脫掉,老孫速度快些,搶占了先機,讓馬惠蓉用另一隻手為他手淫。

儘管是被圇殲,馬惠蓉的身體依然火熱了起來,她閉著眼睛,害怕看到眼前的情景,身體卻出自本能的為他們服務著。兩隻玉手也逐漸熟練了起來,把初經人事的老孫擼的呻吟了起來。

強子和源兒在旁邊看的口乾舌燥,後悔剛才沒脫快些搶占個好點的位置。

猴子感覺出馬惠蓉陰道內的水越來越多,越來越潤滑,心想這婊子果然騷的可以,剛才還一副貞潔烈女的樣子,這會卻淫水橫流。嘴上發出兩聲淫笑,加快了抽插速度。

馬惠蓉是屈辱的,但內心深處卻藏有一份悸動,總感覺肉體上有種壓抑不住的興奮。她使勁搖了搖頭,仿佛要把這種該死的感覺甩掉一樣,但燃燒起來的慾望卻早已把身體灼傷。隨著猴子的大力抽插,她還是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

幾人聽到這叫聲,更是獸慾大增,淫笑連連。特別是猴子,像一個打勝仗的將軍凱旋歸來,高傲的昂著頭,感受著周圍的崇拜,之後更是再次加快了抽插力度和速度。

馬惠蓉在矜持敗給淫慾後,真的失去了抵抗的精力,下體的快感和圇殲的屈辱和刺激讓她更加迷失了,離破罐子破摔只剩下時間問題了。

大華聽在到呻吟後,一隻玉手便再也無法滿足他了,推開了為他服務的手,準備讓馬惠蓉為他口交。

馬惠蓉在手被推開後,睜眼看了一下,見大華滿眼淫穢的看著自己,本應恐懼的心裡,卻只有一點的驚怕,更多的是異常緊張和興奮。

大華攏起馬惠蓉腦後的一把頭髮抓在手裡,把陰莖挺在了她的面前,開口命令道:「給老子舔雞巴,別咬著老子,不然我打碎你滿嘴牙。」說完之後,手上用力將馬惠蓉的頭拉向自己堅硬的雞巴。

當雞巴抵在馬惠蓉嘴唇上時,一股腥臊氣息直灌口鼻,馬惠蓉皺了皺眉頭,並沒有開口,而是本能閉緊牙關。其實在自己發出呻吟聲後,對於這場圇殲就沒有那麼抗拒了,之所以不張口,一是本能上的矜持,二是這個味道確實有些難以入口。以前做之前都洗的乾乾淨淨的,哪有這麼重的味道。

大華見她不張嘴,手上用力拽其頭髮,讓她仰頭看向自己,另一隻手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不過這次沒有那麼用力,提醒和羞辱的成份居多。「是不是不扇你個滿臉桃花開,你就不知道花兒這樣紅啊?快點給老子舔,不然就不是一巴掌的事了。」

馬惠蓉這次被扇,雖然還有些驚懼,但更多的卻是興奮。當剛才那一巴掌落在臉上時,陰道跟著一緊,湧出了不少淫水,來了一次小高潮。眼神迷離的看著大華,聽著他那帶有羞辱的命令,使她更加興奮,借著他的威脅,故作可憐的輕啟檀口,也不管那腥臊氣味,輕輕將大華的雞巴納入口中,嫻熟的舔舐吞吐起來。

馬惠蓉年齡雖然不大,但性經驗確實不少,先後交往了3個男友,還有2個炮友,她這嫻熟口技正是跟炮友王澤凱練出來的。王澤凱雖然打架不行,人還很慫,但泡妞確實有一套,特別是他的一張嘴,不僅會說甜言蜜語,還會吸陰舔鮑,往往前戲就能讓女人泄身數次。在和馬惠蓉約炮時,總是舔的她欲罷不能,而馬惠蓉投桃報李,從不願口交到主動口交,同時也在這個名師的指導下,口技日益嫻熟。

有時倆人約完後,身體乏累,男友宋曉喆如果求愛的話,馬惠蓉就會展現真正的技術,往往三分鐘就讓其買單,這也是馬惠蓉綠他的很大原因。

宋曉喆的雞巴真是和他的名字一樣——「宋小雞雞」,都白瞎了他那人高馬大的身材。倆人交往之前,馬惠蓉是和一個叫王寶在談戀愛,王寶雖然人長的丑了點,但家裡很有錢,也捨得給她花錢。王寶在追她時,真是用心良苦、揮金如土啊,馬惠蓉也終於不負眾望,拜倒在他的金錢攻勢之下。但馬惠蓉算是個心機婊,論心機、耍手腕都把王寶拿捏的死死的。

