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和表弟的蛛絲馬跡 (1) 作者: daokee3

簡體

. book18.org

【媽媽和表弟的蛛絲馬跡】 book18.org

作者: daokee32021/04/26發表於: 色中色 book18.org

book18.org

「張陽啊,過幾天小虎要來咱們家,你姨媽說實在管不了了,暑假這些天小虎在家鬧騰的不行,鬧得你姨媽累得受不了,說來咱們家玩幾天,讓我好好管教他,你去把房間收拾一下,晚上小虎就來」 book18.org

「不是吧媽媽?小虎真的來咱們家呀,那可是有罪受了,那小子也太會鬧了吧,吵得我頭疼,他要來的話咱們家就別想消停了」 book18.org

聽說表弟小虎要來,兒子張陽瞪大的眼睛用錯愕的表情看著媽媽 book18.org

「張陽你也別這麼說,小虎好歹是你的表弟呀,兄弟兩個感情怎麼這麼差,你這個做哥哥的也得好好教教他呀,小虎年紀還小,不比你是個大孩子你去把房間收拾一下吧」 book18.org

「不要吧媽媽,他來住還得我收拾呀,要不你收拾吧,要不讓小虎自己收拾」 book18.org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呀?還讓我收拾你多大個人了,這點事情都辦不了,小虎還是小孩子,哪裡會自己收拾房間,你自己去收拾吧」 book18.org

媽媽聽到張陽嘮叨不想去收拾房間,臉色稍微有些不好看,媽媽瞪大的眼睛,聲音稍稍提高了一些 book18.org

「快去給他收拾一下,把床給他鋪一下,小虎好歹也是你的表弟,你忘了你去姨媽家的時候姨媽是怎麼照顧你的嗎?快去收拾」 book18.org

張陽看著穿著白色毛衣和棕色包裙腿上穿著肉色絲襪的媽媽,一邊在廚房洗碗,一邊轉頭高聲的對自己說到,張陽也不敢反駁,只能垂頭喪氣的去客房裡給表弟收拾房間。 book18.org

張陽今年17歲,是一名高中生,表弟比他小4歲,今年13歲,是出了名的調皮搗蛋,平時在學校還好,最近放著暑假,在家裡一天到晚的鬧騰,上躥下跳,要麼就是出去跟那幫不良少年鬼混,說大人不像大人,說孩子不像孩子,是他們那個村遠近聞名的小混蛋,最近姨媽實在是管不了了,想把他送到城裡,待到張陽家住幾天,張陽的媽媽是出了名的會教育孩子,姨媽心想送到張陽家讓媽媽好好教育他一段時間,說不定會有好轉。 book18.org

張陽極不情願地給表弟小虎整理好房間,媽媽也對著鏡子稍稍的梳妝打扮起來,雖然表弟只是個小孩子,但向來注重面子性格高冷的媽媽,不想在這個鄉下親戚面前丟了面子,還是想以一個比較靚麗的形象出現在表弟面前。 book18.org

媽媽對著梳妝檯在臉上畫上了精緻的濃妝,接著脫下腿上的肉色絲襪,從衣櫃里拿出一雙嶄新的灰色絲襪,媽媽平時對絲襪特別注重,從來都只穿高級的名牌絲襪,媽媽的絲襪又薄又透,包裹著媽媽渾圓多肉的大腿看起來更加豐腴嫵媚,實事求是的講,媽媽的身材並不算苗條,生過孩子的小腹有些微微隆起,雪白的皮膚下有些許中年女人的贅肉,但是媽媽的屁股非常的渾圓碩大而且緊俏,被灰色的絲襪包裹著像兩個渾圓的肉球,媽媽的雙腿非常的雪白修長,但是卻並不纖細,大腿稍稍有一些粗,但是非常的凹凸有致,圓滾滾的像一個肉柱子,媽媽的小腿更是非常的渾圓豐腴,雖然不纖細,但是絕對稱不上胖,這樣的一雙熟女大腿,搭配上各種肉色灰色的絲襪,反倒更加增添了媽媽成熟女人的韻味。 book18.org

張陽目睹了媽媽穿絲襪的全過程只見,媽媽先是把這雙嶄新的灰色絲襪挽成一個圈,慢慢的套在了自己雪白的腳丫子上,接著輕輕的慢慢的往上拉,均勻的把絲襪平鋪在自己的肌膚上,絲襪慢慢的拉到了膝蓋處,緊接著繼續往上拉,拉到了媽媽的大腿根部,接著再往上包住了媽媽渾圓碩大的大白屁股,然後啪的一聲別在了媽媽帶有些許贅肉的腰間。 book18.org

超薄的灰色絲襪緊緊包裹著媽媽凹凸有致的酮體和兩條豐滿的熟女大腿,腳上穿了一雙米色的居家拖鞋。 book18.org

媽媽脖子上帶了一串圓潤的珍珠項鍊,耳朵上帶了名牌的白金耳環,就這樣站在門口等待著表弟的到來。 book18.org

大概到了下午5點多,姨媽的車就開到了張陽家門口,現在農村也普遍富裕起來了,像表弟這樣的農村家庭也能買上一輛小汽車,姨媽把車停在張陽家門口,表弟噌的一聲就從車裡出來,徑直跑到媽媽跟前,看著媽媽瞪大了眼睛,興奮的大喊大叫 book18.org

「大姨大姨。。。我是小虎呀。。。大姨好」 book18.org

表弟今年13歲,按道理來說年紀也不小了,但卻仍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對著媽媽興奮的大喊大叫,媽媽看到表弟略微沒有教養的樣子,輕微的皺了皺眉頭,兩只大眼睛眯成一條線,嘴角上翹,微微的對表弟笑道 book18.org

「小虎來了呀,趕快進屋吧,張陽哥哥都替你把房間收拾好了,暑假在大姨家好好住幾天」 book18.org

此時小虎的媽媽,也就是張陽的姨媽,也走下車微笑著走到媽媽跟前,對媽媽說道 book18.org

「姐姐呀,小虎就託付給你了,在你們家住幾天,真是給你們家添麻煩了,這孩子實在太鬧騰了,我也管不住,你就好好替我教育教育他吧,看你把張陽教育的這麼好,往後還得你多受累」 book18.org

