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鏡像世界 (第1-2章)作者:不敗酋長

作者:不敗酋長 字數:11000 獨自坐在馬路牙子上望著路上的行人匆匆,車水馬龍,女人們也仿佛將這一 條條道路當成了露天的T台,且不論高矮美醜肥瘦,都有意無意的展示自己的嫵 媚,各色的小汽車時不時按起喇叭嘈雜的讓人心煩。不過我只聽得見自己肚子咕 咕的叫聲,仿佛我壓根不屬於這個世界,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環境,身上也已毫 無分文。 落魄至此我現在唯一想的就是能有點吃的,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半倚著路 燈環首望了望,只有垃圾桶顯得入眼,大概是因為這垃圾桶現在和我的形象挺搭 配吧。又搖搖晃晃慢慢地走向了垃圾桶,走近了一看,一直瘦弱的老貓正趴在里 面翻騰來翻騰去找吃的,見我靠近立刻很警覺的看著我,夜裡花貓渾圓的眼眸子 直勾勾的盯著我,嘴裡還發出嗚嗚的警告聲。我苦笑一聲,罷了,就不跟你搶吃 的了,說不定你還有家要養著,我一個人再別處尋去。 能去哪兒呢?我咬了咬牙,挺起胸來深深地呼吸一口,皺起眉來暗暗發狠, 不管怎麼樣,先吃飽了再說,別的什麼他媽都不管,偷也好搶也好,就算被抓了 還能吃皇糧呢!跺了跺腳給自己提口氣。我去哪兒干呢?這裡人這麼多我又穿的 髒兮兮的一進商店肯定會立刻被人盯著,肯定做不了。一面暗罵人狗眼看人低、 憑衣服看人,一面又有點自卑。居民區?小區保安估計就把我攔下來了。猛地想 起這附近有一片租房區,全部都是各地來此打工的租房集中地,我只偷點夠我吃 的,想來大家都是外出,他們也能理解,他日若能飛黃騰達,今天我這一飯,將 來千金奉還! 想到這裡,我定了定神,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邁步往這租房區趕來,這地方 平日裡治安就不好,也沒個保安監控攝像頭什麼的,一路也不避人徑直往房區深 處走去。七拐八拐之後不敢再轉了,再轉怕就算得手了自己也不認得回去的路了。 看到這麼一家,燈黑著,沒有防盜窗,還是二樓,就是窗簾是拉著的,裡面 有什麼沒什麼不清楚。就決定是你了!我順著一樓的窗子爬上了二樓的窗子,心 里像是澆了熱油又像是打了寒霜,一陣一陣說不清的滋味,這我可就是行竊了。 一邊擔心著爬的時候被人發現,一邊也糾結自己就這樣行竊了。唉!心裡再三嘀 咕著,我只拿點吃的,他日必將奉還! 好歹還算比較順利,翻窗戶成功進了屋子,剛一推開窗簾就聞到一股淡淡的 香味兒,有點像是香水的味道,我也不懂香水,也不知道是女人特有的味道,還 是什麼香水的味道。翻進屋一看,果是女人的房間,打點的井井有條,有幾樣不 多的化妝品、護膚品擺在鏡子前。屋內裝修的居然很精緻,不像是個出租房的樣 子,只是那股氣味一直散不去,多了股曖昧的味道。我沒心思顧得上這些,趕緊 打開冰箱,運氣不錯,有一份小蛋糕,兩根黃瓜,幾根火腿腸,一大袋火腿。顧 不上那麼多,立刻拿這些能吃的祭了五臟廟。一頓狼吞虎咽之後,算是吃飽喝足 了,也忘了進門時的羞愧和本意。突發奇想,想看看這姑娘的屋子裡都有些什麼, 反正我也不拿,就看看,滿足一下好奇心而已。經不住這誘惑,便將屋裡的抽屜 打開來挨個看看,看完東西了在整整齊齊的還原回去。 正看著,忽然們那邊想起了一陣叮鈴咣啷的聲音。不好!屋主回來了!這下 可把我急壞了,暗自悔恨為什麼不早點走,非要看人家閨房,慌亂中想要藏起來, 這一室一廳的小屋子往哪兒藏啊?!對了,床下!掀開被單一看,壞了!這床雖 大,但卻沒有床肚,邊框都是木板!急了慌張的趕緊打開打在牆上的衣櫃,這裡 好歹進得去,立刻鑽進去。