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褻玩女神的籌碼 (05) 作者:我心有主

. 褻玩女神的籌碼

作者:a8213221562020-2-17發表於SIS

(五)

聽見會議室門的異動,任梓柔迅速去拾地上的褲子。

如果自己這副尊榮如果被他們看見,他們心中那個氣質端莊,優雅神聖的女神現在光著屁股在會議室和男人行苟且之事,那自己之前的羞辱妥協可都付之東流了。任梓柔驚慌不已。

成子軒和向哲也吃了一驚,畢竟他倆也都是赤裸著身體,成子軒的長槍還堅挺著傲視群雄。

門柄晃動了兩下,門卻沒有開。看來門剛剛是成功反鎖上了,成子軒放下心來。

外面響起學生會主席常倫的聲音:『是誰在屋裡麼?怎麼開著燈』

門下面的細縫暴露著細弱的燈光。

似乎還有個學生會的成員,畢恭畢敬的說道:『剛才散會後,成子軒成主席好像要開個小會』

『副班啊』常倫自言自語到,晃了晃門柄發現大門被反鎖的嚴嚴實實,於是開始使勁的敲門:『裡面有人麼!過來開門』

聽到副班這個詞,成子軒的臉色有些陰沉。自己隱忍他很久了,只是還沒找到合適的機會扳倒他。與這個自以為是的草包一起共事實在不是一件開心的事,就憑有個好爹媽,就把我成子軒當成狗了?想到這成子軒一把將任梓柔拽了過來,按在了門口旁側的牆上。

『你瘋啦,外面有人』任梓柔低聲急道,不明白成子軒為什麼突然如此大膽,在外面有人的情況下還敢做如此行徑。

成子軒在任梓柔耳邊低語:『如果你想讓外邊知道裡面有人,你就再大點聲』。說完勐地將任梓柔後背按了下去,將她的屁股抬高,大手用力撥開那兩片白嫩緊致的翹臀。

任梓柔不敢說話,不停地轉過身來瘋狂的搖頭。成子軒甩開任梓柔想要阻攔的玉手,冷冷的看著那渾圓的翹臀狠狠地拍了下去。『啪』的一聲脆響,在會議室里格外清晰,雪白的屁股上迅速泛起了掌印。任梓柔吃疼,只好咬著嘴唇不敢叫出聲來,自此不敢再亂動,噘著屁股任由成子軒擺布。

成子軒扒開了任梓柔那粉紅色陰唇包裹的小穴,不管裡面是否已經乾涸,堅挺的長槍用力向里捅去,就這麼沒有前戲,沒有順滑的整根沒入任梓柔的陰道。

『啊!』儘管任梓柔對成子軒要做的魯莽行為有所提防,但這麼長的肉棒突然插入體內,立刻覺得下體被充滿了一樣,那硬朗的肉棒從嬌弱的子宮直入腹部,任梓柔還是失聲叫了出來。

雖然才發出一個聲音任梓柔立刻用手臂堵住了自己的嘴,但為時已晚。『主席,裡面好像有動靜』,外面站著的不止兩人,又有一個人向常倫報告。

『媽的!開門!成子軒是不是你在裡面!』常倫氣急敗壞的砸了兩下門,緊接著使勁踹了大門一腳。但是門質量實在太好了,雖然門框被震得嘎吱嘎吱響,但大門依然封閉如初。

任梓柔不敢再發出任何的聲響,如果真的讓外面人知道自己像條母狗一樣噘起屁股任人羞辱,那可怎麼辦啊。而且外面還是追求自己已久的常倫,任梓柔只好任由身後的男人粗暴的侵犯。『自己努力的讓自己先興奮起來,這樣陰道分泌一些液體可以緩解疼痛感。好在成子軒接下來的肉棒溫柔了許多,就這樣堅持到外面的人散去吧。』任梓柔委屈的思量。

又等了幾秒,會議室里再無動靜,裡面的人也根本沒有開門的意思,門縫中透出的那絲燈光,像是在挑釁著常倫說:『你進來啊!』

常倫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莫大的侵犯,鐵青著臉,吩咐身旁的人:『去樓下門衛那把這會議室的備用鑰匙拿來』

有一人慫慫的說道:『主席,學生會辦公室的鑰匙只有主席級別的人才有....保安沒有這鑰匙』

『那就去取!』常倫喝道:『去我寢室里的書桌上拿』

常倫不知道,只有一牆之隔,他朝思暮想的女神任梓柔正在被一個男人瘋狂抽插著。剛剛嘴上喊著不要的任梓柔,現在已經面帶潮紅,嬌喘不已的趴在牆上,白嫩的乳房也在被後方的男人肆意把玩。任梓柔沒想到成子軒的技術那麼好,與向哲不同,成子軒的抽插技法顯得尤為舒服,再加上剛才任梓柔為了分泌蜜汁也主動配合了一些,現在任梓柔感覺到了做愛帶來的快感。

