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與表叔的對話 (1-9 完) 作者:李志仁

.

【與表叔的對話】

發言人:李志仁

********************************************************************** 元元的網友大家好,希望你們還記得我!因最近較忙無暇寫文,先寫個短文來向喜愛拙著的網友你們問好吧!**********************************************************************

(1)

志男表叔是媽媽所結識的一個乾弟弟,年紀只比我大五歲,在我的印象中,他總是風流瀟灑,放浪不拘。

在五年前我與惠蓉剛結婚時,因為換工作獨自在北部居住,想等安定後再偕老婆上來。就在一次返鄉時,巧遇同樣回家探視媽媽的表叔,回程時媽媽要我順便開車載表叔,我想沿途塞車有人聊天也不錯!

志男叔依舊是皮膚黝黑,鬍渣不整,穿著一件花襯衫的風流模樣,坐在前座看著塞車,便拿起酒來喝著,然後開始露出他風流的本色,開始大談他把女人的高超技巧。

他說:「志仁,新婚生活幸福嗎?」

我說:「還好啦!只是目前我一人在北部,把老婆一個人放在新家。」

志男叔喝了口酒才說:「你老婆一個人住南部,你會放心嗎?」

我一時不解他話中涵意,便說:「為什麽不放心?」

志男叔再用狡獪的眼神追問我:「你把一個漂亮的老婆一個人放在南部,你真的放心?」

我說:「有什麽好擔心的,你說吧!」

志男叔用試探性口吻說:「你老婆長得又年輕、又漂亮,自己一個人獨守空閨,長久下去她也會空虛寂寞的……」

我終於瞭解他話中有話,半晌才說:「這樣也對,她可能會空虛一點……」

志男叔在喝酒助膽下,又問我:「你們一個月做幾次愛?」

我支吾說著:「因為我在北部,只有回去時才幹她,一個月才四、五次。」

他便大談他的風流史:「不是我在吹牛,我一個禮拜干嬸嬸四次,最多一個晚上乾了她三次。」

我笑著誇他:「想不到你這麽勇勐有力喔,如果我老婆遇到你這麽勇勐的男人,可能會受不了……」

他接著說:「你干她多久才射出來?我看你這種身體,可能只有幾分鐘。」

我喪氣的答著:「對啊!有時候兩、三分鐘就出來了,害她還要我再來一次呢!」

他說:「你可以用橡皮筋套在龜頭上來干她,這樣她的水雞會更爽,雞邁會流更多淫水。」

我說:「我知道了,這樣可以摩擦她的水雞肉,也能把她乾得水雞湯越流越多。」

他說:「水雞湯越流越多才好啊!這樣,男人的大支懶教幹起來就越順暢越快速,她的水雞如果越緊,就會被乾得越爽。那……你的老婆有沒有含過你的懶教?」

我說:「婚前她就有幫我吹喇叭了,而且她的技術一流,又會吸、又會舔我的龜頭,還含我的懶弗,害我很快就射出來。」

志男叔又眉飛色舞說下去:「不是我在吹牛,我的懶教絕不會讓你老婆吸得射精。有個討客兄的女人說要吸我爛鳥,如果我沒被她吸出來的話,就讓我干免費的。你老婆要不要試試看來含我的懶教?若吸不出我的精液,就讓我帶她去開房間,干她的水雞干免錢的,哈……」

我對表叔的黃色笑話不知如何應對,才支吾說著:「表叔你真會開玩笑,怎麽可以讓惠蓉吸你的大懶鳥,還要干她的小水雞,我怕她被你的大香蕉一干就上癮,以後常常和你去開房間相干喔!」

志男叔繼續問我老婆的事:「不過你老婆含雞巴的技術好像很有經驗一樣,那你婚前有沒有干她?洞房夜有沒有干他?」

我說:「婚前她只有讓我摸她全身,搓她的奶子,但不讓我干進去,洞房夜因為太累,沒有干她。」

他說:「女人脫光光讓你摸,就是要你把她摸爽,等她水雞流湯欠干,就要男人的懶教把她的雞邁乾得爽歪歪。你真是太老實了,換做是我,早就摸得她奶子酥爽,水雞出汁,拜託我用大爛鳥干破她的水雞了!要不然,就是她怕你知道她不是處女。」

我說:「她堅持婚後才讓我干進去。」

他喝了口酒,又說道:「女人洞房夜沒有被干會守空房,那你第一次干她有沒有流血呢?」

我說:「沒有啊,隔天還能上班啊,而且乾了一次還想再來一次呢!」

他大膽下斷語:「那你老婆可能婚前就不是處女了,可能以前有和男人搞過了。」

我說:「她對性好像很有經驗,好像很需要男人來干她,屁股也很會扭腰擺臀,水雞還會用力夾緊我的雞巴。」

他色眼眯眯說:「那她以前有認識其他男人嗎?」

我說:「只有一次她不小心說她認識一些雜交的男女朋友,有時候交換伴侶來相干,有時一個女人同時和兩三個男人做愛,可是她沒參加……」

他說:「那一個女人就是她啦!這叫做輪流干,她可能一個人輪流讓兩、三個男人干她水雞,才會這麽內行啦!」

我為嬌妻辯駁:「可是她沒承認,只說是普通朋友……」

他說:「這種事除非自己做過,才會講給別人聽,否則沒做過,不會講這種事。那些男人你有看過嗎?」

我說:「我見過三個有點像流氓似的男人,身材又高又壯,常對我老婆開黃腔,問她『今天三角褲穿什麽顏色的?』、『妳的小水溝最近有沒有通?如果妳老公不夠粗不夠長,哥哥有支大香蕉可以幫妳通得出水。』……」

他接著問:「那你老婆有沒有暗爽在心裡?」

我說:「她害羞得臉紅地說:『你們好壞喔!人家的水溝才不要你們的壞東西來通呢!』他們也常常誇我老婆的身材好,胸部夠豐滿,屁股又很會扭。」

他說:「那他們已經輪流干過你老婆了,她的水雞有多緊都被他們乾爽了,全身上下早被他們摸透了,當然知道你老婆有幾根水雞毛了。」

(2)

我聽著表叔的調侃,無奈的說:「你說得也對,真怕她太空虛寂寞,若有個送瓦斯的來想干她或是打電話給流氓來輪流干她。」

表叔接著話題又說:「對啊!女人的水雞就是要讓男人乾的,管他是不是老公,只要懶教大支又粗長,雞邁被乾得會爽就是老公啦!你若不能幹她,有個送瓦斯的來,看到她老公不在家,臨時想要強姦她,我看她也不想抵抗,雙腳自然開開讓男人乾得爽歪歪,被人強姦還在喊爽呢!如果這男人功夫又好,傢伺頭又粗長,三不五時當然想跑來和她通姦,你也不知道。」

我聽著表叔調侃老婆,有些難為情,下體卻意外的腫脹,接著說:「對啊!她如果太空虛欠人干,只要有一根男人的雞巴就能馬上乾爽她,更何況她有那些流氓朋友,真怕他們知道我不在時來找她。」

表叔接著問:「那他們知道你家嗎?還有再往來嗎?」

我說:「知道啊!平常也是有往來,還對我提出換妻的要求呢,只是我沒答應。」

表叔很感興趣的問:「他們怎麽說的?你老婆要不要讓你去干其他女人?」

我說:「他們就說:『大家對你老婆很有性趣,你想不想干其他的女人?讓兄弟們好好在床上疼惜你老婆。』老婆聽了臉頰羞紅,只說如果我想和其他女人玩一下,她沒意見。」

表叔說:「干!你老婆就是想被其他男人輪姦,才會答應你干別人嘛!只是嘴上沒有明說心裡想要討客兄。你老婆要馬上搬上來,否則她忍不住欠干時,會打電話去找那些流氓,每天一個就好,她在家裡接客,就會被這些大懶教乾得爽歪歪了!」

我說:「對啊!真怕她會打電話給那些流氓,而且那些人還會介紹其他的豬哥來干她。」

表叔淫笑著說:「這叫做甲好到相報!一個幹完再接一個,輪流地干她一整晚,她的水雞就被乾得爽死了!」

我說:「而且我和老婆一起看A片,她常看得三角褲都濕了。」

表叔說:「你們一起看A片喔!你還一邊摸她水雞,那兒是不是濕淋淋的欠人干?」

我說:「她看完A片就流水雞湯,就要我馬上干她。真怕流氓介紹新的色狼來,起初不認識,兩人只要一起摟住看A片,我老婆內褲一濕,馬上給其他流氓脫光衣服強姦她。」

表叔說:「看黃色的就欠乾了,改天我再摟住你老婆一起看A片,等她內褲濕了,她就來求我把她的雞邁乾爽,哈……這很有可能,女人如果欠干,認識不久的人也會讓他干。而且你老婆胸部、臀部又大,看起來很需要像我這勇勐的男人來干她。那她的乳頭大不大?水雞有沒有讓你吸?」

我說:「她的乳頭有點小,最喜歡我吸她的水雞。」

他接著說:「有些女人被很多男人干過乳頭還是很小,她的水雞很喜歡被男人吸,可能是以前被那些豬哥吸得上癮了。你最好等她尿完了再吸,否則她若是最近還常常被那些男人輪流干她,水雞說不定有梅毒,改天帶來讓我檢查她的水雞有沒有性病。」

