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隨緣 (2) 作者:zgry1949

.

【隨緣】

作者:zgry19492021年4月27日發表於SIS第一會所

***********************************

(二)家宴

國事是國事,家事是家事,國沒了,家還在,天變了,日子還得過,這或許是大多數大安人的認知。畢竟在大安變天自古以來太多了,皇帝是誰不都一樣嗎。

外面的來賓還沒有減少的跡象,他們不是真的來見什麼少爺的,只是來表表心意,畢竟秦雲現在可是樂安府的警察頭子,慶賀慶賀意思意思還是必要的。

「這些閒人太無聊了,我要先去後面了,露露,你來負責接見一下吧。」這是一個迷人的少婦,曼妙的曲線,凸凹有致,似乎只看一眼就能勾走魂。

「莎姐,我看你是想秦爺啦。」也是一位妖嬈的婦人,和第一位相比,多了幾分嫵媚,少了些雍容。

她們是秦瓊的專寵愛莎和可頌,陳悅一回來便霸占了秦雲,讓她們兩都失寵到前面來招呼閒客了。

「其實那個悅奴一點也不漂亮嘛,奶子沒我的大,屁股也沒莎姐你的翹,憑什麼她能占著咱們的爺啊。」可頌一邊說著,一邊玉指就點進了愛莎的兩腿之間。

「有什麼辦法,她為爺生了個娃娃,這就比我們高貴了,你再這樣亂說,小心秦爺把你這兩個割了喂狗哦。」愛莎毫不示弱了抓了抓可頌的大奶子。

她們都是秦雲這五年找的玩物,五年前,陳悅帶著陳思出國留學,秦雲就開始物色各種女奴來玩,因為耐玩會玩敢玩,她兩成了秦雲胯下的專寵,日夜陪秦云云雨,變著法玩各種香艷刺激的遊戲。

「陳思少爺可是爺的心頭肉,待會兒可別惹惱了他。」愛莎抓揉著可頌的大球,細心地叮囑著。可頌伺候秦爺的時間比她伺候的短,前一段時間還惹得秦爺不開心把她的奶子喂了馬蜂窩,這才剛好又不長記性。

「知道了,莎姐。」嘴上雖然應和著,可頌的心裡卻打起了陳思大雞巴的主意,不知道他的雞巴是什麼樣子的呢。兩個女子打鬧著往後面走去,一路上已經能聽到那邊傳來的歡笑聲。

**********************************

中央別墅

陳悅因為欲求不滿,被秦雲關在了地下室,十餘個強健的陰蒂女奴(陰蒂被改造成雞巴的女奴)正在陪她做著激烈的三插雙插運動。這場家宴的兩位男主已在圓桌前就位。

入夜的庭院也一點都不昏暗,四處點綴的女僕已經將偌大的庭院照明了起來,在她們的胸前,原來遮羞的衣物早已不知去向,一個個大奶子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漂亮的乳頭吊著小小的精緻掛燈,因為發光放熱讓女僕們的奶子染上一片紅。

離圓桌不遠處的草地上,一個大舞台拔地而起,一個個身著薄紗拿著樂器的女孩魚貫而入,她們不用說就是今晚的樂隊了。

一個面帶紗巾的全身赤裸的女孩向這邊微微福了一禮,用甜美的聲音獻上開場白:「歡迎思少歸來,我們花舞學院演奏部將在這為您獻上我們精心準備的表演。」

聚光燈打在了舞台上,那是兩個吊在空中的女孩,聚光燈就塞在她們下面的穴里。

再看草地上歌舞團三十餘人已經就位,不得不說這真是一隻歡迎(荒淫)樂隊,原來該用嘴做的都用下面代勞了,好看是好看,但陳思在心裡為她們的表演能力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吹號的,號嘴塞在陰穴里;拉琴的兩腿打開樹立成一字馬,把琴弓插在穴里,大提琴手還好能撐著琴,小提琴手則是兩兩靠著,像一個門;吹笛子的乾脆或翹著或仰挺著屁股蜷在地上,穴里插著笛子;敲碟的,看樣子應該是拍擊奶子;還有幾個馬步式開腿屈膝站著的,穴里好像也插了東西,還間歇泛著藍光,不知道是什麼;有幾個和剛才說話的一樣帶面紗全裸的站在一邊,十有八九跳舞的。