柜子門有條不顯眼的門縫,讓我能看得見外面,我在 柜子里把滿天神佛求了個遍,這姑娘回了家課千萬不要打開柜子換衣服! 在柜子里我聽到了門一開一關的聲音,接著又聽到了一男一女兩個笑聲。糟 糕,這房子是一對情侶住著在,要是被發現了我估計跑都不一定能跑得了。驚魂 不定間,又聽到接吻的聲音,女人發出了帶鼻音的「嗯……嗯……」的聲音,這 麼急不可耐,在門口就搞上了,透過這條門縫,我只能看得到床。所謂飽暖思淫 欲,我這剛剛吃飽喝足,現在居然又有一場現場版AV可看,這次來真實收穫頗 豐啊,看來沒走是對的,就算被抓了也值了。哈哈! 正暗自慶幸,又焦急想要知道這對男女的情況的時候,忽然見這女人被從我 看不到的地方扔到了床上,又被顛了起來。只是從門縫裡看這女人一眼我立刻就 硬了!這還沒有脫掉多少衣服呢,這皮膚真是幾乎可以說是吹彈可破,古人說如 羊脂白玉,我看這羊脂白玉在她的皮膚面前也暗淡的多,臉上抹脂則太紅,塗粉 則太白。身材極為火爆,被扔在床上有回彈起的那一陣,乳波臀浪,此起彼伏, 身材看上去一點也不胖,甚至算不上豐滿,竟然在這樣一個勻稱的身體里藏著一 對大胸和美臀。看的我血液直往下體灌。 女人說話了:「你來呀,不是說要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嗎?」這一聲聽的 人渾身酥軟,我真怕我受不了從柜子里跌出來。心裡又在暗忖是什麼樣的人能擁 有這樣的角色尤物。 沒等我抬頭,只見一條大漢往床上撲過來,皮膚黝黑,身材相當壯碩,門縫 里看不清長相。壯漢把美女按在床上,伸手就撕掉了身上的衣服,在我看來簡直 就像是把美女撕掉開膛破肚一樣心疼,卻又是那麼刺激!三下五除二壯漢就撕掉 了美女身上全部的衣服,一對美胸小兔子一樣調皮的跳出來,上面綴著兩顆鮮嫩 的乳頭,美女這時候給我一種被剝光的白煮雞蛋一樣的感覺,妖媚里透著一股晶 瑩剔透。 兩人淫笑著,壯漢揪著美女白白的奶子說:「賤貨,被強姦還這麼興奮,被 我堵住了居然還要帶我到你的家裡來,是不是想讓我以後經常過來操你啊。」 美女抓著壯漢的手陪他一起玩自己的奶子,像是在鼓勵他繼續用力,對他說: 「是啊,外面雖然也刺激但是沒有家裡玩的花樣多哦~ 你不把我操死我就把你操 死~ 」 聽著兩人說的話我好像明白了,原來這不是一對,而是男人堵著女人要強姦, 反而被女人領進家裡玩,這女人,真TM是人盡可夫,有機會我也過來強姦她! 壯漢鬆開一隻手,「啪」一聲一耳光打在女人的臉上,「媽的!老子是強姦 你,給我乖乖聽話!」看得我眼睛一愣,不過讓我眼睛更加一愣的是美女非但沒 有生氣,反而嗲聲嗲氣的對大漢說:「嗯……怎麼只有一邊,人家還有一邊臉呢, 這邊也要……」說完竟把臉湊了上去,大漢冷冷笑了一聲,又是一巴掌,不過這 一巴掌要比剛剛一巴掌重的多了,打的美女整張臉扭向柜子這邊,我立刻吸一口 涼氣,還好沒有被發現。 「啊……」美女被這一巴掌抽的大聲呻吟,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享受。大 漢低下頭,伸出牛一樣的長舌頭,從美女的逼開始,順著陰唇、陰蒂一直往上, 划過平坦的肚皮,越過乳溝,舔在美女的脖子上。在她的脖子上來回舔,吮吸。 美女被吻得嬌喘連連:「嗯……啊……你好壞……」 這漢子也不懂什麼情調,吻她的時候,雙手也沒閒著,把美女的奶子像捏面 團一樣揉來揉去,變成各種淫靡的形狀。內褲還沒脫,頂著高高的帳篷,龜頭的 地方已經濕了一小塊,不知道是他龜頭流出來的,還是頂在美女的陰部被美女的 淫水打濕的。 美女坐起來幫著大漢脫掉內褲,臉上還有被大漢打的紅手印。大漢粗壯的陰 莖立刻彈了出來,他的陰莖和他的人看上去一樣,筋凸脈兀,雖算不上很長,卻 一副猙獰的模樣。 