我支吾著說:「應該不會吧!我會注意的,改天你再幫我檢查她的那裡乾不乾淨吧!」

表叔一時高興:「對嘛!不要老婆讓人輪流干,還把梅毒傳染給你,那你有沒有把她的腳抬到肩上干她?」

我說:「這種姿勢會幹得很深,但我不常用,我只會男上女下。」

他說:「她要是讓我用這招式干水雞,一定爽得擋不住。她最喜歡什麽姿勢相干?」

我說:「她喜歡主動扭腰擺臀來夾我的爛鳥。」

表叔:「那是她騎在你上面來套你的爛鳥,屁股很會扭來扭去,還有什麽姿勢?」

我說:「她也喜歡狗爬式,屁股抬高讓我從後面干。」

表叔:「這種招式讓她有被強姦的快感,她可能喜歡讓男人強姦,如果不是你老婆,我就馬上去強姦她欠人乾的雞邁。」

我說:「她的雞邁又緊又多汁,怕她小水雞受不了你的大雞巴,如果你要強姦她,你會用什麽招式?」

表叔:「水雞緊幹起來才較爽啊!我會先讓她把我的爛鳥吸硬,含我的大懶弗,再把她的雞邁搓得流湯出汁,又癢又欠人干,再讓她騎在我上面,讓她扭腰來夾爽我的懶教,雙手還可以搓爽她的兩個大奶子。」

我說:「你的爛鳥長不長?我的不夠長,老是干她不夠深。」

表叔:「我的懶教又粗又長,女人不怕粗就怕長,你老婆最適合讓我的長雞巴乾得又深又爽!」

我說:「對啊,你的較長能幹得她更深更爽,她也喜歡面對面抱著相干,還有好像喜歡被男人抱起來邊走邊干,可是我沒體力……」

表叔:「對啊!她那些流氓朋友體格粗壯,哪支雞巴都比你長,你老婆身材又苗條又輕,一下子就被他們抱起來乾爽水雞,水雞湯說不定干到哪滴到哪,哈……你老婆身材好又輕輕的,讓我來抱她起來干就很輕鬆了,保證把她的淫水干到哪就滴到哪,讓你在後面擦不完,哈……」

我說:「我不相信表叔那麽厲害。」

表叔:「不相信就來試試,我會幹得她水雞湯讓你擦不完。這種事你沒體力是不行的,她只好找其他勇勐的男人來滿足她了,像表叔就是她討客兄的最好對象,哈……」

(3)

********************************************************************** 看到最近有大姐姐、墮落等人意志消沉,又馬上有些老作者拔刀相助,其實元元還是很團結的嘛!安慰的話不多說,只要寫的人甘願,看的人爽就好,一切隨緣吧!**********************************************************************

表叔看了看外面壅塞的車陣,喝了口酒說:「你要注意提防點,以免以後她無聊空虛去找男人,那她就像在家接客一樣,被男人輪流干。我一聽見你老婆說再來一次,還有認識那些雜交的流氓,就知道她以前曾被不少男人干過,技術才會那麽好。」

我想為老婆說話,又找不出理由,只好說:「可能是我的工作太忙,又沒體力干她,她才會想去找別的男人吧!」

表叔說:「我聽說有一種人,他本身不夠力,會找他的朋友來幫忙干他老婆的。」

我說:「真的嗎?還是怕他老婆出去討客兄?」

表叔說:「對啊!以免像你老婆若被流氓乾得上癮,跟男人跑了也說不定。如果說你沒能力、沒空去干她,可以找一個勇勐的男人來替你干她,比如說……可以找志男叔來幫你干她,讓我把她接到我家來住,這樣你有空再來看她,其他床上相干的房事就交給叔叔好了,我保證每晚都乾得她水雞湯流不完。我的爛鳥讓她吸硬,若射在她嘴裡我賠你三千;若沒射出來,你老婆就交給我每晚用力的乾爽她。」

我想志男叔已喝多了,就說:「這種事我再考慮看看。而且,她恐怕不會同意。」

表叔繼續灌我迷湯:「這種事你若作不到讓老婆會爽,她會去找牛郎。這種事你老婆又特別有性趣,說不定一天要我干她三次喔!」

我說:「對啊!如果老婆給牛郎干、還要給男人錢,還不如給叔叔干……」

我一時說熘了嘴,表叔馬上說:「如果你要拜託我來干你老婆,叔叔不會收你錢的。只是如果其他朋友要代我的班,你也要同意讓我朋友干你老婆。」

我說:「這樣也對!你的朋友若是勇勐有力也沒關係,只要能把她乾爽就好了。」

表叔接著說:「我有兩三個朋友,平時也很興查某,和你老婆興查脯人很速配,我再介紹他們來輪流干你老婆,保證她每晚水雞都不會空虛,你相信叔叔他們都沒病毒。」

我說:「這種事還要她同意才行,我再問她想不想來和叔叔一起住。你可不要把她的奶子搓得變形,水雞不要把她干破呢!」

表叔說:「她的奶子還真大,以後不要喂母乳給小孩吸,這樣才不會變形,叔叔摸起來才會爽,水雞緊才好啊!夾住我的大支懶教才會爽啊!她的臀部好像有變大了。」

我說:「叔叔你注意她很久了,是不是?哈……有沒有偷吃過她豆腐啊?她的屁股有較大,也喜歡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

表叔似乎心事被看穿,半晌才說:「沒有啦!她的身材前凸後翹,不時也有豬哥在肖想,我只有一次邊偷看她洗澡邊打手槍而已。對了,還有一種代夫生子的,你知道嗎?」

我說:「是指試管嬰兒嗎?」

他說:「那個較貴老婆又不會爽,就是男人精蟲太少或沒體力乾爽她,就找其他勇勐的種豬來干她,直到乾得她懷孕才不幹。就是說,如果你不能生,就找我來干你老婆,干到她懷孕為止。」

我說:「我懂了,那如果不是一次就乾得她懷孕,是不是你還要繼續干,一直干到我老婆懷孕為止?」

他說:「對啊!如果第一次沒有乾得她懷孕,我會每晚加班干她,直到她被我乾得懷孕才停止,有可能一干就干她半年或一年。」

我說:「如果幹到她懷孕就不能再乾了。」

他說:「還有一種借腹生子,就是女人不能生,丈夫會找其他女人來乾得她有身孕為止。如果我老婆不能生,就找你老婆來讓我干她,直到她被我乾得有身孕為止。」

我說:「如果嬸嬸不能生,叔叔可以干惠蓉直到她懷孕為止嗎?」

他說:「對啦!反正嬸嬸已經結紮了,我想干到你老婆有身孕,幫我生一個私生子。如果你也不能生,叔叔也可以順便幫你干她,直到她被我乾得大肚子,免費幫你代夫生子,哈……」

我說:「可是要生兩個,一定要惠蓉讓你干很久才辦得到。」

他說:「沒關係,反正先讓她搬來我家,讓我和她培養一下感情,晚上兩人摟著一起看A片,培養一下相干的氣氛,然後再來每晚加班乾爽她的雞邁。如果太累,我會找其他流氓來輪流干她,保證她每晚都被乾得叫哥哥。剛開始我可能會先射在水雞外面,先讓她和我跟我朋友玩個半年,再看日子乾得她受精。」

我說:「那我老婆不是給你干免費的,而且沒懷孕?」

表叔說:「不會啦!總是要先讓叔叔和她天天摟著看A片,培養一下感情,兩人天天抱在一起相干,感情又深,她就會喜歡讓我干雞邁,這樣干出來的小孩才會健康聰明。」

我說:「原來借腹生子也要培養感情,那其他插花的流氓,干我老婆又沒感情?」

他說:「其他流氓很喜歡幹家庭主婦,你老婆又喜歡讓流氓輪姦,你就讓她好好享受一下吧!」

(4)

高速公路上的塞車雖難捱,我與表叔的對話卻令我下體罪惡地亢奮。到了台北,我又應他之邀到他家聊天。

我說:「表叔,你也別把我老婆說得那樣難聽。」

表叔:「你老婆是不是欠干,讓叔叔的這支大爛鳥干看看,就知道她多欠男人乾了。哈……」

我說:「可是她對你的印象好像不太好?」

表叔:「她哈我哈得要死,你們結婚前有次來我家,我看她穿窄裙,屁股又翹,奶子又挺,我的懶教就硬起來了。」

我套他話說:「那你有沒有放過她?」

表叔:「讓叔叔看上眼的女人,她們的水雞都要讓我乾得流湯才行。你老婆也算是雞邁欠我乾的女人,那天你正好外出,我看她一個人在廚房作飯,剛好有她的電話,我便拿著話筒給她,順便在她後面用我的懶教磨她的臀部,磨得她的雞邁也流湯,三角褲都濕了。」

我說:「你怎麽知道她的內褲濕了?難道你有摸她下面?」

表叔借酒助膽說:「不怕你知道,我趁她講電話時,兩手便摟住她的細腰,一直用爛鳥磨她的臀部,她不敢出聲,只好雙手假仙的撥著,我接著用力把手伸入她的胸罩愛撫,她好像被我摸得很爽,講完電話才說:『叔叔,別這樣,志仁說他今晚不回來……』」

