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老婆雜交史 (1-6 完) 作者:李志仁

【老婆雜交史】

作者:李志仁發表於:風月大陸

(一)

新婚不久後,有次適巧經過小采家,我想順道進去拜訪一下她和她的花心老公——施顏生。

小采依舊美麗動人,她老公則是雄壯粗黑的流氓體格,他看到我老婆穿著短裙,臀線更加性感撩人,馬上說:「嗨!小老婆,好久不見,結婚後更性感了,是不是妳老公時常給妳愛情的滋潤?」

老婆向他交換個曖昧的眼神說道:「哪有什麼滋潤,你別亂說,顏生哥!」

接著顏生似看到老情人似的走向她身旁,用手輕摟她的纖腰,然後在她的美臀上愛撫一把,說道:「妳的臀部更翹了,身材更性感哦!」

我看見他對老婆的輕薄,火冒三丈,下體卻罪惡地勃起,接著道:「顏生,聽惠蓉說婚前認識你們,特地來拜訪。」

他放開毛手,走向我身旁說:「你老婆婚前的事我最清楚,連她的三圍是多少、水雞毛有幾根我都知道。哈……」

老婆示意顏生別說,我卻想解開她婚前的神秘面紗,小採在顏生暗示下,就幫忙支開惠蓉:「惠蓉,結婚滋味如何?我們到裡面去聊。」

客廳只剩我和顏生,我大膽的問:「聽惠蓉說,你們在婚前有在玩雜交的性愛遊戲是不是?」

他心虛地說:「沒有啦,只有小采寂寞時,我會帶兩三個流氓來輪流干她,你老婆只有看過我們雜交的照片而已,她沒有和我們雜交啦!」

為突破他的心防,我說:「我們都是男人,看到幼齒的,誰不會流口水?何況,我老婆長得胸部豐滿,細細的腰和高翹的臀部,我不信你們幾個豬哥不想干她水雞、摸爽她的奶子。」

顏生說:「你的懷疑完全正確。我問你,她在做愛時是不是很會迎湊雞巴,扭腰擺臀,幹完還想再干一次?」

我說:「她的做愛技巧高超,性慾很強,是不是在婚前就被你們幾個流氓輪姦過?」

顏生才喝酒壯膽說道:「告訴你也沒關係,反正婚前相干也不算通姦,誰叫她長得欠乾的樣子,常往我們家跑,分明就是少女發情思春,需要男人的大雞巴來干破她的小水雞。」

我說:「你把實情告訴我吧,我不會生氣的。」

在我的慫恿下,顏生才大膽地說:「你老婆明知道小采常常被我和流氓輪流干雞邁,還愛看我們男人的大雞巴照片,還有小采的水雞被雞巴塞爆的照片,分明就像豬母發情,需要豬哥來打種的欠干,又聽小采說水雞被大雞巴干進去有多爽,她的三角褲就濕了。」

我說:「這都是你設計讓她看那些淫穢照片的吧?」

顏生:「說設計較難聽,只能說查脯豬哥,查某欠人干。你老婆我第一次看到就想干她了,剛好她也雞邁欠人干,我們幾個精力旺盛的流氓,當然很想騎上她,輪流乾爽她欠乾的雞邁。於是,有天晚上機會來了,我們幾個就在床上好好疼惜她了,哈……」

以下就是婚前,某天夜晚,老婆失身的經過。

那天惠蓉隻身去找小采,正好小采的月經來潮,她照舊拿出性愛照片給老婆看。老婆也看得臉紅心跳,一步步走進這淫慾陷阱。

小采:「這是顏生的棒棒,是不是很粗很長?」

惠蓉:「好可怕的棒棒,比志仁還大一倍,小水雞怎麼塞得進去?」

小采:「他的東西又粗又長,每次都乾得人家小穴又深又爽,妳的小水雞想不想被他的大肉棒塞滿啊?」

惠蓉:「討厭,人家已經和志仁訂婚了,不能背叛他。」

小采:「志仁的東西不長吧,有沒有干進妳裡面?」

惠蓉:「剛才他一直摸我全身,令人家有點想那個,可惜還沒插進去他就射了,害人家全身發熱呢!」

小采:「那妳的水雞現在一定思春欠男人乾了,我的男人雞巴特別粗長,還有幾個流氓傢司頭也很粗,每次輪流幹人家,隔天我都爽得爬不起來。妳想不想被幾個勐男輪流乾爽妳寂寞的小穴?」

惠蓉:「他們的身材好壯,那根東西好粗好長,人家的小穴怎麼受得了?」

小采:「放心,女人陰道是很有彈性的,被開苞有點痛,再來就會被男人乾得越來越爽,每個男人干法又不同,特別是背著老公偷情更刺激。」

惠蓉:「妳曾背著顏生和流氓做愛?」

小采:「有時候他朋友想來玩4P,剛好老公不在,我只好背著老公和男人上床,而且偷情特別刺激呢!」

惠蓉:「這些照片的雞巴都好長好粗,看得人家小穴流湯了,羞死人了。」

小采:「還有更精采的A片V8給妳,保證妳三角褲濕透。」

說著,她已開始播放雜交的影帶給惠蓉看。看著一個又一個身材魁武的勐男挺著大陽具讓小采吸吮,又吸舔她流出蜜汁的小穴,然後再把大雞巴狠狠塞爆小水雞的畫面,也令她發情思春,心想如果自己的小穴讓大雞巴塞滿不知有多爽。

小采:「這個男人叫昆博,和志仁同村,雞巴還入珠,每次都颳得人家水雞好爽。這流氓叫進興,常常強姦思春的少婦,勾引婦女和他偷情,還乾得人家懷孕呢,也常常勾引我去開房間,壞死了!可是很刺激。」

惠蓉:「羞死了,被色狼強姦懷孕,人家才不要!為什麼她們不去報警?」

小采:「自然是因為他的東西夠長,在床上能把女人乾得死去活來,比老公乾得還深還爽,忍不著就想被他的大肉棒插爽小水雞嘛!」

惠蓉:「我不信,被人強姦還會繼續和他偷情。」

小采:「妳不信,等妳被他們實際干進水雞後,就會相信我,以後還會常常背著老公和他們通姦呢!」

惠蓉:「亂說,人家才不像妳那麼淫蕩呢。啊!他的腰力真好,那根東西好長,每一下都乾得好深哦!」

小采:「妳的水雞是不是欠男人乾了?這裡有假雞巴先讓妳止癢吧!」

說著她已把假陽具放在老婆的私處,隔著三角褲愛撫陰道。老婆因看得慾火焚身,水雞也欠干淫癢,只好害羞地拿起假雞巴愛撫私處。

小采也愛撫著老婆豐滿的酥胸說:「妳的咪咪也不小,顏生早就想摸爽妳的奶子了,三角褲真性感,還流出水雞湯了,要是讓他們看到妳的騷樣,大雞巴一定馬上硬起來。現在水雞是不是很癢,很想被男人的大肉棒插進去止癢啊?」