美女像是見了寶貝一樣,迫不及待地貼上去,用自己的臉和鼻子貼著壯漢的 陰莖和睪丸上,來回摩擦,看那享受的賤樣我都想上去插死他。 「啊……好寶貝……我喜歡你的雞巴……嗯……好……我喜歡這個味道…… 我要嘗一嘗「說完就張開嘴巴把大漢的雞巴含進嘴裡,又吐出來含住他的睪 丸吮吸,舌頭把他的睪丸撥來撥去,然後又把雞巴含進嘴裡。趁著她把雞巴含進 嘴裡的時候,大漢抱著美女的頭,把屁股向前一挺,整根雞巴都插進了美女的嘴 里。 美女面露難受的神色,卻只換來大漢壞壞的笑,「哈哈……既然你這麼喜歡, 那我就做個好人,讓你這騷逼吃個夠!哈哈哈哈……」 美女雖然難受,但是並沒有抗拒,反而抱著大漢的屁股,努力的迎合他干自 己的喉嚨,嘴裡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直到脖子的莖一有點凸出來, 有點乾嘔的聲音,壯漢方才罷手。美女吐出雞巴,還不忘把壯漢的雞巴舔的乾乾 凈凈。 「你壞死了……差點把人家插斷氣,可是我喜歡你這樣對我……來……我把 逼給你掰開,你快插我……把人家插死也沒有關係,我不會報警的……快……干 死我……」 大漢受到了鼓勵,也不答話,扶著自己的雞巴直往美女的洞口而去,雞巴一 點一點深入美女的陰道里,美女張大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在享受這種被凌 辱的快感。 「啊…………」隨著大漢完全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美女終於忍不住深深的 呼了口氣叫了出來,「好舒服……快動……快動嘛……」 「騷逼,老子干過這麼多女人,你是最賤的一個!」大漢掐住美女的脖子, 甩手又是一耳光。 「嗯……我很賤……我喜歡……我是個賤女人……快操我……」 大漢粗壯的身子壓在美女身上像是大狗熊壓在了小獼猴身上一樣,做愛也不 懂得什麼技巧,每次都是重重地撞擊在美女的花心,整根沒入,每次插入都讓這 堆美肉激起一陣陣波濤。大漢像是一個虐待狂,做的時候不停大罵美女,屁股, 奶子,臉蛋是重災區,一座座山峰被打的上下亂晃,美女居然快樂的呻吟起來。 「啊……我是你的……你想怎麼玩……都行……打我……還要……用力…… 我的胸部……給你……打它……割下來送你……也可以……我是你的……身 體也是……快……干我……「 這麼抽插了大概二十分鐘,大漢忽然陰陰地笑起來:「哼哼……我一點都不 擔心你會報警,因為,我沒打算讓你活著!雖然你這騷屄很合我的胃口,但是我 手下從來都不留活口!」 「嗯……好……乾死我……被你……插穿了……殺了我……隨便你……讓我 爽……殺我……隨便用什麼方法……」 美女顯然這是在說胡話,這個時候正在用背入式撅著屁股被干,大概已經被 干到失神了,我心裡卻是一涼,暗叫不好,壞了,我只是要來偷點吃的,怎料到 會撞見一宗兇案!我是出去還是不出去,不出去的話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條鮮 活的生命被殺吧,要是出去,我又肯定不是那大漢的對手,怎麼辦?怎麼辦! 正手足無措間,那大漢又說:「哈哈,騷逼,這可是你說的啊……念在你這 麼合我的胃口,我會讓你在死亡中享受高潮。」說著,大漢拉起美女的兩隻手, 讓她的雙手往背後高高的抬起,一點一點往上抬,美女的表情我依舊看不明白, 透過門縫也看不真切,但是美女沒有一絲掙扎,「咔嚓!」「咔嚓!」清脆的兩 聲同時響起,美女的兩隻胳膊被大漢生生折斷了!只剩皮肉相連! 「啊!!!」美女大叫一聲,叫得我是心驚膽戰,這一叫聲和之前明顯不同, 語調裡帶著一半疼,一半驚。 讓我吃驚的是只這一聲尖叫,便又回復方才那斷斷續續地呻吟聲,難道她真 的不怕死?