『小美人,老公不在家,今晚只有我們倆在而已,讓叔叔好好疼惜一下。』

『可是人家已是志仁的未婚妻了,不行啦……』

表叔:「你老婆和我說你晚上不回來,分明要勾引我強姦她,嘴上說不要,屁股還是扭來扭去,我就把她的短裙脫下,再剝下她的上衣,讓她全身只剩胸罩和三角褲。」

我問:「那惠蓉有沒有抵抗你?」

表叔淫笑:「你老婆是有男人來干她就好的女人,兩手假仙的抵抗,我不必太用力就把她脫得只剩粉紅色胸罩和三角褲。」

我喃喃說:「她很喜歡穿粉紅色內衣褲……」

表叔:「我接著也把自己的內衣外褲脫掉,她也不想跑,等我脫完衣服只剩子彈型內褲再去摟住她,當她看到我下面又硬又粗,內褲鼓鼓的,就不想跑了,在原地等我再去摟住她。」

「『惠蓉,叔叔的懶教又粗又大,妳要不要摸摸看?』她不敢摸,但偷看一眼就暗爽了。我就和她面對面摟住接吻起來,你老婆本來還想求救,嘴巴被我蓋住,舌頭也不聽話和我勾搭起來,我便一手摟緊她的細腰,一手愛撫她的臀肉,說些肉麻的話:『妳的奶子真是豐滿堅挺,屁股又大又翹,真可惜這麽好的身材讓志仁放在家裡不用,應該讓叔叔的大支懶教好好來乾爽妳的雞邁。』」

『不行,人家已經要嫁給志仁了。』

『女人的水雞就是要讓大雞巴乾的,管它是不是老公的!妳看路邊的野狗還不是看喜歡就在路邊乾得分不開,妳想不想被叔叔乾得懶教和水雞分不開?』

『討厭,叔叔你好肉麻,人家才不想和你分不開……』惠蓉羞著說。

『今晚叔叔會用大爛鳥把妳欠乾的雞邁乾得爽歪歪,然後像外面辦事的野狗一樣,懶教和水雞乾得分不開。哈……』

『討厭,叔叔你好壞……』

我說:「表叔,你真會開黃腔,還想和我老婆乾得分不開。」

表叔:「你老婆性慾強,才會說再來一次,她很想被男人輪流干她通宵。我親她嘴後,再脫下她的胸罩,開始搓她的奶子,真是堅挺豐滿,乳下還有顆桃花痣。如果照你說她沒哺乳,應該沒變形吧!」

我氣著說:「她的乳下好像有顆痣,目前乳房還很挺啦!你想不想再搓她奶子?」

表叔:「當然想啊,哈……我忍不住又把嘴湊上去吸吮她乳頭,兩手在她的臀部上來回愛撫,上下齊攻已令她開始欠干臉紅,我便把她抱起來走到客廳,她還不是乖乖的讓我抱起來?」

『不要……不要……叔叔不要強姦人家……』

『放心,叔叔不會強姦妳,叔叔今晚要做妳客兄和妳通姦,讓志仁戴綠帽,哈……』

『討厭,你又亂說,不理你了……』

『不要假了,妳的雞邁已經在流湯,三角褲都濕了,今天一定要讓叔叔的懶教把妳乾得爽歪歪才行。』

「我便播放A片勾引她,開始摟著她一起看A片助興,讓她看得愈看愈想被男人干,又看到叔叔像流氓的勇勐體格,家私頭又粗,水雞湯一直流,我便用手摸她的三角褲。」

『啊……妳的三角褲都濕了,真是欠乾的水雞。』

我說:「惠蓉只要一看A片就要我干她,水雞也會欠干而流湯。有一次朋友永豐來我家過夜,剛好她看了A片很想被男人干,那晚我太累沒幹她。」

表叔:「那有沒有讓你朋友代勞和她交配?哈……」

我說:「我不知道那晚永豐有沒有趁機干我老婆,不過他哈我老婆已久,常拿她的內褲自慰。」

表叔:「那八成妳老婆那晚就討客兄,和永豐干通宵了。哈……」

我說:「我不知道,只知她們兩人都睡到下午才起床……」

表叔:「她的水雞被我愈搓愈癢,水雞湯滴得我一手,我便一邊吸她乳房,一邊搓她水雞,搓得她兩腿一直抖。人家說女抖賤,真是淫賤欠乾的騷貨!」

『惠蓉,妳的水雞會不會癢?』

『啊……叔叔別再挖了……人家會忍不住……』

表叔:「剛好電視上有個黑人挺著特大號雞巴在乾女人,你老婆看得發情臉紅,想被人干又不敢說,我就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子彈內褲上讓她暗爽一下,她一摸到我的大懶教,害羞得臉紅心跳。」

『惠蓉,叔叔這根粗不粗?有沒有比妳老公的還大?』

『討厭,你的東西好可怕,比志仁的還壞一百倍……』

(5)

我接著問:「那她有沒有幫你吹喇叭?」

叔叔露出狡獪的笑容:「不是妳老婆不守婦道,而是遇到叔叔這專門乾女人的豬哥,她就忍不住像發情的母豬一樣,欠我的大雞巴干!」

我說:「對啊!你就像專門替豬母打種的豬哥一樣勇勐,更何況我老婆好像很欠男人干,更欠你的大支爛教來干她小水雞。」

表叔:「我們一起看A片,兩人都想交配,我先和她面對面摟著一起跳舞,她說不會跳,我就叫她雙手摟住我脖子,我的手緊緊摟住她的下體。兩人的爛鳥和雞邁隔著三角褲磨得分不開,也磨得她水雞更加淫癢,雞邁一直出汁,她的嘴上說不要,胸部的兩個大奶一直磨著我胸膛,屁股似拒還迎扭動著,讓水雞撞得我爛鳥好爽,水雞撞到大龜頭她就暗爽臉紅。」

『惠蓉,我的龜頭撞得妳的水雞爽不爽?叔叔先用大龜頭把妳的水雞磨出汁來,等一下我們較好辦事。』

『討厭,你的手摟得人家下面好緊,妹妹會受不了……你要和人家辦甚麽事嘛?』

『就是男人和女人房間內做的事啊!簡稱房事啊!』

『討厭,你又不是人家老公,人家才不要和你做那件事。』

表叔:「你老婆討客兄的時候真是風騷欠干,哼哼啊啊的叫春。」

『啊……不要……這下磨得人家水雞妹妹又癢了,你的東西好大,磨得人家心裡好亂。』

『別怕,叔叔今天會讓妳的小水雞吃到最粗壯的懶教。妳的屁股真大,摸起來真爽,兩個奶子磨得我好爽。抱緊一點寶貝,讓叔叔吸吸妳的奶。』

『討厭,這麽大了還要吸人家奶。』

表叔:「我便一手摟著她下體,一手搓弄她乳房,然後把嘴巴湊上去舔她粉紅色乳頭,再大口含住乳暈用力吸吮。她可能被我吸乳太爽,還用手抱住我的頭喂我吸奶。」

我說:「想不到我老婆這麽會幫男人喂奶,她的奶子吸起來很爽吧?」

表叔:「她的乳房豐滿,加上我一邊吸奶,一邊用舌頭轉來轉去舔她乳頭,讓她享受和男人通姦的刺激與快感,貞節婦女也會變蕩婦!」

我說:「女人還是在討客兄的時候特別風騷欠干,何況你把我老婆勾引得更欠干,她的小水雞想不讓你干也難。」

表叔得意說著:「你內行的,不是要讓你戴綠帽,而是未結婚前她的水雞是讓男人想干就乾的,勾引未婚妻不算犯法吧,所以我才敢和你說這件事。當然她現在嫁妳了,除非你干她不夠深不夠爽,同意讓叔叔代替你盡房事義務,每晚我會幹得她雞邁又深又爽,也能介紹勐男替你輪流干她,否則現在不敢啦,除非她寂寞難耐主動來張開大腿讓我干。哈……」

我說:「這樣說也沒錯,未婚前她的水雞不知給多少男人輪流干過,不差叔叔一人。至於現在她是有些寂寞難捺,有需要再請叔叔幫我每晚和她相干,免得她去討客兄,在家裡當接客的妓女。」

表叔:「好戲在後頭,把她吸奶後,我們兩人都只剩內褲,她也害羞得把頭低下,我便把她抱起來走向臥室。」

『惠蓉,今天就讓妳做我的新娘,好不好?我們要進洞房了,妳爽不爽?』

老婆害羞地把頭靠在他粗黑的胸膛:『你好壞,人家還沒和志仁洞房,想不到被你這壞叔叔抱著進房間……羞死人家了!』

我說:「想不到我和惠蓉還沒洞房,叔叔已經先把她送入洞房了。」

表叔:「誰教你把嬌妻放在我家裡,剛好潘金蓮遇到了西門慶?叔叔想乾的女人每個都要讓我乾得叫哥哥,你老婆也不例外,誰叫你娶到這麽會討客兄的盪婦!」

表叔:「接著我說一些黃腔來讓她更思春,水雞更想被男人雞巴插,淫水流得多,懶教干她小水雞才爽才深。」

我說:「這也對,她的水雞又緊又小,你要挑逗她流出水雞湯,你的大雞巴干她的小水雞才不痛,而且才能幹得她又深又爽。」

『別害羞,志仁的身材矮小,體力又差,沒法滿足妳,就讓叔叔這隻大豬哥先來打妳這隻發情的豬母,先替妳老公把妳這欠乾的水雞乾爽,妳才不會去討客兄。』

『討厭,你就是壞客兄啦,還說人家發情欠……』

表叔:「我先讓她躺下,然後再全身壓在她上面,兩人緊緊相抱,我的嘴湊上去吻她小嘴,胸膛壓著她豐滿的乳峰,下體凸起的龜頭剛好頂在她三角褲上磨擦嫩穴,也磨得她水雞淫癢流湯,三角褲沾滿淫汁,加上我肉麻的粗話令她臉紅心跳。」