小虎媽媽穿著一身花里斑斕的衣服,脖子上戴了一串金鍊子,從頭到尾透著一股暴發戶的氣息,跟媽媽優雅高貴的氣質形成鮮明對比 book18.org

「哪裡話啊。。。小虎是我親侄子,教育他本來就是我分內的事,你放心把小虎交給我吧,在我們家住上幾天,我好好的管管他,保准到時候你領回家會比原來聽話的多,小孩子都會鬧,張陽小時候比小虎還會鬧,長大了就好了,你放心吧」 book18.org

姨媽跟媽媽稍微寒暄了幾句,於是就把小虎叫交媽媽,匆匆忙忙的進了車回去了。 book18.org

媽媽雪白豐腴的手臂牽著小虎的小手,把小虎帶到了他自己的房間,笑眯眯地摸著小虎的腦袋對小虎說道 book18.org

「小虎,以後這就是你的房間,安安心心的在這裡住幾天,別那麼鬧,小孩子要乖要聽話」 book18.org

而此時張陽正拿著一張學校里畫的紗布畫走到了小虎跟前,紗布畫是畫在紗布上的,紗布薄如蟬翼,就像媽媽腿上的絲襪一般的薄,張陽在上面畫了一副水彩畫,正準備把它疊好送到學校去。 book18.org

張陽看著小虎還是像以前一樣鬧騰,而與以往不同的是,現在已經13歲的小虎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卻不停的盯著媽媽圓潤豐滿的絲襪大腿不停的上下打量,張陽有些奇怪,小虎這個時候不去看看自己的房間布置的怎麼樣,幹嘛要盯著媽媽腿上的絲襪看個不停呢?不過從小虎稚嫩幼小的眼神里,倒是也看不出什麼邪念,此時小虎也看到了張陽手上的沙畫,他看到沙畫仿佛看到了什麼令他興奮的東西,衝上前去一把把沙畫從張陽手裡搶了過來,小虎粗魯的把薄薄的輕紗捏在手裡 book18.org

「張陽哥哥。。。這是什麼東西啊。。。哈哈哈。。。好好玩。。。好薄啊。。。像女人穿的襪子一樣。。。我要把它撕碎」 book18.org

小虎一邊笑著一邊居然就開始撕扯張陽的沙畫,小虎大大咧咧的莫名其妙的開始撕扯張陽的沙畫,仿佛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絲毫不用顧忌,小虎一邊笑著伸手把張陽的沙畫撕的稀碎,輕薄的紗布頓時被小虎撕的四分五裂 book18.org

「你幹什麼呀?臭小子。。。你瘋了呀,這是我學校的作品,我還得交給老師呢,你是不是有病啊」 book18.org

媽媽看到小虎的舉動也感覺不大對頭,但想到小虎畢竟是客人,連忙上來打圓場,媽媽邁開自己被絲襪包裹的小腿,小碎步跑到小虎跟前,慢慢的蹲下,媽媽雙手扶住小虎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對小虎說道 book18.org

「小虎,這個叫沙畫,是張陽哥哥學校里的作業呢,你可不能這樣亂撕亂扯的,這樣可不好,下回不能這樣了,知道嗎」 book18.org

「這個東西薄薄的看著好奇怪,就應該把它撕碎,我就要把它撕碎」 book18.org

「你神經病啊小虎,這是我好不容易才畫好的沙畫,這紗布很貴的,你賠給我」 book18.org

媽媽雙手握著小虎的肩膀,轉頭看著張陽張口對張陽說道 book18.org

「張陽你也別這麼說,人家還是小孩子呢,又是你的表弟,還是咱們家的客人,你怎麼能這麼對小賈說話呀?好了好了,媽媽給你錢你重新去買就是了,別吵了別鬧了」 book18.org

此時張陽突然注意到媽媽蹲在小虎跟前,小虎居然把手臂搭在了媽媽穿著灰色絲襪的膝蓋上,兩隻眼睛也從上到下俯視著媽媽的胸口,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小虎的眼睛居然向下直勾勾的看向了媽媽穿著白色緊身毛衣的乳溝,稚嫩的小手輕輕的搭在了媽媽被灰色絲襪包裹的膝蓋上,膝蓋彎曲的褶皺處被薄薄的透明絲襪包裹著,看著說不出的有韻味,張陽看著媽媽兩條渾圓豐腴的成熟大腿蹲在了地上,內心仿佛也有一種難以描述的觸動,張陽感覺自己不應該有這種感覺,於是搖晃了幾下,腦袋就把沙畫扔進了垃圾桶里。 book18.org

往後的三天張陽在家,每天都要承受表弟不停的吵鬧和惡作劇。 book18.org

就像今天,表弟居然翻出了張陽小時候玩的水槍,在水槍里裝滿水,然後在客廳 里向四周的發射水槍,客廳里沙發和茶几被滋的都是水,媽媽看到這一幕也顧不得表弟是客人還是什麼呢,衝上去就大聲對表弟呵斥道 book18.org

「小虎啊,你不能這麼做,你拿水槍亂射幹嘛呀?要射去外面射,不要在房間裡射,你看你把沙發和茶几都弄濕了,真是調皮搗蛋的孩子,快把水箱放下」 book18.org

說著媽媽上前一把就奪過了表弟的水槍,表弟頓時哭鬧起來,大聲喊著說把水槍還給自己 book18.org

「大姨還給我,這是我的手槍,大姨還給我還給我」 book18.org

「還給你可以還給你,以後你可不許再射沙發設茶几了,知道了嗎」 book18.org

媽媽說著重新把水槍遞給了表弟,誰知道表弟拿起水槍就朝媽媽穿著絲襪的大腿射了過去,媽媽今天腿上出了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也是超薄的,薄如蟬翼的肉色絲襪像往常一樣緊緊包裹著媽媽渾圓豐滿的大腿,表弟拿著水槍瘋狂的朝媽媽的絲襪大腿撲哧撲哧的射了過去,媽媽的絲襪被表弟射的一塌糊塗,此時張陽也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搶過水槍就扔進了垃圾桶里 book18.org