還是已經被嚇呆了?反正我是被嚇呆了,頭腦里亂成一團。 美女的胳膊晃晃悠悠地搭在兩邊,那大漢又抓著她的一邊肩膀,一手抓著她 的一邊乳房,拎著美女那隻豪乳,竟直接把她的身子擰了過來,面對著大漢。本 來潔白的乳房現在又多出來一個爪印,美女眼神迷離的望著大漢,大漢下體依然 在不停的抽插美女的陰道,雙手卻騎上了美女潔白的脖頸。 「告訴你吧,你臨死的時候,陰道會緊緊地收縮,那個時候我和你都會高潮 的,賤女人,這是最合適你的死法了!」大漢猙獰的臉對著美女惡狠狠的說。 「好……我是……賤女人……我是……殘女人……」說完張大嘴巴,呼吸像 是變得越來越困難。 趁著美女張大嘴巴的功夫,大漢網美女的嘴裡吐了一大口口水,嘴裡惡罵: 「呸!讓你爽!讓你爽死!」 美女這個時候居然還會把他的口水吞咽下去!臉色漸漸由白變紅,又由紅變 紫。 我再也忍不住了,踢開了櫃門,哆哆嗦嗦的對著大漢大喊:「住手!」 大漢被我一驚,居然也被嚇了一跳,可是他手裡也跟著一用力「咔嚓」!又 是清脆的一聲,美女的脖子被大漢直接掐斷了!美麗的人頭耷拉在床上,沒有一 絲生氣…… 大漢這時也回過神來,牛頭瞪圓了眼睛盯著我,我腦袋一下空白了,直嚇的 兩腿直哆嗦,蛋蛋都很不得往肚子裡鑽。早知道這女人會死,我就不出來了,現 在也沒有時間懊惱,只能想辦法逃走了,身後是窗戶,前邊是門。肯定是不能往 從他這邊走了,只能跳窗。 還好是二樓,跳下去應該不會死。大漢沒容我細思,直接朝我撲來,兩腿這 時竟然不聽使喚了,一動也不動。這可急死我了!卻也一點招都沒有,只是兩手 無用的往前做個招架的樣子,卻一點力氣也使不上,或者說壓根忘了使。 大漢輕而易舉撲到了我,揚起拳來便要打我,那一刻我真的感覺到了絕望, 甚至沒有反抗,我完全被恐懼給吞噬了,萬念俱灰,只在思考被打死會不會疼… …坐地等死之際,忽然感覺點點溫流落在自己身上,定了定神,不解地往上 一看,是大漢嘴裡吐出來的鮮血!拳頭尚揚在半空,只是拳頭卻被一隻纖纖玉手 給捏著,再一看,大漢胸前也有一隻沾滿鮮血地美手!大漢尚未呻吟就轟然倒下, 大漢身後站著的——是剛剛的美女! 隨著壯漢的轟然倒下,已經被殺死的那個美女一絲不掛的站在我的面前。我 呆坐在地上,恍恍惚惚的依然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個美女不是被殺死了 嗎?我親眼見到她的胳膊和脖子都被擰斷了。 看到我一副痴呆的樣子,美女笑了起來,臉上綴著壯漢濺出來的血,顯得格 外嫵媚。扔開壯漢,美女赤裸坐在我的面前,完美的身體毫無保留的呈現我的面 前。 「沒想到你居然敢衝出來救我,我以為你會在裡面躲一整天呢~ 」我木木的 坐在她對面說不出話來,她竟然早知道我在裡面了!見我不說話,又嫵媚地把身 體往我這邊湊了湊,問:「喜歡嗎?」我吞了口口水,木訥的點點頭。 美女莞爾一笑,我定了定神,這才有膽量仔細打量這個美女,天哪,真的是 驚如天人!一瞬間的念頭:如果能和這個女人乾上一次,死也值得了! 「想什麼呢?」她就這麼用那勾魂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像是看穿了我的 心思,看得我十分窘迫,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她再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你……剛剛不是死了嗎?」我目光移到了她沾滿鮮血的那隻手上,顫顫巍 巍的問她,「我親眼看到他殺了你的。」 「哈哈哈哈……我倒是想死,只是沒人有本事殺我啊」見我盯著她的血手看, 她反而把血手揚起來,抬到自己潔白的乳房前,又移到嘴唇上,伸進嘴裡把一根 手指來回做著進進出出的動作,那根手指上的鮮血也被舔得乾乾凈,「你也想殺 我嗎?