就拿裝處女打胎這事來說吧,馬惠蓉以前暗戀過一個高大帥氣的體育生,可那體育生是個渣男,利用馬惠蓉單純,成功拿掉了她的一血,倆人交往了一陣,渣男肏膩味了,就給她甩了。而馬惠蓉在和王寶交往時,卻告訴他自己還是處女,倆人交往了半年還只局限於親親摸摸,根本不和他上壘。

在此期間,前任渣男卻以各種理由、各種苦衷約過馬惠蓉幾次,馬惠蓉也知道這樣不好,但卻始終忘不掉初戀的美好,一直盼望著他能回首與她偕老。奈何現實就是童話的殺手,前任渣男約她只是無聊時打發時間,把她當成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免費妓女,關鍵是還沒病,可以不戴套內射。

常在河邊走,哪個不是破鞋,多次內射的後果就是懷孕。當馬惠蓉知道自己懷孕後,找到了前任渣男,卻遭到了羞辱,渣男拒不承認是自己的,誣陷她說這孩子一定是你和你對象的,懷孕了想往我身上賴,是不是想訛錢?馬惠蓉當時都想殺了這個男人,她都沒和王寶上過床怎麼會懷孕。

渣男卻並不理會,還威脅她說,要不你就把這事公開吧,看看大家怎麼看你,會不會罵你是個賤貨。馬惠蓉氣急,扇了渣男一個耳光,自此兩人就分道揚鑣了。

但懷孕的問題還是要解決,於是馬惠蓉就準備讓王寶接盤,找表姐聯繫了一家私人醫院,做了處女膜修復。找了個時機和王寶滾了次床單,並在一個月後告訴王寶自己懷孕了,王寶家境優越,本來想讓馬惠蓉輟學把孩子生下,但馬惠蓉做賊心虛,哪敢生下這個孩子,便以年齡小為由把孩子做了。

之後兩人也甜蜜了一陣,本來馬惠蓉都準備畢業後和王寶結婚生子,以後在家做個全職太太,怎知殺出了個宋曉喆,倆人那是潘金蓮遇西門慶,致命般的邂逅。

宋曉喆和王寶本來就是髮小兄弟,但拆遷搬家後就失去了聯繫,正巧這次宋曉喆轉學到了乾龍中學,並和王寶再次相遇,倆人憶往昔撒尿和泥,兒時的情懷將兩人又綁在了一起。直到一次聚會,宋曉喆見到了馬惠蓉,宋曉喆高大威猛,馬惠蓉美麗動人,兩人相互都有好感,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宋曉喆暗地裡是百般勾引、千般誘惑,倆人上演了一出現代版的潘金蓮和西門慶,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倆人設計投資,讓王寶入股,然後已投資失敗捲走了王寶的錢,如此幾次,王寶父母惱怒極了,對他進行了經濟制裁,並關了他一個月的禁閉。

兩人在王寶身上騙取了不少錢,見他被父母經濟管制,無法在撈到油水,便開始設計把他踹了。倆人將其灌醉,並找了個妓女和他睡在一起,起床後馬惠蓉已送早餐為由將倆人捉姦在床,之後提出分手。

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倆人的計劃雖然騙過了王寶,但卻瞞不過別人,王寶的一個朋友見他分手後抑鬱消沉,就將倆人的苟且之事告訴了他,王寶聽後怒不可遏,帶了兄弟找到了兩人,先是一頓毒打,然後要求倆人將騙他的錢還回來。

這對狗男女也是不要了臉皮,見王寶勢大,便趕緊賠罪,馬惠蓉又是道歉,又是陪睡,在王寶面前足足當了一個月的母狗任其玩弄,最後王寶叫了兄弟玩了一次三p才饒了她。而宋曉喆更是慫的可以,又是談兒時感情,又是下跪求饒的,最後更是把同父異母的妹妹迷暈讓王寶肏了,這事才算了了。

這對狗男女經歷此劫後,也踏實了一陣,彼此過了一段熱戀的時光,但此事也在倆人心裡留下了芥蒂,這也是現在倆人反目成仇的原因之一。

閒話少敘,我們書歸正傳。馬惠蓉出軌的主要原因還是性愛上得不到滿足,宋曉喆的陰莖實在是小,勃起時也就7-8厘米,這還要在恥骨量起,每次做愛時也就能插進去6厘米左右,這還是深插。而且包皮還長,軟的時候陰莖完全隱藏在雞巴毛里,就剩下可憐的一點點包皮,如果單看陰部還以為是個娘們呢。