「這哪裡是你的水槍,這明明是我的水槍,你多大年紀了還玩水槍,以為自己還只有七八歲嗎?你已經13歲了,小虎懂事一點吧」 book18.org

媽媽此時臉上也有些不好看,媽媽滿臉通紅緊緊皺著眉頭,眼睛微微的閉了起來,臉上有些強顏歡笑 book18.org

「小虎聽張陽哥哥的話,他是你表哥,張陽哥哥說的沒錯,你也不小了,不應該拿水槍亂射,你看你把大姨的絲襪射成什麼樣了,這絲襪是大衣早上剛換的呢,好了不要玩水槍了跟張陽哥哥看電視吧,不要鬧了」 book18.org

表弟看到媽媽和張陽都生氣了,稍微收斂了一些, 於是就跟張陽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動畫片,看動畫片的時候也不安分,不停地晃動的雙腿上竄下跳。 book18.org

而媽媽則當著張陽和老弟的面還緩地脫下了自己腿上的肉色絲襪,媽媽從腰間拉開絲襪邊緩緩的從自己渾圓碩大的屁股上脫了下來,然後脫到大腿根部慢慢的再脫到膝蓋,然後用手抓住腳尖部位的絲襪,輕輕一扯就脫下了這雙肉色絲襪扔進了洗衣機,媽媽看了看外面的天氣也比較炎熱,她不想再穿連褲絲襪,於是媽媽就到衣櫃里拿出了一雙肉色的長筒絲襪。 book18.org

在媽媽心裡,表弟小虎和兒子張陽都還是小孩子,所以媽媽換衣服並不避諱他們兩個人,媽媽居然站在電視旁邊當著兩個人的面把長筒絲襪捲成一個圈套,進自己雪白的腳丫子裡,然後慢慢的往上拉,肉色絲襪緊緊的包裹在媽媽略微有些圓潤豐滿的小腿上,然後拉到膝蓋接著再拉到大腿根部,媽媽用力往上拉了拉絲襪的邊,確保絲襪邊已經整齊的包在自己的大腿根部,超薄的長筒絲襪緊緊包裹著媽媽略微有些多肉圓潤的大腿,原本雪白的皮膚包上了一層肉色絲襪看著更是肉里透白,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韻味。 book18.org

此時坐在沙發上的表弟也不再鬧騰了,他居然眨眼著幼稚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媽媽腿上這雙長筒絲襪看個不停,張陽也明顯注意到了表弟在不停的看媽媽的絲襪,表弟從上看到下,從下看到上,從媽媽的絲襪雙腳開始看一直看到了大腿根部,今天媽媽腿上穿了一條花色的寬鬆裙子,媽媽看到表弟正盯著自己的大腿看,稍微也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著不能在小孩子面前失態,於是放下了腰上的花裙子。 book18.org

裙子的長度一直到膝蓋,垂在媽媽的絲襪小腿上面看著特別的溫婉賢淑。 book18.org

媽媽站在張陽和表弟跟前,兩條渾圓多肉的絲襪大腿直挺挺的站在地板上,媽媽雙手叉在腰間,稍微提高了一點聲音,對著表弟小虎說道 book18.org

「小虎乖乖的在這裡看電視知道嗎,大姨出去買個菜,晚上回來給你做飯,不要再吵鬧了哦」 book18.org

媽媽在玄關上換上了一雙米色亮面的中跟皮鞋,穿上皮鞋就拿起他的香奈兒包包出門去買菜了。 book18.org

媽媽出門買菜以後,小虎仍舊在沙發上上竄下跳,張陽看著幼稚的表弟心想,明明好多人都傳說表弟在外面跟一幫不良少年瞎混,怎麼在自己面前卻又表現的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真是搞不懂,於是張陽提議帶表弟去院子裡看看一個螞蟻洞,張陽學習比較好,從小就熱愛自然科學,上回發現了一個螞蟻洞,好多螞蟻從洞裡進進出出的,非常有意思,於是就拉著表弟一起去看螞蟻洞。 book18.org

兩個人到了螞蟻洞前蹲了下去,表弟看著兩個黃豆大小的螞蟻洞裡,一群螞蟻正扛著食物的碎屑進進出出,表弟並沒有覺得多有意思,而是搖頭說道 book18.org

「這有什麼意思呀,好無聊。。。就是螞蟻嘛,有什麼好看的,還是進屋看動畫片吧」 book18.org

「小虎,你怎麼對自然科學一點都不感興趣呀?你看著螞蟻多勤勞,背著食物往洞裡搬呢,都是去伺候動力那個蟻后」 book18.org

「什麼以前以後的,我才不懂,我不要玩這個,回屋裡去看電視吧」 book18.org

我弟正準備起身回屋,正在這個時候媽媽買菜回來了,只見媽媽上身穿著米色的蕾絲打底衫,下半身穿著那件花色的寬鬆裙子,腿上穿著剛剛換上去的肉色長筒絲襪,腳上穿了一雙亮面的中跟皮鞋,手上拿著一塑料袋瓜果蔬菜站在表弟跟前,表弟看著媽媽豐腴多肉的絲襪,大腿眼睛不停地打轉 ,媽媽對表弟的行為一開始不以為意,以為小孩子在看自己買了些什麼菜,只有張陽注意到表弟此時穿著短褲的襠部居然搭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帳篷,畢竟表弟已經13歲了,血氣方剛,有一些生理反應也是正常的,但是他為什麼會對著自己的大姨產生這種反應,張陽有些疑惑不解,難道是自己看錯了?那個帳篷只是普通的衣服褶皺 book18.org

突然間,表弟不知道哪根弦搭錯了,他伸出兩根手指噗呲一聲就插進了螞蟻的洞裡,不停的摳挖起來,鬆軟的土洞被表弟兩根手指直挺挺的插入,瞬間就垮塌了,表弟仍舊沒有停手,兩根手指不停的摳挖著螞蟻洞,表弟一邊看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豐滿雙腿,一天兩根手指瘋狂的摳挖,螞蟻洞穴被表弟的兩個手指挖的泥土飛濺,徹底被搗毀了,張陽此事勃然大怒 book18.org