惠蓉只好害羞地轉動著假陽具,按摩欠乾的水雞止癢:「妳好壞,知道了還說!」

此時,正好顏生見時機成熟,老婆這隻發情欠乾的豬母,已經雞邁流湯欠乾了,正需要勇勐的豬哥來和她配種。他直接破門而入,看到小采正隔著胸罩愛撫老婆的酥胸,老婆隔著三角褲用假陽具按摩私處,真是春光無限好,褲襠內的東西馬上硬起來。

老婆看到顏生只穿著短褲,露出他健壯黝黑的胸膛,還有自己愛撫私處的丑態,羞得無地自容,臉紅心跳。

顏生:「小美人,看到妳的三角褲濕了,我的懶教就硬起來,用假的雞巴不如用我真的大雞巴來干妳雞邁更爽,奶子要讓男人來摸會更爽,我會把妳的奶子搓得爽歪歪,今天讓哥哥好好的把妳弄得爽死。」

惠蓉急忙整理儀容,羞著說:「你怎麼沒敲門就進來?害人家被你看到了,羞死了,顏生哥,你好壞。」

說著,顏生已走近她身旁,從背後摟住她的細腰說:「小美人,妳的水雞是不是在流湯欠乾了?妳老公不行,就讓哥哥的大雞巴好好乾爽妳的欠人乾的雞邁吧!我的雞巴妳有看過照片,比妳老公的還粗長,一定能幹得妳雞邁又深又爽,哈……來,哥哥今晚讓妳爽死。」

惠蓉輕輕掙扎說:「你好壞,人家已經有老公了,還勾引人家,害人家好難為情哦,人家不能背叛老公啦……」

……

(二)

話說老婆被顏生從背後摟住,下體美臀已被顏生高凸的陽具來回磨蹭,加上顏生雄偉粗黑的流氓身材,嬌軀被緊緊摟住,令她臉紅心跳著。

惠蓉:「顏生哥,不要啦,人家不能對不起老公啦!」

顏生:「別假了,欠乾的女人,妳是雞邁欠幹才來的,是不是?」

惠蓉:「人家只是想和小采學習做愛的技巧,你放了我吧。」

顏生:「那我就實際和妳示範一次,保證妳很會扭腰擺臀,送往迎湊,比妓女還淫蕩欠干。」

由於老婆下體掙扎的扭動,也和顏生的下體更密切的磨弄,令她下體有些濕潤,又不好意思明說。

惠蓉:「你的下面凸凸的,磨得人家好羞……」

顏生:「妳常看我的雞巴照片,不就是想被我大雞巴幹嗎?我會好好滿足妳的。」

說著顏生也扭動下體,讓高翹勃起的陽具旋轉地磨蹭老婆閃躲的豐臀,毛手忍不住在她36D的胸罩上愛撫。

顏生:「妳的乳房真豐滿,三圍是多少?」

惠蓉:「人家三圍是36、24、36啦!討厭!」

顏生:「真是前凸後翹的騷貨,讓志仁娶到真是浪費,應該常來這裡讓兄弟好好疼惜妳的雞邁。」

老婆對於小采出賣自己,也發出求救哀求:「小采,救救我吧,我不能對不起志仁啦!」

小采:「抱歉,剛好我的月事來了,妳就代我一天班,讓顏生的雞巴消消火吧!他們的東西都比志仁粗,一定能幹爽妳的小穴的。對不起,惠蓉!」

老婆對於小采已不抱任何希望,更何況自己剛才看了刺激的色情畫面,還有老公的挑逗,都令她春情蕩漾,理智上想為老公守貞,情慾上卻令她把持不住流氓的誘惑,就像發情期的母豬,需要顏生這隻雄壯的豬哥來和她交配,好乾破她那欠大雞巴乾爽的雞邁。掙扎的手漸漸成為輕握,下體也配合著扭動磨弄他的大雞巴。

惠蓉:「你的手好壞,摸得人家胸部好癢……」

顏生:「我用手直接摸妳的奶子就不癢了……」

說著他已撩起了老婆的性感胸罩,露出她雪白豐滿的乳峰,看得顏生直流口水。老婆第一次胸部給其他男人看到,羞得臉頰暈紅,顏生也在她耳際吹氣。

「妳的奶子真挺真豐滿,真想每天搓爽妳的奶子,每天吸到妳的乳汁,好不好,小美人?」

「討厭,你又不是小孩子,還想天天吸人家的乳汁。」

「小采,以後不用買牛奶,惠蓉要天天喂我們兄弟吸她的奶汁,哈……」

「討厭,人家才沒說呢,人家的奶子連老公都還沒吸過,你想吸,以後再說吧……」

顏生也色急地剝光老婆的上衣短裙和胸罩,令她全身只穿一件性感的小三角褲,他坐在椅子上命惠蓉面對他跨坐在大腿上,她雪白堅挺的乳峰第一次讓老公以外的男人粗手愛撫,令她格外害羞與暗爽。他的粗黑大手時而用力搓揉乳房,時而捏弄乳頭,令她乳頭因亢奮而挺立,口中嗯呀呻吟,害羞地看著顏生正在玩弄自己的乳峰。

