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性愛導師 (1~4完) 作者:李志仁

.

【性愛導師】

發言人:李志仁

********************************************************************** 元元的網友,好久不見了!再獻上敝人第二篇創作《性愛導師》,再次麻煩元元的前輩代為排版,在此先謝謝了!**********************************************************************

性愛導師(一)

當昆博和永豐聯手輪姦老婆惠蓉,並在老婆陰道內灌漿後,老婆也順利於十個月後產下一女,生父為誰在此不究。

永豐知我為獨子,求男心切,於是『呷好道相報』告知同學馬福強。

永豐:「福強啊,志仁他老婆惠蓉才二十八歲,身材玲瓏有致,前凸後翹,多少男人想上她呢。去年才被我和昆博輪姦生出個女兒,但他求子心切,你可以假借教他們生男要訣,接下來拿出你馴服女人的本領,她就難逃你的魔掌了。」

福強:「謝謝你幫我牽線,風塵女子的脂粉味太重了,想來嚐嚐家庭主婦的味道。」

隔天晚上福強來訪。

我說:「福強好久不見了,最近在哪風光?」

福強低聲說:「最近改行當午夜牛郎,有女人干還有錢拿。」

我說:「那就是幫人擠牛奶,還兼賣豆漿哦。」

老婆突然插話:「福強哥,原來你會擠牛奶、還賣豆漿,我也滿喜歡喝豆漿的!」

老婆今晚穿著低胸上衣和短裙,當她俯身為福強倒茶時,胸前兩個豐滿乳峰和乳溝,正給福強瞧得目不轉睛,差點流出口水來。

福強在她耳盼低語:「嫂子,我還會擠人奶,妳要不要試一試?」

老婆在福強言語挑逗下,又經我解釋牛郎就是妓男後,不禁為自己失言而粉頰暈紅,向我嬌嗔福強哥吃她豆腐。

福強:「志仁,你老婆的胸部很豐滿,如果能讓我幫她按摩一下,一定更堅挺圓潤,以後乳汁分泌也較多。」

我說:「因孩子請人帶,她不用哺乳,所以乳房未變形,可惜的是至今尚無男兒。」

福強便打蛇隨棍上說:「我聽永豐說你老婆身材姣好,凹凸有致,和她相干一定很爽。可能你作愛技巧不精,沒辦法干到她的水雞底,她水雞要被雞巴乾爽才有性高潮,所以永豐叫我這專門乾女人騷穴的牛郎,來現場示範教你們夫婦如何作愛才會生兒子。」

我說:「惠蓉她胃口滿大,而且她因剖腹生產,水雞仍然又小又緊,我的老二稍短,老是干不到她水雞深處,更何況我三分鐘就射……」

福強:「你老婆豐胸肥臀兼細腰,沒有很強壯的男人就沒法乾得她性高潮,雞巴要夠長才能每下都干到水雞底,水雞湯才流的多雞巴抽幹才能愈干愈深,她才會被乾得水雞酥爽,高潮連連,你們才有子望。」

惠蓉聽著福強的淫言穢語,不禁臉頰羞紅,內褲漸漸濕潤,低下頭去不敢看福強。

我說:「福強你的雞巴夠長嗎?你乾得到女人的水雞底嗎?」

福強馬上脫下上衣,露出刺青的健壯胸膛,再脫下長褲,全身只賸一件子彈型內褲。下體鼓鼓脹脹的,並拉開內褲叫我看他褲襠內的陽物,果真碩大無朋又黑又長的女性恩物,接著他已走向低下頭不敢看的會老婆身旁坐下。

福強:「嫂子,妳看我這根雞巴有沒有比妳老公的還粗還長?不知能不能幹到妳的水雞底啊?」

老婆偷瞄一下,內心又羞又暗爽,心想:要是小穴給這大雞巴抽干不知有多爽。

此時福強更大膽地用毛手摟住老婆細腰並說:「志仁,用說的較難懂,我和你老婆親身示範一次生男秘技給你看好了,保證操得她叫哥哥,順便教你如何擠人奶,再喂你老婆喝我又濃又熱的豆漿,哈……」

我被福強這突來的舉動嚇愣,理智上想阻止他下一步輕薄行為,但情感上又想見識這調情高手如何馴服女人的功夫,終於情感戰勝理智,才不甘地說:

「福強,那就請你和惠蓉示範一下,如何親嘴、愛撫、交配,女人才有性高潮。」

老婆半推半就地說:「真是羞死人了,在老公面前和牛郎示範如何作愛。」

福強:「放心吧嫂子,我會讓妳見識到我高超的床技,讓妳享受小穴被操爽的快感,保證讓妳愛死我的大雞巴!」

此時福強已摟住惠蓉細腰,並在她乳罩上來回搓揉,只見老婆被福強這色狼摸得性慾高漲,粉頰暈紅:「志仁,他又在摸人家乳房了」

「福強,我老婆就交給你了,你要溫柔愛撫她,只能用手指插,不能把你的大爛教干進她的水雞哦!」

福強表面敷衍:「志仁,你老婆的奶子真大,摸得她乳頭又變硬了。」

惠蓉只是半推半就的抵抗和求救,雙手也漸漸搭在福強的肩膀:「啊……你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呦……討厭!」

福強接著把惠蓉的上衣短裙退脫下,令她全身只剩乳罩和三角褲,惠蓉只好害羞地用手遮住豐滿的胸部和下體的小內褲,幾根較長的陰毛還從內褲縫隙露出來。

福強看著老婆36.24.36的身材嚥了口水:「嫂子,妳的胸罩和內褲真性感,讓我看得爛教馬上硬起來了。」

他更大膽地把嘴巴湊上去,親吻惠蓉的櫻唇,這一吻,吻開了老婆的心理防線。福強一手摟住蓉,一手在她的36D胸罩上來回搓揉,左乳摸完換右乳,有時輕摳乳頭,有時大力抓弄,令老婆的性慾被他搧得正要發情,好像思春期的母貓叫春連連。

我在一旁看著福強只穿一件子彈型內褲,上身胸肌結實,好像健美選手,膚色黝黑,胸膛上還刺著龍鳳,見他內褲高高凸起,那東西已經興奮得想要干老婆的嫩穴而堅硬挺拔。

福強已把毛手伸向蓉的三角地帶愛撫搓揉,也搓得她下體淫液直流,內褲半溼。

「志仁,他又在摸人家的小雞了!」

「沒關係,如果被他摸爽就盡情叫春吧!」我也縱容老婆拋開矜持,以助福強淫興。

福強更大膽地把手伸入蓉的內褲,摸到一撮濃密的陰毛。

「妳的水雞毛真長,想必十分渴望男人的大雞巴,今天哥哥會好好治一治妳水雞的淫癢。妳老公的雞巴大不大?要不要摸一摸我的老二,保證妳滿意。」

起先惠蓉不敢去摸,福強牽她的手去摸,兩人已開始互相愛撫性器,福強先把老婆礙事的乳罩和內褲脫下,福強摟著全身光熘熘的惠蓉興奮不已,先把老婆的大陰唇撥開,找到陰蒂技巧地搓弄。

「嫂子,這樣摸妳水雞,爽不爽?」

「好癢,人家的水雞快被搓的流湯了,哦……」

「對了,把哥哥的東西搓硬,等一下才能幹得妳小穴發麻,淫水流不完。」

惠蓉已伸手進入福強內褲愛撫他的雞巴,他索性脫下內褲,露出一根二十多公分長,又黑又粗的大懶教,惠蓉看了不禁害羞臉紅。

「怎樣,我的大雞巴比起妳老公的如何?」

「當然是你的東西比較壞!」惠蓉嬌嗔道。

「比較壞就是比較能幹得妳更深,操得妳水雞更爽吧,哈……」

福強又對我說:「志仁,你老婆說我的雞巴比你還粗還長,比較能幹爽她寂寞空虛的小雞,她的小穴不能沒有我的大雞巴。」

「亂講,人家才沒有說呢,人家只有說你的東西較壞而已。志仁,別聽他胡說!」

「志仁,你老婆的水雞真緊,可能你不常干她穴,還緊緊夾住我的手指,蓉妹,妳的小穴還一直流湯,是不是在肖想的哥哥的大雞巴啊?插死妳!」

福強一邊用手指戳弄著惠蓉的陰戶,一邊罵三字經來挑逗老婆走入他的陷阱中。

因我平時作愛不會口出穢詞,當她聽到福強的淫言穢語,反而令她內心波濤胸涌,春心盪漾不已。

「妳的小穴已經在流湯了,只有我的雞巴哥哥才可以乾爽妳那空虛欠乾的騷穴。」

「啊……妹妹的小穴又在流水雞湯了,強哥哥,別再挖了,人家快受不了,啊……人家的裏面好癢,人家的小穴真是蓬門今始為哥開,人家的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快插入人家寂寞難耐的穴穴,哦……」