長此以往馬惠蓉就受不了了,高潮沒有不說,每次還都弄的她不上不下的,身體都快要憋炸了,更氣人的是,宋小雞雞每次做愛時還都問她「爽不爽,寶貝」、「是不是插的你很深」之類的話,簡直噁心死了,嘴上卻還要迎合、敷衍他。如果不是騙王寶的錢在宋曉喆手裡,馬惠蓉早就把他甩了。

而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馬惠蓉遇到了王澤凱。倆人在床第之間,王澤凱僅僅用自己的舌頭就讓馬惠蓉高潮了數次,更別提各種體位的深入交流了。

高潮的滿足感讓馬惠蓉欲罷不能,兩人經常偷情約炮,這段刺激的時光也換來了馬惠蓉純熟的口技。

此時馬惠蓉嫻熟的技法派上了用場,自打大華把雞巴塞到其嘴裡,場面就變的刺激起來,除猴子外的其他幾人都按耐不住了,紛紛揮舞著肉棒向馬惠蓉的小嘴塞去,就連宋曉喆看著這刺激的場面,激動的脫下了褲子,擼動還有些疼痛的下體。

馬惠蓉自下體被侵占後,就放棄了抵抗,並逐漸有了快感,加上大華威脅式的命令,更是讓她產生了莫名的興奮感,可能她骨子裡就是下賤坯子,有被虐傾向,只是以前的男人都把她當做女神,捧在手裡,而現在卻是將她摔在地上,這樣的另類刺激反而激活了她下賤的血脈,此時更是徹底的放飛了自己。

看著眼前的四根肉棒,她輪番的將其納入口中,逐一品嘗,好似人間美味。她努力的挺起身體,抬高頭顱,想要把每根肉棒含的深一些,但由於姿勢原因,做起來很費力。加上猴子在身下一味猛干,根本不講究幾淺幾深的技巧,只用速度和力量就使她快感連連,更是不好施展自己的口舌之功。

姿勢實在是難拿,馬惠蓉只得魅眼含春,嬌羞開口道:「我想坐起來。」說完這話,更是兩頰緋紅。

猴子幾人聽了話哈哈大笑,大華更是開口調笑:「這小騷貨是嫌棄猴哥不行啊,猴哥,要不換我來。」

「沒有,我不是…是…啊…那意思,我只…想…啊…口的…舒…啊…啊…」 猴子聽了大華的調笑,佯裝惱怒,並再次加快速度,肏的馬惠蓉話都說不完整。

源兒更是使壞,學著馬惠蓉被肏時的語調,「猴…猴…哥,啊…小…騷逼……啊,想…換姿勢,啊…你就…滿…滿足…啊…她吧!哈哈哈哈」,話剛說完,自己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馬惠蓉想要辯解,剛一開口:「不是的,啊……」

猴子幾人好像心意相通一般,大華和強子托起馬惠蓉的胳膊,猴子將雞巴深深的插在陰道深處,雙手放在腦後,直接仰面向後躺去,大華、強子順勢一抬,便將兩人的姿勢換成了女上男下。

姿勢換完,馬惠蓉騎在猴子身上,小屄緊緊咬住大雞巴,將其全部吞入。馬惠蓉陰道較深,猴子的肉棒也只是將將能碰到一點點子宮。全根吞下後,馬惠蓉感受著大雞巴刮弄著子宮,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奇異之感,順勢將屁股下沉坐實,前後左右的晃動起來,感受著大雞巴在屄中的攪拌。

大華四人挺著雞巴將馬惠蓉圍住,讓其繼續用嘴服務,這次換了姿勢,馬惠蓉口起來就輕鬆了許多,手口並用,舔這個,擼那個,堪比AV現場。

上面口著,下面插著,雖然有些分心,但對付老孫、強子、源兒這樣的處男還是手到擒來。

強子和老孫最是不濟,馬惠蓉在給強子口的時候,發現強子雞巴不是很長,11厘米左右,但比正常尺寸粗些,覺得這個尺寸可以試下深喉,便在唇舌舔弄時往深處吞了吞,強子哪裡感受過這樣的刺激,感覺自己挺不住了,伸手按出馬惠蓉的後腦,精液便噴涌而出。