「小美人,這樣搓妳的奶子爽不爽?」

「你的手好色,摸得人家咪咪好用力喔!」

「我是不是比妳老公還會摸爽妳的奶子啊?小騷貨。」

「討厭,你的手比志仁還厲害,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

看著老婆堅挺的嫩乳、粉紅的乳頭,顏生忍不住把嘴巴湊上去,含住老婆挺起的乳頭吸吮起來,還發出「嘖嘖」的吸乳聲,嘴巴也因用力吸乳而凹陷。

「嗯……啊……哦……你的嘴巴吸得人家乳頭好用力,就快給你吸出奶汁來了……」

「奶子被我吸得爽不爽?欠乾的婊子,以後我要妳每天解開胸罩來喂我的流氓朋友吸奶,要是有一個流氓沒吸到妳的奶,我就把妳的事告訴志仁。哈……」

「討厭!別把人家的醜事告訴老公啦,以後人家再來喂你們兄弟吸奶嘛,羞死人了……」

想不到顏生竟威脅老婆要她天天解開奶罩喂流氓吸奶,否則要將她醜事向我抖出,真是色膽包天。

顏生的下體只穿子彈型內褲,正高高凸起,隔著老婆的小三角褲兩人的性器正隔褲偷情,大雞巴不時愛撫磨弄老婆的小雞邁,令她水雞更加淫癢,蜜汁弄濕了三角褲。

「惠蓉,我的大懶教磨得妳小水雞爽不爽,妳的雞邁在流湯了,是不是看到大雞巴在思春發情?」

「胡說,都是小采讓人家看到你的壞東西,令人家做夢都想被你棒棒插。你的東西好粗好長,比志仁還大一倍,害人家看到照片,內褲就濕了……討厭!」

「那妳想不想摸摸看有沒有比妳老公的粗?」

說著他已牽著老婆的手去摸他的大爛鳥,老婆害羞地摸了一下,臉紅心跳不已,心想小水雞被大雞巴塞滿不知有多爽。

「好粗好長的棒棒,比人家老公的還色一萬倍……」

「是不是比照片上的還粗還長?有沒有偷看我的雞巴照片自慰……」

「討厭,人家只看過幾次。水雞忍不住想被大雞巴干,內褲上流湯而已。」

「快幫我搓硬大老二,等一下才能幹爽妳欠人操的雞邁。」

「嗯……啊……你的手抱得好緊……你的東西好壞……磨得人家小穴又在癢了。啊……」

「受不了就在我耳朵邊叫春吧,欠乾的母狗!三角褲都濕了,是不是想和路邊的公狗交配了?」他邊說邊拍打著老婆雪白的臀肉。

老婆緊緊摟住客兄的脖子,在他耳畔嗯啊呻吟以助淫興。

「你的手好粗魯,打得人家屁股好用力哦,可是……人家……喜歡。」

「快說,妳是發情的母狗,想被大公狗乾得懶教和雞邁分不開……」

老婆每次看到路邊的母狗被公狗乾得懶教雞邁分不開,三角褲就濕了,更幻想自己如果是那隻母狗,水雞被大雞巴乾得分不開,真是又羞又爽。

「討厭,要人家說這麼肉麻的話,顏生哥,你好壞……」

「快說!欠乾的母狗,等一下我才能幹得妳懶教水雞分不開。」

為了滿足客兄的淫興,老婆也害羞地在他耳畔低吟!

「嗯……啊……我說我說……人家是發情的母狗,想和哥哥交配嘛……人家的雞邁想被你的大懶教乾得分不開。羞死人了……」

想不到舉止端莊的老婆在淫棍的調教下,竟說出想被客兄像路旁野狗一樣,乾得兩人懶教雞邁分不開。聽到此處,我的下體又吃醋地勃脹起來。

……

(三)

此時客廳來了兩個流氓,想找小采雜交。一個是我家鄰居昆博,一個是強姦犯進興。顏生也抱起老婆走向客廳。

顏生:「惠蓉,有兩個勐男來了,我帶妳去接客了。」

惠蓉:「討厭不要出去啦,外面有壞流氓……」

顏生:「他們每個都身材魁武粗勇,時常在強姦少女,一定能把妳的雞邁乾得爽歪歪,以後還會常常找他們去開房間相干。」

昆博看到顏生抱著我老婆的嬌軀出來,直盯著老婆雪白的胴體看,不禁說:「顏生,想不到你老婆有月經,你馬上弄到一個新的騷貨,還長得身材前凸後翹的,看得我懶教已經硬起來了。」

顏生:「她叫惠蓉,是小采的同學,常偷看我們雜交的照片自慰,我就知道她像母豬發情,水雞欠男人干,所以把她拉進來讓兄弟們爽一爽,以後她和小采都讓大家輪流干。聽說她有未婚夫,背著老公偷情,一定更刺激。」

進興:「小美人,乾女人我最在行了,討客兄一定要找我,妳的老公如果不行,我可以天天幫他乾得妳雞邁酥爽。」

惠蓉看到昆博只穿子彈內褲、胸前的龍鳳刺青,不禁小鹿亂撞;還有被通緝的強姦犯進興,常常強姦婦女,令被姦淫的婦女又羞又爽,還繼續和他通姦,內心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惠蓉:「我老公叫志仁,那方面還可以,不需進興哥你擔心。而且你是強姦犯,人家好怕你……」

昆博:「妳老公就住在我家隔壁,結婚後我們可以常常偷情,好不好?小騷貨。」

老婆聽說昆博就住在志仁家隔壁,以後這個粗壯流氓會不會在她寂寞難耐時去找她通姦,令她期待不已。

惠蓉:「討厭,結婚以後你可不能白天趁志仁不在來找人家,人家會害羞,背著老公和流氓偷情。」

進興:「強姦女人我最行,昆博要去找她相干時別忘了我,我會幫你推屁股乾得她雞邁更深。」

惠蓉:「討厭,進興哥,人家才不要被你強姦。你那麼會強姦婦女,棒棒一定很粗長,人家的小水雞怕塞不下你的大雞巴……」

進興:「我最喜歡強姦妳這種小水雞,夾得懶教才爽,水雞湯才流得多。放心,讓我姦過的少女都會認我作客兄,妳也不例外,哈……」

此時顏生已把春藥威而柔放入老婆飲料中,令她更加慾火焚身,臉紅心跳。

顏生:「惠蓉,妳的身材夠性感,先跳個豔舞讓兄弟開開胃。」

老婆本來害羞不肯,但在春藥的催化下,自己婀娜的嬌軀正給三個勐男視姦著,春情似已勃發,只好慢慢地在顏生面前搔首弄姿,扭腰擺臀,宛如思春的少女,有時愛撫酥胸,擠出誘人的乳溝,玉手愛撫著大腿溝和三角褲,好像水雞欠乾的寂寞少婦,令三人看得目不轉睛,豬哥口水直流。

昆博:「身材真好,看到妳的豔舞,懶教就硬起來了。」

進興:「真是欠人乾的蕩婦,一次就討三個客兄,等一下我一定把妳姦得爽死。」

顏生:「快來坐在我大腿上,欠乾的婊子!」

老婆也害羞地跨坐在他粗黑的大腿上,讓敏感的私處隔著小內褲磨擦他的大腿,不時發出雞邁被搓爽的呻吟。

顏生:「這樣磨妳的水雞爽不爽?小騷貨,妳的奶子真大,今天我要搓爽妳的奶子,干破妳的小水雞。」

顏生看著老婆堅挺的乳峰,忍不住一手一個,用力捏住把玩,摸著她柔嫩滑熘的玉乳。看著她呻吟欠乾的騷樣,顏生露出征服者的淫笑,可是一旁的昆博看到老婆的騷樣,早已雞巴怒脹。