想不到十分鐘前仍矜持保守的嬌妻,竟在福強這淫棍的調情下,嬌喘連連,淫水不止還要求福強用大肉棒插入她欠乾的嫩穴,讓我懷疑她是我端莊賢淑的愛妻,還是人盡可夫的蕩婦!

福強:「志仁,你老婆已被我挑逗得水雞淫癢欠干,現在又要我用大雞巴插入她水雞,否則她會去找其他的牛郎止一止水雞淫癢,不是我要不守信用,而是你老婆的水雞欠男人干,哈……」

惠蓉被挑逗得春心盪漾,欲仙欲死,卻羞得不敢看我,只有用力搓弄福強那根堅挺的雞巴。那個被他手指插弄的小穴還在流湯,兩腿抖動的欠干騷樣,很難抵擋福強這大淫棍的挑逗。

我不甘地說:「好吧,福強讓你賺到了一個良家婦女,既然她受不了你大雞巴的誘惑,那就讓你的雞巴插入她的水雞了。不過你不能射精進入她子宮,不然我會戴綠帽。」

老婆怕我看穿她被昆博和永豐姦出雜種的醜事,心虛地不敢看我。

福強見獵物到手:「哈……我當然不會讓她受精,把別人老婆乾得大肚子的事,『目前』只有永豐和昆博曾做過。放心,我會好好把你欠乾的老婆操爽,保証她高潮迭起,水雞酥爽,對你們以後房事更順暢。」

此時福強已抱起惠蓉爬向二樓的主臥室,我也尾隨而上,想不到心愛的老婆竟要在我們平時恩愛溫存的臥室內,和福強這大色狼交歡作愛了!

……

性愛導師(二)

福強先把惠蓉平放床上,再握住自己的雞巴頂在老婆那又緊又小的嫩穴上,並不急著插入,只用龜頭在她陰阜上戳弄。

福強:「好妹妹,這樣磨妳陰蒂,爽不爽?」

惠蓉:「你的龜頭磨得人家小穴好癢,快受不了你壞東西的誘惑,啊……」

「志仁,你老婆真騷,還沒插進去就兩手抱住我下體,真是個欠乾的女人,今天非要把她搞得水雞酥爽,水雞湯流不完,讓她叫『哥哥』,哈……」

「好哥哥,別再吊人家胃口,人家的水雞是專門保留給你抽插的,人家的肉洞是專門為你開啟閉合的,啊……別再磨了!」

「福強,我老婆已受不了你大雞巴的誘惑,你就好好和她交媾吧。因我不常干她穴,水雞還很緊,你就慢慢干進去吧!」我也求福強姦淫老婆。

「蓉妹,今晚我就做你『床上』的老公,乾死妳!」

說完,福強的大雞巴已『滋』一聲插入老婆的肉穴。

「啊……好緊,你的東西好粗好大。快把小雞撐破了……」

「別怕,才進去一半而已,妳的水雞真緊,夾得我大雞巴好爽。志仁你老婆是我姦過的少婦中水雞最緊的,以後要是你無法滿足她,就叫我來幫你干她。」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老婆才說:「討厭,這種事怎好叫朋友代勞呢!」

福強:「這叫作朋友妻,幹起來特別刺激!」

說完福強已用力將屁股一沉,大雞巴整支塞入老婆緊密的肉穴內。

惠蓉被這突來衝擊而大叫:「啊……志仁,他的雞巴好長好粗,快把人家的小雞撐破了啊……他乾得水雞好用力哦,啊……這下乾得好深好重哦……」

福強已開始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用那根又黑又長的大雞巴,也是老婆的寶貝來回干入老婆那想收縮,卻又被用力插開的嫩穴。