「小虎你瘋了是吧?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幹嘛用手指挖螞蟻洞啊,螞蟻洞都被你挖沒了,好端端的螞蟻你整他幹嘛?你有病啊,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book18.org

此時媽媽提著一袋子菜往屋裡走,看到表弟跟張陽爭吵起來,也上前連忙勸阻 book18.org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不就是個螞蟻洞嗎?沒過幾天螞蟻會重新挖洞的,喜歡自然科學是好事,不過小虎你也真是的,大姨說你啊,你怎麼這麼沒有愛心呢?幹嘛這麼調皮,你沒事把那個毛衣洞挖了幹嘛?你看你兩根手指插進去挖的這麼用力,那些螞蟻都被你挖死了呢,以後不要再用手指摳挖螞蟻洞了,知道嗎?張陽哥哥是帶你來了解自然科學,你無緣無故挖他幹嘛呢」 book18.org

媽媽的表情微微有些憤怒,滿臉微紅,眉頭稍稍的皺起,眼睛也稍微的瞪大了一些,媽媽繼續教育著表弟,而表弟並沒有抬頭看媽媽,仍舊把手指插在螞蟻洞裡不停的摳挖,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媽媽穿著肉色絲襪和米色皮鞋的小腿還有腳丫子不停的上下打量 book18.org

「小虎,阿姨跟你說話你要看著對方。。。阿姨跟你說話呢,聽到沒有。。。不要再罵了,你摳什麼摳啊,不要再摳了,以後不許拿手指摳螞蟻洞。。。多髒呀,你自己的手都弄髒了,螞蟻也白白無故犧牲了,何必呢?不要再挖了。。。聽話。。。快把手抽出來」 book18.org

媽媽看著表弟人就像瘋了一樣摳挖那個螞蟻洞,眼睛不停的盯著自己的絲襪小腿看,媽媽把那一袋子食物雙手提著放到了雙腿中間,用這塑料帶遮住了自己的絲襪腿,沒讓老弟在繼續看,表弟這才滋溜一聲把兩個手指從螞蟻洞裡抽了出來。 book18.org

媽媽對表弟的行為一開始不以為意,以為小孩子在看自己買了些什麼菜,只有張陽注意到表弟此時穿著短褲的襠部居然搭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帳篷,畢竟表弟已經13歲了,血氣方剛,有一些生理反應也是正常的,但是他為什麼會對著自己的大姨產生這種反應,張陽有些疑惑不解,難道是自己看錯了?那個帳篷只是普通的衣服褶皺? book18.org

表弟停止摳挖以後,媽媽也不再理會張陽也不再搭理表弟,回自己的臥室就開始寫暑假作業了. book18.org

媽媽拿著一袋子蔬菜到廚房開始做飯,張陽複習了有一個多小時,趕到口渴想出門倒杯水喝,他來到客廳卻發現表弟站在媽媽身後,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媽媽的背影,媽媽渾圓的屁股向後高高的翹著,外面披著那件花邊的裙子,被肉色長筒絲襪包裹的雙腿直挺挺的站在廚房,兩條絲襪大腿渾圓緊緻,婀娜多姿,表弟站在身後滿臉通紅,目不轉睛的盯著媽媽露在裙子外面的絲襪小腿。 book18.org

媽媽此時沒有穿拖鞋,透過被絲襪包裹的腳丫子可以明顯的看到媽媽的指甲上塗了大紅色的指甲油,媽媽穿的絲襪,連腳趾的位置都是透明的,不帶加厚層。 book18.org

張陽看著表弟居然走到媽媽身後,把手輕輕的放在了媽媽腰部下方,靠近屁股的位置,接著輕輕的摟住了媽媽有些許贅肉的腰,媽媽穿著蕾絲的緊身打底衫打底衫,表弟抱著緊緊的抱著媽媽微微帶有一圈贅肉的腰身,表弟摟著媽媽對媽媽輕聲說道 book18.org

「大姨呀,晚上做什麼好吃的呀」 book18.org

媽媽看到表弟這麼摟著自己,再往下一點就會碰到自己的屁股了,心裡稍微也感覺有點不對勁,但是想到畢竟表弟才13歲,到底還是個小孩子,所以媽媽也沒有多說什麼,媽媽眉頭稍微皺了皺,接著就嘴角上翹,微微笑著對表弟說道 book18.org

「小虎啊,大姨晚上給你做紅燒肉,還有青椒炒肉絲,還有一條魚呢,這些我記得都是你喜歡吃的菜吧,是嗎?」 book18.org

「大姨太棒了,這些都是我喜歡吃的,大姨真好」 book18.org

表弟表現的非常高興,摟住媽媽的雙手也更加用力了,表弟纖細的手臂開始緊緊的纏繞著媽媽帶有些許贅肉的腰身,手臂靠在媽媽渾圓緊俏的大屁股上,張陽看著表弟的動作,剛開始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想到表弟畢竟是小孩子,也就不再多想了,繼續回屋裡寫暑假作業 book18.org

到了晚上,媽媽做了一桌子菜,都是張陽和表弟愛吃的 book18.org

「媽媽今天的菜好豐富呀」 book18.org

「哦。。。好好吃是呀。。。。大姨今天的菜做的真好呀。。。太好吃了。。。比我媽媽做的好吃多了」 book18.org

張陽和表弟兩個人香噴噴的吃著媽媽做的飯菜,突然間,表弟的筷子掉到了地上,表弟俯下身子撿筷子,但是表弟的動作卻特別的緩慢,不知道在幹什麼,整整過了十幾秒還沒把筷子撿上來,張陽此時也有點奇怪,於是也俯下身子看了看,看看錶弟是不是又在做什麼惡作劇,張陽低下頭的時候,看到老弟手上拿著筷子,身體慢慢的往上移動,明顯是故意放慢了動作,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媽媽的裙底。 book18.org