昆博:「快一點,小騷貨,讓我爽一爽。」

老婆也害羞地來到昆博面前擠弄乳溝,臉紅的說:「昆博哥,人家的乳溝癢癢的,可不可以幫人家舔一舔……」

昆博見老婆如此風騷,也忍不住用手捏住她一對玉乳,舌頭在她乳溝舔弄,然後雙手用力搓揉老婆的嫩乳,再用口含住她粉紅的乳頭吸吮,還發出「嘖嘖」的吸乳聲。

惠蓉:「昆博哥,你的手好壞,摸得人家咪咪好用力,你的嘴好色,吸得人家乳房好用力,快被你吸出奶汁了……」

接著老婆也在昆博頭上擺動豐臀,讓穿著小三褲的私處在他面前搖擺誘惑。昆博看著她粉紅的小內褲在眼前晃動,還露出幾根藏不住的陰毛,忍不住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下體的陽具已被老婆誘惑得暴脹不已,忍不住雙手抱住她的臀肉,用舌頭吸舔著老婆半濕的三角褲,老婆細嫩的陰阜被他粗粗的鬍渣磨得又癢、又爽,淫汁正給他吸舔著。

惠蓉:「昆博哥,你的鬍子好粗,磨得人家妹妹好癢好癢,你吸得妹妹又流湯了,你好壞哦,哥哥……」

昆博:「這樣吸妳的水雞爽不爽?妳的屁股真大,摸起來真爽!」

昆博一邊吸吮著老婆氾濫的三角洲,一邊用手揉捏她性感的臀肉,時而用力拍打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響,令老婆有被淫虐的快感。

惠蓉:「討厭,你的手打得屁屁好用力,害人家好羞……人家的水雞湯又給你吸出來了……啊……」

進興已好幾天沒強姦婦女,看到老婆發情的騷樣,下體也漸勃脹,看到眼前這思春的少婦,大雞巴豈肯放過老婆欠乾的雞邁,他也脫得只剩內褲。

進興:「昆博,你爽夠了沒?我的爛鳥已經硬梆梆了,想要馬上干破這個查某的雞邁了。」

此時老婆也看著心目中的大英雄,也是征服女人的高手--進興,想不到平時看到他強姦不少婦女的報導,今天竟然自己要享受被他強姦的滋味,不禁臉紅心跳不已。

惠蓉:「進興哥,你很會強姦少女,可不可以用你的大雞巴幫人家小穴止止癢?小水雞很仰慕你的大雞巴……」

此時進興已起身抱住老婆的嬌軀,全身摟住老婆柔嫩細白的肌膚,令他舒爽不已,想不到今天強姦到一個性感的少婦,懶教也昂然挺力。

進興:「小騷貨,被強暴犯抱得爽不爽?我們來跳一段黏巴達,讓我這支女人的英雄--大雞巴,好好磨爽妳欠人乾的雞邁!等一下再姦得妳爽死!」

說著進興已摟住老婆雪白的嬌軀,雙手抱緊老婆的臀部,讓自己高凸的陽具隔著三角褲磨弄她淫癢的私處,兩條黑白肉蟲相摟,形成視覺強烈對比!

惠蓉:「啊……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你的壞東西又撞到人家小雞了,小穴穴又被你磨出汁了……討厭……色狼哥哥,那麼會挑逗女人,壞死了……」

老婆被強姦犯摟住,小水雞正被他的大雞巴四處磨蹭,想到自己被強姦犯抱住,又羞又爽,內心深處想被男人強姦的情慾正在萌芽,只好羞得雙手緊緊摟住他粗壯的背部,一對嫩乳按摩著進興刺青的胸膛,小鳥依人般把頭靠在他肩膀。

進興:「惠蓉,想不想被色狼強姦?被我姦過的婦女,每個都會背著老公再來找我偷情。還有人老公精蟲少,要我幫她老公幹得她懷孕,妳老公若不能生,我可以幫他乾得妳大肚子。哈……」

老婆聽到進興說要幫老公幹得她懷孕,不禁害羞臉紅:「你好壞,強姦人家老婆,還要乾得人家大肚子,被強姦犯乾得懷孕,羞死了,人家才不要……」

老婆嘴上雖說不要,雙手卻摟得進興更緊,胸前的玉乳也更緊密地伏貼磨蹭他的胸膛,臀部也欲拒還迎地搖擺,讓私處的陰部磨爽進興的大雞巴。

進興:「別害羞了,小騷貨,被我這強姦女人的高手干過雞邁後,妳會更喜歡讓色狼強姦的,我再介紹其他強暴犯去妳家強姦妳,好不好?保證妳被色狼強姦得大肚子,生下一個強暴犯的野種,哈……」

老婆雖內心深處想被男人強姦,但礙於禮教不敢表露,今天被進興一說,頓時小鹿亂撞,還說要找色狼去家裡強姦得她大肚子,令她又羞又暗爽。

惠蓉:「你的東西好粗,磨得小穴好癢,你好壞,人家才不喜歡被色狼強姦呢!被男人強姦得懷孕,羞死人了,人家才不要……」老婆嬌嗔著,也撒嬌地在進興胸前輕拍著,內心有無限的春思。

看著進興緊緊摟住老婆的玉體,兩人的性器隔著三角褲親密接觸,顏生也擔心讓進興搶頭綵,下體的雞巴也怒脹不已,急著要先插入老婆的處女穴。

顏生:「進興,她是我先搞定的,照理說要我來幫她開苞,等我把她的水雞撐開一點,等一下再讓你們倆的大雞巴干她通宵。」

老婆見顏生吃醋,才依依不捨放開摟住進興的手,才一鬆手,又投入另一個男人懷裡,顏生已色急的摟住她。

顏生:「小美人,讓我來打頭陣,先把妳小雞撐開一點,等一下昆博和進興的大雞巴幹起來較順暢,今晚我們三人要輪姦妳通宵,好不好?」

惠蓉:「討厭,人家的處女穴怎麼受得了你們幾個流氓的輪姦……」

顏生:「別羞了,反正妳老公懶教短、體力差,不如讓我們幾個粗勇的流氓幫你老公盡一下房事義務,只要妳寂寞空虛時,就來找我們幾個勐男討客兄,順便幫你老公幹得妳大肚子。哈……」