「現在有請我們的主唱——唐茜小天使上台。」

舞台上空下起了粉紅的美麗花雨,一個臉蛋精緻的少女雙腿扣在腦後,把下面兩個穴挺出來,正旋轉下落。從後面大螢幕上可以清晰到看到她的兩個穴外翻著,穴肉正在自己涌動,一聳一聳的向外吐著花朵。

她正下方的舞台上一個連體架也緩緩升起,那是兩根朝天的杆子,一長一短,短的通過通過一個球狀的東西與長的連在一起。

兩根杆子表面都有很多突起,短的那根頂部還有一個話筒一樣的東西,但略大一些。與靜止的長杆不同,短杆還在慢慢的旋轉。

在靠近架子的時候,空中下來的女孩優雅的放下雙腿,伸展成了一字馬,露出她傲人的身材,此刻陳思身邊的女奴呈上了一個平板電腦,從裡面可以更好看到舞台上的全貌。

只見女孩的陰穴和短杆就這樣對接了,女孩被威亞吊著順時針旋轉,短杆卻在逆時針旋轉,短杆頂的大話筒粗糙無比,和女孩粉嫩水靈的穴肉磨在一起,像擰螺絲一樣,逐漸擰進了女孩身體里。

從平板上可以看到為了和短杆結合,穴肉的靈巧變化,就像一個小嘴一寸寸的舔舐,尤其是吃下大話筒的時候,穴肉主動去填補話筒表面那些凹槽,因為旋轉又被一個個吐出,但一進一出淫液就已經把話筒上的凹槽填滿了,話筒變得不再那麼粗糙,更好的插進她的穴里。

從螢幕上還可以看到裡面的變化,話筒撐開陰道螺旋前進,一路上吐出許多小鉤子勾在恥肉上,鉤子通過細線與話筒相連,這些細線就隨著話筒的和陰道的旋轉而絞在一起。

在話筒通過子宮頸入宮之時,因為外宮頸口的滑潤,短杆加快了旋轉速度,陰道中的嫩肉很多沒有反應過來,被細線裹挾,就這樣裡面擰在了一起。

衝過宮頸,短杆仍在旋轉但話筒卻停止了轉動,尾部將宮頸口撐成了喉嚨大小,話筒頭八瓣開花撐開子宮,又以宮頸口為花心貼在子宮裡,最後短杆還大力後撤了一下,將花兒與子宮契合。

女孩也平穩落到了架子上,短杆已經被下面吃盡,看起來她就像騎在那個連接球上,但我們通過她下面的細微變化仍可以看出短杆在裡面轉動。

儘管裡面的表演很刺激驚艷,但外面的女孩一直面帶微笑,似乎剛才的一切不是發生在她的身體里。

「小女唐茜向公子問好。」

女孩抓著面前的長杆,小腹輕微顫動,臉上仍保持微笑,發出甜美的聲音。

「嗯?」陳思一臉疑惑,他明明沒有看見唐茜動嘴,「難道是腹語?」

「真聰明,猜對了。」一雙玉手突然摟上了陳思的脖子,香軟的氣息弄得他臉龐泛紅。

「哈哈哈,小思,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就是我前面說的的專屬寵物——翹屁股愛莎還有大奶牛可頌。」秦雲一把摟住過來的愛莎。

她們正是趕過來的可頌和愛莎,愛莎看到秦雲就徑直走了過去,可頌則是玩心大發的撩起了陳思。

「你看這裡。」可頌把陳思的腦袋枕在她的奶子上,用陳思的手滑動那電腦螢幕。

上面呈現出唐茜的子宮和陰道全貌,唐茜『說話』時,陰道就會動,牽動那些小鉤子,細線像神經一樣將信號傳達到子宮的花心,花心有十餘根在蠕動的纖細觸手,隨著信號的到來,它們有節奏的拍擊子宮的嫩肉,接觸的地方爆發電光,使得子宮收縮顫動,被撐開如喉嚨的宮頸口也在電流的刺激下顫動,它中間兩條帶狀物也跟著波動,話筒瓣上的收音裝置反饋聲音。