只見媽媽那雙超薄的肉色長絲襪整齊的拉在大腿根部,雖然是一雙不帶蕾絲邊的普通長筒絲襪,絲襪邊只是兩個普通的鬆緊帶圍成的圈,但是包裹在媽媽渾圓多肉的雪白大長腿上還是顯得非常的性感。 book18.org

張陽看著表弟故意慢慢的撿起筷子,慢慢的起身,心裡有些懷疑表弟是不是在故意偷看媽媽的絲襪裙底,但是想了想,畢竟表弟年齡才13歲,媽媽又是一個中年女人,表弟再怎麼樣應該也不會對媽媽產生什麼想法和邪念的,就算表弟再壞,應該也只對她學校里那些小女生感興趣吧。 book18.org

之前張陽聽別人說,表弟在他的學校壞的很,是個出名的小混混,好像在初二的時候就糟蹋過班級里一個小女生,張陽甚至懷疑表弟在自己和媽媽面前那副小孩子的樣子是不是裝出來的,但是看著表弟一臉稚嫩的表情,又覺得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吃完飯以後媽媽就站在廚房開始收拾碗筷,洗著碗。 book18.org

張陽則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看著電視,表弟則繼續站到媽媽身後,然後拿出上午的水槍朝著媽媽的絲襪大腿滋溜一聲,就射了一管子水槍 book18.org

「小寶幹嘛呀?跟你說了不要亂射水槍。。。你怎麼又把手槍拿出來了。。。趕緊放回去。。。你看你又把大姨的絲襪給弄濕了。。。大姨今天是第2次換絲襪了。。。你呀。。。你真是的。。。快點把水槍放回去。。。太淘氣了。。。好在是晚上了。。。大姨本來就要換絲襪洗澡。。。不然又得重新穿上一條」 book18.org

「知道了姨媽,跟你開玩笑呢,剛才我拿在手裡不小心射出去了」 book18.org

「張陽你也是的,你這水槍不玩了就給它扔掉嗎?幹嘛放在那裡小虎拿來亂射,明天你就把水槍給我扔了去」 book18.org

「媽媽你怎麼罵起我來了呀。。。是小虎拿著水槍射你的。。。又不是我射的」 book18.org

「怎麼了,媽媽說說你就不許嗎?明天去把水槍扔掉,別再讓小虎拿來亂射了」 book18.org

媽媽說完就走到浴室門口,脫下腿上的兩雙長筒絲襪就扔進了洗衣機,小虎站在一旁看著媽媽脫絲襪的動作,只見媽媽把長筒絲襪慢慢的褪到膝蓋處,然後再用手指攥住腳尖的一左絲襪輕輕一拉,脫下長筒絲襪扔進了洗衣機。 book18.org

張陽也懶得再跟媽媽辯解,他一把搶過小虎的水槍就丟到了沙發下面,然後就回臥室繼續寫暑假作業了,他都懶得搭理表弟。 book18.org

張陽進去後,小虎則坐在沙發上繼續看著動畫片,過了一會兒,張陽作業寫完了,想出來跟表弟一起看動畫片,心想剛才對表弟這麼凶也是有點不妥,畢竟表弟還是個小孩子,當他走出臥室的時候,眼前的一幕讓張陽驚呆了。 book18.org

只見表弟居然拿著媽媽剛剛換下來的長筒絲襪,拿在手上不停的把玩著,還放在鼻子上聞了聞,還把絲襪拉成條不停的甩來甩去,接著又把手放進絲襪桶里撐開,仔細端詳絲襪上的紋路和紋理。 book18.org

接著表弟居然拿著媽媽的絲襪放在了自己的襠部,不停的摩擦著,表弟拿著媽媽的肉色絲襪不停的摩擦自己的襠部,摩擦了一會兒,接著又雙手撐開絲襪凍,想把自己的頭塞進去,但是絲襪筒實在是太小了,裝不下表弟的腦袋,於是他就把絲襪捋平被捋成平整的絲襪薄如蟬翼,表弟雙手拿著絲襪,緊緊的貼在自己的鼻子上,大口的吮吸上面媽媽的體香和味道。 book18.org

這一幕被張陽看得清清楚楚,張陽看得也是一頭霧水,表弟小小年紀拿著大人換下來的髒絲襪是在玩什麼呢?張陽心思比較單純,在班級里也是三好學生,所以面對這種景象並沒有往其他什麼方面去想,接著表弟把自己的整隻手臂都伸進了絲襪里把絲襪像戴手套一樣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後湊到自己的鼻子上,繼續的聞來聞去聞個不停,仿佛這雙絲襪有多麼香氣撲鼻,但實際上像這樣的大夏天這樣的絲襪上只會有媽媽的汗味最多加上一點肥皂沐浴露的香味 book18.org

看到這一幕,張陽一頭霧水,不知道表弟在幹什麼,為什麼會做出這種奇異的行為?他腳步上前大聲對表弟呵斥道 book18.org

「小虎你在幹什麼?為什麼把我媽媽的絲襪拿來玩來玩去的,你想幹什麼呀?換下來的絲襪有什麼好玩的?這麼髒」 book18.org

「表哥也沒什麼,我看大姨這雙絲襪挺好的,剛好可以拿來捉蜻蜓和螢火蟲,你不是喜歡蟲子嗎?咱們就用這雙絲襪去抓螢火蟲,怎麼樣」 book18.org

「你別無聊了,趕緊把絲襪放回去,這麼熱的天氣出去做什麼螢火蟲啊,熱得半死還把媽媽的絲襪放回去,不然我媽媽等下出來還以為絲襪被我拿了呢,快點放回去,多大個人了,還玩大人的襪子,髒不髒呀」 book18.org

「好的好的,表哥,我這就放回去,你別生氣哈,我這就放回去」 book18.org

受了張陽的呵斥,表弟依依不捨的拿著這雙絲襪扔回了洗衣機里,然後就坐到沙發上跟張陽一起看電視了 book18.org

時間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張陽每天忍受著表弟的吵鬧和表弟各種奇葩怪異的行為,唯一值得寬慰的是張陽可以每天在家裡看著媽媽穿著絲襪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 book18.org