像他一樣,我給你這個機會哦~ 」 我想著大漢的死壯,咽了口口水,急忙搖了搖頭。我雖然想干她,但是還不 想這麼年輕就死掉,雖然現在也一事無成。 「別害怕嘛,給你兩個選項,第一呢,我讓你干一次,你可以學著那個大漢, 我不會反抗,你可以用任何手段對付我,怎麼折磨我我都會順從你,但是你如果 殺不死我嘛……」話剛說完,側首看了看倒在一邊的壯漢,又正過來看著我。 「第二個選項呢?!」我確實很想干她,但是我不想死,連這樣的大漢都殺 不死她,反而死在她的手下,我才不願意冒這個風險。 「第二個選項啊,本來應該是你不和我做愛,我現在就殺死你。」我驚得一 震,她笑了笑接著說,「念在你有心救我又對我這麼恭敬的份上,饒你不死,以 後跟著我一起,可能會有危險,不過自然有你的好處。」 我一聽大喜過望,反正我也是一事無成,已經到了流落街頭的地步了,現在 居然有了分差事做,好歹不會挨餓了。只是我還是有疑問:「你長得真麼好,又 能徒手打死這麼強壯的人,為什麼還需要我,我什麼都不會做,也什麼都不懂。」 「這樣啊,這麼說你是選擇第一個嘍?」說著揚起那隻血手。 我趕緊回答:「第二個!第二個!我願意跟著你,做什麼都行!」對她的印 象又立刻回到了那個殺人女魔頭的形象上,不及時作答她真的可能會殺了我。 「那好啊,你叫什麼名字」美女依舊是那麼淡定的問道。 「趙……趙子明,你呢?你叫什麼?」看她似乎不是不打算殺我,我的膽子 也大起來,便問起她的名字來。 「我啊,你要喊我主人……呃……算了吧,你就叫我小瑤好了。」 「我願意跟著你,可是,我應該做些什麼?我真的未必能幫你。」我還是很 疑惑,畢竟,如果帶著我,說不定還是個累贅,我也擔心她會讓我做些殺人放火 之類的事情,雖說她這次殺的是惡人尚且情有可原,但是看她殺人的那老練手法, 也不像是什麼善茬兒。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需要多問。對了,被這那傢伙乾了這麼久,我有點 餓了,去冰箱拿些吃的給我,你如果你也餓的話就多拿點。」小瑤略帶慵懶的站 起來,修長的身體十分誘人,潔白的胴體上掛著斑斑血跡顯得格外耀眼。 我應了一聲,站起身來正準備去冰箱哪裡,猛地想起冰箱裡面的東西已經被 我吃的差不多了。尷尬的看著她說:「冰箱裡……沒什麼東西了……」這麼站起 來一比,發現小瑤比我足足高了半個頭,我個子雖說不算高,但是也不能算是矮 子,這麼一比,更顯得她身材極好。說著說著,我的下體撐起了一個小帳篷,此 時又不敢遮掩,顯得更加尷尬。 小瑤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還是那淡定的口氣:「算了,反正我吃不吃也無 所謂,只是想吃了而已。你這小子倒是吃飽喝足了,現在打起我的注意來了啊?」 言畢,略帶挑逗的看著我的「小帳篷」。 我趕忙討饒,順帶討好的說到:「見到你這樣的美女,只要沒有問題,恐怕 都會有想法的。」 「喲?嘴挺甜啊?你倒是給我說說,你對我,都有些什麼想法?說出來說不 定我能幫你實現呢?」小瑤媚眼如絲,淫笑著看著我。 我一時語塞,一方面是不敢說,另一方面也確實是說不出,因為腦子裡只有 干她的衝動,真要我說出來,真的沒有細想。不過剛剛壯漢和小瑤在床上的一幕 幕不停地在我腦子裡閃現,他們的玩法給了我極大的衝擊,雖說當時因為恐懼嚇 的渾身血都覺得涼了,但是下面卻依然硬著在。可卻無從說起,又怕說出來惹怒 了她。到嘴的美肉,腦子裡卻一片混亂,嘴巴支支吾吾說出話來,眼睛也不敢正 視小瑤那勾魂的眼睛。 小瑤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臉湊過來,低下頭小嘴貼著我的耳朵小聲地說: 「是不是想跟剛才他對我一樣啊?」 