「模仿口腔!」陳思驚嘆不已。

「嗯呢,這可是從瑞拉傳來的高科技,裡面還有更複雜的東西,經過一系列處理,她的那裡就可以說話了。唱歌的時候,裡面的觸手在她的陰道的傳感下快速鞭打傳輸,她的肚子就會活潑的跳舞。她呢也會發騷,對著那個長杆和球又磨又蹭。」可頌充滿誘惑的舔舐陳思的耳根向他介紹。

「當然啦,只讓她自己來,她怎麼可能爽起來,她裡面的杆子呀,鉤子呀,話筒瓣呀,都是可以放電的,在音樂高潮的時候呢,它們就會全力輸出,放出彩色的特製電花火,看起來就像她的小穴在放煙花一樣。」

陳思不禁望向台上的唐茜,她也發現了陳思的目光,活潑的回了個微笑,他不認識她,可他現在不知為何就想讓她一直高潮,嗨到屁股開花。

「好了,開始吧,好玩是好玩,但是這樣唱一首下來,主唱可不輕鬆哦,這個小姑娘練歌的時候可慘了。」秦雲示意樂隊開始表演。

優美的音樂響起,原本陳思以為小穴怎麼能和嘴比,沒想到那些吹奏樂器表演的一點也不比用嘴的差,反而觀感更佳。那些屈膝馬步的,逼里夾的是是電鍵琴,陰道內壁宛如靈巧的手一樣彈奏著,時不時的電擊整得她們潮吹,惹得觀者一陣歡笑。跳舞的比較輕鬆,她們就是將流行的舞蹈以淫蕩的姿勢表現出來,突出一種反差美。

最艱辛的要數唐茜了,她果然如可頌所說又蹭又磨,宛如對杆子發情,小腹的鼓點和全身可見的閃亮水珠足見她的艱辛。唱到高潮,從她的胯下可以看到絢麗的藍色光芒,她舞動著也達到了高潮,竟然還是一個潮吹小能手。有一次她高潮到失去意識癱在話筒架上,雙目無神,舌頭也伸了出來,宛如真人版阿黑顏,只留下下面的陰穴和尿穴不住的往外飆水。

歌聲因為唐茜的癱倒而停止,樂隊停止了演奏,跳舞的女孩們在主持的指揮下趕忙過來,給她做復甦,對著她的陰蒂乳蒂又吸又咬,等到有甦醒的跡象後,就往她陰蒂和乳頭上加了個夾子子,伴隨著三點閃亮的電光和一聲悶哼,主唱小姐姐滿血復活。

「啊,真不好意思,嗨的暈過去了。」唐茜微笑的道著歉,嬌羞可愛的樣子引得一陣笑聲。深吸一口氣,帶著兩個大奶子顫了顫,像是發動機器一樣,用屁股狠狠的榨了幾下短杆,不一會兒,優美熱情的音樂再次響起。

伴隨著激情的音樂,家宴也該上菜了。

可頌本來還想纏著陳思,卻被秦雲鐵手扣住奶子,生生的剝離了,那可憐兮兮的樣子惹人發笑。

五個挺著大肚子的女孩靈巧地翻上了圓桌,背靠背圍坐起來,雙腿呈M型打開,露出兩腿間的誘人之處。

「酸甜苦辣咸,五味齊兼備。」

五個女孩聲音清脆,整齊劃一。

「小思你不是離開五年了嗎,我也不知道你在艾澤呆了這些年喜歡吃啥,多虧莎莎想出這個好主意。」秦雲說著自豪的拍了拍愛莎挺翹的大屁股。

愛莎一副貴婦模樣,落落大方地向陳思見了個禮,「這道菜叫做子宮煲,一點小花樣,還希望小思能夠喜歡。」

「這五個女孩的逼都是水多肉嫩的,為了準備這次宴會已經洗刷過幾十次了,灌腸香薰也弄了一周,絕對安全衛生。」

「這個小塞子。」陳思用筷子戳了戳面前女孩的尿道,那裡有一個小塞子堵住了,塞子上寫著個辣字。

「那是存辣醬的地方,這酸甜苦辣鹹的醬料都在她們的膀胱里。」愛莎拔出了面前寫著甜字的塞子,足有一根食指那麼粗長,但是與陳思想的不同的是,女孩的尿穴並未因為塞子被拔而留下圓洞,而是快速收攏,竟沒有一點東西漏出來。