惠蓉羞著說:「不行啦,人家不能對不起老公……」

……

(四)

此時顏生已抱起嬌羞的老婆走進臥室,老婆靠在他的懷裡,春情正濃。臥室內有一張大圓床,足供三名男女雜交,牆上有面大鏡子,週圍還貼了不少勐男照片。

惠蓉:「那面鏡子好大,人家會害羞……」

顏生:「可以看到妳被男人乾爽的騷樣,還有V8可以拍下妳被男人輪姦的A片,可以讓妳老公邊欣賞邊打手槍。哈……」

惠蓉:「你好壞!別讓人家老公看到啦,人家會沒臉見人……」

顏生:「只要妳隨傳隨到,兄弟們哪個雞巴想干妳水雞時,乖乖來讓兄弟乾爽,我就不給他看,否則……哼……」

惠蓉:「討厭,你好壞,威脅人家和你們在一起那個……」

想不到顏生竟然用偷拍方式要脅老婆,以後加入雜交的行列,否則要公布她的姦情,真令人氣炸!

說著兩人已互相摟住身軀,兩條黑白肉蟲糾纏一起在床上滾動,顏生先親吻老婆的芳唇,毛手在她雪白細緻的肌膚愛撫著,先摸上她高聳的乳峰,時而用力搓揉乳房,時而揉捏乳頭,接著愛撫著她的大腿內側,然後隔著三角褲撫弄她的陰阜。

和顏生一番熱吻後,老婆不禁粉頰暈紅:「人家老公都沒有你那麼會親,人家好羞,啊……你的嘴好壞,吸得人家乳房好用力,啊……」

顏生:「好豐滿的奶子,吸起來真爽,以後要常來喂兄弟們吸奶!」

惠蓉:「討厭,那麼大的人還要吸奶。」

老婆也用手抱著顏生的頭來吸吮自己的乳頭,像是給小孩哺乳一樣。

惠蓉:「啊……別吸了……人家的奶汁都給你吸出來了,羞死了……」

他的毛手也漸漸伸入老婆的三角褲內,先摸到她濃密的陰毛和肥美的陰阜,敏感的三角洲被毛手摸到更加春情蕩漾,兩腿害羞地夾住他的手。

顏生:「這樣摸妳的水雞爽不爽?快說!欠人乾的婊子!」

惠蓉:「啊……這樣摸得人家小雞雞好癢,你的手好壞,妹妹又在流湯了,快幫人家止癢嘛……顏生哥……」

顏生露出勝利者的淫笑說:「快幫我的大懶教搓硬,等一下才能幹破妳的欠人乾的雞邁……小騷貨……」

老婆忍不住肉穴的淫癢,也慢慢拋開羞恥,伸手去愛撫顏生的大肉棒。

顏生:「把我的內褲脫掉,好好摸爽我的老二,等一下它才能幹破妳的小雞邁。」

老婆害羞地脫下他的內褲,露出一根二十公分又粗又長的大肉棒。

惠蓉:「好大好可怕……比照片上的還可怕……」

顏生:「等一下干進妳的小雞邁內,妳會愛死它,快幫我吹喇叭。」

老婆已和他成69的姿勢,互相吸舔對方的性器,她的小口正含著粗黑的大肉棒來回吸吮,玉手愛撫他的大睪丸,然後含住他的兩顆大懶葩吸舔,也令顏生淫興大發:「哦……真爽……妳真會吸爛鳥……我的懶葩大不大……」

惠蓉:「討厭,你的蛋蛋好大,你吸得人家妹妹又在癢了……」

顏生:「被我乾得大肚子好不好?小美人。」

惠蓉:「你好壞,還要把人家乾得懷孕,害志仁戴綠帽。」

顏生:「參加雜交的女人都要被我們姦出雜種,妳也不例外。」

此時顏生已脫下她濕潤的三角褲,開始搓揉她敏感的陰蒂,令她穴內更加淫癢,嬌喘不已。

惠蓉:「啊,顏生哥,你在摸人家哪裡?人家好癢,好想好想被你那個。」

顏生:「這是女人的陰蒂,摸得妳爽不爽?每個流氓都很會搓爽女人陰蒂,以後每個流氓都會搓得妳水雞痒痒欠干。」

惠蓉:「啊……別再摸了……人家會受不了……顏生哥……」

顏生:「快說.妳的雞邁欠我干,妳的水雞想被流氓操。」

惠蓉:「啊……別再摸了……人家要嘛……好……好……我說我說……人家的雞邁欠你干,人家的水雞想被流氓操……羞死人了……」

顏生聽到老婆助興的淫詞,肉棒也暴脹充血,想要干老婆水雞而興奮抖動。

此時他已把老婆嬌軀放平,把大龜頭頂在她陰阜上,不急著插入,只是來回搓弄陰蒂,令她更淫癢不已,雙腿欠乾地抖動。

惠蓉:「啊……別再磨人家的豆豆了……人家裡面好癢,好哥哥,快插進來嘛……人家妹妹要你的壞東西進來嘛……」

顏生:「妳老公有插進去過嗎?好像很緊。」

惠蓉:「人家不讓他婚前插進去,想不到今天被你這壞哥哥先插進去,羞死人了。」

顏生:「妳是要保留處女穴讓我開苞的,是不是?」

惠蓉:「都是你的壞東西的照片,害人家看了心裡就小鹿亂撞,想把第一次給它……」

想不到老婆婚前一直不讓我插入,是要保留處女穴讓大雞巴開苞,真是令我老二氣得充血。

……

(五)