我看了她一眼,窘迫的低下頭,這窘迫一是因為被他看穿了心思,無言以對, 再就是在這樣一個女神般的女人面,難免有些自卑。倒是小瑤大方的很,在我臉 頰上突然溫柔的吻了一口,說:「好吧,我滿足你,你可以對我做任何你想做的 事情,不用擔心後果,我不會死,也不會殺你。」說完溫柔的看著我,剛才的萬 種妖媚剎那間不見了!有的只是賢妻良母般的溫柔婉轉,我還能感覺到她剛剛在 我臉頰輕吻的溫熱,這溫熱仿佛是要融化了我一般,心中驀地騰起一股熱流,暖 了整個胸腔,湧進身體的每個角落。我痴痴地看著她,看著她清澈的眼睛,天使 般的面孔,一股熱血直往腦門沖,忘了她才殺了人,忘了身邊還躺著個死屍,好 像命中注定我會遇到她,會和她續一段緣。也不知是從哪兒鼓起來的勇氣,衝上 去抱著她吻向她的雙唇。她顯然也被嚇了一跳,卻又立刻鎮定下來,沖我微微一 笑:「小壞蛋,我先去洗澡,清理一下身體,你要趁這段時間仔細想哦,任何手 段我都可以接受。對了,把他的屍體扔進剛剛你呆的柜子里,清理一下,待會見 ~ 」 「嗯!」我現在充滿了力量,但是卻有點不忍心對小瑤做出太過分的事,就 這麼糾結迷糊著的狀態,費勁了力氣把大漢裝進了柜子里,關上櫃門,這貨可真 沉。倒了杯水正想要喝,浴室里傳出小瑤的聲音:「子明~ 你過來幫我擦擦背~ 」 我一聽可開心壞了,忙應者一聲「好!」立刻脫了精光走向浴室。隔著磨砂 玻璃看到小瑤那曼妙的胴體映出的輪廓,凹凸有致,人影回晃,像是化作美人的 水蛇在扭動腰肢。聽我到來,小瑤調皮的把碩大的奶子貼在毛玻璃上,從外面能 清楚的看到被擠壓的雙峰,兩顆嬌嫩的乳頭清清楚楚的在我面前。真的好美好美 ~ 我尚未從那變形的雙峰的沉醉中緩過神來,毛玻璃上又多了一個鮮紅的唇印, 小瑤又把火熱的雙唇貼在了玻璃上,頃刻間就擊潰了我的神經!能和這樣的女人 在一起,殺人放火我都願意做! 那廂竊竊一笑,離開了玻璃,拉開了玻璃門,略帶嬌嗔的說:「還愣著幹嘛, 快來給我擦背!」 「哎……唉……好……來了來了」我猥瑣的笑著進了浴室的門,順手關上。 拿起毛巾就要給他擦背,不料她卻忽然蹲下,正面對著我,捧起我半軟不硬 的雞巴,翻開包皮,其實我很多天沒洗澡了,那裡更是沒有清洗,一翻開來就能 聞到陣陣腥臭味,可她似乎是全不在乎,講我的龜頭含進嘴裡,來回吞吐,溫柔 的用舌尖掃過龜頭和龜頭根部每一個可能有污垢的地方。我的龜頭在她的嘴中漸 漸的變大,其實本來一直是硬著的,只是被她在外面溫柔的樣子融化了身體,反 而沒有了一絲衝動。 我的陰莖只是一般尺寸,算不上大,比不上那大漢的雄壯,此事已經漲大到 它能漲大的極限了,小瑤仰著頭微笑著看我一眼,乾脆跪在了我的面前,賣力的 給我口交,仿佛此時我才是主,她才是奴,全然忘了剛剛我被他玩弄於鼓掌之間 的情景。 我手摸著小瑤的頭,輕撫著她的秀髮,仰頭小瑤給我的服務。不多時,她吐 出我的雞巴,調皮的跟我說:「嗯~ 雞巴已經幫你清理乾淨了,一起洗吧,洗完 了做你想做的事情~ 嘿嘿~ 」不想她突然停止,可我也已經滿足了。毛手毛腳的 洗完澡她立刻牽著我的手上了床,他的手青筋若隱若現,不似那般柔軟,可是摸 上去確實那般的舒服。 「你真的不會死嗎?」我還是不敢下手,也不想下手,因為她太完美了,我 不忍心。平日裡我連雞都不敢殺,何況是對人?小瑤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提包,從 裡面翻出一把匕首來,我看到了一驚,她要做什麼?殺我不成? 只見她拿著匕首躺在床上,又讓我對著她坐在她的腿上,「來,握著匕首, 兩隻手,刀尖朝下。」我不敢不從,只得照辦。「想看看我的身體里什麼樣的嗎? 剖開來看看~ 「雖說有了心理準備,但我還是嚇壞了,急忙下床欲跑,卻被 她抓住了雙手,帶著我的雙手,刀鋒慢慢降到了她雪白的皮膚上,繼續用力下沉, 我想掙脫卻無奈小瑤這般力氣。