明天是張陽學校裡面安排的夏立營,兩天三晚,去郊區的一個山上野營 book18.org

「媽媽,明天我去夏令營了你跟小虎兩個人在家啊可夠你辛苦的了,小虎太鬧了,我都受不了了,剛好出去躲幾天」 book18.org

「你這樣的心態不對呀,張陽小虎怎麼說也是你的表弟,兩個人多熟悉熟悉,多磨合磨合,以後長大了還得走動呢」 book18.org

「走動什麼呀走動,我巴不得他早點走人,一天到晚這麼鬧騰,煩都煩死了」 book18.org

「行了行了,你就別抱怨了,小虎又不是在這裡住一輩子,人家過幾天就走了,明天去夏令營好好玩,媽媽給你500塊錢」 book18.org

說著媽媽就從支付寶里給張陽轉了500塊錢。 book18.org

張陽下午準備了一下去露營需要的物品。 book18.org

第2天一大早就準備出門了,學校的大巴已經在門口等候 book18.org

「媽媽,我先去了,你一個人在家記得多管教管教那個小虎,真是太不像話了行了行了」 book18.org

「我知道了,你也沒比小虎省心多少。。。夏令營的時候跟同學好好相處,聽老師的話,河邊不要去,注意安全」 book18.org

「知道了媽媽我會注意的,總共也才三天,你就別擔心了」 book18.org

「錢不夠用跟媽媽說,媽媽支付寶給你轉過去」 book18.org

「知道了媽媽,媽媽再見,小虎,你在家裡也乖乖聽我媽媽的話,別又蹦又跳的,還有別碰我的電腦和那些模型,不然我回來跟你沒完」 book18.org

「知道了表哥,你就放心的去吧,我會照顧大姨的」 book18.org

小虎站在門口招手跟張陽告別,小虎滿臉的微笑,張陽看著小和媽媽,張陽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他從小虎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詭異,好像小虎在打的什麼壞主意。 book18.org

媽媽今天穿了一身米色的連衣裙,裙子剛好到膝蓋,腿上穿了一雙灰色的絲襪,薄薄的絲襪包裹著媽媽豐腴多肉的雙腿,看起來還是那麼亭亭玉立,充滿成熟的韻味,媽媽沒有穿拖鞋,踩在地板上的腳丫子上塗了香檳色的指甲油,小虎拽著媽媽的手繼續跟張陽揮手告別,媽媽的笑容滿臉慈祥,而表弟的笑容越看越讓人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甚至可以說是邪淫。 book18.org

張陽上午出發,中午就到了夏令營的地點。 book18.org

張陽跟同學們一起搭著帳篷做著飯,玩的倒是挺開心的,張陽性格比較好,跟同學相處也比較融洽,同學們一起能坐在一起生火做飯,做著各種野炊的食物,雖然並不怎麼好吃,張陽也覺得挺開心的,至少可以暫時離開那個讓人討厭的表弟,這幾天跟表弟待在一起,張陽的腦子都快被小弟吵爆了。 book18.org

同學們吃完飯以後就陸續的回帳篷里休息了,到了晚上八九點鐘,張陽躺在帳篷里,腦袋露在外面,看著滿天的星空,他突然想起了媽媽,想起了媽媽早上微笑著跟他揮手道別的樣子,張陽突然有點戀家起來,他想給媽媽打個電話。 book18.org

於是張陽拿出手機撥通了媽媽的電話就打了過去,音樂嘟嘟想了好久媽媽才接電話,張陽聽到媽媽的聲音仿佛有點氣喘吁吁,嘴裡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仿佛含著什麼東西 book18.org

「 張陽。。。唔唔。。夏令營怎麼樣。。。唔唔。。。玩的開心嗎。。。咯咯。。。晚飯吃了沒有。。。咯咯。。。吃的什麼東西啊」 book18.org

「晚飯吃過了媽媽,同學們一起做的飯菜,還挺不錯的,媽媽你嘴裡含著什麼東西啊?你在吃東西嗎?聲音怎麼聽不清楚啊」 book18.org

「哦。。。咯咯。。。媽媽沒事。。。噓噓。。。家裡一切正常。。。噓噓。。。剛才小虎說請媽媽吃棒冰。。。唔唔。。。媽媽在吃冰棒呢。。。噓噓噓」 book18.org

「是嗎?小虎有這麼好心的請你吃冰棒?看來經過媽媽的教育小虎還真是學乖了呢」 book18.org

「是啊。。。咯咯。。。你不在的時候小虎都挺乖的。。。咯咯。。。小虎是個好孩子。。。噓噓。。。就是年紀還小。。。噓噓。。。你回來以後跟他好好相處。。。噓噓。。。先這樣。。。噓噓。。。媽媽要掛電話了。。。唔唔。。。媽媽手頭還有事情呢」 book18.org

媽媽說完全砰的一聲掛斷了電話,媽媽剛才說話的聲音含含糊糊,支支吾吾的聽得非常不清楚,而且好像媽媽呼吸也有些急促,不停地喘著粗氣,張陽有點疑惑不解,媽媽平時對自己說話向來都是字字珠璣,義正言辭,今天怎麼這麼含糊?還有小虎怎麼會這麼好心請媽媽吃棒冰啊?可能是小虎經過媽媽的教育性格確實有所好轉吧 book18.org

張陽第二天起了個一大早,山上的風景非常的優美,滿山雲霧環繞,崇山峻嶺穿梭在雲霧之間,張陽看到這般美景,忍不住想給媽媽打個電話,告訴媽媽這里有多漂亮,下回自己家裡出來遠足也可以來這裡玩,爸爸常年在國外出差,從來沒有機會一家人出來遊玩過,這個地方剛好可以去,路途也是不遠不近剛剛好。 book18.org