『不不,我是被強迫的,我這麼做是為了取回照片,還可以有些錢孝敬父母,讓他們不再那麼辛苦。』正當任梓柔默默告誡自己時,成子軒在自己乳暈上不停打圈的手指,冷不丁的刮那麼一下乳頭時,啊...任梓柔嬌軀為之微微一震。

而成子軒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不愧是錦葉大學萬人追捧的校花,任梓柔那粉嫩的小穴是那麼的緊緻水嫩,一點沒有受剛才向哲的凌辱所影響。層巒迭嶂的陰道包裹著自己久經沙場的肉棒,每一次摩擦都釋放出海量快感。儘管任梓柔緊緊咬著手臂,但漏出的呻吟聲還是逐漸增大。

成子軒不再使用九淺一深這樣的把戲。開始大力操逼起來起來,每一次都是實打實的抽送,一下一下的插入那所有人都夢寐已久的秘處,那是氣質端莊校花任梓柔的小穴。

成子軒多麼想告訴常倫,甚至希望常倫現在就可以推門而入。『常倫!你求而不得的女神任梓柔,你供奉追舔的那個聖女,現在在我身下嬌喘不已,就好似母狗一般!這就是你的女神?這就是你的女神?她現在就是我的母狗!一個翹著屁股任我操逼的母狗!!!』成子軒心裡不斷念叨,甚至眼睛都有點發紅了。

任梓柔不知道成子軒的心事,只覺得自己逐漸沉淪在一種神秘的快感中不能自拔,好討厭自己會有這種感覺,身後是自己的敵人啊!這個男人是在侵犯自己。如果不是外面有人,任梓柔好想叫出聲來,這樣可以釋放一些體內被壓抑的東西。

『唔...嗚...嗯嗯....嗚嗚....』任梓柔的哼唧聲音越來越大,如果外面的人貼在門上仔細聽,已經可以聽到這個甜美的呻吟聲。好在其他樓層的喧譁讓外面沒有留意這細微的聲響。

隨著成子軒肉棒的進進出出,任梓柔那兩片薄薄的陰唇跟隨著捲入翻出,白色的分泌物漸漸溢出。

『常倫!快來看!我把你的女神操出了白漿!!!』成子軒心裡發出了怒吼聲

向哲在旁邊看著這個仙女一般的校花被成子軒操的欲仙欲死,自己是又興奮又羨慕。由於自己過早的繳械,現在只能在旁邊動手動腳來填充自己的不甘。自己是只有一發子彈的狙擊手...任梓柔哼哼唧唧的時候向哲突然腦洞大開,迅速的從褲兜把任梓柔內褲掏了出來。先深深了聞了一口:『啊,香』,然後將那白色純棉,上面還有卡通圖案的內褲塞入了任梓柔的口中。『外面可都是你的追求者啊,小點聲叫啊』,向哲小聲淫笑道。

『主席...我....我回寢室沒找到您那把鑰匙...』大門外,學生會的人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

常倫厭惡了看了眼跑腿的成員,罵道:『廢物』。然後又一腳踹到門上,破口大罵起來:『成子軒你媽了個逼的,如果讓我知道你在裡面,你就廢了!!』

聽到常倫的叫罵,成子軒突然不想再用他的龍頭鎖精之術。他開始急速的抽插任梓柔的蜜穴,那是鐵騎對敵人最後高地發起的總攻,頻率好似一個發了瘋的打氣筒一樣。成子軒告訴自己:『只隔一堵牆,將自己的濃厚的精液一點不剩的,射到常倫心目中夢寐以求的女神小穴內!那就是對常倫最好的答覆。』

『嗚——』儘管任梓柔的櫻桃小嘴被那內褲堵得死死的,但依然能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已被肉棒插得失去理智的任梓柔也在不停聳著腰臀來迎合成子軒激烈的抽送。她也要到達高潮了,只見肉棒和小穴飛速摩擦,肉體滾燙的就想要融化了一樣。成子軒肉棒勐地脹大到極限,再扭動跨部抖了個槍花,啊!一槍入魂!一波波濃厚的精液噴涌而出,全部灌倒這個氣質校花的身體最深處。

『主席,別生氣了。可能會議室里沒人,樓下唱歌比賽才結束不久,剛才可能是我們聽錯了』門外一個人跟常倫解釋道。

屋外的常倫哼的一聲,扭身離去。而屋內,一個白嫩豐滿的美女在高潮的余韻中緩緩癱下,下體流出無數白漿和淫水。

那正是常倫憧憬已久的女神。

-------------------------------------

向哲看任梓柔將內褲從口中取出,一把奪了去,並打趣道:『叫床聲不小啊,當著你追求者也能高潮,是不是後悔當面沒被他上一次啊?多虧了內褲塞嘴。趕緊收拾一下,別讓明天學生看到這一地都是你那騷逼流出來的淫水』

癱在地上的任梓柔羞愧不已,不好意思說話,只好默默地整理衣服。自己居然被脅迫自己的流氓弄上了高潮,而且是接連兩次....