當顏生把大龜頭頂在老婆的陰蒂上磨弄,也令她肉穴更加淫癢,兩腿不禁伸縮抖動,口中喃喃呻吟。

惠蓉:「顏生哥,別再磨了,人家要嘛……人家裡面好癢……」

顏生的肉棒在她陰道口也躍躍欲試,大龜頭怒脹充血,準備狠狠干破處女穴而抖動著。

顏生:「快說,妳的水雞欠我干,妳想被我干破雞邁,我就干妳,欠乾的婊子!」

惠蓉因肉穴淫癢,早已春情盪漾,只好不顧羞恥的說出淫話助興。

「討厭,又要說這些肉麻的話,啊……別再磨了……人家說嘛……人家的水雞欠你干,人家想被你干破雞邁,羞死人了……」

說完了葷話,老婆畢竟是女孩子,早已滿臉暈紅不已。等待被豬哥打種的騷樣,也令顏生雄性大發,懶教勃起挺力,準備幫這隻發情的母豬打種。

顏生:「好,既然妳這隻母豬發情欠干,我這大豬哥就好好替妳打種,乾死妳。」

說完他那支粗長黝黑的大陽具已經「滋」一聲插入老婆的處女穴姦弄,窄小的陰道被大陰莖插入,也令她大叫:「啊……好粗……好長……人家的小雞快被你干破了……」

顏生:「好緊的水雞,果然是處女,剛開始有點痛,等我干破妳的處女膜就不痛了,等一下水雞會越來越爽……」

說完顏生的屁股再往下一沉,大雞巴深深插入老婆的水雞深處,也干破了她的處女膜。

顏生:「乾死妳,欠乾的女人,處女膜我替妳老公幹破了,妳爽不爽?」

老婆想不到自己的處女沒留給老公,竟然給流氓狠狠干破,不禁又羞又爽。

惠蓉:「啊……慢一點……顏生哥,想不到是你這壞哥哥幫人家妹妹開苞,而不是人家的老公,羞死人了……」

顏生的大肉棒許久沒幹過這麼緊縮的處女穴,也展現出大雞巴的威力,輕重有序地在她欠乾的肉穴內抽插。老婆的陰道漸漸接納這隻流氓的大雞巴,疼痛感漸消失,肉穴被插的爽頭正來臨,蜜汁也偷偷分泌,好為大雞巴的來回姦插作潤滑,令她被姦得越來越爽。

顏生:「這樣干妳爽不爽?妳的水雞湯真多,我越干它越流,乾死妳……」

惠蓉:「啊……你的東西好粗好長……每一下都干到人家的癢處,啊……你的技巧好厲害……人家又在流湯了……好羞,和流氓哥哥交配還一直流湯……」

顏生:「我的雞巴乾得妳爽不爽?有沒有比妳老公長?比較喜歡誰的雞巴干妳的雞邁?」

惠蓉:「啊……這下乾得好深……這下干到水雞底了……你的東西比我老公的還色還長,人家比較喜歡讓你干雞邁妹妹……羞死了啦!」

顏生:「妳看我的雞巴照片,是不是就想親身被我的大雞巴干破水雞?」

惠蓉:「討厭,都是你的壞棒棒又粗又長,讓人家看得小鹿亂撞,作夢三角褲就濕了……」

顏生:「小美人,今天就讓妳好好嚐一嚐大雞巴的滋味,多拍些照片給妳回家看小穴被懶教塞爆的鏡頭。」

此時昆博也進房來幫這對姦夫淫婦拍照。

昆博:「小美人,露出妳最淫蕩的騷樣,兩腿夾緊男人的屁股,我拍些妳水雞被干爆的照片,讓妳回家邊看邊自慰,忍不住再來找我討客兄。哈……」

惠蓉見到昆博進來要幫他們拍照,羞得不敢看他,兩腿害羞地勾住顏生的臀部,下面的水雞洞正被大雞巴塞得滿滿,一絲空隙也沒有,還不斷隨著兩人性器的活塞運動而滲出淫液。

顏生:「這種姿勢干妳爽不爽?欠乾的騷貨。」

惠蓉:「人家的腿勾住你的下面,好難為情啊……啊……這下插得好深、好重……昆博哥……你別一直看人家的下面嘛……好羞啊……」

昆博:「被男人乾爽不爽?小騷貨,兩腿還夾得客兄這麼緊,哈……」

惠蓉:「你好壞,昆博哥,還笑人家和男人偷情……不理你了。」

把老婆壓著干穴一會後,顏生已把她的嬌軀抱起,兩人面對著面抱著相干,老婆只好害羞地摟緊他粗壯的身體,不敢看顏生姦淫婦女的淫笑。顏生則雙手摟著她豐滿雪白的美臀,讓她緊密的肉穴來回套弄大雞巴,見老婆一副欠男人乾的騷樣,更令他看著老婆的小水雞來回套入大雞巴的畫面淫笑。

顏生:「快看妳的小水雞正在吃我的大雞巴,還一直流口水呢,哈……」

惠蓉:「人家現在被你抱起來面對面做愛,真難為情,人家才不敢看呢,羞死了……」

顏生:「這種抱著相干的姿勢最適合妳這偷情的婦女,背著老公和客兄摟著相干,還能看到雞邁被客兄懶教出出入入的鏡頭,保證又羞又爽,哈……」

老婆在顏生調情下,忍不住偷偷看了一下,看到自己雪白兩腿勾住他的粗黑下體,中間的小水雞正一口一口吃著他粗長的大肉棒,羞得臉紅暗爽。

顏生:「妳老公的身材如何?有沒有我這麼粗壯?」

惠蓉:「人家老公比你矮小,沒有你那麼色,抱得人家下面好緊,摟得人家屁屁好用力……你好壞……大色狼。」

顏生:「這叫做『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男人要夠色,女人才會討客兄,哈……」

惠蓉:「討厭,你又笑人家背著老公討客兄……」

在顏生強有力的雙手摟住她的嬌軀下,還有他粗長的陽具無癢不插的姦干,加上他調情的淫詞粗話催化,也令老婆盡情享受偷情的快感,雙手緊緊摟住姦夫的身體,在他耳畔「嗯嗯呀呀」叫床助興。

昆博:「惠蓉,被這個客兄摟著乾爽不爽?」

惠蓉:「昆博哥,你好壞,還笑人家,和他抱在一起交配好羞……」

顏生:「惠蓉,我再教妳一種新的姿勢,保證妳被乾得更爽更刺激!」

說著顏生已雙手抱起老婆一雙粉腿,令她全身騰空給他抱起來邊走邊干。

顏生:「抱我緊一點,我們來邊走邊干逛大街。」

惠蓉:「羞死了,抱起人家來相干……」

由於老婆的嬌軀苗條玲瓏,讓他高壯魁武的身材抱起來邊走邊干,更令他有征服女人的快感,看著嬌羞的老婆淫笑著。

顏生:「被男人抱起來乾爽不爽?欠乾的女人!」

老婆全身被壯漢抱起來交合,害羞地靠在他胸膛,想不到在A片中才有的相干姿勢,今天她就和流氓親身體驗了。

惠蓉:「人家被你抱起來相干,好難為情的姿勢。小冤家,你好壞,這麼會作弄女人……」

顏生:「妳老公一定不會抱妳起來邊走邊干,如果他辦不到,妳再來找我抱妳起來邊走邊干逛大街,把妳的水雞湯干到哪滴到哪,哈……」

老婆想著我身材矮小,可能無法抱她起來邊走邊干,不禁黯然,又聽到顏生說要常常替我抱她起來邊走邊干,不禁害羞暗爽起來……

惠蓉:「你好壞,明知道志仁抱不動人家,還要替他抱人家起來邊走邊干,還要把人家乾得水雞湯走到哪滴到哪,羞死了……」

顏生抱著老婆性感的玉體邊走路邊干她小雞,老婆的肉穴也不斷被雞巴姦得流湯,淫水從兩人性器交合處汨汨滲出,流到顏生的大懶葩上,再順著他的股溝大腿流下來,床上和地板都是老婆被姦出的淫汁。