匕首隻遇到了稍微的阻力,便輕易的刺進了她的 皮膚。從肚皮落刀,一直往上快劃到了喉嚨,我先是嚇破了膽,定了定神,卻又 發現無比的興奮,浸在一汪鮮紅中各種顏色各種形狀的器官,心臟在規律地跳動 著,我看向小瑤的臉,沒有一絲痛苦,反而比我還興奮。不過傷口立刻就復合了, 連個疤都沒有。 我震驚的問她「疼嗎?」 「疼,但是疼痛感並不強烈,跟快感比起來,可以忽略不計,現在可以放心 的完了吧?嘿嘿~ 」小瑤依舊是那麼調皮。 「嗯!」我話音未落,就用手粗暴的抓住小瑤的奶子,本來雪白的奶子上立 刻多了幾道血紅的爪印,小瑤則是一副不知是痛苦還是享受的神情:「嗯……對 ……就是這樣……你真棒……學的真快……」聽到小瑤的話,我受到了極大的鼓 舞,猛地用力,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把她的奶子她身上扯下來!小瑤吃疼,面 露痛苦的神色,卻還不忘鼓勵我「加油……壞了……不要緊……抓下來……奶子 ……送給你……」 高高舉起拳頭,一拳打在小瑤的小腹上,小瑤立刻疼的蜷成一團,我站起來 又是從後一腳,重重的踢在她的屁股上,小瑤又立刻伸展開來,本能地伸手想要 去護住自己的屁股,趁著這個時候,我一腳踢向小瑤的陰戶,竟踢得淫水四濺。 小瑤立刻大叫起來「啊……啊……那裡……還要……你踢人家……什麼地方 …… 都好爽……繼續……我還要……把他踢壞……踢壞了……就……不要了…… 你怎麼玩……都行……「 我立刻一腳跺在小瑤的陰戶上,我的腳感覺到了她的淫水,弄濕了我的腳, 我拚命地踩,用力地跺,踢得小瑤浪叫連連。真實太過癮了,太刺激了,做愛居 然可以這麼刺激,真是不枉此生!小瑤還在浪叫個不停,的淫水也流成了一片, 腳踏在小瑤的陰戶上用力的踩踏摩擦,小瑤不由夾緊了雙腿,微微抬起,像是並 排的兩節白玉。 我的腳離開她的陰戶,走到床頭,小瑤眯著眼睛迷離的看著我,對我投來贊 許和鼓勵的目光,不過回以這曖昧的眼神的,不是溫柔的呵護,而是重重的一腳, 跺在小瑤的臉上,小瑤天使般的臉龐立刻變了形,扭曲成一層層肉堆。 「聞到了嗎?賤人,這是你騷逼的味道,我還沒幹你你就濕成這樣,被打也 會濕,賤人!」我早已被慾望占據了頭腦,也忘了自己面對的是一個殺人不眨眼 的女魔頭,竟然這樣對她大爆粗口。小瑤順從地從她那變形的臉上伸出丁香小舌, 溫柔的舔著我的腳,一陣溫熱和爽快感由腳直攻心頭,再擴散到四肢和脊椎,舒 服透頂。仔細看了看小瑤的舌頭,看不見味蕾和舌苔,似是鮮嫩的玫瑰花瓣在水 中曳曳搖擺。這激起了我的摧殘她的獸慾,一腳踩住她濕濕滑滑的舌頭,順勢將 幾根腳趾塞進她的嘴裡,用力踩踏,小瑤估計是怕牙齒割傷了我的腳,用嘴唇和 舌頭努力包裹著牙齒,卻被我用腳把嘴掰開,原本的櫻桃小嘴被我掰大了兩倍以 上。 小瑤卻只顧貪婪的吮吸,比她給柜子里那位口交的時候還要賣力。我的雞巴 快要漲爆了,趕緊提槍上馬,命令她像母狗一樣背朝著我撅起屁股,握著自己的 陰莖在她洞口潤濕一下龜頭,屁股用力一挺,整根雞巴「撲茲」一聲整根沒入她 的洞裡,小瑤應聲「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看來她和我一樣,都很享受插入 時的那一剎那帶來的快感。完全進去後,不急著抽插,小瑤卻已經急的不得了, 不停地把她渾圓的屁股向後拱。 我微笑著把雙手伸到小瑤的胸前,將她整個身子提起,我的胸緊緊地貼著她 的背,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耳朵上,伸出舌尖來從耳後根撩起,「啊…………」 小瑤再度失聲大叫起來,我沒有停,輕輕含住她的耳朵,在嘴裡吮吸,灼熱 的氣息迴蕩在她的耳朵里,「啊……嗯……嗯……」不理會小瑤的享受,一個惡 念蹦上我的心頭,一口咬在小瑤變得粉嫩的雪白耳朵上,順帶一撕扯,整隻耳朵 掉了下來。