張陽想著就給媽媽撥通了電話,電話還是響了好幾聲才接,往常媽媽電話打起來馬上就接,媽媽做事向來乾脆利落雷厲風行,很少會等這麼久才接電話 book18.org

「喂。。。媽媽呀,我是張陽,這裡風景好漂亮啊。。。我在小羅山呢。。。下回我們一家人可以來這裡玩」 book18.org

「是嗎。。。啊。。。。那真的太好了。。。嗯哼。。。你玩的開心點張陽」 book18.org

「媽媽你怎麼了呀?怎麼喘氣喘得這麼厲害,有什麼事情嗎?小虎在幹什麼呀?有沒有動我的模型和電腦呀」 book18.org

「沒有。。。嗯哼。。。小虎乖乖的在媽媽後面玩呢。。。嗯哼。。。他都好。。。嗯哼。。。沒什麼問題。。。啊。。。挺好的。。。啊。。。你在山上注意安全。。。啊。。。媽媽還有事情。。。嗯哼。。。媽媽要去買菜呢。。。啊。。。媽媽先掛了」 book18.org

「等一下媽媽,先別掛,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怎麼喘氣喘的這麼厲害呀?人不舒服嗎?不舒服的話讓小虎陪你一起去看醫生吧」 book18.org

「沒有。。。嗯哼。。。媽媽沒事。。。嗯哼。。。可能昨天空調開太大了。。。嗯哼。。。今天有點感冒。。。噢。。。媽媽沒事先這樣。。。嗯哼。。。媽媽先掛了」 book18.org

媽媽再次砰的一聲掛斷電話,張陽拿著電話被媽媽說的一頭霧水,媽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呀?而且還說小虎乖乖的沒有鬧事兒,我怎麼就不相信呢?向小虎那樣的性格,自己在他都會大吵那鬧翻動自己的東西,這回自己不在,小虎怎麼會這麼安分的待著呢? book18.org

張陽思索了片刻,再次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於是跟同學們開心的遊玩起來,不再多想。 book18.org

三天後張陽回到家中,一推門看到媽媽正在廚房做著飯,媽媽上身穿了一件緊身的淺藍色毛衣,緊身的毛衣包裹著媽媽豐滿的身體,這件毛衣還是低胸的,透過毛衣可以清晰的看到媽媽的乳溝,兩隻碩大的乳房就像兩隻小白兔一樣跳來跳去,而表弟小虎此時則在沙發上安靜的看著電視,沒有吵也沒有鬧。 book18.org

「張陽回來了呀,媽媽在給你做飯呢,今天做的都是你愛吃的,怎麼樣?夏令營玩得還開心吧」 book18.org

「挺好的媽媽,玩得挺開心的」 book18.org

張陽正想上前去幫媽媽把菜端出來,就在張陽走到媽媽背後的時候,張陽清楚的看到媽媽的肉色絲襪上居然布滿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破洞,張陽看著媽媽薄如蟬翼的超薄透明絲襪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破洞,透過破洞可以清晰的看到媽媽結實的小腿和雪白的肌膚。 book18.org

張陽非常的疑惑,為什麼媽媽會穿著這樣一雙破絲襪做飯。 book18.org

「媽媽你腿上的絲襪怎麼破成這樣了?上面全是洞」 book18.org

「哦。。。是嗎。。。哦。。。媽媽沒注意。。。。可能是昨天去買菜的時候有幾隻狗突然竄出來嚇了我一跳。。。我立馬站進旁邊的樹叢里。。。被樹叢給刮壞了吧」 book18.org

「是嗎媽媽,你也真是不小心,以後有狗沖你叫你不要害怕,它們不會咬的好的」 book18.org

「媽媽知道了。。。那什麼。。。你先吃飯吧。。。快坐下來吃飯。。。餓了吧」 book18.org

媽媽張陽和表弟三個人坐在餐桌前興高采烈的吃著飯,邊吃邊聊,表弟仿佛比平時還要安靜,笑眯眯的看著表哥張陽和大姨。 book18.org

媽媽對小虎的態度也變得比以前更加溫柔起來,原先在媽媽心底還是稍微有些看不起這位從鄉下來的親戚,雖然表面笑眯眯的,但是言語中時不時的會帶一些指責和白眼,但現在媽媽對這位表弟卻是倍加的溫柔呵護,時不時的往他碗里夾菜。 book18.org

張陽吃完飯以後脫下身上的校服,想去浴室里洗個澡,在這樣的盛夏出去遠足讓張陽出了一身的臭汗。 book18.org

就在張陽到浴室門口的時候,張陽看到洗衣機里有一雙款式別致,特別不一樣的絲襪。 book18.org

張陽好奇,就上前拿起了這雙絲襪仔細端詳起來,張陽看了看,這居然是一雙灰色的長筒蕾絲弔帶絲襪,絲襪非常的薄,非常的透,這雙絲襪不正是自己去遠足那天媽媽穿的灰色絲襪嗎?原來媽媽那天穿的是這樣的蕾絲長筒弔帶絲襪,不是連褲襪,張陽一直以為媽媽那天穿的是連褲襪,想不到居然是這麼一雙性感妖艷的弔帶絲襪。 book18.org

絲襪非常的薄透,精緻的蕾絲邊上還連著4根吊襪帶,一直連到腰間的一圈蕾絲邊,張陽閉上眼睛甚至都能想像到媽媽雪白豐滿的屁股和大腿穿上這一雙超薄的蕾絲長筒絲襪會有多性感,張陽只是奇怪,為什麼媽媽要在家裡轉這樣的絲襪呢?這種絲襪一般是爸爸回來,媽媽跟爸爸行房事的時候增加情趣的時候才會穿的,張陽幾乎沒有見過媽媽穿這雙絲襪。 book18.org

張陽越想越奇怪,為什麼媽媽要在家裡面穿這樣的情趣絲襪?是給誰看的呢?去買菜的話穿這樣的絲襪在裙子裡面也看不到,而且天氣這麼熱,這樣的蕾絲吊帶別在腰間也非常的不舒服吧,張陽百思不得其解,思索著把絲襪放回了洗衣機。 book18.org

張陽洗完澡以後出了浴室,大熱天洗完澡以後感覺非常舒服,張陽就在客廳對著電風扇吹風,只見媽媽此時也進了浴室,平時媽媽從來不會避諱張陽,一般在進浴室之前就會當著張陽的面脫下身上的裙子和絲襪,可這次媽媽卻特地進了浴室換衣服,張陽感到有些奇怪,鬼使神差般的跟在媽媽後面,張陽看到媽媽浴室的門沒有關嚴,於是湊在門縫旁邊偷偷的望里張望。 book18.org