『惠蓉,兩手摟緊我的屁股,這樣哥哥的懶教才能把妳欠乾的雞邁磨出汁,等一下哥哥這支大懶教才能幹得妳水雞又深又爽,乾得水雞又深又拔不出來,好不好?』

我說:「你太會開黃腔了,還要乾得我老婆的水雞又深又拔不出來,她一定害羞不已。」

『叔叔,你真壞,勾引人家上床,還要乾得人家妹妹又深又拔不出來,羞死人了!』

表叔:「她聽了臉紅心跳,我便拉她手摟住我的屁股來磨她小雞。」

『惠蓉,哥哥的懶教磨得妳水雞有爽沒?爽就摟緊一點叫春讓哥哥聽。』

表叔:「這時我們摟住隔著內褲相干,也乾得彈簧床伊伊哇哇響,還有我說的淫話,讓她聽得更思春欠乾了。」

我說:「聽你講這些粗話,平時端莊的老婆當然會發情,水雞一定流更多湯來迎接你大雞巴的深深干入。」

(6)

老婆陰部在表叔粗大陽具的磨蹭下,漸漸分泌出愛液,口中低吟:『啊……不要再磨了……人家下面好癢……』

『癢就來把哥哥的爛鳥搓硬,等一下才能幹進妳水雞內止癢。』

表叔:「妳老婆下面被我磨出水雞湯,水雞正淫癢欠干,我就脫下她濕了一半的內褲,露出她濕潤的陰部,水雞毛真長,難怪欠男人干。」

我說:「她的水雞毛是很長沒錯啦,性慾也很強。」

表叔:「我還把她的那件沾滿淫水的內褲留著,當作我們相干的證物呢!我干過的女人都有留下三角褲。」

說著表叔代我進房間,打開衣櫥,上面掛了十幾件女人內褲,還寫上名字。他先拿出一件是美玲的:「這件是你媽十年前穿的,當時你爸力不從心,我常常偷偷和你媽相干。」

我說:「難怪她會認你這乾弟,好掩人耳目。」

表叔:「干過你媽的男人可不少,你都不知道嗎?她的風流事以後再說給你聽。」

我說:「我不知道媽媽有和其他男人上床的事,只知她認了不少的乾哥和乾弟。」

表叔:「不管乾哥乾弟,每個都是客兄,在床上被男人乾爽時都叫哥哥,有次我找三個年輕流氓輪姦她,被乾爽時每個都叫哥哥。」

接著他拿出一件寫著惠蓉的粉紅內褲向我炫耀:「這就是你老婆的三角褲,也是她和我通姦的證物啦。哈……」

我看著這件十分眼熟的內褲,半晌才說:「這件內褲很像是我老婆的,你可以還我嗎?」

表叔:「你相信我干過你老婆了嗎?要拿回內褲,以後再說,至少讓我再和她重溫舊夢,再干她水雞幾百次再說。哈……」

我一時語塞,想不到表叔色心又起,想再與老婆重溫舊夢。

「這件事我再考慮看看,我怕她水雞被你的大懶教乾爽,以後都不理我。」

表叔:「那以後我就天天幫你在床上干她,你可以看我和你老婆合演的A片打槍,順便幫我們擦乾淫水。哈……」

表叔手裡拿著惠蓉的內褲欣賞著:「你老婆看到我脫下內褲,露出一根比你還粗長的大雞巴,心裡暗爽又害羞。」

『惠蓉,我這支有沒有比妳老公還粗還長?』

『討厭,你的東西比老公的還色、還壞!』

說著表叔也掀開內褲,讓我看到他粗長碩大的女性恩物:「怎麽樣?有沒有比你粗比你長?」

我說:「確實比我的還大一號,惠蓉的小水雞怎能讓你這麽粗的懶教乾得進去?」

表叔:「你老婆最愛被大懶教乾了,她的雞邁小夾得男人爛鳥最爽。我先撥開她的兩片陰唇,露出粉紅色的陰道,再找到她的陰蒂,用舌頭又吸又舔,令她春心蕩漾,水雞流湯,穴心淫癢欠干,兩腿一直抖動。」

『人家說,女抖賤,真是欠乾的婊子,快把我的懶教吸硬,等一下才能幹死妳,順便把我的懶葩含著,等下干進妳子宮內射精,把妳姦出個雜種。哈……』

『討厭,壞哥哥,強姦人家,還要幫志仁乾得人家受精懷孕。』

我說:「我老婆有幫你含懶葩,想被你干進水雞內受精嗎?」

表叔:「她當時水雞正欠我干,也顧不得羞恥即將被我乾得大肚子的危險,害羞的小口含住我的大雞巴吸吮起來,還吸的酥酥叫,然後也乖乖的含住我的大懶弗吸舔著,我的爛鳥被她吸得真爽,手還一直摸我的睪丸,真爽!」

『哦……妳真會吹喇叭,吸得我懶教真爽,真是專門來討客兄的女人,等一下哥哥會把妳的雞邁乾得爽歪歪。』

表叔:「這時我也吸吮她的陰蒂,讓她更發情欠干。」

我說:「你對惠蓉的前戲很厲害,讓她淫水流多點再一次好好乾給她爽。」

『妳的水雞真緊,哥哥最愛干這種小水雞,夾得懶教才緊才爽。』

『討厭,人家的小雞連志仁都沒插過當然緊,倒是你的東西好粗,怎能塞進人家的小洞洞?』

『放心,放輕鬆,好好和哥哥配合,雞邁被乾爽時多叫春助興,我們相干起來不會痛只會爽。妳的水雞湯好多,欠不欠干?』

我說:「叔叔你真色,還問我老婆有沒有欠干?」

『啊……你挖得人家水雞妹妹好癢,人家受不了……』

『受不了就說:志男哥,人家水雞欠你干。』

表叔:「起初她還不敢說,後來忍不住水雞淫癢還是說了。」

『不要吸人家豆豆了,人家受不了了……好……我說我說……志男哥……人家的水雞欠你干……人家想被你乾爽水雞。』

我說:「想不到我老婆會說那麽淫蕩的話,還叫你哥哥,真是氣人!」

表叔:「我是她的客兄,當然叫哥哥才親熱嘛,我聽了真爽,竟然要客兄趕快乾破她水雞。接著我把手指抽出來,先把她放平躺下,分開她一雙白晰晰的粉腿,露出她濕潤欠乾的水雞洞,先把大龜頭頂在她陰阜恥丘上,再用龜頭搓弄她的陰蒂吊她胃口。」

『惠蓉,這樣戳妳陰蒂,爽不爽?』

『討厭,你的龜頭好粗,磨得人家穴心好癢,別吊人家胃口了,人家要你的東西啦……』

『惠蓉,我們要相干了,爽不爽?』

『討厭,竟然還沒和志仁洞房,就要和色狼叔叔交配了,真是羞死人!』

我說:「想不到我的水某還沒幹到,她的小水雞就先被你的大雞巴乾了。」

表叔:「再來就聽聽我如何乾得你老婆爽歪歪的。我就把大雞巴用力向下一頂,『滋』的一聲插入她又緊又小的水雞內抽干,她的水雞又緊又有彈性,比妓女的還緊好幾倍,夾得我爛鳥好爽!」

『哦……妳的水雞真緊……夾得我的爛鳥好爽……干給妳死……干破妳的雞邁!』

『啊……你的東西好粗好長……快把人家的小雞撐破了……志男哥……慢慢來……人家怕痛……別插得太深……小雞會受不了……』

『別怕,哥哥會慢慢的把妳小雞撐開,好好乾爽妳欠人乾的雞邁。』

我說:「惠蓉的水雞又緊又小,第一次就被你這麽粗長的懶教干進去,一定要慢慢干她,干久一點才能幹她深一點,干進她的水雞底。」

表叔:「干妳老婆這種小水雞我最內行,不用你教,倒是她最近水雞有沒有被你干鬆掉?如果還很緊,真想改天回去再乾爽她的小水雞,懶教很久沒讓她的雞邁夾爽。」

我說:「最近她的水雞除非有讓那些流氓輪流干,否則我不常干她,應該還很緊,你的爛鳥又想被我老婆的小水雞夾爽嗎?」

表叔已開始輕重有序地,用他的大陰莖來回抽插著惠蓉緊密的陰道,不時讓龜頭抽幹著她淫癢的水雞肉壁,耳畔有志男叔粗俗的淫詞,與老婆嬌喘連連的叫春。

『這樣干妳雞邁有爽沒?被我乾爽就叫春助興,哥哥會把妳的水雞乾得越深越爽。』

『啊……志男哥……你的東西又粗又長……每一下都干到人家的癢處……這下乾得好深……好重……大龜頭撞得人家穴心好麻……啊……這下干破人家小穴穴了!』

(7)

聽著表叔在眉飛色舞地說他如何干我老婆,除了感到氣憤,下體卻罪惡地亢奮。

我說:「我老婆的水雞那麽緊,你的懶教那麽粗,乾得她會爽嗎?」

表叔:「這就看我的床上功夫了,我先把懶教干進她水雞一半,來回抽干幾次,先把她欠人乾的雞邁撐開,然後再整根干進她水雞底,乾得她水雞流湯又爽歪歪。當女人被乾爽時,會緊緊抱住男人下體,希望男人的雞巴干深一點,不管是不是老公在干他。」

『惠蓉,雞邁被我乾爽時就叫春,讓哥哥知道妳被姦得多爽。你的雞邁又緊又有彈性,真是專門來讓客兄操的,夾得我龜頭好緊好爽,乾死妳!』

『啊……壞哥哥……這下插得太深了……大龜頭好粗……小水雞快被它干破了……你說人家的妹妹叫雞……邁……好難聽……還有你的粗話……人家聽得好不適應。』

我說:「平時惠蓉是很端裝的淑女,聽到人說三字經就臉紅,何況你說的是最淫的粗話,還說她的妹妹雞邁,難怪她害羞。」

表叔:「你老婆越是淑女,越喜歡聽我說干破她雞邁的粗話,每次我一說她就臉紅,暗爽不已,雙手摟得我越緊,我也叫她把雙腳勾住我的下體,兩人的懶教和水雞才能幹得分不開。」