「妳的水雞真緊,比起我老婆的緊多了,乾死妳!」

「你的雞巴好長好粗,好像A片中的男人一樣,快把人家的小穴插破了,啊……這下好深好重,好舒服……」

「我的雞巴比妳老公如何?」

「當然是你的壞東西較長較粗,討厭,你的大龜頭有稜有角,乾的人家水雞肉好酥好麻!」

「志仁,妳老婆的水雞真緊,夾得我老二好爽,真是個欠人乾的騷穴,乾死妳,這下乾得妳水雞爽不爽,快說給妳老公聽,欠乾的蕩婦!」

「啊……這下乾得水雞妹妹好用力哦,雞巴哥哥勇勐有力,每下都干到水雞內的癢處。強哥哥,你好厲害,人家的小穴欠你干,小穴每天都要被你的雞巴抽插,快乾爛妹妹的嫩穴……啊……這下乾得好深好重……」

「小騷貨,妳老公看妳被我姦爽的樣子,已經忍不住在自慰了。我們來換個姿勢相干,讓妳老公看了更受不了。」

「討厭!都是你這小冤家床技高超,弄得人家欲仙欲死,害我老公要自己打手槍。」

此時福強把惠蓉雙腿抬起,開始拉著老婆兩腿,讓她的小穴來套入自己的大雞巴,自己一邊看那根又黑又粗的雞巴,在我老婆白皙的又緊又小的肉穴內出入抽插,還叫惠蓉也看:

「蓉妹妹,快看妳的小水雞,中間有哥哥的懶教在出出入入,妳的水雞洞真緊,夾得哥哥雞巴好爽,還一直被爛鳥抽出淫水,快看!」

惠蓉只覺兩腿被福強拉住,來回套入他又黑又粗的雞巴。真令她害羞暗爽。看著自己緊密小穴中,正有福強的大雞巴一下比一下深地出入姦弄,也忍不住用手揉弄自己的陰蒂,叫床不已,以助二人淫興。

「好哥哥……親丈夫……你的東西乾得人家好用力哦,啊……這下干到人家水雞底了,啊……這下干到人家穴心了……」

「志仁,快來看你老婆的水雞,夾緊我大雞巴的鏡頭,還不斷流出水雞湯,保證是A片的大特寫!

我看著老婆那又緊又小的嫩穴,正被一根又黑又粗的大陰莖塞滿,連一點空隙也無,還不斷隨著福強的抽插,從兩人性器交合處汨汨滲出她發情的淫汁。

「志仁,你別看人家和你朋友相干嘛,人家會怕羞的!」

「沒關係,如果被強哥乾爽時,就叫春助興,我才能打手槍。」

「好妹妹,我會好好把妳操爽,讓妳老公也能看我們交配,一邊打手槍,一邊幫我們擦乾淫水,志仁,快來幫我擦乾你老婆的水雞湯,真是個欠乾的女人,非把妳乾得水雞開花不可,乾死妳!」

把老婆用『老漢推車』干穴後,福強已把她雙腿放下,並把惠蓉抱起,老婆也害羞地摟住福強的背部,兩人已坐起來,面對面抱著相干。只見惠蓉羞得不敢看我在打槍,並在福強耳邊嬌喘不已,雙手緊緊環抱福強節結實的背部,尤其福強黝黑健壯的體格,與自己苗條曲線的雪白肉體緊密結合,真令她有種被魁武壯漢強姦凌虐的快感。

福強則雙手抱著老婆圓潤雙臀,讓她淫癢肉穴再次套入大肉棒出入抽干。

「這招抱著相干的姿勢,令人家好難為情哦!」

「這招抱著相干的招式,是偷情婦女和日本男人最愛用的交合姿勢,只要妳雙手緊緊緊抱住哥哥的背部,我再用力抱緊妳豐滿的臀部,我們男女雙方的性器就能緊密的結合。快看!妳的小雞正在吞吐哥哥黑色的大熱狗,讓我用大熱狗喂飽妳這隻性飢渴的水雞,撐死妳干破妳的小水雞!」

「好哥哥,親丈夫,你的大熱狗快把人家的小雞洞撐破了,你的熱狗太長,這下插到小水雞的子宮了,被強哥哥抱著相干,好舒服……好爽哦。還有你的兩個大球球撞得人家陰部好用力,好酥好麻哦……」