成子軒射精後沒有了那麼大的憤怒,其實自己可以再來幾炮的,但是看到癱在地上柔弱的任梓柔,自己有些愧欠。剛才是把對常倫的厭惡遷怒於任梓柔身上,最後衝刺的時候用的力氣很大,現在任梓柔的下體一定又紅又腫。

『給放你一周假,好好調養一下。這一周我們不動你了』成子軒冷冷的說道:『我知道避孕藥對身體副作用很大,因此我要你告訴我一件事,這樣往後的日子裡我們都會戴套』

任梓柔不知道成子軒又有何鬼交易,剛剛把衣服整理好的她只好輕輕的『嗯』了一聲。

『我知道你和姚星穎是好朋友,她有什麼解決不掉的煩惱,或者痴迷而不可得的事物麼』成子軒漫不經心的問道。

他們又要對姚星穎下手了麼!?任梓柔腦袋嗡的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拋開姚星穎是自己的好朋友不說,她能有什麼不可得的事物,她家庭條件那麼好,長得也漂亮,想要什麼不是召之即來...

『不是讓你出賣朋友,我對她很了解——你可以走了』成子軒澹澹說道

任梓柔卻不敢離去。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從不脅迫,從來都是讓自己選擇。只是自己真的走了,那以後就要靠吃避孕藥度日了....她也深知避孕藥的副作用。

『她....她有幾科必修課掛科了,補考由於排練沒趕上,可能不能順利畢業了....』任梓柔咬著嘴唇補充道:『管這個事的是高院長,他一直不給通融』

那個高老頭啊,成子軒暗自好笑。這個老頭是全校有名的淫棍,仗著自己是舞蹈學院分管考試的副院長,不知睡了多少姑娘。去年一個女生被他睡後,不知什麼原因,還是被延期畢業了。那女生一氣之下上學校實名舉報這個敗類,而這件事迅速被壓下去,高院長的位置不動如山。

『這事啊,我早就知道了。你回寢室吧』,成子軒不願讓任梓柔有太多負罪感,看她將地面已收拾的差不多,便放她離去,漠然說道:『以後我們都會戴套的』。

『那....可以將胸罩還我麼....外面還有人呢』任梓柔已經不抱有希望,這幾天她所有的請求都沒有被允諾。只是....現在雖然夜色已深,但校園街道還是有一些學生的。如果沒有胸罩的包裹,白襯衫會把自己發育良好的胸部呈現在眾人面前。

雖然是向哲把自己的胸罩拿走,但任梓柔也看出成子軒是頭目,於是向成子軒哀求的。

成子軒沒有搭理她,向哲對任梓柔的這種態度特別不爽,罵道:「還不滾,是要老子再操你一頓麼?」

任梓柔只好作罷,顫顫巍巍的走學校小路跑回了寢室,由於內褲也被向哲拿走,夜晚的涼風呼呼灌入下體,紅腫的小穴似乎也在哀鳴。

『軒哥,你把你的龍頭鎖精術教我吧』向哲有些意猶未盡,卻又力不從心。

『傻兄弟,你先鍛鍊身體,注意飲食啊!你現在一頓十多個大腰子,啥龍頭術都沒用啊』成子軒打趣道。

『姚星穎,高老頭?有意思....』站在樓上看著任梓柔遠去的背影,成子軒笑的意味深長。

-------------------------------------

數日後

『軒哥...我向哲...』

成子軒剛出圖書館,就接到了向哲的電話,電話里的向哲說道:『姚星穎想要見你...』

姚星穎想要見我?成子軒一頭霧水

向哲在電話里吞吞吐吐:『我在學校的主運動場西側....額..我和姚星穎在一起...嗯嗯...是姚星穎...那個....看來吧』

和姚星穎在一起?成子軒還沒來得及問就被向哲掛斷了電話。自己已經告訴向哲了,光知道高老頭的事情還不夠,讓向哲再等等不要輕舉妄動,怎麼如今會和姚星穎在一起?