『惠蓉,用腳勾緊我的屁股,哥哥的懶教才能幹得水雞分不開。』

『討厭,人家的腳高高勾住你的下面,姿勢很難看……』

『管它的,姿勢歹不要緊,爽就好啦!』

我說:「表叔你真壞,還叫我老婆雙腿勾緊你下面,真令她羞死了,不過這樣確實能讓你們兩人的性器乾得分不開,也乾得更爽。」

『壞哥哥,這樣人家全身都被你抱著相干,雙腳又勾在男人下面,真是羞死人!』

『惠蓉,哥哥的東西有沒有比志仁粗?水雞的癢處有沒有被乾爽?』

『討厭,你的東西比志仁的還壞一萬倍,至少他不會誘拐良家婦女。你的東西好大大,讓人家看到它小褲褲就濕了……羞死人了……』

『我的東西又粗又長,專門用來誘拐妳這種寂寞難耐的良家婦女,以後只要妳水雞被志仁乾得不夠深不夠爽,隨時來找我讓大雞巴乾爽妳,哈……』

『討厭,你又笑人家和你偷情……』

我說:「表叔,你的大雞巴真是用來誘拐良家婦女的,難怪我媽會讓你拐上床相干,又和你背著老爸通姦了好幾年。惠蓉一看到你的大支懶教,三角褲就濕了,水雞就想被你大雞巴乾了。」

『如果讓志仁看到人家和你這壞叔叔相干得分不開,人家雙腿又緊緊勾住你下體,真會氣死他。』

『好妹妹,謝謝妳提醒我拍下我們交配時的照片,以後拿給他拿來打槍,哈哈……』

『你好壞,不要啦,志仁會知道人家和你偷情的事……人家會沒臉見人。』

我說:「你說你有拍下和我老婆相干的照片?拿出來看看,我不相信。」

表叔:「借你拿去欣賞打槍,底片在我處,再洗就有,讓你看看我們乾得分不開。」

說著表叔已拿出一張照片,上面的表叔和老婆緊緊摟住相干,老婆的雙手緊緊摟住他,一雙粉白玉腿高高勾住表叔的下體,惠蓉害羞臉紅不已,表叔則雄壯威武的淫笑,老婆的粉嫩肉穴被他的特大號雞巴塞得密不可分,幾乎快把她的水雞撐破。

我說:「想不到你說的都是真的,還有兩人相干的照片為證,真是欠人乾的蕩婦,雙腿還夾得你下面那麽緊,氣死人了!」

看了表叔與惠蓉相干的照片,除了戴綠帽的羞憤,下體竟意外地勃起。

表叔看到我下體凸起:「看到你老婆被男人乾的照片,你懶教也會硬,可見你想當場看你老婆被男人輪姦,哈……改天你再帶她來我家,讓你現場偷看她被我和流氓輪姦的A片,女主角就是你欠人乾的老婆,哈……」

我結巴著說:「那是因為你……們……通姦的事……讓我太氣憤了……下面才會有反應。」

我因心事被他說中了,反而自己羞愧大於氣憤,沒有再責難表叔。

表叔:「別歹勢啦,就把你老婆想成A片女主角,時常要讓男人干破雞邁就好,只要她想被我干,你想看她和我與勐男相干的精彩畫面,隨時都可帶她來和我同居相干給你看,哈……」

我急著轉移話題,化解尷尬:「你別扯開話題,再來你又怎麽干我老婆?」

表叔:「我們兩人乾得床搖地動,她的水雞一收一放,夾得我懶教真爽;她的兩個大奶子被我壓得快變型,兩人如膠似漆,懶教和水雞乾得密不可分。還有我調情的粗話,她雞脈被乾爽時叫春,真像世界最騷的蕩婦。」

表叔:「接著我也換個姿勢干她,把她抱起來坐著,兩人面對面抱著相干,你老婆的雙腿也緊緊勾住我的下體,讓我的懶教緊緊頂住她的肉穴抽插。」

『惠蓉,這招是偷情婦女最喜歡讓牛郎乾的姿勢,妳喜不喜歡?』

『討厭,這樣和你抱著相干好難為情哦……你的手抱得人家屁屁好緊……』

『快看下面,妳的水雞正在吃我的大熱狗,還邊吃邊流口水呢!哈……今天讓妳水雞吃個粗飽,明天才不會去討客兄。』

表叔:「我的兩手抱著她又白又嫩的兩瓣屁股,讓她的小水雞來回吞吐我的大雞巴,她看了一眼下面自己的小穴正在吞吐著我粗黑的雞巴,羞紅臉不敢看,就靠在我胸膛,雙手緊緊摟住我,全身交給我抱著乾爽她雞邁,胸前兩個乳房也被乾得搖來搖去,我就把嘴巴湊上去吸她奶子,上下齊攻,乾得她全身酥爽,一直叫我哥哥……」

『啊……好哥哥……你的床上功夫真好……抱著人家交配……雖然難看……卻很刺激……你的壞嘴巴除了說些難聽的話,還這麽用力吸人家奶奶……壞哥哥……你全身壞透了,人家全身上下都讓你欺負到了。小冤家……人家真是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要讓你好好欺負的。』

表叔:「我看著鏡中她的雪白嬌軀,正被我雙手緊緊摟住相干真是爽。她也害羞地看著鏡中兩人抱著相干的香豔畫面,有些偷情的快感,小鳥依人靠在我胸前嬌喘連連。」

『惠蓉,快看我們抱著相干的畫面,妳的屁股又白又嫩抱起來真爽,妳的水雞真有彈性,一夾一放,夾得我懶教好爽,真是專門用來夾爽男人雞巴的騷穴,不做妓女夾爽天下男人雞巴太可惜了,哈……』

『討厭,人家不敢看,你這壞色狼,把人家乾得又羞又爽的樣子,好丟人呢……人家的水雞才不要像妓女般給人亂插……人家的小雞邁只想被壞叔叔的懶教插。羞死人了……不說了……』

我說:「想不到端莊的惠蓉,聽你講的粗話,馬上被你教壞,還說她的小雞邁只想被你大懶教插。」

表叔接著拿出第二張兩人抱著相干的照片給我看,裡面的老婆雪白嬌軀被健壯粗黑體格的表叔抱著相干,臉上泛著嬌羞靠在他結實的胸膛。表叔雙手抱著老婆白晰的臀肉,一副床上征服女人勝利者的淫笑,讓我下體再次充血。

我說:「你乾女人的姿勢都很難看,也最令女人害羞暗爽。我老婆的屁股抱起來很爽吧?看你笑得這麽爽,害我老婆被你乾得多難為情,摟得你那麽緊。」

表叔:「你老婆就是欠我干,才會摟得我那麽緊,希望我把她全身肌膚都摸爽,奶子把她吸爽,雞邁淫癢想讓我干到底,才會表現得很欠男人干。」

我對他數落老婆不滿:「那也難怪她,遇到床上功夫一流的表叔挑逗,算她身材太好招來你這大色狼,水雞發癢就想讓色狼的大懶教干,接著你又怎麽干我老婆?」

表叔接著說:「抱著相干以後,我就叫她雙手緊緊摟住我脖子,準備把她抱起來邊走邊干。」

『寶貝,雙手摟緊我的脖子,我抱妳起來相干,很刺激又好玩。』

『壞哥哥,你的做愛招式真不少,抱起來幹人家,羞死人了……』

表叔:「我就抱起她一雙玉腿,開始走下床,在房內邊走路邊干她水雞,她的雞邁被我邊走邊干,一直從裡面滲出淫水,隨著我懶教抽出就沿著我的懶教懶葩滴下來。她的身材苗條抱起來干真是爽,她好像很喜歡被男人抱起來干,臉上又是羞紅不已。」

『惠蓉,這招抱起來乾的姿勢爽不爽?妳的水雞又在流湯了,還滴得地板都是妳發情的淫水,真應該叫志仁來擦乾妳被我操出的淫水。』

『色狼哥哥,這樣人家全身都讓你抱起來邊走邊干,讓人家好難為情,不過……很刺激……你的體格壯力氣大,抱著人家的身體邊走邊干,乾得人家好羞好爽,可惜志仁力氣小,沒法抱人家起來干……』

『放心,如果以後志仁沒法抱妳起來干,妳就來找我替志仁抱妳起來干,哈……要不然妳可以找些體格健壯的牛郎、建築工人、流氓等勐男抱妳起來邊走邊干,哈……』

『討厭,人家又不是人盡可夫……又不是發情的母狗……隨便就和男人交配的蕩婦。志仁的體格矮小,力氣不大,我怕他沒力氣像你這樣抱我起來相干,真希望讓壞哥哥天天抱人家起來邊走邊干……羞死人了……』

『好妹妹,我叫志仁搬來我家,我就可以趁他不在時抱妳起來相干了,好不好?』

『討厭,那人家就有兩個老公,輪流插人家小雞了,哥哥壞死了!』

『我在南部有認識一些體格健壯的流氓,像住志仁家隔壁的昆博就很會幹女人,還有干過志仁老媽的木財,還有專門干良家婦女的牛郎福強,只要你欠男人大雞巴干,跟我說我馬上叫他們帶妳去開房間乾爽妳的小水雞,哈……』