張陽看著媽媽脫下了身上那件花色的裙子扔在了水桶里,就在媽媽脫下裙子以後,張陽大吃一驚,眼前的一幕讓張陽不敢相信。 book18.org

只見媽媽不光腿上的絲襪上有破洞,媽媽屁股上的絲襪也被撕開了一個大大的破洞,媽媽雪白的大屁股整個露在外面,媽媽雙手把絲襪一退,順著自己的大屁股就把這雙破爛不堪的絲襪脫了下來,媽媽說自己是因為被狗追跑進樹叢被樹刮壞的,可是為什麼屁股上也有這麼大一個洞啊?這絲襪的洞非常大,媽媽整個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來,看這形狀明顯是被人用手撕開的,張陽此時感覺五雷轟頂,不敢想像眼前看到的一切,只見媽媽大腿處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洞,比媽媽小腿上的破洞還要誇張,肉色的絲襪幾乎被撕扯的體無完膚,沒有一寸完整的地方。 book18.org

絲襪上又是破洞又是拉絲,這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跑進草叢裡被樹木刮壞的,張陽不禁懷疑到了自己表弟身上,但是想了想自己表弟明明才13歲,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對媽媽做什麼呀,這一切都太奇怪了,張陽抓耳撓腮怎麼想都想不通,難道是媽媽在外面有了情人?爸爸常年在國外出差,媽媽獨守空房多年,就算有個情人也不是太奇怪 book18.org

媽媽洗完澡出了浴室,只見媽媽滿臉通紅,眼神嫵媚,滿臉春風得意的樣子,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只見媽媽到衣櫃里又重新取出一包還沒開封的絲襪。 book18.org

媽媽打開這雙絲襪,是一雙黑色的連褲絲襪,媽媽把這雙超薄的透明連褲絲襪從自己渾圓的小腿上穿了進去,然後再拉到自己多肉豐腴的大腿,最後包在了自己雪白高蹺的屁股上,這雙絲襪特別的薄透,絲襪邊緊緊的勒在媽媽帶有些許贅肉的腰間,看著性感無比。 book18.org

張陽更加摸不著頭腦了,這麼熱的盛夏,媽媽為什麼要在洗完澡以後還穿上一雙絲襪呢?難道不怕熱的慌嗎?媽媽穿上這雙絲襪以後又在外面穿了一身蕾絲的弔帶睡衣,超薄的黑色絲襪配上這件粉色的絲綢睡衣顯得非常的性感,寬鬆的絲綢睡衣貼在媽媽說大的屁股上,看的張陽血脈奔張,心蹦蹦直跳,張陽咕嘟一聲咽了一口口水,心裡更加疑惑了,媽媽在家裡穿成這樣到底是給誰看的? book18.org

張陽裝作若無其事的進了臥室,玩起了電腦,而媽媽則坐在了沙發上,坐在了表弟的旁邊陪表弟一起看起了電視,媽媽腳上穿了一雙居家的拖鞋,拖鞋掛在媽媽的絲襪腳趾上不停的晃來晃去,媽媽拿著遙控器不停的換著頻道,表弟則慢慢的開始移動身子,往媽媽這邊慢慢的靠近,最後離媽媽只有不到一巴掌的距離。 book18.org

張陽走出臥室,看到表弟跟媽媽挨的這麼近,而媽媽好像絲毫沒有在意。 book18.org

滿臉通紅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不停的轉悠著 book18.org

「張陽啊。。。媽媽有些胃疼。。。你去門口的藥店幫媽媽買瓶胃藥怎麼樣。。。順便再去超市幫媽媽買一雙肉色絲襪回來。。。要超薄的那種。。。買最貴的」 book18.org

「怎麼讓我去呀媽媽?我夏令營剛回來,讓小虎去不行嗎」 book18.org

「人家是客人,怎麼能讓人家去呢?你就去吧,去超市買雙絲襪回來,再帶瓶胃藥,絲襪要肉色的哦」 book18.org

「肉色的是吧?好的好的,知道了」 book18.org

張陽極其不情願的穿上一件T恤就出了門,路上還不停的思索,為什麼媽媽要在家裡穿那雙黑色的絲襪,雖然媽媽白天基本上都會穿絲襪,但是像這樣的大熱天晚上都會脫掉光腿睡覺,而且剛才媽媽還跟表弟坐的這麼近,難道是自己不在的這幾天媽媽跟表弟關係好起來了?看錶弟你今天表現的也特別安靜,沒有往常那麼吵鬧,看來是媽媽的教育的確是有效果。 book18.org

張陽按照媽媽的囑咐去藥店裡買了一瓶專治胃疼的胃藥,然後又去家附近的超市裡買了最貴的高級絲襪,是偏黃色的那種肉色絲襪。 book18.org

張陽拿著絲襪和喂藥就回了家。 book18.org

張陽推門進去,看到媽媽和表弟仍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張陽把絲襪和胃藥遞給媽媽,突然間張陽看到媽媽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仿佛不敢正眼看自己,眉頭有些微微地緊縮,但是嘴角卻是上翹的,明顯是在強力壓制內心的喜悅與興奮。 book18.org

媽媽微微皺著眉頭嘴角卻高高的揚起,嬌艷的紅唇形成一道優美的弧線,最關鍵的是,張陽居然看到媽媽一頭波浪的秀髮上居然掛著一坨白花花的東西,仿佛像牛奶卻比牛奶黏稠,媽媽明明剛剛洗完澡呀,頭髮上這一坨東西到底是什麼呀?張陽覺得一切更加詭異了,張陽看著媽媽頭髮上那一小坨白色粘稠的液體越看越覺得眼熟,這液體難道是男人的。。。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自己出去買東西。。。這短短的一段時間。。。媽媽怎麼可能會跟男人約會,而且媽媽從小到大給張陽的印象就是一個溫婉嫻熟,善良顧家的賢妻良母,怎麼可能會在自己出去買東西的短短時間做出這種事情,而且家裡只有媽媽和表弟兩個人。。。莫非媽媽是跟表弟?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