錦葉大學校園很大,即便成子軒體能優越,也跑了好一會。

成子軒跑到運動場,發現西側站的正是向哲和姚星穎二人。兩人的怪異組合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一胖一瘦,一黑一白,一丑一美。如果不是總所周知姚星穎是千金小姐,這醜陋的男子和旁邊最新款的寶馬車,一定會讓人浮想更多的故事。

姚星穎的顏值實在太高了,柔順黑亮的直發自然垂至腰間,有些髮絲柔順的繞過潔白的脖子,乖乖的垂落在她那兩團聳立的酥胸上。眼臉上那優雅自然的睫毛在微風中輕輕的抖動著,彷佛在歌頌她主人的魅力,上半身那板正有型的黑夾克,配上叫上純黑色的過膝皮靴,無需裸露任何皮膚,就能讓任何一個人感受到青春的活力與性感。多年舞蹈練就的完美身材和天使般甜美的面孔,成了支撐這操場最靚麗的風景線。

到了之後成子軒跟二人打個招呼。姚星穎白了成子軒一眼,扭頭對向哲說道:『你同夥來了,一起交代清楚吧』

聽向哲支支吾吾的一些,姚星穎冷言冷語的再添上兩句,成子軒才得知事情的由來。

向哲不知道在哪得知,姚星穎掛科的科目補考成功。便認定姚星穎和高院長她們之間一定存在權色交易,自以為抓住了軟肋的向哲將姚星穎約了出來。姚星穎何等的聰明,前期服軟,將計就計的把向哲的話都套了出來。等向哲將自己的底牌,威脅,條件都說出來之後,姚星穎洋洋得意的從胸罩內側掏出一個微型錄音筆....

向哲一下就蒙住了,只好打電話求助成子軒。

姚星穎搖了搖手上的錄音筆,若有興趣的對著成子軒說道:「你倆是真不懂得豪門恩怨啊!每年想威脅我的人不計其數,還第一次看到如此滑稽組合的。看你人模人樣的,想不到你倆是一丘之貉」。

成子軒突經變故,也不知道自己被向哲賣了多少,只好面帶微笑看姚星穎繼續說下去。自己辦事素來嚴謹,高院長這頭沒有進展,也就沒有輕舉妄動,沒想到向哲壞了自己的事。

『不是想把我滅口吧』姚星穎還開起了玩笑:「且不說這操場人來人往的,我這錄音筆客是自動備份到雲端的,你倆就算現在把這錄音筆拿走也沒用。』

在向哲現在眼中,姚星穎再也不是什麼性感靚麗的女神,而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妖精啊。這也太狠了。

『還說什麼我和高院長通姦,笑話!掛科而已,我讓我爸給高院長打個電話就能解決,只是我之前和我爸鬧了點矛盾,不願意開口而已。』姚星穎將秀髮都甩到身後,顯得胸更加挺拔,只是成子軒二人再無心思觀賞。姚星穎冷冷的說道:『說說你倆吧,除了威脅我以外,還威脅過其他女孩麼?』

『沒有』成子軒搖了搖頭,一口否認。

姚星穎顯然不信,卻又懶得廢話,將石球般的向哲推在一邊,上了向哲開來的寶馬車上:「車我開走了,耽誤我這麼長時間!」

『人渣!』姚星穎將車門狠狠地關嚴,留下了最後一句話語,便開著車揚長而去了。

成子軒嘆口氣。他雖然沒有輕舉妄動,但發現自己還是輕視了這個性感靚麗的女孩。文化課不好不代表人不聰明。她的聰明世故,要遠超同齡人一大截。

向哲沮喪的看著遠去的寶馬,心情五味雜陳。本想單槍匹馬來個首勝,結果別說馬了,車都沒了。

向哲試探的問成子軒:『軒哥,她就拿到我的一個錄音,威脅未成,就算報警也沒什麼。要不然咱找個機會把她綁了,也拍拍裸照?』

成子軒有時真的想把向哲腦袋敲開打碎掉,情緒低沉的說道:「你真不應該背著我來找她。她的錄音雖然只有一個威脅片段,但你身上犯得事有多少你自己不清楚麼?她家那個背景,你經的住查麼?拍裸照什麼的,也不是對誰都管用的。就這個小辣椒,你拍多少照片也不可能讓她屈服的,反而會讓事情變得更差。」

『那...那咋辦』向哲剛才以為僅是損失了一輛汽車,現在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任它燎原火,自有倒海水——』成子軒抬頭望了眼藍天,揉了揉後頸,踱步向寢室樓走去。

向哲轉憂為喜,一會還要去酒吧玩耍呢,就不跟成子軒一起回寢室里了,揚聲問道:『軒哥你還是有辦法啊!太好了。有我能做的你告訴我啊!

『我TM是沒辦法!才說剛才那種屁話!』成子軒遠遠的朝向哲罵道,扭頭回寢室去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