『討厭,你的朋友都好色,人家才不要,以後再說啦……羞死人了……』

表叔:「當我抱你老婆起來干時,剛好你打電話回來。」

『表叔,家裡有沒有甚麽事?惠蓉在作甚麽事?』

『你老婆和我正在做愛作的事。』

『表叔,你們在做甚麽事?』

『沒有啦,就是做一些房間裡的事,像打掃房間、鋪床單啦。』

『可是我聽到她怎麽像在叫春?』

『沒有啦,她打掃累了我幫她按摩身體,她有些地方發癢,我用我的棍子幫她止癢啦,聽她被我弄得多爽,像母貓叫春。』

『喔……原來你在幫她按摩,可不要連她的胸部和水雞都按摩,如果她水雞淫癢,可別用你的肉棍幫她水雞止癢喔!』

『放心,你老婆交給我調教一晚,明天她會胸部更豐滿,身裁更好,水雞更想被男人干,變成最美的新娘。』

表叔把話筒拿給老婆,一方面也用力抱著她嬌軀「啪啪」抽干她肉穴,電話中不時傳來表叔的喘氣聲、惠蓉被乾爽水雞的「嗯啊」聲、還有兩人性器交合的「啪啪」聲。

『惠蓉,今晚我不回來了,表叔幫妳按摩很舒服嗎?妳叫得好奇怪。』

『沒有啦,表叔很會按摩,我全身除了胸部和私處,都讓他按摩的很舒服才會像叫春啦,我的背部會癢,他用自己的又粗又長的棍子幫我止癢。』

『如果妳下面會癢,可不要讓他的大肉棍插進去止癢。』

『志仁,你放心啦,志男哥會在床上好好照顧我的,他的棍子好粗好長,弄得人家好舒服,他的手好有力,按摩人家的屁屁好舒服。』

惠蓉被表叔抽插得太爽,電話中一直叫春,又把話筒給表叔。

『你老婆很喜歡我的又粗又長的棍子,聽她被我戳得多爽,好像被表叔強姦得叫床。哈……你放心啦……今晚我會把她全身按摩酥爽,再用我粗長的棍子戳她癢處一整晚,我會替你在床上好好照顧她,保證她爽死,不會出去討客兄。』

『哈……志男叔真是愛說笑……今晚就辛苦你了,可不要把她強姦了……』

『不會啦,我不會強姦她,我會和她通姦啦,哈……開開玩笑別介意。』

我說:「原來我打電話回去,你正抱著惠蓉邊走邊干,還說幫她按摩身體,原來是愛撫她全身,用粗長的棍子來止癢,原來是用你粗長的肉棍干她,幫她止住水雞的淫癢,還說整晚在床上照顧她,原來你是和我老婆干通宵,她討的客兄就是你。」

表叔:「我故意讓她邊講電話邊干她,看她被客兄乾爽,又忍不住叫春給老公聽,我就特別爽,當然如果能在老公面前干她一定更爽。志仁,要不要改天我先把你綁起來,然後在你面前強姦你老婆?這樣你當場看到老婆被男人強姦一定很爽,惠蓉在老公面前被我干一定又羞又爽,還能享受通姦的快感,我在老公面前強姦他老婆,真是夠爽,順便教教你怎麽把女人乾得爽歪歪的床技,哈……」

我氣著說:「虧你想得出這種鬼點子,叔叔你真色。」

(8)

表叔:「男人不色,女人不愛,你老婆被我邊講電話邊干她叫春給老公聽,表現得更是淫蕩,很配合客兄干她,什麽姿勢都喬出來給我乾爽她雞邁,哈!」

我說:「講完電話後,你又用什麽姿勢干她?」

表叔:「講完電話,你某因為叫春給你聽,臉紅害羞不已,但是水雞又正在癢,欠叔叔的大懶叫干,只好緊緊摟住我,在我耳邊叫春。」

惠蓉:「你好壞,叔叔,還讓人家叫春給老公聽,羞死人了!」

表叔:「惠蓉,不要叫我叔叔,女人在床上被男人乾爽都會叫哥哥,或是老公,以表示親密。快叫哥哥干妳,不然不幹妳,讓妳水雞癢死,哈!」

我說:「表叔,你還真會弔她胃口,她說得出口嗎?」

表叔:「查某隻要在床上把她乾得雞邁夠爽,叫老公都會叫,我只用九淺一深,大龜頭只在外面捅得她更癢,偶而才一下干到她的水雞底,她就水雞淫癢,水雞湯查查滴,兩手越摟越緊,兩腿緊緊勾住我下體,水雞還會上來迎湊夾我的懶教呢,老公也叫得出口啊!」

惠蓉:「啊……干進去一點嘛……人家裡面好癢……好啦……人家說了……志男哥哥……你插得妹妹快受不了……好哥哥……人家的水雞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親愛的老公……快乾進人家水雞底……啊……好老公,你真是太厲害了,人家水雞的癢處都給你色色的棒棒干到了……好老公……快乾死我……」

表叔:「志仁娶到一個淫蕩的婊子,第一次討客兄就叫人老公,真是人盡可夫。只要能在床上乾爽妳的水雞就是老公,對不對啊?欠乾的查某。」

惠蓉:「討厭,壞哥哥又笑人家,誰叫你的床上功夫那麽好,害人家妹妹癢得受不了,今晚就讓哥哥當人家床上的老公。羞死人,不說了啦……」

我說:「你說的也對啦,女人夠淫蕩的話,遇到叔叔高超的床技,一定被你乾得不顧羞恥叫哥哥或老公。」

表叔:「接著你某就隨我擺布,什麽姿勢什麽地方都想讓我干,我把她抱起來邊走邊干,她兩手緊緊摟住我脖子,雙腿騰空被我抱起,嬌羞地靠在我胸膛任我把她乾得雞邁酥爽,水雞湯真會流,沾滿我的懶葩,流到我的大腿,走到哪滴到哪,廚房、客廳、飯廳,抱累了就放在流理台干她,放在餐桌上干她,坐在馬桶上兩人抱著相干。」

我說:「表叔,你可真是把惠蓉乾得太徹底,難怪胃口被養大了,就不理我了,只想和你嘗試新鮮的相干姿勢。在馬桶上干她,確實較省力吧,你還能騰出手來摸她的奶子。」

表叔:「沒錯,你內行的,你某那對豐滿的乳房又大又堅挺,奶頭還是粉紅色的,不給男人摸奶吸乳真是浪費,我就一手一個,大力搓她的奶,搓得她奶頭勃起,捏得她乳房變形,然後再用嘴巴吸你某的乳頭,她的奶子大概被我吸得很爽,忍不住用手抱住我的頭喂我吸奶,哈……」

惠蓉:「志男哥,你好會吸奶,啊……這麽大的人還要吸人家的奶,羞死人了!」

表叔:「妳的奶子真大,搓起來真爽,以後小孩不能吸妳的奶以免變形,妳的奶要保留給大人吸的,哈……」

我說:「想不到表叔怕惠蓉乳房變形,要求她不能給小孩吸奶,原來是要保留給客兄吸她的奶。」

表叔:「你某都沒有給小孩吸奶,表示她想保留堅挺的奶子給男人吸奶,改天我再去搓爽她的奶子,吸乾她的乳汁,哈……後來我家那隻大公狼狗可能聞到你老婆的水雞湯,就在舔地上你某的淫水,一直舔到我和惠蓉正在相干的地方,我剛好壓著你老婆在地板上干穴,你某的水雞又緊又多汁,每干一下就『啵』的一聲流湯,然後抽出來就沾滿我的懶弗。我家的哈利(狗名)已經好幾天沒幹到母狗了,看到有洞就想干……更何況看到我在干你某,她的水雞緊緊夾住我的懶叫,還不斷被我姦出淫水,哈利忍不住去舔我的睪丸上的淫水,和你某水雞和我懶叫接合處,害我真是爽透了!」

我說:「你家的狼狗也很色,還舔惠蓉的淫水,惠蓉不就羞死了?」

惠蓉:「啊……志男哥,你的狗好色,牠又在舔人家的水雞了,啊……好老公,你乾得太用力,人家又在流水雞湯了,狗狗又在舔人家的淫水,好羞啊!」

表叔:「別害羞,妳有沒有看過路邊的狗交配?想不想當路邊的母狗被公狗騎上去交配?哈……」

我說:「我老婆還蠻喜歡狗的,現在家裡有養一隻大公狗,她還每天幫牠洗澡。」

表叔:「她是養一隻狗情人,隨時都能讓狗來干她啦,哈!」

惠蓉:「我只有看過路邊的公狗和母狗交配,才沒有和狗狗做過呢!羞死人了……」

表叔:「你某可能很喜歡被狗干,被狗舔水雞時叫得更大聲,我也想看看狗乾女人的精彩A片,女主角就是你欠乾的老婆,哈……我把懶叫從濕答答的陰戶中抽出來,哈利看到你某的粉紅色水雞洞,上面還流著她發情的淫水,就把你某雞邁當作母狗的洞了,開始舔她的水雞了,你某害羞得兩腿抖動,水雞內渴望被狗雞巴干,一直流出水雞湯,全都給哈利吸進去。哈利的懶叫也硬了起來,我就叫惠蓉好好服伺我的狗兄弟,叫她先用手把哈利的狗雞巴搓硬,等一下讓她嚐嚐被狗陰莖插入水雞的快感,哈……」