顏生:「妳看,地上都是妳被我干出來的水雞湯,真是欠人乾的雞邁,我們出去演A片給別人看。」

惠蓉:「不要啦!外面有強姦犯進興,人家會怕……」

顏生:「別假了,聽說妳看到強暴片內褲就濕了,很想被男人強姦吧?」

當老婆被他抱起來走到客聽時,強暴犯進興早已虎視耽耽,直看著老婆玲瓏白皙的肌膚垂涎著。看著老婆雪白的玉體被顏生粗黑的身體抱起,形成視覺強烈的對比,還有老婆嬌羞欠乾地靠在他胸前,一副欠乾的騷樣,正刺激著進興原始的獸性,懶鳥也漸漸硬了起來。

顏生:「進興,這個女人最崇拜你,她很想被你強姦,哈……」

惠蓉:「進興哥,別聽他胡說,人家才沒有……」

看著進興粗壯的體魄,還有下體飽滿的陽具,把子彈內褲頂得鼓起,想必這婦女同胞的恩物,令很多女人臣服在他雄偉的胯下,不禁春情蕩漾著。

進興:「妳很想被我強暴吧?我會好好地把妳姦得爽死,讓妳喜歡被男人強暴。哈……」

聽著進興看透她想被強姦的心事,老婆更害羞臉紅,不敢看心目中的色魔。

昆博:「惠蓉,我們住很近,以後我會趁妳老公不在時,常常去妳家抱妳起來邊走邊干。」

惠蓉:「昆博哥,你好壞,人家不用你來抱……」

小采:「惠蓉,我老公的東西有沒有比志仁粗長?被強壯的男人抱起來乾爽不爽?」

惠蓉:「他的東西比志仁還粗還長,每一下都弄得人家好爽,真羨慕妳有個勇勐的老公!」

小采:「放心,小蕩婦,以後這些豬哥會輪流去妳家,幫妳老公盡一盡房事義務,妳只要老公不在時雙腳張開,雞邁就會讓他們的大雞巴乾得爽歪歪了。」

惠蓉:「小采,人家結婚後要當良家婦女,才不要和流氓哥哥偷情呢!」

老婆心想著結婚後要背著老公和流氓通姦,水雞內的癢處要讓客兄輪流的乾爽,內心又期待又害羞,雙手再次緊緊摟住顏生。

……

(六)

顏生抱著老婆干穴一會後,體力有些不濟,進興和昆博也趁機佔老婆便宜,兩人合力抱起老婆的嬌軀,讓惠蓉雙手摟住兩人的脖子,雙腿被兩人張開,露出她欠乾的嫩穴,上面還流著水雞湯,好像在向大雞巴招手,顏生看著老婆中門大開,正是春光無限,懶教又硬了起來。

惠蓉:「人家給你們兩個抱起來的姿勢好丟臉……」

進興:「妳的皮膚真白真嫩,抱起來真爽。」

昆博:「妳的水雞真緊,等一下我的爛鳥插進去一定很爽。」

顏生:「辛苦兩位了,我要把她水雞乾得爽死。」

說著顏生已挺起大雞巴走向老婆的三角洲,然後把雞巴頂在她的洞口,屁股向前一頂,大雞巴「滋」一聲再次插入老婆水雞內姦弄。

顏生:「被兩個流氓抱起來干妳水雞爽不爽?有沒有被強姦的快感?」

惠蓉:「討厭,人家全身讓兩個壞男人抱住,下面還有壞哥哥在插人家的小雞,真羞死人家啊……」

進興:「惠蓉,妳的水雞真小,夾得爛鳥好緊,我最喜歡強姦妳這種小水雞了。」

昆博:「顏生,看到你的爛鳥出出入入,我的爛鳥也硬梆梆了。」

老婆:「你們三個壞哥哥不要一直看人家的下面嘛,人家好羞……」

老婆全身肌膚和三個壯漢緊密接觸,玉體被進興和昆博抱起,兩人的毛手不時愛撫她的豐臀,兩眼直看著老婆中間的嫩穴正在吞吐大雞巴,水雞內的癢處正讓顏生抽乾得酥爽,耳邊聽著三個男人的粗話,聞著三個男人的汗臭味,反而令她有被姦淫性虐的快感。

小采:「惠蓉,有三個男人一起和妳玩,爽不爽?」

惠蓉:「小采,人家好羞,和三個男人一起相干……他們還一直看人家的下面正被妳老公插入……」

抱起老婆讓顏生干穴後,顏生也平躺下來,中間的大雞巴依然挺立著。他命老婆跨坐在他下體,想以男下女上的姿勢來干她肉穴,既省力氣又能騰出手來摸爽她豐滿的奶子。

顏生:「小美人,用手握住我的懶教,對準妳的雞邁用力坐下去,包妳被乾得爽死,欠乾的女人。」

老婆也害羞地握住他堅挺的雞巴,頂在自己的陰道口,然後臀部向下一沉,大雞巴再次插入她欠乾的雞邁抽干。

惠蓉:「啊……好粗……好長……插得人家水雞好深……人家在上面,好不習慣……」

顏生:「別歹勢,乾得爽就好,快扭一扭屁股,欠乾的婊子,這對奶子不沒讓男人摸太可惜了,哥哥把妳的奶子摸爽。」

老婆的身材曲線玲瓏,坐在顏生的身上扭腰擺臀,好讓水雞內每個癢處都讓大龜頭乾爽,胸前晃動的雙乳也讓顏生兩手掌握,時而用力擠弄,時而技巧地搓揉,下體的肉穴也上下地套入大雞巴,還發出「啪啪」的性器交合聲,顏生為了乾得她水雞更深入,有時也趁著她向下坐時,狠狠地把雞巴向上頂入她的水雞深處,令她的雞邁被乾得又深又爽。