「這是我的大懶葩,是專門製造精子的子孫袋,等一下我要射精進入妳的子宮內,讓妳經我被姦得受精懷孕,保証妳一舉得男,讓志仁做現成的爸爸,好不好?哈……」

「討厭,人家今天是排卵日,你的精液不能射進去!」老婆在福強耳邊細聲說。

「小美人,還不簡單,妳只要騙妳老公說今天是安全期就好了。」福強在她耳畔竊竊私語。

「福強哥,你好壞哦,志仁真是交友不慎,才會認識你這專門淫人妻女的牛郎。」

「小寶貝,只要我們相干起來爽就好,別管志仁了。來,讓我親一下妳的小嘴!」

……

性愛導師(三)

看著福強抱著老婆相干,真令我性慾高漲,福強再把惠蓉抱起,老婆體態輕盈,對年輕力壯體格健碩的福強來說,自然是輕而易舉。

「好妹妹,這招猴子爬樹,乾得妳爽不爽?只要妳雙手摟緊我的脖子,我就能抱著妳邊走邊干。」

「這招令人家全身都給你抱起來干,真是羞死人了!」

老婆由於全身騰空,只好緊緊摟住福強脖子,福強抱著豐胸肥臀的性感淫娃抽插,看著老婆被健壯如牛的他抱起來干穴的沉醉騷樣,不禁淫笑起來,老婆只得害羞得小鳥依人的靠在他黝黑刺青的胸膛上。

「志仁,你老婆似乎很喜歡被男人抱起來邊走邊干,以後如果你沒體力辦不到,就隨時叫我來,我可以免費替你老婆服務,哈……」

「討厭,這種事怎麽可以當面說呢?」

「不然要和我通姦時,就沒有偷情的快感了,對不對?哈……」

「討厭,你取笑人家想和你偷情,不說了……」

想不到牛郎福強竟然當面叫我如果房事無力,可以叫他來代我干惠蓉,豈不是白白把漂亮性感的嬌妻奉送給他肆意姦淫嗎?我雖氣得說不出話,但下體卻罪惡地勃起。

當福強把惠蓉抱起來邊走邊干,走到窗戶旁,看到福強帶來的大狼狗正和我家的母狗交媾,真是主人來我家偷婦人,連狗都偷我家母狗。老婆看著公狗的大陰莖和睪丸一搖一晃,頓時粉頰暈紅不敢再看。

「惠蓉,妳看外面我的狼狗和妳家的母狗在干什麽?」

「討厭,人家不知道!」

「妳不說,就不幹妳水雞妹妹了。」

「好嘛好嘛……牠們在交配。」

「就像我們在相干啦,哈……」

把惠蓉抱起來干穴後,福強再把她放下,命令她像母狗一樣在窗前趴下。

「蓉妹,我們來學那兩隻狗交配的招式,這招叫『狗男女』,只要妳雙腿張開,我就能幹得妳跟那隻母狗一樣爽。」

「討厭,人家趴這樣,好像我家的小莉(狗名)正被你的狼狗欺負一樣,真是羞死人。」

「放心,我會比我的狼狗更用力,來操爽妳這隻欠乾的狗母!哈……」

「注意看我干妳的小雞,被哥哥操爽時,就學那隻狗母叫春吧,哈……」

惠蓉只得把美臀抬高,用手托著福強黝黑的鐵棒:「好,你插進來吧!強哥哥。」

「志仁快看你老婆屁股翹得這麽高,好像你家那隻發情的母狗,欠我的大雞巴干一樣。哈……」

說完「滋」一聲大陰莖再次塞入老婆那身經百乾的嫩穴中,兩人學外面的狗兒一樣交媾著。老婆使盡女性風騷軸柔媚的搖擺豐臀,正享受被健壯的種豬交配一樣的酥爽,福強則顯露出精力充沛的種豬體力,好像我是牽他這隻豬哥來給家裡的母豬老婆配種的一樣。

「志仁,你好像牽豬哥的一樣,牽我這隻大豬公來給你家這隻發情的母豬配種的,放心,我給你老婆打種,不必收錢的,如果以後你老婆又思春發情,我再找其他雞巴更粗更長的大豬哥來和她交配,沒有乾得她大肚子免費啦,哈……」