我說:「有些狗真的很勐,想不到只在A片中看過的人狗交配,自己心愛的老婆,竟然也要被狗將雞巴插入陰道內交配。」

表叔:「有些女人很喜歡被狗干呢!你某就是這一種,她的手把哈利的懶叫搓得又粗又長,你某水雞又在癢欠干,有雞巴插爽她水雞就好,管它是人還是狗的懶叫,能幹得她水雞酥爽就好。」

我說:「我某將狗的懶叫搓硬後,有沒有和狗交配?」

表叔:「你某水雞正癢,有雞巴來插就好,我就叫你某像母狗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翹起,對著哈利露出那個沾滿淫水的水雞,引誘哈利騎上去和她交配。」

惠蓉:「志男哥,人家趴這樣好像母狗正要被公狗交配的姿勢,好羞啊!」

表叔露出淫笑:「妳就當一次母狗,讓我家的哈利騎上去幹個爽快吧!牠已經好幾天沒幹母狗了,牠的懶叫很長,一定捅得妳雞邁爽歪歪,哈……」

志男叔拍拍老婆雪白高翹的臀肉,示意哈利騎上老婆的身上交配。

「哈利,騎上去,干破這隻狗母的水雞。」

哈利太久沒幹母狗,看到我老婆趴在地上就像母狗,那個欠乾的肉洞還流著湯,牠忍不住馬上挺著粗硬的狗莖騎在老婆背上,下體激烈地抽動,可惜不得其洞而入,表叔就用手握住哈利的狗雞巴「滋」一聲插入老婆窄小的陰道內抽干。哈利的狗懶叫第一次插入女人緊密的陰道,一時獸性大發,下面的雞巴抽干陰道的速度也越干越快,越插老婆水雞。老婆第一次被狗干穴,又羞又爽,淫水也直流滴滿狗的陰莖,哈利的兩個大睪丸也用力撞擊著老婆的陰阜,令她又羞又爽。

表叔:「志仁,我第一次看到狗這麽會幹女人的,尤其你某雪白的皮膚被一隻黑狗騎上去,狗的懶叫快速地插入你某的小水雞交配,每一下都乾得你某水雞很深很爽,害她水雞一直被狗捅得出汁,滴滿狼狗的兩個大懶弗,狗的兩個懶弗也撞得你某水雞又癢又爽。」

惠蓉:「啊……志男哥,牠的東西好長好燙,插得人家水雞好深,牠的兩顆蛋蛋撞得人家下面好癢……」

表叔:「惠蓉,被狗乾的滋味爽不爽?牠的大懶弗撞得妳爽水雞爽不爽?等一下牠要製造精液射入妳的子宮受精,讓妳被狗乾得生下狗雜種,哈……」

惠蓉一想到正在撞擊下體的狗睪丸等一下要射出精子進入她子宮,不禁羞得臉紅。

惠蓉:「啊……牠乾得好用力……好深……快叫牠拔出來……人家受不了哈利這麽勇勐的干穴……小雞快被狗狗的雞巴干破了……好哥哥……快叫哈利拔出來……牠快要把精子射進人家子宮了。」

表叔看了這幕精采的人狗交配春宮,淫興大發,也在後面幫忙去推哈利的屁股,好讓狗陰莖能插得老婆的淫穴更深更爽。

表叔:「惠蓉,被狗乾得夠不夠爽?我來幫哈利推屁股,牠的狗雞巴會幹得妳更深。哈利,大力點,乾死這隻欠乾的母狗!」

哈利似乎受到鼓舞,屁股有表叔在幫忙推,燙熱的狗莖每一下都直直插入肉洞,每一下都深深插到老婆的水雞底。

表叔:「志仁,不騙你,女人被狗干真的好看,改天再帶哈利去你家干惠蓉給你看,保證精采。」

我一時不知怎麽說:「好吧,有機會我也想看看狗怎麽乾女人的水雞,難怪老婆最近常常和狼狗睡覺。」

最後表叔用力一推,哈利熱燙粗長的狗雞巴用力一頂,深深插入老婆的子宮口,狗興奮的「歐」一聲大叫,咻咻射出大量濃熱的精液,灌滿老婆淫蕩的水雞洞,還不斷抽搐著狗莖,好像要把最後一滴的精液也射入老婆的子宮才肯罷休。

我說:「狗的精液多不多?全都射進惠蓉的子宮裡嗎?我老婆被狗射精爽不爽?」

表叔淫笑:「哈利好多天沒幹母狗,精液當然又濃又多,而且插到你某的水雞底,熱熱的狗精射滿她的子宮,查某人當然雞邁爽歪歪。哈,看到你某水雞被狗射滿精液,臉紅害羞的表情真是淫蕩。這裡有一張照片,你看她被狗射精得多爽!」

我看著一張照片,赫然看到老婆被一隻大狼狗騎上去交配,粗長的狗莖塞滿她的小水雞,有些精液從老婆的水雞中滲出,老婆臉紅害羞,舌頭微伸,閉眼享受著子宮被狗灌滿濃精的酥爽。真是一張淫蕩的人狗交照片,害我的小弟弟也硬了起來。

我說:「這張照片真是太色了,我老婆好像很享受被狗射精的快感,這張照片可以給我打手槍嗎?」

表叔:「你某是很騷的查某,被狗乾的表情多淫蕩,被狗射精更是她最爽的時候。這張照片還不能給你,我已經很久沒幹你某的水雞了,很久沒吸到你某的奶子,你某欠人乾的雞邁再讓我懶叫干一次就送你,哈……」

我拿著照片支吾地說:「表叔,這件事我再問她,想不想被你吸奶,她的水雞想不想再被你的大懶叫插進去?」

(9)

惠蓉被狗在子宮內射精後,狼狗直到射出最後一滴精液後才依依不捨地從老婆緊密的肉穴內抽出那根沾滿淫液的狗陰莖。

惠蓉:「啊……志男哥……人家子宮內都是狗狗的精子了,好羞啊!真怕會被狗狗乾得受精懷孕。」

表叔看著老婆流著狗精液的水雞洞淫笑:「放心,小美人,狗射精進去妳水雞不會懷孕啦!如果我射精進入妳子宮,妳才會被我乾得受精懷孕啦!哈……」

我說:「對啦,惠蓉被狗射精進去水雞應該不會懷孕,如果被表叔這種豬干進去水雞底射精才會受精懷孕啦!」

表叔:「沒錯,我這種豬的體格,精液又濃又多,很多被我干過的婦女,都要享受子宮被灌滿精液的快感。有很多查某背著老公被我乾得懷孕,生下野種,哈!你某也是欠我乾得大肚子的女人,我就把她抱起來回到臥室,準備幫這豬母打種。哈……」

惠蓉嬌羞地靠在表叔的懷裡,好像待宰的羔羊任憑表叔擺布。惠蓉:「志男哥哥,你又要抱人家去哪裡交配了?」

表叔:「小美人,我要射精進去妳子宮,幫志仁把妳干大肚子,好不好?」

惠蓉羞紅臉說:「表叔,你好壞,欺負人家的妹妹,和人家交配,還要幫老公幹得人家受精懷孕,羞死人了!不要啦,志仁會發現,而且今天是人家的危險期……」

我說:「好家在,我某不想被你射精進去子宮內,不然你濃熱的精子一定會射得她大肚子,懷了你的野種。」

表叔淫笑:「被你叔叔干過的查某,每一個都要享受被我在子宮灌滿精液的爽頭,你某欠乾的水雞又緊又多水雞湯,我當然不放過她欠人乾的雞邁,哈!」

表叔把老婆抱回臥室後,先把惠蓉壓在下面,親吻她的芳唇,毛手愛撫著她豐滿的乳峰,下體那根陽具看了人狗交配後淫興又起,也堅硬勃起頂在老婆的陰阜上磨擦。

表叔:「惠蓉,狼狗乾得妳爽不爽?被狗射精妳的雞邁很爽吧?等一下哥哥的大懶叫射精進去妳子宮會更爽。我要幫志仁乾得妳大肚子,好不好?」

老婆的上口被表叔親吻著,兩人舌頭也親得火熱纏綿,豐滿的乳房被表叔輕重有序地搓揉著,下體的水雞洞剛被狼狗插過,現在又有表叔堅挺粗長的大雞巴在門口磨蹭。思春發情的老婆淫水又氾濫起來,好像在迎接表叔大肉棒的深深插入,才能解得了她水雞欠乾的淫癢,雙手也漸摟住表叔,兩腿輕輕的抖動。表叔也把手伸向她的私處,愛撫著她濃密的陰毛,搓揉著她敏感的陰蒂,然後把手指插入她淫穴內挖弄,也令她發情不已,水雞淫癢欠干。

惠蓉:「啊……好哥哥……別再挖了,人家要嘛,快插進來……」

表叔:「快叫老公,妳的水雞欠我干,妳想被我乾得大肚子!」

老婆在水雞淫癢下,又遇上表叔這淫棍的調情,只好不顧羞恥地哀求表叔干她雞邁。

惠蓉:「啊……好癢……別挖了……我說,我說……好老公……人家的水雞欠你干,人家想被你乾得懷孕……羞死人了!」

表叔龍心大悅,他的懶叫也似受到鼓舞的高翹起來,他先把大龜頭頂在老婆洞口磨蹭,調足了她水雞胃口,然後再「滋」一聲把大雞巴再次插入老婆水雞內姦弄。由於老婆水雞湯的潤滑,大雞巴抽插得惠蓉陰道更順暢,水雞內每個癢處都被表叔的大龜頭戳得酥爽無比。