馬惠蓉在強子按住她後腦的時候就知道他要射了,因為這也不是她被深喉爆漿的第一次了,憑藉自己的經驗,趕緊吸了口氣,把舌頭微微隆起,用舌尖抵住龜頭下半部,等待著精液的洗禮。

雖然憑藉經驗已做出了應對,但她還是低估了處男的爆發力,前三發都是足以射出1米遠的力量,加上量大腥味重,還是沒有抵擋住,終於喉嚨涌動,吞入了大量的精液。

老孫見馬惠蓉將強子的精液吃進肚子,被這強烈的感官刺激到了,握緊馬惠蓉抓在自己雞巴上的手開始擼了起來,這面馬惠蓉還沒有吐出強子的雞巴緩一口氣,老孫便啊的一聲低沉呻吟,將自己的萬子千孫射了出來,直接噴射在了馬惠蓉的臉上,足足射了10來下才停止。

腥黃的精液順著馬惠蓉的臉上滴答的哪兒哪兒都是,馬惠蓉此時也狼狽不堪,吐出了強子的雞巴,低下頭大口喘著氣,眼睛上因為糊著老孫的精液而無法睜開,用手在臉上努力擦甩著。

強子和老孫二人射完便做到了旁邊的墊子上,平復著高潮後的激動心情,同時也回味著剛才那美好瞬間。

大華半嫌棄、半打趣道:「瞅瞅你倆那不頂事的傢伙事兒,弄的墨墨跡跡的,看看這張丟羞兒(俚語:形容長的好看,漂亮)的小臉蛋被你倆霍霍成這樣,哎,我來幫你擦吧!」說話間抬起馬惠蓉的頭,用手抹了臉上的精液往其嘴中喂。

馬惠蓉閉緊嘴巴,輕輕搖頭表達抗議。

大華手上便用力的抓住了她的脖子,並繼續加大力量。「這東西可是大補,不吃了多可惜。」

大華心裡應該有著暴力傾向,而馬惠蓉內心深處也隱藏著受虐情節,兩人倒是相得益彰。

大華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內心中迸發著扭曲的興奮。馬惠蓉略帶哭腔,但嘴已微微張開,接受了大華的喂食,正是這樣的屈辱感讓她產生了更多的快感,陰道內淫水翻湧,高潮迭起。

下體猛然收縮,洞莖間不留一絲縫隙,馬惠蓉高潮所湧出的淫水全部被堵在了陰道內,其身體有些痙攣。

猴子的雞巴被緊緊包裹住,心知堅持不了多久,便扶住馬惠蓉的腰肢,快速挺動下體,將滾燙的精液射入了其體內。

馬惠蓉也是在高潮之中,此時每一發都射的她身體一顫,而嘴裡還要吃著精液,呻吟聲都無法喊出,只能在喉嚨間發出悶哼聲。

源兒見猴哥享受完了,趕緊催促他下來換人。「猴哥,完事了就趕緊下來,弟弟我忍著沒射就等著肏她的小騷屄呢。」

「行,我就下來。」猴子說完便想把馬惠蓉推開,但下體連結的緊緊的,沒有分開。「源兒,過來幫忙,這小騷屄給我咬住了,拔不出來。」

大華和源兒聽後都感覺新鮮,倆人便試著把馬惠蓉從猴子身上拉下來,一試之下果然拉不開,可能是倆人下體形成了真空。雙方便上下一起使勁,只聽噗的一聲,半軟的雞巴從屄中拔了出來,但帶出了一股」水劍」,中間還夾雜著猴子的精液。

猴子直呼爽,並聯想起了av中的潮吹,急忙向同伴解釋和吹噓。但他並知道這並不是潮吹,只是馬惠蓉高潮陰部收縮,把倆人之間的氣體排出,形成了短暫的真空,倆人高潮中所湧出的液體都夾雜在了中間,也就出現了剛才類似潮吹的情形。

猴子的解釋和馬惠蓉的模樣讓幾人獸慾大漲,源兒已奮不顧身的撲了上去,扶著雞巴就插了進去,根本不去感受屄中的溫熱,直接就全速開動,大力抽肏。

大華根本不給馬惠蓉喘息呻吟的機會,抓住她的頭髮就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嘴裡,直接把嘴當成屄肏,速度之快甚至趕上源兒的肏屄速度了,偶爾還來兩下深喉。