顏生:「乾死妳,這下有沒有干到水雞底?」

惠蓉:「啊……你好壞……這下插得好深……啊……壞哥哥……這下插到人家子宮了……啊……這下插到人家水雞底了……」

顏生:「欠乾的查某,乾死妳,要討客兄我就干破妳的雞邁。快扭一扭腰。老婆也使盡風騷扭腰擺臀,收縮陰道夾爽顏生的大肉棒,讓顏生又省力又被她服侍得很舒爽。」

顏生:「妳的腰力真好,扭得我雞巴好爽,雞邁真有彈性,還夾住我的龜頭親嘴,真是欠人乾的騷穴。」

老婆害羞得趴在顏生的胸膛,雙乳在他的胸膛磨蹭,顏生雙手也緊緊抱住她的兩瓣臀肉,時而用力搓揉。時而用力拍打,還發出「啪啪」的聲響,令她有被性虐的快感。

顏生:「討客兄的查某,該打屁股,客兄的懶教乾得妳雞邁爽不爽?」

惠蓉:「壞哥哥,你打得人家屁屁好用力。人家好羞……你好壞哦……」

顏生:「別叫壞哥哥,要叫我老公。」

惠蓉:「討厭,人家不敢叫……壞哥哥……」

說著顏生已抱緊她的臀肉,讓大陽具更深得插入她穴心姦弄,也令她呻吟求饒。

惠蓉:「啊……這樣乾得太深了,這下插到子宮口了……啊……我說……我說,好老公……你乾得好用力,水雞妹妹被你乾得好舒服……顏生老公……大老公……」

顏生聽到老婆叫他這客兄作老公,也有了征服女人的快感。老婆則因叫姘夫作老公,羞得無地自容而臉紅不已。

顏生:「惠蓉已經叫我作大老公了,以後我就是她床上的大老公,進興是二老公,昆博是小老公。」

昆博:「真是欠乾的查某,第一次討客兄就叫老公了,聽得我懶教又硬了,快幫我吹喇叭,欠人乾的婊子!」

此時顏生已經讓老婆坐起,昆博只穿著內褲來到她面前,要她脫下內褲吹喇叭。

昆博:「把我的內褲脫掉,好好把我的懶教吸硬,欠乾的查某。」

老婆只得害羞地脫下眼前這大流氓的內褲,露出一根粗黑醜陋的大陽具,然後用手握住陰莖,小口漸漸含住他的大龜頭,開始用嘴吸舔著大雞巴,不時發出「嘖嘖」的吸吮聲。

昆博:「哦……好爽……妳真會吸男人的雞巴……把我的懶葩舔一舔……對……好爽……」

老婆也邊吸舔著他的兩個大懶葩,邊露出飢渴的表情看著昆博,昆博也用手抱住老婆的頭來吸爽自己的下體。

就在老婆幫昆博吸吮陽具時,我剛好打電話去找老婆。小彩接起電話。

小彩:「喂……請問找誰?」

我說:「我是惠蓉的老公志仁,惠蓉在妳家嗎?」

小彩一時驚慌,支支吾吾說不出話,半晌才說:「惠蓉在我家,可是現在不方便接電話。」

我說:「為什麼不能接電話,她在吃東西嗎?」

小彩只好把無線電話交給顏生。

顏生:「志仁啊,恭喜你娶到一個水某,看到她的胸部豐滿,屁股又翹腰又細,我一看到她,懶鳥就硬起來了,以後你會很幸福哦!」

我說:「謝謝你的誇獎,她嘴巴裡有東西嗎?為何不能接電話?」

顏生:「她現在含著昆博送她吃的小黃瓜,又粗又長她吃得津津有味,嘴巴被昆博的東西塞得滿滿的不能講電話。」

老婆聽了顏生的雙關語嚇出冷汗,示意他別亂說。我則聽到男人的喘氣聲和老婆吸吮的酥酥聲。

我說:「看來昆博的小黃瓜很好吃,她都吃出聲音了,顏生你在做什麼?怎麼那麼喘呢?聽說你們有和女人雜交,可不要把我老婆『沖』下去。」

顏生:「不會啦,我現在幫你老婆按摩雞肉,讓她身材更好,胸部更豐滿,腰更細,水雞夾得更緊,以後你就更性福了。」

我說:「乾爽女人的技巧,你們較內行,就辛苦你們了。」

顏生:「我這師父來沖的,你老婆正被我沖得爽歪歪,沖得她唉唉叫像在叫床,哈……」

說著他也用力把雞巴向上頂入老婆肉穴,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還有老婆忍不住「嗯呀」的叫春。

顏生:「你有沒有聽到她被我沖得有多爽?唉唉叫,像被男人乾的叫床聲,哈……」

我說:「怎麼有水雞被乾得出汁的聲音?」

顏生:「那是我在按摩她屁股的聲音,水雞肉有些緊,我順便按摩她大腿附近,可能她的水雞在癢欠人幹才流湯了。不信你問她。」

老婆放開口中的雞巴,怯怯地拿起話筒。

惠蓉:「志仁,顏生哥只是幫我按摩而已,沒有強姦人家,只是他的技術太好,弄得人家太舒服才叫出來的,下面有些痒痒的才流出來那個……」

說著顏生再次向上頂入雞巴,令她忍不住「嗯嗯呀呀」的呻吟。

我說:「妳被他弄得很舒服吧?好像被他乾得叫春,真難聽。」

惠蓉:「志仁,你別亂說,嗯……嗯……呀……呀……他的技術太好,每一下都摸到人家的癢處,人家才叫出來的。」

昆博不甘雞巴被老婆冷落,也色急地強下話筒,大雞巴再次塞入她的小口。

昆博:「志仁,恭喜你娶到這麼性感的老婆,她很喜歡我的小黃瓜,吃得酥酥叫像在吸懶教,哈……以後她很會吹喇叭。」

我說:「謝謝你喂她吃小黃瓜,聲音好難聽,好像在吸你的懶教。」

昆博:「別客氣老鄰居,以後我會常常去喂你老婆吃小黃瓜,女人的上口和下口都要喂飽,下口要你好好用傢伙喂飽她,不然會去討客兄。」

我說:「那就麻煩你好好喂她上口,下口我會喂飽她。」

昆博:「放心,她含著我的東西又吸又舔,以後我會讓她含我的東西含得很爽,下面的嘴巴如果她胃口太大,你喂不飽這個欠乾的水雞,我的傢司頭也很粗可以幫你乾爽她的雞邁,免得她去討客兄,哈……」

我說:「你真愛說笑,不打擾你們了,再見。」

昆博:「放心啦,我們會把你老婆沖得爽歪歪,不會把我們的大懶教插進她欠人乾的雞邁啦!」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