鮮血立刻茲茲冒出,流在小瑤雪白的身體上像是繡了一朵朵花。趕忙 吐出來,我不太喜歡這鮮血的味道,雖然是如此絕色美女的鮮血。小瑤雙手向後 攬住我的屁股,讓我用力往裡頂,絲毫不在乎耳朵上的傷。 見此情形,我兩隻手放開小瑤,雞巴用力向前一頂,小瑤順勢向前摔倒在床 上,嘴裡還若有若無的呻吟道:「就是這樣……好……舒服……快……干我…… 折磨我……不死真好……把我……大卸八塊……也沒事……我喜歡……快… …嗯……啊……母狗好……舒服……「小瑤的叫聲隨著我抽插的漸漸加速也在慢 慢變大,變得凌亂」啊……被插……真好……大雞巴……乾死我……大雞巴…… 插穿……我的……騷逼……那裡……好爽……「 我輕輕撫了撫她的背,如此細膩爽手,手指沒有一點阻礙和摩擦,可這又激 起了我破壞美好事物的慾望。順手抄起方才的匕首,用刀尖在小瑤潔白的背上瞬 間劃出一道血流,兩道……三道……一直寫上了「母狗小瑤」四個字,鮮血順著 小瑤的腰肋匯成一股股細流滴在床上。「真希望你這裡的傷口永遠不會消失,這 樣我給你留下的母狗記號就能永遠保留下去了,哈哈哈……」我調笑著小瑤。 「嗯……消失了……也沒事……我願意……永遠做你的……母狗……怎麼玩 ……都行……我願意……死在……你的大雞巴……」小瑤恍惚地回應著我,隨我 的身體有節奏地一躬一伸,雞巴不停地在她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大概十幾分鐘過 去,我感覺快要射精了,便將匕首往小瑤身上一插,整個刀身沒進小瑤的身體里, 只剩刀柄漏在外面,小瑤吃疼,渾身肌肉一陣收縮,陰道比我剛進去時還要緊了 許多,我徹底放開精關,一股一股射進了小瑤的身體里。小瑤亢奮的大叫:「啊 ……啊……啊……射給我……都射給我……給我……好熱的精液……啊……好幸 福……做母狗……真好……」 一股股的射精,射得時候我握著露在外面的刀柄,因為射精的時候太過激烈 沒辦法控制好身體,握著刀柄的手不停的亂晃,晃得小瑤的傷口越來越大,她的 陰道卻也越來越緊,讓我舒服透頂。也不禁失神的呻吟起來:「啊……啊……啊 ……」每射一股,便呻吟一聲。射完便摟著小瑤的腰伏在她身上。小瑤沒有倒下, 依舊是跪臥的姿勢,一個不留神,我從小瑤的背上滑了下來,倒在床上,仰面看 著看著小瑤傷痕累累的美麗面孔,不覺心中一陣後悔,射完精後男人大多會有一 絲失落和罪惡,我伸出手輕輕的撫摸小瑤的臉,略帶疼惜的說:「對不起,我… …「話未說完,便被小瑤用嘴唇掩住了嘴巴,舌頭一陣纏綿,像是兩條蛇纏 在一起交媾,彼此的黏滑的口水交混在一起。我才漸漸入境,正享受著她的舌頭, 小瑤卻又調皮的抽舌而去,拋給我一個調皮的眼神和羞澀的笑。我不再多說什麼, 只憨憨地對著小瑤笑。 「還笑!我背上扎著刀還沒拔出來呢!」小瑤故作嗔怒的對我叫道,只是臉 上依舊掛著羞澀的笑。我恍然大悟:「對對對!剛才忘光了!」翻身起來拔出了 插在她身上的匕首,現在見血卻讓我有點眼暈,想到剛才做了那麼多狠事,不由 得打了個冷戰。剛剛拔出匕首,傷口便慢慢聚合在一起,也不再流血,眨眼間便 恢復如初。我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這已經遠遠超出了我所理解的範圍,和剛 剛傷害她身體時候不同,現在的我已經冷靜下來了,不自覺又驚奇地看向小瑤, 小瑤「噗嗤」一笑,轉身躺在床上,看著我說:「走,跟我去我呆的世界,再告 訴你為什麼……」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相關推薦