惠蓉聽他把自己說成被打種的母豬,正被福強這隻種豬在配種,真是害羞的無地自容,還說要找其他更強壯的豬哥來干她發情的肉穴,不禁又羞又期待。

「討厭,把人家說成是被你打種的母豬,還說要找其他更強壯的豬哥來和人家交配,蓉妹豈不是人盡可夫?何況志仁也不是牽豬哥的,他只是我名義上的老公。」

福強:「他是妳名義上的老公,我才是妳夜夜春宵的客兄,對不對?」

「討厭,知道了還說出來,以後人家怎麽跟你那個……」

聽了福強把我比喻成牽豬哥的,還有老婆想和他偷情的打情罵俏,令我下體不禁再次充血。我看著福強像是餓虎撲羊,非干爛惠蓉嫩穴似的,一邊幹著她的肉穴,一邊雙手抓住她晃盪的乳房玩弄。

「蓉妹,讓哥哥摸爽妳兩個大奶子,乾死妳!」

「好哥哥,親丈夫,你乾得比那隻公狗還用力,啊……這下干到底了!」

「志仁,你老婆像那隻欠乾的母狗,被我大雞巴乾得水雞湯直流,快幫我們擦乾。」

我則一邊擦著淫水,一邊看著福強趴在惠蓉背後,那根青筋暴露的大雞巴仍深深插在老婆又緊又小的嫩穴內,每一下「啪」的干入就令惠蓉叫床不已。

「好哥哥,親丈夫,這下乾得人家好深,這下干進人家子宮了……人家又被你乾得水雞出汁了,啊……」

「志仁,我的雞巴上都是你老婆發情的淫水,快幫我們舔乾淨!」福強得寸進尺地說。

我為了不打斷二人淫興,也用舌頭在兩人性器的交合處,舔乾他們交合的淫液,只看著福強兩個大睪丸一前一後撞擊著蓉的陰阜,蓉的水雞肉緊緊包住福強的大肉棒,還不斷隨著大雞巴的抽插而溢出淫水。

「志仁,你有看到我的大雞巴塞入她緊密欠乾的肉穴,好看吧!讓我操得她水雞湯給你舔不完,快舔……哈……乾死妳這小騷貨!」

「討厭,讓老公幫我們舔乾淨人家被你操出的淫水,你好壞哦!人家的小穴被你大雞巴出出入入的樣子都給老公看到了,真讓人又羞又……爽。」

「真爽!在老公面前干他老婆,還讓她老公幫忙舔乾老婆被姦出的淫水,蓉妹妹,在妳老公面前和我通姦,很爽吧!哈……乾死妳!」

我看著福強那根粗壯的大雞巴,正一下比一下深地插入老婆那緊密的肉洞,再抽出也令她淫水直淌,連我的老二也想站起來,瞧瞧他們性器交合天衣無縫的特寫!

「蓉妹,妳老公看到我的大雞巴乾的妳水雞快脹破,還有妳的水雞被我乾得一直出汁,連他的小老二也有反應。」

「討厭,你別笑志仁的老二比你的壞肉棒小……都是你的壞肉棒又長又粗,把人家的小穴穴乾得這麽爽,害我老公的東西在吃醋。」

「志仁,你的小蝦米如果吃我大肉棒的醋,這裡有這騷貨的小三角褲,讓你打手槍吧!」

我則看著福強高超的床技,還有老婆被他操穴的騷樣,拿著她沾滿淫液的內褲自慰起來。

……

性愛導師(四、完)