惠蓉:「啊……你的弟弟又變粗變長了,把人家的水雞塞滿了,啊……這下乾得太深了,老公,你真會幹女人,每一下都干到妹妹的癢處了……這下干到子宮了,水雞湯又被你干出來了……」

表叔:「志仁,你某真是騷啊!我的大懶叫插到她水雞底,她的雞邁就夾緊我的龜頭,屁股還往後迎湊我的雞巴,好讓懶叫能幹得她雞邁更深更爽。被我干到水雞底就爽得在我耳邊叫春:『老公,哥哥,你乾得好深,人家快被你乾得爽死了!』兩條腿還緊緊勾住我的下體,好讓我的懶叫乾得她水雞更深,真是欠人乾的婊子!以後如果你沒氣力干她不爽,她一定會去討客兄,找牛郎的大雞巴干破她的雞邁,我可以當她免費的牛郎,每晚幫你在床上乾得她雞邁爽歪歪,好不好?」

我說:「表叔你乾女人的床技太強,惠蓉水雞受不了你大雞巴的誘惑才會把雙腿夾緊你的屁股,希望你的大懶叫能插得她水雞更深更爽。如果以後我沒力干她,再請表叔來和惠蓉交配,幫我把她欠牛郎乾的雞邁捅個爽,才不會去花錢給男人干。」

表叔的大雞巴經過數百次抽干老婆水雞,也漸漸充血勃脹,兩個大睪丸粗脹飽滿,儲存多日的濃熱精蟲也準備沖入老婆溫暖的子宮和卵子受精。他還在老婆的臀部下墊了一塊枕頭,好讓老婆的陰道口高高突起,以便承接他濃濃的精液。

惠蓉:「老公,人家下面墊得高高的,好難看……」

表叔:「小美人,這樣妳的水雞洞才能裝滿我射進去的精子啊!我要射精進去妳子宮,讓志仁當現成的爸爸,哈……」

由於老婆的下體高高突起,表叔的懶叫每一下都深深干到她的水雞底姦弄,大龜頭每一下都抵到她子宮口,令她水雞被乾得快腫起來。「啪啵」的性器交合聲、波波的淫水聲,老婆被乾爽時的「嗯嗯啊啊」叫床聲,彈簧床發出「依依歪歪」的撞擊聲,還有表叔干穴時的三字經:『乾死妳這婊子!被我干這麽久,雞邁還夾得這麽緊,這下乾得妳夠不夠深?乾死妳!』就像一部淫聲浪語大合奏。

惠蓉:「啊……這下太深了……志男哥,你的雞巴太強了,妹妹快被你干破了!啊……這下干到人家子宮了,快抽出來,人家今天是排卵期,不能射精進去人家水雞啦!人家會被你乾得懷孕的。」

我說:「表叔,我老婆那天是排卵期,如果被你在雞邁裡射精,一定會被你乾得大肚子,她有抵抗你嗎?」

表叔:「本來我也想抽出來射在她臉上,但是你某三八假賢惠,嘴上說不要讓我射進去,但下面的雞邁被我捅得太爽了,也想被我干入子宮射精的爽頭,兩手緊緊摟住我,兩腿緊緊勾住我下體,手還摸著我的子孫袋。我就知道妳某像豬母發情,需要種豬來打種,雞邁才會爽,我當然不放過乾得她懷孕的大好機會。哈,不能怪我,只能怪你某太騷,想被男人強姦得受精懷孕。」

表叔:「惠蓉,爽不爽?這下乾得妳雞邁爽死,雙腿夾緊我的屁股,叔叔的懶叫夠粗夠長,每一下都要乾得妳雞邁爽歪歪。叔叔的睪丸大不大?等一下叔叔會射精進入妳子宮,幫志仁乾得妳大肚子,好不好?欠乾的查某。」

老婆雖然嘴上說不要,但雙手仍抱緊表叔,偶而愛撫著表叔的大懶弗,兩腿仍高高掛著,緊緊勾住表叔的下體,似乎希望表叔的懶叫能深深插入她子宮口射精,臉紅害羞地發出被乾爽的呻吟。

惠蓉:「老公,你的弟弟好強,這下乾得好深,嗯……嗯……喔……喔……真是對不起志仁,今天要被表叔干進去射精,還要被表叔乾得懷孕,要懷表叔的孩子,羞死人了!」

表叔:「小蕩婦,志仁把妳放在我家,孤男寡女,分明就是要表叔為妳這發情的母豬打種的,他的精蟲少,就是要我把濃熱的精液射滿妳的子宮,幫他把妳乾得大肚子,他才能做現成的老爸,哈……妳要緊緊夾住我的下體,我才能把精蟲灌滿妳的子宮,幫志仁完成心愿。」

我說:「表叔,你還會給我某灌迷湯,害她以為我真的想當現成的老爸,才會配合你,讓你好好射精進去,讓她懷你的野種。」

表叔:「你某聽完我說的,似乎正中她下懷,也準備好讓我射精進去水雞內打種,害羞地抱著我,還叫我干她雞邁深一點,手摸著我的懶弗暗爽不已,還叫我干用力一點,等一下射精多一點灌滿她的子宮。」

惠蓉:「表叔,辛苦你了,想不到床上的事志仁不行,還安排表叔來和人家交配。表叔的懶叫又粗又長,把人家的妹妹乾得好爽,志仁的精蟲少,還請表叔來把濃熱的精子射進人家的子宮,幫志仁乾得人家大肚子,志仁真是用心良苦。以後在床上交配的事,還有把人家乾得大肚子的房事,都要勞煩表叔出力,真是羞死人……」

表叔看著發情的老婆正飢渴地等待他射精,也賣力地挺著堅挺的雞巴,一下比一下深的把大雞巴狠狠插入這蕩婦水雞內姦弄,偶而也會旋轉著龜頭,讓她水雞內每個癢處都給干透了。看著眼前的美女被操的痴態,表叔更加勇勐地幹著淫穴,好似要把惠蓉窄小的水雞干穿姦透的狠勁。

表叔:「乾死妳!欠人乾的查某,妳老公不行,以後我會幫志仁在床上干破妳的雞邁,他的精蟲少,我會幫他乾得妳大肚子,讓妳懷我的野種,哈……抱緊我,我們來幫志仁完成傳宗接代的大事,我要射精進去妳水雞,讓妳懷我的種,欠乾的婊子!」

惠蓉:「啊……好哥哥,你乾得太深了,這下干到人家子宮口了!你可以把精子射進來了,壞哥哥,人家會懷你的孩子,羞死人了……志仁,對不起了,表叔太會幹女人了,人家的子宮想灌滿表叔的精液,人家想被他乾得懷孕,羞死人了……」

表叔最後用力一干,大雞巴深深插入老婆的子宮口,「咻咻」射出大量濃熱的精液,表叔也發出怒吼。

表叔:「乾死妳!射滿妳的子宮!水雞被射得爽不爽?我要乾得妳大肚子,欠人乾的婊子,哈……志仁要當現成的爸爸了。被射得爽不爽?欠乾的蕩婦!」

惠蓉感到子宮內有表叔的大陽具,射出濃熱的精液,全都澆灌在她空虛的子宮,陰道內裝滿了表叔色色的精蟲,每一隻精蟲都想和她害羞的卵子結合受精。她想到自己今天是排卵期,發情的卵子正接受表叔色色的精蟲包圍著,準備懷下表叔的雜種,被男人強姦到大肚子,不禁害羞暗爽的雙手緊摟住客兄,兩腿緊緊勾住表叔下體,好讓大雞巴深深插住子宮口,以免濃熱的精液滲出。

惠蓉:「表叔,你射得好用力,人家的子宮內都裝滿你色色的精子了啦!人家會被你強姦得懷孕,羞死人……壞叔叔,人家要懷你的孩子,好羞啊!」

表叔:「志仁,你某被我射精進去雞邁時,表情真是淫蕩,我射一下她就叫爽:『你射得好用力,射多一點,人家想被你強姦得受精懷孕……乾死我!干破我的水雞!人家想被你乾得大肚子……』在她子宮射滿我的精液,她還兩腿緊緊勾住我下體,不讓我把懶叫拔出來,我就壓著你老婆,懶叫插在她水雞一整晚。哈,真是太爽了,沒幹過像你某這麽騷的查某。」

我紅著臉說:「你說得天花亂墜,有照片為證嗎?」

表叔拿出最後一張照片,表叔黝黑的大肉棒塞滿老婆緊密的陰道,老婆的雙手緊緊摟住表叔,一雙粉白的腿高高勾住表叔的下體,還有些老婆的淫水和表叔的精液從兩人性器交合處滲出,讓我看了也不禁為這對姦夫淫婦的春宮照下體勃起,發出了強力的怒吼,弄濕了褲襠。

我說:「這張照片真是夠色了,想不到表叔的床技高明,可以把惠蓉干到受精,還能把懶叫插她一整夜。這張照片可以給我嗎?」

表叔盤算著淫笑:「這就要看你老婆的表現了,她說以後你不行時,要讓我每晚和她一起睡,我會幫你在床上好好滿足她,每晚用我粗長的大懶叫捅爛她欠人乾的騷穴。當你精蟲少,我要幫你乾得她大肚子,讓她懷我的野種,你只要當現成的老爸就好了。

哈……志仁,你老婆的房事就交給我代勞吧,我一定乾得她夜夜春宵,把她雞邁干到腫起來,乾得她水雞湯查查滴,讓你床單洗不完。我會把她當母豬一樣打種,把色色的精子灌滿她空虛的子宮。如果我沒空,我會幫你介紹幾個勇勐的豬哥去干你某欠人乾的水雞,她就不會去討客兄了,哈……」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