快速的抽肏,也讓快感成倍的增長,源兒和大華堅持了不到兩分鐘,分別將精液射在了馬惠蓉的屄和嘴中。

大華在射完之後,還讓馬惠蓉將他的精液全部吃掉,並在其吃掉後,帶有獎勵性質的扇了馬惠蓉兩個嘴巴,力量不輕不重。嘴上說道:「小賤屄真乖。」

而馬惠蓉非但沒有惱怒,反而很受用,還將臉貼在了大華打他的那隻手上蹭了蹭,樣子要多賤有多賤。

宋曉喆在一旁看的慾火焚身,見他們都完事了,擼著還隱隱作痛的雞巴走上前,準備來上一發。

馬惠蓉看到了走到自己跟前的宋曉喆,眼中布滿了怨毒,看著他那可憐的下體,譏諷道:「你都不算個男人。」

這一語雙關的嘲諷徹底刺激了宋曉喆,每個人都在意自己的短處,有時無意間的言語都會刺激到敏感的神經,更不要說馬惠蓉這種故意而為之。

宋曉喆怒氣上涌,衝上前就是一巴掌。「臭婊子,讓你嘴賤,老子他媽的肏死你。」說著就掰馬惠蓉的大腿,要強上了她。

馬惠蓉本已認命,被肏就被肏吧,可現在是宋曉喆要肏她,他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她可以不恨猴子幾人,但唯獨宋曉喆他無法容忍,恨意怒意完全的爆發了。

她含恨出手反抗,手抓腳踢,狀若瘋魔,全然不顧宋曉喆打在自己身上的拳頭。用指甲抓的對方滿臉血道,最後更是咬在了其手臂之上,生生咬下一塊肉來。

猴子幾人慌忙將兩人拉開,看著滿嘴是血,全身紅腫的馬惠蓉,幾人心有餘悸,特別是此時緊緊抱著馬惠蓉的大華,完全沒想到這娘們這麼狠,這要是剛才給自己的老二一口……想到這全身不禁打了個冷顫,老二又縮了一分。

猴子見事態發現成這樣有些脫離掌控,趕緊叫老孫帶著捂著手臂痛嚎的宋曉喆去醫務室,之後看向滿臉怨毒的馬惠蓉。

此時的馬惠蓉被大華緊緊的抱著,防止她再次發瘋,直到在宋曉喆痛呼、咒罵中離開之後,馬惠蓉才逐漸平靜。

大華見馬惠蓉平靜了一些,心頭一松,膽氣也上來了一些,開口說道:「你這臭婊子是不是瘋了。」

宋曉喆痛呼聲已經遠去,馬惠蓉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氣,如果不是大華在身後抱著她,只怕此時早已坐到了地上。耳邊響起大華的質問,她心裡一陣委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猴子幾人也是手足無措,大華更是心煩意亂,忍不住怒道:「別你媽屄哭了」。說完之後覺得心裡還有些愧疚,畢竟剛剛肏完她,隨後語氣生硬的繼續說道:「行了,我先帶你去洗洗吧!」

大華的話如有魔力一般,馬惠蓉聽後也不在哭了,並跟隨大華去廁所清洗身體。猴子幾人面面相覷,本來還抱著再肏一次的想法也隨著馬惠蓉的發瘋而破滅了,幾人心有戚戚然。

方品斜靠門框,一直未動,倒不是他定力好,而是他深深的被震撼到了。這場面色情、暴力、血腥,強烈的畫面深深的刺激著他的眼球。胯下陽具堅硬如鐵,都要把褲子頂出洞來,特別

是大華的一些暴力畫面,更是植入腦海之中。莫非自己也有性暴力傾向?如果不是自己強大的意志力在努力控制,自己怕是也要上前加入圇殲的行列了。

即使這樣也並沒有停止腦中的幻想,幻想著自己也在肏這個叫馬惠蓉的女孩,也在暴力的插她的嘴,也射精在他的身體里,甚至都有些分不清幻想和現實了。直至宋曉喆和馬惠蓉扭打起來,自己才回神,看著發瘋一樣的女人,方品也很驚訝。

明明已經屈服了,為什麼會突然暴起傷人,還下「嘴」如此之狠,心裡要有多恨啊!隨之甩了甩頭,拋開腦中的胡思亂想,走進了屋裡。

沒一會兒,就聽到了敲門聲,還沒等他回應,門已經被推開了。方品眉頭皺起,心裡有些不悅,等看清進屋之人,更是皺起了眉頭。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