福強把老婆像豬哥打種一樣干穴後,福強略顯倦容,但惠蓉仍意猶未盡閉目沉醉。

「福強哥,你怎麽不繼續嘛,人家還要……」

「放心,小蕩婦,今天非把妳乾得爽死不可,不然我就對不起志仁了,哈哈哈……」

「蓉妹妹,妳想不想被狗干穴?」

「死相,哪有女人和狗交配的!」

「志仁,你想不想看你老婆和我家狼狗交配的精彩表演?」

我起初不忍嬌妻被狼狗蹂躪,但在好奇心驅使下,又想看真人和狗交配的表演,但想不到竟是我的愛妻和福強的狼狗。

我還在考慮遲疑時,福強已到戶外將正和我家母狗交尾的狗莖分開,公狗乾得正起勁,被福強分開時,仍依依不捨,粗長的狗莖上仍滴著母狗的淫汁,一路滴進我家的臥室。

當福強把正在交配的公狗帶來時,下體那根又紅又粗的狗鞭,還有兩個晃來盪去的大睪丸,令老婆看得臉紅害羞不已。

「惠蓉,快來幫我的狗兄弟吹喇叭,待會才能操爽妳欠乾的水雞。」

老婆也害羞地握住狗鞭吸弄起來,不時撫弄它兩個大睪丸,使狼狗又重振雄風,性趣盎然,開始對老婆下體的肉洞感性趣,也伸長舌頭吸舔蓉的私處,福強還特意撥開老婆的陰唇,露出她敏感的陰蒂,讓那畜牲舔弄,也舔得惠蓉春心大動,兩腿顫抖不已。

「志仁,看來你老婆和我的狼狗很速配,吸的她水雞一直流湯,狗鞭也被你老婆吸的又長又粗,可能太久沒有干母狗,剛才又干母狗不夠爽,現在看到你老婆的洞就想插進去了。今天你老婆就當一次狗母,讓我的狼狗交配吧,哈……」

說著福強已命令老婆像狗母一樣趴下,臀部抬高,並叫狼狗趴上老婆背部。

「Kolo(狗名),這隻狗母很欠干,你就大力乾得她爽歪歪的!」

福強也擔任牽豬哥的角色,在老婆水雞洞口幫忙狗莖湊合,讓那支通紅粗長的大狗鞭得以順利直搗老婆的水雞深處。

「強哥哥,它的雞巴好粗好長,乾得人家穴心好麻好酥……好……爽……」

狼狗則抱著老婆下體,用力抽動大狗鞭,抽插這難得一乾的女人肉洞,福強也拿出相機拍下老婆和狗交配的鏡頭。

「福強哥,你好壞哦,還拍下人家被狗交配的照片。」

「放心,以後只要妳乖乖聽話,讓我的牛郎朋友們隨傳隨到,乾得妳水雞夠爽,我就不會把照片流出去,哈……」

想不到福強竟卑鄙的想用老婆和狗交配的照片,來威脅老婆供他和其他牛郎姦淫的變相賣淫,真是氣得我火冒三丈。

「福強,它的雞巴好帳好燙,好像快射精了,快拔出來……」

「放心,妳的水雞讓狗射精不會大肚子的,除非我的大雞巴射精進入妳的子宮,妳才會受精懷孕的,志仁,你說是不是啊?」

我難堪地說:「對啦,狗射精妳不會懷孕,福強的雞巴射精進入妳子宮,妳才會……」最後才發覺自己說不下去……

最後狼狗用盡力氣,狠命一干,精液咻咻射入老婆子宮內。

「福強哥,它的精液好多好燙,射得人家子宮好滿好脹哦!」

「小蕩婦,剛才是狗給妳打種,現在讓讓我擠豆漿喂妳小雞喝,好不好?」

「討厭,狗的精液人家不會受精,但是好哥哥你的精子射進人家裡面,人家不說了……」

「志仁,你老婆被狗乾得射精進入子宮,看她被射得多爽,看來她很喜歡被男人灌漿的爽頭,讓老弟幫她灌滿我又濃稠又發燙的精液,幫她滋潤一下空虛乾澀的水雞底,保證她子宮被我射得爽死,以後很喜歡被男人干穴官灌漿,對你們房事也有幫助。」

「可是今天是惠蓉的排卵期,我怕她被你乾得受精懷孕,那我豈不是要戴綠帽?」

「不會那麽巧,不信你問惠蓉,今天是不是她的排卵日?」福強向老婆使個曖昧的眼色。

老婆羞著說:「老公你記錯了,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

我才心有不甘地說:「好吧,既然不是她的排卵期,就讓你射進去吧!」

福強見計得逞,便色急地抱住惠蓉擁吻起來,在她耳畔說:

「蓉妹,我要射精進入妳水雞內,讓妳被我姦得受精懷孕,爽不爽啊?」

「討厭,小聲點,志仁會聽到,你要射多一點哦……人家羞死了!」

接著兩人成69姿勢互舔性器。

「把我的雞巴吸硬,待會才能幹得妳更深,我的精液才能射得妳子宮又滿又多,讓妳的子宮浸在我的精液中,保證妳養顏美容,每晚都想找牛郎,哈……」

不久福強的雞巴被老婆吸得再展雄風,老婆的肉穴也流著欠乾的淫水,福強拿一塊枕頭墊在她臀部,令她下體高高凸起,以便承受福強的濃精。

「人家的下面墊得好高,真是羞死人了!」

說著福強已壓著惠蓉下體,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抽干老婆夾緊的肉穴,兩個大睪丸正蓄精待射入老婆欠乾的子宮。

「小淫娃,這下乾得夠不夠深?這下乾得妳爽不爽?快說妳欠不欠干?」

「啊……這下乾得好深……這下干到水雞底……干到人家的花心了……」

「快說妳欠強哥干,欠牛郎干,欠色狼干,不說就不幹妳!」

老婆在福強大雞巴的誘惑下,也不顧羞恥地說出淫言穢語討姦夫歡心,才害羞地說:

「福強哥,我說……我說,只要你不要拔出大雞巴哥哥……人家都依你……人家欠你干……欠牛……郎……干……欠色……狼……干……羞死了……」

「志仁,你老婆說她欠我干,欠牛郎干,欠色狼干,以後我再找其他牛郎和專門強暴婦女的XX之狼來強姦你老婆,讓她水雞被乾得爽死,哈……」

「志仁,快來幫我推一下屁股,我才能幹得她水雞更深,順便摸一下我的睪丸,才能射出又濃又燙的精液進入她的水雞底,讓她被我乾得大肚子。啊,不對不對,被我乾得水雞爽歪歪的。」

福強一時說熘了嘴,令惠蓉也捏了把冷汗。

我也忍不住推著福強的屁股,讓他的大雞巴乾得老婆水雞更深更重,每干一下都直搗蓉的花心,還一邊撫弄福強兩個大懶弗。

「福強,你的懶弗還真大,射出的精液不少吧?」我問。

「當然,我的懶弗大,射出的精液沒有一個被我姦過的婦女不受精的,以後如果你精蟲少,我可以免費幫你干嫂子,保證嫂子被我乾得大肚子,否則我再找身材更壯的牛郎來干嫂子,沒大肚子免錢啦,哈……」

最後,三人鼻息漸急,福強每一下均狠狠地重插入老婆的穴心,連床都搖晃不已。

「志仁,快用力,我要干入她子宮射精了,乾死妳!」

說完我用力一推,福強那根抽插老婆千餘下的巨根,『啪』一聲深深插入惠蓉那飽受摧殘的陰道,龜頭戳到她子宮口咻咻地射入濃稠熱燙的精液,子宮彷彿被福強灑了滿臉的豆漿。

「嫂子,我強哥哥的豆漿好不好喝?」福強得意地問。

老婆羞著說:「強哥,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宮好用力,裡面好脹好滿哦,討厭,人家真的會被你乾的受精懷孕。」

最後福強把把老婆下體抬高,以免他的精液流出。

「志仁,把嫂子的水雞洞抬高,這樣我的精子才能讓你老婆受精懷孕,一舉得男,如果今天是她的受精日。這樣和你老婆親身示範,如何才能幹得女人性高潮,如何乾女人才會生兒子,你應該知道了,如果你精蟲少,再找我來免費幫嫂子交配下種。如果你有姊姊妹妹或伯母有生育困難,或老公不行,水雞欠男人乾的再找我來,用大雞巴一個個乾得她們水雞爽歪歪,一個個乾得她們水雞湯流不完……哈……」

聽完福強的淫言穢語,竟連我媽媽、姊姊和妹妹他也想性愛指導,親自和她們交配。內心縱使氣憤,但拿著老婆內褲自慰的我,卻罪惡地射精了。

「辛苦你了,福強,謝謝你的性愛指導,以後如果我媽媽、姊姊、妹妹有這方面的問題,再請你親身和她們『性愛指導』一番……」我邊打著手槍邊回答。

【全文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