驚嘆於女孩的收縮力,陳思又注意到了手上一個像調節跳蛋檔數的控制器一樣的東西。

「這個控制器,實際上是用來控湯的溫度的。」愛莎對著面前的子宮煲女孩比劃了一下。

「湯?」陳思皺起了眉頭。

「在裡面,子宮裡有湯底,宮頸上了環,可以加熱那些湯,想吃啥菜,就放到她們逼里,她們會蠕動陰道把菜送進去,然後用子宮熱菜,熱好了再送出來。如果你想自己動手,就用這長筷子插進去攪動就可以了。」愛莎說著就用白玉長筷夾起了一片肉,餐桌上的女孩也順從的把逼抬了起來。

「那不會煮爛她們嗎。」

「哪有那麼容易,她們的子宮經過改造,一旦肉被煮爛了,就會長出新的來,爛肉就成了湯底,營養很豐富的,不過也不能一直煮下去,畢竟轉化速率是有限的。」愛莎說著已經把肉放到尿道口,醬料緩緩流出了些,愛莎覺得少了,還把肉塞進去裹了裹,讓女孩微微抖了抖。

蘸好醬,愛莎用筷子碰了碰女孩的穴口,女孩順從的把陰部又抬高了一些,逼口竟然自己打開了,白白的熱氣從裡面冒出來。

愛莎用筷子夾著肉伸了進去,「自己弄的時候不要直接插到子宮裡,而是這樣夾著肉壓著穴肉一路過去,就會把鮮美的淫汁榨出來。」

陳思不禁探頭過去看,發現女孩宮頸口也是一開一合的,肉湯和熱氣就這樣從裡面冒出又吸回去。愛莎用肉去刮陰道壁的時候,女孩的手腳都摳了起來,可見那感覺並不好受。愛莎又剮了幾次,覺得淫汁差不多了,便夾著肉戳進了子宮,隨著筷子的攪動,子宮頸被玩成各種樣子。

「時間差不多了。」愛莎夾著美味多汁的肉,在女孩菊花里捅了幾下,才送到饞的不行的陳思口中。「你可以把想吃的佐料放到後面那個穴里,降溫上色入味都很棒的。」

「真好吃。」美食是人類最大的敵人,陳思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鮮肉,已經忍不住了,當即選了個子宮煲做了起來。

陳思求吃心切,煮好的肉沒有在子宮煲菊花里降溫就吃進了嘴裡,結果燙到了舌頭,引得秦雲他們一陣鬨笑。本來已經被高潮折磨的無比疲軟的唐茜也不禁開口笑了起來,導致音樂短暫停息。

「他們笑我也就算了,你也笑,看來你也想吃點。」陳思不知為何看到唐茜本就想蹂躪她,這時正好丟人想撒氣,就讓面前的子宮煲女孩放了一碗子宮裡的湯,熱氣逼人。

陳思殺氣騰騰的衝過來,嚇得唐茜想起身離開,但是下面的杆子早已和她的穴擰在了一起,哎喲一聲,差點把子宮扯出來。陳思一碗熱湯已到面前,帶著帥氣的微笑,對著那被電的發腫的陰蒂就澆了下去,燙的唐茜嗷嗷叫,那抱著杆子躥跳的畫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引得哄堂大笑。

家宴繼續進行,秦雲他們在淫歌艷舞中嘮著家常,其間有美女前來上酒,陳思推脫了幾下,但是架不住她們逼磨奶撞,只好選了一個奶子喝了幾口,結果越喝越想,拉來兩個酒女,左摟右抱,喝一下左邊又咬一下右邊,一直折騰到後半夜,困頓的大家才終於散去。

夜裡睡夢中,陳思只覺得自己摟著一個香軟的東西。做了個春夢,抱著那個唐茜,大雞巴操得她哭爹喊娘,自己為什麼會執著於她呢,陳思也不知道。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